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曝書亭集 > 曝書亭集 60





   孔廟禮樂議
被孔子以王者之服冕十二旒衣十二章秉鎮圭而坐
門列㦸二十有四襃崇之典古有行之者矣稽于禮可
乎曰不可孔子作春秋者也春秋之法僭忒者必誅人
[060-1b]
臣而被服等于王者僭也曰然則享用十二籩舞用八
佾殆不可乎曰是奚不可周官大胥春入學舍菜合舞
月令仲春之月上丁命樂正習舞釋菜天子乃帥三公
九卿諸侯大夫親往視之夫釋奠有樂而釋菜無樂者
也惟以天子親往視學則合舞以重之漢章帝元和二
年幸魯祠孔子于闕里作六代之樂唐開元中二京祭
孔子牲太牢樂宫縣舞八佾明之初國學之祭籩豆用
十府州縣學之祭籩豆用八夏寅曰十二籩豆惟太學
[060-2a]
可行若十三布政司各府行之則僭矣然則禮樂之隆
殺由于主祭者不係乎所祭神祗之爵位崇卑也夫社
祭土稷祭穀耕耤祭先農其神不必皆王者而天子祭
之未嘗因神祗之大小而殺其禮樂祭先師也亦宜若
是焉己記曰君子太牢而祭謂之禮匹士太牢而祭謂
之攘是則府州縣學之祭孔子籩豆用八可也用六可
也樂舞用軒架可也用判架可也至于太學則天子主
之以天子之學行天子之禮奏天子之樂享以十二籩
[060-2b]
舞以八佾何為而不可哉
   曲阜設官議
孔氏子孫知仙源縣事自宋之初已然今循而不改知
曲阜縣事者必孔氏後也然其弊有二居其位法難行
宗黨之間其人賢久不得遷其人不肖上官以孔子之
裔劾而去之恐人之議其後則顧忌而不敢出将益無
所畏憚而民受其害弊一也知縣事者不必孔氏宗族
之長族人有罪或其伯兄或其世父叔父或其從祖或
[060-3a]
無服而居祖父之行少者坐而撻其長卑者讞而屈其
尊干犯焉而不顧弊二也夫既封上公之爵一人錄五
經博士二人不藉知縣事者以為光榮矣或謂襃崇之
典行之久而不可易或又謂孔子之里不可使他人臨
之然則曲阜設官當何如曰曲阜魯之故都也周公魯
公者魯之先君也伯禽之少子食邑于東野曰東野氏
孔氏著而周公之後微居于曲阜物莫能兩大理固然
爾今之咸陽周公之墓在焉使徙其裔孫給之土田嵗
[060-3b]
時灑埽無廢三年有司擇子弟之通曉文義者貢之朝
俾知曲阜縣事秩滿得遷替以周公之子孫治孔氏之
里其于分也不紊其于吏治也無弊似亦策之可行者

   孺悲當従祀議
孔子之道著乎六經傳其業者自子夏兼通而外若子
木之受易子開之習書傳禮子輿之述孝經子貢之問
樂有若仲弓閔子騫言游之撰論語發明大義不越數
[060-4a]
子而已雜記曰恤由之喪哀公使孺悲之孔子學士喪
禮士喪禮于是乎書則孺悲實傳經之一人也惟因論
語紀悲欲見而孔子以疾辭疑孔子拒之門牆之外不
屑敎誨於焉孔氏家語司馬遷史記皆擯而不書以親
受禮于孔子之儒不獲附一無表見之邽鄡燕狄㢘樂
諸子反得與配食之列斯則祀典之闕矣且夫互鄉闕
黨之童子未嘗無誨何獨悲之學禮以君命臨之反絶
之已甚乎故夫禮有喪服綱也既授子夏作傳矣士喪
[060-4b]
禮目也以授悲目言其常而曽子問盡其變然後喪禮
備矣噫悲一學禮而士喪禮之書傳其功豈小也哉且
既授之禮則為弟子禮六藝之一悲身通之學者毋徒
泥論語之文謂悲不在弟子之列必合雜記論之而悲
當配食于孔子之廡可信已
   鄭康成不當罷從祀議
西漢學士大都專治一經兼經者自韓嬰申培后蒼孟
卿膠東庸生瑕丘江翁而外盖寥寥也至東漢而兼者
[060-5a]
漸多鄭康成出凡易書詩周官儀禮禮記論語孝經無
不為之注釋而又六藝七政有論毛詩有譜禘祫有議
許慎五經異議有駮臨孝存周禮有難何休之墨守膏
肓廢疾或發或鍼或起可謂集諸儒之大成而大有功
于經學者萬嵗通天初州刺史史承節撰銘曰公之挺
生大雅之懿囊括墳典精通奥袐六藝殊科五經通義
小無不盡大無不備此天下之公言也惟其意主博通
故于三統九章大傳中候以及易書禮緯靡不有述然
[060-5b]
其箋傳經自為經緯自為緯初不相雜第如七曜四游
之晷度八能九錫之彌文三雍九室之遺制經師所未
詳者則取諸緯候以明之盖緯候亦有醇駮之不同康
成所取特其醇者耳災祥神異之説未嘗濫及也或疑
五帝之名近于怪然此在漢時著之祀典者君子居是
邦不非其大夫矧朝廷之典禮乎乃宋儒極口詆之沿
及元朝隨聲附和至有以此罪之竟黜其従祀者其亦
不仁甚矣不觀九峰蔡氏之書傳乎周天三百六十五
[060-6a]
度四分度之一此洛書甄曜度尚書考靈之文也黑
道二去黄道北赤道二去黄道南白道二去黄道西青
道二去黄道東此河圖帝覽嬉之文也而蔡氏引之於
蔡氏乎何傷不觀新安文公之注楚辭乎崑崙者地之
中也地下有八柱互相牽制名山大川孔穴相通此河
圖括地象之文也三足烏者陽精也此春秋元命苞之
文而文公引之於文公乎何損乃一偏之論在漢儒則
有罪在宋儒則無誅斯後學之心竊有未平矣況鄭氏
[060-6b]
之功文公成公未有異議乃一程敏政罷之非萬世之
公論也竊謂宜復其從祀孔廟不當罷
   經書取士議
五經垂世昔賢方之于海比之日月久而長新挹而不
竭盖合羲農軒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數聖人而成
非一人一家之言也朱子注論語從禮記中摘出中庸
大學為之章句配以孟子題曰四書諄諄誨人以讀書
之法先從四子始由是淳熙而後諸家解釋四書漸多
[060-7a]
於説經者矣元皇慶二年定為考試程式凡漢人南人
第一場試經疑二問于大學論語孟子中庸内出題並
用朱子章句集注經義一道各治一經若䝉古色目人
第一塲試經問五條以大學論語孟子中庸内設問亦
用朱氏章句則舍五經而專治四書矣明代因之學使
者校士以及府州縣試專以四書發題惟鄉㑹試有經
義四道然亦先四書而後經沿習既久士子于經義僅
涉略而已至于習禮者恒刪去經文之大半習春秋者
[060-7b]
置左氏傳不觀問以事之本末茫然不知經學于是乎
日微海其可枯乎日月其可晦乎此學者之所深懼也
檮昧之見斟今酌古謂試士之法宜仿洪武四年㑹試
之例發題先五經而後四書學使府州縣衛宜經書並
試亦先經後書盖書所同而經所獨專精其所獨而同
焉者不肯後于人則經義書義庶幾並治矣若夫元人
之試經義詩以朱氏為主尚書以蔡氏為主周易以程
氏朱氏為主三經兼用古注疏春秋許用三傳及胡氏
[060-8a]
傳禮記用古注疏迨明洪武中損益之春秋得兼用張
洽集注禮記則用陳澔集説要仍不廢古注疏而永樂
諸臣纂修大全類攘竊一家之書以為書廢注疏不采
先與取士程式不協何得謂之大全乎所當覈諸書所
本各還著書之人别事纂修可也
 釋   釋圭
圭之為制不同而用之亦異天子大圭長至三尺土圭
[060-8b]
尺有五寸鎮圭裸圭四圭尺有二寸琬琰九寸鄭康成
謂琰大者度尺二寸穀圭七寸兩圭五寸而命圭則自
九寸以下爾雅圭大尺二寸謂之玠詩云錫爾介圭以
作爾寳説者曰非諸侯之圭故以為寳也是凡尺有二
寸以上皆天子之圭矣記贊大行曰圭博三寸厚半寸
剡上左右各寸半而琰圭以易行除慝鄭衆謂其有鋒
芒則其厚且殺之又王所搢圭插于紳帶之間盖其鋭
與劒相類所謂終葵首也考工記曰天子圭中必鄭氏
[060-9a]
謂以組約其中央以備失墜而典瑞駔圭璋璧琮琥璜
之渠睂則以組穿聯六玉是凡為圭宜鑿好於肉然後
可以組穿聯之也宛平孫先生藏古玉一相傳盜發成
墓得之傳世已久先生出以示予其光黝然若山𤣥
而水蒼長尺有二寸博二寸中鑿以孔可以穿組剡其
上若芒刃殆古琰圭之屬而尺寸過之疑即康成所云
大琰者也昔湯既伐三朡俘厥寳玊誼伯仲伯作典寳
而考父之頌曰受小球大球又曰受小共大共釋之者
[060-9b]
曰小玊尺二寸圭由此觀之是玊也焉知非詩書所云
而成湯既沒納諸其墓者乎客有先予觀者為賦玉劒
歌予考桃氏為劒未聞攻玊玉劒之載于六經者無之
遂定以為圭作釋圭
   釋齋
今人多以茹蔬不肉食為齋稽之古不爾也周禮膳夫
掌王之食飲膳羞王日一舉王齋日三舉殺牲盛饌曰
舉盖周制王日食供一太牢遇朔加日食一等當兩太
[060-10a]
牢而散齋致齋齋必變食故加牲體至三太牢是齋日
仍肉食反有加矣論語齋必變食以下至不多食邢氏
疏云此以上皆蒙齋文凡言不食者皆為不利人齋必
嚴敬食之或致困病故不食其凡常不必然而孔子惟
酒無量則齋日并酒亦飲之矣不飲酒不茹葷出荘子
文似未足據
   釋棠
詩蔽芾甘棠毛公傳甘棠杜也鄭康成注北人謂之杜
[060-10b]
棃南人謂之棠棃爾雅杜赤棠郭璞曰今之杜棃也樊
光曰赤者為杜白者為棠陸璣曰赤棠與白杜同但子
有赤白美惡子白色為白棠甘棠也少酢滑美赤棠子
澀而酢無味通志甘棠謂之棠棃又有沙棠廣志云如
棠味如李無核竊疑今之蘋婆果即詩所云甘棠而俗
呼沙果即沙棠呼檳子者乃赤棠也其曰棠棃者以花
似棠實似棃合而稱之爾
   釋杬
[060-11a]
爾雅杬魚毒郭璞注云杬大木子似栗生南方皮厚汁
赤中去/聲藏卵果陸徳明釋文云杬音元又作芫鄭樵注
云今南人謂之杬木其皮可煎汁藏梅三家之釋爾雅
若是盖杬之用在子沈瑩臨海異物志云杬味似楮用
其皮汁和鹽漬鴨子裴淵廣州記云杬殻似栗赤色子
大如栗散有棘刺破其外皮肉白如脂肪著核不離賈
思勰齊民要術作杬子法云杬木皮淨洗細莖剉煮取
汁率二斗及熟下鹽一升和之汁極冷内罋中浸鴨子
[060-11b]
一月煮而食之廣韻注杬木名出豫章煎汁蔵果不壞
錢易南部新書云湖州嵗貢黄杬子連蔕木𤓰故李景
先戲蘇特曰使君貴部有三黄杬子五蔕木𤓰左文
呉興統紀云大厯元年進單黄杬子談鑰呉興志云唐
嵗貢單杬子一千三百五十顆重黄杬子一千三百顆
樂史寰宇記湖州土産單杬子予嘗問之州人莫有識
者洪邁容齋隨筆云杬如蒼耳益母莖榦不純漬以藏
鴨子則染其外陶宗儀輟耕錄云今人以米湯和入鹽
[060-12a]
草灰以團鴨卵謂曰鹹杬子按今無錫土俗猶然坊本
爾雅乃譌杬為杭於是凡詮杬者皆以杭義釋之考諸
顧野王玉篇於杬則注木名於杭則注州名二義固秩
然不紊也若單黄重黄三黄則造杬子法有不同爾至
若卞彬下酒以杬皮為肴則又專用皮己
 説
   名孫説二首
昆田生子三齡矣命之曰桐孫為之説曰天下之木莫
[060-12b]
良乎梓桐也者梓之屬也榮木也易生而速長者也凡
木本實者末虚桐則枝之小者益堅孫枝所以貴也清
明而始華未後時也當暑而䕃炎熱之不附也鳯皇之
羣游非桐不集琴瑟之中吕非桐不宣日月之正閏非
桐不辨産乎荒岡窮谷未嘗有偃蹇憔悴之色及其自
拔于百尺之表櫜鄂之垂柯葉之潤望之者愈見其可
親也是非不材之木也矣詩曰其桐其椅其實離離庶
其蕃衍吾後乎
[060-13a]
百穀之見于六經者秬秠麇芑荏菽麻麥秫蕡苽稰穛
穜稑而黍稷稻粱尤嘉穀之最也詩言穡事多先稷黍
然頌豐年者必及稌又釀者則以稻酒為上而食稻比
之衣錦稻之重於時久矣吳田之宜莫良乎稻取以名
次孫也可豳詩云十月穫稻為此春酒吾將以娯吾老
   説硯
端州于今為肇慶府山石多可製硯惟水巖最上水經
[060-13b]
鬱溪東至髙要縣為大水盖蒼梧至是五百里有羚羊
峽以束之峽勢將盡其左折而北趨有峰曰朝天巖端
溪之水出其隂溪長一里許廣不盈丈自水口北行三
十歩有穴窺之止容一人俛伏捫而入積水灌其中凡
取石必先以瓠汲水自内而外若傳杯然水既涸熬豚
膏然紙為燈由穴而入中漸廣分三涂穿洞半里抵巖
壁巖髙三尺下上皆刓石不可鑿也鑿石之工多黄岡
村民日役不過四十人坐臥偃側其内得石自内傳之
[060-14a]
外一如汲水法巖三尺石分三品焉上巖者質純而豔
微紫中巖者質潤而凝色漸青下巖者質淡而細色近
白有眼沉水觀之若有蘋藻浮動其中者是曰青花試
墨若熬釜塗蠟者然斯為美矣其餘紋不同紫氣奔
而迴礴謂之火捺聚而為輪謂之金錢紫氣既竭白氣
次之謂之蕉葉白凝綠若灑汁謂之翡翠白凝于綠纖
而長者謂之玉帶黄氣亘其上若虹謂之黄龍若縷謂
之金線㸃墨瘢相比謂之雀斑丹若粟者謂之硃砂斑
[060-14b]
剥蝕如蟲嚙謂之蟲蛀旁色赭者謂之䱇血邊其為
眼不同有鸜鵒眼有鴉眼有象眼黄謂之鴉碧謂之
鸜鵒眼不貴黄也員者為鸜鵒為鴉長者為象眼不
貴長也或三五其暈或七九其暈暈有竒而無偶者
也辨水巖者必于是驗之思過半矣朝天巖在水巖之
南産石易與水巖混亦有蟲蛀有玉帶有金線若翡翠
似矣恨微黄黄龍似矣恨燥蕉葉白火捺似矣恨糢糊
硃砂斑似矣恨大眂其眼四旁若漬晴翳不明此淚眼
[060-15a]
也形體略備光采全無此死眼也自此而外則屏風山
背有石西坑有石北嶺有石大抵拒墨者多向日視之
見有若繁星者有若金銀氣者其理麤其質燥其聲堅
響其色深紫或如豬肝或如黛緑或如敗錦或間道如
松木紋皆石之下者也宣徳巖在屏風山半開自宣徳
年品在朝天巖之上山多虎患故嵗久無采者要之得
水巖而諸山之石可廢得青花兼鸜鵒眼者而諸品又
可廢矣典水梅花坑去端溪四十里在三水縣境産石
[060-15b]
亦有鸜鵒眼方之水巖無異也然徑尺之石眼或多至
百數光滑而易裂不知硯者惟眼是求挾之以為希世
之寳特宋人之燕石耳予游嶺表正值采硯時購水巖
石百餘久盡散去海鹽周生從予學詩以端石硯為贄
乃追憶舊日所得為説示之俾審所擇焉   説舟示戴生鍈
西湖船製不一以色名者有明玉鎗金金勝寳勝大緑
間緑游紅申屠仲權詩紅船撐入柳隂去釋道原詩水
[060-16a]
口紅船是妾家是也以形名者有龍頭白樂天詩小航
船亦畫龍頭是也有鹿頭楊㢘夫詩鹿頭湖船唱赧郎
是也有燕尾張思㢘詩斜日輕風燕尾船是也形色雜
者有百花十様錦錢復亨詩誰家樓外停歌舞又上西
湖十錦船是也以姓名者有黄船董船劉船見呉自牧
夢粱録盖大者謂之頭船尤大者賈秋壑所造車船也
車船棚上無人撐駕但用車輪脚蹋而行其速如飛小
者謂之𤓰皮船㢘夫詩小小渡船如缺𤓰歐陽彦珍詩
[060-16b]
𤓰皮船子送琵琶張大本詩𤓰皮小船歌竹枝周正道
詩𤓰皮船小水中央是也又有總宜船取東坡居士澹
濃抹緫相宜之句名焉李宗表詩緫宜船中載酒波
凌彦翀詩㡬度涌金門外望居民猶説緫宜船是也泗
水潛夫述武林舊事值探春競渡日畫橈櫛比如魚鱗
無行舟之路楊謹思詩大船檛鼓銀酒缸小船吹篴紅
繡牎今則敗舫數艘無復徵歌按舞者矣
   説緯
[060-17a]
緯讖之書相傳始于西漢哀平之際而小黄門譙敏碑
稱其先故國師譙贛深明典奥讖録圗緯能精微天意
傳道與京君明則是緯讖逺本于譙氏京氏也徴之于
史如亡秦者胡明年祖龍死楚雖三户亡秦必楚已為
緯讖兆其端矣迨新莽之簒丹書白石金匱銅符海内
四出于是劉京謝囂臧洪哀章甄尋西門君惠等争言
符命遂遣五威將軍王竒等乗乾文車駕坤六馬將軍
持節稱天一之使帥持幢稱五帝之使頒符命四十二
[060-17b]
篇于天下不過藉以愚一時之耳目爾乃光武篤信不
疑至讀之廡下終東漢之世以通七緯者為内學通五
經者為外學盖自桓譚張衡而外鮮不為所惑焉其見
于范史者無論謝承後漢書稱姚浚尤明圖緯袐奥又
稱姜肱博通五經兼明星緯載稽之碑碣于有道先生
郭泰則云考覽六經探綜圖緯于太傅胡廣則云探孔
子之房奥于琅邪王傅蔡朗則云包洞典籍刋摘沉祕
于中郎周勰則云緫六經之要括河洛之機于大鴻臚
[060-18a]
李休則云既綜七籍又精羣緯于國三老袁良則云親
執經緯櫽括在手于太尉楊震則云明河洛緯度窮神
知變于山陽太守祝睦則云七典並立又云該洞七典
探賾窮神于成陽令唐扶則云綜緯河洛咀嚼七經于
酸棗令劉熊則云敦五經之緯圖兼古業覈其妙七業
勃然而興于髙陽令楊著則云窮七道之奥于郃陽令
曹全則云甄極毖緯靡文不綜于藁長蔡湛則云少耽
七典于從事武梁則云兼通河洛于冀州從事張表則
[060-18b]
云該覽羣緯靡不究窮于廣漢屬國都尉丁魴則云兼
究袐緯于廣漢屬國侯李翊則云通經綜緯至于頌孔
子之聖稱其鈎河摘洛盖當時之論咸以内學為重及
昭烈即位羣臣勸進廣引洛書孝經緯文蕭綺所云讖
辭煩于漢末不誣也然鄭康成注周官目孝經緯為説
賈公彦疏以漢時禁緯故則又未始不禁之矣自晉以
降其學寖微然釋慧皎作髙僧傳稱法護博覽六經游
心七籍沈約作宋書于天文五行符瑞亦備引緯候之
[060-19a]
説蕭子顯南齊書志亦然而周續之兼通五經五緯號
為十經直至隋焚禁之後流傳漸罕乃孔氏穎達/賈氏
公彦/徐氏彦/猶援以釋經杜氏公瞻/歐陽氏詢/虞氏世/
南/徐氏堅/編輯類書間亦引證今則樊英傳注所載隋
唐經籍志所録太平御覽所采學士大夫能舉其名者
寡矣
 策問
   康熙二十年江南鄉試策問三首
[060-19b]
問聖人之學莫備乎經漢世專一經者立博士而兼長
經義者莫若鄭康成然多以漢法解經又采讖緯之説
為後儒所憎唐孔穎達等撰五經正義儀禮周禮則賈
公彦成之至宋邢昺疏其未備而經義始完歐陽修謂
所載既博所擇不精異乎正義之名請悉刪讖緯之文
使無駮雜今五經取士一本宋儒之傳注可謂醇矣考
之明洪武中科舉程式春秋不遺三傳書主蔡傳而不
遺注疏禮則專主注疏是漢唐諸儒之説仍多兼習今
[060-20a]
注疏雖頒學官而士之肄業者鮮矣或如歐陽氏之説
刪其駮雜飭經師講習而兼通之不更愈與餘若易初
主程朱傳義其後本義單行而習程傳者漸寡春秋初
主胡傳及張洽集注其後胡氏傳單行而治張注者無
聞亦宜酌其舊俾兩家互為發明可與且宋元之説經
者多矣孰同孰異孰繁孰簡孰無悖于傳注孰能發明
傳注所不及其槩可得而言與五經大全論者謂惟春
秋最善盖本于汪克寛之纂疏其餘諸經所采羣儒之説
[060-20b]
果其大備而一無剰義與抑尚有待于補緝與我
皇上聖學懋勤蚤夜孜孜與儒臣講繹羣經既以四書
尚書講義頒示天下文武大臣兹者易義又將刋布其
于詩禮春秋當次第編纂夫儒生誦習經義其首務也
探其淵源必能舉其條目其詳言之毋隠
問江南田賦較他省獨多賦額既多逋課不少下江諸
郡積欠動盈萬億説者謂害釀于賈似道經界推排之
法或謂明太祖憾呉民為張士誠固守籍沒豪族田按
[060-21a]
私入之簿以為額徴故賦特重其後因巡撫周忱之請
蘇松等府官田準民田起科行之二百餘年矣今舊額
未増而民力日敝何與意者有司之催科未盡善與往
時嵗額不完疑為巨室豪右抗緩不納自奏銷處分一
案所以懲創者至矣江南紳士惟恐輸將之後而嵗額
不完如故何與或謂西北大郡賦額不過數萬而江南
一邑有多至四十餘萬者宜其日事催徴不足夫松江
之華亭不嘗析為婁縣乎既析之後未見徴輸之如
[060-21b]
則又何也比者旱溢頻仍不得不以荒嵗之逋賦請帶
徴于嗣嵗然田壤之收穫止有此數嗣歲未必屢豐則
舊逋未完而新課又欠矣將何術而使
國用民力交無絀與至若火江以北邳徐鳳泗蒿萊彌
望隸之軍而軍不屯歸之民而民不墾招徠開墾之法
又何策而可稍㡬于江以南諸郡與多士見聞所習利
弊必洞然于心盍具陳之是籌時者所欲亟聞也
問黄河之患前代山東河南或時有衝決今則江南獨
[060-22a]
被其害矣明永樂中陳瑄轉漕東南欲避遮洋之險鑿
清河縣南之淮與河㑹而淮黄遂為運道之咽喉
國家漕運仍明之舊而頻年河患傾堤潰防嵗費帑金累
數百萬明代河溢于淮則病在運河溢于泗則患在陵
今治河者無陵寢之虞惟運是亟則力所專施宜其事
半功倍矣顧工力之煩嵗月之久反有艱于昔者何與
隆萬間潘季馴凡四治河河無不治惟守固隄束水藉
水刷沙之法今其説具在惟是河挾沁汴泗沂諸水其
[060-22b]
勢易强而淮水源獨流長其勢易弱然則藉淮刷河之
説誠不足恃欲河之治必循季馴故智而後可與抑分
黄導淮别自有策與往時盜決河防者罪止杖與徒而
已後以法輕易犯改從充軍今之法較昔愈嚴矣乃衝
潰日告且新堤方築而故堤旋決綢繆何法而使新舊
交固與淮揚之田半為波臣所汩此江南之大患也淮
流何以遏歸仁髙堰何以護雲梯之闗何以通河之害
何以去諸生其悉陳利害以為
[060-23a]
當宁獻 
 
 
 
 
 
 
[060-23b]
 
 
 
 
 
 
 
 曝書亭集巻六十
[061-1a]
欽定四庫全書
 曝書亭集巻六十一
          翰林院檢討朱尊撰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