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曝書亭集 > 曝書亭集 47





年深豈免有缺畫則石鼓在唐時已無全文故吏部見
張生之紙本以為難得也呉立夫詩亦云岐右石鼔天
下觀駱駝載歸石盡爛夫以唐宋元人未見其全者用
[047-4b]
修獨得見之此陸文裕亦不敢信由石鼓而推之用修
他所攷證吾亦不能已于疑無惑乎陳晦伯有正楊一
編矣
   跋漢五鳳二年甎字
右漢五鳳二年甎一凷嵌曲阜孔子廟庭前殿東壁書
以篆文一行志塼埴之歲月從有金髙德裔題跋西京
陶旊之式存于今者惟此爾東京則有建武二十八年
北宮衛令邯君千秋之宅甎亦作篆書其餘載于洪氏
[047-5a]
所紀者有永平八年甎一建初三年汝伯寧甎一七年
曹叔文甎一元和三年謝君墓甎一永初元年景師甎
一其文皆隸書也或云萬歲舍大利善或云千萬歲署
舍子孫貴昌未央大吉或云大吉陽宜侯王蓋東京人
尚讖緯民間造宅墓爭作吉祥之語與西京不侔矣
   會稽山禹廟窆石題字跋
黄岡張編修視學兩浙按部於越拓會稽山禹穴窆石
題字見寄請予審定其文予考窆石之制不載于聶崇
[047-5b]
義三禮圖惟周官冢人之職及竁共喪之窆器及窆執
斧以涖鄭康成以為下棺豐碑之屬圖經禹葬于會稽
取石為窆石本無字迨漢永建元年五月始有題字刻
于石此王厚之復齋碑録定以為漢刻殆不誣矣石崇
五尺在今禹廟東南小阜覆之以亭相傳千夫不能撼
及歲在乙酉有力士拔之石中斷部下健兒迭相助乃
拔陷地纔扶寸爾土人塗之以漆仍立故處載考古之
𦵏者下棺用窆蓋在用碑之前碑有銘而窆無銘驗其
[047-6a]
文乃東漢遺字趙氏金石録目曰窆石銘誤也噫榖林
之陽蒼梧之野已無陳迹可求而岣嶁有碑啓母廟有
闕會稽有窆石益以徵神禹明德之逺也夫康熙己卯
夏日書
   漢開母廟石闕銘跋
右開母廟石闕銘存書三十二行漢避景帝諱改啓為
開史記啓禹子其母塗山氏之女也尚書娶于塗山屈
原天問焉得彼塗山女而通之于台桑吕覽禹見塗山
[047-6b]
氏女未之遇而廵省南土女乃歌曰候人兮猗實始作
為南音列女傳美其彊于教誨然則母也賢矣若夫禹
化為熊塗山氏化為石石破生啓荒誕不經本于墨翟
之徒隨巢子至漢流傳斯嵩山母廟南有石闕存焉也
闕立于安帝延光二年地志云是潁川守朱寵造其制
累石而成兩觀雙植中不為門亦有石方數尺上琢樓
屋覆蓋如佛寺經幢然武綏宗為兄造闕用錢十五萬
比立碑費十倍之洪氏隸續具圖闕狀顧啓母廟暨少
[047-7a]
室神道未之及者洪氏主于釋隸而二闕銘皆篆文故
爾予友葉井叔宰登封拓以見遺因疏本末于冊尾
   漢戚伯著碑跋
右漢戚伯著碑宋嘉祐中宿州浚汴獲之泥沙中是本
紙墨皆古色為退谷孫侍郎收藏殆即初獲碑時所拓
也鄱陽洪氏謂其字畫古怪偏旁増減有不可辨者審
視之良然同觀者曲周王顯祚湛求永年申涵光和孟
嘉興譚吉𤧚舟石
[047-7b]
   漢魯相乙瑛請置孔廟百石卒史碑跋
魯相乙瑛以孔子廟在闕里裦成侯四時來祠事已即
去廟有禮器無常人掌領請置百石卒史一人典主守
廟元嘉三年司徒吳雄司空趙戒聞于朝詔如瑛言選
年四十以上經通一藝者乃舉文學掾孔龢任之按漢
書儒林傳郡國置五經百石卒史臣瓉以為卒史秩百
石者劉昭注續漢書百官志引應劭漢官儀河南尹百
石卒史二百五十人黄霸傳補左馮翊二百石卒史蓋
[047-8a]
秩有不同故舉石之多寡别之今本杜佑通典乃譌百
石卒史為百戸吏卒我聞在昔有釋戰國策音義者更
雞口作雞尸貽笑藝苑以百石為百戸是雞尸之類也
   漢武梁祠碑跋
右漢從事武梁祠堂畫象傳是唐人拓本舊藏武進唐
氏前有提督江河淮海兵馬章後有襄文公順之曁其
子鶴徵私印漢自趙岐營夀藏圖晏平仲羊舌叔譽東
里子産延州來季子四象紀之史册此外如朱浮魯恭
[047-8b]
李剛魯峻董蒲范皮諸祠墓畫象刻石者匪一惟梁祠
人物最多洪适隸續具摹其形古帝王忠臣義士孝子
賢婦凡一百六十有二人今是冊存者僅帝王十人孝
子四人而已由黄帝至舜圖皆服冕禹手操掘地之器
冠頂銳而下卑殆士冠禮郊特牲所云母追者是覩此
可悟聶崇義三禮圖之非桀以人為車故象坐二人肩
背隸續所摹失其真矣每幅上下四旁有小字分書題
識姓名或間作韻語趙明誠稱其字畫遒勁史繩祖謂
[047-9a]
其筆法精穩可為楷式觀者但覺墨光可鑑元氣渾淪
謂為唐本當不虛也
   漢桐柏廟碑跋右漢桐柏廟碑購之江都市上水經淮水出南陽平氏
縣胎簪山東北過桐柏山酈道元謂山南有淮源廟廟
前有碑是南陽郭苞立又二碑並是漢延熹中守令所
造斯蓋其一矣考歐陽氏集古録所載碑文中山盧奴
君奴下闕一字斯碑云盧奴張君特未詳其名爾其曰
[047-9b]
春秋宗禜碑作宗奉災異告變作告愬而靈祇下碑闕
報祐二字中云從郭君以來廿餘年不復身至集古録
闕其文郭君殆即苞也獨怪歐陽氏謂其文字斷續而
是碑甚完好疑為後人重摹然流傳于世罕矣
   漢婁夀碑跋
右漢南陽處士婁夀碑歐陽氏趙氏洪氏均著于録其
曰𤣥儒先生者國人之私諡也易名之典禮官主之太
常博士議之廷臣得以駮正之其後但請于朝不考德
[047-10a]
行惟爵得諡失制諡之本矣至于私諡多出鄉人門弟
子之私極辭肆意末有限量然稽之于古若展禽之諡
惠黔婁之諡康降而東漢見諸碑闕者故友易名不盡
加以上諡𤣥儒先生其一也是冊為中呉齊女門顧氏
所藏雖非足本而古意淋漓于楮墨之表予先後見漢
碑約三十種老年復覩此幸矣
   衡方碑跋
右漢步兵校尉衡方碑在今汶上縣文述其先伊尹在
[047-10b]
殷號稱阿衡因而氏焉按趙氏金石録載浚儀令衡立
碑亦云出自伊尹合之應劭風俗通無異或云魯公子
衡子孫因以為氏則各有所本也碑以椎拓者少故文
從字順可讀康熙乙巳秋九月檇李曹溶潔躬太原傅
山青主長水朱彞尊錫鬯同觀
   漢淳于長夏承碑跋
右漢淳于長夏承仲兖碑在今廣平府宋元祐間因治
河隄得于土壤中崇禎癸未予年十五隨第六叔父子
[047-11a]
蕃觀同里卜氏所藏猶是宋時拓本今為土人重摹失
其真矣
   漢博陵太守孔彪碑跋
右漢博陵太守孔彪碑曲阜石闕多置孔子廟廷獨此
碑在林中歐陽子集古録第云孔君碑惜其名字皆亡
趙明誠以為碑雖殘闕名字可識諱彪字元上證以韓
勅史晨二碑率錢人姓名是本曩見之于宛平孫侍郎
宅文愈斷爛諱及字形模尚存乃𢎞治中修闕里志改
[047-11b]
彪為震都少卿穆遂謂撰志者遺之不知震即彪字之
誤也孫氏所藏漢隸約三十餘種尚有張表衡方夏承
王純侯成戚伯著諸碑皆宋時拓本今盡散佚覩此如
覿故人又絶類郃陽令曹全筆法此正永叔所云碑石
不完者則其字尤佳㫖哉言也
   漢析里橋郙閣頌跋
右漢武都太守李翕析里橋郙閣頌碑立于建寧五年
同時有黽池五瑞碑五瑞者黄龍白鹿連理木嘉禾甘
[047-12a]
露及承露人各圖其象摹厓刻之今無存矣洪氏隸釋
稱從史字漢德作頌故吏字子長書之書法太醜疑為
後人改刋
   漢冀州從事張君碑跋
右漢冀州從事張表碑石今不存予所見者宛平孫氏
家藏宋搨本也嘗怪六朝文士為人作碑表志狀每于
官閥之下輒為對偶聲律引他人事比擬令讀者莫曉
其生平而斯碑序述全用韻語不意自漢已有作俑者
[047-12b]
然其書法特在今丗所存諸漢碑上
   跋蔡中郎鴻都石經殘字
中郎石經初非三體書法而楊衒之劉芳竇蒙蘇望方
匋歐陽棐董逌等皆誤讀范史儒林傳惟張縯謂以三
體參校其文而書丹于碑則定為隸其說獨得之今觀
宛平孫氏所藏尚書論語殘字平生積疑為之頓釋論
語書云孝乎惟孝包咸注云孝乎惟孝美大孝之辭今
石本乎乃作于然則孝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句
[047-13a]
法正相同也
   跋漢華山碑
漢隸凡三種一種方整鴻都石經尹宙魯峻武榮鄭固
衡方劉熊白石神君諸碑是已一種流麗韓勅曹全史
晨乙瑛張表張遷孔彪孔伷諸碑是已一種奇古夏承
戚伯著諸碑是已惟延熹華山碑正變乖合靡所不有
兼三者之長當為漢隸第一品予生平僅見一本漫漶
已甚今覩西陂先生所藏文特完好并額具存披覽再
[047-13b]
三不自禁其驚心動魄也郭香察書字義諸家論說紛
紛關中趙孝廉子函以郭香察書配杜遷市石其說近
是載考司馬彪續漢書律歴志靈帝熹平四年有太史
治歴郎中郭香姓名殆即察書之人與
   溧陽長潘校官碑跋
紹興十三年溧水尉喻仲逺得漢碑于固城湖中驗之
則靈帝光和四年溧陽丞尉吏掾為其長潘校官乾元
卓立其出也晩故猶未漫漶辭稱惠我犂蒸犂黎通蒸
[047-14a]
犂字乃顛倒用之其曰尚旦在昔我君存今蓋以周公
太公喻乾擬人非其倫矣
   漢白石神君碑跋
右漢白石神君碑在無極縣立石者常山相南陽馮廵
元氏令京兆王翊與歐陽氏集古録所載無極山神廟
碑略同文稱神君能致雲雨法施于民則祀之宜也然
所云蓋髙者合之無極廟碑特常山一妄男子爾先是
光和四年廵詣三公神山請雨神使髙傳言即與封龍
[047-14b]
無極共興雲雨賽以白羊髙等遂詣太常索法食越二
年具載神君始末上尚書求依無極山為比即見聽許
蓋斯時巫風方熾為民牧者宜潜禁于將萌乃廵翊輕
信巫言輒代為之請何與非所云國將亡而聽之神者
與碑陰有務城神君李女神甎石神君壁神君名號殆
因白石而充類名之者碑建于光和六年是歲妖人
角起矣
   漢郃陽令曹全碑跋
[047-15a]
萬歴中郃陽縣民掘地得漢曹全碑以其最後出字畫
完好漢碑之存于今者莫或過焉按碑文全為隃麋侯
相鳳之孫鳳嘗上書言燒當事得拜金城西部都尉屯
龍耆而全以戊部司馬討疏勒又定郭家之亂信不媿
其祖矣時人語曰重親致歡曹景完蓋其孝友之性尤
人所難能也嗚呼今之為吏者雖遭父母之喪必問其
親生與否投牒再三始聽其去而全以同産弟憂得棄
官歸以此見漢代風俗之厚其敦孝友若是宜士君子
[047-15b]
顧惜清議而自好者不乏也全以禁網隱家巷者七年
可以補後漢史黨錮諸人之闕史載疏勒王臣磐為季
父和得所射殺而碑云和德弑父簒位德與得文亦
同史稱討疏勒有戊巳司馬曹寛而不曰全又云其後
疏勒王連相殺害朝廷亦不能禁而碑云和德面縛歸
死司寇蓋范蔚宗去漢二百餘年傳聞失真要當以碑
為正也
   續題曹全碑後
[047-16a]
右予庚戌冬跋尾越二年再至京師從慈仁寺市上買
此碑石已中斷完好者且漶漫矣更歴數十年必又歎
此碑為難得
   漢北海相景君碑并陰跋
濟寧州儒學孔子廟門列漢碑五其制各殊北海相景
君碑其一也地志不載何年所立以予考之元天歴間
幽州梁有字九思曽奉勅歴河南北録金石刻三萬餘
通上進類其副本為二百卷曰文海英瀾于濟得漢刻
[047-16b]
九于泗水中葛邏禄迺賢寄以詩云泗水中流尋漢刻
泰山絶頂得秦碑閱歐陽趙氏著録斯碑本在任城其
移置于學者必天歴間矣碑辭漫漶其陰旁右壁工以
不能椎拓辭予留南池三宿强令拓之題名有督郵督
盜賊議史書佐騎吏吏行義修行午小史豎其云午者
不載于續漢書百官志即趙氏亦不知也廣韻詮丘字
稱漢複姓凡四十有四引何承天姓苑漢有司隸校尉
水丘岑而斯碑有修行水丘郃營陵人又有修行都昌
[047-17a]
台丘暹故午都昌台丘遷則在四十四姓之外亦足資
異聞也已
   漢蕩陰令張遷碑跋
右漢蕩陰令張遷碑不著于歐陽氏趙氏洪氏之録殆
後時而出者碑額字體在篆隸之間極其飛動銘書蔽
芾棠樹為沛按堯母祝睦魏元丕三碑其書蔽字略
同而芾作沛則此碑所獨也碑陰率錢從事二人守令
三人督郵一人故吏三十二人昔賢謂東漢鮮二名者
[047-17b]
是碑范巨范成韋宣而外自韋叔珍下皆二名或書其
字然邪南濠都氏金薤琳琅少碑陰不若此本之完好
   漢酸棗令劉熊碑跋
右漢酸棗令廣陵劉熊孟陽碑上元鄭簠汝器所藏碑
文全泐存字不及百名筆法奇古汝器以為絶品碑在
唐時王建已云風雨消磨絶妙辭至于今宜其不可辨
識矣碑後摭謡言作詩三章其二曰有父子然後有君
臣理財正辭束帛戔戔以三言五言繼以四言足以見
[047-18a]
文律之古乃洪氏隸釋誚其難以謂之絶妙辭斯亦拘
方之見矣
   漢泰山都尉孔宙碑跋
漢泰山都尉孔宙碑在曲阜縣孔子廟庭大中大夫融
之父也裴松之注魏志引司馬彪續漢書亦作宙又韓
勅碑陰出私錢數列郎中魯孔宙季將千當以碑為據
而後漢書融列傳作伷考宙卒于靈帝熹平四年而伷
于獻帝初平元年拜豫州刺史籍本陳留字公緒别是
[047-18b]
一人竊疑范史不應紕謬若是或發雕時為妄人所更
後學遂信而不疑也
   書韓勅孔廟前後二碑并陰足本
闕里孔子廟庭漢魯相韓勅叔節建碑二前碑紀造禮
器後碑以志修廟謁墓碑陰兩側均有題名金陵鄭簠
汝器相其陷文深淺手搨以歸勝工人椎拓者百倍汝
器以予於金石之文有同好也逺遺書寄予乃取題名
之參錯不齊者齊之裝界成冊思夫孔子旣沒褒崇之
[047-19a]
典歴代有之世本王侯大夫莫不有宗譜族牒聖人之
後獨無聞焉厥後仙源宗子珍扈宋南渡金源立别子
為祖嘉熙雖仍錫文逺以爵而授之田里俾居三衢宋
之亡也忽焉元人思復立大宗而宗子辭不受能以禮
讓是人之所難也以予所見明嘉靖中孔門僉載一書
先聖六十一代孫承德郎魯府審理正𢎞幹所撰有世
表有宗系圖其於三衢一支棄而不録奠繫世辨昭穆
者宜如是乎可為長太息也矣勅前後碑隂載孔氏苖
[047-19b]
裔有褒成侯損建夀御史翊元世東海郎中訢定伯豫
州從事方廣平故從事樹君德朝升髙守廟百石卒史
恢聖文文學百石芝德英故督郵承伯序賴元夏進幼
達相史誧仲助術子佑贊元賔曜仲雅遵公孫旭連夀
番安世太尉掾凱仲悌處士徵子舉廵百男憲仲則汎
漢光凡二十三人而後碑稱碑係孔從事所立殆方也
伏念聖人之後有賢子孫改修闕里志孔門僉載則宗
子支子之流派及書名史冊碑碣者具書之惟非其族
[047-20a]
必去非聖人之言必削之庶乎其可已
   郎中鄭固碑跋
己酉之春泊舟任城南池之南步入州學見儀門旁列
漢碑五左二右三郎中鄭君固碑其一也碑文全漫漶
不可辨識舍之去明年冬同崑山顧寧人嘉定陸翼王
觀北平孫侍郎藏本文有逡遁字寧人謂是逡巡之異
文退而引三禮注以證之且博稽晏子春秋作巡遁漢
書作逡循莊子作蹲循靈樞經亢倉子作遵循又謂逡
[047-20b]
遁之異文筆之金石文字記以予考之集韻逡遁□三
字牽連書之均七倫切音義則一說文釋辵字云乍行
乍止也遁字雖音徒困切而配之以辵當讀如足縮縮
如有循之循以為假借則可不得謂之異文矣寧人作
音論惜集韻不存未知是書尚存天地間故于諸書疑
義未盡晰爾
   書王純碑後
冀州刺史王純碑婁彦發漢隸字源謂在鄆州中都縣
[047-21a]
立于延熹四年冬十二月而酈善長以純為紛以延熹
為中平蓋未嘗親至其所而傳聞之誤也歲在丁未同
譚七舍人兄舟石觀于北平孫侍郎硯山書屋宋拓本
也碑陰門生百九十三人姓字不具者六數略如之按
漢人書名必具名字此碑自馮定伯而下悉字而不名
與太尉楊震髙陽令楊著𤣥儒先生婁夀三碑相同亦
門生之變例也   跋竹邑侯相張夀殘碑
[047-21b]
竹邑侯相張夀殘碑在兖州城武縣立于漢建寧元年
五月土人截作後人碑趺所存約二百字竹邑侯者彭
城靖王恭之子阿奴明帝永初六年封見熊方後漢書
同姓諸王年表
   金鄉守長侯君碑跋
金鄉守長侯君諱成字伯盛山陽防東人文稱侯公之
後以平國君更安國君又則鄉哀侯霸其子昱徙封阿
陵而謂霸封於陵歐陽氏趙氏已正其譌矣碑末書夫
[047-22a]
人以延熹七年疾終蓋祔葬者竊思東京碑版之文莫
多于蔡邕今集中碑銘頌贊誄辭靈表神誥男女各異
其篇目疑東京之俗夫婦同穴者寡故廣漢屬國侯李
翊曁夫人臧其墓並在渠州各自井椁樹碑可以槩其
餘矣終漢之世侯君而外夫婦合葬僅有郎中馬江并
書夫人冤句曹氏祔焉此潘昂霄金石例王行墓銘舉
例未發其凡者也
   漢丹水丞陳宣碑跋
[047-22b]
明成化中内鄉縣髙岸崩土人得古碑一乃漢丹水丞
陳宣紀功碑文稱宣字彦成汝南新陽人丞相曲逆侯
裔宙去戸牖遷淮漢間傳歐陽尚書仕郡歴主簿督郵
除項都卿補臨縣永夀三年七月洪水盛多田𠭇荒蕪
民失水利卿單騎經營復修古跡旬月而成長流投注
漑田二十餘頃於是疁民胡訪等欲報靡由登山伐石
建立全碑甄記鴻惠後附銘二章建于建寧四年五月
是碑儲藏家鮮有著録者惟邑人李蓘曽載于丹浦款
[047-23a]
言康熙庚戌冬觀于宛平孫氏蓋耳伯先生曽知祥符
縣事得之   跋漢司隸校尉魯君碑
右魯君碑熹平二年四月立隸書額穿其中文一十七
行本在金鄉山墓側趙德甫撰金石録時已輦置任城
縣學至今存焉相傳是蔡中郎書惜其文不入集中石
久崩剥僅識其百一而已
   執金吾丞武君碑跋
[047-23b]
武君榮碑在濟寧州學儀門漢制執金吾一人丞一人
月三繞行宫外戒司非常水火之事秩六百石緹騎二
百人輿服導從光滿道路光武嘗歎曰仕宦當作執金
吾而樂府古歌辭稱陛下三萬歲臣至執金吾蓋中興
以後官不常置榮之本末惜碑文已漫滅年月無考僅
存其廓落焉爾
   書尹宙碑後尹宙碑土中晩出文字尚完結體遒勁猶存篆籀之遺
[047-24a]
是本烟楮悉舊對之如百年前物尤為盡善太原傅山
青主藏檇李曹溶潔躬審定朱彞尊錫鬯書康熙乙巳
秋八月
   滕縣秦君碑跋
兖州滕縣東四十里馬山古城址有滕君碑出自土中
無歲月可考滕君亦無名字銘辭四言音韻參雜其云
系出睪睪與嶧通知為滕人云為政崇博三年有成蓋
出而仕者末云丹書刻石垂示後昆以此知刊石書丹
[047-24b]
實始于漢其來古矣
 
 
 
 
 
 
 曝書亭集巻四十七
[048-1a]
欽定四庫全書
 曝書亭集巻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