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少室山房集 > 少室山房集 卷八十六


[086-1a]
欽定四庫全書
 少室山房集巻八十六
           明 胡應麟 撰
  序七首
   藝葵園草序
萬厯癸未春余北上公車時黎惟敬歐楨伯並在燕而
張助父陳玉叔諸君以奏計至胡孟弢區用孺諸君以
射䇿至余咸以舊好過從甚洽也而獨大來未識面心
[086-1b]
竊竊傾鄕焉一日大㑹于吳山人館亡慮三十餘曹轟
飲夜分應門報大來至時同人以疲薾幾散去什之九
余獨留晤大來覩其狀頽然穆然汪汪然千頃波也已
促膝共語則又泠泠然入于耳㑹于心間發一難析一
疑若庖丁之解牛而老吏之折獄迺作而嘆曰豪傑士
故有真哉彼中亡所有而色取于聲音咲貌之間若河
伯未離龍門曷與言海乎未幾余兩人各以下第去後
十年余株卧一壑大來亦數困春官丁亥之秋葉明府
[086-2a]
子木來余邑首出大來札授余迺知明府大來婣家而
大來屬余于明府也尋大來再入試都下則嵬然掇上
第以甲次出宰西昌矣湛盧大阿之鍔精光乆閟函石
之中一旦拭華陰而試盤錯將上干牛斗中裂犀駁下
斮蛟龍奚往弗得而有于百里之邑也大來下車西昌
甫期月政聲四馳刑清訟簡覩公署傍隙地蕪穢輙葺
而藝葵其中春夏之交華葉芬敷日手一編獨坐吟諷
長謠短章積成巨軸邑之士民争乞梓焉因自命草曰
[086-2b]
藝葵而屬序不佞竊惟葵之為卉一也公儀拔而傳記
播于前大來藝而賦頌傳于後豈所謂道不同不相為
謀者哉公儀相也相師表百僚閭閻之計吾何暇親焉
故公儀之拔利民也拔而民獲其勞也大來宰也宰父
母百姓塲圃之工吾何敢忽焉故大來之藝亦利民也
藝而民享其逸也藉令大來居相職拔一葵而利天下
詎曰弗為公儀子而宰一邑乎西昌之葵有加藝而亡
加拔審矣第公儀以拔葵達相體而魯削滋甚來賢者
[086-3a]
無益之譏身當戰國中處曾孟立言之際其文詞不少
槩見豈其果有餘于識不足于材乎迺大來之為西昌
曾不閱歲倉廩實戸口增敎浹化淪百廢具舉且也案
牘紛如文詞爛發飛觚縱筆馳大厯而驟元封葢識固
兼人才尤絶世洸洋渟滙畜極而流故能超然獨往追
百代而上之眎晚近尺寸形骸奚翅千里故欲知大來
之製作卽大來之藝葵而居可繹也余孱且陋於大來
亡能為役惟是三都之附竊艷于中輙綴數言篇首行
[086-3b]
且燔筆研以俟大來矣
   盛母雙節序
婺之東十里而遙有巨浸焉曰葛湖渟泓瀰淼都一郡
之勝堤上下舊族盛氏環居之其少而雋者世魁有客
癖賢豪車轍踵户外而羣從世𢎞四昆季雅同志倡酬
湖之名遂駸駸聞于越云世魁貴介翩翩世𢎞弟兄咸
奮自農畝屬者余汎舟湖上卽其廬止焉飛甍若鱗危
棟若翼迴軒曲榭靡不有致以為厥先遺搆也而丹堊
[086-4a]
塗赭爛然而若新詫問焉世𢎞顰蹙曰先君子甫壯棄
諸孤不腆敝廬皆拮据二母氏手孤弟兄受成事而已
繄豈惟敝廬卽不肖孤黽勉成立以庶幾先人堂搆絲
毫二母氏力也當是時嫡母曹下世已十載余欽其風
素大書其冊曰賦鵠丸熊越明年友人屠長卿系至復
為文歴序二母賢而謬薦余言實之余竊愧未有當也
未幾祝母亦乘軿仙去于是世𢎞伯仲介門人祝華父
持冊詣余廬請曰當先君子卒棄藐諸孤二母氏稱未
[086-4b]
亡持門户其劌心蒿目有人子咋舌不忍言者賴天之
靈不肖孤弟兄奉慈訓獲有今日迺禍延曹母溘亡猶
冀祝母健匕箸酬烏鳥寸衷而竟無幸矣惟是錫大造
于二母有文章鉅公在屠先生業命之惟長者無靳片
言二母氏死不朽余悲其意請輙援筆序長卿後曰節
之稱難于宇宙也詎弗彰彰哉塞兩儀橫六合亘萬祀
而垂千秋皆是物也故大塊之賦材他無所獨靳而獨
靳于節而儒者之藻鏡人倫百行備而節少虧其餘槩
[086-5a]
無足觀已迺士君子涵貫古今學術融而操趣定臨大
節而不可奪者子輿氏猶孑孑焉而矧乎闈帷之習婉
娩之姿矯焉而以節特聞此其難不尤倍蓰亡算也劉
向氏列傳所稱蹈白刃而赴黃泉偉矣第或深于情或
激于義或顛連而訣或迫切而捐較諸抱影窮年荼苦
九折而靡悔憾者其乆暫猶逕庭也且或驟見一鄉或
間見一國甚或僅見于一代葢節之難于宇宙而大塊
之弗輕畀可知已若乃一時並見而震耀一門者惟盛
[086-5b]
氏二母然矣始曹母室盛翁四旬未育母日夜懷宗祧
憂一旦束裝趣翁客金陵吳㑹間廣覓宜子者翁入武
林館祝氏覩室女賢挈以歸逾歳而駢舉思達弟兄曹
子之已出不啻祝母亦卑卑自牧嫡曹母而奉之俄翁
抱微恙捐館舍二母佹各殉以身顧兩孤子未立也于
是閫以外曹任之閫以内祝任之門戸斬然釁侮不作
人以盛翁弗亡矣已兩孤子稍長立成童則罄資給延
明師誨以義方課以藝業二子感淬奮勵卒能以遐陬
[086-6a]
僻壤來海内諸賢豪而登壇匠哲如吾長卿者操如椽
而侈述之母之行籍揚大廷登良史傳百千萬禩而未
艾而奚以余言重輕惟節之難言希遘古昔迺今顧並
耀一門豈婺女之墟元精孕毓磅礴藴隆大塊特縱之
而靡靳耶噫此固余所為沾沾齒頰而諸盛弟兄之賢
且藉是蟬連聞海内不僅止越焉已也若二母節而且
才以㷀㷀未亡葺前人之緒而大貽厥後有巴婦清望
而恧焉者則屠先生之言備矣
[086-6b]
   黃堯衢詩文序
古今人之材果弗相及乎哉古之世之稱材者詞章問
學出于一而今之世之稱材者詞章問學出于二夫詩
而枚曹也杜李也古之人有不必文兼也者迺其詩藻
繪蕃葩故未嘗廢問學也自南渡嚴氏之說興而詩自
三唐外汰百家矣文而左馬也揚韓也古之人有不必
詩兼也者迺其文淵綜富碩故未嘗廢問學也自北郡
李氏之說興而文自兩漢外屏百代矣夫汰百家而一
[086-7a]
于唐以為詩似也顧百家汰而後世之詩卒無能登枚
曹杜李之壇而奪其幟屏百代而一于漢以為文似也
顧百代屏而後世之文卒亡能馳左馬揚韓之壘而角
其鋒而徒俾詞章問學判為兩途而愸愸乎其弗相入
是何古之立言者為術之工而今之立言其為計若是
左也余不敏結髮操觚輙秉斯談以諗諸同志而二氏
之指舉世靡然卽有喙三尺鳴將疇和葢自丙子之夏
晤瑯琊長公而入可知也迺今于閩而得黃子堯衢若
[086-7b]
而人者豈亦所謂旦暮遇之者耶堯衢故文獻世家弱
冠雕龍英英汗血當世所稱賢豪匠哲靡不控櫜鞬輟
鞭弭逡巡退舍以避前茆而堯衢雅不以自足益虚懷
勵往追逐古初詩則禘枚曹禰杜李如洛陽少年漢濱
遊女風流格致婉約靡加望而知其詩唐也而詩匪足
以竟堯衢也文則享左馬配揚韓如幽燕老將河朔名
流氣韻襟靈逸宕自恣望而知其文漢也而文匪足以
竟堯衢也迺至蒐羅二酉紬繹五車大而天地日月之
[086-8a]
不廢不墜逺而元㑹運世之無始無終顯而皇王帝霸
之衰盛廢興幽而神鬼僊釋之推遷變互微而昆蟲卉
木之蠕動發生靡不總統其要歸而是正其龐謬今勒
成黃氏之言區分畛列亡慮百藉非其才軼人其識
曠世竭乙夜而殫三餘胡以萃體製之全窮淹貫之實
之若是也葢堯衢所為詩若文法唐非不猶嚴氏而未
始競焉若嚴氏之于唐法漢非不猶李氏而未始局焉
若李氏之于漢故諸所結撰馳百家驟百代卽以追曩
[086-8b]
時名世鉅公吾見其進而未止厥今所詣固已起弇州
之廊廡而直闖其堂皇矣以彼其才究竟業成而論定
身後夫孰謂古之人果弗可及而今也詞章問學之並
擅者或是之亡也堯衢都盛年負盛氣顧獨以三都前
導謬屬于余亦越五載而余未有以應邇復悉索篋中
浮雙魚東海上曰履康生不幸稟賦孱弱且方罹幽憂
一旦卒然冒霜露君雖恨于臣將若之何噫余之髮已
種種矣經國大業不朽盛事皆堯衢所自有余何能為
[086-9a]
堯衢役堯衢勉矣格有所必程法有所必比辭有所必
鍊思有所必抽入之九淵而毋墮于魔放之八極而毋
蕩于幻舉之千仞而毋激于峭按之萬鈞而毋滯于麤
博而核之精而瑩之俾異日為子雲氏者後之視今亦
猶今之視古也此余所謂古今人材未嘗果不相及者
也亦堯衢之所為屬序與余序堯衢意也
   觀風錄序代/
昭代之文至于今而極盛矣而於越以東南大藩翹然
[086-9b]
冠羣省而出其上其文之發為時義以演繹聖真宣洩
儒術者稱極盛中之尤盛焉葢自大禹塗山之盟玉帛
萬國實開闢以來文明所繇肇歴漢唐宋氏藝士代興
至勝國而鵲起聯翩佹割天下十之七以為明前導迨
我高皇帝統一區㝢宋文憲劉文成旗鼓並建若王若
方諸君子羽翼而先後之而經世大業遂咸萃于越之
一方迺今時義之工特其餘事顧二百年來三試而皆
首列者僅越商文毅為然而他方不一覩卽其故可推
[086-10a]
已余故嘗艷稱越中文物之盛客有盱衡而詰恒為之
神動色飛兹猥以官守攬轡而東單車疾馳不閱月而
抵禦兒之境其山則天目秦望穹窿崒嵂盤鬱而造天
水則錢塘富春浩漾滉洋澒洞而浮地其外環以渤澥
峙以赭龕洪濤巨汐之震蕩激春為觀之卓詭有獨擅
于六合之内者固宜鍾為穎秀纈為英華光藻舄奕與
三吳分道互馳卽諸方之矯矯者亡論也余旣以職事
巡行兹土復自幸得以巡行餘隙縱觀越諸士之文每
[086-10b]
奉璽書臨郡邑彰癉激揚之暇輙檄所部青衿程其藝
業而殿最之而間錄其文之一二尤雅者大都以譚道
則肆而昌以析理則縝而邃以雜物則該而洽以敘述
則贍而典以論辯則覈而衷彬彬哉質有其文卽未必
家連城人歴塊要以䇿賢良應舉選居然有游刃而亡
乏材則是編也其鼎中之一臠矣雖然吾尚有諗于越
諸士文詞之極盛莫逾於今日而文體之變衰亦莫有
甚于今日者始也程朱之不足則抗之而左史以為高
[086-11a]
旣也左史之不足則放之而莊列以為奇終也莊列之
不足則遁之而貝經竺典惝恍窈㝠昬惑不可知之域
兹三者非必越一方為然而越諸士故其嚆矢頃大宗
伯數上言至布章程申令甲而弊也迄于今而未巳彼
其思愈深工愈篤詞愈修而聖賢之旨趣愈益乖經傳
之面目愈益遠究且為牛鬼為蛇神司世道者有隠憂
焉爾越故亟稱天下鉅藩將以首善率先諸省㑹若之
何任其溺而莫之返也余兹一與諸士約寧以平毋寧
[086-11b]
以詖寧以樸毋寧以纎寧以顯毋寧以幽寧以實毋寧
以幻諸所結撰務約諸先民之軌凡邇來佔流弊汛
掃而一空之異日者繇時義進之古文詞又進之而功
而德繇文毅上之而文憲文成又上之而伊傅而姬孔
庶幾爾今日之肄習為亡忝而余他日所厚望為弗孤
哉於是越諸士亟以為然而乞余次第書之以冠諸篇

   忠清里林氏族譜序
[086-12a]
錢塘之有林氏也其先世葢徙自大梁云徙當宋渡南
時譜系綿邈弗可考勝國初提領公首以仕聞提領生
士民士民生居義居義三子仲曰榮入皇朝以孫章貴
贈通議大夫太常寺卿榮子三才文森才隠德弗耀文
永樂庚子舉于鄉歴柱下史森亦以子貴贈官如父榮
才子秀性至孝博通三敎書爰自吳山大井巷徙今里
中森子章幼敏工八法景泰中有司以神童薦歴官太
常寺卿從一品貤封三世子二長應祥以蔭官太僕主
[086-12b]
簿次應禧亦用有司薦入中書為人强直自遂武宗朝
不肯阿逆瑾挂冠去瑾敗復召歴官尚寶卿順天府丞
父子毖飭好修相繼綰簪組登九列立朝餘七十年負
郭廬亡寸溢州里偉其為人至方諸胡威子父秀子二
曰巒曰岡岡生寵及奇奇生梓梓進士起家至雲南按
察副使岡負氣任俠業賈賓客傾四方以同事中傷圽
縲絏識者悼其非辜扼腕天道當有後俄五子舜愛受
孚爵咸克世其業以高貲雄里中旣而受嗣絶從子遜
[086-13a]
嗣愛子念絕繼功嗣受孫孟春絶之蕃嗣世代數更子
姓岌岌如綫林氏此時號中衰而舜子思思子文明始
皆用儒術自奮恩年十一孤弱冠入太學負塲屋聲弗
售賫志殁文明十二亦孤再試太學不利絶意進取屏
居一室以經籍自娛讀史博綜古今成敗得失利害至
端木計然諸傳喟然曰大丈夫當身名俱泰岩處長貧
賤誠足羞史遷因是至欲後之人諱談仁義則惑滋甚
也陶朱氏三致千金而散之吾師法葢不遠始大肆其
[086-13b]
力于治生身與童僕嘗甘苦視百貨緩急而時操其奇
贏旣饒智慮多億中亦㑹數有天幸不詘乏歲入滋稔
益規恢其已成之緒不數十年而武林田園廬舍腴上
者相率歸太學家一時里中素封靡敢差甲乙迺其好
施予利澤人尤天性比閭族黨空乏以情告人人厭其
意去數捐已貲佐大興當宁重嘉其誼為棹楔樹閭間
太學子曰之盛之芬之芳之盛少卓犖不凡雖寢處膏
粱而下帷焚膏與寒素士競佔聲藉甚冠諸生丙子
[086-14a]
與余同計偕再上公車報罷慨然躡屫登岱宗拜闕里
周歴大河淮泗已浮扁舟入石頭吊古秦淮北固間歸
而學殖彌邃諸儕輩争俛下之方淬勵盛年攄夙抱以
建樹當世而㑹太學嬰疾亡母安人張偕逝之盛執二
喪傷功名未逮怙恃相繼溘焉卽異時萬一適逢而終
天之恨殆不可復于是乘幽憂餘隙捃摭先世積累之
自為林氏家乘傳之諸子若孫謂不佞年家子宜有序
序簡端輙因之盛所自述而稍次第之以俟後之紬金
[086-14b]
匱石室者且以徵林之所繇碩大繁昌非一朝一夕故

石羊生曰余讀司馬氏書至貨殖諸列傳未嘗不竊陋
遷之無識也彼所沾沾卓王孫程鄭烏倮輩皆賈人之
雄耳身旣薄仁義弗為其先世靡有功德之素子若孫
又斬然蔑聞卽傾國都亘阡陌君子唾去弗暇而侈諸
載籍其奚以稱焉余觀林自崇善公迄太學父子積操
絫行葢世世然矣致奕葉擅富饒以義聲奔走一郡非
[086-15a]
僥倖至也孝㢘齒力富强且益擴太學公所未究以潤
澤當代諸仲繽紛蔚起多材能林之稱甲族于㝢内將
駸駸與隴西太原諸族伯仲競爽而有弗可一方限者
余不佞計日望之矣
   祝生草序
詩能窮人甚矣東陽李生能茂以振世之姿遑遑佔
顧不能博一第與白面經生伍又不能存如綫之脈以
慰若敖氏之幽䰟而賫志之年曾未逮乎四十迺暴戾
[086-15b]
恣睢之夫黃耉遐齡至生平一善亡稱者孫枝繞膝日
升川盈而未巳豈其人誠賢于顏淵冉牛而才于王勃
李賀哉余固日問諸天而未得其解矣吾郡劉駱兩君
子首揭文學兩君子以窮著前代後有作者固宜窮李
生則余交臂而失之者今祝生樹勳之窮殆又甚焉祝
生家亡擔石僅一婦供饘粥復終歲病床蓐間而其激
昻邁往之氣雖鶉衣百結而不少衰每舉觴白眼旁睨
一世亡足少當其意獨時時過余𤣥亭揚扢風雅其英
[086-16a]
識宏辨若懸河放海而無所底止間出其詩歌讀之輙
殷殷留金石聲余每顧其人奇之而耳目其窮又未嘗
不為之三嘆也嗟嗟古今所艷稱世禄世家大者十餘
傳其極三數百載耳矣驟而執途之簪紳之子而叩其
祖翁卽賢且好學蔑能對其行履之悉他懵然莫知字
與名者比比而文人騷客特以片詞隻語永天壤同敝
之令名欲彼蒼之中泰然靡争而不困阨其躬而齟齬
其後得乎生旣落落于時而好為詩歌彌甚鋤屋旁隙
[086-16b]
地為園園中空無所有第種竹數千竿汪司馬為題曰
瀟湘坐而余亦屢贈以詩生日俛仰葱蒨間或竟午突
靡炊烟意恒蘧蘧然適也一日持其草若干篇乞余塗
抹評定之且曰幸胡先生同世惟賜之一言卽軏終
身亡憾噫若不佞者崎歴落舉世之所訕笑而生乃
沾沾蘄得余言得亡愈益其窮乎哉昌黎氏為文送窮
卒燒車與舩延之上坐而令名迄今不磨藉第令生身
弗窮才弗豐窮弗甚詩弗工窮日益甚詩且日益工而
[086-17a]
名且日益逺窮于生亦何負也生齒方盛强異日者子
虚達于承明天子欣然召見殿上未可知余獨悲李生
之卒窮以圽也因其請序謾及之
   唐長公詩集序
古今稱文獻則首三吳矣而吳之才至國朝而猶盛國
朝詩凡四變而吳凡四踞上游初則太史導其源盛則
迪功探其委中則皇甫揚其瀾迨弇州而地負海涵古
今之詩幾于盡廢一時吳㑹彬彬迹弇州伯仲而起者
[086-17b]
亡慮十數皆不佞願為執鞭者也然而全盛之極芽蘖
潛萌外道出于菰蘆而與二乘角忮心侈于調達幻術
大于登伽其尖纎浮艷揚袂市門之態亡論壯夫忸怩
卽唐餘元末諸人有囁嚅㗋吻者而揚睂瞬目意且籠
一世而趨之嘻毋亦已甚乎哉往余游歴吳閶每與周
公瑕氏縱談斯道未嘗不嘆太音之寥落而末法之淩
遲也迺今而得雲間長公詩余讀之至為之三擊節云
長公髫丱卽鋭意千秋大業弱冠屈首青衿汛掃博士
[086-18a]
陳言而一緣飾以西京戰國同事諸人咸誚夫夫也衣
狐貉而當暑長公置若弗聞也者俄而聲實崇隆沸起
黌校葢身未離逢掖而譽藉寰中矣卒之上公車掇巍
第因以大肆其力于文章釋褐莅官出宰百里鳴琴之
暇篇什輙形其才無所弗懸解而學無所弗究極古風
樂府鎔裁于漢庀材于魏而旁茹晉宋諸名家近體歌
行範格于杜擥調于唐而近遡𢎞嘉諸前輩氣之雄而
厚也幽燕老將之行兵也骨之沈而深也河朔酒人之
[086-18b]
任俠也體之大而莊閎而栗也入清廟覽明堂而百辟
裳衣雍雍而濟濟也聲之鬯而和色之豐而麗也秦青
之振袂而玉環靚粧也思之穎而發韻之逸而𤣥也供
奉之沈酣而步兵長嘯也時乎而朗月繁星時乎而凄
風急雨時乎而高江巨濤時乎而疊嶂危峰讀之使人
神動天怡心驚軼而一軌之正始之門大方之家藉
匪其姿絶人其識曠世則方彼鄭聲合奏之時豪傑雋
流且將傾聽忘倦胡以澡濯潢汙皭然氛翳而力障狂
[086-19a]
瀾于旣倒哉曩者瑯琊次公嘗謂不佞少遊中原力追
大雅而不為柔曼兒女子之習不佞恒愧斯言迺今當
之長公允無慙色矣余與長公素昧平生第目擊江河
而不能無扼腕于世道輙因三都脱藁而僭序其端如
此葢聲氣傳合隨叩輙鳴卽小挺巨鐘靡當魯衛亡暇
辭遜也長公文奇偉瑰邁直闖東西二京尤足以砭尖
纎浮艷之聾瞶豐碑巨碣業已盛行當世余不復具論
論其詩
[086-19b]
 
 
 
 
 
 
 
 少室山房集巻八十六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