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周禮詳解 > 周禮詳解 卷十四


[014-1a]
欽定四庫全書
 周禮詳解卷十四
            宋 王昭禹 
司市掌市之治教政刑量度禁令治直/吏反
 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使之懋遷有無阜通貨賄/者莫大於市然利之所在民所競趨茍無官以司之
 則智詐愚勇陵弱攘奪誕慢决性命之情以争無所/不至矣先王由是設官以司之而每肆則一長二肆
 則一胥五肆則一司稽十肆一司虣二十肆一胥師/一賈師歛之以㕓人成之以質人而司市則為之長
 焉所以統衆職也其於市以伺而察之為義故以司/市名官掌市之治教政刑量度禁令則所以防争端
[014-1b]
 也治以理之教以化之政以正之刑以制之以量多/寡則有量量者升㪷區斛之總名也以度長短則有
 度度者分寸丈尺之總名也止使勿為則有禁勅使/為之則有令治教者本也政刑者末也量度者所以
 輔治教之器也禁令者所以輔政刑之具也八者既/立防制曲備雖有智者不敢逞其姦雖有勇者不敢
 肆其暴五尺之童適/市亦莫之或欺矣
以次叙分地而經市
 次其官之次所謂思次介次是也叙其地之叙所謂/各於其地之叙是也次則官所正而有小大之别叙
 則物所聚而有行列之異次叙各有地而不可以不/分分者别而制之也地各有所屬而不可以不經經
 者為之界而使有常也如是/則多寡定而侵争之患息矣
[014-2a]
以陳肆辨物而平市
 肆其物之肆肆長各掌其肆之政令是也肆者物所/聚則當陳之使買者易見故曰陳肆物異肆當辨而
 不使雜故曰辨物陳肆辨物則貨賄各以類聚而無/混淆之患此市所以平也内宰佐后立市先設其次
 置其叙正其肆而后陳其貨賄故司市亦先之以/次叙分地而經市次之以陳肆辨物而平市也
以政令禁物靡而均市
 物之侈靡則易售而無用無以禁之則民將貴異物/而賤用物故以政令禁之以政禁之則見於事以令
 禁之則存乎言違乎政令則刑之所取也故物無異/尚人無異好則事適於勻而無輕重不平之患此市
 之所以均也所謂靡者/使微亦存乎政令矣
[014-2b]
以商賈阜貨而行布賈音/古
 行曰商坐曰賈商遷有以資無者也賈覆藏以待價/者也阜貨者阜之而後通也貨資商賈而後阜布資
 貨物而後行蓋布者所以權百物而通之貨茍/不阜則布無所通故必以商賈阜貨而行之
以量度成價而徴儥儥音/育
 多寡不分長短不辨則物價之髙下未定安可以召/鬻而遽與之交易乎故以度量成而徴之蓋升斗區
 斛之屬所以量多寡者也分寸丈尺之屬所以度長/短者也多寡長短既以度量而平之則物價之髙下
 既定然後可以召儥儥賣/也必召賣之乃或買焉
以質劑結信而止訟劑子/隨反
[014-3a]
 質人凡賣儥者質劑焉大市以質小市以劑質則證/之以人劑則為之要書蓋利之所在争心存焉無劑
 以結其信則奸者或得以肆其欺而訟/之所由起也故曰質劑結信而止訟焉
以賈民禁偽而除詐賈音/古
 賈民胥師之屬也胥師二十肆則一人各掌其次之/政令察其詐偽飾行儥慝者偽謂其物之偽詐謂人
 之詐偽則儥慝詐則飾行賈民能知物價而辨其虛/實故使之禁偽而除詐偽者禁而止之則無敢儥慝
 矣詐者除而去之/則無或飾行矣
以刑罰禁虣而去盜虣薄/報反
 以強害人者謂之虣非其有而取之者謂之盜利之/所在強梁者或至虣貪汙者或不能無盜不懲之以
[014-3b]
 威則不能禁而去之故大則以刑小則以罰如是則/強梁者不敢肆其力而虣去矣貪汙者不敢肆其貪
 而盜去矣且市刑小刑憲罰中刑狥罰大刑/扑罰其附於刑者歸於士此刑罰之辨也
以泉府同貨而歛賖賖傷/蛇反
 自分地而經市以至禁虣而去盜則所以治市之法/具矣夫然市之不售與貨之滯於民用者而公不為
 之買方貨之不足而公不為之貸則盈虚無以相補/有無不能相資兼并豪强於是得以乘其弊而困民
 矣乘其弊而不售賤而買之則民將有不償本之事/乘其物不足貴而儥之則彼或取之以十倍之利如
 是則開闔歛散之權將屬於豪商大賈之家非仁政/之均也先王由是以泉府同貨而歛賖凡市之不售
 貨之滯於民用者則以其價買之此所以歛之也物/楬而書之以待不時而買者各從其抵而予之此所
[014-4a]
 以賖之也方貨之不售公以其價從而歛之則民無/賤賣之患矣及貸之不時又從而賖予之則民無貴
 儥之患矣如是則開闔歛散出於一人而虛實有無/通乎上下豈非與民同其貨乎惟與民同貨乃所以
 為之歛賖則歛賖者同貨之事也先王所以紓民阨/阜邦財使兼并豪强者不得作市之大政於是乎在
 矣/
大市日昃而市百族為主朝市朝時而市商賈為主夕
市夕時而市販夫販婦為主昃音側本又作昃/賈音古販方萬反
 百族商賈販夫販婦言其市之人朝夕日中言其市/之時市之人不同以商賈為主市之時不同以日中
 為主蓋自震而出以至於離皆萬物相見之時故自/朝至於日中為商賈交易之市百族乃百官族姓非
[014-4b]
 専市利則宜避商賈故大市日昃而市百族為主販/夫販婦朝資夕賣不食於日力其販也以日之餘力
 故夕市夕時而市販夫販婦為主先言百族貴於商賈/故也周有三市而繫辭止言日中為市者亦以所主
 言之/耳
凡市入則胥執鞭度守門市之羣吏平肆展成奠賈上
旌于思次以令市市師涖焉而聽大治大訟胥師賈師
涖于介次而聽小治小訟奠音定上/時掌反
 凡市入謂三時之市入也胥守門察詐偽也必執鞭/度則鞭所以威之有度則所以齊之此言執鞭度守
 門而胥言執鞭度而巡其前者蓋方入則守門已入/則巡其前雖不同而執鞭度則一矣平肆者平其地
[014-5a]
 之多寡使母侵争也展成者視其物之成也如用器/中度布帛精粗中數木中伐禽獸魚鼈中殺此所謂
 成也奠賈則定物價之髙下多寡也展其成奠其價/然後令市則不成之物無所容焉童子適而莫之或
 欺矣上旌於思次者市官掌辨良窳實偽以析而旌/之為義市師所位謂之思次利之所在君子思焉是
 以能無犯義夫見利而忘義者衆人也見利而思義/者君子也惟見利思義之為君子以治見利忘義之
 衆人則彼雖日趨於利而亦未嘗逺義也胥師賈師/所涖謂之介次非正而介也蓋市師聽大治大訟而
 胥師賈師聽小治小訟則市師為正而胥師賈師乃/司市之介也理其事之謂治争其事之謂訟市師涖
 於思次而聽大治大訟所謂大事則從其長也胥師/賈師涖於介次而聽小治小訟所謂小事則專達也
凡萬民之期于市者辟布者量度者刑戮者各於其地
[014-5b]
之叙凡得貨賄六畜者亦如之三日而舉之
 期於市者謂欲賣買而要約於市也辟布者謂犯法/所罰之布也叙則前所謂以次叙分地而經市者也
 期於市者辟布者量度者刑戮者各於其地之叙則/使司之者為易治也凡得貨賄六畜者各於其地之
 叙則使求之者甚為易得也夫貨賄六畜必使求之/者易得而弗使敢私焉則當時之民其有犯利以虧
 廉恥之風者乎必三日而舉之者市者衆所聚又各/於其叙焉則亡者知之為易陳之三日亦已乆矣故
 無失認者則舉/之使入官焉
凡治市之貨賄六畜珍異亡者使有利者使阜害者使
亡靡者使微
[014-6a]
 利之所在治之者不可以無義先王因物之盈虛善/否隨時而低昂其價凡以義治之而已亡者使有利
 者使阜則貴之以來之靡者使微則賤之以却之害/者使亡則禁之以絶之凡物之靡固政令所禁以均
 市也然不禁之使亡而使之微何也蓋禁之使亡則/或離人心不禁之而使盛則異物貴而用物賤商或
 通貨於難得工或矜能於無用非貴本抑末/之意故物之靡者時賤以却之使微而已
凡通貨賄以璽節出入之國凶荒札喪則市無征而作

 貨賄之所在無以辨物欺所生也故為璽以信之掌/節曰貨賄用璽節通貨賄以璽節出入之所以防其
 欺也然司市通貨賄以璽出入之司關達貨賄則以/節傳出入之者節以驗其物傳以書其物出者自市
[014-6b]
 而出以達國門入者自國門而入以達於市也然司/市不言傳言節則傳可知矣凶荒札傷者凶惡嵗也
 荒謂田以凶而荒札癘疫也喪謂民以札而喪凶有/不至於荒札有不至於喪則謂之凶札無門關之征
 猶或幾則以凶札之時而已凶而至於荒札而至於/喪則不特無征又作布焉布之所聚物之所赴也又
 無征焉則商旅趨之疾也夫然故/不待施恵而民得交利以舒囏阨
凡市偽飾之禁在民者十有二在商者十有二在賈者
十有二在工者十有二賈音/古
 王制曰有圭璧金璋不粥於市命服命車不粥於市/宗廟之器不粥於市犧牲不粥於市戎器不粥於市
 用器不中度不粥於市兵車不中度不粥於市布帛/精粗不中數幅廣狹不中量不粥於市姦色亂正色
[014-7a]
 不粥於市錦文珠玉成器不粥於市衣服飲食不粥/於市五榖不時果實未熟不粥於市木不中伐不粥
 於市禽獸魚鱉不中殺不粥於市周官司市所謂在/民在商在賈在工者十有二乃此類也凡此類其數
 有二十四在工不得作在民不得畜在商不得資在/賈不得粥别而言之故各有十二也蓋圭璧一也金
 璋二也命服三也命車四也宗廟之器五也戎器六/也用器七也兵車八也姦色九也錦文十也珠十一
 也玉十二也凡此在工不得作者也犧牲一也布二/也帛三也衣服四也飲五也食六也五榖七也果實
 八也木九也禽十也獸十一也魚鱉十二也凡此在/民畜者也商則資此而通之者也賈則因此而粥之
 者也故分而言之亦皆十有二也先王之為政在於/明分而貴賤異𫝑其用不可以無差等故圭璧金璋
 上之所寳也命服命車禮之所寓也宗廟之器與犧/牲上之祭祀所用也戎器上之所以禦患也凡此皆
[014-7b]
 上之所用非下之所宜故皆不粥於市先王之為政/在於度量而度量不一則先王有所禁故用器不中
 度兵車不中度與夫布帛精粗不中數幅廣狹不中/量皆不粥於市先王之政靡者使之微故奸色亂正
 色錦文珠玉成器衣服飲食皆不粥於市所以抑其/靡也害者使之亡故五榖不時果實未熟木不中伐
 禽獸魚鱉不中殺皆不得/粥於市所以去其害也
市刑小刑憲罰中刑狥罰大刑扑罰其附于刑者歸于

 市利之所在小人見利而忘義則有至於亡廉恥而/肆貪饕不威以懲之其奸將不可禁矣故有小刑之
 憲罰中刑之狥罰大刑之扑罰至於罪之重而附於/刑者則歸之於士憲謂表掲其過惡以戮之狥則行
[014-8a]
 而戮之以令衆扑則鞭箠加其體矣此三者之刑為/最輕故人謂之罰焉非此三者之刑則其罪重矣故
 歸於士以/法斷之也
國君過市則刑人赦夫人過市罰一幕世子過市罰一
帟命夫過市罰一蓋命婦過市罰一帷凡㑹同師役市
司帥賈師而從治其市政掌其賣儥之事儥音育/帟音亦
 君子喻於義也喻於義所以治人小人喻於利也喻/於利所以治於人况國君夫人以至於命夫婦乎古
 之建國者以朝為義所在故面朝所以使知所向而/近義也以市為利所在故後市所以使其知所背而
 逺利也過市非所以逺利也市人犯刑以利而已國/君近利則市人何誅焉故國君過市則刑人赦所謂
[014-8b]
 刑人以憲狥扑三者而已夫人過市罰一幕世子過/市罰一帟命夫過市罰一蓋者幕也帟也蓋也皆庇
 下之物為上近利則無以庇下矣幕大於帟帟大於/蓋所任異故所罰不同命婦過市罰一帷者帷所以
 自蔽飾庇下非命婦之任其近利也為不自蔽飾而/已惟國君無罰則可愧厲者為不可罰也唐貞觀中
 禁五品以上過市其亦得周官之遺意與凡㑹同師/役市司帥賈師而從治其市政掌其賣儥之事如此
 則師衆所聚無賤買貴/儥以傷民財之患矣
質人掌成市之貨賄人民牛馬兵珍異凡賣儥者質
劑焉大市以質小市以劑
 易之訟曰君子以作事謀始夫利之所在貪心在焉/不為之立法以蚤正之則誕慢欺詐往往交起先王
[014-9a]
 慮其至此故凡買賣必有質以證其事此質人之官/所由設也掌成市之貨賄人民牛馬兵器珍異者夫
 物有美惡價有貴賤人有好惡二三而不齊茍使買/儥之人自相為市無所質而自化居庶物有無相濟
 豈可得哉此質人所以掌成其買儥焉成者使彼此/皆成而無虧也貨者物之待化者也賄者物之待用
 者也人民則私𨽻於人者也王制曰戎器不粥於市/今此質人掌成之者王制豈以其私粥而禁之與成
 於質人則粥之可也凡買儥者質劑焉大市以質小/市以劑者劑者要約之書判而别之以徵信質者立
 人以證其事其法又嚴於劑矣買儥之物蓋有貴賤/小大之異大而貴者尤多冐昧而負去則宜立見以
 結信故大市以質小市則其物小而賤/者但為之要約之書可矣故小市以劑
掌稽市之書契
[014-9b]
 傅别以聽稱責質劑以聽賣買書契以聽取予傅者/質之類也别書契之類也傅則立保有地著焉質則
 立見而已賣買之法交易其有無無俟乎傅立見足/矣契之為物各執其一予者執左見其予之之仁取
 者執右見其取之之義及其合而驗之取之非稱予/之無責於其取予之信而已無俟乎别以合為主足
 矣利之所在者訟之所自起也茍取息焉尤争訟之/所自起者故地傅之為物以保其稱者且有係著之
 地焉則其用嚴乎質矣判書之為物以紓其償者且/有分别之意焉則其用詳乎契矣事物之變人心之
 動利尤能致之先王以官府之八成經邦治書契質/劑傅别要㑹之類所以經其好利之心使之有常不
 能輙為詐偽抵冐以紊官府然而事乆而弊生則書/契有時不足為之經矣此質人所以掌稽市之書契
 然而傅别約劑不言稽之者豈以其稱責賣/買其事自嚴而又有保見不可以為偽冐與
[014-10a]
同其度量壹其淳制巡而攷之犯禁者舉而罰之
 買儥之民取成於質人茍或長短之度淺深之量與/夫布帛幅廣匹長二三而不齊莫之禁焉則質人何
 以受質哉故同其度則長短之數齊矣同其量則淺/深之量齊矣壹其淳則布帛之幅廣齊矣壹其制則
 布帛之匹長齊矣先王所以能使五尺之童適市而/莫之或欺者有此具矣度量淳制既同而壹之又巡
 行而攷校之其或犯禁則舉其貨罰其人如此則詐/偽者無所容其間矣質人言犯禁者舉而罰之而不
 言凡財物司門言凡財物犯禁者舉之而不言罰者/蓋言舉而罰之則凡財物可知矣司門所舉未及交
 利也故齊之而/已不及乎罰也
凡治質劑者國中一旬郊二旬野三旬都三月邦國朞
[014-10b]
期内聽期外不聽朞如字本/或作基同
 質劑之治宜以時决乆而後辨則證逮或已死亡或/迷忘其事易以生偽為之辨焉亦已煩擾矣且地里
 有逺近期日有多寡期内聽期外/不聽彼為期所迫豈暇於為欺哉
㕓人掌斂市絘布總布質布罰布㕓布而入于泉府絘/音
 次/
 賈所居之屋謂之㕓則載師所任國中之地是已掌/歛市之五布而名官曰㕓人以其布出於市㕓之中
 故也質人掌成其買賣然後㕓人得以歛五布而入/於泉府此其職所以次於質人與絘布者胥師所罰
 之次布也以胥師各掌其次之政令如績之連屬而/有次故謂之絘也總布者肆長所歛之總布也蓋肆
[014-11a]
 長歛列肆之稅布非物而取之總計其肆之所出故/謂之總也質布則質人所歛犯質劑者之泉也罰布
 則如司市之辟布犯市令者之泉也㕓布則貨賄諸/物邸舍之稅也五布歛於㕓人而入於泉府以泉府
 主用其財故也所歛之泉則謂之布所入之府則謂/之泉蓋布言布利於外泉言利出於一孔也方其歛
 之於民則欲其散於外故以布言之及其入於府/則欲其利出於一孔故以泉言之各有攸趣耳
凡屠者斂其皮角筋骨入于玉府凡珍異之有滯者斂
而入于膳府
 皮角筋骨以偹其器用四時珍異備食用布用急於器/用故先言泉府器用急於食用故次言玉府歛而入
 於玉府則物無遺利矣歛而入於膳府則市無棄物/矣夫屠者正以肉為利皮角筋骨則其餘則歛而入
[014-11b]
 於玉府以明所取民非正利也餘財而已凡珍異有/滯者民情所欲速售以紓其事焉㕓人以為市之交
 易使民𫉬利而使膳府𫉬用公私各得其宜也然則/周官之法如是何其細之已甚耶曰其細已甚而傷
 民先王弗為其細已甚而無傷於/國民實頼之則是仁政之周也
胥師各掌其次之政令而平其貨賄憲刑禁焉
 在下而亦能助上以養人者胥也胥師二十肆則一/人能平市之貨賄伺察人之詐偽為衆胥之所依附
 故謂之胥師然二十肆一胥師則其所次止於二十/肆之界而已過市則所掌又異焉所謂胥師賈師涖
 於介次是已若夫司市之思次則通於一市之次也/胥師各掌其次之政令則二十肆是也政則有所制
 節而市衆所待以正焉令則有所告諭而市衆之所/從焉平其貨賄者貨賄之價騰躍則傷泉低下則傷
[014-12a]
 物胥師為之平焉使不得擅為髙下也憲刑禁者憲/刑以示之使之不敢犯也憲禁以示之使之不得犯
 也刑則所謂小刑憲罰中刑狥罰大刑扑罰是也憲/禁則所謂偽飾之禁在民在工在商在賈者十有二
 是也胥師各即/其次而憲之焉
察其詐偽飾行儥慝者而誅罰之聽其小治小訟而斷
行下孟反/慝他得反
 詐謂人詐而不信偽謂物偽而不實詐以飾行偽以/儥慝奸色異物之類所謂飾行不中度量不中數幅
 之類所謂儥慝凡此之類皆一胥師掌而誅罰之也/小治小訟胥師各即其次而斷之或有大者則之市
 師焉此所以省/煩擾去留滯
[014-12b]
賈師各掌其次之貨賄之治辨其物而均平之展其成
而奠其賈然後令市賈音古/奠音定
 胥以治叙者也故胥師以掌其次之政令為急賈以/奠價者也故賈師以掌其次之貨賄為務胥師賈師
 二十肆一人則二人同一次矣辨其物而均平之者/列肆之物有美有惡有竒有正為之辨焉使各從其
 類惡者不得以淆亂則市物均矣靡者不至於騰躍/則市物平矣平之從八從弋從丂丂而别之使一也
 均之從勻則逺近多寡而適於勻矣既均平之然後/為之展其成以去其偽奠其價以去其欺欺偽既去
 然後可以/令市矣
凡天患禁貴儥者使有恒賈四時之珍異亦如之凡國
[014-13a]
之賣儥各帥其屬而嗣掌其月凡師役㑹同亦如之
 凶荒為之患則養生之備貴矣札喪為之患則喪紀/之備貴矣夫民方困於天患而貴儥又從而難之則
 孰以為生哉使有常價則雖天患有可備者四時之/珍異乘其好辟而貴之禁其貴儥則珍異少抑而民
 之所好正矣夫天患非人為也貴儥乃用物也四時/之珍異亦如之而已凡國之買儥與夫師役㑹同其
 物多矣慮夫市人擅為低昂私致買儥之弊使各帥/其屬以掌其月則物之常價存焉交易者各得其所
 矣/
司虣掌憲市之禁令禁其鬭囂者與其虣亂者出入相
陵犯者以屬遊飲食于市者若不可禁則搏而戮之
[014-13b]
 市者交易之所争端存焉強梁者易得肆其虣不為/之立官以司之則怯弱者受其弊矣此司虣所以十
 肆為之立一人也掌憲市之禁令者禁以止之使不/得違令以諭之使之聽從凡此皆司虣掲而示之也
 胥師掌憲刑禁則已憲矣司虣又憲之者蓋胥師所/憲者凡市偽飾之禁而已司虣所憲非止於此凡鬭
 囂虣亂之屬存焉鬬以力争囂以口競鬭囂所以擾/俗也虣者以強而虐物亂者自營而逆理虣亂所以
 害俗也出入相侵犯者私惡以致凶以屬遊飲食於/市者私好以亂情凡此皆司虣之所禁也若不可禁
 則教之所棄刑之所取矣搏而戮之不亦宜乎武王/之告康叔羣飲汝勿佚盡執拘以歸於周予其殺方
 是時也教化既明習俗既成惡民/之為不善故也宜先王之不宥焉
司稽掌巡市而察其犯禁者與其不物者而搏之掌執
[014-14a]
市之盜賊以徇且刑之
 司市掌凡市偽飾之禁胥師掌憲市之刑禁賈師禁之/貴儥與四時之珍異司虣禁鬬囂羣飲之屬若四者
 禁不及知焉則禁之所不行司稽巡察而摶之此所/以次於司虣與犯禁者亂公而匿其罪不物者亂民
 而匿其惡必巡察而後見司虣十肆一人司稽五肆/一人不言各掌而與胥師賈師之屬異者蓋司虣司
 稽雖以肆之數制其貟而所掌則通一市焉欲其禁/察而無所私故也執市之盜賊以徇則市衆以盜賊
 不能有逃於司稽也且刑之則知司稽/弗苟察焉所以使衆知畏而不敢犯也
胥各掌其所治之政執鞭度而巡其前掌其坐作出入
之禁令襲其不正者凡有罪者撻戮而罰之
[014-14b]
 胥師二十肆則一人各掌其次之政令胥二肆則一/人各掌其所治之政然則胥師一人十胥之所師者
 也所治之政則胥師兼掌之而胥各掌其所令一市/者也受有巡察者矣市入則胥執鞭度而巡其前此
 其所以次於司稽與詐以飾行者執鞭所以威之偽/以儥慝者執度所以正之蓋輔胥師之察罰而已利
 之所在隂慝之所聚掌其坐作出入之禁令則其坐/作出入制之在我矣坐作出入在乎我則其不正者
 亦得而襲之左氏曰無鐘鼔曰襲蓋掩捕之也有言/誅讓之者有言撻戮而罰之者誅罰憲刑也撻罰扑
 刑也誅有責之之意戮有辱之之意/誅罰之不足然後撻而戮罰之也
肆長各掌其肆之政令陳其貨賄名相近者相逺也實
相近者相爾也而平正之斂其總布掌其戒禁
[014-15a]
 胥執鞭度而巡其前則列肆肅矣然後肆長陳其貨/賄而平正之此其所以次於胥與胥師各掌其次之
 政令通於二十肆肆長各掌其肆之政令則次之一/肆而已然則肆長每肆一人所掌之政令乃所以輔
 胥師者也陳其貨賄則所謂陳肆辨物而平市也名/相近者其實相逺由名比而同之者茍不辨其實之
 貴賤則布可以易帛麻可以易絲如此則絲與帛其/孰為哉肆長則當攷其實而陳之逺邇各以其實然
 後賈師辨其物展其成奠其價或相倍蓰或相什百/其名不能輙亂其實肆長之力也不然價相若實相
 逺則其實也不平其名也不正姦猾者得以欺罔而/取利矣歛其總布者肆長歛而輸於㕓人也故㕓人
 之歛五布而總布與居其一焉掌其戒禁則施於一/肆而已示之以阻使不為者禁也使之有所慎而不
 敢怠忽於事者戒也戒禁每肆而有之則其制/之也宻其防之也曲此小人之所以不犯刑矣
[014-15b]
泉府掌以市之征布斂市之不售貨之滯於民用者以
其賈買之物楬而書之以待不時而買者買者各從其
扺都鄙從其主國人郊人從其有司然後予之扺柢同/予上聲
 司市下及肆長治市之法具矣然而市之不售貨之/滯於民用則使有無不齊泉重而物輕兼并之民從
 而乘之則農工益困矣先王由是設泉府之官權物/而通之此泉府所以次於肆長與名官以泉府則欲
 其利出於一孔故也伺市之不售者而賤收之伺不/時而買者則貴出之此兼并者之志也先王以為我
 有五布徒積於泉府市之不售者不能歛之忍視其/民之困不時而買者不能應之忍視其民之急豈仁
 政乎此所以權物而通之以㕓人所入之五布歛市/之不售貨之滯於民用者以其價買之如此則民得
[014-16a]
 以紓其阨而無折閱不償本之事矣然藏之而不知/以時賣則兼并者又將得以乘民急而困之故物楬
 而書之使民知所有而求之以待不時而買者官因/其急而賣之如此則兼并者不得擅其資而取之以
 十倍之利矣然不時而買者必責之即入其價然後/予之則亦不足以為仁政矣故凡買者各從其扺從
 其以物為扺則宜知其實偽故都鄙從其主國人郊/人從其有司然後予之以主及有司能知其實偽故
 也/
凡賒者祭祀無過旬日喪紀無過三月
 夫民方闕乏欲急得其貨而往上必責之以即入其/價則無以紓其急矣故從其以物為扺而賒予之謂
 之賒則不即入其價也祭祀無過旬日喪紀無過三/月則不責之以出息宜為期使勿過也喪紀凶變宜
[014-16b]
 緩其期故必至於三月異乎祭祀之吉禮矣夫喪紀/有具祭祀有共先王所以進民於孝敬也不耕者祭
 無盛不畜者祭無牲不植者無槨不績者無衰先王/所以進民於耕植也然而先王之罰斯民有不得用
 焉雖容有賒者豈以其不耕不植而與之哉以其不/時而與之耳夫以耕植進斯民如此之嚴則民有本
 以償其賒貸豈有偽/扺誣辨輙負而去者
凡民之貸者與其有司辨而授之以國服為之息
 賒之為民也貸之為國也以其為民故無息焉但各/以其物為扺而已以其為國故不以物扺而責之以
 出息必與有司辨而授之則辨其可與而後授之以/有司能知其有無故也以國服為之息則各以其所
 服國事賈物為息也若農以粟米工以器械皆以其/所有也孟子曰使民盻盻然將終嵗勤動不得以養
[014-17a]
 其父母又稱貸而益之夫周之衰不能為民正田制/地稅歛無度又從而貸之則凶年饑嵗無以為償矣
 下無以為償而上之人又必責之則稱貸之法豈特/無補於民哉求以國服為之息則恐收還其母而不
 可得也稱貸之法/雖存其實異矣
凡國事之財用取具焉嵗終則㑹其出入而納其餘
 大府曰凡邦之賦用取具焉邦之賦用凡以賦貢致/用者也泉府曰凡國事之財用取具焉則凡以賒貸
 之息致用者也然謂之財用則與夫財賄異矣賄者/有之以為利也財者寸之以為利也以國服為之息
 則無常物無足用是乃寸之以為利焉嵗終㑹其出/入則定其計也而納其餘則藏之以待用也夫泉府
 之法如此則非特防兼并救貧阨因以足國事之財/用焉夫然故雖有不庭不虞之故民不加賦而國無
[014-17b]
 乏事/矣
司門掌授管鍵以啓閉國門鍵其/展反
 關之於門門之於市常相聯故序官自司市以至泉/府而市之大政具矣然後次之以司門司關夫門關
 所以通往來所以限内外有譏有禁有征有罰凡以/思患而豫防之故易曰重門擊柝以待暴客蓋取諸
 豫蓋豫與物通而能先見焉有思患豫防之義也管/鍵啓閉之具管謂籥也鍵謂牡也司門掌之以出納
 焉出則授之納則受之授管則以閉授鍵則以啓言/授而不曰受則以啓閉為主故也故曰掌授管鍵以
 啓閉國門於門言/國則關在境可知
幾出入不物者正其貨賄
[014-18a]
 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方動之微而知之已入/於神矣故易曰知幾其神乎造形而察之則特無祇
 於悔而已是不可以不致察也故幾有微察之意天/之生物所以養人不物則反是而適所以害其生養
 者故幾以微察焉貨則化之以為利賄則有之以為/利不正則反是而適所以害其為利者故正以使止
 於一而不雜焉不物有所幾而後害者亡靡者微貨/賄有所正而後亡者布利者阜鄭氏讀正為征征㕓
 之法自見於司關/當從故書為正
凡財物犯禁者舉之以其財養死政之老與其孤
 幾之正之如是而猶以財犯焉故舉之舉者舉其財/物自下而入於公也舉犯禁者之財以養死政之老
 與其孤蓋以財犯禁者知自利而不知利人以身死/國政者知利人而不知自利知自利而不知利人者
[014-18b]
 喻於利而不知義故先王以義治之則舉其財知利/人而不知自利者喻於義而不知利故先王以利養
 之則以犯禁之財養死政之老孤犯禁之財有所舉/則犯利者有所懲死政老孤冇所養則為義者有所
 勸行一物而懲/勸兩得之矣
祭祀之牛牲繫焉監門養之凡嵗時之門受其餘凡四
方之賓客造焉則以告監古銜反/造七到反
 祭祀之牛牲係焉監門養之則充人所謂凡散祭祀/之牲係於國門使養之是也充人不言監門司門不
 言散祭祀則互見也有司門又有監門者蓋司門以/下大夫二人為之其屬則有二十八士凡以總管王
 城十二門而已至於十二門又各有士二人乃所謂/監門也必使監門養牲則為其於郊於國各有所近
[014-19a]
 便於共取夙夜啓閉未嘗乏守便於養視其衆所出/入其養視不謹易以譏察故也然而祀五帝享先王
 不係之門則其致嚴又異於此矣凡嵗時之門者視/監門所養也以祭祀之牲係於是不可以不往省焉
 受其餘者受其所用祭祀之餘也以祭祀所用當有/常或餘財必振而歸之公焉凡四方之賓客至焉則
 以告者告謂告王也蓋賓客扣關則關人告王至郊/則郊人告王至於國門則國人告王王得告則有逆
 之之/禮焉
司關掌國貨之節以聯門市司貨賄之出入者掌其治
禁與其征㕓治直/吏反
 在國曰門在境曰關門以二户合而言之也關以往/來若杼絲然言之也門在内以捍禦為主故以二户
[014-19b]
 言關在外以通行者為主故以往來言先門而後關/由内以及外也國貨之節所謂璽節也關以聯門市
 璽以通貨賄自外來者司關按其節而書其貨通之/國門國門通之司市自内出者司市為之璽節通之
 國門國門通之關門如是則貨賄之出入皆有以司/之矣此言貨賄上文言國貨之節而不言賄者化之
 則為貨有之則為賄阜之則有通之則化而節正以/通之為事則以化為主也故言國貨而不言賄掌其
 治禁者亂者治而理之違者禁而止之有以治而理/之則貨賄之髙下美惡無混雜之患有以禁而止之
 則貨賄之靡害不物無變通之弊凡此所掌皆有法/也與其征㕓者征則歛其貨賄㕓則稅其邸舎孟子
 曰市㕓而不征然則先王於門關治禁雖具在於征/㕓亦非必並用之矣或㕓而不征或法而不㕓與時
 偕行而已蓋商賈之盛衰生民之所係大盛則人去/本大衰則貨不行故先王於其盛也或㕓而又征於
[014-20a]
 其衰也或法而不㕓要使賤丈夫不/得逞志財利以害生民之所本而已
凡貨不出於關者舉其貨罰其人凡所達貨賄者則以
節傳出之傳張/戀反
 凡貨不出於關者則貪利以忘義狥私而背公宜嚴/其禁矣故舉其貨罰其人舉其貨則以義治其貪利
 之過罰其人以公制其狥私之罪如是則犯者鮮矣/然則嚴其禁乃所以省罰也孰以為厲民哉凡所達
 貨賄者既有璽節而又有傳以達之則節以驗其物/傳以書其數也司市言凡通貨賄此言達貨賄者蓋
 往來不窮者通以是趣彼使無以難者達也蓋市者/貨賄所聚欲其往來不窮而已故言通關者貨賄所
 出入欲其無留難而已故言達然而/司市之所通亦視乎司關之所達也
[014-20b]
國凶札則無關門之征猶幾札側/八反
 嵗惡為凶疫癘為札凡國凶札則民方艱阨宜有以/寛之故無關門之征猶幾者蓋司門稽出入不物者
 則關門固亦有幾矣今以凶札之時宜去幾矣然且/不已焉故曰猶幾春秋傳曰猶可以已而不已之辭
 可以已而不已者以禍患多藏於細微而發於人之/所忽故於凶札之時猶幾也荒政六曰去幾凶甚為
 荒非但凶札之時而已故於幾有所去蓋幾所以察/過雖有小過釋而弗察為其困甚權以救之也然則
 所謂去幾非皆無幾有所去而已以凶政尚/不能皆無幾又况凶札之時乎宜其猶幾也
凡四方之賓客敂關則為之告有外内之送令則以節
傳出内之敂苦狗反/為于偽反
[014-21a]
 司門賓客造焉則以告司關賓客敂關則為之告何/也蓋門設於國關設於境賓客始及境敂關而來告
 故司關為之告乃若造焉則已有所至矣故司門告/之也聘禮使入境乃謁關人敂關之禮也關人問從
 者幾人以介對君使士請事遂以入境為告之禮也夫/賓客之至關其縝宻如此當是時奸人暴客何所措
 其逆哉有内外之送令所謂王命也外之送令所謂/復逆復逆亦謂之令可乎蓋有所復逆則以令為主
 矣猶詩所謂出納王命也以節傳出内之者所/謂道路用旌節以為驗傳以輔節所以防姦也
掌節掌守邦節而辨其用以輔王命
 道有情有性而天下之所同也惟王得所同以先天/下則天下亦以其所同應之當是時節何以用乎逮
 其人偽既熾天真隨喪情以偽遷性以詐亡雖王之/權勢號令天下有情有性而猶懼其不孚於是有掌
[014-21b]
 節之官以掌其所用之節也節之字從竹從即竹有/節物之自然也人即物之自然而制節焉故操以驗
 物則曾不出户而四方百里之外違從向背信誕是/否皆得而察焉如是則雖有奸者不得乘之以為欺
 雖有暴者不得因之以為亂聖人所以防微杜漸者/豈為不豫哉掌守邦節者掌邦以别天下之邦國及
 都鄙也蓋掌節所守者皆王邦之節而已下其用則/或用以守或用以使所用不同而節之象類度數亦
 不同也以輔王命則以王命為主以節為之輔而已/所主不立而徒恃其所輔則區區之虚器亦何足以
 必天下/之信乎
守邦國者用玉節守都鄙者用角節
 守邦國者分土之君也其用玉節則人君尚徳故也/物之美者莫如玉而分土之君所以體人其徳宜若
[014-22a]
 是故也守都鄙者采地之臣也其用角節則以守禦/為事故也物之上窮而善觸者莫如角而采地之臣
 所以禦外其材/宜若是故也
凡邦國之使節山國用虎節土國用人節澤國用龍節
皆金也以英簜輔之
 邦國之使節則使邦國者所執之節也山國用虎節/者以虎生於山得山則生生而不窮也土國用人節
 者以人生於土得土則生生而不窮也澤國用龍節/者以龍生於水得澤則生生而不窮也然則何獨取
 於不窮之義乎以我之制節者能不窮則彼之制於/節者我皆得而窮之也蓋制節者道也制於節者事
 也道則無窮事則終窮以道之無窮而御事之終窮/彼又烏能逃我之所窮哉皆金也則以金性剛而不
[014-22b]
 變為使者欲其有所守而無變故也以英簜輔之者/英飾也簜竹也蓋以竹為函而以盛節其飾有英也
 與詩言二矛重英同意然則重英者矛之飾也英簜/者節之飾也物雖不同而其為飾則同故皆謂之英
門關用符節貨賄用璽節道路用旌節皆有期以反節
 門關用符節則以符而合之為義貨賄用璽節則以/驗而信之為義道路用旌節則以析而表之為義虎
 節龍節人節皆金也則符節旌節皆竹也故行人掌/達天下之六節於旌節符節言皆以竹為之蓋為尊
 者將命則以不可變為義故其節皆以金不為尊者/將命則惟上所制期於不失節而已故其節皆以竹
 以竹有自然之節故也然則行人不言璽節者以貨/賄非其所豫由此觀之璽之字從爾從玉蓋無以辨
 物欺之生也故為璽信之其字從土於五常為信從/爾則為辨物之我不能辨物則為爾以其不能辨物
[014-23a]
 而慮其為欺故以璽驗而信之然其字或從玉者以/玉為之故也以玉孚尹旁逹瑕瑜並見亦以信為驗
 也皆有期以反節則防竊詐故也小行人有管節而/掌節不言掌節所掌謂之邦節以輔王命所謂邦國
 之使使邦國者所執也小行人所達謂之天下之節/則所謂龍節人節虎節符節邦國都鄙使者所執非
 王官所掌也掌節不言都鄙之使節則/使都鄙者無節矣以旌節行之而已
凡通達於天下者必有節以傳輔之無節者有幾則不

 節所以輔命傳所以輔節無節則幾之矣故不使達/焉若比長所謂惟圜土内之者是也先王之制其嚴
 如此當是時姦人/固無措手足矣
[014-23b]
 
 
 
 
 
 
 
 周禮詳解卷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