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周禮詳解 > 周禮詳解 卷二十一


[021-1a]
欽定四庫全書
 周禮詳解卷二十一
            宋 王昭禹 撰
大胥掌學士之版以待致諸子版音/板
 其體在下作而行之以有相乎上者胥也大胥于國/子非教飬之正者掌學事以相乎上而已故謂之胥
 以對小胥焉故謂于之大掌學士之版以待致諸子者/夫公卿大夫士之 其父兄有爵列于國也故謂之
 國子以其衆言之則謂之諸子以其教于學也則謂/之學士其實一也版謂其名數之𨽻于版者也學士
 之版大胥掌之其已至者以此待之其不至者則以/此致之由此觀之則先王之時國子之可以入學者
[021-1b]
 無不在所教也詩曰凢周之士不/顯亦世則待而致之者與有力也
春入學舍采合舞秋頒學合聲舍音釋/采音菜
 春入學舍采則以始入學禮先儒釋采焉禮有釋奠/有釋菜殺牲以祭薦饌酌奠者釋奠之禮也蘋蘩芹
 𦭘之属用之以薦誠者釋菜之禮也釋奠所以致其/禮之盛釋菜所以昭其誠之至始入學所以昭其盛
 而已非致其味也故舍采無惡其薄也左傳所謂蘋/蘩薀藻之菜可薦鬼神正謂是也合舞則春頌之時
 故也盖春于五行為木木主貌舞則𤼵揚蹈厲以動/其形容故合舞必以春秋頒學則以春始入學未知
 其分藝之所宜至秋而後可知也于是分授以所學/記曰樂正崇四術立四教順先王詩書禮樂以造士
 則士之所學各有所冝矣合聲則秋言之時故也盖/秋于五行為金金主言樂之聲以言為本故秋必合
[021-2a]
 聲書曰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本于言可知矣
以六樂之㑹正舞位以序出入舞者比樂官展樂
祭祀之用樂者以鼓徴學士序宫中之事
 㑹六代之樂而舞焉謂之六樂之㑹六樂之㑹其列/衆其變繁易亂而難治故必正其舞位使左右有序
 先後有倫也以序出入舞者則其舞或出入其行綴/各有序也樂記曰武始而北出再成而滅商三成而
 南四成而南國是彊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復綴則舞之出入有如此者夫六樂之舞有文舞焉
 有武舞焉征誅揖遜之序盡于此矣其數則有司皆/能陳之其義則有孔子三月而不知肉味者非窮神
 知化孰能究此哉則先王成人終始于此固其宜也/此樂官必比叙其所教之人也展樂器謂展視其所
[021-2b]
 用之器也凡祭祀之用樂者以鼓徴學士則召之使/興舞也言祭祀之用樂則有不用樂者可知矣序宫
 中之事謂序王宫之中國子之宿衛而學道藝者春/秋之所學各有其序如此大胥之所掌是也宫正言
 比宫中之衆寡㑹其什伍而教之道/藝則大胥之序宫中之事者如此
小胥掌學士之徴令而比之觵其不敬者廵舞列而撻
其怠慢者正樂縣之位王宫縣諸侯軒縣卿大夫判縣
士特縣辨其聲凡縣鐘磬半為堵全為肆觵古横反特/本亦作犆堵
 丁古/反
 大胥掌學士之版以待致諸子小胥掌學士之徴令/而比之凡以贊大胥而已有事則徴之有為則令之
[021-3a]
 徴則召之使來令則使之有為比者校序其多寡之/數使之類聚而羣分觵其不敬者敬以直内致其𨼆
 敕焉慢期而不時至者則為不敬矣故觵之觵罰爵/也觵之所以使中焉廵舞列而撻其怠慢者怠則不
 勤慢則不敬故撻之撻所以恥之使達焉肆師誅其/慢怠者則祭尚敬故以懲慢為先小胥撻其怠慢者
 則學尚勤故以懲怠為急祭言誅之政也學言撻之/教也宫縣謂四靣之縣以象宫室軒去其一則三靣
 判又去其一則二靣特縣則一靣而已左傳所謂曲/縣即軒縣也盖軒縣去南面以避王不若宫縣之周
 圍故又謂之曲縣凡樂皆所以象其功徳王之徳無/不周覆也故樂以宫縣諸侯雖有君道而不全也故
 軒縣而已軒又以明其已能衛上而固下也卿大夫/之徳半于君也故判縣士以特立為義故特縣此隆
 殺之辨也凢縣鐘磬半為堵全為肆者堵如宫墻之/一者言合是以為宫也肆如牲體之全陳言全而後
[021-3b]
 可肆也乃若其數則鄭氏所謂鐘磬二八在一虡謂/之堵鐘一堵磬一堵謂之肆其數之多寡盖如此
大師掌六律六同以合隂陽之聲陽聲黄鍾大蔟姑洗
㽔賔夷則無射隂聲大吕應鍾南吕函鍾小吕夾鍾皆
文之以五聲宫商角徵羽皆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絲
木匏竹
 古之神瞽考中聲而量之以制紀之以三平之以六/而成于十二此律吕所由作也以其述氣則謂之律
 以其如人之吕則謂之吕以其同于陽則謂之同六/律陽聲也六同隂聲也獨陽不生獨隂不成一隂一
 陽然後為道故隂陽之聲不可以不合易數天數五聲/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然則以律同合隂陽之
[021-4a]
 其亦如五行之相合與自形而下則陽尊而隂卑故/言律則先同自形而上則隂先而陽後故言陽則先
 隂陽聲左旋故自黄鍾順而序之至于無射所以進/之也隂聲右轉故自大吕逆而序之至于夾鍾所以
 退之也律起于黄鍾終于仲吕其長短有度其多寡/有數其輕重有權其廣狭有量而萬法之原理㑹于
 是幽以逹天地四時之理深有以通神示祖考之情/施于教治足以齊風俗用之戰伐足以審勝負而記
 吉凶律之為用豈不大哉盖律用十二所以象天位/八八為位所以象八風五下六上所以象隂陽之中
 數上益下損所以象隂陽之消長其上左所以象日/月之必東損益必三所以體道之所成其相生所以
 象父子其相所以象兄弟其相合所以象夫婦聖/人所以命其名者皆有至意存焉要在考之而已盖
 肅肅出乎天赫赫𤼵乎地子之氣方潜于黄鍾而復/焉黄言隂色之美鍾言陽氣之聚故命之以黄鍾入
[021-4b]
 乎坎者必出乎震否于否者必大于泰寅之氣方接/乎震泰而泰出滯焉故命之以大蔟物至辰則潔齊
 其潔齊也非實體也且然而已故謂之姑洗陽至午/則尚衰其尚衰也隂已為主則賔之而已故謂之㽔
 賔隂至申而夷物刻制而有成則故謂之夷則隂至/戍而盛陽至戍而不厭故謂之無射然陽盡變以造
 始故每律異名隂體常以效法故止于三鍾吕而已/鍾者物所聚也吕者物之正也夘之氣夾于陽中而
 隂尚聚矣故謂之夾鍾未之氣闕可以吕陽陽謂之/應鍾氣至于已則隂將萌矣萌則 大而
 隂小故謂之小吕以其宣陽之中氣以𤼵㪚萬物而/使之相見故又謂之中吕酉之氣所以收歛南方𤼵
 散之功而成之故謂之南吕丑之氣所以冠六同而/首之故謂之大吕六律順而序之以生之序進之也
 六同逆而序之以成之序退之也以生之序進之則/子之氣猶未離乎隂也故謂之黄鍾以成之序退之
[021-5a]
 則丑之功固已大矣故謂之大吕夾鍾亦謂之圜鍾/以春主規言之也函鍾亦謂之林鍾以夏物衆多而
 言之也南吕亦謂之南事則以隂成陽之事而言之/也然六律乂謂之六始以其始于隂之隂故也六吕
 又謂之六同六間盖吕言其體也間言其位也同言/其情也縂而言之皆所以述隂陽之氣而已故皆謂
 之十二律也太𤣥曰聲生于日律生于辰聲非十二/律不能𤼵律非五聲不能節五聲非變不能盡故一
 律之中莫不具五聲五聲之中有所謂五變五聲之/本生于黄鍾黄鍾為宫其宫九寸長則其數八十一
 三分宫而去一下生徴其數五十四三分徴益一而十/上生商其數七十二三分商去一而下生羽其數四
 八三分羽益一而上生角其數六十四多者濁少者/大清者細大不踰宫細不踰羽徴之聲又清于角角
 之聲又清于商其配則土火木金水也其象則君臣/民事物也盖土位于中央有以宅物故為宫而為君
[021-5b]
 金行于南北之間而有以通物故為商而為臣木林/之用有以觸物而制之故為角而為民火性無常召
 之則至故為徴而為事水之翕張因時而已故為羽/而為物有物然後能生民有民然後有事有事然後
 立君有君然後有臣有臣然後生物物勝事事勝臣/臣勝民民勝君此五行相生相勝自然之理也昔管
 仲論聽音之法而以負豕之駭者喻徴以馬之鳴野/者喻羽以羊之離羣者喻商以雉之鳴木者喻角以
 牛之鳴窌喻宫若夷吾者善能知聲矣然散五聲而/出之則各有所宜合五聲而總之則莫不互偹方其
 各有所宜雖一身之理不能一之故肝聲角心聲徴/脾聲宫肺聲商腎聲羽素問所謂五臓相音可以意
 識者是也方其莫不互備雖一身之中而五聲皆存/故黄鍾主宫而或為徴角商羽大蔟主商而或為宫
 徴羽角古人所謂五聲之變不可勝窮者是也五聲/必相雜然後成文故曰文之以五聲宫商角徴羽律
[021-6a]
 同所以考五聲五聲所以成八音故言五聲而次之/以八音八音八風之莭也五聲属乎五行八音属乎
 八卦金鐘鎛也属乎兊兊正秋也石磬也属乎乾乾/為天故也土塤也属乎坤坤為地故也革鼓鼗也属
 乎坎陽生于坎而將革隂故也絲琴瑟也属乎離蠶/與木同氣而資乎大火故也木柷敔也属乎巽巽為
 木故也匏笙簧也属乎艮艮為果蓏故也竹簫管也/属乎震震為蒼筤竹故也金石以動之絲竹以行之
 草木以節之匏以宣之瓦以贊之八音必宣布然後/其聲𤼵器故曰皆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絲竹匏木
 五聲八音雜比而後樂作焉然要其聲音之所自出/皆本于十二律而十二律又無非黄鍾之所生也揚
 子曰黄鍾以生之中/正以平之殆謂是也
教六詩曰風曰賦曰比曰興曰雅曰頌以六徳為之本
[021-6b]
以六律為之音興虚/應反
 一國之事繋一人之本謂之風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風謂之雅美盛徳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謂
 之頌風出于徳性雅出于法度頌出于功業三者詩/之體也有述其事而陳之謂之賦以其所類而况之
 謂之比以其所感發而比之謂之興三者詩之用也/或曰六詩或曰六義即其章而言之則曰六詩即其
 理而言之則曰六義大師教之以樂章故曰六詩六/徳所謂中和祗庸孝友也中以本道之體其義達而
 為和其敬逹而為祗能和能祗則庸徳成焉庸以本/道之用充其愛以為孝充其順以為友者六徳之所
 成終始也君子之學詩豈徒誦其空言哉要之本于/徳而已盖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
 移風俗一本于詩則誦詩三百不明其義雖多亦奚/以為盖六徳本于性情所以主于中六律稽諸度數
[021-7a]
 所以正于外以六徳為之本故雖變猶止乎禮義以/六律為之音則書所謂聲依永律和聲也言以六徳
 為之本則知所謂音者末也言以六律為之音則知/所謂本者性情也教六詩雖以六徳為之本然非播
 之于音則聲無所𤼵非和之以律則其音無所正/先王教人終始于樂欲其両得不𠋣一偏故也
大祭祀帥瞽登歌令奏撃拊下管播樂令奏鼓朄大
饗亦如之大射帥瞽而歌射節大師執同律以聴軍聲
而詔吉凶大喪帥瞽而廞作匶諡凡國之瞽矇正焉拊/音
 撫朄/音𦙍
 先王作樂所以象成堂上之樂象神人之治堂下之/樂象萬物之治登歌升歌清廟撃拊書曰擊石拊石
[021-7b]
 此堂上之樂也故曰登歌令奏撃拊下管播樂器則/笙簫之属朄小鼔也詩曰應朄縣鼓鼔之以引樂
 此堂下之樂也故曰下管播樂器奏鼔朄道以無所/因而自然為之故升歌于堂上所以貴之也以有所
 待而使然為下故管播于堂下所以卑之也夔曰於/予撃石拊石百獸率舞堂上之樂而曰百獸率舞者
 此言舜功徳之敏樂之形容有所不逮也方象神人/之治而百獸已率舞矣大饗亦如之所以敬諸侯亦
 如祭祀之禮也大射則擇士而助祭王以騶虞為節/諸侯以貍首為節大夫以采蘋為節士以采蘩為節
 大師則帥瞽而歌之也大師執同律以聴軍聲而詔/吉凶則預使知之有所戒也盖一體之盈虚通于天
 地應于物類故聴之以同律而必得其詳焉易曰師/出以律否臧凶殆謂是與然則次律而合音商則𢧐
 勝軍士强角則軍擾多變失士心宫則軍和士卒同心/徴則將急數怒軍士勞羽則兵弱少威明亦各縁五行
[021-8a]
 之類而求之也師曠曰吾驟歌北風又歌南風南風/不競多死聲楚必無功古之人所以望敵而知吉凶
 先事而知勝負者用此術也然王者之師以仁伐不/仁以義伐不義以救無辜以誅有罪有所不出出無
 不勝而猶聴軍聲而詔吉凶者盖兵凶器𢧐危事聖/人不敢輕也死則陳儀物于庭序以興觀者欽則謂
 之廞以考列其徳行而誄之以言則謂之諡于大喪/之廞則帥瞽而作匶諡以瞽掌樂王徳成于樂諡則
 成徳之名凡國之瞽矇正焉/以瞽矇皆属于大師故也
小師掌教鼓鼗柷敔塤簫管弦歌大祭祀登歌撃拊下
管撃應鼓徹歌大饗亦如之大喪與廞凡小祭祀小樂
事鼓掌六樂聲音之節與其和塤虡袁反/與音預
[021-8b]
 鼔大鼓也所以作樂鼗小鼔也所以導樂柷以合樂/深尺有八寸方二尺有四寸尺有八寸二九之數也
 二尺四寸三八之數也樂由陽來三勝二九勝八此/樂之所以作也故合樂則以敔敔以止樂其背則有
 二十七鉏鋙三九之數其櫟則長一尺隂十之數也/樂以隂止陽三九而隂十勝之此樂之所以止也故
 止樂則以敔塤燒土為之内虚鋭上火也平底六孔/水也隂陽之和聲也簫編竹為之其長尺有四寸二
 七之數也大者二十四管三八之數也小者十六管/二八之數也其形則象鳯翼其聲則象鳯鳴長二
 尺有四寸三八木之數也其孔有六水數也管如/而小併而吹之也弦琴瑟也琴瑟皆入乎器而覺乎
 道琴長三尺六寸有六分以象周天三百六十六度/也其廣六寸以象六合其弦有七以象七星也瑟
 長八尺有一寸九九之數也其廣一尺有八寸二九/之數也二十七絃三九之數也雖琴之類而絃多于
[021-9a]
 琴故其字從八以言絲之分也其音不若琴聲之為/大故其字從戈以言音之細也歌人聲也言之不足
 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此九者小師掌之/以教瞽矇也鼗塤管簫堂下之樂也絃歌堂上之樂
 也柷敔上下各有之以樂不可無作止之節故也書/曰戞撃鳴球搏拊琴瑟以詠祖考來格戞擊柷敔也
 此用之于堂上也又曰下管鼗鼓合止柷敔此用之/于堂下也大師言大祭祀帥瞽登歌令奏撃拊則登
 歌者瞽矇也擊拊者小師也大師則令奏之而已下/管撃應鼓應鼔應鼙也大射云應鼙在其東則應鼙
 為朄鼓之和朄鼔為應鼙之引必有應應必有朄/互相備也大師大喪帥瞽而廞作匶諡小師相之而
 已徹歌則有司徹而歌雍也大師大祭祀令奏鼓/故小師小祭祀鼓朄掌六樂聲音之節與其和則六
 樂之作也其先後曲直則有節而小大清濁相應而/不相陵則和矣國語曰聲應相保曰和又曰大昭小
[021-9b]
 鳴和之道也又曰細抑大陵非和也則/小師掌六樂聲音之和音盖亦如此
瞽矇掌播鼗柷敔塤簫管弦歌諷誦詩世奠繋鼓琴瑟
掌九徳六詩之歌以役大師奠音定繫/户計反
 先王作樂必用瞽者以其聴之審因其材而任焉雖/疾不廢也矇非無目有䝉之者瞽下其目以聴為上
 矇左其目以聴為右惟壹于聴故皆可使作樂焉國/語曰瞽矇修聲此也掌播鼗柷敔塤簫管絃歌諷盖
 小師教之而瞽矇播之也播者𤼵揚而見于聲音也/諷謂諷諌之詞瞽矇既掌歌又掌諷諌也世奠繫當
 從古書為世帝係誦詩世帝係者瞽矇掌誦詩及世/帝係詩六詩也世帝係古書有謂之帝係者國語曰
 教之世為之昭明徳而廢幽昏則世帝盖古帝王之/書名也誦詩則以知民風之厚薄誦世帝係則以知
[021-10a]
 前世之興衰小史奠係世則定其係世而已非誦之/也鼓琴瑟者誦詩與世帝係也則鼓琴瑟以合而和
 之也九徳之歌六府三事也六詩之歌賦比興風雅/頌也既歌九徳六詩之歌書曰九功惟叙九叙惟歌
 則以九功之徳皆可歌大師教六詩六律為之首則/瞽矇特歌以人聲非以律也以役大師瞽矇之職取
 正于大/師故也
眡瞭掌凡樂事播鼗擊頌磬笙磬掌大師之縣凡樂
事相瞽大喪廞樂大旅亦如之賔射皆奏其鐘鼓鼜
愷獻亦如之相息亮反/鼜音戚
 眡之明謂之瞭瞽矇無所見焉故設三百人以扶工/謂之眡瞭而因使掌樂故曰掌凡樂事瞽矇掌播鼗
[021-10b]
 而眡瞭亦播鼗者鼗以導樂所用者衆故也然二者/皆受教于小師故小師曰掌教鼗鼓磬在東方曰笙
 東生長之方故也磬在西方曰頌西成功之方故也/掌大師之縣者為大師縣樂器也凡樂事相瞽者瞽
 無相倀倀然其何之哉眡瞭之設正謂是也大喪廞/樂器則陳樂器于庭序也大旅有大故而祭亦陳樂
 器而不作故亦如之賔射王與諸侯射奏鐘鼓以/為之節也鼜及愷獻亦眡瞭奏鐘鼓故亦如之
典同掌六律六同之和以辨天地四方隂陽之聲以為
凡聲髙聲䃂正聲緩下聲肆陂聲散險聲斂達聲
贏㣲聲韽回聲侈聲筰弇聲鬱薄聲甄厚聲石凡為
以十有二律為之數度以十有二聲為之齊量凡
[021-11a]
和樂亦如之䃂胡本反陂彼義反韽於瞻反又音闇/筰側百反弇音掩甄音震齊才計反
 六律六同雜比而和之則小大清濁皆得其和矣取/其中聲焉以為樂器則天地四方隂陽之聲不可以
 不辨也天地四方各有隂陽之聲是為十二聲能辨/十二聲則雜比而和者皆知其所自焉則凡樂器其
 度之長短其數之多寡其齊之所制其量之所容者/可以由此而揆度之矣凡聲生于形形異則聲異髙
 則鳬氏所謂鐘小而長也小而長則其形髙其聲上/蔵衮然如裏則其𤼵也舒故曰髙聲䃂下則鳬氏所
 謂鐘大而短也大而短則其形下其聲𤼵散疾而短/聞故曰下聲肆正則上下直其形不髙不下而適于
 正則其聲緩而不速故曰正聲緩陂謂鐘形偏侈也/則其聲散而不歛故曰陂聲散險謂鐘聲偏弇也則
 其聲歛而不散故曰險聲歛達謂鐘形㣲大也則其/聲贏而有餘故曰達聲贏㣲謂鐘形㣲小也則其聲
[021-11b]
 韽小而不成故曰㣲聲韽囬謂鐘形微圜也則其聲/滛衍而無鴻殺故曰囬聲侈謂鐘形過大也則其
 聲迫筰而出疾故曰侈聲筰弇謂中央寛而口狭則/其聲鬱而不𤼵故曰弇聲鬱薄謂鐘形適薄也則其
 聲動摇而甄掉故曰薄聲甄厚謂鐘形過厚也則其/聲如石而不振故曰厚聲石夫天陽也地隂也東南
 方陽也西北方隂也然隂陽之中復有隂陽焉故髙/聲䃂天之陽也正聲緩天之隂也下聲肆地之隂也
 陂聲散地之陽也險聲歛東方之隂也達聲贏東方/之陽也㣲聲韽西方之隂也囬聲衍西方之陽也侈
 聲筰南方之陽也弇聲鬱南方之隂也薄聲甄北方/之隂也厚聲石北方之陽也凡為樂器皆以此十有
 二聲為之齊量而取中聲焉故其聲之病者得以審/而去之凡播于樂器者無非和聲矣數者一二三四
 之所起也度者分寸尺丈之所總也餘見新傳數度/取之十有二律齊量取之十有二聲此樂器之形聲
[021-12a]
 所以無過不及而皆得其中和焉非特為樂器如此/凡和樂器亦以是焉故曰凡和樂亦如之然則大師
 掌六律六同以合隂陽之聲而已而典同掌六律六/同之和以辨天地四方隂陽之聲者盖樂之妙固蔵
 于無形之夷而視之不可見也寂于無聲之希而聴/之不可聞也古之人散夷之樸以為六律六同之器
 闡希之妙以為六隂六陽之聲其長短則有度其多/寡則有數其輕重則有齊其廣狭則有量而樂之原
 畢㑹于此典同則掌其聲以作樂而欲其數度齊量/之不亂也故詳有及于天地四方之位大師則用其
 聲以施于樂故合十有二聲欲其髙下清濁之克諧/其合之也則両之以隂陽而已此其言之詳畧所以
 不同/與
磬師掌教擊磬擊編鐘教縵樂燕樂之鐘磬凡祭祀奏
[021-12b]
縵樂縵莫/半反
 教擊磬擊編鐘皆教眡瞭也言擊磬則凡磬皆擊之/言擊編鐘則特縣之鐘而已盖鐘有編有不編者編
 鍾與磬同故使磬師教擊之鐘之不編則鐘師所自/撃也記曰不學操縵不能安弦然則縵者雜聲之和
 樂也比朝祭為慢故謂之縵樂祭祀奏縵樂則備樂/故也燕樂謂房中之樂闗睢鵲巢也以其事本于婦
 人以風喻君子乃燕閒之事故曰燕樂縵/樂燕樂皆奏鐘磬為節磬師則教之而已
鐘師掌金奏凡樂事以鐘鼔奏九夏王夏肆夏昭夏納
夏章夏齊夏族夏祴夏驁夏凡祭祀饗食奏燕樂凡射
王奏騶虞諸侯奏貍首卿大夫奏采蘋士奏采蘩掌鼙
[021-13a]
鼓縵樂齊側皆反祴古/哀反驁五羔反
 鼓人曰以晋鼔鼓金奏則此所謂金奏盖擊金以為/奏樂之節也名官曰鐘師則其樂雖用鼓而以金為
 主凡樂事以鐘鼔奏九夏鐘師擊鐘而兼言鼓者鐘/鼓相為用也夏之為言大也文明也樂歌之大而文
 明者有九王夏則所謂王出入則奏王夏是也肆夏/則尸出入奏肆夏是也昭夏則牲出入奏昭夏是也
 納夏章夏齊夏族夏于文無所見而杜子春云四方/賔來乃奏納夏臣有功奏章夏夫人祭奏齊夏族人
 侍奏族夏理或然也祴或作陔通用也鄉飲酒鄉射/燕射大射賔醉將出皆云奏陔則陔者陔切之使不
 失禮也曰祴亦有戒意大射禮公入奏驁夏則諸侯/射于四郊自外而入所奏也比九夏惟王夏王得奏
 之自肆夏以下雖諸侯亦得用故燕禮奏肆夏若大/夫之奏肆夏則僣禮也故郊特牲云大夫之奏肆夏
[021-13b]
 由趙文子始所以譏之也凡祭祀享食奏燕樂以鐘/鼓奏之也大師大射帥瞽而歌射節鐘師又云奏騶
 虞貍首采蘋采蘩盖奏者鐘鼔也歌者人聲也或歌或/奏則其節成矣主射節者樂師也故鐘師不言節掌
 鼙鼓縵樂者此官主擊鼙於磬師/奏縵樂則鐘師擊鼙以和乏也
笙師掌教龡竽笙塤籥簫篪管舂牘應雅以教祴樂
凡祭祀饗射共其鐘笙之樂燕樂亦如之大喪廞其樂
及葬奉而藏之大旅則陳之龡昌垂反竽音/于牘大録反
 掌教吹竽笙塤籥簫篪管舂牘應雅而獨以笙師名/官者盖東方之樂有始事之意故以名官也竽三十
 六簧水數也長四尺二寸水火合數也火應而水徃/為竽笙匏為之包竹總而直象物生也籥三孔主中
[021-14a]
 聲而上下之也篪下有七孔上有一孔曰翹是為不/齊矣㫪牘以竹大五六寸長七尺為之其端有両孔
 髤畫以両手築地㫪取聲焉應長六尺五寸其中有皆/椎雅狀如漆筩長五尺六寸以羊韋鞔之自竽至管
 以氣吹之故曰吹㫪牘應雅皆築地以為樂節故曰/㫪也小師掌教塤簫管而笙師又教吹塤簫管則小
 師之教或教以樂節而未必教之吹教吹則事又詳/于小師矣竽也笙也塤也籥也篪也篴也管也皆樂
 之所用而㫪牘應雅三者特用于教誡樂以為行節/而已盖賔醉而出奏祴夏故此三者皆㫪以築地使
 賔行不失禮也鐘笙之樂/鄭氏謂鐘聲相應之笙也
鎛師掌金奏之鼓凡祭祀鼓其金奏之樂饗食賔射亦
如之軍大獻則鼓其愷樂凡軍之夜三鼜皆鼓之守鼜
[021-14b]
亦如之大喪廞其樂奉而藏之
 鎛小鐘也國語曰細鈞有鐘無鎛昭其大也大鈞有/鎛無鐘鳴其細也鎛師掌金奏之鼓謂之鎛師者舉
 小以見大故也與典律同謂之典同守廟祧謂之守/祧同意鼓人云以晋鼔鼓金奏掌金奏之鼔則以鼔
 晋鼓為事也軍大獻鼓其愷樂則亦以晋鼓鼓之與/鼔愷樂掌于鎛師者鎛師掌金奏之鼔其所掌樂以
 金為主軍以鼔進以金止既勝矣欲戢兵之意所以/為夜戒也夜戒之鼔有三故曰三鼜司馬法云昏鼓
 四通為大鼜夜半三通為晨戒旦明五通為𤼵昫所/謂三鼜皆鼓之者此也守鼜則備守鼓也夜亦三鼔
 之故曰/亦如之
韎師掌教韎樂祭祀則帥其屬而舞之大饗亦如之
[021-15a]
 韎師旄人鞮鞻氏皆掌夷樂而命名不同者韎言其/所服旄言其所執鞻言其所履明堂位曰韎東夷之
 樂韎赤也作其樂舞因使服其服從其宜也帥其/属而舞之則韎師之属舞者十六人也祭祀饗燕用
 夷樂焉則中天下而立定四海之民服而役之得其/懽心使鼔舞焉以承祭祀其饗燕君子之所樂也
旄人掌教舞散樂舞夷樂凡四方之以舞仕者屬焉凡
祭祀賓客舞其燕樂
 記曰比音而樂之及干戚羽旄謂之樂樂師教之舞/而有旄舞然則旄乃氂牛之尾舞者所執以舞也四
 夷之民有執旄以舞者先王因立官以教焉故有旄/人之職其官以下士四人為之其舞者則至于衆寡
 無數矣㪚樂野人之為樂者旄人則掌教之舞師凡/野舞則皆教之則此所謂㪚樂也夷樂四夷之樂鞮
[021-15b]
 鞻氏掌四夷之樂與其聲/歌旄人教夷樂之舞而已
籥師掌教國子舞羽龡籥祭祀則鼓羽籥之舞賓客饗
食則亦如之大喪廞其樂奉而藏之
 籥以竹為之故字從竹籥二孔主鐘聲而上下之律/吕于是乎生故從三口律度量衡所出册所書集于
 此籥所不能述册亦不能記也故從今從册音黄帝/命伶倫取竹之竅厚約者㫁両節之間而吹之以為
 黄鍾之宫制十二筩黄鍾之宫自此而生則籥為律/吕之本也量所謂籥不過一籥之實而已故字通用
 龠籥師主教國子舞羽吹籥故以籥師名官羽舞文/舞也詩曰左手執籥右手秉翟翟則羽也籥主聲聲
 静而可聞宜濟之以動則無隐伏而𤼵翟主容容動/而可見宜濟之以静則無陵暴而過節左者動作之
[021-16a]
 地故執籥以左右者伏静之地故秉翟以右然文王/世子春夏學干戈秋冬學羽籥者何也盖武奮疾而
 動春夏王而主動文優游而静秋冬隂而主静亦各/從其類也國子學以從政宜以文為先故籥師教以
 舞羽吹籥為主祭祀則鼓羽籥之舞者舞者蹈厲有/節不可舛其教國子舞羽吹籥又鼓之以為之節焉
 故也餘/見𫝊
籥章掌土鼓豳籥中春晝擊土鼓龡豳詩以逆暑中秋
夜迎寒亦如之凡國祈年於田祖龡豳雅擊土鼓以樂
田畯國祭蜡則龡豳頌擊土鼓以息老物豳彼貧反中/音仲樂音洛
 教國子吹籥故名官以籥師吹籥以為詩章故名官/以籥章所謂吹豳詩吹豳雅吹豳頌是皆吹籥以為
[021-16b]
 詩章也餘見新經夫寒徃則暑來暑徃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成嵗乃隂陽之進退時行之消息雖天有所
 不能違而人事何與焉而先王有逆暑迎寒之禮者/盖隂陽有不由其道則不能無愆伏之變而財成輔
 相之事實有俟于聖人也盖聖人先天而天不違後/天而奉天時則其所以財成輔相之者固有道矣天
 之大道在隂陽聖人因隂陽以統天地則在人之事/庸詎知其非天耶然陽來而為復其徃也為知險則
 氣至而為主隂出而為姤其蔵也為知阻則氣至而/為客于暑言逆主之也于寒言迎客之也故逆之字
 從屰為之主者自外至非其主者内出而逆之也故/臣為主逆女謂之逆春秋公自逆女亦謂之逆凡言
 逆皆尊之也迎之字從卬卬者我也我者主也以我/為主自内出而遘之其𫝑順也故迎客謂之迎迎婦
 謂之迎凡言迎皆卑之也豳詩七月也盖以其詩所/言如授衣鑿氷之属皆言寒暑以戒事故也祈年者
[021-17a]
 祈豐年也觀詩之噫嘻春夏祈榖于上帝而豐年秋/冬之報則豐年雖本于天時而所以順而祈之者亦
 成乎人事也田祖禮記所謂先嗇田畯禮記所謂司/嗇先嗇神農也以其始教天下耕稼故祈之司嗇則
 以其生有功于田畮本始民事施于有政者故吹豳/雅擊土鼓以樂之老物則老子所謂物壮則老也若
 物于嵗功之成復本反始故吹豳頌擊土鼓以息之/夫說乎兊勞乎坎者天勞之也嵗十二月為蜡以息
 之者人勞之也然則萬物之作息雖本于天時而亦/成乎人事矣豳雅豳頌謂之雅頌則非七月之詩也
 先儒以七月之詩分風雅頌之三體是一詩而三用/之矣非也然逆暑迎寒先言擊土鼔而祈年祭蜡則
 先言吹雅頌者盖逆暑迎寒者召其氣之和也聲和/則氣和故先言擊土鼔以聲為主也祈則以言通其
 意蜡則美其成功故先/言雅頌以詞為主也
[021-17b]
鞮鞻氏掌四夷之樂與其聲歌祭祀則龡而歌之燕亦
如之
 鞮鞻者四夷樂人所履之履也革而適我所履者為/是焉故名官以鞮鞻氏四夷之樂則以其樂舞而言
 之也聲歌則以其所吹倡歌而言之也祭祀于燕則/吹其聲而倡其歌以明得其懽心而鼓舞詠歌向風
 承化以服吾中國之役也如是則際天所覆莫不承/服薄海内外莫不臣妾蠻夷猾夏非所患矣明堂位
 曰韎東夷之樂也任南蠻之樂也納夷蠻之樂于大/廟言廣魯于天下也以一侯國之㣲尚且納夷蠻之
 樂以自廣焉又况/有天下之大者乎
 周禮詳解卷二十一



潛山集 須溪集 葦航漫游稿 蘭臯集 雲泉詩 嘉禾百咏 柳塘外集 碧梧玩芳集 四明文獻集 閬風集 北遊集 秋堂集 蛟峯文集 牟氏陵陽集 梅巖文集 四如集 霽山文集 勿軒集 古梅遺稿 佩韋齋集 西湖百詠 則堂集 富山遺稿 眞山民集 百正集 月洞吟 伯牙琴 存雅堂遺稿 吾汶藁 在軒集 紫巖詩選 九華詩集 自堂存藁 仁山文集 心泉學詩稿 拙軒集 滏水集 滹南集 莊靖集 遺山集 湛然居士集 藏春集 淮陽集 陵川集 歸田類稿 稼村類藁 桐江續集 野趣有聲畫 月屋漫稿 剡源文集 剩語 養蒙文集 牆東類稿 水雲村槀 巴西集 屏巖小稿 玉斗山人集 谷響集 竹素山房詩集 紫山大全集 松鄉集 松雪齋集 吳文正集 金淵集 山村遺集 湛淵集 牧潛集 小亨集 還山遺稿 魯齋遺書 青崖集 養吾齋集 存悔齋稿 雙溪醉隱集 東庵集 畏齋集 默庵集 雲峯集 秋澗集 牧庵集 雪樓集 曹文貞公詩集 芳谷集 陳剛中詩集 秋巖詩集 玉井樵唱 蘭軒集 清容居士集 此山詩集 霞外詩集 申齋集 蒲室集 弁山小隱吟錄 續軒渠集 定宇集 艮齋詩集 知非堂稿 梅花字字香 中庵集 靜春堂詩集 惟實集 勤齋集 石田文集 榘菴集 道園學古錄 道園遺稿 楊仲弘集 范德機詩集 文安集 翠寒集 檜亭集 伊濱集 淵穎集 文獻集 圭齋文集 待制集 所安遺集 閑居叢稿 至正集 圭塘小藁 御纂春秋直解 左傳杜解補正 春秋稗疏 春秋四傳糾正 春秋平義 讀左日鈔 左傳事緯 春秋毛氏傳 春秋簡書刊誤 春秋屬辭比事記 春秋地名考略 春秋管窺 左傳折諸 公羊折諸 穀梁折諸 春秋闕如編 春秋宗朱辨義 春秋通論 春秋世族譜 春秋長曆 惠氏春秋說 春秋大事表 第一冊 春秋大事表 第二冊 春秋識小錄 惠氏春秋左傳補註 春秋左傳小疏 春秋地理考實 三正考 春秋究遺 春秋隨筆 春秋繁露 古文孝經孔氏傳 孝經注疏 孝經指解 孝經刊誤 孝經大義 孝經定本 孝經述註 孝經集傳 御定孝經注 御纂孝經集註 孝經問 駁五經異義 鄭志 經典釋文 七經小傳 程氏經說 六經圖 六經正誤 九經三傳沿革例 融堂四書管見 四如講稿 六經奧論 明本排字九經直音 經說 十一經問對 五經蠡測 簡端錄 五經稽疑 經典稽疑 欽定翻譯五經四書第一冊 欽定翻譯五經四書第二冊 欽定翻譯五經四書第三冊 欽定翻譯五經四書第四冊 欽定翻譯五經四書第五冊 七經孟子考文補遺 九經誤字 經問 經問補 十三經義疑 九經古義 經稗 十三經注疏正字 朱子五經語類 群經補義 經咫 九經辨字瀆蒙 古經解鉤沉 古微書 孟子注疏 論語集解義疏 論語注疏 論語筆解 孟子音義 論語拾遺 孟子解 論語全解 孟子傳 尊孟辨 四書章句集註 四書或問 論孟精義 中庸輯略 石鼓論語答問 論語意原 癸巳論語解 癸巳孟子說 蒙齋中庸講義 四書集編 孟子集疏 論語集說 大學疏義 中庸指歸.中庸分章.大學發微.大學本 四書纂疏 此木軒四書說 論孟集注攷證 四書集義精要 四書辨疑 讀四書叢說 四書通 此木軒四書說 四書通證 四書疑節 四書經疑貫通 四書纂箋 四書通旨 四書管窺 大學中庸集說啟蒙 四書大全 四書蒙引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