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八十


[354-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八十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書牘
  申相公
具啓後復拜教示竊覩邇來好事少年各有所主争為
排擊以博名高而徼異日之利乃至風紀之長言路之
[354-1b]
首反為庶僚之所跆籍雖似有以自取然國體壞且盡
矣賴相公與二三大老以正論持之而以寛心假之强
喙少息每讀明㫖及銓部之覆未嘗不擊節歎服也雒
生忠直非聖度之宏與相公之調解已虀粉矣承示南
中喜事妄言者略處一二而其黨魁以黄生之遷用為
下走累下走旦夕去國且有相公洞照不與之辯也傳
聞元旦召對且見二皇子想冊立有機若召璫之舊説
深入恐未便豁然相公亦宜從容相機而動幸毋激也
[354-2a]
病語漫浪伏祈亮原
  申許王三相公
謹啓下走以樗櫟凡才斗筲小器久廢巖穴分甘沈淪
徃歳先人既荷昭曠之典除書旋下於分於情俱無可
辭强顔一出叨忝非分致憎白簡主上既憫其非辜又
强之供事雖懐憂讒畏譏之念猶深感恩狥知之私不
敢不勉䇿駑蹇追隨班列而自獻歳以來為造物者所
懲右脛毒滋一足如刖瘡痏徧體呻吟累旬食飲減少
[354-2b]
胷鬲痞結肌肉枯削精神恍忽昔人所謂鐘鳴漏盡而夜
行不休真僇民也陳情乞骸之疏萬萬不得己誠知上
負國恩下負知己耿耿之懐期之銜結䝉許為先人不
朽敬奉以歸及其未瞑刻之墓道以惠子孫為賜大矣
下情無任哀懇迫切之至
  楊二山太宰
謹啓下走以跅弛不才名實乖盭見憎白簡貼累銓府
賴我翁明目張膽再厪大疏辯其非辜乃至乞休之章
[354-3a]
過垂飭奬曲為挽留下走非不欲勉修職業以上報國
恩下酬知己而蒲栁之質已過秋零枯朽之株無復春
望月朔以來疽毒發於右脛疻痏徧於全體寢息都廢
粥食衰減只今呻吟展轉苦不可言為此冐昧陳情懇
上乞骸之疏幸賜垂憫於苦海熱沙中作甘露灑下走
生死無非銜結邇來每誦邸報凡我翁所覆掊擊䟽辭
語語存國體依國是而亦不欲傷少年敢言之氣廟斷
徃徃如之可謂中心無為以守至正矣而被言者亦時
[354-3b]
有以自取昔人有云去河北賊易去朝中朋黨難惟翁
為天下强留作中流砥柱去國之人不當復以此言進
唯宗社蒼生一念有不容已耳雒廷評䟽可謂一滴師
子乳化百斛乳為水而主上乃優容之足徵聖度之宏
唯册立更行海内之望懸矣某御史之遷下走豈敢預
聞而某御史乃以為言葢欲避將來之年例而肆口以
箝人亦何敢辯第物情險巇若是焉敢復戀一官以貽
清朝之玷哉所喻佛書春和當即刷上不次
[354-4a]
  姜大宗伯
前得大教以先宗伯公神道碑見委兹得承手書賜督
方杜門請告勉爾應命不知可災石否承示譜傳不詳
孫枝而志辭又前作者今益繩繩矣故不敢備書不然
另刻銘後可也見邇來邸報否國體損盡廟廊調劑技
窮不得不撰勅諭耳唯雒生一䟽見聖度之宏且海内
尚有人三月歸棹當逕造𤣥亭請教也不一
  耿司徒
[354-4b]
昨臺役歸拜手教知未還故邑暫憇郡城且仍有卜築
金陵之意此殆造物者欲得高賢臨賁為舊都生色耶
貞於歳邸再䟽乞休不允入新正之四日足疾身瘍不
愈復上䟽引疾乞休復不允然廟廊諸公業憫而欲放
之於三月朔䟽四上矣計旦夕當得請也黄侍御之外
遷於貞了無干渉王侍御乃引以見咎王之謫得非又
受僕中耶此等事三尺童子亦能明之且貞有一歸而
己何所庸辨邇來覺得心體打疊稍乾浄遇境不至擾
[354-5a]
擾亦漸灑落苐恐是暫時岐路耳翁擬上書留我且為
我白心跡感恩知己要俱有之然不若下圭匕甘露濯
我胸腑也邇來朋黨聚訟朝堂㡬遂鼎沸幸上聖明元
旦宣戒諭一勅稍爾帖息然而其意尚未己也苐輦上
君子要須於泰之九二體貼爻辭一字不放過彼亦何
能為之有適翁門生寧國梅台祚摳衣之便敢布其私
惟賜裁教為懇
  潘時良
[354-5b]
久不奉教邇來台履萬福𤣥圭告成紫誥重頒忠臣孝
子之報葢兩兼之矣知己上引年之䟽當此之時主上
倚酇侯如左右手寧忍相舍苐胼胝極矣返之入坐以
論道兼作行差可而尚忍勞以瓠子之役耶貞於國家
直眉毛耳垂盡之身尚縻人齒牙而廟堂必欲留之以
苟存體靣貞雖不才寜能忞忞飽金陵米耶業己三上
書不得請唯有再上耳邇日奉牘紛紛若聚訟揆席清
嚴不減閶門市喧非主上寛仁諸老調劑幾至於不可
[354-6a]
解矣然丘壑之與訐直少年相結未嘗一日而忘快意
而太原不能不樹口吻其怨愈深毋怪乎牛李洛蜀之
為忮也翁以為何似賢郎孝㢘在溧陽威徳甚著去後
吏民謳思如出一口彼狡者業自敗夫何傷於日月比
見諸老寂無所聞不欲更起疑端姑置勿論可也盛族
有詿誤前事者偽作孝亷書求解不敢答其事亦不必
追結也兒婦北行得尊舟津送感深刻骨然鄙意尚謂
騏兒之南補勝其婦之北上病瘡不任手書憒憒不悉
[354-6b]
仰祈炤存
  王言卿方伯
屈指奉違大雅多歴年載門下既壯而貞則已過老矣
惟清貞之操開敏之才敭歴中外所至聲猷卓然以
資以望計無能相踰者比來歳與民妬處處無一樂土
艱巨之托當在早晩勞來旋定必有大設施以慰羣望
貞自丙子歸里閉闗十二年而謬被物色執節不固强
顔苟出尤悔隨之今月乞休之䟽聞已有見許消息即
[354-7a]
買舟江口為歸弇計矣昨秋以奏績歸里一哭亡弟因
念門下岐山三鳯鎩其少羽與魏氏之失懋權同太原
相公之䘮學憲君亦僕里中相望者世界缺䧟大都不
能圎滿良可歎也太史公比當益清勝信使邇來教貺
過渥啓椷若覿拜賜增聊此附謝并有薄侑以布區
區統祈鑒亮
  張給事
僕以衰病乞休杜門待命亦心計公當治裝而北旦夕
[354-7b]
且至京口方欲走一介通咫尺之書而使者固先之矣
字字肺腑語語金石惜僕鄙陋不足以承下風苐偶有
所見不敢隠大抵今日在廟堂自謂一公論於庶僚亦
自謂一公論而不能相用高者發意氣卑者依勢要居
山林者欲出而不能遂則成憤激據旃厦者畏其出而
苦抑之則成排擠當局者迷真識臨岐者背初心閃倐
千變莫可控揣執事但中立不倚徐而察之得其所由
所安然後鳴之白簡著為赤幟不然且勿輕動也僕為
[354-8a]
故人所誤苟出然自分不過一歳間而已不謂荏苒遂
至二載尤悔百端决意乞骸了不以萋菲為恨也季春
朔之䟽聞輦上君子憐而許之旦夕可問故園矣承示
六編足徵清河文獻之盛與賢橋梓金玉至心僕得托
名不朽何幸如之歸日多暇當勉爾塞白外薄物將意
非敢言贐伏祈照亮
  鄒孚如
昨者上事人回接手教及致三䟽草有味乎言之也首
[354-8b]
䟽初見宰公同九卿上之忤㫖而不悉之以為剴切淵
粹老臣忠君愛國至意天真流溢葢疑其草者而不可
得得之足下了然矣第二䟽於事體極明晢審爾僕所
叨恩典或可無他不知曾具題否若後䟽則詳而不雜
直而不肆其始若逆耳而終則當悦心賈陸之材略衡
向之經術不是過矣雒生封事莾莾激伉似勝公大雅
則不及也邇來後生意氣樹黨排擊紛紛不已今得無
為虞芮之交餒乎雒生乳一滴散百斛乳矣公可且舍
[354-9a]
章俟時作選郎斥陟賢否一畨勝十䟽之上而不用也
僕决歸矣不歸斷無出視事理當取公大集細効丹鉛
焉而後有以復也僕與兒子書絶無小人之忌而君子
之疑語公或誤聞之乎䟽下考功千萬相勞一决拔僕
於炎海也不一
  喻邦相
僕以仲秋之抄抵留都任更二日而元孚以急足來致
公所示詩大駭不知所謂葢偶未見公拂衣之報也次
[354-9b]
日俞駕部來謁叩之云舟已發矣又次日而從元孚所
得信云尚未發也亟歸燈下作數行使吏馳之舟所則
發矣雲雨虛無縹緲倐忽使人怳然若失又爽然稱快
也神龍不可鞭御麟鳯詎能羈真男子哉歸侍太公
二簋之奉怡怡如也出而眺匡山頫彭蠡一衿裾間物
耳僕守志不堅為人所誤苟出應世見譏白簡雖荷聖
明昭雪然破甑在地寜堪收補所以累䟽懇辭邇似䝉
見憐已買一舟江口相待矣視公雖落第二義然塵土
[354-10a]
幸未深或不至為猿鶴憎也有周山人道在者能詩善
談笑意欲謁公於豫章貪與公相聞以數行付之俟作
弇園歸人細和佳章奉贈也方餌藥不一一
  張冬官
僕自暫歸休沐冐餘暑履金陵任僅一月中流言杜門
乞休兩閱月始出出不能旬日即聞猶子之變入春三
日又復以病請告今尚在醫藥間忽忽無好懐抱以故
於生平故人都不能具竿赤初從邸報得大䟽心竊疑
[354-10b]
之豈其有霜露之恙耶既而知其無恙也乃曹子念極
道公杖履游從之樂不減東山且時時見謝公捉鼻語
令人神思爽然僕真小草矣今者似不逺之復旦夕得
請即老不能追隨䟤跋於少年塲一觴一咏步武當不
逺也子念又言公有遷葬之舉且為令先叔備極情文
自是厚徳高誼非僕可贊教翰雅貺專使逺存毋乃破
公不作洛中書例耶國是紛紛尚在迷局固不敢出僕
口亦不當入公耳聊發一慨而已薄侑附椷伏惟鑒納
[354-11a]
  宗良君侯
栁陳父來得老兄箋教如奉顔色比想道履佳勝宗正
約束漸寛匡山彭蠡之間不妨輕刀籃筍當盡吐胷中
之竒以示不刋僕老矣齒落已盡右目漸昏忽忽筆硯
所見窘幾無復生趣况以簿書酬應雜之所得幾何而
擲此桑榆之日以故决意上書乞骸只在旦夕矣昨秋
歸哭亡者屈指生平交知稱兄者于鱗徳甫子與子相
公實稱弟者肖甫及吾家阿敬今僅明卿伯玉及僕無
[354-11b]
恙耳洪都朱邸三儁已失貞吉兄與用晦白頭昆弟也
如聞尚有參差私所不解名者外至之物何容置我方
寸耶昨有一僧號達觀者與之談覺得一切都放下唯
於迴向處尚嬾散此味不敢獨享敢以薦兄不一一
  傅金吾養心
僕生燥髪而習聞公侯世家列傳慨然念傅潁公之功
大而報㣲也既登朝則再上書一報聞一議而竢後命
然不知公之後絶與否也今者得執事書世系志乃知
[354-12a]
執事之曾王父後於季公者季雖後於公友仁而實潁
公之子也以潁公之功與傅之多明徳執事又賢而好
文能無忘其先而蔡子故人也又為之介紹以請則何
敢辭恨荒落不文無以報塞至意耳得蔡子古文數十
篇遒勁峻潔僕之畏友也執事高齋中可謂得人矣玉
帶非病骨所勝且僕例不曾受人潤筆謹領二幣以見
來雅本草發明甚有條理執事刻之其仁逺矣謝謝書
刻侑椷不一
[354-12b]
  王都閫
移疾杜門兩月與春色相負得故人一信盎然自愉況
乃重之以珍味乎後信乳柑尤佳絶今年温郡無運艘
王大叅失約龍博士遷劉將軍死分絶此味久矣剥之
則香霧藹然咀之而甘露溢齒便若與王㑹稽相對也
僕乞休移疾凡四䟽矣今晨似有生還消息想所欲聞
者有貴司公牘小遲已托之府大帥矣手瘡草草不一
  王松屏
[354-13a]
當不孝兄弟伏闕時辱先宫保公盼睞如骨肉又辱為
先尚書作傳葢時時在心腑矣而山川阻脩鱗羽闊焉
亦嘗再奉候書而不䝉報豈令先公保嗇天和於一切
竿尺皆謝絶耶將無所托之人皆殷洪喬也毎從蜀中
士大夫竊聞起居皆云朱顔宣髪氣充而神王若有得
於𤣥素之秘者彭佺所不足道也邇覩邸報則已游帝
廷矣天不慭遺指南何托苐上厪聖衷於太宰宗伯太
常司空之所職司咸舉焉而宫保公灼然中興一代名
[354-13b]
臣孰得而擬之貞衰病强出處非其據已杜門三請告
矣適貴邑之舊吏來告别倉卒中不能具一些而僅以
不腆之薌帛徃道逺而其人未可信不敢從腆唯長者
亮而存焉以宫保公之高朗令終顯融昭明老丈可稍
抑性以為天下計矣餘不能多及
  沈箕仲大叅
昨春承使者専訊草草裁報計徹記室久矣執事行部
多在匡山彭蠡間涵貯方寸發為文辭與斗文爭雄勝
[354-14a]
何快如之前得賢叔氏書叙病狀使人酸鼻旋聞已勿
藥甬東江閣有海王之輸杯酒嘯歌膝下幼子稚息娟
娟如玉何必囁嚅侯門博冷酒炙耶僕老矣雖忝列常
伯而實無深知者亦無以自見虎欲囓人不避豪賢勢
殊可畏以故前後乞休凡四䟽聞輦上君子憐之旦夕
可覓蓴鱸鄉矣朱虞崶學憲凡三四寄問而不值遣信
者且涉嫌疑不能作報煩為一致聲喻邦相真男子也
干旄亦時過從否不可失之適周山人道在便附此不
[354-14b]

  倪仁甫
僕至都門憇觀音閣諸故曹長皆㑹而獨不見執事怪
之則知以内艱歸矣為執事分哀則不能欲有所效生
芻之敬則無繇方在惻惻間而使者至矣出所致教辭
讀之泫然涕涔涔也執事通家故人也為先慈以不朽
請僕雖困筆硯寜忍以不文辭既得卒業大狀草則執
事之文鉅麗極矣中間揮表淑徳及尊公與賢昆季之
[354-15a]
令行嘉禎所不敢廢若賢昆季交游之盛無關内則者
竊有所汰矣尊公在法不當稱太稱太不無觸忌也子
女嫁娶之詳或刻於銘左或執事增入之亦不妨厚幣
所不敢辭却有不腆之敬惟登之几筵是懇
  張伯起
昨過吳門急欲歸哭逝者不能叩求志園精廬為恨歸
病脾已病右目稍起即為鄉人腰項所困忽忽不知作
何狀念抑之太宰逝矣典刑漸淪知己遒盡僕小於此
[354-15b]
公十年而長於亡弟亦十年昨哭吾弟今又哭抑之中
間何以自存能不悲怖唯吾兄與僕齒在雁行庶足相
依共此桑榆之日苐望箕潁高踪當息心而却雖然中
秋後必强一相見獻歳入春不妨共斜川之綸也不一
  張㓜于
前冗次草草作報計己徹記室矣抵家僅月餘病與人
事各得半而又有上冢及弔海邑潘氏之喪間之忽忽
又將治裝矣衰與懶㑹意殊不欲出而又不能不暫出
[354-16a]
崦嵫之日能復幾何而輕以道路擲之且念抑之太宰
奄逝使人神沮此公名位禄壽殆無可憾所惜者典刑
漸淪知己垂盡耳姜宗伯得請且復加白香山分司之
秩足下亦一候之否兹遣信相聞為中秋後期念劬丈
煩致聲亦於彼時當領教也不一
  王百谷
金陵旅中毎辱足下書至滿一小篋而來謁者以足下
為筌蹄不索報徑去故不能盡酬僕顔小草報政至
[354-16b]
淮而返過吳門不入急欲歸哭亡者到家僅月餘上冡
及弔上海潘氏䘮忽忽復將治裝矣計中秋後兩日可
專造半偈齋賀老蚌生珠尚可補湯餅之㑹母愛子抱
知當不靳也謀野集盛行市肆間紙為貴而不以見惠
者將無不欲不佞尺牘小進耶唯念之
  答張元春
京師逐客如蠅襲腥散而復聚留京客則蚊子鐵牛
無血可飽亦無驅者足下何所懲而不來或慮瘧病君
[354-17a]
子所以中沮耳僕考滿一事似小有齟齬俟回咨報許
乃可成行三千里酷暑長途甚怯不擬以身試之足下
乃遣人一看即得何自損嫂機杼中物乎又不忍咈足
下意聊受而以他物將酹幸勿怪僕今春頗能食飲氣
體亦稍腴然桑榆之照能復有幾任之而已
  李允達
前者辱長箋數百千言新詩古近體種種皆極輸冩爾
時為都試諸生所困重以友于之戚忽忽無復生趣不
[354-17b]
知所裁報僅得一詩塞白亦不解作何語不謂足下之
愛而忘其醜若此也緇衣之好陟岡之思葢無處不是
亦無念不篤至於後所示一箋八律蔑以加矣顧僕何
人而敢當此念金華古多靈仙異人獨於文章未數數
明興若宋承㫖王待制之流可謂博雅君子至於返古
探始尚未之敢許也不圖邇來超識有如胡元瑞者元
瑞之外乃復覩足下足下於元瑞所著詩藪尚疑其進
信陽而退歴下緣元瑞從信陽入門此一瓣香不得不
[354-18a]
歸之耳足下苐從歴下入無害也前書示先青州公狀
擬不佞志其墓中之石循覽狀辭私心偉之欲握管而
迫它冗未果兹辱再及之敬聞命矣今年六月以考績
北上抵淮而有新拜歸掃先壠哭亡弟與邦君大夫宗
戚友生酬酢忽忽亡須臾之間而使者走金陵而南糧
盡促報甚急故不能詳刻詩一冊倉皇讀之覺其神采
趣味俱朗雋唯追琢之功少遜耳律詩押韻尤不宜脱
隠侯腔律者三尺律也望後當復之白下然以新正决
[354-18b]
上書乞骸三山秀色恐不能遲子之駕如何雅貺拜嘉
并有薄侑不一
  吳國賢
逺承手教雅貺深感至意獨啓事太用世法非生平故
人施之於同調同志者後勿復爾也辱委為二孺人同
表墓古似無之念兄伉儷之篤聊爾命筆苐來狀甚古
而僕表則今恐不相當且未足災石耳彊識略竒書也
梓之必傳苐不可不加詳覈兄出當以何月謁選此地
[354-19a]
赤邑倘借重為金陵生色何如僕已乞歸冀得請矣餘
有别布不悉
  答徐孟孺
别後時時在懐僕不能自慎以來憎口苐吏部職掌有
被劾調用官貟以調官到任之日論俸不得併前一㮣
通理但僕原係薦起非由調除侍郎非改調之官未嘗
一日支調官之俸質之銓部銓部却引十三年奏奉欽
依有偶遭罣誤無玷公評仍准通理許而後成行彼此
[354-19b]
俱無欺冐也此御史者不知而妄言之欲駁無玷二字
遂加苛飾今者部覆甚詳明㫖甚確僕雖有辯辭一䟽
或多不允苐僕素薄宦情出非得已且物忌多取人貴
知足已决意乞骸必得請而後已兄但識之來春二三
月可訪我於弇州書室也人情士風敗壊已極一見舊
閹復用緑林之戎礪刃以待山人鳴寃兄見之否太原
公能不立髪也承専使手書見念之情真踰骨肉感甚
感甚餘不次
[354-20a]
  華孟達
邇從除目中得足下補官報不勝慰情既作選人非久
無虞桂玉而浙又天下首藩幕府多暇輕刀籃筍從容
於吳山西湖之間一切烟霞泉石諸勝都歸錦囊中矣
得手教知以兹月中旬履任兼辱清貺怳如親承顔色
僕已四上乞骸䟽矣頗聞廟堂見憐有相許意五湖長
印復當見歸想足下亦為我稱快也所需吳方伯書謹
如命此公憐才且復具眼見足下自當下榻把臂豈假
[354-20b]
鄙言而重耶王都閫亦為作一書其人亦佳士也與徃
還殊足慰寂寞仲達兄幸致聲薄侑不一
  張叔琦
僕自戊子夏得吾亡弟耗已又得尊先公厭世耗悲隕
之後顧影忽忽若不知有此身者唯欲效一言以自托
於不朽則後死之責耿耿一念無己業為亡弟狀其行
矣仲春初使者萬里來得手教及劉𤣥子比部所草尊
先公行狀而以地下之石見擬也不佞即不敢不辭然
[354-21a]
何忍辭適㑹上書杜門引疾乞骸得少餘日次第成此
僕生平覩李于鱗之孤峻絶俗尊先公之恢廓并包以
為世無能鼎足者若徐子與汪伯玉差近先尊公姑未
論其文其材用似不及也先尊公之功業偉矣志語不
當及吾曹倡酬諧謔細事然尊先公精神所注故不能
去之今廟堂之不右文士久矣去之操觚少年將以我
為傅比也陸太宰毎語至易名輒為扼腕欲言之主爵
僕獨謂於兹時即得必不暢人意日久論定誰能小軒
[354-21b]
輊哉所寄尊先公遺留物無論潤筆是尊先公手澤受
之不可却之不可其晉公重耳出亡圖北宋名家也行
筆極精密細勁而拂拂有生氣正何必李伯時苐考重
耳出亡幾三十事而今僅十幀可考者七事而已以此
不能為完璧今置之案頭朝夕展翫令人思尊先公也
古銅香盤留供世尊前若玉帶蟒袍值過重且非老病
尚書所可望御者却附使者返之薄薌幣修几筵之敬
不一一
[354-22a]
  與騄姪等家信
昨午後得汝及驌兒書汝兄駰以十五日三鼔奄然不
覺驚暈絶倒此兒孝友忠信温慈和理生平無纎芥過
最能得我意一旦舍我而去何以慰我老懐且生平遭
遇偃蹇未嘗一舒眉頭今更夭折痛哉痛哉聞汝嫂妊
身已七月倘得舉雄猶足少報為善者然既奪汝父又
剪汝兄天意叵測如此又安敢必也汝母既在哀疚中
復遘此變情事可知汝與駪宜朝夕委曲慰勸以上有
[354-22b]
大事未襄下有兒女未了强進粥藥自排解汝嫂尤宜
抑情保嗇汝兄不絶之綫係伊一身溝瀆之諒不為節
也柩停樓下差便但不知出殯時廊下可容發棺否不
至拆墻否開䘮事應寢葢父服未滿禮稱罪人不在母
之存否寄去門帖可寫用若近房兄弟至親好友誼不
容己者間一領之齎發亦不可缺汝兄死百事大小在
汝騄矣汝身亦不甚强壯須加意節慎今令驌兒幫汝
凡事仍與潘省老曹永懐計議墳上穆位尚未葬涇水
[354-23a]
何得言衝若衝汝祖位下右脅於次房或不宜耳既已
拈破可備價買金氏田改通涇頭又聞人言東邊過街
樓不宜亦當拆毁苐此等皆小疵未必其應如此之速
而禍如此之大得非新宅位置有所不妥乎從容延堪
輿家一看如何高低鄉田係汝兄者恐管莊人生别意
可禀汝母嚴覈之我於前月初六日晩夢汝父對我言
我象碁心法之妙唯此兒能繼之一旦狼狽至此尋涙
十行下覆靣涎涕溢口失聲我亦痛哭而醒甚疑之葢
[354-23b]
兩日而汝兄病信到矣以故憂之特甚然猶謂世無可
治之痞亦無遽死之痞盛後和即到亦無如之何然不
謂其速如是也和州之術神矣竟無反矣痛哉痛哉餘
不能盡
 
 
 
 弇州續稿卷一百八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