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九十四


[368-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九十四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書牘
  趙汝師
每得公教札輙喜而不寐精進若此何所不詣弟自誤
作生計者三十餘年臨要𦂳時一句喚不來一字用不
[368-1b]
着非唯喚不來用不着覺驅遣之尤難瞿生宗門之學
甚精苐恐更為宗門所牽將草鞋空踏破耳渠必欲徃
江西大抵江西三處壇塲羅稍大胡似髙李似實然不
過宗門餘泒耳今以儒道盖之未免遮掩補凑不為朗
著故於此子行不勸亦不阻俟勘破後返照此心恢恢
故自有餘地也弟尚未曽描寫上大人將來或得小小
實用譬之饑渇時簞食壺漿耳食前方丈恐却有不堪
入口者如何所喻乃宇宙間盛事亦是宇宙間新聞但
[368-2a]
黙識之異時自見不足動公方寸五嶽也虞卿子無以
應命弟於子書原不曽購求止是慿鬻書人見貽故耳
公亦不必勞神作此無益事也
  又
得教知尚書尺一甚峻不免北首爾時物情輻輳所謂
男子張君嗣附之疲欲死者但以恬澹二字應之而已
春仲遇閏可於陽月抵都庶免褦襶之苦聖主當陽蒙
氣盡豁宫府大小屏息奉法足下既以書生抗綘灌以
[368-2b]
一絲係漢鼎天下公論待而赤幟千鈞之弩勿發鼷䑕
智深勇沉所以為大勉旃自愛僕自殘嵗入春來豎子
見陵四大展轉無有是處任之而已所需拙文當録出
俟春暖可必如約方欲以敬禮𤣥宴相托豈敢寳其敝
帚坐索重享耶
  又
城隅分袂河嶽方寸歸舁臲兀間悔夜談之鹵莽差勝
元馭宗伯耳宗伯歸與述兄饑渇意渠亦惘惘不勝計
[368-3a]
於書尺自悉之威鳳神虬世所景慕片語出口即為月
旦小爾舉趾便作模楷然在末法中亦有捩人眼鼻者
納汙藏垢醖智養勇以期可久可大賢者當自饒之聊
致莫助之愛而已拙文塞白意故未已更成一排律并
贈吳太史其一牘及扇補附吳者幸為致之君典良友
已矣向見兄談丁丑事令人骨騰而屠令狀所不詳知
别有紀錄倘付侍史發下可據而表其隧也嚮晤徐給
事甚佳燕中故人如王師竹太史魏懋權博士相見通
[368-3b]
為致聲他有問及者苐云名教外一長物老誖自廢何
足挂齒長途向暄善自消息不一不一
  又
别後再接吳門及途次手札已有傳公見朝遷官宫洗
三邸報至令人眼明公豈以一官半級為榮正為自此
開彚征之路賢者魚貫而進耳每傳除目自八座以至
郎吏皆可人此固執政者能虛心秉公不樹桃李荆棘
而公與二三君子蓬麻之植不可泯也區區此身此心
[368-4a]
皆如死灰不但無嘘者即嘘之亦不然矣苐恨入春轉
困薖軸藥餌漸狎無復歇時而筆研之役轉深若此縁
不斷譬如蝇鑚紙忩終無出頭理新正便當一切盡掃
去之耳先師似於山隂他處微露一消息此大可慰荆
老柴瘠良甚而哀思不已酧酢轉詳物望既厪將來恐
碍蒲團大事雨亭先生一月三轉知為公力亦差足為
賢者吐氣苐此卧苟不堅似公於波羅渡口輓轉之也
如何如何秋氣開美為恬澹二字留神不一
[368-4b]
  又
臘月内連得公手教具起居之詳且知僕兩信皆已逹
又於荆老處諗公所述時事多可歎可恨野人幸脱世
網豈敢復預聞况年來姓名可更堕長安城作齒吻間
物耶唯是野人芹曝有不容已於公者公是千古偉男
子滿胸臆皆浩然之氣剛腸疾惡遇事輙發賢於我曹
栖栖碌碌虱處禈中者固百倍矣苐不當小而用之輕
而出之夫亦有以如來法號告者乎釋迦者能仁也牟
[368-5a]
尼者寂黙也盖惟寂黙而後顯能仁之用也無已則有
請告暫歸乎鳳凰翔於千仞兮攬徳輝而下之在公猶
綽綽餘裕也僕行年五十九名為棄家而實未能盡當
為龎居士馬宜甫咲殺幸宿病良已而頑健勝於舊時
獻嵗即閉關謝絶一切酧酢亦不敢領筆研役而舊逋
尚不少湏至初夏乃可洗盡也邢子愿欲刻鄙集已力
辭之大抵利根自可湏㬰名根着力一鏟削耳瞿汝立
來云有北使附此不一不一
[368-5b]
  又
昨蒼頭喚㳺子有数行奉叩起居計已逹矣兹辱手教
滿帋具仞嚮道之堅與憂時之切所謂並行不悖者僕
自殘嵗來三改火病羸惙惙秋中參术始見功肌體漸
腴神氣亦王但苦筆札役未已一入新正必於上真前
作誓斷絶之矣不然終為一窩墨瀋淹殺無了期也昨
因病檢出数年來詩文一百餘巻掌故雜事七十餘巻
冬邸可就緒異日當露醜於公求公一序幸毋相負也
[368-6a]
苐此一念如迦葉舞恐終堕綺語障柰何柰何承示交
㳺中新得鄒諫議且日與徐駕部周旋此大足為麗澤
益鄒公負中外望太重一時公卿當惕息自勉無可以
當白簡者萬一宫府微有不同御少爾違節輕為論
建偶致逆鱗羣公不免紛紜又増一畨事矣湏公不憚
斟酌務全國體乃佳徐君嚮托草其尊人志銘而未見
状來非僕敢宿諾也元馭憂毁之餘為物情所羶悦弔
者不已病亦無已新婦復遘疾俄頃便逝見元馭羸状
[368-6b]
駭惋不可言公别帋勸駕之意良篤僕謂出世經世皆
賴此身吾儕小人不知其他唯以身為急耳近來除目
種種可觀孫選部誠名士似得公力不淺兒子流落京
邸使鑿坏之人尚礙眼耳可恨可恨今聞已歸差足慰
矣張肖甫便附此不一不一
  又
新嵗三日㑹瞿汝立云吾丈復動歸念有北人便即手
作数行附之計已逹矣汝立去之旬日而見邸報則復
[368-7a]
庵宮允為吾丈上請告䟽盖甫奉講筵之命而即杜門
何丈之勇於去也近事誠所不快然宫府之與言路兩
皆有以取之亦各有未是處大抵三代而後不必事事
皆當意人人皆可觀亦只是小小補貼耳除目屡下田
野宿物收且盡而次及於僕齒舌之餘即不出豈足為
髙吾丈視僕生平亦豈泊然無宦情者苐嚼䗶之味覺
於戊寅鑿坏之誓堅於庚辰今雖上負賜環下負推轂
有所不容已也䟽不稱病而稱乞骸盖欲避調理之說
[368-7b]
斷將來宦路吾丈念之念之計此時當已在道而未見
部覆將無政府不自安强尼此行以為廊廟重耶
  又
丁侍御迎家人至接手教及僕出處云二三君子意以
為似不宜輕動張肖甫司馬雖娓娓勸駕而微㫖畧如
吾丈汪伯玉司馬有書亦爾乃知豪傑之見骨肉之愛
與世情故絶不同也僕實未暇於中較量只為庚辰心
盟必不敢負而已若宗伯公故當别論此公出果能行
[368-8a]
義逹道酧世撫物當亦為上真所許不然自當急流勇
退尚未至老所虞病不任耳僕於外跡差近而心境未
清雜念時起且世福轉深則道縁轉淺虛名日甚則實
徳日損以此恐恐不敢戀桑榆之晷期之隔生或易為
力耳邇來處分多出聖斷不旁落大是佳境苐某人消
息若何鄉衮得自安否吾丈所稱近况與物情反側之
故大抵當坦然待之惟月旦小加斟酌樞機時一檢慎
可也初與宗伯計以留院相期不謂属之貴宗亦似稳
[368-8b]
延陵既特遷峻陪而吾丈仍故紱何也見補少常則孫
太夫人果物故矣家弟尚未覩除目渠似無可無不可
臺齕武定氏而宰公中丞不以為非則禍似不易觧吾
丈可作培植語勿有所加也不然彼之疑忿轉深而於
先師談過之戒小成牴牾矣瞿元立苐三弟復文懿一
何陵夷至此耶可嘆可嘆聞有使命䟽到日當不及為
僕借言然使僕至三䟽則苦矣餘俟面悉
  又
[368-9a]
昨草草数行附使者以謝計行期當在月朔兒子出送
荆老屬其少湏於郡以圖一餞僕身滯環堵而心揺揺
挂故人青雀間邇荆老告别作大啼僕雖勉自制收淚
胸臆終不能忍盖自愛弟入閩後二三故知摶扶殆盡
巖穴中僅一碩果形影相弔衰相漸現恐不能待諸賢
功成之日却笑安石老誖强以絲竹消之計惟有空王
一法而已公欲消揺留署為六月之息亦佳僕意不欲
太原公有所措置且親近公與洪陽及收召鄧先生軰
[368-9b]
布列有位而已鄧似未肯公便間一㬰之何如水利一
筴尤長塞外不唯可實邉庾亦足制牧馬但湏因地利
順民便如世尊所喻調絃之說乃不生變苐目前欲捐
数十萬金作母而緩收其子於数年後恐司農眼孔不
易入也昨嵗收獨常熟崑山儉而吳江次之吾州與嘉
定似小舒但積侵之後菜色猶未復耳此事撫按可以
調停要湏廟廊作主大抵蠲赦利於頑猾而柔良不沾
賑䘏偏於小豪而单赤鮮與一日不可無良有司如嘉
[368-10a]
定令数十曹江南膏血當不朘盡偶為賢者一及之勿
復謂朽株尤有火氣也扇頭詩亦小見微意而衰落之
餘都不成語衣物至微尠寕足報伸僑札之好耳錢氏
墓表已脫稿幸為轉致侍御君不一
  又
家弟歸得手教及詢之家弟云云亦相同摶沙作餅勢
無復合但終不至犯名義而顯為摧挫南雍一塊土似
足藏身僕豈敢作輦上觧淡生活沾沾充隐弟實無能
[368-10b]
用我者近遇一異人傳持頗有小騐甘老邱壑以俟師
期足矣瞿元立得補臺幕即資雖小屈而體面差佳但
不堪桂玉知何文舉生珠之賀不勝安仁悼亡之戚想
得公依止不至損耳楊户部應尾忠愍公之子當洒掃
公門幸一慰藉之兒子嬾廢得公與沈宗伯相為警䇿
可望焚舟之舉僕却不敢别有希覬也族子飬志老而
貧以一簿為蹄涔附此信不悉
  又
[368-11a]
家弟歸拜手教具仞念存僕蝸涎自濡蚓壌粗具於世
縁鮮所干渉獨先君子身後一事為忌人所抑腐心者
十七年於今矣曽有䟽草托太原公而㑹家弟北首屬
令上之乃云得所聞俟僕勉出而後成上僕不勝憤懣
歎曰此所謂馬生角烏頭白也兒子曽舉老丈教必湏
撫按或臺諫建白乃可私心甚然之其道無繇也長至
後故朱中丞諸孫出燕中闔郡縉紳與兵道書見示中
間為中丞闡發幽潜懇惻悲壮之極云自吾丈手筆且
[368-11b]
謂撫公已行郡覈矣倉皇與家弟謀以撫公為朱中丞
請而不為先君子請同事同鄉一舉一置人其謂何弟
復何顔焉請恩澤亦何辭見逝者地下旋走謁撫公句
曲則郡併以先君子報而按君條陳之草具幸皆在列
矣謂太原公再及之念此事在宗伯宗伯有通家分誼
且素辱文字知必不作前人忍既出臺諫公議如吾丈
嚮擬事體亦較稳惬苐條陳列欵勢不能詳加以年祀
向逺見聞稍異各曹之於政府不甚關白非吾丈慷慨
[368-12a]
一言之誰為援者中丞尚未復官今始得復則已復官
者自應獲贈亦事理之常太宰處不免借重大司馬矣
按君痌瘝民瘼誦吾丈大䟽嘖嘖感歎條陳中二欵實
縁吾丈意為之尚懼司農之扞格也獻嵗聞當上㑹典
例有宫端之擢不然亦光學被金紫鳳凰臺一片地知
雅意在攬輝恐不能相俛而下也瞿汝立前聞病阻良
用懸懐覩除目殊慰此官比之二部掾却有生色艾光
禄何以不召亦必用故事相尾耶吾鄉延陵有子不他
[368-12b]
聘其恨轉深盖以東土之抨全出吾丈又謂二三君子
轉目之云退婚自渠故耳渠俟大察後擬北上方欲作
官不至放對吾丈苐以静黙待之可也兒子承規切眀
春始得一意筆研次兒托庇所苦良已殘嵗復為㓜兒
了尚平之累可作無事人矣餘不具
  又
兒子在都再書具感肺腑之愛及歸極稱公氣誼識畧
以為生平目中無兩但欲舉世法之所艶者以加諸鑿
[368-13a]
坏不能出之人復舉世情之所最忌者以餙樗朽無用
之物則非知我愛我之意耳生平屈指故人元馭愛我
而不甚知肖甫知我而不能盡公之見知太過見愛太
深是不特粉黛土木且將文繡牲犧矣年來齒落無一
二存者衰相屡現即使靦顔苟出不特上負師真下愧
同志公試觀朝賢若此時事若此僕之墻壁若此而能
有所謂劑得乎欲因而有所見且為縣官作纎毫益得
乎萬勿齒及㒒也主上誠不世出之主邇來作用大似
[368-13b]
世廟乙未以前光彩而恤民一念又似勝之災異種種
正是天心仁愛惟聞有可憂者腐腸之藥與伐性之斧
耳昨見榮轉宫庶遂領坊事六典載筆成周之史佚白
虎横經元祐之正叔公但雍容歩武以俟天人之合五
嶽小起方寸即以吾師恬澹二字消之則所深望於故
人也水田之說嚮見徐孺東極稱其利僕亦深以為然
但思二百年來豈無一人識如孺東者中間必自有故
故不甚從㬰之將來能竟其用否瞿元立有子大可喜
[368-14a]
見間幸為致聲家弟承諸公雅意得一南除庶不以棘
刺中打筋斗也區區續集將二百巻在肖甫處魚豕之
訛不勝讐校將來不免求椽筆一叙之亦名根未鏟之
證也肖甫博大自是一鉅公邇來能自持正即有齟齬
何害然湏頼公時時警䇿以善其後汪伯玉近相過数
日羅汝芳周思乆二先生一飯而别其來歴不同皆異
人也餘不敢贅
  又
[368-14b]
兒子歸得公手札具肺腑語隨作一報封肖甫司馬郵
中致之計當已徹覧矣是時兒子言公極稱於所知謂
僕尚可一割故嘵嘵数語殊自悔之牝鷄豈亦堪犧而
故㫁其尾乎一笑來諭謂姑與無町畦任其處分要歸
潔已此是野人芹曝由來所獻純甫此官便是吏隐於
中少得恬澹趣豈受彼牢籠若爾瞻即日請假覺少捩
人眼鼻善類皇皇如揺旌矣公所云瞿元立云云㒒近
來覺得機軸若此元立但勿於格外作念立足乾處彼
[368-15a]
不得而親踈有何不佳文章一小技於道未為尊少陵
亦自言之何况我軰向亦偶為此曹子鳴其不平耳管
君近益精心佛門然好作有為跡得非蘇晋逃禪意耶
家弟以齎捧之役五日後可到矣冐酷暑驅馳七千里
寕無殷深源周子南之歎目下且欣聚首以濁酒澆其
磊塊而已承有令子舍之戚尤非旅邸所堪不能奉慰
聊此草復不宣
  又
[368-15b]
前有小啟附使者去計已逹矣得太原公近書於吾丈
甚注存以僅餘一直臣碩果不食不當更令南此當是
真際語耳吾丈見示語甚適宜於此要見大學力家弟
冐暑驅馳齎捧私心憐之欲為求一留司以稍弛擔且
不捩長安眉眼仗吾丈大力今果得之其感慰當何如
也僕學道無得衰嬾相籍僅成就一酒食漢浮沉里社
不敢作應世想亦不敢作出世想而昨傳聖問及賤姓
名者此何所自幸三四大老寛我一壑中長物不至勞
[368-16a]
齒頬也言路洶洶得小定否瞿元立竟不能小示超格
耳緩既有味卑散亦有味但桂玉可虞耳孫齊之兩兒
峥嶸足慰貧病餘不敢悉
  又
邇有兩信通候計乆已逹矣僕殘人也初度之日方寸
若螫懼客見踪故買一舴艋避之泖湖塔中禮佛飯僧
冀小資𡨕福而已何足以當長者賀且檿絲文犀豈木
客山都所宜濫耶來諭知且委蛇史局即不作柱下𤣥
[368-16b]
同於長沙太息少忍嗉間此是下情由來所願八俊之
說嚮亦微聞之今了然矣當事者不欲用公言然不能
不用公意也與其激而使惡孰若引而之善雖然獨行
遇雨若濡有愠此甚不易也髙帝在天之靈使此曹之
終為吕强懐恩則善矣太原以友于之戚廹欲歸而不
得今作何狀公了不及之天下賢者寕復有㡬彼此為
宗社蒼生勿以議論小矛盾使宵人得投間也君實與
子瞻晚好㡬不終千載遺恨肖甫大度長者近見啟事
[368-17a]
微牴牾得非持正之效耶僕老矣灰且冷矣而猶有習
氣在妄謂時賢語及氣節則蟻奔而附稍渉理學則魚
貫而上獨文苑一途轉更欝塞公大將也與肖甫方在
柄忍不為小立赤幟耶家弟滯閩頗苦折腰少年前僕
謂入長安中亦焉能免折腰也但二十八年科第稍可
憫耳來幣附璧却有野人之芹知不以為美或不忍拒
也春氣漸和為道自愛
  又
[368-17b]
自吾丈别後感事懐賢之念時時觸中特以尊跡未定
逺信難托牢慅之思又無可告語者僅能於元立子澄
處一相問慰耳吾丈途中有一札與太原公語多右二
子渠頗不懌吾丈入朝後一書見及云宫洗比見貌和
而氣平但胸中尚有二子在更後一書釋然矣二子山
陵以前未必非羣然而攻之者未必是今聖見已定國
是已昭諸老在政苐當以虚心受人語實心處天下事
不為利害謀不作人我相太平未有不可致者吾丈尤
[368-18a]
不必輕及予告請南信心而行中立不倚此所望於大
賢君子也聞太原請假想亦為山陵一事勞憤致傷今
復得仲氏訃恐不任手足之痛奈何肖甫丈豁逹大度
入領兵柄宗社福也唯要於情字上小破除耳僕少能
進匕箸而齒落殆盡衰相種種與死為隣唯不畏死差
與人異大師信益杳然方以懸弧之日避客栖泖湖塔
院供佛之餘與僧共噉風雨蕭條景物晚莫所喜以故
人問若貂䄡䄖不罏而暖却附復不次
[368-18b]
  又
乆不聞問良用懸懐兩臺為先君子及秋崖中丞條請
恩䘏前是一介以咫尺之書奉懇計已逹矣太原公曽
為致情於臺使者故托之今尚未有定論想部中為冊
立午朝二事微左又考察自陳紛糺旁午故未暇及苐
人子區區之情真以日為嵗耳得北考察報甚寛將無
調停之說行兩相持而交餒耶令人懣懣覺得南中差
有耳眼野人不應作此尋閙語當咋指自懲太原公近
[368-19a]
札云公所上䟽雖忤㫖宻致書於兩臺令尋公微指從
容行之不意公不知翻以為恠所謂恠者必非親得之
小一辨眀何如此公與公本生死契鄙意殊不忍賢者
之自為敵也僕今年六十有二賴小得將牢力粗堅色
身以俟師期誠不願復塗抹也聞大司馬之去復繇中
貴人清時有此可歎可歎適歸熈甫先生次子北上索
数行先容渠中讐見法僕苦為雪之今事觧而家破矣
彈鋏悲歌中多伏櫪語以公誼人且好熈甫祈一聞之
[368-19b]
餘不悉
  又
前出候病弟於奔牛見之則首問吾丈起居云八月九
月間霜露之恙來病君子不能從事筆研不然先人壟
頭一章當不譲景宋矣然今已勿藥今拜翰教果然且
諗知直温寛栗之誨能使諸生肅然而心服二百年來
宋李復見今日竊謂省院大小南北徑庭何啻倍蓰獨
南雍之重逾於北雍人材固爾也僕老矣衰與懶乗之
[368-20a]
學道雖無所成然竊聆希夷澹泊之㫖實不敢以天下
事措懐况病弟婆娑據梧老婦呻吟待盡袁氏之女又
只旦夕矣方拮据醫藥之不遑而能棄之出乎老丈盖
信僕之可而不能信僕之不可僕於此月之十九日已
發䟽乞骸必不得請當謀再上非不知上恩不可負知
已不忍違且貪與賢者少日周旋恐有所未能也凌氏
自貽之戚然愛子就逮羣獲見法亦足以洩衆怒矣叅
䟽得無乃過乎又不知將來作何結束也使旋聊此附
[368-20b]
復不次
  又
昨者草次附申區區出處鄙見而我老丈以大義見裁
必欲使之一出盖先君子受上恩至深厚而家弟近復
以病乞身僕更偃蹇朝命以自為名罪何所逃老丈責
我是也且甲申之濫竽老丈有力焉然以為未可出今
者以為不可不出老丈豈宛曲随人作圓方者且病弟
大有起色矣僕亦何辭以貪一壑苐衰態如此安能强
[368-21a]
自振刷以小補國家苟冐昧尸禄異日狼狽而歸老丈
憐之晚矣捧袂之期或在春晚也别諭六生事縁袁之
長子誠可憐他不盡爾且所犯題劇不小臺綱凛然豈
可以兒戯望之僕固已測老丈之恵不克終亦不願老
丈之終此恵也凌氏有三尺可無復言矣使旋此附復
不次
  鄧太史汝徳
前於許敬菴京兆處拜先生手教匆匆未及作答旋聞
[368-21b]
有經筵之召私與太原公徃復三四意必欲先生一出
以光聖朝倘念太夫人髙年不欲逺離或朝叅應酧有
妨静攝則留都玉堂小可栖托不謂中途復上請告之
章艗首遂南確乎不㧞真初九潜龍也苐方天下文眀
之際或可少一見乎溈仰師弟所論得用不得體得體
不得用先生是大乗菩薩不宜入辟支佛果僕以亡弟
之痛旦夕歸矣而為此言先生將無咲其不情也同年
劉同野子便附此不一
[368-22a]
  吳太史
世貞懶廢僻處蝸廬每公過吾州即拜尊刺之辱知而
倉皇追跡至河滸則雲帆縹緲於清洋玉山之間雖從
者不忍題鳳僕寕無赧顔君子之至於斯也聖主不憚
罪已手詔起二龍淵潜復返論思之職千載一時甚休
甚休惟是賢者咳唾之餘天下以為口實所望一立善
類赤幟而已么䯢𤨏屑似不足以煩方寸也僕故名教
外長物捨身之未能苟以藏拙便懶百念灰冷惟懐賢
[368-22b]
耿耿未盡忘竊成一排律贈公與定宇太史書之扇頭
及不腆即附定宇致之知不麾棄幸毋以示人可也勉
㫋自愛不一不一
  徐宫諭
曩時公自山中北上而貞以匏繫斗室不獲聞問遂致
闕焉無一介之使今春乞骸請告兩有蒼頭此行此心
望公如望日而病廢之人不敢徧作朝賢書問有所掛
漏則生得失以故益自沮而公不我棄也恵之教言副
[368-23a]
之武録則奚啻几杖之見媿矣公瑰竒之文冲夷之度
清孤之操所謂材則楩杞徳則金玉而能黯然不露太
音希聲其在兹乎破山之劔輕用之而光奪鋒挫者何
足與議此也區區已老而且有鑿坏盟乞骸之不得故
移而請告非敢復有他覬也旦夕轉徙長林叢薄中為
七尺之坎以待耳兹因學海太史便附此社稷蒼生之
軀唯自愛不一
  馮開之太史
[368-23b]
前有一書附果上人去縁果欲收月溪講師之骨而瘞
之為数行先容計已逹矣同州王老來却得先生教言
欲於秋凉訪我海上村中紫葵白茄所不乏獨僕雖習
葱嶺家言尚是門外漢不足與先生棒喝相持苐二兒
子驌雖稚似窺見一斑其時幸與逹觀禪伯偕一勘之
也王老志乃可志耳此公少時好攝生無所得始遊五
臺從苦行妙峰比邱講而又無所得慕曇陽師之跡而
過江又無所得以西方為三十六最後䇿然已老且好
[368-24a]
酒不耐枯淡湏大善智警䇿之作隔世縁可也敝城有
海寕寺者其正殿一佛二菩薩像端嚴妙好為江左苐
一而殿乆圮勢且及像果上人之師眀因者慨然欲葺
理僕亦勉力為助之資且半而不能繼不敢妄損先生
槖欲借一言之重於里中好善者即無異大檀越也屠
長卿遂杳然無復跡尚不至作善星比邱先生能以白
牛車喚轉之乎不次
 
[368-24b]
 
 
 
 
 
 
 
 弇州續稿巻一百九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