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曝書亭集 > 曝書亭集 38




去其詩者多也迨至陳靈以後是非之不公淆于視
聽觀民風者于其所不當陳者陳之防邪之訓無聞誣
善之人日衆作為詩篇豈盡無工于古者特其人有可
疵則惟有棄而勿錄焉爾此刪詩作春秋其義歸于一
[038-9b]
也舍人高君工詩詞未嘗蹈襲古人發諸性情而諧于
律吕俾誦之者志意得廣焉合乎記之所云温柔敦厚
而不愚者已
   胡參議轉漕雜詩序
自徳州浮衛水而北經津門達通潞川原瀠紆若往而
復陸無林巒亭館之勝渚無菰茭菱藕之植篙工楫師
日邪許于左右雖善吟咏者至是無有不廢焉此轉漕
者歲至而曩昔之留題傳于今者葢寡也山東布政司
[038-10a]
參議山隂胡君以今年春轉運入潞寄示途中雜詩一
巻屬予序焉夫通才實難士大夫敏于事者舉凡刑名
判牘無足累其心至于持籌握粟或坐困其神智君能
于舟航喧集之㑹觴咏不輟誦其詩風格流麗洵有人
所難幾者昔唐盛時韋堅為轉運使作歌詞十闋百人
鳴鼓吹笛和之衆艘以次集望春樓下葢悦以使民民
忘其勞理固然也君于是役勿亟勿徐轉粟達之
天庾又有餘閒肆友朋文酒之樂匪直其詩可采亦足
[038-10b]
覘君政事之優已
   朱人逺西山詩序
自居庸折而南連峯出没者百數以其在都城右合名
之曰西山游者或徒或騎各隨所適故厯境往往不同
能文之士輒為賦詩記事葢非以衒其才而山水之勝
足以移人情者言之不能已也去年春予與同里李武
曽呉江潘次耕上海蔡竹濤游是山樂之留四日得賦
詩銘記四十餘首遂題名于壁既而予客揚州武曽入
[038-11a]
于黔次耕竹濤相繼游晉未幾竹濤客死交城比再至
京師讀王郎中貽上及其兄考功子厎西山記游集覩
予題壁因賦詩見懐于時貽上使蜀考功去官向之同
游死喪暌隔既不得見即後予游若兩王君者風流雲
散于四方回憶壁間題字日漶没于沙塵石溜漸不可
辨識游人且視為陳迹予亦不自知衰老之相尋也已
海寜朱人逺以歲之八月游西山命予序所作詩其厯
境先後不同而詩之工則與向時同游三子無以别也
[038-11b]
人逺善游嘗自漢江泝荆門入蜀往還數萬里猿猱之
所棲蠻獠之宅山川險塞靡不登覽其視兹山無異部
婁而長言咏歎之不置豈非山水之情有獨深者歟序
其詩告以往事俾思吾䣊㑹合之難且使兩王君暨潘
李聞之知予與人逺暫時相聚之樂也
   王鶴尹詩序
古今門才之盛莫過王氏唐重門第而王氏入相者一
十三人明重資格而王氏之中甲科者一千六百四十
[038-12a]
有六人雖然此世俗之所謂盛未足為王氏夸也惟其
姓名列于作者之林而克媕羣雅若司空昶子渾從子
沈渾子濟從孫述述子坦之坦之子愷忱忱孫度又若
丞相導子洽從子羲之洽子珣珉珣子𢎞曇首珉子謐
羲之子徽之獻之肅之𢎞子錫錫子僧達僧達子融𢎞
弟子微逺逺子僧祐曇首子僧綽僧綽子儉儉子暕族
孫筠皆累世有集著錄于國史於戲斯為盛矣沈約有
言開闢以來未有爵位文才相繼如王氏之盛者其信
[038-12b]
矣乎太倉王君鶴尹為文肅公曽孫諸昆羣從多以制
舉業取科第致位通顯而君獨澹然于榮利好為山水
游詩瓢酒榼肆志娱衍與海内名流繼和間倚聲度曲
識者比之東籬小山無怍也今年春郵所作松巢集屬
予序之予受而諷誦愛其境生象外意在言表淵然若
五達之井百汲而盈科由其才之多故長言之而不能
已也太倉才士之藪曩時王元美兄弟以詩名奔走海
内標榜同調有五子後五子廣五子續五子末五子之
[038-13a]
目文肅公登第在元美後而元美以兄事之與敬美埒
呼為二友方公在儲端元美寄詩則云委蛇談經術竹
素良所欣以祭酒歸則云兩都新賦誰堪續燕飲花下
則云文酒竟成吾黨事葢以著作相期初不以名位為
公重至緱山先生秀才時元美進之四十子之列而曰
原人中龍有子汗必血䟤跋藝苑塲歘爾電同掣其
矜許也至矣百年之久向之先後所謂五子四十子者
往往家學凌替獨文肅公後仕者盈
[038-13b]
朝多托文墨之職詩篇流播庶幾復覩烏衣雀桁之盛
而君以不仕宦好之也篤為之也専宜其詩之獨多且
工矣筠常論家門謂崔氏雕龍不過父子兩三世非有
七葉之中人人有集如吾門者考筠所撰文章以一官
為一集然官階之遷擢有數惟山水之厯覽無窮君好
游筋力尚强健試取平生所厯各為一集當有過于筠
之所撰者孰謂今人之不及于古也
   太守佟公述徳詩序
[038-14a]
嘉興在呉越號開元府更為秀州者百餘年宋慶元中
卒升為府以地則海環其東南具區浸其西北受苕霅
諸水分注百川陸有蠶桑麻麥秔稻之利水有菱藕魚
蟹之租行者乘船户外居者織機絞宵中葢終歲勤動
而忘其勞也鄉之大夫士好讀書雖三家之邨必儲經
籍恥為胥吏罕習武事其俗少隂狡訟者始躁而終柔
有辜恩而不滋怨毒故易與為治明之季也游民薄夫
農胥吏榮于大夫士武人雜之子衿比丘尼多于蠶織
[038-14b]
婦僑居者奪土著之利僕訐其主女懟其夫婚姻非其
耦且也竒贏之利不逮呉閶十之二三而畝税幾與相
埒冠婚喪祭燕享效其靡麗惟恐不及民貧而奢苟非
課農桑以足本富崇學校以明禮教將見風俗日敝而
莫之救已以言為治之要不其難哉瀋陽佟公來守斯
土化民以誠不亟亟于市徳而在宇下者帖然如赤子
之依慈父母焉㑹上下釋奠于庠公親詣廟下齋宿五
鼓既畢衣朝衣正冠束帶樂備升階執爵奉帛于先師
[038-15a]
而教授錢唐屠君率弟子駿奔襄事裸酒割牲祗祗肅
肅數十年所未覩也而又進諸生童子試之拔其尤者
資以奉錢蠶月舍于郊勸民織農月造于野勸民耕勤
者勞以酒脯公之重民事也至矣夫農桑者國之本計
本計修而佐以魚鹽窳果則民可使富學校者士習所
出士習端而下及百工商賈則俗可使移奢示之以儉
儉示之以禮然則公之為政其知所先務者與於是輿
人之頌公者連章累牘屠君㑹粹其詩成若干巻鏤板
[038-15b]
傳之請予為序予聞古之為治者厯三年而政成惟仲
尼有以自信謂期月而可然其用魯魯人鷖誦之至云
投之無戾若是其不易也公下車甫九月爾而邦人之
述徳者千舌一口言者心之聲此非可以力致者也詩
言之矣樂只君子邦家之基序以為得賢則能為家邦
立太平之基也良二千石共治天下者也公其始基之
矣由是而政教日明則邦家之光由是而言之不足長
言之則徳音不已將太平之基上以賛
[038-16a]
天子之治自我公始予舊史氏也願操邦國之志特書之
   張君詩序
昔之采風者不遺𨚍鄘曹檜而呉楚大邦不見錄于輶
軒之使後百六十年屈宋唐景楚風代興若夫吳以延
州來季子之知樂子言子之文學宜其有詩而無詩豈
非山川清淑之氣以時而發後先固不可强邪漢之五
噫晉之呉聲十曲迨宋而益以新歌三十六當時至為
之語曰江南音一唱直千金葢非列國之所能擬矣汴
[038-16b]
宋南渡蓮社之集江湖之編傳誦于士林其後顧瑛偶
桓徐庸所采大半呉人之作至于北郭十友中呉四傑
以能詩雄視一世降而徐迪功頡頏于何李四皇甫藉
甚七子之前海内之言詩者于呉獨盛焉曩予少壯時
獲交聖野葉氏長孺朱氏孝章金氏寜人顧氏禎起徐
氏鶴客陳氏無殊俞氏茂倫顧氏恒與往還酬和而張
君善詩予未及知君既沒而嗣子某將刻其遺詩屬予
作序予誦之終巻温柔敦厚孝友之風溢于言表觀其
[038-17a]
唱和知為無殊茂倫之友宜其詩之風格相似也韓退
之有言思元賓而不見見元賓之所與則如元賓焉今
諸子之作或傳或不傳而君有子克鐫其父遺稾庶幾
流播日廣又安知不有顧瑛偶桓徐庸其人合諸君子
之作甄綜行之則予之所厚望也已
   陳叟詩集序詩以言志者也中有欲言縱吾意言之連章累牘而不
厭其多無可言則經年踰月置勿作焉也可詩三百有
[038-17b]
五為嘉為美為規為刺為誨為戒皆出乎人心有不容
己于言者言之非有强之者而後言也後世君臣燕游
輒命賦詩記事于心本無欲言但迫于制詔為之故其
辭多近于强勉若學士大夫用之贈酬餞送則以代儀
物而已甚至以之置科目取士限之以韻其所言者初
未嘗出乎中心所欲而又衡得失于中冀逢迎人之所
好以是而稱之曰詩未見其可矣故夫作詩者必先纒
緜悱惻于中然後寄之吟咏以宣其心志言之工可以
[038-18a]
示同好垂來世即有未工亦足為怡悦性情之助不以
人之愛惡而移不因人之驅使而出則學士大夫或不
若布衣之自適游覽之頃縱吾意之所如而言之不倦
此詠歌之樂至于足之蹈之手之舞之而未己也錢唐
陳叟游于燕集舟行所作詩多至百首誦其辭莫不有
欣然自得之趣不為風格所限葢言發乎中故志之所
至詩亦至焉其視世之驅使而出者逺矣予故序之而
語以古詩人之㫖若此
[038-18b]
   馮君詩序
吾于詩而無取乎人之言派也吕伯恭曰詩者人之性
情而已吾言其性情人乃引以為流派善詩者不樂居
也温李之作派流為西崑試取楊劉諸詩誦之未見其
畢肖于温李也黄陳之作派流為江西試取三洪二謝
二林諸詩誦之未見其悉合于黄陳也譬諸水然河出
乎崑崙虛本白也所渠并千七百一川斯黄矣泉源于
馬邑本清也流而為桑乾躍為盧朐斯濁矣瀑懸乎廬
[038-19a]
山之北本直也導雙石經三峽迤邐入于宫亭之湖斯
曲矣派之不同乎源非可𤓰區而芋疇之也桐鄉馮君
好為詩直抒己意見世之言派者輒笑之查田查浦昆
弟吾鄉之善詩者也稱君詩不置予因取而誦之問其
所學曰吾何學吾特言吾性情焉爾噫君其可與言詩
也已桐鄉為縣雖小其山有殳史其壤有千金之圩清
江貝廷臣之所居西溪鮑仲孚㑹稽楊㢘夫之所游衍
往往見于題咏三百年來音塵歇矣君起而嗣之不惑
[038-19b]
于流派之説進而不已必有過于前賢之製述者君縱
不言派焉知來者之不以君為派吾老矣尚思見之
   高户部詩序
詩也者非夫人而能為之者也或失則愚矣或失則辟
矣雖為之不工也有溺志者矣有姦聲感人者矣有狄
成滌濫之音作者矣雖工不傳也語其難則有終身為
之不合者語其易或偶為之而輒工焉予年二十始學
為詩起居飲食夢寐惟詩是務六經諸史百氏之説惟
[038-20a]
詩材是資席研之所施友朋之所講習未嘗須㬰去詩
也高君子修恒與予酬和君不以詩名心知其工者予
焉而已及君成進士出知内鄉縣事遷知安州所宰皆
敝攰之地吏牘實煩竊意君無暇為詩矣迨入官户部
新城王先生阮亭為侍郎見君所賦詩亟稱之君既卒
于官其子進士君大立檢遺笥得若干首歸里鏤之于
板屬予為序昔建昌包宏父嘗序戴石屏之詩矣其言
曰詩主乎理而石屏自理中得詩尚乎志而石屏自志
[038-20b]
中來詩貴乎真而石屏自真中發若君之詩實兼有其
長人或疑君不數作詩怪其驟為之輒工而不知君之
于詩學之也専用力也久宜其為王先生所稱世固有
一二人言之足信于天下後世者賞音不在多也大立
將入都攜君刻集以行試更質之王先生庶幾以予言
弗戾于宏父之序石屏矣
   沈明府不羈集序
吾言吾志之謂詩言之工足以伸吾志言之不工亦不
[038-21a]
失吾志之所存乃旁有人焉必欲進之古人之域曰詩
有格也有式也于是别世代之升降權聲律之高下分
體製之正變範圍之勿使逸出矩矱繩尺之外于古人
則合矣是豈吾言志之初心哉且詩亦何常格之有豳
之詩不同乎二南鄭衛之詩不同乎唐魏周頌簡而魯
頌繁大雅多樂而小雅多怨亦各言其志焉而已唐以
賦詩取士作者期見收于有司若射之志于彀故于詩
有格有式有例有宻㫖有祕術有主客之圖無異揣摹
[038-21b]
捭闔之學今也不然仕乎
朝者賡颺盛際歸乎田者歌咏太平既無得失之患存
于中而何格式之限此呉江沈明府不羈集之所由作
也君壯年舉進士出宰西陲不屑治簿書折腰屈膝于
大吏遂引歸所居背郭漁村蟹舍相望予嘗過焉白花
紅蓼水及于讀書之牀而君吟咏不輟久之輯其前後
詩稾屬予序而傳之同好君之詩好盤硬語恥蹈摹仿
之跡時而縱横時而淵奥一暢其志之所欲言今海内
[038-22a]
之士方以南宋楊范陸諸人為師流入纖縟滑利之習
君獨以澀體孤行其間雖衆非之而不顧可謂有志者也
   劉徳章詩序
宛平劉徳章年未三十以廕仕上林苑監丞坐事繫獄
既而得免徙家易水之上南浮江沔轉客燕齊間徳章
幼能詩然性嗜飲酒結賓客為之未工也既以罪廢遂
肆力于是好排硬語不為格律所縛欲成一家之言可
謂有志者也以徳章之才誰之不如試以事奚而不可
[038-22b]
乃甫入仕遽顛蹶是有命焉非人之所能為也且夫懐
才而不得畢試見棄于時宜發之于詩其聲麤以厲其
辭怨而怒今觀徳章所作聲足樂而不流文足論而不
息葢合乎雅頌之㫖徳章年方剛學日以進必有更遒
于今者孟郊之詩曰惡詩皆得官好詩空抱山夫徳章
既不屑為惡詩殆無意于得官也已
   王考功遺集序
詩自刪後亡其辭六篇惜也南陔白華孝子之詩居其
[038-23a]
二也既又思之子之獲侍庭闈定省之文晨羞夕膳之
節豐嗇雖殊承志則一斯其言為人之所同二詩雖亡
其義可以意得若夫色養有違斯境以人殊由是陟岵
則嗟其逺汝墳則迫于近鴇羽悲于下四牡諗于上北
山思養四月思祭已為人世可矜之事至于親亡不得
見則天下之慘莫甚于是此蓼莪之痛以為不如死之
久也當其已返于家而哀思益甚故曰出則銜恤入則
靡至又曰民莫不穀我獨不卒此其時尚貪食息以自
[038-23b]
全哉乃或泥毁瘠而病君子勿為之説以繩當世之執
親喪者嗟乎使蓼莪之孝子作詩之後而死則孔子必
不以滅性非之而仍錄其詩可信也新城王先生子厎
以吏部考功郎中被謫喜溢顔面將歸養其親而母夫
人逝先生擗踊而哭水漿不入口三日既歸血漬于縿
幕之上夜不解絰蟣蝨盡生葢未練而卒于是鄉人私
諡之曰節孝先生既没四年其弟户部君阮亭輯其所
遺詩文編為若干巻屬尊序之先生詩空明超逺初
[038-24a]
誦之若淺易諷詠數過而㫖愈深其文條暢芊蔚羽翼
經傳葢言出乎肺腑而辭無雕繪至告母文三篇哀動
頑豔尤卓然可傳無疑也彞尊以貧故游四方先舍人
之喪踰月而奔未祥而復出舍堊廬而逆旅繩屨要絰
僕僕于逵道而靡所止息彞尊之不孝是豈足以序先
生之文哉惟是行役而喪其親所遭之慘則與先生同
之有感蓼莪作詩者之義乃因户部君所請論次之如

[038-24b]
   鍾廣漢遺詩序
秀水朱彞尊序其亡友鍾淵映廣漢之詩曰嗚呼廣漢
之亡才者釋所忌不才者去所怨而予心之悲不自知
其泫然流涕之無已也廣漢在吾黨年最少所為詩文
横絶時人其論駮援據古昔雖老儒鉅公莫能難居恒
遇人勝己者執禮法甚恭至不如己者或相對終日不
與語以是鄉曲之士嫉之如讎然如予者去廣漢不及
逺甚而與之交十年未見其倨祗見其恭也自予歸自
[038-25a]
永嘉廣漢已病猶力購文史晝夜編纂期予共注五代
史記既而予游大同轉客太原廣漢遺子書數百言謂
五代之主其三皆起晉陽最後劉旻三世固守其地思
覽其廢墟考其遺跡未幾游京師出居庸之闗病復作
比予至自京師則廣漢沒已三月其歸喪且旬餘矣廣
漢喪既歸其平生與廣漢無忤者先刻其詩以行予留
京師與譚七舍人兄舟石復集其古今詩得二巻較之
先刻者去取畧異葢其存者未必皆其稱意之作而是
[038-25b]
集則卓然可傳雖忌者怨者見之亦從而稱善也嗚呼
後有作者取廣漢之詩誦之其和平醇雅可想見其為
人益以信予言之足悲也已 
 
 
 
 曝書亭集巻三十八
[039-1a]
欽定四庫全書
 曝書亭集巻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