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周禮詳解 > 周禮詳解 卷二十六


[026-1a]
欽定四庫全書
 周禮詳解卷二十六
            宋 王昭禹 撰
司勲掌六鄉賞地之灋以等其功王功曰勲國功曰功
民功曰庸事功曰勞治功曰力戰功曰多
 先王以德制爵以功制禄德懋者懋之以官功懋者/懋之以賞所以礪世磨鈍也然賞之輕重必眂乎功
 故設官以等其功而司勲之職所以立也六功皆功/而獨曰司勲以王功為大故也載師曰以賞田任逺
 郊之地而逺郊之地在鄉之内故言掌六鄉賞地之/法以等其功其地則載師掌之其法則司勲掌之功
[026-1b]
 有小大則賞有等矣以六功言之王功為上戰功為/下此六功之等也非特此也或有功於王而勲有小
 大或有功於國而功有小大事勞若一時有劇易之/殊戰多若一敵有堅脆之辨則六功又各有等如此
 也勲之字從熏夫熏者火也火本在上其末在下卒/歸乎上其功正施于國而上達以及王故王功曰勲
 功之字從工工興事造業而不能上達功正施于國/則以興事造業為主召南言國君積行累功又言羔
 羊鵲巢之功致則功正施于國故國功曰功道為上/業為下王以道而運天下者也諸侯以業而保一國
 者也故其命名如此庸者用也用者通也所施乎民/庸則有功以其能變而通之然後使民不倦故有功
 于民則曰庸也事成于勤勞而廢于怠豫以力營事/者勞而不敢逸然後有成功故事功則曰勞也治功
 則若辟草萊任土地之属非强力則不能成其功故/治功則曰力也戰則多算勝少算不勝其有功以其
[026-2a]
 算之多也故戰功則曰多也王有天下諸侯有一國/皆以為本非民則罔與守邦故言王功國功而繼之
 以民功也能得民而後事勞可計戰多可用無事而/有所治不若事功之為急也故先事勞而後治力功
 至于戰多斯為下矣此六功之序歟書言堯曰放勲/以其功之有向于王也記言周公有大勲勞於天下
 則以上有功于王下有功於事也左傳言諸侯言時/計功則功以國功為主也書言車服以庸則庸以民
 功為主也司馬法言上多前虜則戰以多算為主/也孔子言禹盡力乎溝洫則治功以用力為主也
凡有功者銘書於王之大常祭於大烝司勲詔之大功
司勲藏其貳掌賞地之政令凡賞無常輕重眂功凡頒
賞地參之一食唯加田無國正眂音視/正音征
[026-2b]
 先王於有功之臣其識之則欲其不忘其報之則欲/其致厚銘書於王之大常使與日月同其光則識之
 而不忘也祭於大烝使與先王偕其勞則報之而致/厚也夫藏在銘府書于宗亦所以識之也不若銘
 書大常之為可乆崇以爵位賞以王田亦所以厚之/也不若祭於大烝之為備物洛誥曰記功宗以功作
 元祀銘書大常所謂記功也祭於大烝所謂作元祀/也歟王命君牙曰厥有成績紀於大常盤庚告羣臣
 曰肆予大享於先王爾祖其從與享之皆此意也必/使司勲詔之則以有大功者其貳藏於司勲故也大
 功司勲藏其貳則以治功之約正掌於司約司勲則/藏其貳以待政而已掌賞地之政令者蓋功有多寡
 有小大則政以正之令使為之亦如此也凡賞無常/輕重眂功則功大者其賞必重功小者其賞必輕賞
 功者仁也有輕有重者義也凡頒賞地參之一食者/頒賞以下也蓋上地將以授民而任之而賞功非王
[026-3a]
 授之田故宜以下地也非以賞功為可薄蓋對任民/而言之則授民者固在所當厚也惟加田無國正者
 以功授賞則其田謂之賞田其功有加而於賞田之/外又加賜焉則謂之加田國正謂以國法之正而征
 之也與書所謂有正有事司書所言九正九事同意/夫一夫之家授田百畝征之則有常法矣賞田之在
 逺郊者二十而三則任之有常征矣加田所以優其/功之多又何征之有故無國正焉則先王之報功欲
 其有功而無已者其/懋功之意豈不至哉
馬質掌質馬馬量三物一曰戎馬二曰田馬三曰駑馬
皆有物賈綱惡馬凡受馬於有司者書其齒毛與其賈
馬死則旬之内更旬之外入馬耳以其物更其外否馬
[026-3b]
及行則以任齊其行若有馬訟則聽之禁原𧖟者賈音/嫁更
 音/庚
 馬質掌政官市馬之事如市之有質人也故謂之馬/質質者辨其實而平之也戎馬謂共戎事之馬田馬
 謂共田事之馬駑馬者馬之賤而共冗事者也是三/者其材各有等其力各有宜故謂之三物也三者皆
 有物量之然後知其賈故先曰馬量三物而後曰皆/有物賈也然則馬之名亦多矣而質人所掌獨曰馬
 量三物則其所量者三馬而已蓋馬之等雖多而公/家之所用唯此三者為衆故也故其職所掌如此綱
 惡馬謂以縻索維之所以制其奔踶也凡受馬於有/司書其齒毛與其賈者書其齒者書其齒之數書其
 毛者書其毛之色書其賈者書其賈之直將以防其/養視之不謹而使以其物償之也餘見傳司馬法曰
[026-4a]
 戎事齊力尚强也田事齊足尚疾也所謂以任齊其/行者則齊力齊足也馬訟則買賣之有争者馬質掌
 其事故聽之禁原𧖟者蓋物有異𩔗而同乎一氣相/為消長相為盈虚則其勢不能兩盛也以天文攷之
 午馬為絲𧖟則馬於𧖟其氣同属於午也辰為龍馬/為龍之類𧖟為龍之精則馬𧖟又同資氣于辰也一
 嵗之中茍再𧖟焉則𧖟盛而馬衰故原𧖟者有禁原/之為言再也自非深通乎性命之理者烏能及此哉
 然𧖟者衣之具而原𧖟者有禁天下或不足于衣其/可乎蓋先王於五畝之宅使樹之以桑則匹婦固使
 之𧖟矣中春之月王后親帥内外命婦𧖟於北郊則/又有以道之使𧖟矣不𧖟者不帛則又有以阨之使
 𧖟矣如是則天下之為嬪婦者無不從/事于𧖟則一嵗之中不再𧖟斯可矣
量人掌建國之灋以分國為九州營國城郭營后宫量
[026-4b]
市朝道巷門渠造都邑亦如之營軍之壘舎量其市朝
州涂軍社之所里邦國之地與天下之涂數皆書而藏
朝直遙反/涂又作塗
 量主量地之所容而涂亦量之則非特以知逺近之/所至又以知其廣狹故謂之量人焉掌建國之法則
 以王國為主也以分國為九州則自王國而及諸侯/之國列其地為九州也營國城郭則周營王國之内
 城外郭也營后宫謂周營后之六宫也凡建國王立/朝后立市朝在前市在後必先市而後朝者先民而
 後公也道巷門渠有縱横有廣狹皆量其地而為之/制也王國之制既立然後都邑可量故造都邑亦如
 之也壘謂軍壁舎謂軍舎王師之所在有市有朝其/衆之所聚而比内則謂之州其衆之所由而往来則
[026-5a]
 有涂其載社主以行而所至之居則有里邦國之地/其制有小大天下之涂其數有廣狹逺近多寡營之
 則以制其分域量之則以知其所容書而/藏之則以備其攷察所謂建國之法如此
凡祭祀饗賓制其從獻脯燔之數量掌喪祭奠竁之俎
實凡宰祭與鬱人受斚歴而皆飲之斚古雅反/歴𤁋同
 祭祀以事神饗賓以接人從獻脯燔其物之所共則/有數其器之所容則有量量人制之則其官以量多
 少為事故也所謂從獻者以所獻牲牢為正而以脯/燔為從也若特牲少牢主人獻尸以肝從主婦獻尸
 以燔從之類是也奠謂遣奠竁謂穿土為壙其祭皆/有俎實亦必量人掌之者以其制數量故也宰祭謂
 冢宰攝祭也受斚歴而皆飲之者受舉斚之/卒爵傳之他器而皆飲則盡之矣餘見傳
[026-5b]
小子掌祭祀羞羊肆羊殽肉豆而掌珥於社稷祈於五
祀凡沈辜侯禳飾其牲釁邦器及軍器凡師田斬牲以
左右徇陳祭祀贊羞受徹焉肆他歴反珥而志/反祈音機陳去聲
 羞羊肆與司徒奉牛牲羞其肆同謂羞其體而進之/也司徒地官故羞牛肆小子夏官故羞羊肆亦各從
 其類也羞羊殽者雜肉與骨謂之殽謂體解節折而/進之也羞肉豆則醢人所掌四豆之實謂以豆盛其
 所實之醢而進之也珥於社稷謂新立社稷掌釁事/也與春秋傳所謂衈社同義祈於五祀謂嵗時於五
 祀有釁祈也與小祝所謂釁祈同義凡沈辜侯禳飾/其牲者沈謂貍沈辜謂疈辜侯謂候福禳謂郤禍皆
 小子掌飾其牲也釁邦器及軍器者邦器謂禮樂祭也/器之属軍器五兵鼓鐲之屬以厭妖釁則小子釁之
[026-6a]
 凡師田斬牲以左右徇陣必使小子掌之者以其掌/釁社而軍法不用命者則戮於社故也然小子掌之
 亦以其用羊牲蓋羊性狠而軍法斬不用命者亦以/其狠而違命故也祭祀贊羞受徹者羞謂始祭所進
 之物也徹謂祭畢所徹去之器也小子則贊其羞而/受其徹也必使小子以小子之職所掌皆事之小者
 故也名官曰小/子其義可見矣
羊人掌羊牲凡祭祀飾羔祭祀割羊牲登其首凡祈珥
共其羊牲賓客共其灋羊凡沈辜侯禳釁積共其羊牲
若牧人無牲則受布於司馬使其賈買牲而共之積與/漬同
 賈音/古
[026-6b]
 小宗伯毛六牲頒之于五官使共奉之而夏官掌共/馬與羊羊之用於禮為多此掌羊牲所以立羊人之
 官也飾羔若記所謂飾羔雁者以繢也羊人於凡祭/祀飾羔亦若封人凡祭祀飾其羊牲而已羊火畜也
 首陽氣之所聚祭祀割羊牲登其首則所以報陽也陽/以火為正體以夏為正時故羊人登其首也祈珥謂
 釁事也法羊謂祭禮之法所用也凡沈辜侯禳及釁/小子掌其事羊人則共其牲而已積則若宗伯實柴
 用羊牲則羊人共之也若牧人無牲則受布於司馬/使其賈買牲而共之者羊於禮之所用為多故牧人
 或至於無牲則受其買牲之布於司馬使其賈買/而共之以羊人之属有賈賈人能知物價故也
司爟掌行火之政令四時變國火以救時疾季春出火
民咸從之季秋内火民亦如之時則施火令凡祭祀則
[026-7a]
祭爟凡國失火野焚莱則有刑罰焉
 掌國火之官名之曰司爟者舉火曰爟則有見於上/下也掌行火之政令者火之性無乎不在鑚則得之
 木擊則出之石夫遂所掌而得之日雷雨滿盈而得/之電無常體也而託物以為體無常用也而因物以
 為用物雖資其利而固有燎于原者矣民雖賴以生/而固有蹈而死者矣則其為害亦大矣先王由是設
 官以行其政令政以正之令使為之因時以有變因/生以為用以救時疾以施刑罰其政令則與時偕行
 而消息盈虚無所於逆焉行火之政令於是乎在四/時變國火以救時疾者蓋人之為物灼之則以燭以
 燎爨之則以烹以飪燭燎以為明則納其氣於外烹/飪以為養則納其氣於内逆而用之則强弱相勝而
 氣無以為均順而變之則休廢相治而疾以之救民/於四時皆有癘以火生於木其氣性從之故四時各
[026-7b]
 取其所宜木以變國火焉而民疾于是乎可救矣春/取榆栁夏取棗杏秋取柞楢冬取槐檀季夏取桑柘
 時運而往火變而新陽之盛則養隂之弱以抗其强/隂之盛則用陽之强以救其弱使民常得隂陽之正
 氣而不溺於一偏斯能受正命以生死而聖人善救/人之道於此乎可見矣火之象在天其伏見有節火
 之用在人其出内有節則春秋傳所謂出内火是也/蓋火之次於星為心其出也以夏之三月而位見於
 辰其内也以夏之九月而位伏於戌則其出内火也/觀其星之伏見以為節蓋五行於四時各有盛衰則
 火之運於四時也亦有休廢自辰至巳於方為火所/王自戌至亥於方為火所伏因其王而出之所以宣
 其力於其伏而内之所以息其氣先王之於火之政/令豈特有以救民疾哉而其原五行之性又有至於
 如此自非深知夫隂陽之情孰能與此書於六府言/惟修皆以此昔子産以火星未出而鑄刑書鄭國以
[026-8a]
 是而灾則先王之政令可知矣凡祭祀則祭爟者舉/火曰爟祭祀司爟故祭焉所以報其為明之功也凡
 國失火野焚菜雖非出於民情之所欲為然以其不/慎則必有以懲之故其大則有刑小則有罪凡以應
 其罪之輕/重而已
掌固掌修城郭溝池樹渠之固頒其士庶子及其衆庶
之守
 孟子之言得道者多助則曰固國不以山谿之險則/先王之固國者以道而已記之言大道既𨼆則曰城
 郭溝池以為固則先王之固國有在於城郭溝池道/既得矣而城郭溝池之不立是知先王之道而不知
 先王之政事也亦何以保其固哉道本也政事末也/本末兼備而不廢于一偏斯兩得矣周官掌固掌修
[026-8b]
 城郭溝池𣗳渠之固者以此古者有城守則樹焉國/語所謂城守之木是也有溝涂則樹焉司險所謂設
 國之五涂五溝而𣗳之林以為阻固是也司險𣗳之/掌固修之修者因其既成治之而使無壊也士謂公
 卿大夫之適子而已命者也庶子謂國子之倅而未/命者也衆庶則守其地之人民聽夫士庶子所使帥
 衆庶而頒其守則逺近均焉勞逸更焉而守政于是/乎行矣夫公卿大夫涖職於其内而其子弟又守城
 郭溝池之固於其外此所以内外一心休/戚一體而先王之治晏然無内外之患矣
設其飾器分其財用均其稍食任其萬民用其材器凡
守者受灋焉以通守政有移甲與其役財用唯是得通
與國有司帥之以贊其不足者晝三巡之夜亦如之夜
[026-9a]
三鼜以號戒若造都邑則治其固與其守灋凡國都之
竟有溝樹之固郊亦如之民皆有職焉若有山川則因

 設其飾以為美設其器以為備則有以聳觀瞻而備/非常分其財用以給守吏則有以備積聚而待事時
 均其稍食以養守者則有以平給與而重守禦夫然後/萬民可任而使各有職材器可用而使無乏事用其
 材則其所樹者也用其器則其所設者也如此則守/者於是乎各致其守受法於掌固而不敢違也守者
 各致其守不可以有移也其有移也則受法於掌固/以道之也則移甲移役與移財用而已蓋甲兵有時
 而不足用則無以禦患力役有時而不足供則無以/就工財用有時而不足給則無以興事以其有餘者
[026-9b]
 移之以足一時之所頒不亦可乎若守者則不可移/故曰惟是得通又與國有司帥而致之則其移而通
 之無私也國有司謂司甲司財用之官也其帥而致/之則以贊其甲其役其財用之不足者故也如是則
 可以扞虞矣思患預防之而已矣晝三巡之夜亦如/之所以思患而預防之也夜三鼜以號戒者每巡則
 鼓鼜焉號則呼其守者名也戒則戒其守者之事也/上之所言皆王國之守固也若造都邑則治其固與
 其守法則都鄙之事也凡國都之竟有溝樹之固郊/亦如之則王國都邑之竟也餘見傳若有山川則因
 之謂因之以為阻固夫為髙必因丘陵為下必因川/澤因其髙下自然之勢以為之阻固則其用力不勞
 而其為備也易矣夫先王之世以道徳則明以仁義/則修然後掌固之所守可賴焉若夫徒恃形勢之固
 而不知道徳仁義之所本則將委而去之雖洞庭彭/蠡何足恃哉此魏武侯保西河之固而呉起對之以
[026-10a]
 在德不在險/者良有以哉
司險掌九州之圖以周知其山林川澤之阻而達其道
路設國之五溝五涂而樹之林以為阻固皆有守禁而
達其道路國有故則藩塞阻路而止行者以其屬守之
唯有節者達之
 易曰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此周官司險之職所由設
 也掌固之職掌修城郭溝池樹渠之固司險之職掌/山林川澤之阻而先儒以在國曰固在野曰險者以
 此蓋司險之職於往来則欲其無不通於㓂難則欲/其有所扞能知阻而達然後以濟不通故掌九州之
[026-10b]
 圖以周知其山林川澤之阻而達其道路此則知阻/而達之以濟不通也能設險以為阻然後有以待冦
 難故設國之五溝五涂而植之林以為之阻固國有/故則藩塞阻路而止行者此則設險以為阻以待冦
 難也所謂九州之圖山林川澤之阻則若職方氏所/謂東南曰揚州其山鎮曰㑹稽其藪澤曰具區其川
 三江其浸五湖之類是也所謂國之五溝五涂則若/遂人所謂遂溝洫澮川此之謂五溝也徑畛塗道路
 此之謂五涂也惟有節者達之而無節者則不逹矣/蓋國有故則冦難不虞之時也掌節凡通達於天下
 者必有節無節者有幾/則不達况國故之時乎
掌疆闕/
候人各掌其方之道治與其禁令以設候人若有方治
[026-11a]
則帥而致於朝及歸送之於竟治直吏反/朝直遥反
 先王于四方之賓客来則有以迎之去則有以送之/因設官以候賓客之往来而迎送之于其道路此候
 人之職所以立也各掌其方之道治則四方賓客之/来與其歸也候人掌其道路之治治謂出入迎送治
 其事也禁謂止其所犯若傳所謂壊其館垣之類是/也令謂令使為之若傳所謂教其不知恤其不足是
 也以設候人則方各設其人以候四方之来有治事/于王室者入則帥而致于朝歸則送之至于竟也國
 語言定王使單襄公聘于宋遂假道于陳以聘于楚/其言曰候不在疆又曰候人為導者皆以此也毛詩
 之言候人乃以刺曹共公逺君子而近小人者蓋先/王之設候人以上士六人下士十有二人為之其職
 卑其事㣲非賢者之所宜處也曹共/公以君子任其職宜詩人之所刺也
[026-11b]
環人掌致師察軍慝環四方之故巡邦國搏諜賊訟敵
國揚軍旅降圍邑慝他得反搏音博/諜音牒降户江反
 環之為物肉好一其肉好皆旋之而不可窮也名官/以環人有取於此蓋環人之官于將戰則掌致師於
 治軍則察軍慝于有故則環四方之故于有間則搏/諜賊于有事則訟敵國于不服則揚軍旅于来服則
 降圍邑則其于巡察内外若環之始終相循而不窮/也故謂之環人焉兵法曰善戰致人而不致于人致
 師則兵法所謂致人也我師兵無動而致敵使来以/逸待勞故勝之矣左傳言致師許伯曰吾聞致師者
 御靡旌摩壘而還攝叔曰吾聞致師者右入壘折馘/執俘而還此皆謂致人也察軍慝謂軍旅之在内奸
 慝而未𤼵者則察之所以治内也環四方之故謂四/方有兵戎之故環而巡之使不得合黨締交也搏諜
[026-12a]
 賊謂間諜之賊則搏之所以除邦國之間也訟敵國/謂邦國有争往與之訟曲直所以平邦國之争也揚
 軍旅謂負固不服者則揚武事以威之也降圍邑謂/邑之叛者圍之来降則受之也凡此皆環人巡國之
 事故先言巡邦國而繼之以搏諜賊訟敵國揚軍旅/降圍邑也夫司馬之掌軍政固足以威天下而使之
 無不服矣又設環人之官使之所掌如此則冦賊奸/宄何自而作乎争鬬背叛何自而萌乎思患預防于
 此為/至矣
挈壺氏掌挈壺以令軍井挈轡以令舎挈畚以令糧凡
軍事縣壺以序聚𣝔凡喪縣壺以代哭者皆以水火守
之分以日夜及冬則以火爨鼎水而沸之而沃之令力/呈反
[026-12b]
 畚音本縣與/懸同𣝔音託
 日月運而為晝夜積而成嵗時日月之行有冬有夏/而晝夜之晷有短有長先王由是分十有二時于一
 晝一夜之間以漏箭凖十二時而為百刻寅申己亥/子午夘酉之八時毎時各占八刻則合而為六十四
 刻辰戌丑未之四時每時各占九刻則合而為三十/六刻以百刻定長短而分晝夜于是立挈壺氏之職
 以壺盛水而為漏水以正十二時之刻早暮之期于/此正矣後世挈壺氏不能掌其職不能晨夜不夙則
 莫此詩人所以刺也掌挈壺以令軍井挈轡以令舎/挈畚以令糧者軍衆之所聚其聲讙囂其勢相逺聲
 音不足以相識號令不足以相喻於此有術焉非人/人而告之也非物物而令之也立表於此彼將目擊
 而意㑹焉鄭氏所謂省煩趨疾便事者是也壺以盛/水故以令軍井使知所飲也轡以駕車故以令舎使
[026-13a]
 知所説也畚以盛粮故以令粮使知所食也凡此三/者皆各以其物絜于竿首而表之使衆望而從之矣
 几軍事縣壺以序聚𣝔者易曰重門擊柝以待暴客/軍之所處其事尤宜致嚴故聚𣝔警夜事惟聚𣝔故
 縣壺以盛水分刻漏也以序聚𣝔則其擊𣝔非一人/故序其先後分其人以直行夜是也及冬則以火爨
 鼎水而沸之而沃之者以重隂用事水凝而漏不下/故以火爨鼎水使陽氣盛而水為沸湯而用之以沃
 漏如是則凍釋而水下/無失于漏刻以分時矣
射人掌國之三公孤卿大夫之位三公北面孤東面卿
大夫西面其摯三公執璧孤執皮帛卿執羔大夫鴈諸
侯在朝則皆北面詔相其灋若有國事則掌其戒令詔
[026-13b]
相其事掌其治達朝直遥反/相息亮反
 先王於祭祀賓燕之事未嘗不行射禮其與諸侯行/賓射之禮則國之三公孤卿大夫預焉故射人掌其
 位也三公北面答君也孤東面佐王也卿大夫西面/佐王也其摯三公執璧則以其有君之體而不致其
 用也三公之摯不序於宗伯而獨見於射人者蓋三/公事道也王之所承有弗敢臣也宗伯之摯不序於
 其職而射人以主賓射為先則三公之摯言於此亦/以見賓之而弗敢臣之意也諸侯在國則有君道故
 南面在朝則有臣道故北面也詔相其法謂朝射之/法也詔相其事則謂若祭祀之事也射人之位不及
 士者蓋射人所掌賓射之禮故不及之記曰朝不坐/燕不與謂之士是矣治達謂上有所治達乎下下有
 所治達乎上上治達乎下若誥命之属是也下治達/乎下若諸臣之復萬民之逆也射之為道利以直達
[026-14a]
 有招則不至治達如之/故掌治達者在射人也
以射灋治射儀王以六耦射三侯三𫉬三容樂以騶虞九
節五正諸侯以四耦射二侯二𫉬二容樂以貍首七節三
正孤卿大夫以三耦射一侯一𫉬一容樂以采蘋五節二
正士以三耦射豻侯一𫉬一容樂以采蘩五節二正射/音
 石豻/音岸
 道散而在物者為法凡見於度数者無非法也禮散/而在人者為儀凡見於動容者無非儀也射之為藝
 君子之所㳺則其法不可以不正射之為武男子之/所有事則其儀不可以不文先王因其度数而制之
[026-14b]
 以為法因其動容而制之以為儀自王而下其耦或/六或四或三其侯或三或二或一其樂歌則異節以
 至其容其獲其正皆有多寡之差焉此射之法也又/烏有不正者哉以是法而治之則其效見於内志正
 外體直持弓必審持矢必固揖遜有度卑者不得以/抗尊升降有序先者不得以居後恭肅之容和易之
 貌温然可即有所不動而動必審則其為儀也又烏/有不文者哉然法在彼也文在我也在我者雖足以
 自輯使不有以成之則怠慢而不振矣法者輔也正/者正也正者雖得以自習輔者無以明之則曠誕而
 不行矣法為義而後設儀待法而愈和以射法治射/儀又烏可少哉古之射者行同能偶則别之以射而
 勝者則飲不勝者此射之所以有耦也侯受矢者也/獲待獲者也容則待獲者所居正射者所志也所謂
 正鵠也節樂歌之節也五正五采之正也三正則三/采二正則二采三侯熊虎豹也二侯則無虎一侯則
[026-15a]
 麋而已豻則夷大也謂之豻侯則以豻皮為之或畫/焉士以事四方為職以能勝乎夷狄者為善故射豻
 侯/也
若王大射則以貍步張三侯王射則令去侯立於後以
矢行告卒令取矢祭侯則為位與大史數射中佐司馬
治射正祭祀則贊射牲相孤卿大夫之灋儀㑹同朝覲
作大夫介凡有爵者大師令有爵者乗王之倅車有大
賓客則作卿大夫從戒大史及大夫介大喪與僕人遷
尸作卿大夫掌事比其廬不敬者苛罰之令平聲數所/主反中去聲
[026-15b]
 倅七内反/從才用反
 王大射謂将祭而擇士之射以貍步張三侯鄭氏謂/貍善搏行則止而擬度焉蓋大射以擇士與祭宜擬
 度而取故也射則令去侯立於後者謂令負侯者也/為將射故令去侯以矢行告者以髙下左右告也卒
 令取矢則射畢令射鳥氏取矢也故射鳥氏曰射則/取矢矢在侯髙則以并夾取之祭侯則為位者侯而
 祭之則神無所不在而君子無所不用其至與大史/数射中者数射中者侯之筭也必與大史則以大史
 凡射事飾中舎筭執其禮事故也佐司馬治射正則/射之所志以不失正鵠為主司馬治之而射人位之
 也祭祀則贊射牲者祭祀王必親射牲示誠敬之盡/親其事也國語曰禘郊之事天子自射其牲謂此也
 相孤卿大夫之法儀謂射法射儀也㑹同朝覲作大/夫介凡有爵者謂㑹同朝覲用大夫為介以相禮與
[026-16a]
 士之有爵者為介則射人作而使之盖射能扞患而/有介之道也大師令有爵者乗王之倅車則王之所
 乗不敢虚其位也令有爵者謂士也士卑不嫌於特/尊也大賓客則作卿大夫從者謂從王見諸侯也戒
 大史及大夫介者謂王有命使三公命諸侯及衣服/就館賜之時則射人戒大史及大夫為介於諸公者
 也大史與事者以/大史主協禮事也
服不氏掌養猛獸而教擾之凡祭祀共猛獸賓客之事
則抗皮射則贊張侯以旌居乏而待𫉬
 掌養猛獸而教擾之名官曰服不氏者以猛獸非人/所能服故也夫治人而已非政之至也鳥獸草木無
 不治然後為政之至故舜命益作虞則曰若予上下/草木鳥獸先王之于鳥獸草木非不治之也然治之
[026-16b]
 為少若之為多養猛獸而教擾之亦以若之為主也/故先教而後擾道而化之謂之教治而教之謂之擾
 教之而不服然後擾之也猛獸與人異𩔗而可以教/擾之者獨不聞養虎者乎時其饑飽達其怒心以虎
 之害人而能媚己者猶可以養之則養猛獸而教擾/之不為過矣凡祭祀共猛獸則祭祀之羞備物故也
 賓客之事則抗皮者抗之為言舉也若聘禮舉皮以/東是也蓋聘禮庭實有虎豹之皮示服猛而有文故
 也射則贊張侯者凡射侯共于司裘張于射人服不氏/贊射人張之也射則以旌居乏而待獲射中則舉旌
 而倡獲也抗皮贊張侯待獲皆/服不服之意故服不氏掌之也
射鳥氏掌射鳥祭祀以弓矢烏鳶凡賓客㑹同軍旅
亦如之射則取矢矢在侯髙則以并夾取之射食亦反/起俱反
[026-17a]
 鳶代專反/夾音甲
 新經云云掌畜供膳獻之鳥則射鳥氏掌射鳥亦以/共膳獻之用也然掌畜以養鳥而共之射鳥氏以射
 鳥而共之烏善汚人之所以致潔鳶善取物之/所以去害故祭祀賓客㑹同軍旅皆之也射則取
 矢蓋以射為事故也并夾則鍼矢之/器也故矢在侯髙則以并夾取之矣
羅氏掌羅烏鳥蜡則作羅襦中春羅春鳥獻鳩以養國
老行羽物汝俱反/中音仲
 以網係鳥謂鳥以羣集人所惡也鳥以羣集可取而/備用故於羅氏掌羅烏鳥然掌畜掌養鳥則羅氏取
 之而掌畜養之也蜡則作羅襦者蜡則嵗十二月合/萬物而索享之時也羅襦謂羅之細密者記曰鳩化
[026-17b]
 為鷹然後設罻羅又曰昆蟲未蟄不以火田於此時火/伏蟄者畢矣可用羅襦以取禽也中春羅春鳥獻鳩
 以養國老則春鳥始出致新焉鳩食之助氣故也羅/者鳥以致新猶春獻王鮪之属也獻鳩以養老者血
 氣既衰故也有國老有庶/老言國老則以别庶老矣
掌畜掌養鳥而阜蕃教擾之祭祀共卵鳥嵗時貢鳥物
共膳獻之鳥
 掌畜掌養鳥非時取于羅氏所獲者而養之也凡鵞/鶩之属而具羽毛者皆在所養也養之則使阜而大
 蕃而息又從而教擾之也鳥亦可以教擾者鸚鵡之/能言豈固出于自然哉教擾之而已則凡具羽毛之
 類非不可以教擾也祭祀共卵鳥則共卵及鳥外盡/物故也嵗時共鳥物則在物者無遺利也共膳獻之
[026-18a]
 鳥則王之膳羞賓客之禽獻之類皆掌共之也先王/設官可以共祭祀共膳獻備器用者無棄物焉苟非
 政事之修/曷能臻此
 
 
 
 
 
 
[026-18b]
 
 
 
 
 
 
 
 周禮詳解卷二十六



神農本草經疏 景岳全書 瘟疫論 痎瘧論疏 本草乘雅半偈 御纂醫宗金鑑 尚論篇 傷寒舌鑑 傷寒兼證析義 絳雪園古方選註 續名醫類案 蘭臺軌範 神農本草經百种錄 傷寒類方 醫學源流論 周髀算經 新儀象法要 六經天法編 (原本)革象新書 (重修)革象新書 七政推步 古今律歷考 乾坤體義 表度說 簡平儀說 天問畧 新法算書 渾蓋通憲圖說 圜容較義 歷體畧 御製歷象考成 御製歷象考成後編 欽定儀象考成 曉菴新法 中星譜 天經惑問 天步眞原 天學會通 歷算全書 大統歷志 勿菴歷算書記 中西經星同異考 全史日至源流 九章算術 孫子算經 數述記遺 海島算經 五曹算經 五經算術 夏侯陽算經 張邱建算經 緝古等經 數學九章 測圓海鏡 測圓海鏡分類釋術 益古演段 弧矢筭術 幾何原本 御製數理精薀 數學鑰 句股引蒙 少廣補遺 莊氏算學 九章錄要 元包經傳 潛虛 皇極經世書 皇極經世索引 皇極經世觀物外篇衍義 洪範皇極內篇 天原發微 大衍索隱 易象圖說 三易洞璣 唐開元占經 宅經 葬書 青囊序 青囊奧語 靈城精義 催官篇 發微論 靈棋經 焦氏易林 京氏易傳 六壬大全 卜法詳考 李虛中命書 玉照定眞經 星命溯源 珞琭子賦註 珞琭子三命消息賦註 三命指迷賦 星命總括 演禽通纂 星學大成 三命通會 月波洞中記 玉管照神局 太清神鑑 人倫大統賦 太乙金鏡式經 遁甲演義 禽星易見 御定星歷考原 欽定協紀辨方書 古畫品錄 續畫品 貞觀公私畫史 書譜 書斷 逑書賦 法書要錄 歷代名畫記 唐朝名畫錄 墨藪 思陵翰墨志 五代名畫補遺 宋朝名畫評 益州名畫錄 自堂存槁 仁山文集 心泉學詩稿 拙軒集 滏水集 滹南集 莊靖集 遺山集 湛然居士集 藏春集 淮陽集 陵川集 歸田類稿 白雲集 稼村類槁 桐江續集 野趣有聲畫 月屋漫稿 剡源文集 剩語 養蒙文集 牆東類稿 青山集 桂隱文集 水雲村稿 巴西集 屏巖小稿 玉斗山人集 谷響集 竹素山房詩集 紫山大全集 松鄉集 松雪齋集 吳文正集 金淵集 山村遺集 湛淵集 牧潛集 小亨集 還山遺稿 魯齋遺書 靜修集 青崖集 養吾齋集 存悔齋稿 雙溪醉隱集 東庵集 白雲集 畏齋集 默庵集 雲峰集 秋澗集 第一冊 秋澗集 第二冊 牧庵文集 雪樓集 曹文貞公詩集 芳谷集 陳剛中詩集 秋巖詩集 玉井樵唱 蘭軒集 清容居士集 此山詩集 霞外詩集 申齋集 西巖集 蒲室集 弁山小隱吟錄 續軒渠集 定宇集 艮齋詩集 知非堂稿 雲林集 梅花字字香集 中庵集 文忠集 靜春堂詩集 惟實集 勤齋集 石田文集 矩菴集 道園學古錄 道園遺稿 楊仲宏集 范德機詩集 文安集 翠寒集 檜亭集 伊濱集 淵穎集 文獻集 圭齋文集 待制集 所安遺集 閒居叢稿 至正集 圭塘小槁 禮部集 積齋集 燕石集 秋聲集 雁門集 杏庭摘搞 安雅堂集 傅與礪詩_文集 瓢泉吟稿 筠軒集 俟菴集 滋溪文稿 青陽集 鯨背吟集 經濟文集 近光集_扈從集 純白齋類稿 圭峰集 蛻菴集 五峰集 野處集 夢觀集 金臺集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