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九十二


[366-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九十二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書牘
  呉明卿
吾郡之梓人來以足下之手書及大集見示得窺全豹
且飽鼯腹不勝暢慰隨草一紙為謝并附㣲侑不謂其
[366-1b]
人尚浮沉也因憶獻嵗前後尚有兩書報足下而忘其
郵數千里外固當不易耳兹復夏致前帙適蹇使君來
訪屈指千秋之業即以授之俾為指南耳諗體氣勝佳
且有含飴之樂秋來雙桂更鍾慶門吾家兩小阮亦似
可望異日修通家之好當不虚也肖甫遂真作少保圍
玉甚俊第恐不為顏始平所收足下以元馭大拜戲我
初地發心尚不貪轉輪王位况宰官耶元馭元美兩不
涉也所云有齊雲之游便以一棹訪我伯玉書來亦同
[366-2a]
此懷當營兩糟丘相待秋暑尚溽強飯自愛
  又
足下一艖䒀破二千里浪而拜先大夫之墓因以訪吾
兄弟此誼當不減范巨卿嵇叔夜弇中雖陿薄日烹一
伏雌亦足以少淹從者而王生力相阻謂足下畏熱不
堪道路為歸計甚迫忽忽相舍既審足下憇垂虹曳疋
練酌中冷欵牛首與邦君搢紳留連彌月乃大悔恨毋
論孟公笑人即不能輓青牛之紖為我成五千言而去
[366-2b]
也八月望李本寧來九月初歐楨伯亦來楨伯談與足
下晤語嵗盡周秀才來稱足下歸後至蘄訪顧氏兄弟
因得一邂逅且致足下聲良慰僕不堪城市之嬈以九
日避徙深落荆藩墐户禪坐經行噉麋粥佐以蔬茹葷
血絶口飲可三五盞然不復對客尚未斷筆硯然絶無
應酬以此没齒而已元馭非常之眷不能不仰答家弟
為尺一所驅接淅而行家馭雖病除目亦在旦夕矣所
謂四王者當僅區區碩果諺所謂看盤核也大集付剞
[366-3a]
劂當以完周生言足下北園餖飣峯石未足游目而他
莊舍皆有名山在几案間山頭飛泉處處不絶皆可引
以穿舍作池流觴養魚而都不料理何也僕鄉間地畝
許一池一阜梅竹具體而兒騏手經營自咤絶勝弇中
世固有夜郎王哉呵呵
  又
自傳足下有内召消息旦夕在望已而見臬長之薪積
者三四疑其故而不得然不意其遽有白簡也白簡有
[366-3b]
之然不意其覆罷覆罷有之然不意其報可也大抵蛾
眉宫妬羊腸世險於窺伺者無怪獨陶鑄之地不應蕭
條至此足下濩落三十年竭蹷萬里計方以息肩為快
千秋之業亦不借一官甲乙所惜者右文之朝乃有此
事耳弟坐起萬巻間以新荈良醖佐其倦山園水石日
涉成趣而㣲苦客謁及徵文人刺促不減催賦念所苦
樂惟足下同之邇亦有傳北來耗者謂且見收録李少
卿云丈夫豈堪再辱耶以故絶不置方寸所謂老死是
[366-4a]
鄉足矣家弟詩比益進而忌者亦益進匡廬吏事稀簡
有山水足暢少留寄祿亦終拂衣子與遷轄洪都得時
相聞又德甫輩不落莫也肖甫甫開府而有太夫人之
訃助甫差自強伯玉業掩關尚令人不忘之良足歎也
賢郎才氣汗血千里而不能免銜橜之累宜加精進小
兒今春始似知學者于鱗意氣功名二語遭姍罵數塲
然是吾兩人今日事寄去二詩比之二十年放歌雖衰
颯然不至憤厲用壯如何念欲走一介相聞而㑹有姻
[366-4b]
家楊興國便敢附誠楊敏秀有幹才惟足下相為成之
餘不具
  又
楊使君家属行有不腆之啟幣及扇頭二詩計已徹記
室矣無何得楊君札津津善足下不置且欲為盡梓全
集而以叙見委僕謂此君能爾足下可以朝夕矣賢郎
比益進業天縱足下以餘日縱横藝苑當此缺陷世界
中不可不自快也僕比於山園搆一樓頗具清幽之致
[366-5a]
因盡徙諸書名畫古器以充之置榻其間信手披覽雖
米顛寶晉倪迂清閟恐不能逺相過也時時有香茗美
醖之類佐其倦間一縱步竹木垂䕃清溪白石畫橋油
舫在在不乏微苦為褦襶子所撓然不爾造物小兒又
相妬矣騏漸解杜門仲季風氣亦日上阿敬前後遂舉
五雄以語足下當一撫掌若子與不能不眼赤也此君
於季夏履任德甫用晦差不落莫阿敬已有齎捧之役
日下可相㑹餘不一
[366-5b]
  又
秋中得足下及楊使君書云已買舟將訪我海上急麾
阿段滌弇園一片石以待及使者將手教來云連有宗
黨之戚未成行色沮久之知更諗花月為期則日日從
江梅探消息不能待桃李也僕自入夏移息兹園有法
書名畫古翫之属暇則步屧松竹間聽鳥聲臨清溪垂
釣調赤白鸚鵡又有白鸜鵒作㕘軍語間一過家課大
兒文義次二孺風氣日上九月幸舉一孫里社杯酒大
[366-6a]
足藏身唯文字夙障未盡往往供人役若責負進以此
小不快耳相君頗自悔兩移書示且推轂足下弟觀此
人豈真青雲物耶家弟擬入境即移文兩臺乞休恐彼
中未便許但渠意已決尼之不可楊使君迫欲梓足下
文集以序見托比來更成杳然何也張羽王流落可念
足下幸為游揚諸監司間此子足稱名士沾沾自喜以
故不受世路容然聊蕭之亦甚矣侯老故長者不作柴
棘可親也子與宦況既適亦不必過為子息計身在足
[366-6b]
矣辱扇頭新詩把翫如面僕亦有兩詩試讀之履當及
於寢門外也客次不一
  又
得書知有新婦戚且嵗侵不能無虞於謀生世界故自
缺陷無足論也前後記辭腴于栁栁州矣詩尤快人臆
覺與張羽王往返者尤勝羽王亦自翩翩踰於生平但
弟與此君急難中有所援昨以一時扇頭慰之而了不
答何也楊使君欲梓足下前集累以叙見属但得巻目
[366-7a]
便可命管城子矣弟自丙子歸沐絶不為出計一丘一
壑差足送日而誤有雞肋之命辭疏至公車而見尼遂
為年少所窺其所萋菲語毫髪不相渉苐園池酒食差
為豐美雖與客共之不能無愧心也楊使去適入霅哭
子與不及附書登堂後事事可為酸鼻今錄去奠章輓
詩雜詠足下雖游神鈞天讀之當為失聲也弟許其家
作墓碑伯玉任誌銘傳當以仰属適劉子成中丞兒書
至知此老亦遂化異物吾與足下幸後死若大白之配
[366-7b]
殘月每握管作墓中文輒悵惘累日生趣向盡奈何奈
何賢郎計當褎然兒騏文筆差熟而見屈於學使者不
免為補國子矣饘粥之地白於甌脱有司責賦甚力尊
罍之類盡作人質庫物而為此不急務可歎可笑舍弟
比宦跡定矣餘不一
  又
楊使君人歸得足下手札及損佳貺因獲承動履且許
以來春入苕下哭子與遂訪我於弇園無任懸想扇頭
[366-8a]
一詩叙致殁存天真懇篤寓寄酸楚所謂長歌之哀勝
於慟哭殆非虚也不揣嗣音非敢自托和郢粗見我兄
弟同心之契耳尚未得楚賢書伯氏想當褎然不知李
駒在齊何如豚兒秋試巻覺逺勝前嵗而斥主者命也
今嵗饘粥之業大半巨浸久困公私責首粧飲器盡入
質庫而貧戚遊士尚不見寛俞仲蔚以八月錢叔寶以
九月皆化異物其症悉同殊令人有憂生之感近伯玉
司馬忽寄一書來中為弟叙四部稿最為髙古但奬飾
[366-8b]
過甚引擬不倫或恐增少年筆舌耳弟在鄖中已作比
丘行徑但不能絶酒肉今來轉更泊然而世求我於聲
色名利間直大耳三藏也弟已任子與墓碑足下不可
不作一傳餘不悉叔寶後復不死/然至今牀笫矣
  又
前有一札附楊使君人去訃已達矣弟自仲冬生辰念
及先大夫見棄之嵗忽忽意不欲生者數日而不能語
人自是一切世味皆灰冷嵗除後忽有所證遂斷房室
[366-9a]
屏服翫日或一肉或茹素酒損十之七八更半嵗後可
作有髪頭陀矣而筆硯間夙障重未即能盡損家人生
事產出入了不挂意而鄉里酬酢亦未即盡謝却豈亦
老人十抝之二也楊使君快士也每述足下不置口且
盛欲刻大集云足下以少騷賦故尼之夫騷賦何闗壯
夫事楊除目亦只在旦夕恐不能完此段佳話如何足
下東游之興何似昨聞汪司馬亦欲來此而竟未果符
繻久已絶附客舟往返又恐盜憎行路殆無所不難也
[366-9b]
家弟入覲病發請告會小間遂為所物色見尼江湖間
殊少氣色除目霰下而羽王尚蕭條鮎魚上竹竿可發
一歎吕相公遂不起少郎果移家不能不累足下將牢
也楊驟行倉卒不竟所吐亮之亮之
  又
楊大夫使回得足下一札承聞善病狀連苦無嵗蝗蝻
繼虐剪棘搆室而材不繼賣文自給時復筆枯兩地數
千里何事事相同若此弟乃能盡洗一切耳目口體之
[366-10a]
好兒子十二三即付以田舍圖籍僮奴予巵酒告之曰
若輩能杜門不犯三尺足矣其他長賦踐更任爾力大
小吾不復與也旦夕披一衲攜佛道書數巻入小蘭若
矣雲山氷井記惜不於瘧鬼作熱時得之當令五内頓
爽今者青女漸近一讀冷氣侵骨不免呼功裘耳所委
歌詩亦似有興而語不稱法當由能所心一懶俱盡苐
不知足下執筆時亦肯小放真宰閒否楊大夫乆不遷
相當鬱鬱漸不及足下梓集事羽王西征注辭甚修而
[366-10b]
宦轉蹭蹬奈何然亦不可盡歸之命也秋氣漸涼強飯
自愛
  又
嵗時三得足下書而所與書偕來者強出圜一寒暄而
已業授家兒子輩其母齪齪守困不能應客所謂此園
記仲氏志銘者再見之亦再報啟致歎賞而不審其浮
沉與否兹更辱手記滿紙離索之懷與消揺之貺葢兩
備之僕宿根頑鈍至今未有所證苐於此心不敢自佚
[366-11a]
朝夕焚香誦經三時黙坐一褐一飯一菜一茗此外不
以累妻子惟米汁故好不能遽斷夜進僅五小杯雕蟲
夙障無容盡洗或一應逺方故知死諾而已别誦諸哀
輓之作始知足下於交誼篤逺不墮孝標齒吻中間情
事宛縟無閒長語而篇法尤勝長歌當哭信然哉子與
遺文乃閩人郭生收去近始編類得八巻以寄家弟云
有二冊者為他一生竊之非關汪惟一也家弟方更從
其家搜索及尺牘之類幸肖甫填浙剞劂有托耳汪生
[366-11b]
詩刪竄入魚目至上玷于鱗為識者唾笑於子與尚似
有羊曇一慟不至如足下所謂弟久不相聞云已得末
疾恐就木矣足下集成須早授梓為海内詞人指南亦
少寛僕與于鱗撏撦之苦又曹平原所云後世誰相知
定吾文者覩子與寢寢覺此語之味深家弟雖皈心道
門然以其間理農圃課兒輩誦習黠於伯氏多矣一笑
二俊今秋當聫翩脱穎兒子嗟咜俛首老博士業甚令
人憐之然亦無如之何錢唐脱巾吾輩已辦跣走今雖
[366-12a]
幸小貼而隱憂非淺故人僅肖甫一碩果而置之風霜
鳥雀中傅張羽王曳裾今在何邸展轉溝壑俱可念也
楊丞人便附此初夏猶冷加飡自愛
  又
十月初蘭溪胡元瑞來云見閩人謝某新刻有哭足下
絶句方食時箸為墮地終夕彷徨既馳信從肖甫所問
之不獲報乃有一楚人游宦者云武昌見伯子入棘試
義佳足下當無故以是稍自寛而使者至矣披緘不暇
[366-12b]
讀但絶倒稱幸甚而已海内豪傑遒盡唯吾二人者歴
落若長庚之配殘月胡可遽與嘒嘒小星等冺楚書至
伯子復塌翼即肖甫三雛助甫一弟一子及李駒亦爾
而豚兒乃猥先一鳴小足吐氣迦陵頻伽諸和雅音自
是競新矣足下所云云非直肺腑亦大是左劵弟門户
足寄寕敢蹈藉天福而此忝稍覺隃分於恬澹中不免
蛇足之懼耳長篇大幣走价千里誠知兄念我愛我然
得無衣鉢一事於孺子有深私耶渠已北上謹拜瓦鼎
[366-13a]
詩軸附信致之餘儀璧返亦坐拘例耳來示北園花竹
日益勝而有酒食之累弟久閉闗弇園游屐踽踽不能
矯首楚望即子與殘客非足下又誰托耶誦三山記殊
灑然西塞諸磯𤣥真枕席地嚮者一過之若飛鳥而已
王竹甫者亦善攻字琢句然得心應手終當讓足下也
弟於一切有為都謝絶筆研役猶未盡每恨三十年前
誤入此因今日受此果然見兄縱横䟤跋眉宇間猶似
有起色以此知習氣難除不獨大迦葉耳伯子高才困
[366-13b]
名塲久不無畏首尾宜鼔其氣而充之季子國器足下
自能鑪錘毋俟贅也偶從書肆得豚兒兩筌蹄今封去
或可佐千慮之一惡詩書扇併宋搨聖教序充書室清
翫不一
  又
前使者至得吾兄手札及詩如自合浦還明月珠喜尉
之極粗於一律見其大都耳所謂心之精㣲言不能盡
江陵歾後宇宙間遂一翻覆全楚臲臲兄獨超物外當
[366-14a]
時忌者安在哉弟一稿木耳嚮時不任毁今亦不任譽
苐為眼底應酬及筆研所困終須被髪入深山或可了
此一段未了也周𢎞户部至云足下近謁太和歸錦
囊所收當不訾能相寄示否肖甫膽略遂不下郭汾陽
助甫亦漸䟤跋為吾黨增色黎惟敬逝矣作夢既成兩
日而遂委蜕大竒事也葉山人茂長奉謁便附數行先
容山人才氣磊磊恐足下門客先無此人得無又空北
園厨料耶一笑
[366-14b]
  又
僕自正朔為兒輩舉屠蘇畢即足下六袠觴耿耿胸臆
矣而會病羸至春中而劇藥餌不離口又時時為戚友
強以筆研之役如責博進六月病痞七月病脾八月甫
起色而伯玉肖甫訪我弇園元瑞仲淹輩亦麕集幾復
作高陽故事九月始息肩勉為足下草此壽言既成都
不曉何語年來棄家兒輩為儉嵗所窘一絲一枲亦不
從之貸乞欲遣老蒼頭躡屫而西即以行路難為解葢
[366-15a]
刺促者久之而後成發扇頭二絶皆真境真事也台垣
婁易楚地諸貴人亡不臲卼者獨不能動足下北園清
夢問字乞言之客踵相囓也亡論廷尉羅雀門當亦不
寂寞矣苐僕已誓佛前於獻嵗㫁筆研猶恨足下居僻
不獲以牛耳相贈俾跨有大江以南操管之士沾沾景
從然舍足下與伯玉何適伯玉亦現衰徐徵其匕箸不
大損小足慰耳肖甫則真大貴人也家弟課子讀書學
稼為圃進不慕二甫達退不作乃兄迂優然大足生活
[366-15b]
所慮挫名未盡或為弋者所慕耳賢伯季學故當大進
僕長兒興盡已歸粗代酬應二孺知弄筆墨聊以暖目
前而已
  又
知吾兄至呉闗為羣彥所挽謔浪杯酒縱横翰墨令湖
山一益生氣二令差不俗比之此間千石奚啻霄壤前
所遣蒼頭想已奉仙舟入霅矣每念二十五年之别合
并旬日談笑差足相快然至别後忽忽如夢却又恨春
[366-16a]
夢之不長也分韻三章勉已塞白又得謁墓一首久不
復問工拙矣行父復致前幣不欲再返俟齊安王生後
便當一修縞紵之敬也并仲美俱煩致聲彭生事已悉
呉子輩惡心腸乃爾何以面足下使孝標在兹時不知
作何語也姑緩之必有以處西望楚雲心寸寸折不備
  又
方畏客而劉山人者以足下書至破例見之此君懸河
之辨不必一一破的亦使人忘睡所示欲東為我舉六
[366-16b]
袠觴苐與人無所比數蓼莪之痛桑蓬獨深以故買一
舴艋避客菰蘆中彌月而後返中寒作楚亦所不恤足
下苐舉中散故事惠而好我攜手同行不唯泉石增色
缾罍亦嘈嘈也佳集稍得從容詩故所服膺文華亦自
冠冕一代覺新都相公所評似但及有韻何也仲冬始
見楚錄而二倩不與令人扼腕一段蒙氣似尚在吾曹
兄不聞李駒耗耶已游岱矣白雪樓作他人物幸兩雛
補諸生尚小慰地下僕第二兒病弱尚在湯藥間小者
[366-17a]
文勢小進與兩猶子似可更結通家緣家弟啖荔枝已
飽或量移矣元馭自以手足之痛乞骸不已非有他也
前有報書樊山邸附眼鏡足下何繇不達餘不盡
  又
昨息庵上人行便數行申契濶之私計已徹覽矣數日
内都邸報知聖躬違豫所諭疾狀似非盛年所宜有既
而一郎官上書過切至觸天怒自江陵奪情之後絶廷
訊久矣似亦非盛世所宜有且恐羣少年不察揆地苦
[366-17b]
心又作一畨描畫也如何如何吾丈雖寄跡江湖當不
忘宗杜如弟及此却不免杞人誚也年來忽忽厭俗殊
不怯死近得一簡便法或似可不暫死承欲訪我海上
當設醴芼羮於弇中以待青燈促膝所欲傾吐者方内
外悉有之計吾丈當不異顒俟俟家弟白下之期在嵗
邸聞不一一
  又
新嵗不聞問昨邂逅一故司農郎熊姓云欲叩𤣥闗直
[366-18a]
自太和歸以㣲痾謝客且謂秋間訪我東海上尋故劉
子成中丞之子一介來出老兄數行則熊所云信矣犬
馬之齒本不足言且蓼莪刺中焉足以辱髙駕惟是先
君子十七年未竟之事賴臺議見伸天子之寵靈施之
隧表大官之饗得知己老門人餕之於私慰矣先君子
二品未滿考而宗伯引軍功得全葬先恭人僅四品封
而兩與同祭此殊典也弟以宗伯疏不及贈諡不復請
而太原公念鄉前輩故特為之改疏草以上今獲咨封
[366-18b]
部矣然且匝月而未見覆得非為弟未有尺書謂之傲
慢見尼耶主上所以勤施勞臣已足其榮固不在一階
半級也子成集固宜叙然有兄先之安能不虞形穢哉
此間滛霖幾四旬饘粥之業滙為巨浸咄咄中具報不
竟所吐亮之亮之
  又
劉將軍去有不腆之物附八行以報計徹記室矣麻城
王生者來云足下且以盛夏抵秣陵訪我於牛首燕磯
[366-19a]
間時有傳伯玉亦且至者使我夢境亦自神王既審足
下且未成行伯玉復改期秋杪為之悵惘移日僕兹出
成小草且寒香火之盟而江山名勝亦足游目却不免
有五悔出後家弟雖不成噎而痰火時熾汩没湯藥不
能歸視之一悔也病婦展轉牀第遘此儉嵗三兒饘粥
之業盡廢二悔也初意染指即尋遂初而諸乞骸者俱
不得請三悔也欲有所建白而度必無益囁嚅喉吻間
竟成伴食四悔也白下士子所萃適當試期揮汗酬應
[366-19b]
五悔也足下髙卧北園曳足甔甀洞以清風為故人誠
若霄壤雖然悔之晩矣自貽伊戚夫復何云足下方為
李中丞致拳拳而此公中文罔令人喪氣適邑子俞易
之便索數行以見貪得近況漫爾附聞不次
  又
仲子來拜手教具山中之況已從禮補陀僧所得第二
札其時尚未審亡弟之戚也無何使者至得第三札則
有見輓亡者六章葢字字鮫人珠矣使他人見之尚且
[366-20a]
酸鼻而况為之兄而自相知已者耶又況衰羸待盡之
軀將并二人為一者耶至於感激思報一念之私有非
筆札所可述矣弟病削將三月近始能進匕箸苐形神
忽忽無復生趣前有小疏塞白出月初繼上乞骸之章
亦知歸故里百憂叢集無筴可避且擬視亡者兆域求
不朽之辭少慰地下即掩闗却掃飾巾待盡以自附於
首丘之義云爾肖甫兄亦於閏月二十日長逝此兄名
位已極膝前振振繩繩亦復何憾但國家失一緩急倚
[366-20b]
仗人吾曹益零落可歎耳耿大夫云見楚録伯子復失
利仲子儁才必自能騰踔苐少年之染頗深弟數促之
不肯歸以此負足下耳弟欲不言似負足下益深言之
恐復蹈癸酉之疑如何勉成長公七十詩既羨之行更
妬也雄章崇肴即付之孤姪俟弟行狀成專人拜致不
腆之幣請太史公傳并伸謝也不一
  又
前有兩書附復計俱已徹覽矣劉典寶來得足下書似
[366-21a]
專為謁𤣥嶽修路功德而發及讀疏辭雖不必本色語
而自古雅暢利非足下老手未易到也修路毋慮數萬
金賢王盛念與足下高誼此兩大檀越弟何敢不奉佐
一二但南都遘此大侵中產以下未轉菜色安能勸率
使作眼外不急之務諸募者躭躭不過兩厰織局三中
貴守備一魏公而已魏公近霣其家方治喪𦵏請恩䘏
費且萬計須從人貸匄三中貴前以陸司宼相拉募明
州阿育王塔緣顰蹙而應靦顔而出何可更作馮婦也
[366-21b]
昨嵗五月餓莩十萬人京兆之粥竭而當事者不能以
單辭勸富家捐升斗之惠即使弟不恤號召之勞亦誰
為響應者夫以堂堂之列卿而為藩國募緣似亦非體
以故輕辭以返王之幣而詳辭以解兄之疑雖然彼若
能以大辨才開大因縁弟亦不為沮也有蒼頭一似是
兄家幹欲得劉太傅書兄既無來示又不知其意聊為
草草應之胡元瑞詩藪附去渠故有宏識於足下昧平
生而深景慕殊不多見季子云久在蕪湖頗有所聞幸
[366-22a]
勿簡義方勤加劘琢肖甫前書已具之李中丞不成死
矣舍誠意而務修身遂至名與身俱敝惜哉聞新正有
意金陵便當日望雲氣於龍江口也
  與郭中丞
世貞自鑿坏以來於世事一切不敢入耳目亦不敢挂
齒而至開府臺察監司郡縣諸公則以家族桑梓之故
不能遂漠然年來水旱疫癘為災百端而敝邑尤甚所
以苟安寢食不至一夕而三徙一飯而三輟者葢唯藉
[366-22b]
我公祖而已陽月覩臺省流言則自縉紳先生以迨田
畯紅婦靡不駭愕咨嗟甚至欲甘心於猘口而㑹尉留
之㫖旋下用是稍自安乃者公祖之辭疏甫上而得請
量移之命因之當路者果何説也豈其不悉公祖之賢
將弁髦家族桑梓而不之䘏耶抑借以是調停言路也
公祖夙慕惕厲躬行儉素宴游之跡不及别綰筐篚之
施減損數倍集思廣益勤恤民隱而為之爬搔袵幯之
奬掖循良俾之得盡其才力而誨其所不及即聽事之
[366-23a]
所人置一撫公在上蔀屋之側陋與㦸門通而靡所不
達不佞燥髪所見聞二十餘公恐未有如公祖者也自
周文襄之為惠王端毅之為直而彭惠安之為詳懇屈
指而置公祖居其四奚愧也燕中之去呉三千餘里士
民往返不虛日即目有不能逮何至併無耳也塲屋之
事下走承乏楚臬則彼中已有預薦者藩司一二公能
為之而故使走知之走以故辭兩房巻不閲而左轄得
以為竒貨既啟封則舒侍御者無如之何矣葢嘗相顧
[366-23b]
而與走竊歎毋論公祖即逝者如舒侍御亦寃也十二
年以前僕時憂居鄉則見有談何心隱與邵樗朽皆大
俠也其所為如在呉興在新鄭諸事皆目所不忍聞也
毋論其捕逮與瘐死非公祖所繇即自今而後二三直
指不能衡情法而斃一大俠此又何説也江陵之忮愎
與一時之奉行者誠有之然不至人人皆奉行事事皆
忮愎也今有所不合則皆援之正而有所合則皆斥之
邪僕以為毋論被斥者即江陵不為寃亦未盡不寃也
[366-24a]
公祖歸不過六月息耳去而移福一鎮無非王土王臣
獨吾呉分淺耳下走自麾節駐吾呉不能一趨候於交
㦸之下昨夏過敝邑則屬有采薪之憂又不能望見顔
色而今者又不能從父老攀挽其為蕳嬾自逺何可言
獨娓娓於筆札間而賤且愚未必人慕而信之即公祖
得無以為讇語耶雖然下走非為讇語者也聊以洩其
不平而已領教未期為道為蒼生自愛
  王太僕
[366-24b]
漢上獲晤清徽於今垂十五年矣中間雖一致鄖襄之
問載附弇中之書然以十五年例之其間濶可知也昨
冬季二孝廉來稱翁天賜難老神彩殊王飲噉勝少年
時而諸從及孫枝連翩猋舉蔗境之媺津津不容口乃
者從白下接令孫太學所稱述大過之已而出翁所寄
二詩知翁之念我深矣已更出全集得盡窺鉅麗之盛
而賤姓名之辱存於篇章者指不勝屈也不佞貞何足
以當翁臆何翁之為長者而不佞貞之為小人也蒲栁
[366-25a]
之質衰在老先無復世念久矣先君子既荷主上恩䘏
而身復偃蹇朝命至於再三懼負幽明勉強一出竊謂
留省優暇苟便懶拙而麋性多驚魚樂難問悔不可言
兹因便聊此致候私并成一詩書扇將意非敢自附玉
案也賢從光禄墓草雖宿門楣益壯中丞銜寃夜郎幸
為致聲自愛鄒律之嘘當在非逺餘不及贅
  與張司業
山中扶病領大誨者兩日霍然病良已葢見公本體既
[366-25b]
自澹然而於人情物理又復條暢雖有應跡而無滯心
所以藥我者至矣成均之拜固以諸生表儀仰借然何
不還公白虎一尺地其於啟沃聖心陪贊國是豈淺小
耶玉堂諸賢自公外所心儀惟有兩定宇耳趙公故是
天地間陽明之氣所鍾今遇所不可即憤憤乞歸似發
之太早斂之太速鄧公堅卧不出奈何此於出世大業
甚近且易但以溈仰師弟間答問公案照之覺但得其
體未得其用也似俱少公大還一㸃化耳僕齒頰餘生
[366-26a]
於出處甚細出故無益處亦非髙但鑿坏一念發自庚
辰春仲必不敢渝乞骸疏上想廟廊諸公當見亮也荆
老雞骨支牀然有羶德而人悦之響從景附徒足相苦
而已春氣漸和珍重珍重
 
 
 
 
[366-26b]
 
 
 
 
 
 
 
 弇州續稿巻一百九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