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八十八


[362-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八十八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書牘
  顧憲副益卿
前者觀一上人來道公輕舟垂訪斗靖方欲掃松花煮
岕菽以待而雲雨虚無杳不可即尋稍知以簡書故倍
[362-1b]
道東邁當赤城霞起飛瀑界空時以一瓣香遥禮即隱
隱靈軿何必訪此委蜕丈室也錢唐脱巾之變意謂非
公不能平見肖甫司馬論偶合亡何而公果有錢唐轉
埽彼奸兇於杯酒談笑間二人真人龍也使廟廊用才
盡如此天下更得如公者三四人吾曹卒當樂死無慮
矣元馭大故頻仍憂悴不復可堪僕甚苦孤立且名為
棄家而家強來蔓葛又不能盡掃筆研障恐不免負公
等期如何子念頗言公善病狀公才大於吏牘雖游刃
[362-2a]
無全牛食少事煩尤所當戒見承父飲亦不能如前大
抵長淮以南人至五十當别作一畨養攝可爾子念俠
者感公持病延禮津津不置口豈便以干襄陽辛長沙
望公二嘉紬係公逺念不敢卻而道人無長物掃篋不
足為報如何唯公亮之而已張守古循吏也喻丞古名
士也公氷鏡自悉當無俟鄙言不一不一
  又
始有稱足下豁達慷慨竒男子者既而窺見緒餘一二
[362-2b]
則以為姚紫㣲李贊皇其人也嘉平小閣盤礴久之於
謔浪杯酒間露超識𤣥詣悟嚮者尚見其龍之似耳僕
之不能出亦只是不忍負然諾一念非敢以為名亦非
敢他有希覬也既得請而稍覺其有味耳别後猶復受
筆研役不休以此深愧足下故自重九徙處鄉落植棘
自藩謝絶一切酧應葷血味亦絶不沾口唯晩寒猶舉
兩叵羅晝日無事拈烏絲書小絶句一二以此知迦葉
定中之舞難盡洗耳足下旦夕當杖鉞而尚奔走三輔
[362-3a]
故所未解昨一晤王承父於王宫端墓所得承起居歸
不半日而拜足下教貺遼㕘大足飽秦罽可以禦寒念
我至矣元馭先生受主上眷若此誼不可不出而家馭
病甚所舉兩兒旬日内為異物太夫人念之以此刺促
行計如何深山道人及此亦似育兒作臂蒼走黄語也
當不滿足下一盧胡春寒自愛
  又
維揚傾葢弇樓信宿人間世與老兄㑹僅一再耳餘俱
[362-3b]
托之簡尺中而不知神交之契固有出於簡尺之外者
易云書不盡言言不盡意今者拜逺使手書則言意亦
略盡矣分俸可以助廉三貂可以禦寒珎藥可以扶衰
此皆老人所急然得無損中丞饗士之帑耶比嵗來天
下皆灾而遼陽為神京左臂呼吸生變非老兄為之撫
摩振攝幾至成脱巾之變矣中州倚兄如長城搢紳望
兄為赤幟寧能奉寛東山朝晡視大夫人膳即把酒杯
拄頰看長江雲物耶弟眉毛也何足闗頥頰間事昨嵗
[362-4a]
為上恩優先君子於地下而留樞之召繼之輦上君子
俱謂不當復偃蹇朝命者為謀不審倉卒而出過時之
人觸處皆成悔恨且遂不獲視亡弟含殮此痛何勝亡
弟之精全耗於閩中一任而奔走不已遂釀成膏肓之
病醫藥之伎殫而莫效幸四大分離時能自力去戀去
怖遂不昏散耳已為收檢其遺文付之剞劂名業頗成
有四子而才目可瞑矣獨餘六十老兄形影相吊生趣
遒盡何以過日乞骸之疏已下銓部倘得遂歸計尚可
[362-4b]
收拾半殘之軀視其窀穸也嚮老兄尚不欲太原公輕
出於弟可知又不欲弟費心思於雕蟲之技今皆相負
老而受役太倉粟復受役子墨客卿何以戴面目見老
兄大疏叙本自弟意緣未奉明敎藏之家塾歸即可以
命筆矣萬一不得請當遣人取來卒業而後從事非若
他文之可以苟且唐突也舍甥曹子念篤於誼故亡弟
身後全得其力快閣成槖如洗矣第漸衰恐不能勝塞
外寒承尊念當以諭之承父訪老兄至無錫以陳生一
[362-5a]
泣遂作剡溪棹王辰玉書來盛稱之以為山人中聖賢
弟以為不入都門可也嵇吕之駕何惜三千里肖甫長
逝於公私俱可深惜昨遂有祭塟而無謚國家報功臣
之典非吾曹所知也不腆無以酧萬一如何餘具别帋
不悉
  王大㕘陽德
前月吕氏人回拜公手敎諄諄肺腑語至於精絲古器
妙畫種種瓌寶山房展視眉宇間皆烟霞色也感戢何
[362-5b]
可云喻公雖脱屣時榮高居曠覽而政府方需材用艱
鉅之寄恐終不能釋如貞真所謂可笑可詈人也若一
念火不息則一身又墮齒舌矣自公離此景界又别其
詳不能具陳或從容子念當得之耳陸司空歸後再相
聞尚未獲面俞仲蔚遂成異物錢叔寳亦㡬游岱聞康
山人復將北首新命嚴切恐亦非優游地也加飡自愛
  又
忽忽奉違道範且五嵗矣昨春時荷師真汲引棄家謝
[362-6a]
世事束身入一茅菴中耳目盡廢遂忘與門下相聞屈
指公除已久召命且下江南父老俱切雲霓之望第聞
東山志堅區區世緣恐不足仰累耳貞出没苦海雖未
望彼岸小即安流澹寂餘味無由分供所草曇陽僊師
傳附覽倘有一二可採擇者庶幾頥吉小助耳餘情曹
子念當悉之
  又
昨冬承公祖垂念兒子誨勅丁寧藹然骨肉誼也又居
[362-6b]
然長者風每與兒子言之戚戚感動也永嘉珎苞當以
韻勝福橘非門下見憐無緣復沾此味子念時時稱門
下悠然之樂逺出右軍分甘上籍令朝望推屬不敢以
一徵車奉易東山兹趣方與家弟共之而已區區行徑
全是一頭陀而毫髪無所進葢舉世法之所謂樂者稍
盡去之獨所謂苦者猶見趂不能舍也宗伯昆季至今
猶在委頓中無以相解如何賢長公澹然自逺蘇眉山
所稱范純景真學佛作家無緣一叩質為恨子念上謁
[362-7a]
便草草布此加飡自愛
  又
小僕從子念歸者得公手敎嗣後山川阻脩彼此間濶
入春風雨連綿鬱鬱無好思偶得小晴從常博士及族
人都運詹錄汎小舠問梅花使者以書及筐柑至即取
分嘗之風味殊絶得示收藏至三月間更佳兒輩饞口
恐不能待也舍弟在金陵當略寄一二右軍有分甘帖
可作兩家故事矣呉峻伯與公同甥館其子稼竳表表
[362-7b]
才士將過訪幸善遇之
  又
自門下高蹈逺引偃蹇時趨有威鳳千仭之風而山水
之佳麗服御之饒媺所以娯蔗境而適龍性者誠令人
羨之妬之今者拜手敎則長公西華先生仙逝而羣從
中有能代應中外者亦繼之僕前嵗冬仲失從弟望雖
無它長而亦能以酒食相勞慰今者閏夏六月遂失吾
敬美弟矣何兩人之不幸之同也世界缺陷自昔而然
[362-8a]
弟西華先生已逾古稀林棲之日長似無可憾而亡弟
僅五十三於世法甫暢遽化異物僕更失足一出匏繫
馬曹至不能視含殮其為愧痛又豈可同年語也張肖
甫太保與吾州江侍御亦俱於是月不起黄楊之厄至
此哉辱委西華先生地下之托誼無可辭但目下責文
如責逋小寛至月未必脱稿送賢從比部君處珎果拜
賜附謝
  寄敬美弟
[362-8b]
數日前曹鳳陽有信歸云吾弟決歸計而不明所以意
甚疑之昨始接吾弟手書初得病狀令人憂駭尋審向
愈為之稍解既而覽所擬上疏稿與乞休之意云云且
悲且喜且快且服不知精爽之飛動也吾不如逺矣凡
衆情所謂吾弟春秋鼎盛才識精練物望漸歸前路漸
暢一旦捐而棄之以為疑且惜不知吾弟保此完身以
答丘壑保此完志以免濡染不盡之福後人享之不竟
之用兒輩繼之亦缺陷世界中一佳算也且吾所私慰
[362-9a]
者有四桑榆之晷朝夕聚首剖甘娯目足以老死此一
慰也家秉人事時一分任敎授兒輩輒用相寄此二慰
也塤箎互發洋洋盈耳至於文責亦得小寛此三慰也
世緣盡時有所付托不使俗塵墨我去念此四慰也記
别吾弟至季冬朔後愈悟宦路之不美非唯畏譏且恐
失身又念四大不調刹那難料諸所躭好即須割捨一
切享用漸覺無味欲掃而空之又無巴鼻忽忽不樂行
入新年忽自調暢元日賦詩尾語若䜟葢未㡬而僊真
[362-9b]
之大誨至矣今已告上蒼誓絶仕念斷色根諸凡酒肉
之數十去六七日損一日三兩年間可作淨行頭陀矣
計吾弟亦於兹時讀道書習靜功若有得者竒哉元馭
正是同盟不知可容三人否今遣王經相迎旬日後當
再遣信也外詩二章志喜並近作四律附覽不一
  又
與吾弟分袂時落日黄流離態滿眼而意殊穆然知大
道無係蓴鱸可待耳抵闉則已街鼓動矣月色清徹可
[362-10a]
鑒毛髪西風作寒膚粟驟起念吾弟旦暮馬蹄間殊不
易縱新豐斗酒可解勞終不若從兒女擁爐煨榾柮也
與元馭丈讀疏辭幾淚下吾弟堅至若此何患無成第
出處之際貴於無蹟勉了棘事小慰三秦豪傑望俟除
目下拂衣歸臥尤自脱洒若移疾請告一涉紛紜恐不
無牽阻幸再酧之金生云刻江西贈行詩文滿一巻書
畫佳者聞亦攜數種不訪毛仙翁張氲先生故事也香
靈芝已收得不知作何用可於淨名室中供佛否闗中
[362-10b]
諸賢墨跡為我收一赫蹏母論小詩或竿尺皆得老翁
作兒態由習氣未除故也騏兒别時苦予針砭勤學修
行便是人倫人倫即道也
  又
得吾弟書具審已履南康任匡廬在屋上彭蠡在屋下
深秋紅葉窮冬白雪嵯峨蕭瑟不可名狀真仕境之僊
都息心之妙軌也既吏牘稀簡民俗淳樸粗可跌宕文
史從容翰墨以順應之何必憧憧丘壑承所評隲吾詩
[362-11a]
文二端之業大都士龍之好兄而詞藻豔發要非清河
所可幾及中間持論往往破的如所謂離觀則邈若無
聞輳泊則天然一色字險者韻必妥韻竒者聲必調天
壤之間若為預設又所謂大能使之小小能使之大虚
能使之實實能使之虚逺能使之近近能使之逺㫁能
使之續續能使之㫁雖言大非吾所敢當要之自結撰
以來未有造㣲極深至此者記吾守尚書郎時稍一搦
管得致語沾沾與呉下昌榖差肩足矣何敢望獻吉然
[362-11b]
至讀獻吉文心則已疑之又一時馳好若晉江毗陵二
三君子有作每讀竟輒不快者浹日以是盡出世嗜劌
心古則詞壇之盟歴下牛耳當時亦未敢以齊楚之賦
而歌代興也天不愛年苟有所就庶幾二三子之末不
忞忞於世足矣若乃標赤幟抉𤣥珠必致之境期之千
古何期定論近出友于於其身親見之豈不快哉世無
真才才乏通方二語灼然惜不能浮三百大白賞此耳
所喻本寧近覩其文筆矯矯吾弟宜厚集堅墉避其焚
[362-12a]
舟濟河若於詩則以偏師待之而已其他固未暇勞齒
頰也與胡郎論已前當刻置集末文未墜地必有賞音
者因附答大致云
  又
所示千文書法圎熟秀爽非唐人不能題尾半行稱歐
陽率更恐不必爾率更聳肩露骨與此殊不類其卒在
高宗初正儲宫時當時集聖敎序者不聞避治字諱也
但以唐人價酧之足矣題字在巻下有主書妾承華署
[362-12b]
字尤可喜又考此書為李蘩藏物中嘗落徐鉉騎省手
焉知非竇泉所賦諸賢如裴行儉孫過庭輩耶
  又
前日午食時應門者歸出除目相示果不負前擬也吾
弟年資既鬱望實復峻啟自山公辟同貢禹羣好見迫
清時難負公憑至便可束裝南首矣昔人所稱琅琅闗
閩之學者前後北面稱弟子故亦非偶乃若區區所祝
吾弟在公雖勤毋耗神用遇境雖濃毋忘恬憺物情雖
[362-13a]
輳毋太收采國老雖調毋廢薑桂出擁節旄則沛然膏
澤入陪旃席則侃爾正議勇退初念長自急流持之使
可籍手見我仙師則老兄之念畢矣若乃先公未究之
志與有待之事吾弟固饒為之非我所虞也計當東歸
辭墓未卜何日蹲鴟薯蕷鄉所不乏佐以濁醪為青燈
促膝小語勢似不能入城無妨各天恐遂千古或操一
輕舠作十里别也
  又
[362-13b]
昨盛氏人回得手書知痰火雖未洒然而勢却漸減所
言汪伯玉齊雲之約誠有之葢前嵗伯玉與二仲過我
酒間以為前後凡五訪我海上而不一報將為千古嵇
吕所笑爾時慨然許之春間特使其小從子來約為九
月之會又欲南要吳明卿李本寧東要屠長卿徐茂吳
吾意殊不樂報書力止之但以扁舟楚服攜兩僮一登
山而已然老來不任道途之苦意尚未決今據吾弟所
聞乃爾便堪攢眉辭社豈能把臂入林也此兄好竒而
[362-14a]
重文事業已世弃不復㸃檢樂彥輔樂地故自足乃欲
使我作失行老嫠耶夜來卧小樓樓之下非常三響恐
非仙師警策唯有節飲省葷俟盡而已此外却無大愧
怍也瞽者于生持書求謁適有所欲云不覺娓娓
  又
前有數行附瞽者于生去中間無他言唯道所以不能
却伯玉兄之故將來恐不免負約耳聞喉間尚有㣲碍
此是痰火上升久之或於此處作孽不可不預防吾弟
[362-14b]
但寄一信香及片紙書不傳人誓來焚之佛前即偹寫
寄去不必逺尋喻君也諸文覺駰姪有精思不能全媺
臨亨爽淨少筋兩騄姪朗儶有勢病小在多然得雋必
矣此間堅吾却不凡意氣凌駕驌時露神采駿頗見風
韻而不能純從此百篇後乃可望其成章兹則未也吾
於去嵗中已決意鑿坏即謗沮侮弄俱作山神伎俩觀
無所復恨時時見除目却與吾弟不相涉乃至遂恡一
陪得非前口語猶在此曹膏肓耶長干花下稱吏隱人
[362-15a]
何所不佳邇來裁抑言事少年至矣而奬進舊言事臣
不已當軸者一段㣲意亦自佳我於本月十三日夜四
更大聲發於中樓之下楹若轟砲又似鼉鼔者三侍者
皆魄奪為之攬衣起坐而思曰得非仙師示警耶將鐘
鳴漏盡時耶甲申之末示騐矣死亦何足畏隔生何不
可日有塞愛河㫁疑網以俟期而已尚不能如劉伯倫
付之一鍤不免密令政僕覔戢身之器俟先府君諭祭
後於傍穴推堅土亦不鑿桓家石也賓所齎疏計已上
[362-15b]
緣出自荆老意必無齟齬但渠裝竭恐不解領兩部文
移下府大約祭期多在八月葢盛暑中勞府主又祭物
易壞而一時有司鄉士夫宗戚各欲有所伸不便也碑
亭已定址五月可䜿其詳政能悉之兒輩無可替心力
者吾弟不能歸駰力亦自不少撫公必欲㕘失事者道
府亦須一及韓守似不免奪俸矣如此賢守即摧挫其
精采可恨也古林公即北俟其歸而謝之鄧直指却不
容後即薦語亦自知已徐太學病篤尚與呉競不已兩
[362-16a]
虎不足惜第諸長年三老漸就死地小不忍耳盛大哥
今日入土矣餘不盡
  又
戴玉陽歸得吾弟書具悉近況時事可憂物情多變皆
不足縈慮唯是吾弟宿痾根未盡除既不甚轟飲諸内
外事皆裁減而噉飯小逆輒與痰俱壅必吐而後已將
來防其隔塞此時盛後和往太平治臺使疾可遣人邀
之入京一診視至囑囑吾弟既請急未遂所謂盡吾心
[362-16b]
與分而已家事任長可以無歸北轉既勞於體面亦不
為美食指太衆匍匐道路殊非雅觀莫若且住留都來
嵗夏秋作滁陽醉翁亭主人未為不適祭典之期擬於
九月望後三日皆妥月末當遣騏兒致書俞府君聽其
自擇時序涼冷潮汛方壯便於舟楫月盈之候通夕可
行苐其時邦君大夫鄉黨宗戚多以饗奠之禮來於䜿
厰置酒餽餼之類費頗不訾至行謝又在其外原領四
百數恐不免增十之七八況又未便入手兒輩槖澁無
[362-17a]
可處分勢必行貸又乏主者何如風劇惡水鄉隄圩
復有隤者髙鄉幸不十分損昨偶行田尚未蒿目初亦
傅荆老不甚肯主張荒事非也葢上意以闗中封土石
上呈觸怒不免人人自危疑耳今臺疏疊上羣呶紛然
大老意既稍強司農口亦㣲柱必有可望者吾向所以
欲各臺及道府連疏正謂此也昨忽傳抑之辭太宰而
讓及不肖不知何説要之老僧不見不聞無盡而已先
壠立兩碑訖工便荷一鍤生埋土中亦足何必添足於
[362-17b]
蛇也老妻兩日小安過此酷暑或可無大故臨峯弟粥
飲日不過二甌艱苦非常肌肉消盡亦只旦暮人耳邵
圭峯瘍重痢亦重死活未分少葵以水災憂鬱而死二
君誠癡漢唐婁江亦物故矣死生細事不煩我瞿曇老
師處分即漆園叟便可談笑了之韓守治曹氏之惡僕
又治荆族之無賴者雖衆口稱快却不甚宜賴其信吾
言差有挽回也呉僉事得荆老痛詈之書稍息兇熖然
於中證轉急提婆達多自豪傑可敬可敬崑令以吏盜
[362-18a]
庫多所追攀物議頗及之未免為解紛朱少南訟事幾
大敗調停之功不敢遽任南北災荒宫邊浩費諸老技
力漸困將來未保税駕之所滄海横流一葦不安吾曹
亦未便是髙枕地也蕭生驟瘧尚遲兩日附此信不一
  又
作書後偶見邸報袁裕老相薦之語深篤詳至乃爾此
兄故亦相知邇來頗簡略此段殊出意外部覆雖四語
而推許頗重居忽自嘆毁者譽者前後一人耳雖然亦
[362-18b]
更自警省毁者失實是以受上真見憐譽者過情恐不
免為造物所忌既奉有明㫖或不免一推豈敢偃蹇以
為名覺得身中亦漸衰且初夏聲警非常不可不唯後
悔以是言之終不若鑿坏之為愈也邵圭峯一疾不起
雖其自取亦自有可憐處臨没之際唯感吾兄弟兩人
故當爾也泰亨兄弟事復大決撒今亦粗有頭緒矣少
葵死後甚有紛紜亮臣自長者其兄大抵無人道葢不
止一端也前見吏部題先大人誥命計其時已撰述吾
[362-19a]
弟有便音寄荆老托其先寄藁本來葢碑石已礱專待
鐫刻而領軸一嵗自有次數故也行祭後數日當即遣
人上疏謝恩及致諸老書問吾弟宜預收拾以待偶檢
舊刻綸音世賁錄失去二十餘葉今補刻完要增先大
人贈誥諭文及吾弟福建提學勑諭於後可即付來餘
不具
  又
連日两作信方付去人而吾弟書已至初三夕之夢所
[362-19b]
謂紅花者既與症合若精心服之必驗石竹洛陽花不
知其性云何當時駱師在家從先伯父受旱蓮合烏鬚
藥而已豈此老九十四齡之徵耶吾弟發明年掛冠之
興亦是一時感慨南曹九列幸無干繫黏身儘可婆娑
仙師所傳恬憺二字大㫖在出處外吾州風潮於花初
不甚損以後冷雨熱日侵凌不已今則生意漸少耳稻
尚無恙終不比崑山之甚也吾州作災九分八釐呉縣
七分餘俱十分想内意不能全美要亦不似往年崑士
[362-20a]
夫好謗多怨何足憑也老荆終乏起色於月日殊可延
華壻所傳謬甚撫臺二事下邑未嘗遵行不必作書諫
止武三甫到家而婦娠在危篤餘具前紙
  又
前自駰姪歸得吾弟病耗寢食不寧故遣奴承恩相問
尋從駰所見弟手蹟知體中向清彊且盛後和安意在
彼調理使我慰心聞僚長已為上疏部無不覆之理杜
門澹圃形神俱佚病蒂蕩除自是第一筴也郡守初定
[362-20b]
十六日行諭祭禮而以待舊兵使遂至愆期是日戚執
至者凌楊徐三大老而下何止千人冒雨衝泥匍匐委
頓暮猶未絶更兩日亦復纍纍十九日大晴守臣始至
行禮男女挾道何止千人嘖嘖嘆賞宰木生色丙舍銜
照惟是捧誦玉音肝腑寸折血淚涔滛不能自禁耳奠
祭之盛目中所鮮而齎發亦自不訾賔主兩敝屠宰烹
燖大是慘心業無可奈何且與印上人計誦經懴度而
已十六日之雨低鄉復增淹没髙鄉稻亦多爛花遂無
[362-21a]
復餘朶幸傳聖恩蠲免不止屯膏吾父子尚可糊口兩
日間只得詣府及各邑報謝此畨勞費心自甘之瞻美
骨脱如鬼而聲氣尚不衰兩日進一留京人藥稍能飲
湯乳或可希覬萬一二相能為民請命而大原猶見苦
心然將來隱憂尚不止此今國本國脈國是無一可著
口處鑿坏之人尚不免憂天當局者可推矣南都公卿
以不俱賜奠吾弟計何所報答若書則俟駰姪或北去
人寄上也餘不悉
[362-21b]
  又
前者得書急令王鯉歸看雖知吾弟定見定力從容脱
灑計必漸安而此中終是憂疑周氏昆玉云曾面見吾
弟容色小暢飲食時進但讀析授一帋字字肝裂又分
惠及三子使受者不安兩日後李相來復得信及駰姪
駿兒書知於立夏之日痰壅頓解進粥不逆喉腥亦除
寢止穩快喜甚喜甚新劑雖效亦宜酌量少服從此日
減至秋不發矣此間隂雨連綿米價騰踊北方流移之
[362-22a]
民接踵而至五城日報死者以千數其他郊郭之外又
不知其幾京尹煮粥噉之可至五月吾力勸二司農出
倉米繼之除掌科疏極好而誤言平糶二百萬石以救
近省不知倉米實數二百六十二萬石每嵗贍卒八十
二萬石僅有三萬之積耳户部已覆奉㫖而不知其説
云何咨尚未到江北搶掠處處蜂起聞吾鄉太湖中有
船數百其酋稱順天王物情洶洶不知吾弟所聞如何
吾欲極陳一畨以了此身事但不止要領無益於事茫
[362-22b]
茫天地間不知死所得吾弟病可且以筆札消日而已
李相回附此不一
 
 
 
 
 
 弇州續稿巻一百八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