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古歡堂集 > 古歡堂集 卷三十


[030-1a]
欽定四庫全書
 古歡堂集巻三十    户部侍郎田雯撰
  記
   雁塔題名碑記
德州南城上巽位有浮屠三層孤峰竦立曰雁塔考元
史崔敬傳言至正間州無城郭明洪武三十年垣堞以
興塔與城並建此雁塔之權輿乎塔腹寛如屋鑿壁納
石鐫甲乙科姓氏於其上明洪武甲戌科劉撝謙為始
[030-1b]
至崇禎癸未科榮爾竒止凡進士六十一人又洪武庚
午科張璞郭麟為始至崇禎壬午科宋炳止凡舉人一
百九十六人萬厯四十年壬子濟南同知孫森立石督
刻蓋倣唐慈恩寺塔之遺制也嵗乆塔圮余於康熈壬
申重修之補石二一列進士姓氏自我
朝順治丙戌科至康熈乙丑科凡十六人一列舉人姓
氏自順治乙酉科至康熈庚午科凡二十八人工既畢
塔復以完因泚筆而紀其事曰按西域記云昔有比丘
[030-2a]
見雙雁飛翔忽一雁投下自隕於是瘞雁建塔故謂之
雁塔又長安志云慈恩寺隋無漏寺故地唐髙宗在春
宫時為文德皇后立故名慈恩浮圖六級崇三百尺依
西域窣堵波制度至尊逰豫秋登報恩浮圖從者獻菊
花酒稱夀此雁塔所由始杜甫登慈恩寺塔詩乃傷天
寳時事於文章人才之故未嘗一語及之與科名無渉
也自唐人及第後有題名於慈恩寺塔者遂為故事州
之有雁塔殆以此歟前明二百七十餘年我
[030-2b]
朝五十年甲乙科姓氏歴歴備載於石余生也晚不及
見前賢之行事其得之父老之傳聞或以文章名或以
節義顯流風遺牒猶有存者夫州之科名稱盛也所望
於後之來者獨斤斤于科名之盛已哉是為記
   董顔書院碑記
德州有董顔書院漢董仲舒唐顔真卿合祠也祠州守
北海馬公明瑞創之時萬厯四十三年也先大夫麗水
公重修之我
[030-3a]
朝順治十年也德州為仲舒故里真卿平原太守故合
祠之祠在屯氏河東滸水驛之西前孝亷李公誠明作
碑記載於州乘然自其創也距先大夫重修之日未五
十年自重修以迄今日忽已四十年矣所存一斷碣横
陳於路側龜趺沒泥甃中漫漶磨滅莫可辨過其下者
猶得識其故處盛衰興廢之感未嘗不欷歔太息也彼
老氏之宫梵王之宅非不久且廢也而敗瓦壊垣規模
麤具未有荒烟野草陳跡茫然如兹祠之甚者嵗康熈
[030-3b]
壬申余小子以棘人偶至其地見夫長河一綫帆影垂
空棗葉桞花夕陽在樹憑弔流連者久之謀所以復之
而民居左石鱗次舊基敚去其半不可與爭因購吕氏
止園之後屋葺治丹雘置兩主於上俾俎豆無闕先大
夫意也余小子體先大夫意而推廣之以漢蕭望之匡
衡東方朔配饗望之為平原太守衡為平原文學皆有
功於經學者曼倩里人厭次村在州城東二十里明人
盧公世㴶生平蕭疎曠達有曼倩遺風晚年以詩酒自
[030-4a]
放全其大節故並祀於一堂夫前人有其志與其事後
之人不能繼述之不孝也鄉有大儒名臣而使之淹沒
無聞士大夫之恥也嗟乎千百世而下曩哲之陳跡常
宗之風流不墜豈易得哉豈易得哉
   重修安平縣學碑記
安平之有學自前明崇禎庚午始越今康熈庚午蓋六
十年矣夫以六十年之久其間兵燹多故茂草丘墟者
㡬何年學興而人才以成學廢而人才以壊泥是説者
[030-4b]
果信而有徵歟竊考十五國之風鄭在周畿之内非無
學校也子衿三章城闕佻達之刺詩人傷焉子産為政
輿人誦之以為能教其子弟而當時有毁學校之説無
禁其非者魯禮義之邦也泮宫之作猶待僖公則從前
闕略可知然士之生其時者槩不乏𢎞通俊偉之英足
以從政而顯於當世此其故何也若是則人才之成壊
似無與於學校之興廢吾儒反覆不得其説舛謬逰移
而申韓莊老之習詭言邪行蠭談涌辯無惑乎紛紛日
[030-5a]
啟世道人心不亦大可慮耶余嘗論之子曰民可使由
之不可使知之蓋為民之愚者言之也民之秀則可使
知者惟其知可以行其教則士為貴而學之所闗為最
大先王之教知仁聖義中和曰六德孝友婣睦任恤曰
六行禮樂射御書數曰六藝士之蕩檢踰閑率循罔謹
者必敺之於學以約結而感發之則學者所以行其教
之地也夫士自束髪受書冠儒冠衣儒衣為學官弟子
進退揖讓曰我仲尼之徒也人見之亦曰仲尼之徒也
[030-5b]
㝠㝠然仲尼之徒已耳一日挾詩書歴山川東逰吾鄉
闕里流連洙泗之間登其堂而肅然以敬觀其車服禮
器而悠然以思遂莫不奮起其文章道德之心而恨不
得厠名於七十二人之列則郡縣之必立聖人之宫以
俎豆聖人職此故也有學而後教可以行有行其教之
地而後人才有所從出余是以深為安平幸也已已嘉
平奉
朝命往滇治蜀叛畨獄過其地正經營之始相其形勢
[030-6a]
面對五峰天馬金鰲諸山環拱左右規模粗定眎前庚
午加廣詢其捐俸從事則廣文張君之珮之力居多云
諸生之美秀文采可觀者羣擁馬首而前曰學之興也
丐公一言為記遲嵗餘落成復來請故書此以示之使
勒諸石
   貴陽府學藏書碑記
今天下儒術昌吏治修凡郡縣各有學獨以黔則興廢
半焉雖沿革不同弗遑建置亦西陲羈縻之邦不以通
[030-6b]
例論也貴陽有學明萬厯間黔撫郭公青螺於平播後
創之而黔學之有藏書也亦自青螺始嵗既久學且圮
隳書亦煨燼春秋俎豆有司奉行故事而已而游歌講
肄之事無聞焉余自戊辰入黔見夫士之進退周旋者
亦羣思爭自濯磨無如載籍寥寥見聞荒陋非惟古學
不講即帖括之近習流傳委巷者不過一二斷簡殘帙
可覆醬瓿已耳而吳越間之書賈從不重趼一至焉考
其地傳之無人漸且藏之亦無其地而况兵盜水火風
[030-7a]
雨蟲䑕之劫灰散佚哉余於甫入黔之日葺治學宫復
其舊觀顧曕題榮周行階戺俾有司帥博士弟子游歌
講肄於其地踰三年辛未秋余以憂去黔將行矣巾箱
中有書如干種凡數十百巻皆著目留之學宫櫝藏庋
載令學官掌之學使者集黔之士日稽月課庶有志者
得以卒業焉嗟乎夜郎鬼方士既苦於無書又苦於不
知當讀何書雖有聰明魁傑之彦㝠思雕搜枵腹無當
人終以卉衣椎之蠻髦輕視之余是以不忍特留書
[030-7b]
於黔也夫古人之為學不外經史二者余所以留於黔
者經史為上文苑詩賦次之不然矞宇嵬瑣固為荀卿
所恥萬一取舍悠繆流於怪僻荒誕為非聖之言所係
於學術風俗不少余之意惟青螺知之亦余之私淑青
螺然也余去黔五年矣客嵗林子石來以視學赴黔曽
以是告之又復踰年寄以此文勒諸頖水之石林子負
文章名今為黔士師無異司馬長卿之在滇吾知黔之
士必有如盛覽張叔講習經史之學揚聲游光於當代
[030-8a]
者儒術昌而吏治修更大且逺也是為記並列書目於
碑隂
   孫文恭公祠碑記
余於戊辰奉撫黔之
命驅車萬里道經楚南湘沅地見三閭大夫新息侯二
祠幾遍五溪七澤間入黔則不祠祠竹王夫三閭大夫
楚之放臣新息侯壺頭一戰楚人惜之尸祝俎豆之千
百載不少衰宜也夜郎竹王其事怪誕不經黔人何以
[030-8b]
祠武鄉侯渡瀘之役大有功於黔貴筑銅皷山為諸葛
貯甲處陳跡猶存黔之人又何以不祠余入黔慨然為
立丞相祠堂於涵碧潭上迨考黔志所載清平有孫文
恭祠今廢墓在邑西五里蔦葛䝉薈狨語熊鳴公之一
抔土雖樵蘇莫辨矣嗟乎當明世廟時邊㝢乂安崇尚
儒術公一鬼方産耳以著書講學自任樹立勲名入為
司成出膺節鉞有古仲山甫風何以歴今不二百年里
之父老及公之子孫遂無傳聞紹述之者所以於入黔
[030-9a]
時搤擥抵掌慷慨論列流連追慕其為人且重有感於
祠之廢而絫歔流涕也公姓孫氏名應鰲字山甫别字
淮海先世揚州人以流寓占籍清平舉嘉靖癸丑進士
累官南京工部尚書卒其諡文恭則萬厯間從黔撫郭
青螺之請也公著述數種有學孔精舍彚藁易談四書
近語教秦語録春秋節要律吕分解諸書詩賦若干巻
夫蠻髦之邦農不習耒耜士不治詩書官斯土者必表
章一二前哲所以扶植綱常祓濯習俗庶可潛移而黙
[030-9b]
化之不然羅施鬼國未有積十數年近或五七年無疵
癘夭札刀兵水火之患者以公之文章理學事功而顧
可使之閼而不耀耶則余今日之祠公亦猶青螺請諡
之意也余嘗謂畏壘祠庚桑有垣牆蓬蒿之喻大抵人
情各樂祀其鄉里之聞人齊人髙石慶之行立石相祠
白居易以文章名没而鄉人祭其墓以視欒公之社朱
邑之桐鄉有間焉武鄉侯功在征蠻余既為黔人祠之
則文恭可知矣祠之上髙柳澄潭小山叢篠可與丞相
[030-10a]
祠堂遙相望也是亦黔人之幸矣清平令許君國幹曰
是不可以無記蓋祠成於辛未之春遂以文請值余以
憂去黔踰三年官京朝殆復二年許君書凡六至始為
文寄之鋟之石而系以辭
香爐峰童麥冲瀧黒音駭駭苴風瑟瑟毒霧運帚碧
空垂蔓粹靈雥集王後鄒前曰誕偉人淮海山甫伊吕
其儔程朱之伍神囂獨立仙的孤臨絳花㭊落翠茿幽
尋經行牢牢儒林長德敐敐髳人僰客遺文墜翰
[030-10b]
駢出橫陳周情孔思一代名臣經師人師大雅㑂佛歴
位司空才猷躒逴迓皷盜竽偽體别裁醇儒正學範往
圍來李杜雄辭徐庾麗句焱逌容裔鈞天㲈頀爰有遺
廟平邑崈岡何以妥之不疚其光胸舂旦饑梳烟
鳳衰雉噫日睨官道剗禊磨石紺文紫錢擺雲捩風用
永千年平仲君遷干霄蔽日其下者獚狫犵許君
賢宰百廢聿興無隕芳躅齧馮陵萬里而來盪櫛鯉
雁俾余摛詞青螺再見舊植荒落華顛白紛侻腕渴筆
[030-11a]
何以為文峜研覃思言䪥且陋觸懐誰昔䢣酹酘酒堙
山塹谷㹠鼉雨風長卿晚翠簡子秋紅
   重修鎮逺橋碑記
今夫杠梁為政之細者也不杠不梁子輿氏責鄭僑不
知為政此何故歟論吏治於今日百政待舉什不能一
二焉矧杠梁之細初無闗於課最而為政於黔誠難官
斯土者往往去家萬里才抑氣沮因循悠繆狃目前之
安而不思為利於靡窮不至於如蘇子瞻所謂躁則妄
[030-11b]
惰則廢不止視地方之事如秦越人之肥瘠黔之所以
久荒不治者常出於此而不足怪何也財用絀經畫艱
也官無錢垂空槖也民少且貧力役無征也公帑無可
支私歛所必禁也况興一役則多一擾骩胥㬥吏奉行
弗善以致鳥言椎髻之倫激而成亂者有之則省事為
便識者堅持其説而無米之巧炊又得藉以為口實凡
學宫社倉雉堞射圃㕔廨之屬大者逺者日久盡廢率
無一完而杠梁俴俴之務抑又難矣先王之教曰雨畢
[030-12a]
除道水涸成梁其謂之何余之為政奚取焉鎮逺一郡
黔之門户也石屏之下㵲水洶涌險不可渡舊有橋不
知創自何年余於戊辰之嵗受
命撫黔秋八月甫入境適當橋圮之㑹遂議所以治之
而制府范公之檄已先期下矣因率文武屬員捐俸鳩
工且遴太守之賢者思州王君民皞董其事權輿於己
巳之秋落成於庚午之冬閱嵗餘而功畢匠卒徒如
千人木石鐵炭牙祭竹䌫如干目計銷白金二千五百
[030-12b]
有竒王君果賢財不費民弗擾精勤以集事寛恤以勞
人其大略可睹也夫得其人則事理不得其人則上官
鞭筴莫及日以硃牒大聲疾呼叮嚀告戒而究無所濟
即茍且報成亦利與病半焉不僅一橋為然得王君橋
之役可以無憾矣况乎黔之鎮逺非若溱洧之郊比也
瘴烟毒霧盲風怪雨無橋則厲揭莫施民不止於病渉
杠梁雖細所闗不大且逺哉余將以望夫黔之為吏治
者治它事一循此橋但能如子産為衆人之母平其政
[030-13a]
可也即捐一車亦恵人之一端無不可也盍其勉之爰
伐石於山樹之岸並系以辭
水鎖支祁谷駕飛虹木挿地肺石破蛟宫蜿蜒百尺贔
屭萬狀假道斲空楚喉滇吭九股之苗五溪之蠻庶民
子來給以官錢萬牛臠炙百瓮行酒餉爾般倕夕陽在
柳雁齒垂績黿鼉不驕
天子萬年康衢載謠
   大司馬生祠碑記
[030-13b]

皇上聖仁神武垂拱穆清覆冐九州和恒泰謐繄惟海
岱重區簡咨大司馬保釐鎮撫四載於兹楙德嘉績東
國用乂式恊
帝心敐敐旗常景鐘冊勲書伐傳示後禩俾無斁
稽首對揚休命㑹闗中饑道殣相望呼聲嗷嗷上
撤霄陛發帑輓粟蠲賑兼施壍山堙谷舟膠車塞脱或
後時民何以蘇
[030-14a]
上西顧京兆馮翊間痌瘝在念命公曰雍土哀此
矜人思所以勞來安集之職任艱鉅非汝不可尚移汝
油幢笳出巖闗臨汧渭統制秦蜀彈壓布濩以綏此
億兆人庶公曰惟
天子命敢不凛承簡書甫下
御劄重頒刻期趣装擁傳遄征公自此去東邦福西人
矣行之日風日晴美雪消峰明泉氣粘天山光貼地一
戲疾馳千騎徐進臿在前吹螺在後金鉞一玉節一
[030-14b]
羽葆吹各一部趫健之士負䪍矢傔從之班捧
寳命渉濼灣之渟漍眺華注之厜㕒茶臼河邊旌旗舒
巻鴨王口外槖駝崈公炙牛挏酒饗士醳軍畢馮軾
就道東之甿有自無棣穆陵臨淄即墨斟鄩牟子重趼
來者有自龜䝉鳬繹澹單父鄒滕聊攝擔壺漿至者
黃□鯢齒牽帷膜迎馬首反袂拭面而言曰吾儕小
人願詣
闕借公以慰婦子望願公勉留信宿無傷父老心公絫
[030-15a]
歔流涕牢讓者再四牡登涂烝徒理枻王事靡盬不遑
啟處予縱弗忍烏可爾留乃召耆辳而告焉曰其促爾
畊督爾穫厪爾繰織字爾幼孩遂爾雞豚毋逞夸詐毋
失撙節毋悖倫犯上毋嚚于訟鬬以麗撻罰願著為絜
令與爾甿相終始東之甿匑匑㸐率公教唯謹公四載
以來清圜土靖雈苻戢豪右劾貪惏懲敓扶士氣均
徭賦偫儲委積倉廩充實雷動風匽訖有成效吾儕小
人沐公之澤年登四鬴畮收一鍾役車其休㷭撅無警
[030-15b]
豳蜡膢臘羔羊朋酒烟火嬉敖康衢載賡龔黃召杜屬
城錯落蒲□木吏抶訽罔聞五鳳神爵重覿今日伐
坎坎吹笙嗚嗚頌颺
帝力賽禮神祗鬭雞者弦誦蹋鞠者詩書尊親而守懿
訓擊壤以樂太平吾儕小人何以報公爰遴藕市曰建
生祠圬人工師堊廧度木瓴甓鱗集畚挶雲興東㳅巡
簷西嵐排闥夏屋重軒喬木修竹巷謳里謠譜之樂章
八風回回長離雝雝俎豆於斯詠歌於斯貞珉一言用
[030-16a]
垂永久余以為是舉也齊魯變而至道信有徵矣公之
似方叔召虎仲山甫才似陶侃富弼清儉似孔奮楊
綰嚴峻似宋璟仁恕似王旦曹彬齋戒神明露香告天
似趙抃威名赫赫笑比河清似包拯審機度務變通宜
民别嫌疑决是非摘隠伏絶賔客保持善類陶淑風俗
洎政之成也豈弟樂易清静寧一行所無事似李沆故
齊魯大治東之甿歌而思之宜也昔衮衣之詩懐姬公
也輿人之誦美子産也畏壘之社稷無忘庚桑也武子
[030-16b]
之德在人如南國之思召公並愛其樹也石慶為齊相
齊人髙其行立石相祠欒布治燕燕人服其亷有欒公
社今日之祠公也渠曰不宜故不可以無記
   觀水雜記
秦郵城南漕堤如帶設三里五里八里車邏南兆五壩
又金灣滚水一壩隘者十餘丈濶者四五十丈淮水西
來滙洪澤出髙堰入髙寳諸湖贔怒鼓騰雲湧電轉惟
虞堤之潰也故洩之以云減也蟻穴誰穿泥丸莫塞萬
[030-17a]
井千村不遑恤矣
人字河在卲伯之東廣五丈深八尺尾分四道似雙人
字雁書天邊竹寫忩上可繪也左右懸厓奔峭如張兩
翼纜舟登岸上炊烟出樹雞犬遶籬荳花稻穂掩映村
落間惟地髙故無水患亦澤國僅見者
芒稻河受人字河之水折而南向東西閘二水門九地
卑岸濶放閘洩水數里入揚子江最便水東向為鹽河
乃商竈往來以通舟楫者因不利於芒稲河之洩水而
[030-17b]
故閉之閉則利洩則害閉則田涸而民害洩則舟膠而
商害今之議者大抵利商而害民矣昔河臣朱公梅麓
云芒稻河東西二閘宣洩大浸王文通水利一書利害
詳明夫何奸商阻撓簧鼓當事將舊閘易卑為髙夫水
平之日原聽束閉無礙行鹽及至水漲不過十餘日耳
况髙郵别有一河亦不過紆迴六十里奈何惜諸商數
日之濡滯而遂忍於萬姓之顛連而莫之顧傷哉作俑
抑何其不仁之甚耶三復斯言則啟其閘洩其水亟浚
[030-18a]
芒稻河以使巨浸入江不可不講矣
二閘在鹽河之南朱公沿閘之上流北堤外開月河一
二里上下相通橫亘一堤可避閘水吸舟之險水漲之
時亦稱安瀾於鹽艘大有禆益如此則二閘之洩水初
無害於商也既詢之父老復登髙遐矚四際分明了無
疑義
泊宜陵篷忩燈下按輿圖考之又有白塔河亦可洩水
入江在芒稻河之左惜乎皷枻而東罕有津逮者以知
[030-18b]
今人之略不若昔人之詳也
泰州老東堤三里至魚行莊蔀屋數家見婦子立牆下
衣履穿決形容枯槁惻然者久之㑹州牧以溢完漕米
留抵災民牒請入
告為之流涕
淤溪鎮四圍皆水一望瀰漫霧氣雲浮寡見星日
溱潼鎮時堰田埂半露稻孫初熟四埜雲黃萬頃波碧
雖魚莊蠏舍中而有崇墉比櫛之景土人謂稻之晚香
[030-19a]
者為稻孫最佳名矣蓋水至是略淺而民可以食也扣
舷前引廣袤無際鳬雁容與鵁鶄上下紅蕖的礫緑菰
參差亦采風者之一寓目矣脫使鄰國不壑昏墊無聞
沃野桑麻民安物阜又何如耶
西溪昔范仲淹監西溪鹽倉即此地烟火千家依水環
居北柯南榮黃茅白葦
西溪三里為梁垜場地連丁溪東臺户口殷繁煮海為
業因詢十場所産曰鹽品以散為上淮南之鹽熬於盤
[030-19b]
鐵其形散其色白至於青黃色之變也其味鹹至於苦
辛味之雜也五行水潤下作鹹故鹽味之厚者曰鹹場
有十而産鹽者五曰東臺曰何垜曰富安曰安豐曰梁
垜而五場所産亦略不同東何之鹽兼形神色而得其
正富安之鹽文細體重而色微青安豐之鹽其色青白
日久甜美入口無鹵苦之味而質較重故商多聚焉獨
梁垜之鹽味鹹而甘形細而散色白而光貢之於上供
宗廟頒百官非四場所及也至於拼茶角斜或土宜之
[030-20a]
不同而角斜瀕海灰為潮汐所浸致稍減耳北而丁
溪草蕩多灰寡草堰小海竈不嗜煎蓋蕩而黍禾
矣竈丁每買他場鹽以供課此十場大槩也
串場河者並范公堤串十場之中而為水渠以通鹺艘
也淮南富賈挑浚方興特㟁狹水淺耳湖水西來東注
大海為縱串場河首南尾北長百六十里為橫濶之深
之乃入海之通津矣挂帆東流由何垜而丁溪而草堰
而白駒而岡門皆串場河東㟁節節鱗次者也
[030-20b]
堤以范名傳人也宋仁宗天聖初公監泰州西溪鹽倉
時海堰久廢民苦潮汐田不可耕公具書白發運副使
張綸綸奏上以公知興化縣董修築之役㑹大雨雪波
濤洶湧役夫散走旋濘而死者百餘人於是羣相譁言
以為堰不可成朝廷遣中使安之將罷其役又詔轉運
使胡令儀同公度其可否而令儀常宰海陵熟知潮患
於是力主公議而不可奪未幾以憂去綸表請身自董
役踰年堰成民卒享其利夫公一鹽官耳何與海潮事
[030-21a]
乃引為巳責首倡其議或亦先憂後樂之本懐也雖然
當是時公有欲為之志而無可為之柄不有綸為之薦
達欲圖斯役難矣役事方殷議欲中輟不有令儀為之
主持又安望其成功哉從來舉大事動大衆或惑於浮
言或阻於聚訟蓋成功若斯之難也而有世道之責者
又利害之心太明彼此之見未化因循推諉終無一成
適足以貽笑於鹽官已矣
四口之工岡門較易草堰次之白駒又次之而丁溪為
[030-21b]
難以其地髙土堅也地髙故去海愈遥土堅則事倍功
半千夫畚鍤委身泥塗風雨興咨不聞歌子來矣矧岡
門垂成宣洩有路節財用而惜民力誰之職耶
鹽城窪下有海潮之患潮之沸者土人名之曰嘯亦數
年一見也東有石䃮口草沒泥封宜亟治之不然止謀
岡門之利而罔諳石䃮之防一旦鹹水倒灌斥鹵之田
不可耕矣此范公堤所以設也
沙溝朦朧口廟灣白沙鎮又二十里黃河北㟁石碑巋
[030-22a]
然曰雲梯闗闗去海六十里粘天一綫朝宗萬里滔滔
下注鳥避雲飛造化之竒烏得而測之嗟乎秦皇驅石
鞭跡猶存大禹鑿山掌形宛在循故道而安瀾頌明德
於弗替不可謂無人事矣
   重修白佛寺碑記
白佛寺繇來舊矣昉自何代莫可究極重修於明萬厯
二十五年丁酉鄉毘耶長者程公瑶趙君繼隆發大𢎞
願嘘氣成雲與垂頭龍泉兩刹鼎峙相望也掘地得白
[030-22b]
石佛故名白佛寺端嚴殊特今像存焉昔軒后之圖載
浮河洛秦王之璧更涌滄溟以斯連類未足稱竒當旹
滿月流光頂日感夢羅睺空中變相南陽地下鐘聲自
土迸出從天飛下如丈六之踞鹿苑金剛之胎雙林也
洎後辟支體裂非復騎象崑崙薝蔔香消化作須彌芥
子身橫五寸衣刻三銖産兠率之苐四宫戴神鰲之十
五背謂石佛為有則實無所行謂石佛為無則妙有常
住無名無相無身不身既有石身何謂無相青瓷鉢底
[030-23a]
晨開四照之花楊柳枝邊夜滴三危之露獅子之座髙
廣於燈王聽講之筵衆多於方丈心花成樹共轉六塵
鏡裏得珠俱開三障髙臺逈立絶類玉臺之山長廊複
迴疑同步廊之岫柱削芳桂豈俟開陽木飛材選海檀
無煩豫章神拔千輪足起萬字胸書亭宿金烏櫩棲銀
鳥千櫨嶻嶪風搖九子之鈴百栱穹霳雨落六如之果
三階齊列虹駕蜿垂四壁周流蓮抽井倒所謂函谷恥
其詠歌臨淄恧其祥應者矣矧乎徒駭之水淰淰澄波
[030-23b]
鹿角之闗遥遥翠巘蒼松秃柳叅鷲嶺以争髙翔雁游
鱗傍祗洹而相狎微飈扇草則蘭葉紫敷寒霜墮林則
菊叢黄吐隣邨大厦春風之婢弄雙聲詞侣酒朋招提
之逰蠟兩屐更有天台衲客曽來卓錫此寺深修五定
浄持七文飜十地楞伽善石經𨽻書追一乘二諦之原
闡三明六通之㫖比石室之寫金言邁草堂之傳真教
斯真乾陀之寳域天竺之香城也是以髮墖喜園流名
天上耆山鵠院布跡人間自非白石老佛手劈闗鍵何
[030-24a]
以標兹浄土妥此伽藍悲夫雨破山門颶折庭表牆被
蕭艾砌滿荆棘真人西滅以何為羅漢東逰而不返温
子昇之碑久罹灰燼吳道子之壁早化丘墟舍利匿以
無暉法喜過而隕涕幻像徒存非空非有靈境尚在不
滅不生雖衆魔列陣散天華猶數十里而羣兒當前飛
母乳能五百道誰其荷如來之菩提鑿生靈之耳目拯
迷途於彼岸駕橫海之大航法雨降而燋種旋甦慧日
升而長夜復旦石佛有言維摩善病當思此生實是大
[030-24b]
苦如遭霜花如少水魚望免四大不虧百一無惱不己
難哉釋廣開方便門具真實相喻之以衆流入海示之
以不二法門經堂洞啟寳殿霞開幢號摩尼旛懸金縷
苜蓿刈光風之園枝柯嚼婆樓之樹遂有蘭那行者獻
玉衣於幻人豈但恒河夙因施金錢於沙跡已哉白石
佛寺今如其舊應如是住作如是觀生十智之祥雲流
八功之浄水佛是石佛彭亨不頑石是白石湼盤不染
布䕶此一方民麥菽斾登人牛平善翳桑無餓札厲鮮
[030-25a]
聞坤軸誕相步三界而為尊道樹成光普大千而留照
口誦南無合掌連日作白佛寺碑記
 
 
 
 
 
 
[030-25b]
 
 
 
 
 
 
 
 古歡堂集巻三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