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兼濟堂文集 > 兼濟堂文集 卷四


[004-1a]
欽定四庫全書
 兼濟堂文集巻四
           大學士魏裔介撰
 序
  薛文清先生讀書錄纂要序
建功立業摛詞振藻熠燿人寰者代不乏人而道徳性
命之統不歸焉君子雖雅稱之而或惜其學之未至也
余俯仰孟軻氏以後道統之傳漢有董仲舒隋有王仲
[004-1b]
淹唐有韓退之至宋而周程張朱尤得洙泗之真脉元
許魯齋繼之明之學者如曹月川胡敬齋蔡虛齋林次
崖羅一峯羅允升顧涇陽高存之指固不勝屈而薛文
清公尤為第一人其天資頴秀得之禀賦者固優而沉
濳淵粹力學篤行若得及聖門當不在顔曾下然余即
其書以測其所學固已可列於游夏間矣近得讀書録
二十餘巻朝夕披讀研究奥㫖見其詳明切近總以顯
揚性善之理本於太極無一言雜於功利入於老佛信
[004-2a]
哉其為醇儒而續道統之嫡傳者也乃録其要者存之
因付剞劂倘學者因言考道則窮理盡性至命不外是
而得之矣
  趙儕鶴先生閒居擇言序
趙儕鶴先生㓜應大星而生下筆為文章妙天下其時
際明運之盛與南樂魏懋中長垣李于田通州李修吾
江右鄒南臯諸公以道徳節義互相砥礪一時海内望
為祥麟威鳯途出趙郡者未嘗不過鄗上而聆其謦咳
[004-2b]
分其片札以為榮逾華衮也迨其晩年起任總憲晉冢
宰剖露良心連茹衆正適值逆璫擅權奸人比附楊左
諸公殞命北司羣賢一網打盡先生遣戍代州卒以老
死邉陲故先生之進退闗明運之盛衰非偶然也先生
林居時未嘗一日廢書擇言一帙亦其晩年所著中多
獨見之語切實體認非欲依傍他人門户者余擇其言
之要者錄出與天下共之以見心學者氣節之本先生
之學可謂身體而力行之矣彼揚子作法言而失身於
[004-3a]
王莽馬融作忠經而比匪於梁冀平居竊仁義道徳之
緒論及利害當前而脂韋絜楹之不暇茲其人為何等
也余生也晩余母張太夫人乃先生之甥也成童時提
擕至鄗猶望見先生顔貎飄飄若神仙中人嗚呼先生
豈徒文章氣節之士也哉
  顧端文先生罪言序
聖人之道本於天天有太極故有隂陽五行周子曰五
行一隂陽也隂陽一太極也天地之所以常存萬物之
[004-3b]
所以不㓕者太極而已矣聖人有見於此乃揭示天下
後世曰性曰䧏衷下民曰有恒而虞廷有危㣲之傳究
之心與性非有二也孔孟至善之説實昉於此自陽明
有無善無惡之説而天下之好異者紛紛趨於禪宗莫
有敢指其非者顧端文先生乃於羣言淆亂之時大聲
疾呼力辨其訛而後天下之學者始曉然如撥雲霧而
見青天余嘗曰謂無善無惡者心之體亦可曰無善無
惡者性之體乎知心性之合一者人心不得與道心叅
[004-4a]
而太極之體昭昭矣陽明為嘉隆間名臣其功業爛然
自可稱述若學問之間闗乎天人治亂天泉橋上之言
係告子之剰論子輿氏辨之先生故不得不辨之也陸
象山之學渉於頓悟朱晦菴猶目之為告子况公然紹
述而為之樹赤幟者乎善乎先生之言曰無善無惡四
字就上面做上去便是躭虛守寂的學問弄成一個空
局釋氏以之從下面做將去便是同流合汚的學問弄
成一個頑局鄉愿以之空局之與頑局其為世道人心
[004-4b]
之大害一也先生烏得不辨之哉先生之功大矣而乃
曰罪言此亦春秋之㣲㫖也愚不揣固陋爰述所聞發
先生之意以告天下後世之言心體者
  蔡洨濱先生語録序
余㓜聞癭陶有洨濱先生能闡明聖賢之學作書院訓
四方來學之士又設義田贍族黨建閘濬渠興水利以
惠梓里心竊慕之然未得見其所著書甲午夏過蘭若
有先生語錄四册溷淆塵土間無過而詢之者余展閲
[004-5a]
大義喟然曰是洨濵先生自述其生平得力處也夫洨
濵為名侍御抗節批鱗肅寮貞憲既而優遊林下孜孜
然著書立説啟誘不倦其中之所得誠有大過人者然
吾考明之學者如胡敬齋章楓山王龍谿羅近谿楊復
所諸公指不勝屈或純或疵皆為世所稱述而未有及
先生者乃今讀先生書則純正和平與胡敬齋章楓山
相伯仲而勝于龍谿復所逺矣蓋其學以性善為宗以
知行徳業合一為進修之要而尤以明先王之道禁邪
[004-5b]
説之非為興利除害之大端知言哉昔宋儒論人多刻
覈而不近情若先生之尚論則精詳而温厚取長棄短
以是見先生徳器優容汪度千頃倘得居三事之列必
能轉移世運底於太和而不屑屑於功利刑名之術者
先生自述其聞道於湛甘泉先生信乎其學之有本而
可以嘉恵後學羽翼經傳也先生之孫子虛為余同年
友能繼述先生之學因余數數稱道先生求余刪定批
評遂重梓而新之先生之學其再興於燕趙間無疑也
[004-6a]
  金伯玉先生語録序
余為諸生時偶見金伯玉先生疏章侃侃有浩然之氣
既而聞其死皇城玉河内心竊壯之
國朝定鼎後余曾疏請褒錄幽忠時
世祖章皇帝正愍念明末死難諸臣遂可其奏余雖未識
先生面不可謂不知先生之心也今復讀先生所傳語
錄而後知先生之學為有本先生之學心學也錄中所
載句句收歛退藏非所謂闇然日章者與先生與朱勉
[004-6b]
齋稱莫逆交而勉齋殉難雲中皆由於講之有素故不
以生死動其心文山不云乎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
義盡所以仁至仁義者人之本心人之天性也臨事失
其本心違其天性而託聖賢之言以自文人信之乎若
先生者言顧行行顧言無愧聖賢無愧已心雖與日月
爭光可也
  孫鍾元先生歲寒居荅問序
余生燕趙之邦樂與賢豪長者遊每聞忠孝亷節激發
[004-7a]
震動可悲可喜之事輙數十年不去於懷又好逄人稱
説或為人所厭聴至遷延欠伸余猶津津擊節不置也
憶公車過保陽渡白溝望楊忠愍公墓隕涕如雨拜瞻
祠下取駁石痛擊祠前鐡偶人趙文華嚴世蕃等行道
之人錯愕莫解余與二三昆弟狂歌上馬竟去既而仕
京師則聞公之同邑人孫鍾元先生於楊猶龍又得讀
先生乙丙紀事提擕左右滄胥廓園二先生於顛沛困
危中險阻憂虞略無瞻顧先生異人哉先生之門人魏
[004-7b]
蓮陸適以先生歲寒居荅問問序於余嗚呼余嘗惡人
之言行不相顧以名教自文其淺陋而其所行無幾微
之克肖徒為世所詬病若先生者行而後言之者也行
之而後言言太極言定性言朱陸言良知何莫非忠孝
廉節之繽紛馥郁者乎先生講學百泉之上從遊者皆
海内大賢其著書鴻富茲集巻帙雖少而雍容氣象儼
然如覩有徳者必有言非言也徳也余於先生徴之矣
若夫無言之㫖見聞之知軻之死不得其傳而濓溪諸
[004-8a]
公傳之者余似有所悟於中他日願見先生一就正之
陶淵明不云乎脂我名車䇿我名驥千里雖遥孰敢不至
  熊敬菴閑道錄序
聖賢之學躬行為急著述立説其末也自講學者紛紛
而去道益遠道本光明也或以講而反晦道本正大也
或以講而反鑿嗚呼豈聖經賢傳可不遵而猶須多議
論以相尚哉雖然學之不講聖人憂之當羣言淆亂之
日正不可不急講焉以正其謬排衆議以定一是引之
[004-8b]
於光明正大之域則明道之功實與行道相表裏孔孟
而後斯道之傳其危如綫周濓溪一出羣議頓息倡明
絶學開有宋諸儒之先而元之趙復自姚樞軍中北歸
闡明伊洛之學時稱江漢先生蓋亦楚産也敬菴熊子
承二先生之後毅然以斯道為已任又與黄岡曹厚菴
相為劘切既通籍為詞臣居長安徵逐之地門如氷雪
公卿罕覿其靣取宋元明以來理學之書窮硏搜討無
間宵晝條分縷析洞厥委源茲以閑道錄示余讀之大
[004-9a]
抵以性善為宗以倫紀為凖以窮理為基以主敬為要
一一歩趨考亭期於實踐不以渺論為名髙至於辨異
端排曲學斷然無所寛假豈不力大而思深者與夫道
者治化所從出也空言不適於用君子無取焉敬菴以
明體達用之學為斯世模楷一時負笈從遊之士崇尚
實學彬彬質有其文廣勵人才以佐
聖天子菁莪棫樸之化讀閑道錄思過半矣余於癸已
年著有約言錄丙午年復著有聖學知統錄大指在乎
[004-9b]
明善格物而以敬義為立徳之要得此錄乃益有以自
信也以是為學者躬行之標凖豈但曰文辭爾雅剖晰
精詳巳哉
  曹厚菴居學錄序
曹君厚菴崛起荆黄間而振鐸成均闡明學脉纂述五
大儒語要海内宗之宦長安十餘載所居不蔽風雨繩
牀布被圖書蕭然未嘗妄交一人妄出一語蓋昭昭乎
省察克治不欺暗室之學也受
[004-10a]
世祖章皇帝眷最深而厚菴亦殫心厥職日以唐虞郅
隆之治為經筵啟沃之資然縝密不洩人終莫知也甲
午以前作居學錄一巻取先儒之所長而亦不攻訐其
短其言一軌於正洵後學之津梁也昔元許魯齋敎授
蘇門大闡程朱之學厥後拜國子祭酒毎有陳奏世祖
輙嘉納之退則皆削其草生平所至無貴賤賢不肖皆
樂從之佩其言終身不敢忘今厚菴其繼起者歟何其
窮達如一轍也自明末以來理學之失傳乆矣𦍒際盛
[004-10b]
明之㑹天下漸有翕然丕變之機而又得厚菴起而躬
承之於以拯人心之䧟溺爭絶續之道統將數百年有
攸賴焉而僅一時之轉移成就已哉
  曹厚菴書紳錄序
昔余與厚菴長安朝夕號為良友其居學錄一帙余嘗
取之彚於雅説集中特以世之向學者少故未輕出以
示人不幸甲辰歲厚菴逝世余曾有詩弔之蓋痛斯道
之失人而余有離羣索居之嘆也丁未春爾唱盧子持
[004-11a]
書紳錄以告曰此傳所聞見於吾師者也請先生序之
余惟理學二字世所不樂聞譬如魚在水中而不知為
水鳥在空中而不知為空也亦足異矣今厚菴見道真
切其言性善言物格皆有合於先賢之的指論太公望
散宜生與余知統錄合而謂顔子不改其樂從戒慎恐
懼中來謂明徳與仁皆心之妙用性原不睹不聞見此
之謂見道聞此之為聞道龜山三先生指訣在喜怒哀
樂未發一語非其見地親切能一一道出乎嗟乎學之
[004-11b]
不講乆矣而上天厚愛斯人亦終不欲冺㓕故徃徃於
晦明絶續之間篤生數人以續其脉厚菴倡之爾唱述
之一堂授受詎非斯道之羽翼哉吾嘗訪閩中志學者
於陸咸一咸一首以爾唱對爾唱其由此益加精進也
考亭在望庻幾升堂入室焉
  李梅邨拳拳錄序
春日兀坐小齋李子梅邨以入覲北上出所著拳拳錄
請曰先生其有以敎我余受而卒業不禁喟然嘆曰學
[004-12a]
之不明於天下乆矣其弊在於侈言超脱而不尚持循
如異端之所謂頓敎者奉之以為不二法門是烏知心
性之理也哉故繼善成性之指闡於夫子而發揮之於
思孟道本廣大人自隘之强分人我妄生畛域亦何益
哉隋之王仲淹唐之韓昌黎不可謂不見其大也考亭
之詳宻象山之明敏不可謂不同其歸也即人即天即
下學即上達以本該末以始括終用力於神明之地而
終身無所忽焉無所昩焉道如是而已矣今梅邨閲書
[004-12b]
不下萬巻晰義已及十年疑而悟悟而復疑而今且劃
然大悟矣觀其名集曰拳拳蓋已有見於天命之性之
為至善而服膺於顔氏視聴言動克己復禮之學矣復
之不逺尚持循不侈超脱其於聖賢之道奚啻水乳之
合針芥之投哉余嘗謂萬古人同一性不可以氣質清
濁自生分别安於暴棄而不勉强砥礪以求至於聖賢
讀梅邨之錄而益嘆駑馬之不前鞭䇿之不可弛也炳
燭之光敢以老而廢學乎
[004-13a]
  讀禮偶見序
聖人之道聖人之禮也故中庸曰優優大哉禮儀三百
威儀三千敦厚以崇禮後儒如董仲舒文中子張横渠
朱晦菴皆見得此意而曲學每岐而二之於是尊性命
者求之幽深藐矩度者視為弁髦中行狂狷不可復見
而無忌憚之小人與賊徳之鄉愿接踵而起於世矣非
命世鉅儒孰能砥狂瀾而障之乎許子典三學優入室
徳不踰閑兢兢然體仁行孝以為天地萬物之根以為
[004-13b]
淑身善世之具而其用則見之於禮潛心考究直抒所
得斟酌於天理人情可見之施行可垂之永乆是誠羽
翼經傳扶進皇極之要書所謂禮樂不可斯須去身者
是也至於闡發聖學髙明精微有闗極至發先賢所未
發又皆禮之真意也故總名之曰讀禮偶見昔者夫子
設敎曰約禮與顔子論仁曰復禮治世治心總不外一
禮也許子之學純矣許子之見卓矣非仁人孝子焉能
言合於經如是乎蓋有參柴之性而輔之以游夏之文
[004-14a]
殆天篤生之以振興斯道也與吾是以讀之而敬服不
能已也
  小心齋劄記序
顧涇陽先生講學於東林一時海内賢人君子翕然從
之望若麟鳳言比芝蘭雖東漢之郭林宗李元禮不能
過也涇陽先生官都下時與趙儕鶴魏懋中李修吾相
友善厭江陵相之勢炎薰熾思濯之以清冷其所由來
正矣然由此塗徑遂分流及熹宗之朝僉壬得志彼其
[004-14b]
之子以東林講學為詬病假借傾䧟祖述故智卒之羣
賢受禍害及國家噫烈矣哉要之先生講學以明道何
負於世道人心亦何負於國家也時移事變俱付滄桑
而先生之書不廢閒中披閲喜其持議之正羽翼先賢
而力闢陽明無善無惡諄諄不已有功於世甚大於此
見先生之真能小心也因擇其要者錄之使世之尚論
先生者知先生之理學實足以發聖賢之藴而非徒踵
氣節於東漢之名流也
[004-15a]
  王弇州先生劄記序
夫士人讀書萬巻能不為古人所欺此固當以識勝也
乃學者不失之粗則入於腐談心學而無得於大中之
秘論用世而無見於經權之宜均無當於讀書之識也
有明三百年來才徳諸臣蓋亦蔚然可紀而以豪傑之
才抱經濟之略者余尤推弇州王氏使斯人也而當土
木之變必能為于忠肅捍禦之功際宸濠之亂必能抒
王新建戡定之猷若効力邉陲馳驅南北亦必能為威
[004-15b]
寧麓川之績無疑也所著四大部稿如陸海神臯足供
數載游覽而劄記一編尤其生平得力處獨覽曠懷有
内聖外王之㫖焉余素寳之欲以公之斯世謂得此一
帙已足廣讀書者之識更不必復問四大部稿可也
  學規彚編序
學至紫陽夫子而孔孟相傳之意燦然復明於世如永
樂時纂修四書五經大全及性理諸書海内喁喁向風
其後漸以衰㣲皆由異學邪說簧鼓亂真又舉業之家
[004-16a]
志在利禄出入口耳㒺有得於身心余嘗惄焉憂之上
書言學政諸事亦既稍稍見之施行矣閒中復與二三
友人論及敎法每扼腕於典型之已墜友人曰淵源可
接芳規何難復哉且既已知之而復秘之良非愛人淑
世至意余曰舊聞是輯願聞命矣師心自用則何敢承
乃彚紫陽白鹿洞學規及平川甘泉韜頴諸家而附之
以已所纂述知性十八篇大約此編之指以復性為要
而性理原無内外故舉業徳業未可岐視為二要在始
[004-16b]
終勿怠以底於有成而已槐泲之間吾黨篤志大雅者
蒸蒸日進願以此意共圖黽勉庶克紹先賢而且無負

國家風厲學宫至意也
  嚴既方先生嗜退菴語存序
學者讀書懷古咸欲致身華膴樹功業於當世而時命
艱於一遇託空文以自見如司馬相如揚雄之著為賦
謝靈運李白之詠為詩以瑰麗雋爽猶足以蜚聲譽傳
[004-17a]
不朽而况好學深思秉徳不囘之君子乎余昔下帷鄗
南即聞浙有嚴既方先生者天下竒士也覃心著述味
道之腴顧山川修阻無由溯洄從之迨入仕途與存菴
嚴子握手定交數數述其先人家學余心焉嚮徃猶未
得讀其書也迨請告歸里存菴始以嗜退菴語存見寄
誦之既卒業作而嘆曰其性命之㣲言名敎之樂地也
乎迹其内編一巻持身接物經世濟變之道罔不備舉
而尤以立誠為本高識為用此先生之學之所見端也
[004-17b]
夫天下事非誠不能動非識不能照誠以運識蔑不濟
矣至其論學也尊考亭而不斥象山尚河津而不黜餘
姚道在人倫日用極於何思何慮深明葱嶺本末而終
不惑於虚空法界之説可謂卓然獨立見聖賢之藴奥
者也竊以為此一編也可以近思可以續小學其嘉
惠後學者良非淺鮮使其馳驅當世翊贊
皇猷房杜姚宋之業何難追踪古昔而鬱鬱以韋布老
也豈不惜哉然先生之學傳之於存菴而存菴之學足
[004-18a]
以繼先生而振起甲辰大魁天下二十年來慇慇講幄
敷陳無隱稱侍從名臣視夫藩溷設筆仰屋視椽窮年
思索而無補於世敎者亦相去逕庭矣而揆厥所由果
誰氏之貽耶昔宋景濓方希古崛起兩浙文章為一代
所宗而學皆有本既方先生其繼起而雄峙者歟漢人
唐溪典稱延篤曰若使尼父更起於洙泗君當編名七
十其先生之謂乎余服膺抽繹不忍釋手因為之序而
與海内共見之
[004-18b]
  南牖日牋序
暇日過能仁寺百貨駢闐書賈攤書石砌上中一巻塵
䝉尤甚發而眎之武水王佐之先生南牖日牋也購置
案頭每公退抽繹數條如入羣玉之府如躋仙掌之峯
濓洛闗閩洞見原委西竺東王咸指偏弊嗟乎隆萬以
來學者悠謬離岐也甚矣而此牋獨得其正博而約收
之深而顯出之不拾人牙後唾曹峩雪所謂不以有限
之隂供小技不以無本之學誤生平者豈虚語哉因嘆
[004-19a]
世儒依傍門户徒馳騖相引重為名髙而篤志沈䆳之
士不尚聞達乃能窺理道之奥窔如先生者可不謂豪
傑之士哉然而先生之書余始雖未獲見之而及今猶
𦍒見之恐四海之大六合之廣名山石室之藏所在多
有而卒以名位不顯遂致淹没者是始終不得而見之
也是則有望於當世之網羅放失者也
  楊忠烈先生文集序
嘗讀明季諸書至楊左諸君子以忠節被害死未嘗不
[004-19b]
涕泗交頤有郭景純投筴之嘆曰嗟乎善人國之紀也
忠言道之典也滅紀廢典其可乆乎昔李杜隕身於漢
室楊左奮節於明時並以元黄之戰致世運顛覆揆厥
所由今古同軌矣猶記兒時讀書先君子側每見邸報
則憤憤不平或驚呌失色余因恠而請焉先君子愀然
曰童子烏用知此然余時已竊知楊忠烈先生為正人
第一繼以擊奸為逆璫讐殺心甚恨之使當時能早用
先生之言殱除閹豎俾海内正人㧞茅彚征亦何至二
[004-20a]
十年後國事大壞遂以淪亡哉興言及此往事已不勝
嘅時移事變獨有遺編殘瀋足供後人慿吊而先生産
於楚其遺文亦在楚直指使者李君望石自楚還蒐采
而補輯之以一編示予讀未及竟耿耿長虹之氣如在
屋梁落月間烈矣哉先生之所為也吾聞嘉靖時忠直
最著者如忠愍公丹誠激發日月爭光而先生生于陽
九之季遇害尤慘豈清白子孫之苖裔耶何世有高節
異時異地而同揆與余既慕先生忠節又嘉李君之意
[004-20b]
將付之剞劂以廣其傳夫先生之忠節固不待文而傳
而况其文又足以傳也奮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聞而
興起者其在先生之人乎先生之文乎
  張湛虛先生雲隱堂文集序
雲隱堂集者相州張湛虛先生所著也先生由進士起
家縣令以循卓考選諌垣直聲震天下洊陟京卿擢兩
粤總督功績懋著遂内召為少司馬晉兵部尚書總督
薊遼既而先推之張福臻至先生議别用適二親年高
[004-21a]
疾作請假送親旋丁憂里居流寇遂䧟河朔入京師先
生東走海上南渡淮僑寓燕子磯值馬士英阮大鋮用
事忌先生之才且先生與黄石齋劉念臺交切蘭臭尤
其所排擠故不肯推轂日以報復恩怨為事藩鎮相攻
人心瓦解
王師渡江平定南服先生乃從容北歸以終制請優遊林
下十有三年而終世莫不嘆先生之為完人且羨先生
之福徳深厚而余讀其遺書低徊嘆息猶以為先生之
[004-21b]
所以為先生者不盡於此也先生人品學問最高文章
經濟俱裕胆識兼長擇友最慎其於天下事揆度審處
胷有成竹風發雷起可以撥亂反治濟弱扶傾而當九
有鼎沸流氛射天之時乃置之濩落無用之地此天數
也先生且柰之何哉余生也晩未及從先生遊然余友
楊猶龍申鳬盟殷伯岩皆數數稱先生於余此三人者
先生皆友之又讀青壇成相國鍾元孫徵君之序如見
先生老成典型至讀先生之嗟隱賦抗顔古昔慨想巢
[004-22a]
由棄功名於刀爼之際甘糠粃於絶粒之秋鷄林鶴峙
鷗渚鴻遊信吾生之行休覺忘機之可樂真所謂自為
寫照者矣大約先生之為令也似元魯山陳太丘其為
諫議也似魏鄭公韓魏公其總制百粤也似韓襄毅王
文成而其晩節徜徉於山光水影殘花枯碁之間則又
似陶靖節白樂天易曰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若先
生者可謂出處不失其正者也先生之嗣上若在木天
與余數相過從而令孫子大又與余猶子勰同鄉薦癸
[004-22b]
丑春正公車之役乃以先生文集屬序余故論述之若
此俾千載之下過滏水者慿吊唏噓而思先生之為人
焉若先生之立言銘旂常夀金石與功徳並傳不朽又
不待余言之娓娓也
  孫鍾元先生歲寒居文集序
文亦難言矣古今之為文者奚啻數千百人而傳於世
者固寥寥也左丘明司馬遷班固范𣋌以及陳阮潘陸
任沈邢魏此皆有意為文者也今世所尚者惟此唐宋
[004-23a]
八大家之文耳八大家之中昌黎能因文以見道然亦
未免有意乎為文也若夫無意於文而文自工者惟周
程張朱數子耳周子之太極程子之易傳張子之西銘
朱子之奏議論序皆不事鞶帨藻飾而燦然犂然理至
者文自不可易也子曰辭達而已矣説者以為文不離
質得其中也而世之學者鏤心鉥目搜竒考異每薄濓
洛闗閩以為此特説理之言文則必如左丘明司馬遷
班固范𣋌之疎宕典蔚也不則如陳琳阮瑀潘岳陸機
[004-23b]
等之華贍駢麗也不則當如韓昌黎栁栁州歐廬陵蘇
眉山之錯綜變化也是則知其一不知其二見雕繢黼
黻之美而遂謂裘褐非衣之適乎聞笙鏞柷敔之音而
頓忘土桴之非樂乎以是諧於天下人之性情性情則
末也容城鍾元孫徵君生平落落大節屹立不磨不淄
素以劉静修胡敬齋自期許隱跡蘇門敎授生徒耄而
好學初無意於為文而自壯及老隨所渉歴子弟彚鈔
勒為一編蓮陸諸公為之捐貲鋟本合其問荅醇備無
[004-24a]
疵居然全豹以繼静修先生之後無疑也徵君為濓洛
闗閩之文而謂有異於班馬韓栁之文哉徵君年八十
餘矣靈光巋峙海内以為河朔遺老他日史臣之傳其
亦有所取於此云
  金息齋先生文集序
文章自六經語孟而外當首推左丘明屈原司馬遷班
固為嫡派而韓文公起衰八代歐曾三蘇繼之茅鹿門
先生遂有八大家之選自是海内操觚之士咸知所崇
[004-24b]
尚焉譬諸山六經崑崙也左屈班馬五岳也韓歐諸家
則亦峨眉九華天台雁宕之屬矣譬諸水六經星宿海
也左屈班馬四瀆也韓歐諸家則亦涇渭汾汴之屬矣
其他風雲月露軋茁險恠迂腐餖飣散漫悠謬號為文
者不可勝紀要之不可以言文也余自舞象時即聞息
齋先生為邢州太守吏治循卓固不待言而加意作人
化嫓文翁時心切嚮往之其後二十餘年乃得與先生
同朝又寓居相近數從先生請益先生亦樂於接引論
[004-25a]
及文章一道未嘗不嘆時尚之浮靡也及叩先生之生
平得力處未嘗不言八家之典型可式也余益心折
然是時先生既在政府余方長憲西臺窺豹一斑莫睹
美富迨已酉秋先生之孫大年為徳州守出先生全集
命余為序夫以先生之文之未易窺測也諸先生業已
序之余何庸復贅曷即先生之論文者為先生序之可
乎先生之言曰文以理為主氣為輔而不可離乎法又
曰文之不朽於天地間者理為之主法為之輔而巳矣
[004-25b]
又曰法度之文如大將用兵如士師用刑又其序李習
之全集曰以仁義之㫖求之庶幾不失作者之意序尹
河南文集曰文貴簡而能為簡者非易言嗚呼讀此可
以知先生之文繩凖於八家而陶錬於左屈班馬究其
原本實出於六經語孟錯綜變化有倫有則卓然稱古
文辭焉先生為鹿門先生之曾外孫通經學古淵源有
自宜其文之所詣髙深廣大矩度淳雅無偏無駁一至
於此也先生位至三公燮理宏化寅亮天工我
[004-26a]
朝定鼎覆載天下涵育羣生先生翼贊之力為多鞠躬
盡瘁夙夜匪懈常以懼之一字自盟於心而又以之朂
勉同列故始終荷寵遇于不衰易曰謙謙君子利渉大
川書曰恭儉惟徳作徳心逸日休先生有之立言由於
立徳先生之文蓋與道為一矣
  張玉甲文集序
天運郅隆有聖君主持於上則必有賢臣輔翼於下而
尤賴有正大真醇之儒於古昔聖賢心學之傳講明而
[004-26b]
闡繹之然後道統與治統相維而成久安長治之盛此
歴代所以尊崇而矜式之而越在有宋則周程張朱為
最著説者謂其得孔孟之心傳續千古之絶學誠非誣
也然非真知灼見尊信而不惑奚克臻此哉張君玉甲
系出横渠後自其先世徙居京師家學淵源即以西銘
正蒙為窮理盡性之階梯入籍以後宰試武林典禮南
宫俱有賢聲視學三吳三吳為文章淵藪往者士子競
好綺靡工於鞶帨張君則力追古道以致知力行之學
[004-27a]
身先多士而猶恐其無所縁以入也復著孝經衍義儒
宗理要二書俾之循誦服習不為岐途所惑而東南之
士風無復有風雲月露之繽紛矣遷蜀少叅有㓕寇功
補任青齊齊俗習於舊染難以猝治如鬭鷄走狗六博
蹴踘以及師巫咀呪滛詞誕説之流不可勝紀張君深念
王政之大當先敎養故蒞任以後惟漸次為之勸諭而
譬解使之盡棄其舊而謀其新而異端曲學尤在所禁
其要在敦學校重農桑崇孝弟興教化使人皆知繼善
[004-27b]
成性之本指以不至於放僻邪侈而巳此豈非明體達
用道統與治統相表裏者乎至於五經之論三敎之説
朱陸之異同諸子之緒言分别取舎皆窮源極𣺌而其
文章如布帛菽粟自然典雅光氣璀璨又其餘也向者
余亦嘗從事於程朱之學矣今視張君之正大真醇持
論不刋而猶覺余之僅得其郛廓而未窺其精㣲也然
或者且曰張君之學僅見於一方而猶未及於天下也
倘得躋公卿熙庶繢理學文章沾丐海内使海内之儒
[004-28a]
者皆知由周程張朱以定其趨向而漸臻於孔孟之閫
奥其於聖學不益高大而光明乎噫治之興也自上達
下化之行也由近及逺傳所謂觀於鄉而知王道之易
也今日者
天子方放黜浮靡敦崇實行安見張君之學不且由一
方而漸及於六合以内漸及於四海以外而因以導揚
太平盛治於無窮也哉吾是以信張君之為輔翼世運
之人也
[004-28b]
 
 
 
 
 
 
 
 兼濟堂文集巻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