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八十七


[361-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八十七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書牘
  凌尚書汝成
舍姪孫行聊附一啓謝注存之感申契闊之懐實不敢
有所請益而大誨以混俗見許則豈貞所敢當所謂動
[361-1b]
極思静静乆則動念復生惟無動無静而一歸恬澹公
兩語已是金丹妙訣第要察識喜動喜静之念原是客
念一切刻去之於富貴繁華中提出本來靣目便是火
宅蓮花若僅少欲知足減損穠豔分數亦只是小歇泊
法暫時行逕耳恐未可以言恬澹極則也弟雖棄家塊
處鹵莽銷日即便得芹曝滋味何以爲獻舍弟蚤衰勌
案牘入計時已露章乞骸兹所謂以㣲罪行耳歸後課
農訓子求不失四民職不至迂愚如廼兄也非公骨肉
[361-2a]
至愛何以聞此
  又
兩日來扶病奉侍雖老丈惓惓欲垂度引而弟實無所
得以故僅以寒暄市里之談進兹辱教令人愧悚無已
弟自入春羸瘠之甚爲子弟輩所强間補以滋味今漸
覺小轉皆爲我喜而獨我老丈責其信道之不篤勉以
無生之㫖此實愛我之深逺出於兒女子眤眤之外弟
欲界一凡夫耳先師不勝元馭父子之恩與接度有縁
[361-2b]
一念勉弟嗇精飬氣保愛色身左右元馭以俟誨期未
嘗有所授也即於機㣲露一二弟愚鈍無所知即小有
知亦不敢影響妄作以趣異逕不幸而有采薪之憂若
遂不起方在輪廻何敢妄證無生上附夕死老丈功名
冨貴已極福業䨇重不歸之空不得第於此時却便空
不得也佛云無生而實云不滅仙不云長生而實無死
弟苟於此際有所得則此色身亦不必厭離而自不爲
累矣大抵方在灑掃應對尚未敢言學地豈得便有所
[361-3a]
戀舍作衆生壽者相耶老丈姑識之不一不一
  大宗伯楊公
生平仰止十載聞問不謂於紫氣杳霧中得一遂之所
以移病在告不辭擁篲操檝弟覺此鄙吝之身爲春風
甘露披灑却不虗也元馭先生孤介少許可獨爲翁心
醉貞匏繫草室如袁夏甫未能踵門請益秋爽或可輕
刀見過否時事每一聞輙一邑邑翁憂世樂天兩不相
倍其以爲何如家弟造謝聊附不腆之敬扇頭惡作併
[361-3b]
希教和不宣
  荅王司宼
屈指西曹從翁之後獲朝夕者于今四十年矣一會於
張園再會於行臺揚扢秇文論説時事杯酒佐之蟬媛
不休尋復會於漕河之舟中則翁方按部悠悠斾旌而
貞且裹首以病見矣鄖楚之役奉職無狀甫量移而白
簡繼之杜門息黔則翁方將天子命按閲幽薊儲胥之
奏等羙營平而造物者見妬俾以憂歸自是麋鹿之跡
[361-4a]
相望於越山吳水間而翁方以明堂之棟梁爲匠石所
急貞一社擽耳乃誤爲啓事所先廟廊之意得非重翁
以銓樞寄而姑難之耶翁於經濟性命之學會通其精
㣲而以一貫之今海内無所不水旱國用匱竭賑貸莫
措餓莩塡道殘骸蔽野念能拯之者翁耳僕之小草誠
悔不安爲櫟也惟有一歸而已賢郎致大集得寓目焉
河伯見東海若而失宜也雅教幣貺何敢當之却有不
腆之侑併上拙集賢郎奕奕清令材用不凡一覯接怳
[361-4b]
如翁之在眉宇也謹以爲賀
  趙太宰
世貞門下一故吏也不以爲賤而進之友又辱肺腑交
乃至敝帚薦於華堂大幣私於下槖非一日矣齷齪不
能事言路再㸃白簡遁跡草莽於影響仇而門下方坐
政府握銓柄以故不敢輒通咫尺之書然至於仰止之
私未嘗敢一日忘也門下遺愛如羊開府清白如楊太
尉今台鼎婁移萬目趣仰即南北統均之地與嚴先生
[361-5a]
對峙而爲百僚表率豈不盛哉乞骸之疏胡至再上非
不佞所解也白傅黒首分洛門下少於此公數年而遽
休汝於私計得矣如蒼生何邇者江陵公禍起搢紳臲
臲居恒與元馭學士言使江陵能以待門下禮待諸公
諸公能以門下所以待江陵者待江陵則休休之與濟
濟兩相成矣何至乃有今日令人愾歎賢郎駿發梓暎
喜慰之私無由一逹門下兒子蹭蹬塲屋苟竊一名何
足挂長者齒而津津不啻口出葢道誼骨肉之愛良兼
[361-5b]
之也李駒之友來言門下衮衣東土時爲于鱗特竪一
坊曰海内文宗昔孔北海之表通德里似矣然不若門
下之榮施枯骨也且康成所得亦不如于鱗快往時陳
道易以大誨及二幣來方卧弇念無可托以報者即有
所致付之道易所想彼亦無繇自逹於車門也外頗籍
籍傳渠叵測乆謂非人間人今似再得一道易矣貞名
若學道者而實無所窺髪種種至有憂生之慮受役筆
硯亦未盡能割竊欲小露其拙而使者刺促無暇授簡
[361-6a]
俟篇成併舊作成一巻如門下不得請致之白下差易
如得請亦必馳信汝上不至作道易浮沉也張助甫差
強人意肖甫落落竟成底定功門下亦許之否王大司
馬故人而賢相及致聲不一
  張助甫
弟自重九徙鄉中舊居叢棘自藩形影相守日噉三粥
以度餘晷惟故人竿尺時有及者而足下訊獨自萬里
來減季俸以爲米汁資弟月來此好亦垂斷唯抵暮浮
[361-6b]
兩荷葉不能三合即令至百年費亦不盡所貺非佛頂
葢乃天竺中法師茶毗後即捨此葢骨盛淨水於世尊
前供之爲西方繻故彼藏亦自大珍重并嚮者舍利白
足稱小祗園三寳矣弟之六尺乆付人齒頰幸不即
糜碎而謬被剪飾豈敢頓忘戊寅之辱且筋骨羸㪚委
跡物外佛奴道民髠鉗已乆藉此一壑容棺而已豈敢
飾畫陽喬唐突箕潁足下甫踰知命飛而食肉金印懸
肘政當纍纍胡爲作此倦世語所喻秋時萋菲如浮漚
[361-7a]
旋起旋滅亦何足道大槩邇來六七少年臺諫不直發
自意氣實以左璫借耳目窺伺羅織爲造化之徑因而
羽翼牙爪者又不下數十輩耳觀舌書吠影射影轉自
實繁幸元揆頗善調停虗已推轂遂相司馬世路小當
暫清夷也肖甫毎書來嘆王明輔孑然一身若退院僧
而誇足下跳梁蟄蟄振振未巳然彼乃不自覺其跳梁
耶近故人劉大司馬一嗣子不肖陷囹圄間氣猶未絶
帑庾立盡老孀繼之歸骨無所伯玉雖有子多不稱意
[361-7b]
世界故缺陷耳要如二甫及吾家兄弟自無幾也釋氏
離而忘之吾儒與老氏畏而持之於世法出世法有無
二義不可不一劑量屠郎作逹不已宜其折齒所恨右
文之意㣲短耳元瑞以吾曹假之故惡少若莫生輩力
肆詆謀方杜門而事千古益篤此曹子當不戰屈也辱
寄家仲氐物已付其子矣渠爲荔枝所誘不免閩越一
行有兩子俱補諸生而小者三試皆首遂應都試足下
長器嶽嶽必不作第二義也叔縱不名癡要須讓武子
[361-8a]
見父宦游何狀不歌蜀道難耶舊藏兩犀杯乃宋物尚
有神彩團欒話無生後取紫酡酥㸃西京葡萄於此杯
對進之當不惡吳織稍精亦可抵裴相國衲衣又拙詩
書扇見臆統希麾置爲荷
  又
前辱大貺薄有報臆間者闊焉度不能於五千里外得
起居之詳唯間從邸報仕籍彷彿若靣兄而已雲中上
谷之間外患時時䟤跋獨不敢望賀蘭山作咳唾兄之
[361-8b]
威德一何盛也式遏功成當入司中執法不則以中二
千石移大鎭事在匪逺弟生年僅過張蒼相之半而牙
齒見讐殆甚今唯以乳糜度日而已乃聞尚有鷄肋我
者幸而中沮不然又増商顔一辱也元馭正人第剛腸
疾惡太甚昨䟽雖快人意弟禍水一决撥地拉邏又當
大有紛紜且聞太倉告匱宣索不已何以竟之吾兄行
當預其憂者不若弟之僅爲杞人而已也昨始得汴録
渇欲見賢季賢器名不可得吾家兩猶子及肖甫元馭
[361-9a]
之子皆然獨不見楚録耳今歳貴胃錢神雖絶巍峩而
名士之寂寥程義之苟簡恐矯枉不無過正兒子北上
已過彭城胡元瑞坐卧弇園者四日出門後舉一雄却
是可喜事黄幕僚以書來云兄見委使且寘之薦剡中
即死不足以報德附此不一
  又
自昨冬附使者致謝後不能再一通問訊雖曵尾途中
未嘗不作天際故人想弟金庭玉關相去萬里㝠鴻之
[361-9b]
翼猶且難之而足下念我間關一介六月長途流金鑠
石不辭暍死喘息間啟椷發行李怳若清風之投懐也
齒頰餘生豈堪復與諸少年並進而横爲造物者所弄
以有此補旋見憎幸未爲冶城輕薄揶揄耳林居之日
吾不與易跌宕詞翰差不落莫亦不顧足下相憐也强
敵西牧正與足下所部相關磨墨盾鼻飛組係單于頸
固男子事然逺公有云願檀越安穏彼亦無它老人厭
事語然不敢不爲兄告也愁霖再旬一望巨浸饘粥之
[361-10a]
産白如甌脱計無所復之方頼麯生以解磊塊辱損奉
即付酒家可得百瓿却取白葡萄佐之耳子與一夕奄
逝幾作若敖之餒家弟爲經紀其䘮始得歸僕粗復經
紀其家且以七尺碑報泉下也家弟所領驛傳得逍遥
滕王閣望西山雨然失匡廬主人以此恨恨趙侍御乃
能於跡外相念耶幸爲致聲餘情具别帋不一
  又
往家弟西首時業有翰墨戒且傳足下雖量移紫薇省
[361-10b]
所治猶在玉門以故不獲附咫尺之問而近得家弟書
獨稱與足下相旦夕云盡得京兆扶風故地而守之已
又云兼理外臺篆吾未曉新制所快者數萬里浮萍忽
聚若膠漆耳已又得一鯉銀鈎宛然怳作鄖中觀且舉
向誤詩語若䜟者信哉損餉二種皆梵天化物始弟得
宋窰補陀大士全像及仙師三十餘篆心經供奉之竊
與善信苾蒭語更配一舍利足稱三寳耳不五日而致
自足下抑何神也弟詳此件白色而細似是僧寳已製
[361-11a]
一粟金小合裝之尚冀靈明感通庻幾康僧會之應云
耳白㲲精瑩輕潤目中所希當時世尊受供亦不過此
謹裁作稱量衣擬謁聖師時服之或可藉換凡骨珍荷
珍荷兩日間有致邸報者足下長山東臬而有整飭字
何耶足下四履不西秦則東秦百二十二之地山川風
物皆入錦囊中人間世快事也足下才與相法必大貴
願勿住一切相勿恃有漏因常識取本來靣目爲異日
刹那計弟雖離苦海而彼岸尚遥不知究竟當何似耳
[361-11b]
歴下朽骨必蒙榮施第兒駒作老博士弟子不厭棄否
有數株馬鬛衣三尺土否言及使人忉怛見父吟興當
益王選人事如何家馭學憲便附此縁此公方持嫌一
札外不能有所致也加飡自愛
  又
前所得秦中書及舍利白㲲後欲通一問而不可得王
家馭視學大梁僅附數行不知其不作殷洪喬否家弟
毎相對輒及談足下風度不減山季倫王平子往往捧
[361-12a]
腹至云以一盃酒翫積逋冦於股掌間十萬敵騎遁廵
解㪚不敢小睥睨誠壯之豔之然不免左顧而唾恐獵
心之起蒲團也造物者既借足下漁陽復移之晉臬豈
覇朝開府須張孟鐸爲宰分桑梓計耶王明輔沾沾以
得足下旦夕弟劇稱閤中姬雅能宗門語此是龍華會
宿世根勿僅以蘇家朝雲例待之可也仲歸後王家馭
亦歸與元馭偶明輔矯矯玉立王氏風流似非烏衣馬
糞諸郎奉璽紱弄筆硯者可擬足下肯作一歌偉之否
[361-12b]
肖甫佐樞廷足下開府縱復欲從赤松子萬戸侯印待
二子而三勉旃强飯自愛
  又
前有一書附家馭提學致足下休汝時又有數行托明
輔方伯致晉陽公署計當已悉逹矣世貞自入圜來塞兊
黜聰無復他慕惟二三故人猶時時在方寸而舍第入
輒話足下凉州談笑制敵方畧與消莊浪驕卒事不覺
麈尾之缺唾壺也錢唐之變開府公俛仰此曹股掌中
[361-13a]
太阿倒授付之無可奈何即令足下在寧復有此紛紜
言及懣懣臬司逓遷若傳舍而除目獨於足下少恡當
由全晉鎻鑰需時而寄耶或借重秋棘如椽之筆則不
免一坐紫薇堂耳明輔受庇宇下時時相晤語便是兩
氷壺相暎聞黄𤣥甫亦以文事見幸審爾則足下席不
爲無人又陳常侍者老而尚徤飯好客意不至衰减足
下當毋為苦寂寂也此間旦夕元馭而仲氏佐之縱不
能精進不便退果後進中屠長卿文筆不可當胡元瑞
[361-13b]
益矯厲異日櫜鞬中原須厚集其陳以待餘不一
  又
黄文甫有一介歸附不腆之啟及刻成佛道經數種計
已徹記室矣倪同安過吳門遣信相聞則足下之手書
檿絲儼然在焉知二姬踵謝遺孤呱呱安仁之况可想
也不佞乃以爲足下方困勁敵二姬捐軀紓難有餘忠
矣夫豈直祝融回禄之相已也弟髪種種行盡唯貌不
甚枯瘠正得千日斷欲力耳詎便如所聞姑射氷雪前
[361-14a]
覩邸報足下偕推浙藩私心揺揺謂可於薜荔中一望
旌節然足下功名在西北今天奪呼韓逝左右賢鹿蠡
齗齗將軍之綬非足下誰佩肖甫屬市人倡亂時單車
直入虎穴眞過孟賁逺吾曹有張氏二甫何妨不髙卧
也明輔比當益清適黄生能作西京語然非公車中物
足下幸有以規削之所云兩常侍供張足銷日陳老而
益爲共謹尤可念也諸經加校訂頗不誤再上一部并
白玉冠得之肖甫者聊以將臆野人獻芹獻所羙耳足
[361-14b]
下勿訝
  又
昨歳有倪令者自晉道吳門以兄之尺牘䨇絲至得聞
兄與明輔相倡酬而黄生亦與捧硯又後閤有隕璧之
痛爲悵惘作一書奉慰兼附小物付去又旬日而倪令
以其物返云羊腸詰曲僅以書往耳又三月而書亦返
矣既豚兒應公車卒卒令其俟吳門欲精作一書及詩
致之方岳邸中而冒寒作汗兩日夕渠又不能待矣世
[361-15a]
界缺陷亡論吾曹合併之難即郵筒亦不易也夏州之
拜覺已遲數月大丈夫杖旄鉞擁鐵騎登赫連臺坐受
呼韓稽顙然後勒頌賀蘭銘勛熟釡亦一快快事也肖
甫於笑談間再銷竒變師中三錫文士不爲無用矣陳
道易自汝來得兄數行若猶以鷄肋啟事爲僕喜者豈
雕鶚乗秋厲空乃欲挾鳬鶩與相翺翔耶僕百念已灰
雖兒女眷屬亦以摶沙譬之天竺苦縣吾師也安能復
低眉貴人供後生子描畵哉近以枯羸見廹親友小進
[361-15b]
滋味於伊蒲未宜千里責文役方寸於蒲團尤碍尋當
誓佛前燒筆硯一粥一蔬了臘月二十五事矣家弟遘
小圃戢身其間雖繕性未渠而逹生亦頗胡元瑞七言
霍驃騎也沾沾自喜以得御足下云舍瑯琊君而外唯
張君舍張君無所措意矣吾爲之擊節慨賞足下讀僕
前後語將無疑吾談空説寂非實際耶摩訶迦葉聞乾
闥婆奏音而舞亦是宿習偶未忘耳此間沿海州邑中
大水及厲疫死者數萬人今復虞旱聞關中五歳旱而
[361-16a]
今忽大水天意將何如也適便附此不一不一
  又
前者黄經幕索一書爲報因附之尋有所補書五子篇
計已逹矣邊人欵塞烽燧長正足輕裘緩帶時耶乃
不以一詩見憶何也上已日吳明鄉見過飲噉如昔貌
甚壯唯近詩小覺膚立耳尋盡出舊作見示終自穩足
弟已乆斷筆硯縁不得不爲小破例作數語之導也余
德甫已於人日長徃生世所不免且與于鱗同甲子而
[361-16b]
多十四歳噉飯亦復何憾弟所謂情發去來置之未易
耳張肖甫謂王明輔成一有髪芘芻而足下振振麟趾
却忘自己所饗之盛造物馮生豈可於銖兩上較論弟
始上乞骸疏不獲請乃復上移疾疏兩日尚未覩邸報
想亦當不異也區區不出止是不負初念宰公以八座
相啖亦不暇置方寸今段紛紜乃爾國是將何所慿足
下試味之以爲尚可出否耶世事一切勘破獨身心二
境尚未盡了了則揮手入光明藏矣
[361-17a]
  又
春來聞南牀猘口狺狺及吾兄意極駭恨及覩與大同
胡君僅各一疏而疏辭亦不若彼二子之甚以爲廟廊
必有調劑不謂舛錯至此夫以文學材氣如兄故當不
爲絳灌所寛然何至併萬里金城而弁髦之尋當數行
詰肖甫肖甫亦甚爲兄扼腕欲於敘功疏内擬移留景
云曽與太原道之弟即有數行致此公矣想當不異也
輦上君子亦尚有鷄肋我者已力辭之太原及天水葢
[361-17b]
老誖乆廢托跡方外嬾癖成痼安能低眉事言路少年
此曹子於頭上安眼尻後着口有何凖䋲足慿也欲馳
一介造兄廬通候舒懣懣之懐而十年絶境外之交老
馬盡僵無識途者而大教復先之矣二詩宏麗精切如
聆謦欬分俸之貺又似傷惠如何旬後家弟齎捧北上
令一蒼頭附至宿州取宋道訪蔡致不腆之誠先此附
謝不宣
  又
[361-18a]
前者材官去空椷附之然中具一消息想當不浮沈也
計兹時已得代還里玉樹盈前杯酒團奕不煩呼客恐
大纛髙牙紫衣將炙不與易其暢也家弟以齎捧歸將
北首而得南容臺之報此雖㪚貟亦自清簡若兄果如
大司馬所擬署留都九列暫爾婆娑度無不可即用肖
甫故事今不少保耶元瑞雖落夾過我時家報舉二雄
脱㡌歡噱抗眼一世唯爲兄不平耳見父今移何官得
何地叔氏賢器不免復於小戰地争雄想益褎然也吾
[361-18b]
二子二姪俱遒上于鱗舊有句云意氣還從我輩生功
名且付兒曹立駒已矣唯兄與阿敬三人共之耳拙詩
二章并有薄侑去力弱不能多致外信陽王太史書物
煩使者轉致得數行以報爲幸
  又
使者水陸二千里單行度歳驟見之令人心折既出槖
發書則又爽然神王也御史中丞休汝從車騎饗牛酒
賢於袁將軍十倍宜足下之耳熱稱快也弟徵書旦夕
[361-19a]
且下縱安石風流不能長有東山之樂耳弟處息一小
樓無異頭陀行逕而不能不爲人作法事九月遘一異
人依方行之大似有證驗恨爲米汁墨汁見染不免有
作輟兄所云輦上君子會取弟作頰上須麋要自非急
弇巾一曲自謂不减鑑湖也肖甫圍玉而歸岷峨之間
大可巢窟却爲國家輕捨一棟未見堪代之者如何如
何精鏐油玉成二巵二斗又損秦中二復陶諺所謂内
外俱牽綿矣山人無以爲報殊慚青案別楮具肝膈不
[361-19b]

  又
使者歸有八行附訊所喜流言盡彌廟堂佇屬尤厪徵
書當旦夕下矣今年花事甚佳弟雖老強自力以米汁
償之但不能作兄跳梁少倩間耳方司空與家弟爲兄
周旋良苦司空却以流言賜罷家弟亦少渉摶飯之疑
尋而釋然然坐此㣲滯推遷世事反覆殆同兒戲何足
挂齒唯是先君子獲一伸於臺使者宗伯兄之鄉人也
[361-20a]
面許二相君以贈官而忽中變僅予祭𦵏聞亦兄之鄉
人阻之故然上恩德不爲薄矣弟老無以爲報學道無
成所欠一死苟飭先壟少露寵光當於傍鑿容棺之穴
蔽此醜質何所不逍遥兄得無訝之否偶信陽王太史
人便附此不宣
  又
歳事蕭條方引疾上書杜門待命朝與病妻夕與病弟
相對甫事醫藥即憂衣食鬱悶中得兄逺使手札爲之
[361-20b]
破顔唯是損餉器幣過隆非巖穴所當耳又辱念及先
君子錫以奠儀縁已辭之邦君大夫敢告先壟而後附
之使者上恩深重得沾兩祭全𦵏復有夏卿之贈誥祭
兩辭皆極華衮葢二相之力而太原居多不唯死者若
生生者亦可死矣獨南樞一除翻爲蛇足病弟雖見减
損而根株未㧞兄念此光景能忍心而出乎業上疏懇
辭未知廟廊之上能相亮否兄材髙一世關西前後三
政嘖嘖人口而未見新命良所未解春時猘狂自鳴自
[361-21a]
吠曽密叩之太原未嘗有所聞也甕牗䋲樞之人何所
任德使旋聊此附復扇頭一詩志臆兄似少一叚佳事
耳薄侑希鑒存不悉
  又
歳杪懐人而足下逺使手問至弇中大快然是時僕已
勤徵書矣而足下未知也家弟病矣而尚未有它也春
初而僕所露章乞骸者不獲請一念不堅遂成小草猶
幸江山名勝帝城風物足以游目而抒吾之竒勤爲詩
[361-21b]
歌序記之類庻㡬備金陵一稗史而閏夏行季病者漸
遂成異物聞訃之頃肝膽寸斷自是哭泣無節飲食
漸減心志皇惑形神沮䘮又值比士之歳故鄉親友麕
集加以秋令竒熱褦襶應客慰唁之札一一酬報而好
事者復用文事見苦譬之甌窶汙邪而受積潦幾於此
中浸殺葢未幾而肖甫之計又至矣骨肉知已如晨星
漸疎計吾曹獨足下與明卿伯玉在耳僕長於足下七
歳在世之日當不乆何堪眼底有此零落業上疏乞骸
[361-22a]
旬日間得俞㫖即輕刀南下矣足下向誇擊鮮浮白左
挾燕姬右擁趙女於少年塲極豪舉之致僕頗不以當
心然家弟受閩博士家言矻矻不休以孽兹症歸而左
䋲右矩不免於死有閆頭陀者六十年不近女媵收歛
若嬰兒寒暑一衲孤行人間前一夕立死矣足下計故
非左但吾老不能從耳甘凉之間兵變訌起足下造國
手乃不借以一刀圭之寄而縱之摩摩乎竊所不解雖
然弟亦非所以愛足下也乆苦不得便而吳老去聊以
[361-22b]
奉候方司空䘮尚未能弔之如何餘不次
  又
冬中吳山人游汝有尺素䨇絁之附因詳仲氏不禄耗
聞我同戚冀分我哀不審其不作殷洪喬否既而足下
自得訃於潘大夫所知已之痛發之十章逺使千里衝
冐氷雪而走我金陵俾致梓里披椷跪讀天眞爛然一
字一淚會有小奴歸即寄之四從子矣縁亡弟遺言不
敢勤故人片楮之貺輒以便宜附返止令孤兒奏些陳
[361-23a]
書於几筵而已弟以季秋杪上時事典禮兩疏小解竿
慙孟冬中旬繼即陳情乞骸中間杜門四十五日苟完
筆硯宿負因料理亡弟詩集先已登梓尋次第其文付
之孤姪軰俟完當專一介九叩門下以冀珠玉之引旦
夕草行狀成亦當有所請兹尚未敢也燕中消息大似
不佳未審天意何如耳弟開歳後當再上疏以必歸爲
主得遂首丘無恨葢棺足矣足矣大梁鄉書至賢季令
器遂爾寥寥若衰門之不振固其宜也長垣君可一轉
[361-23b]
否胡元瑞赴公車病阻瓜洲伏枕五十日而尚未起今
須得活恐無復北理冗次不一
  與李臨淮
門下之握符留省彼此一通問餘則於扇頭寄音而已
乃至杖鉞六軍當齊汲絳勃之寄天子所慿人臣無兩
而不能馳一介之使操下里之音於龍江祖道自附於
鼓吹鐃歌之末固嬾嫚之習成然亦巖廊丘壑之分絶
故也嚮者數聞彰武之治師隱然有古名將風而門下
[361-24a]
繼之更復琅琅弟横槊賦詩彰武或恐有所不暇也無
論彰武自開國迨今振觚管於蟬冕者誰歟定襄其皎
皎者爾即公家武靖王博學好文爲一時東第之冠而
遺言㪚佚頗深鳯毛之恨此道得公而始暢要之古亦
未盡有也僕棄官學道一無所成猶欲理殘物而用之
雕䖝之障深於鴆毒摶沙之縁尚自骨坐視此身荏
苒復墮苦海耳家弟在容臺依然有六代三山縁差不
惡也適故人之子王將軍元周履任便附候起居併成
[361-24b]
一詩書扇奉塵清覽餘唯爲國自愛
  荅馮方伯
明公坐黄鶴樓俯鸚鵡洲芳草則當念能賦之禰正平
晴望漢陽歴歴芳樹及聽隔江小語則當念能句之崔
左司李供奉南樓翫月次當念庾司空屐聲與胡牀謔
浪致談俱舍不之念而乃念弇園拳石勺水與中庭一
方之月又因而拳拳於齒頰中殘物若不佞者何也毋
亦明公之過爲長者將不佞如嫫母魋靡或有當於一
[361-25a]
嗜也耶明公念弇園不知不佞貞與此園縁欲盡已併
家析授兒子輩别搆草堂僻地僅容膝旦夕披一衲入
此中蔬食水飲了此生矣明公驟見此當駭以爲誕且
怪不知敗子回首曉作家縁但恨晩耳吳民望明公如
望歳然以孫中丞公資簿言之似未便轉移明公固全
楚德星也將非吾吳民所得有矣李使君在吳興若神
君吾吳恃以無恐誠如尊諭方侍師野次草率報言不
盡伏惟台慈鑒亮不宣
[361-25b]
  又
僕自枘鑿世法縮足一團焦中朝暮圓覺黄庭數巻而
已不敢復論天下事而自壬癸間乃有以相聞者然轉
聞之轉不可解如明公天下才也毋論其他即吾江左
萑苻蜂起之後明公一下車而更束約募材武旌旗鼓
吹肅然如李臨淮之將朔方諸盗魁皆鳥獸㪚去黔首
得不廢耕鑿者誰力也三事在歩武而力壅遏之必盡
屈其揮霍一世之精神才略而歸之牢慅寂寞之地是
[361-26a]
遵何説哉昔者楊遵彦除趙彦深用識者謂將欲行千
里而舍驥騄䇿蹇驢將無謂是也雖然天逸明公以盛
年而假以餘晷明公所靈承之而爲垂世出世之業則
大有待矣豚子素乏家教偶爾猖狂一鳴謭薄非分但
有慚懼獨叨從賢長君後貞得借以脩通家之契於門
下用爲慰耳拜貺過渥餙奬過隆皆非所敢承特懼罹
不恭之咎勉爾拜嘉使還聊此附謝并布不腆之敬伏
冀𢎞納
[361-26b]
 
 
 
 
 
 
 
 弇州續稿巻一百八十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