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曝書亭集 > 曝書亭集 92




討朱尊撰
 行狀
   徴士李君行狀
曾祖考應徴國子監博士祖考士標寜海州同知贈尚
寳司丞考寅國子監生君諱良年字武曾初名法逺又
名兆潢年三十乃更焉先世江隂人明洪武初提舉行
[080-1b]
千四者徙居嘉興長水上梅㑹里七傳至博士中萬厯
元年舉人有詩名著澄逺堂彚稿司丞繼之有蒼雪齋
集當同知寧海州事值冷口兵入圍城固守三月以勞
卒而城陷巡撫右僉都御史曾化龍上其事得贈官君
之考上舍以結客破家饘粥恒不給然必延師教諸子
妣顧孺人佐之脯脩獨豐故君之兄弟咸奮志于學君
九齡能草時文十齡解賦詩既而上舍客死韶州家産
益落鬻其故居兄弟並棲小屋君又喪偶就族人為童
[080-2a]
子師予方避地長水偕里人詩篇酬和處士屠熿謂予
曰子之才里中罕儷吾門有李生將来庶幾與子並駕
乎予遂與君定交晝輒劇談夜或襆被共寢四方賓客
至則醵錢留飲相與論詩文流别議有不合難荅紛綸
聽四座折衷而後已君既再娶始有居一廛集同里詩
人聨句樓上君兄繩逺弟符與焉江鄉言詩者目為三
李時商丘侯方域南昌王猷定皆以所撰詩文鏤板于
浙君覽之終巻曰是不難遂期予共作古文沿流溯源
[080-2b]
論次之於詩持格律甚嚴嘗抄撮詩中禁字一巻授學
詩者繼乃舍初盛取中晩唐及宋元諸集别出機杼鏘
洋淡沱極唱歎之致於詞不喜北宋愛姜堯章吳君特
諸家故所作特穎異予游京師轉客太原後二年君亦
至都下無所遇留宣府予從逆旅見之期之復入都偕
游西山題詩于壁傳抄者不絶一時朝士爭欲識吾兩
人每召客客輒詢座中有朱李否合肥龔端毅公鼎孳
為文酒之㑹延知名士三十餘人君以墮馬後至燭見
[080-3a]
跋矣必俟君至乃舉爵宛平孫侍郎承澤謝客著書特
與君為忘年交長洲汪編修琬為文髙自矜詡獨傾心
下君沛縣閻舉人爾梅論詩齗齗惟與君相洽君方欲
羅當代之文甄綜為一集曰文緯人咸冀君之録其文
也故縞紵之投恒倍又持論和婉多可少怪善言作者
之心思故人皆樂就君論説永年申檢討涵昐常語人
曰聞朱十論詩文使人心慴未若李十九之可親也於
時曹侍郎申言出撫貴州引君為助既聞三藩同撤君
[080-3b]
亂將作矣遂力辭歸為母夀既抵家雲貴告變嵗戊

天子思得博學文儒備顧問著作之選君被薦入京師
已未三月朔
召試體仁閣下
賜大官饌髙坐而讌申以
詔㫖謂文武科進士殿試未有此典也君讌畢纚纚千
言賦詩皆極瑰麗閣臣以八十巻進
[080-4a]
呈顧君不與焉君既不得意有鳯陽守延君君與偕守
重君自畫諾外悉以委君君留久之歸築秋錦山房于
漾葭灣其南曰觀槿東曰剰舫北曰息游草堂坐卧其
中弟子著録者日衆君精心計其築草堂也欂櫨柱枅
瓴甓之屬一經鳩度立匠人圬者于前分授之斧斤既
施不爽尺寸至于相原田治耕稼藝蔬果雖農圃恒歎
以為不及也其後兩至福州贊巡撫軍事尋以崑山徐
尚書乾學開書局于洞庭山君應其招助修一統志自
[080-4b]
是歸不復出予既罷官與君徃還投壺飲酒無異少壯
時今年五月君病痁既痊矣復病竟沈緜不起享年六
十初娶錢氏兵科給事中桐鄉諱允鯨之孫生員汝邁
之女繼娶陸氏子一人潮偕國子監生孫男三人菊房
茰房蓉房君所著有秋錦山房集若干卷嗚呼自君以
薦入不登朝簿同時無不惋惜雖然君得優游幕府偃
息于田里菽水足以養親大小之山上下之洄足以樂
兄弟詩書足以教子孫耕桑足以課僮僕則天之所以
[080-5a]
予君者不為不厚彼一命之榮要不足為君重也竊意
君雖未仕他時國史傳文苑宜及焉乃因潮偕之請書
其平生大槩以為狀俾後之君子有所考
   國子監生錢君行狀
國子生錢君既卒其子炌衰絰稽顙請予作狀予與君
居同里君之舅譚給事瑄陸閣學葇子中表兄弟也炌
又從予游講經學習聞君門世及君行已本末義無可
辭狀曰君諱槱初字又鶴世居海鹽半邏村本姓何氏
[080-5b]
始祖某于洪武中坐事戍黔屬其次子某于錢翁遂更
錢氏五世祖薇中嘉靖壬辰進士官禮科給事中以星
變陳言請斥方士忤㫖免歸講甘泉湛氏之學卒贈太
常卿髙祖與映嘉靖甲子順天舉人曾祖周内閣辦事
中書祖嘉徴以諸生入貢留京師值莊烈愍皇帝初踐
位是時魏忠賢方怙勢人莫敢言嘉徴首上疏劾忠賢
滔天十罪直聲動一時乆之除知松溪縣事還卒于
舍考泮崇禎丙子舉人妣譚氏山東布政司參政贈太
[080-6a]
僕寺卿昌言之孫官生貞和之子君生十齡而孤居喪
如成人克盡禮服除兵起城遭屠乃奉母村居而君之
祖留松溪唐藩據閩擢監察御史時七閩未入版圖諜
報有司奉臺檄捕家口繫君獄中祖還始得釋旋補學
官弟子授弟楨以書或勸君入國子監試京闈君乃一
至都念母譚孺人不已即引歸鹽豉菽水盡潔白之養
有餘周其族黨買田以供舅家墓祭俄弟楨没以所愛
子燔為後及弟婦遺腹生男君殫心撫育之居母喪尤
[080-6b]
盡孝葺治先世丙舍手植松楸嘗稻麥果窳必薦新于
祠屋至于私錢出入無錙釐妄費審緩急後先以分薄
厚不嗇不濫人咸服君治家之有法而予嘗遇君于舅
氏所劇譚古今事君世受尚書能辨析今文古文中文
之别而兼通周官禮經國理才之方吾鄉自明宣徳四
年析嘉興縣地立秀水嘉善二縣其時祇依户籍為憑
不以疆界分畫故三縣之田互嵌民相安者二百餘年
迨萬厯十三年嘉善之民忽以糧額不均起訟於是三
[080-7a]
縣爭訐紛綸不已葢至今猶然江浙賦夙重吳俗相傳
明太祖惡張士誠拒守故重斂其民畝税有輸官七斗
餘者君為論辨其非是謂禍始于賈似道經界推排之
役當日原有官田民田官田輸租民田輸税其後知府
事趙瀛取而均攤之嘉興官田不及二千頃而民田五
千八百餘頃故其賦最輕嘉善民田止三千一百餘頃
而官田二千七百餘頃故其賦于三縣中差重輕重由
官民田數不均非因嵌田之故著論萬言推衍事始更
[080-7b]
端詰難其言㫖悉與予合予益信君學術之有本也君
娶陸氏繼娶吳氏子男六人女一人孫男七人女十人
嗚呼今之治舉子業者局守宋儒之訓注百翻兔園之
册足以取科第而有餘問以鄉曲之利弊茫然如坐雲
霧其與斯世何禆焉君能繼其家學彊直自遂又以餘
力考稽財賦鹽莢之源犂然有㑹于心發為論辨無異
建始文學御史之議惜乎不用於時終老牖下人亦罕
有知者此予因炌之請傷君之亡不可以不述也謹狀
[080-8a]
   亡妻馮孺人行述
孺人姓馮氏諱福貞字海媛世居嘉興練浦之陽考諱
鎮鼎歸安縣儒學教諭妣胡孺人生母沈氏教諭君為
學官弟子有名交漸廣乃徙居府治之北再徙碧漪坊
去先太傅文恪公第近止百步教諭君年過四十無子
生孺人特珍愛之五齡延塾師陳翁授毛詩孝經有費
姥者往来教諭君家見孺人聦慧為先妣唐孺人述之
唐孺人屬姥為妁是夕教諭君夢文恪公衣衮造其門
[080-8b]
遂以孺人許尊為配寒家自文恪公以宰輔歸里墓
田外無半畝之産祖考忱予公知楚雄府事還僅敝衣
一簏而已至本生考安度先生家計愈窘嵗饑恒乏食
行媒既通力不能納幣尊年十七為贅壻于馮氏之
宅遭亂兩家各去其居唐孺人病終丙舍安度先生攜
兩弟播遷塘橋之北生祖妣蔡孺人又殁先生益窮苦
尊既昬孺人贊予往侍養教諭君以田二十畝持券
付孺人孺人語予曰割父之田以奉翁非力養矣辭不
[080-9a]
受挈其女至塘橋鬻所有金條脱治饔膳為兩弟補紉
衣履隘不能容遂賃梅里道南茅亭之居迎先生至里
繼又移居接連之橋予授徒不給遂南渡嶺越二載歸
則孺人徙西河村舍是冬復還梅里所居屋人傳多鬼
物目為凶宅孺人不少懾每晦夜滿屋梁皆白光墻下
雞嗝嗝有聲女巫来言發之當得金孺人謝曰吾夫家
累世顯官可以不貧今貧若此天也非所得而得之天
其殃之矣葢居是宅十一年未嘗萌一念及室中之藏
[080-9b]
焉教諭君卒于歸安官舍孺人聞訃攜子昆田及老嫗
二人見星而奔是時新塍以西盜充斥舟子咸股栗孺
人拊心號哭至哀羣盜舟泊岸相顧不忍肆刦予年二
十即以詩古文辭見知于江左之耆儒遺老時方結文
社興詛誓樹同異予槩謝不與而四方知名士徃来于
禾者輒造梅里孺人治酒肴必豐雖夜分區畫立辦賓
客過者談讌極歡或淹留旬日方去花鈿無多盡付質
庫晝夜紡績以贖客至復質如是以為常交謫之言初
[080-10a]
不聞於梱内也嵗癸卯予客永嘉其冬安度先生病革
家無斗儲孺人邀予姊妹同視湯藥予歸未旬日而安
度先生棄世孺人哀毁治喪事靡不中禮既而予游大
同轉客太原入于京師復留濟南孺人力持門户嵗時
膢臘修祀事惟謹延經師于家誨昆田必具酒肉操作
愈勤夜率二女治機絞不輟坐昆田于紡車之旁執巻
于燈背令就火光課晝所讀書必成誦乃已給紙筆使
臨摹法帖凡昆田交游至或有燕朋雜于坐孺人必嚴
[080-10b]
誡勿與交越五年予歸里為昆田婚買宅于鄰宅西有
竹曰竹垞謀𦵏安度先生唐孺人于長水之東將井椁
矣𦵏師僉言不利主婦謂改嵗乃可孺人語予曰姑之
柩留丙舍二十餘年翁亦六年矣此而不𦵏𦵏何時乎
禍吾當之勿悔也乃克葬彞尊以序當後晦在公孺人
事公無以異于事安度先生也嵗在乙夘公殁于項氏
寡姊之室孺人往治喪成禮宗黨稱其賢孺人既嫁二
女教其孫及外孫一如教子法己未予以薦
[080-11a]
召試體仁閣下授翰林院檢討纂修明史辛酉充
日講官知
起居注是年主江南鄉試雲南平
覃恩封孺人貤贈唐孺人壬戌挈孺人入都癸亥予入

南書房
賜居黄瓦門之東甲子元日彞尊方侍宴
天子念講官家人居室
[080-11b]
特賜肴果二席孺人九拜受之洵異數也是月予被劾
謫官三月移寓宣武門外孺人尋病病愈以秋八月浮
舟潞河還語予曰
君恩重夫子且留毋悻悻去自是予留京師既補官孺
人聞之乃復由江淮北上抵泊頭運河氷合孺人中寒
而病扶入車既至病漸痊壬申正月予復罷官三月解
維張灣津路瀠紆以五月次東昌則分水牐已閉舟車
酷暑孺人病又作比旋里為長孫完娶時生母沈先已
[080-12a]
病殁家人祕不言孺人詗知之大慟病復發饘粥不進
其後時止時作猶强起櫛沐理家務迨冬十一月馮村
族人以教諭君墓木且伐來告孺人心悸意謂未然既
而果遭伐孺人悲憤病愈劇葢自是卧不能起醫藥不
能療及臨殁時語不及家事惟執昆田手曰汝幼時汝
父逺客我教汝讀書冀汝上進今汝七試而名不成我
又不能待命也夫語訖昆田方哀號而孺人逝矣孺人
生于明崇禎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未時卒于康熙三十
[080-12b]
三年二月十四日夘時享年六十有四子一人昆田禮
部注籍監生娶沈氏女二人一嫁吳江周能察一嫁桐
鄉儒學生員錢琰又從弟彞性沒二女無所歸孺人撫
為已女一攜至京師嫁國子監生秀水徐雍一嫁吳江
貢生吳南齡孫二人桂孫稻孫孺人歸予將五十年少
日遭亂恒與予夜避叢篁宻篠中流離顛躋凡徙宅者
十一始克寧居為兩叔一子四女一孫昏嫁治兩翁及
母胡喪備諸辛苦又津塗往来莫或遑處葢終身憂患
[080-13a]
未嘗一日自安平居慈愛肯周人之急所至鄰里戚懿
無不歡洽雖漁娃竈妾食必推與之以是孺人之殁聞
者無不歎息嗚呼悲夫謹摭其遺行以告立言之君子
 誄
   故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緫督浙閩軍務朱公誄
嗚呼邾婁之後望沛及吳其在于齊東郡是居枝分葉
布本一根株公之哲晜讜言無隠撫浙制畿中法而殞
紀于太常易名惟允公也繼起早歌鹿鳴牽絲作宰視
[080-13b]
草為郎黄圖樹屏儷于薇堂
天子是葵殊渥超拜紅籀碧幢填撫嶺外入奏嘉謨出
承大賚公既莅止綱舉目治薄賦惠商吏畏民懐人不
敢者公乃有為盜先殺人後收貨賄舊染汚俗積不能
改公捕獲之悉沈諸海江則有沱船則有戈商行千里
劃槳而歌頌公之徳久而不磨既遷于閩治與粤
兵易譁教之以整閩俗易囂鎮之以靜公于仕已喜愠
不形扁舟歸第對客一枰宣勞河曲疢疾乃嬰公疎禮
[080-14a]
法胷無水旱㕑傳雖盈濁醪麁飯不知公者謂公為嫚
公率僚屬見必分曹肺腑之語辭不在多不知公者謂
公為驕公今逝矣還喪厯下我瞻大東老成徂謝舍彼
華堂銜悲長夜公之清忠當代共知吾思他日國史
之無徴不信視此誄辭
 哀辭
   沈武功哀辭
嵗在己酉冬予將往濟南友人沈武功送予落帆亭畔
[080-14b]
越二年歸里武功偕予登胥山賦聨句詩未幾别去予
留江都武功寄予書將𦵏其父處士君世涵具狀来請
銘銘未就鄉人自南来則武功以正月癸丑死矣武功
幼遭亂失學九齡始自讀書日記誦萬言長工于詩性
恬澹不樂仕進居父喪盡禮事母至孝卒時年三十沈
氏自南京大理寺卿𤣥華以㢘慎聞其子文琦博洽負
時譽人謂必相繼取科名卒不遇再傳至處士君省試
將見録矣復擯而武功亦困窮死嗚呼生才實難顧武
[080-15a]
功以上世多文采疑天于沈氏獨厚然皆終其身不得
志以死至死且夭此人事之最悲者爰為辭以哀之武
功諱傳弓秀水人辭曰
處賤以為榮遇不詭也豐實而藏華行勿毁也孰是人
斯夀止此也妻亡矣遺其穉女親老矣鞠及童孫菽水
伊何況甘㫖也嗟行之人悲未已也矧在同游識君乆
也嗚呼欲銘其父而先哭其子也
 祭文
[080-15b]
   弔李陵文并序/
朱子登乎采掠之巔覽大漠之野見有雪山峙乎西北
若出若没若廬若旅回睇從者忽失其處從者曰是所
謂天山也李陵之臺在焉朱子曰噫嘻有是哉竊嘗論
陵本文士顧以家世為將欲立功殊域方其召見武臺
恥隷貳師軍請得步卒五千自當一隊其才誠有過人
者及兵盡矢窮以身降敵短衣椎結對蘇武泣下霑襟
抑何陋也其身辱名隤亦足為負才喜功者之戒然陵
[080-16a]
方降敵隴西士大夫咸以為愧而司馬遷猶力争以為國
士雖大節如武終不以衛律遇之交好尤篤則其情有
可矜者也河梁之詩為五言所自始使得一鳴鐃歌郊
祀之盛庶幾史克正考父之美復見于漢乃委之漠北
幸而武奉使倡和之詩得復流傳于世迨武既歸其悲
惋無聊之思必有甚于平昔者登臺而望豈乏感時懐
友之作惜乎不傳者葢己多矣自古愛才之主宜莫如
漢武然其所好特司馬相如靡曼之詞枚臯東方朔俳
[080-16b]
諧之體以遷之文陵與武之詩獨未聞有稱焉至栢梁
既成賦詩髙㑹當極一世之選乃所與賡歌颺言則衛
青輩一二麄豪武人及大官上林丞刀筆俗吏八九而
已此何為者耶賈生之才文帝不善用之為世所惜若
武帝之于陵用違其才殆又甚焉嗚呼才士之不遇于世
自古然矣爰命從者酹之以酒而為文弔之其辭曰
入雲中而四望兮路百折以登危眄絶漠之驚塵兮悼
失身于騫期嗟平城之搆患兮三十萬其莫支曾不念
[080-17a]
祖父之數竒兮丕大賢于武臺以五千當萬騎兮固宜
心一而不離何女子載于行間兮將在軍而不知儒生
不可使即戎兮妬人不可與謀無援師以委敵兮何百
口之足讐死既愧成安兮生復慚乎浞野憾因杼之妄
言兮遂投杆于諜者前奚侯使上坐兮後丁靈之嘲我
殺身既難能兮寧歸國之不可斧氷以為糒兮續帶以
繩瞻畢于南街兮望天漢之東傾朝忽忽其就暮兮
夜迢迢而獨興雖永絶于君親兮尚見思于友朋刀鐶
[080-17b]
既違願兮何故鄉之足慕驅槖駝于氂牛兮獵霜禽與
秋兔登荒臺之夐絶兮送故人于長路舞短服于樽前
兮聽悲歌其如訴身雖陷沙漠兮盟未忘乎曹柯歎形
迹之長乖兮豈忠信之可訛居殊域而心故都兮夫孰
眀子之無他彼河梁之髙倡兮麗五字而為詩感杜甫
之遺言兮謂二子其吾師斯人不可作兮大雅其衰才
士自古而失職兮奚吾生之足悲
   告江神文
[080-18a]
年月日具官某謹以剛鬛柔毛香帛之儀致祭于大江
之神曰某欽承
上命主試江南自誓此心澄同江水惟神昭察濟以安
瀾如其寸衷有昧徇人賄託廢棄真才神靈有知允當
罰殛復命渡江甘𦵏魚腹以為後鑒謹告
   貢院誓神文
年月日具官某等敢告于天地神祇先師孔子之前曰
[080-18b]
某備官禁近
皇上拔于衆中俾典試事
主恩深重惟有同事一心攬真才以佐盛治
命下之日師友親懿一概屏絶今入棘闈用白于神如
或心存曖昧遏抑真才徇一人之情面受一言之賄託
通一字之闗節神奪其算鬼禠其魄五刑備其體三木
囊其頭刀斧分其尸烏鳶攫其肉矢言之出百神共聞
謹告
[080-19a]
   祭孫侍郎文
公之厯仕記則有史公之生平藏則有銘我姑略焉詳
公交情往嵗丁未我未公覿公獲我詩賓座賞擊庚戌
八月謁公之堂我袪公攬偕步于廊款語未已旋羅酒
漿自是過從月必三四公召我趨我歸公至嗟世論交
不樂草茅雖在丘園以位自髙誰肯忘年撝謙用勞公
以先覺自稱同學題扁見貽竹垞之楣我歸二載公顔
未改仰屋著書一本程朱河淮之議水田之利舍彼薦
[080-19b]
紳芻蕘是詢公學不泛攷古能鑒示賓琰玉僉目為劍
曰不然作釋圭一篇公書報我謂云可傳嵗且更始
祠考亭夫子執棜視壺廢徹而餔公言子去嵗必来助
我考之喪見星而奔公命哲嗣馳賻國門書言卧疴未
克躬唁期子重来慮不爾見我時臨發對書載咷朔南
攸隔嵗月其慆既達于京公果逝矣不覩公容覩公孫
子回憶公言聲悲益吞僅一人知已而又不存觴酒在
筵挺燭在几我涕有盡我哀何厎
[080-20a]
   祭納蘭侍衛文
嗚呼往嵗癸丑我客潞河君年最少登進士科伐木求
友心期切磋投我素書懿好實多改嵗月正積雪初霽
紃履布衣訪君于第君情歡劇款以酒劑命我題扇炙
硯而睇是時多暇暇輒填詞我按樂章綴以歌詩翦綃
補衲他人則嗤君為絶倒百過誦之迨我通籍簪筆
朶殿君侍羽林鮫函雉扇或從豫遊或陪曲宴雖則同
朝無幾相見我官既謫我性轉迂老雪添鬢新霜在鬚
[080-20b]
君見而愕謂我太臞執手相勗易憂以愉言不在多感
心傾耳自我交君今逾一紀領契披襟敷文析理若苔
在岑若蘭在沚君於儒術繁學博通文詠書法靡有不
工喀爾庫庫富珠哩翀暨薩都拉未知孰雄君之勇略

帝左右騎則籋雲射必穿栁出師絶漠不憚虎口乃眷
帝心倚毗良厚當其奮武不知善文及為文辭不知能
軍允矣君子才實逸羣隨陸絳灌異於前聞和氣婉容
[080-21a]
承顔以孝友于昆弟古昔是傚謙謙者守温温者貌逆
之勿恚順之無傲花間草堂渌水之亭有文有史有圖
有經炎炎者進或鍵而扃縫掖之来君眼則青浮醪于
觚盛倉以筆夜合惺忪花散籖帙聨吟比調曾未旬日
詩朋尚在忽焉輟瑟尊月朔謂君尚生問疾而止入
巷心怦復者在屋升自東榮魂招不來躑躅屏營寢門
既哭容車將騁大泉一枚蠟燭一挺侑以荒辭泣下如
綆靈兮有知痛無不省嗚呼尚饗
[080-21b]
   祭劉太夫人文
嗚呼太君其徳斯柔色斯愉也孝以為婦而順以承夫
也以嚴則母慈則姑也卑尊長幼咸克有孚也樂善之
勤靡終初也相少保公之起家縣令而躋尚書也太君
于時挽鹿車也千里之行奉板輿也在汾之陽在浚之
都也錦軍之城白門之廨往必俱也總師于邊賛中樞
也耆徳既隆壼範益攄也九伐司馬五教司徒也三典
司冦進三孤也褕翟之榮錦韜象軸賁于閭也公沙六
[080-22a]
龍皆民譽也其三同懐二入翰苑女封夫人則鳯雛也
孫曾則百詵詵揖揖螽斯如也爰自侍郎公之填撫兖
青徐也河山十二極海隅也沈寃之獄減其辜也敝攰
之民緩其逋也災傷之地蠲其租也賑者累萬必及其
孥也是乃奉太君之教以成公之訏謨也葢太君之仁
匪特下及家人子姓而已凡賓客之至問所須也及饌
遺所無也貸者無不輸也恵心淑問難悉敷也嗚呼太
君貴矣富矣昌矣大矣夀矣康矣榮矣哀矣稽之于古
[080-22b]
殆莫與之符也某等從侍郎公遊厯下獲拜太君于堂
而忽聞長逝誠不禁涕泗之霑裾也牲之羭也酒之醹
也盤有果而俎有腒也跽陳于筵几之前念徳容之如
昨而不可覩矣為文告哀冀靈之式鑒而享此肴蔬也
   祭黄母周孺人文
嗚呼孺人嫁不必鄉里寓公是歸産不必多男有子而
才當其相夫子而仕也六館四門教冑子也監丞之賢
孺人為之耦也及其殞所天而孀也慈闈之訓兼義方
[080-23a]
也徴君之賢孺人成其名也嗟世營營聲利是求維孺
人之徳安貧勿憂餐以菽水不事鼎飪服以縞綈不事
玉錦古聖微言載在六經有圖有史百氏縱横香㕑袐
閣易散難并監丞躭讀廣為探篹徴君益之凡八萬巻
朝哦夜誦孺人佐之機絞之聲徹于書帷嵗著雍敦牂
閏月修寎我辭白門言歸柴辟徴君邂逅周在浚之宅
時鶴書初下有司敦迫人為君喜君蹙其額匪榮名是
逃念母氏兮劬勞商秋乃發達于燕郊陳情之語僅徹
[080-23b]
東曹哀訃忽至杖桐而號見星斯奔過市則哭觀者道
旁屏營躑躅矧在尊猶子情親帷堂未拜漬酒遙陳
臨風涕泗愧告哀之不文嗚呼尚饗
 
 
 
 
 曝書亭集巻八十

[081-1a]
欽定四庫全書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