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周禮詳解 > 周禮詳解 卷二十四


[024-1a]
欽定四庫全書
 周禮詳解卷二十四
            宋 王昭禹 撰
内史掌王之八枋之灋以詔王治一曰爵二曰禄三曰
廢四曰置五曰殺六曰生七曰予八曰奪枋本又作柄/兵病反治直
 吏/反
 夫上下之分有道揆有法守大宰有八柄詔王馭羣/臣者明道揆于上而所掌者非特法守而已内史掌
 王八枋之法以詔王治者謹法守而下而道揆有不/與也謂之八枋之法則其所掌者法而已謂之王之
[024-1b]
 八枋之法則法當自王出故也枋亦柄也大宰言八/柄則以道揆者操之而惟我所為陽之正也丙之陽
 有時也有方也其執為有方其釋為有時矣内史言/八枋則以法守者其執為有方矣非若陽之正能執
 而能釋也大宰言詔王馭羣臣則疾徐進止制于上/而大宰有同于君道故也内史言詔王治而不言羣
 臣則以内史者有司之事而治則在王/于馭羣臣非所宜矣餘見大宰新傳
執國灋及國令之貳以攷政事以逆㑹計掌叙事之灋
受納訪以詔王聴治
 上以道制而下守之則為命上以命使之而下禀之/則為令國法國令有正有貳内史掌其貳而已故曰
 執國法及國令之貳以攷政事所主在治也以逆㑹/計則所主在財用也盖以人為而凡有所正者皆政
[024-2a]
 也通上下而凡有所為者皆事也政有善惡之殊事/有當否之異則不可以不攷也積月計而為日成積
 日成而為月要積月要而為嵗㑹一嵗財用之計謂/之㑹計㑹計有是非之辨有實偽之别則不可以不
 逆也内史于政事以法令之貳攷之則其善惡當否/猶白黑相辨也于㑹計以法令之貳逆之則其是非
 實偽猶一二之可數也政事又安從而廢弛于闇黯/之間乎㑹計又安得而混淆于鹵莽之際乎夫法令
 之正所以施之於其終則内史執其貳以攷政事以/逆㑹計者其效不為小補矣叙事謂事治之先後也
 納謂納言于上者書所謂納言是也訪謂訪事于下/若書所謂王訪于箕子是也叙事之法所以詔聴其
 事受納訪所以詔聴其情而其法之所掌則皆先尊/而後卑先貴而後賤先上而後下先大而後小此其
 所以謂掌叙事之法受納訪以詔王聴治/也宰夫以六叙正羣吏之治亦若此而已
[024-2b]
凡命諸侯及孤卿大夫則䇿命之凡四方之事書内史
讀之王制禄則贊為之以方出之賞賜亦如之内史掌
書王命遂貳之
 諸侯者邦國之君孤卿大夫者在朝之臣亦或諸侯/之臣也䇿以竹為之命以為之節故以䇿命之也禄
 有十于卿者有倍于大夫士者賞賜或以土田或以/車服或以器物方以木為之禄及賞賜則以仁之故
 以方出之也然義以方列名之曰方則亦有義存焉/耳四方之事書謂下以事而書以報之于上也言讀
 四方之事書次于策命之後則事非命不立故也王/命謂王言之出下禀而行之者也内史載而書之言
 書王命次于方出之後則命非祿及賞賜則不行故/也遂貳之則書其副而藏之以待有所攷也盖八枋
[024-3a]
 之法明則慶賞刑威之政舉方此之時君子進為上/小人退聴于下則法由之而立令由之而明治由之
 而詔爵禄賞賜足以誘天下之善良然後下之事達/于上其利可得而知先王命之施于下其從違可得
 而致矣則内史所/掌如此不亦宜乎
外史掌書外令掌四方之志掌三皇五帝之書掌達書
名於四方若以書使于四方則書其令使所/吏反
 書曰王言惟作命不言臣下罔攸禀令盖合而言之/則上出而為命下禀之則為令别而言之則一定而
 不可易者命也若天之命是也因是而告之者令也/若四時之令是也命後世所謂制也故内史書之則
 以出于上者為主令後世所謂詔也故外史書之以/告于下者為主外令則所謂國令也外史掌書之而
[024-3b]
 内史則執其貳謂之外令則别于女史之内令也掌/四方之志則下以知風俗之所尚也掌三皇五帝之
 書則上以攷古昔之所行也書名者字也所以正名/百物故謂之名焉其位則有上下内外終始前後中
 偏左右之異宜其形則有衡邪曲直耦重交拆反缺/倒反之異制其聲則有𤼵歛呼吸抑揚合㪚虚實清
 濁之異用其義則可視而知可聴而思先王所以一/道徳而同風俗者此其本也則外史之達書名于四
 方又豈有異政殊俗之尚哉達書名于四方則書名/制于王而作私名以正名者不得而作也若以書使
 于四方則王使人于四方也/外史書其令則掌外令故也
御史掌邦國都鄙及萬民之治令以贊冢宰凡治者受
灋令焉掌贊書凡數從政者治直吏反/數所主反
[024-4a]
 邦國都鄙及萬民之治令所謂六典以治邦國八則/以治都鄙官成以待萬民之治是也其法則冢宰以
 道制之其命則御史掌之故以贊冢宰為職也凡治/者受法令焉則若九賦九貢九式九兩之類有其法
 也而御史掌其令而治之法令皆書于此而凡治者/即是而受也掌贊書則書于簡冊者御史贊之也凡
 謂計其總數也數謂數其折數也一二三四之謂也/凡則如師掌官成以治凡之凡同數則如旅掌官常
 以治數之數同凡數從政者謂以凡以數而從政者/以凡以數而從政者御史皆掌而攷校之則以凡與
 數皆載于書故也若後世之御史掌班簿亦古之遺/法歟盖自公卿以下至于庶人之在官者莫非從政
 者不可以不知其登下/多寡之計故有凡數也
巾車掌公車之政令辨其用與其旗物而等叙之以治
[024-4b]
其出入
 掌公車之政令而名官曰巾車者盖巾設飾之物也/車人為車别于名官百工之事而巾車之所掌則設
 飾為主故也自王之五路至庶人乗役車以上皆典/于公而非私車也故謂之公車辨其用謂玉路以祀
 之類也辨其旗物謂玉路建大常之類也等謂差其/上下叙謂次其先後則以治其出入是故有先路綴
 路次路/之名焉
王之五路一曰玉路錫樊纓十有再就建大常十有二
斿以祀錫音陽樊歩/干反斿音留
 王之車皆謂之路者老子曰域中有四大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之主惟王大則有大物者也所以
[024-5a]
 馭物而乗之者不可以不大矣有徃來不窮之通有/殊塗同歸之㑹而有趾者得是而成功此其車所以
 謂之路也門謂之路門寝謂之路寝馬謂之路馬皆/是意矣路車以王所乗為主而其賜諸侯則以路車
 者盖王所乗之車而賜諸侯所以為主之厚意也諸/侯乗之亦所以順王命也故詩有路車乗馬之辭焉
 錫以介圭亦若此也玉路以玉為飾也玉德之美也/温潤而澤此德之見于仁縝宻以栗徳之見于智垂
 之如隊叩之其聲清越以長其終詘然徳之見于禮/樂者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孚尹旁達德之見于忠信
 者王乗玉路示其德之美而能馭萬物也偹徳之美/然後可以格神而享之故玉路王乗之以祀建大常
 者日月天之明星辰天之精相代而成晝夜相推而/成嵗時此天道之常也王建大常示其能立於道而
 能属萬物也偹道之全然後可以格神而寧之此玉/路所以建大常也先儒以謂眉上曰鍚謂馬靣當顱
[024-5b]
 刻金為之詩所謂鉤纓鏤錫也動則有聲所以飬王/聰也樊馬大帶也纓馬鞅所以羇馬也皆以五采飾
 之所以養王明也樊纓十有再/就大常十有二斿偹大數也
金路鉤樊纓九就建大旂以賔同姓以封旂其/依反
 金路以金為飾也金雖堅剛化而不亡然其為物也/因型而從革以譬則義之和也盖其形堅剛所以為
 義其材從革所以為和今夫剪裁以有㫁刻制以為/成求方與之為方求圓與之為圎惟冶之所鑄大叩
 之則大鳴小叩則小鳴唯物之所感豈非其義之和/歟大旗象春其繢交龍以譬則仁也然則金以飾路
 義通其和矣建以大旗仁以接之矣以禮賔以封同/姓固其宜也何則諸侯之于王莫非臣也然有所
 謂尊之而弗臣者焉莫非親也然有所謂踈之而弗/親者焉以賔禮見之則賔之而弗臣也以同姓眡之
[024-6a]
 則親之而弗踈也茍非和義而輔以仁君臣之情孰/自而通乎此所以致義之和而且以仁接之也鉤婁
 頷之鉤也以金為之金路無鍚有鉤/而已樊纓九就則降之于玉路也
象路朱樊纓七就建大赤以朝異姓以封朝直/遥反
 象路以象齒為飾也象南方之獸其致用以鼻而不/以口肺為金而開竅于鼻致用義之譬也其齒堅强
 而不撓立體以義之譬也其色潔白而不雜為色達/以義之譬也其齒則堅而文生其文則縝理而直
 則為文固有辨矣建以大赤禮足以示之矣以異姓/眡之則非若異姓之尚親也茍非辨義而輔以禮君
 臣之分孰自而嚴乎此所以致義之辨而且以禮示/之矣朱謂以朱飾勒也樊纓七就則降金路一等矣
革路龍勒條纓五就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衛
[024-6b]
 革路鞔之以革也革所以扞内而蔽外義之制也大/白象秋正西方之物惟白為能受采則以義受之之
 譬也不以義制非不足以威衆非所以服逺也不以/義受則不足以畜衆非所以懐逺也然則革以鞔路
 義得其制矣建以大白義足以受之矣以即戎以封/四衞固其宜也盖能以義制而不能以義受則不足
 以即戎蠻服以内之侯謂之四衛欲其扞外而蔽内/且有所受焉即戎之類也故封四衛亦以此龍先儒
 讀為龎謂以白黒飾韋雜色為勒也條讀為絛/謂以絛絲飾樊纓也五就則降象路一等矣
木路前樊鵠纓建大麾以田以封蕃國前子踐反/鵠戸篤反
 木路不飾不鞔其質則木而已木𤼵生于東方仁之/質也木路則以譬仁之施也大麾象冬正北方之色
 也于行為水于物為精智之象也然則木以為路仁/得其施矣建以大麾智足以服之矣以田以封蕃國
[024-7a]
 固其宜也盖田不以禮則暴殄天物非所以為仁蒐/田以時則仁如騶虞而王道成則田事貴仁可知也
 蕃國在九州之外不及以政亦仁之而已然能以仁/施而不能以智服之則不足以制度而防不虞之憂
 故大田之禮以簡衆而習戰蕃國之諸侯威以制之/而惟世一見而已是皆以智服之也仁以施之則足
 以致生養之恩智以服之則有以防不虞之變木路/之建大麾仁智兩全矣前先儒讀為剪謂以淺黑色
 飾韋為樊也鵠纓謂以鵠色飾者為纓也祀以徳故/建大常奉天道之象也有德為能忘焉賔以仁故建
 大旂大旂有升降而不為亢固賔之道也朝以禮故/建大赤臣以宣布著見事上而君亦以是准焉固朝
 之道也即戎以義故建大白田以智故建大麾且夫/白之為色正秋也以即戎則宜莫盛于秋矣大麾之
 為色正冬也以田則宜/莫盛于冬矣餘見傳
[024-7b]
王后之五路重翟錫面朱總厭翟勒面繢總安車彫面
鷖總皆有容蓋翟車貝面組總有握輦車組鞔有翣羽
重直龍反繢戸對反/鷖鳥兮反翣所甲反
 重翟謂重雉羽為車兩旁之蔽也厭翟謂不重次其/羽使相近也朱總謂以朱飾繒為飾著馬勒直兩耳
 也錫面則以錫飾馬面也勒面謂以韋為當面飾也/繢總謂畵文為飾也安車無翟飾也彫則彫之而已
 鷖總謂以鷖色為飾鷖青鷖黑也青黑鷖隂乃所以/安之也故安車用鷖總然則白者隂之中黑者隂之
 至禕衣白而韋陽適以可蔽則青黑鷖隂以隂在下/承陽非安而何翟居不重不厭以翟飾車之側也貝
 面則以貝飾勒之當面也總組則以織組為總也輦/車則以人鞔之以行也容謂車帷盖謂車盖有翣以
[024-8a]
 御風塵羽蓋/以翳日見傳
王之喪車五乘不解/
服車五乘孤乘夏篆卿乘夏縵大夫乘墨車士乘棧車
庶人乘役車篆直轉反縵莫/干反棧才産反
 服車謂服事者之車也坐而論道謂之王公作而行/之謂之士大夫然則自孤卿以下皆非論道經邦之
 任但務末以贊治効力以佐王作而行之而已故其/所乘之車以服事名之鄭司農云夏赤也篆讀為圭
 瑑之瑑夏篆以采篆飾車也夏以五采為飾篆以藏/義為文以不羣為德而貳公𢎞化者孤也故乗夏篆
 以象文德之隆也觀其摯執皮帛而取其有炳蔚之/文章則其文德之隆為可知也夏縵亦五采雜畫但
[024-8b]
 不篆耳孤與卿皆以文德事上者也然其文則有隆/殺之别焉故卿乗夏縵所以明文德之畧也未繒以
 無文為縵樂以非朝祭為縵則車有五采而無篆文/比于有篆文者為縵矣觀其摯用羔而飾之以繢則
 其文不及孤之炳蔚可知矣墨之視夏為質而幽而/大夫降于卿一等故其車墨而不采以其文不若卿
 之著也古者五十而仕始命為大夫服官政則大夫/正以服事為主而墨則取其智之貞固足以幹事也
 棧車則素質而無飾矣士降于大夫一等而其職止/于事人而已則其文固不足道也故乗棧車考工記
 曰棧車欲弇飾車欲侈墨車以上皆飾車棧車無飾/則為淺所見惟質而已矣役車鄭氏謂方箱可載任
 器以共役然謂之乗則非特以載任器而已夫貴而/孤卿賤而庶人率皆叅稽其德位之隆殺以為之制
 度以立之差等則德不稱焉有所不用也位不稱焉驁/有所不用也上不得以偪下下不得以僭上雖有桀
[024-9a]
 者不敢干也雖有覬覦者不敢越焉乃/所以正名分之大而杜竊擬之端歟
凡良車散車不在等者其用無常凡車之出入嵗終則
㑹之凡賜闕之毁折入齎于職幣大喪飾遣車遂廞之
行之及𦵏執盖從車持旌及墓嘑啓闗陳車小喪共匶
路與其飾嵗時更續共其弊車大祭祀鳴鈴以應鷄人
 散素旱反遣弃/戰反從才用反
 良車與良喪之良同謂其質之甚善也散車與散樂/之散同謂其非法度之所用也自役車以上皆在等
 者其用固有常矣餘或良或散惟所用而已固無一/定之常也凡車之出入嵗終則㑹之者計其完弊多
[024-9b]
 少也唯賜無常唯上所用故闕而不㑹至尊不可以/有司之法制之也毁折謂乘公車而有毁折而入其
 直也大祭祀鳴鈴以應雞人者盖鷄人嘑旦以嘂百/官巾車鳴鈴以和之也必使鳴鈴巾車則車有和鸞
 相應之象也鈴之字從令盖鈴在旗建旗出令者亦/受令者也命物出令者君也雞人呌百官若鷄司晨
 以物自然隨天時而已巾車鳴鈴以應之/以致令繼焉車臣道也致令繼焉臣事也
典路掌王及后之五路辨其名物與其用說若有大祭
祀則出路贊駕說大喪大賔客亦如之几㑹同軍旅弔
于四方以路從說書銳反/從才用反
 巾車之官掌王及后之五路矣而典路又掌之者盖/冬官造車以授巾車巾車則掌設飾之而王及后之
[024-10a]
 所乗者又入典路使别掌之也盖車之為物偹六等/之數通三才之義其載足以有行其圎足以利轉通
 上下而乗之者也上下雖通乗而等用則有别故自/天子至于庶人均乗車也而度數法制精粗多寡所
 稱之徳則不同惟王與后之車獨偹物焉此所以設/典路之官而其職獨嚴事至尊故也故巾車名官而
 典路名官盖謂之車則上下所通乗謂之路則主于/王車而已王之五路自玉路至木路是也后之五路
 自重翟至輦車是也實既不同則不可以不辨其名/色既不同則不可以不示其物用謂出說謂止也大
 祭祀出路出玉路也夏官趣馬職掌駕說則典路所/謂贊駕說者贊趣馬也傳言雞鳴而駕日中而說此
 駕說之辨也大喪出路則非喪車也出所陳之路焉/如顧命大路在賔階面綴路在阼階面先路在左塾
 之前次路在右塾之前是也大賔客所出者金路而/已亦贊駕說故曰亦如之凡㑹同軍旅弔于四方以
[024-10b]
 路從者王乗一路而典路以其餘路/從行非特衛至尊而亦所以華國也
車僕掌戎路之萃廣車之萃闕車之萃苹車之萃輕車
之萃凡師共革車各以其萃㑹同亦如之大喪廞革車
大射共三乏萃七内反廣古曠反/苹薄輕反輕遣政反
 物叢出而供之者僕也故僕之字從人菐盖使人而/貴者逸事人而賤者勞也其職然也車僕掌五車之
 萃供物而事人故以車僕名官戎路巾車所謂革路/也革路用之以即戎故又謂之戎路廣車左氏所謂
 乗廣也宣十二年楚子為乗廣三十乗分為左右廣/然則車十五乗則謂之一廣也闕車則左氏所謂斿
 闕也楚子使藩黨率斿闕四十乗從唐侯以為左拒/則以其為斿車補闕者故謂之闕車也輕車則孫武
[024-11a]
 所謂馳車也孫武書曰馳車千乘又曰輕車先出其/側者是也盖用之馳敵致利非輕則不能充其任故
 馳車又謂之輕車苹車盖輜車之有屏蔽者也故其/字從甾甾茀也茀蔽也凡此五車皆戎車也故各有
 萃萃隊也易曰萃聚也盖聚則有萃矣必各以其萃/則以其車之出入卒伍進退皆習穆焉車僕則并其
 萃而掌之也即戎之車王之所乗于戎車為尊故獨/曰戎路而巾車亦掌設飾之也車僕之所掌則五車
 之萃與凡兵車之所用者皆掌之也凡師共革車則/師之所用者其車皆以革鞔之也㑹同則亦如之所
 謂不失偹也大射共三乏者乏待獲者所居也于文/反正為乏正受矢者也乏則反之故謂之乏必以車
 僕共三乏者盖戎以致敵用于有事之時而射則習/于無事之時有所待而防患也故其事如此而已
司常掌九旗之物名各有屬以待國事日月為常交龍
[024-11b]
為旂通帛為旜雜帛為物熊虎為旗鳥隼為旟龜蛇為
旐全羽為旞析羽為旌及國之大閱贊司馬頒旗物王
建大常諸侯建旂孤卿建旜大夫士建物師都建旗州
里建旟縣鄙建旐道車載旞斿車載旌旜之然反隼息/允反旐音兆旞
 音/遂
 掌九旗之官而名之曰司常者日月為常王所建也/而九旗莫尊焉謂之司常主于尊者而名之也旗各
 有物物所以色之所謂通帛雜帛之属是也旗各有/名所以命之所謂旂常旗物之属是也各有属謂自
 王而下其名臣各有所属建旗則使其属視而知所/從也以待國事謂國有祭祀師田賔客之事自王而
[024-12a]
 下皆有所建之旗司常掌其物名使其属視而知所/從則以待其所用也日月徃來未始有常而謂之常
 者惟其無常乃所以為常也日月為常天道之運也/王建大常則志天道也易曰見龍在田君徳也龍利
 澤物美能養人其徳則仁也交龍為旂君徳之用也/諸侯建之則志君徳也然諸侯在國則有君道在朝
 則有臣道以其有君道故一龍升以其有臣道故一/龍降焉此其旂所以為交龍之象夫成事仁也而仁
 必以義成之故旂之字從斤以人君所建以帥衆宜/以義辨為言也通帛為旜純赤而已赤之為色宣布
 著見于文從亶義可知也孤卿建旜以其近王宜亶/以事上也雜帛為物則兼赤白焉隂陽之義也大夫
 以智而帥人士尚志以事上也然皆物其所属則一/隂一陽曷可少哉物物者上之道也物于物者下之
 道也王所事者道士所事者事士之賤也嫌于不能/物物故取名于物盖其所建亦使人無為而已此物
[024-12b]
 之字所以從勿者乃其義歟然物莫不貴陽賤隂則/帛之雜不如通之貴矣熊虎西方之物也熊以其毅
 虎以其猛義之属也師都謂孤卿之為軍將者也師/都建旗則以猛毅致其義而用衆也旗之字從其天
 數也得天數乃能知變可期物使適已熊虎西方止/而左右物所期也故謂之旗焉鳥隼南方之物也鳥
 以其速隼以其摯禮之属也州里州長所治也州里/建旟則以摯速致其禮而衛士也旟以帥衆而有其
 與也故其字從與鳥隼南方為有與也故謂之旟焉/龜蛇北方之物也龜以其完蛇以其果智之属也縣
 鄙謂縣正鄙師也則完果致其智而戡敵也旐卑者/所建兵事兆于此而龜蛇北方物所兆也故其字從
 兆而謂之旐焉夫先王制軍自旅以上乃有旗故旅/之字從㫃言有旌旗而可以指撝也故鄉遂所建自
 縣鄙以上而已全羽為旞以全而遂之為義析羽為/旌以析而生之為義盖道以全之為遂析之為生故
[024-13a]
 也餘見傳凡遂官降鄉官一等以州里建旟縣鄙建/旐推之而知其然也旟旐以上言建則以人所建也
 旌旞言載則在車故也覲禮所謂上介皆奉其君之/旂置于宫皆就其旂而立則凡祭祀㑹同賔客建焉
 不必在車也掌九旗之物名以待國事者司常也大/閱則大戰武事而司馬主兵故于大閱而頒其物則
 以司馬為主而司常則贊之而已盖辨旗物之用正/掌于治兵之官而司常則無所贊及國大閱則其事
 繁矣辨鼔鐸之用則如振旅辨號名之用則如茇舍/辨旗物之用則如治兵故司常得以贊司馬而頒之
 也/
皆畫其象焉官府各象其事州里各象其名家各象其

[024-13b]
 皆畵其象者畵其象于旗也或象其事或象其名或/象其號如天之垂象以示人使知所從焉謂之象也
 官府各象其事則畵六官焉象其所掌之事而書之/也州里各象其名則畵州里之官焉象其官名而書
 之也家各象其號則畵其家邑之象焉象其美稱之/號而書之也事以其所治言名以其所命言號以其
 名之美稱言官府異事所畵象其事然後足以相别/州里及家則無異事故所畵象其名號以别之也司
 常言各畵其象司馬言各書其事則書詳于畵矣畵/其象則必書其事可知也特詳畧之辨爾師都州里
 縣鄙類也而州里居中焉言州里/則師都縣鄙亦象其名從可知矣
凡祭祀各建其旗㑹同賔客亦如之置旌門大喪共銘
旌建廞車之旌及𦵏亦如之凡軍事建旌旗及致民置
[024-14a]
旗弊之甸亦如之凡射共獲旌嵗時共更旌
 祭祀以事神賔客以接人師田以用武皆衆之所㑹/故建其旗使其属視而知所從焉文事以祭祀為主
 而賔客亦如之武事以用軍為主而甸亦如之㑹同/在國外也故置旌以為門即掌舍所謂帷宫設旌門
 是也置以植之設以飾之置旌門者司常也受而設/之者掌舍也凡軍事建旌旗者軍事以旌旗作其衆
 且有進退故建之及致民則置之而已無所事建也/盖作而立之謂之建植而立之謂之置止而仆之謂
 之弊此其辨歟凡射共獲旌者服不氏曰以旌居乏/而待獲旌則服不氏唱獲所持之旌也司常則共之
 而已言凡射則三射皆/有𫉬旌共旌弊則更
都宗人掌都祭祀之禮凡都祭祀致福於國正都禮與
[024-14b]
其服若有冦戎之事則保羣神之壝國有大故則令禱
祠既祭反命於國家宗人掌家祭祀之禮凡祭祀致福
國有大故則令禱祠反命祭亦如之掌家禮與其衣服
宫室車旗之禁令
 宗典祀者也掌都祭祀之禮謂之都宗人則以公卿/王子弟所食采謂之大都小都故也掌家祭祀之禮
 謂之家宗人則以大夫所食采謂之家邑故也夫節/莫差于僣僣莫僣于祭故季氏之旅泰山而孔子病
 之則掌祭祀之禮在所尤謹也此都宗人家宗人所/以皆先之以掌祭祀之禮也祭祀之致福于國者歸
 王以其福也盖都家之所食其福本于王之所施則/下之報上于此乎見矣夫禮所以定尊卑别貴賤辨
[024-15a]
 親踈而明分守也而僣亂之生其㣲常起于衣服之/間則正都禮與其服者又不可緩也掌祭祀之禮斯
 有以事神矣正都禮與其服斯有以治人矣幽有以/事神明有以治人則宜若人不能難而天不能灾矣
 而先王思患而預防之人難天灾有不能免者則所/以待之有其具矣若有冦戎之事則保羣神之壝所
 以待人難也國有大故則令禱祠所以待天灾也以/其掌祭祀之禮則所以保羣神之壝而令禱祠者固
 其職也小祝言若有冦戎之事則保郊則都宗人與/小祝保神壝之在外者也小祝言保郊此言保羣神
 之壝相偹也祀所以馭其神必命之祭然後祭則祭/之命上所出既祭反命于國則逆祀命者盖無有也
 都宗人家宗人其典祀一也言之或詳畧互見之而/已見新傳然都宗人先正都禮與其服而國之大故
 禱祠次之言正禮服于無事之時然後大故可以禱/祀也家宗人先國之大故禱祀而掌家禮與其衣服
[024-15b]
 後之者言雖國故之時所以掌其禮服之禁/令者亦不可廢也所以相為先後終始歟
凡以神仕者掌三辰之灋以猶鬼神示之居辨其名物
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以夏日至致地示物鬽以禬國
之凶荒民之札喪居紀慮反/鬽眉祕反
 序官曰凡以神仕者無數以其藝為之貴賤之等所/謂掌三神之法以猶鬼神示之居辨其名物者皆以
 其精于藝者為之也國語所謂明神降之使制神之/處位次主而為之牲器時服者是已三辰謂日月星
 之所次也三辰之法則推日月星之次舍皆有其法/也猶如詩所謂允猶翕河之猶猶所以圖之也猶鬼
 神示之居謂以圗天神地示之所居也盖鬼神示雖/幽無形聲可測然皆麗于隂陽則不能無所居也辨
[024-16a]
 其名則辨其所命之名也辨其物則辨其色之物也/易曰是故知鬼神之情狀惟有情狀則不能無名物
 也然必圖之以三辰之法者蓋天道之大在隂陽而/三辰者隂陽之精鬼神示皆不能違乎隂陽而由隂
 陽之精以推之則其居可圖也蓋辰者星所次星者/日月所舎日循星以進退者也月應日以死生者也
 日月星謂之三辰者以其所次舎而言之也三辰之/運其消息有氣其著明有物其進退有時其贏縮有
 數一升一降一出一入一往一來鬼神示皆以其象/類從焉然則鬼神示之居與其名物可猶而辨之者
 不過推此而已易曰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蓋天地之數不過乎五行五行之數皆
 本乎隂陽以五行之數且足以制鬼神而行之則由/隂陽之精以猶鬼神示之居又奚不可哉昔神降于
 莘周内史過曰以其物享焉其至之日亦其物也是/亦以三辰之法猶之也以冬至日致天神人鬼陽故
[024-16b]
 也以夏至日致地示物鬽隂故也人鬼為陽則以對/物鬽為隂故也人死則為鬼物死則為鬽凡以神仕
 者于冬夏之日至致天神人鬼地祗物鬽而祭之者/以禬國之凶民之札喪焉故也禬所以㑹國之凶
 民之札喪則欲在天者無凶荒在人者無札喪故/也夫祈禳梗禬人情之所不能免也先王因情而為
 之典禮凡以與民/同吉凶之患歟
 
 
 
 周禮詳解卷二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