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七十五


[349-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七十五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書牘
  潘大司冦
前者造次一書為兒子稱感激之私即辱報貺兒子入
霅不腆幣不足成享而長君署之上客之席申以全體
[349-1b]
之薦則更有慙感而已世貞不能事言路以致憎口又
非江陵公所讐棄者杜門鑿坏飯蔬飲水匿跡方外苟
延殘喘於分已逾亡所覬願臺省推轂之疏偶爾竽及
殊不闗方寸而我翁書辭則惓惓若謂尺一不下於朝
體非宜即僕不出無害兩美葢未幾而有留尹之目矣
得無我翁具以此意為當軸者及之耶半殘之人不敢
以逸民自擬且清時有味國恩可虚唯是庚辰香火一
盟今耳舌尚在而忍負之四載塊處吉凶訊問不及里
[349-2a]
閭之外固有惡其狂簡而諒其放棄者忽具冠冕作京
朝官寧能免於齒吻間也當發疏而家人輩有請暫緩
小時謂十年故節奪為有司之長稍俟一轉而後乞骸
貞私心咲之審爾毋論非方外所宜言亦豈人臣之節
耶一疏不獲請則再疏而村童無可使者又損兒輩槖
唯公憫而從臾焉得為太平黔首幸甚餘辭不贅為道
為蒼生自愛
  又
[349-2b]
舍弟來復拜大貺手書之辱公幾務千緒不忘故人而
勤存之乃爾使我蝸廬涎滿雕蟲氣王乃舍弟感公之
知賴公之指教日津津不容口也至三四鄉戚公且烏
而及之矣子與右轄行輒附通起居并所草芝林一律
書扇頭附上計當已達弟避暑園居差有泉石花竹之
趣左圖右書清醪芳茗時合其適第一念無明漏未盡
又時時褦襶間之不得作羲皇上人耳公讀之當復拍
手思毘山精舍矣舍弟有還役聊此附候溽暑自珍重
[349-3a]
不一
  又
貞所謂偃蹇不利人也羣毁指摘之餘世苟耳其名即
以為穢掩而亟走公獨憐而三致意焉且為道其所不
平而强其所平者以見慰何用情之篤至此也九月内
控辭之疏力諭小僕先上之公車而後投副於政府不
知何縁顛倒致彼見尼以大義相迫責狼狽就道未半
而省垣之白簡上矣以貞情事豈可更玷朝籍往者既
[349-3b]
不能固其匹夫之節靦顔而出又不能攻苦衣麄以從
公孫宏唐尊之後挾雕蟲之小技而跌宕自放又不幸
為逐臭者之所蠅襲宜其及也弇園竹樹漸盛石亦益
色遊口見飾罪狀誠有之第房櫳之内僅一老妻老妾
併影為四阿段樵青不曉伎樂至於孫氏之穢真風馬
牛不相及今强排作一韓熈載良為介介耳公大勛旦
夕且就𤣥圭告錫入賛百揆即貞且自幸為平成中之
一物而以焦思勞神故有羨於磊塊寂寞之人此則所
[349-4a]
未解也家弟得本省小免跋涉臺使揚廷皆我公培植
之力渠故倦㳺且不忍於手足痿痺有歸思耳勢恐不
易也此間得徐子與信最晩病卧驚絶走一介候之江
介道相左於元夕後接家弟書始具其詳是卒風疾耳
竟不及一語後事窮途旅櫬家弟與右使力為致之幸
已抵家而嗣子詠歸宗以詠之少子繼㓜殤為後詠長
子無他望不免乘隟射沒嫂復不少忍爭辨紛紜家事
大有可慮貞此扶病一行不但哭逝者且欲為存者料
[349-4b]
理及處置歸骨地耳情具五輓章并貞起罷六詩於幾
事清暇一讀之庶幾子與若生敝室未逺也雅貺謹拜
嘉并有不腆之敬統祈鑒納不次
  又
旬前辱賢器親家自治所馳使見誨且伸以賀儀兹復
拜教貺之辱唯是山澤之腴珍所以慰老饕者靡不祗
領矣先君子覆盆之寃雖獲雪於隆慶之初元而身後
之典復為忌者所沮區區飲荼捄素而不敢吐者二十
[349-5a]
年於今矣不謂兩臺之疏忽上而宗伯覈之三老主之
遂獲以軍功從二品全塟隆天厚地之恩方感激之不
暇而豈敢復有憾於所缺亦豈敢遽有他覬然一時之
齟齬後㣲得之葢猶新鄭之餘㷔而蒲坂之遺授也最
後陳情僅為先妣乞并祭耳而上恩滂霈遂有兹贈大
出望外中間所以非筆札可述弟六十餘生藉此以瞑
目三十年隔别之父子藉此以相見地下悲喜之情孰
有可喻者翁骨肉之真愛若此而尊者之隆賜又若彼
[349-5b]
何敢言郤亦何忍言郤第以賀為名則有惄然泫然而
已耳溧陽之政頌若神君弟固己逆決其然第名臣大
業此其發軔未敢遽用為賀也袁太宰近絶不相聞記
春時曽附一詩約其歸共蘿薜之社不謂乃見牽使出
也弟竊自笑前後所毁者一身耳前毁縱未盡實今譽
乃大過情部覆雖似尚以老馬見擬識途不知伏櫪多
嵗已絶千里之念若五臺司空大望乆鬰必須暫出以
慰蒼生弟却不敢勸駕不然彼不貢禹笑我則將何𦙍
[349-6a]
疑我也太原雖與推轂恐申楊二老本意居多渠一瓣
香却為翁但目下未有縁耳東南水灾遂無一片乾地
當事者非不蒿目剥膚但長淮以北旱復甚焉古所稱
不得已之邉費可巳而不己之内費恐天聴未便迴司
農猶按故事如何兒子春時料理文筆亦漸有致為老
荆厭厭牀蓐湯藥縈身邇復移心土木之累將來不免
又作畫餅弟亦付之摶沙一觀而已適感㣲痾口授不

[349-6b]
  又
逺承信使問存手教累帋藹然如奉春陽之照而幣貺
過隆且辱以先少保公地下二十年來未鐫之琬琰見
屬豈不佞所敢任也區區雖少於老太五嵗然衰憊獨
甚僅以乆絶房室粗足支吾自亡弟見捐别是一種境
界以故上書懇乞骸骨而不蒙賜允强爾塗抹然覩時
事若此何心復戀庾粟何顔復陪朝彦適大司馬合諸
公上疏而不佞為之具草今録以請教然不過了南中
[349-7a]
體面而巳來春必當嗣懇奉敝帚洒掃先人之壠若老
太才畧遘際與不佞絶異必罄荒度之畧而後可言報
必俟𤣥圭之錫而後可言報無論太原公相知之深即
有識者俱不異也太原公一片為社稷憐才熱心可融
金石第未獲伸志於兩觀必且乞休天若祚朱或可無
洛陽餘姚故事也使回聊此附謝并致薄私握管之役
必獻嵗盥沐而後可從事也冬寒未劇唯為道為宗社
蒼生自愛不宣
[349-7b]
  沈宗伯
趙定宇司成囘及小僮將致台教一一祗領竊念先子
㣲勛滯寃飲恨黄壤者於今十有八年矣不肖貞等强
顔食息吞聲隠忍無由扣閽而伸覆盆之苦賴兩臺傍
採公議於條陳疏中及之然非門下憫而覆請則復如
戊辰之忞矣先子雖薄有横草之續然二品尚未滿考
非門下憫而特請則何以沾兩祭全塟上躋八座當此
之時不肖自謂於願己酧於分初滿不敢復萌望蜀之
[349-8a]
念致貽畫蛇之誚而辱太原公見示謂明主可以情籲
賢宗伯可以理干故於併祭先慈之疏輒冐昧以贈官
為瀆而門下復憫而咨銓部以有大司馬之命門下為
國家秉禮布公豈以不肖貞兄弟一么麽而屈天子之
大紀毋亦念逝者之寃未伸而言官之請非狥也然則
太原公之相為亦若是耳夫古人薄感恩而重知已以
不肖兄弟之感為親感也非他恩比也先子地下而不
冺冺也則於門下知巳之感又當何如也唯是冡枯巖
[349-8b]
櫟無由報塞即所稱銜結亦屬虚辭聊一陳其耿耿而
巳承婁有請告之章而上數厪勉留之命海内仰望喁
喁在翁唯國本國脈國是三者不能不重勞心神如何
秋氣向深為道為宗社蒼生自愛
  荅大宗伯陸平泉公
世貞跌宕欲界中賴先師指迷少懲宿憯棲止道門第
累重障深毫髪未有所得已誤為人影響又屬荆石見
强俾次先師遺事詞㫖紕弱紀憶遺挂方懼不免譴責
[349-9a]
不意遽漏之記室過蒙諭奬若以為窺見一二者愧汗
無任老伯果位中人雖現宰官而不染六欲加以耆宿
龍象時過法堂印證薦肯深入三昧貞頑聾之質尚未
堪受棒喝兹時但於十二時中思己過而己雅貺謹與
荆石同拜嘉尚容銓日候訊先此附謝賢從温然玉映
法門之媺器也珍重珍重
  又
伏審天賜難老遂躋八袠恩褒再下粲若日星薦剡婁
[349-9b]
騰崇踰山斗葢昭代之禎祥豈直家邦之光重而己也
貞忝竊通家子弟其為慶仰殆百恒情深欲一效巵言
以寓封人之祝而值有家門不得已之事因循囁嚅以
至今日歉負何言大兄來辱損手教曲垂奬誘捧誦之
餘不勝慚感初從兩客旅見大兄不詳所以遂失雁序
之敬浹晨兩謁俱不獲面惟冀鉅賢長者見寛於形跡
之外耳中丞公名徳不能揄揚十百過辱稱謝何以當
之薄儀非敢云賀伏惟亮納
[349-10a]
  徐宗伯
伏惟門下首膺簡眷正位宗伯朝埜艶羨以破格登賢
為國家第一盛典鄉邦第一盛事鄙意則謂國家積徳
為年者二百有竒今五單于欵塞八荒重譯唐虞三代
所不能隃勝而郊廟之典未盡恊禮文樂章未盡明備
爾雅必賴名世之賢以典司作述此其時也門下其人
也草茅之念時一熱中專擬修咫尺之書以為門下賀
而謬言之第復自念此身己播棄物外作佛奴道民而
[349-10b]
乃輕及廟廊事耶以故逡巡次且而不敢聞乃至寒温
之訊遂闕焉亦自信長者宇量必見寛也世貞一凢骨
耳少墮紈綺受汩世欲中遘閔凶幾絶人道七情所侵
根器盡損且服官居鄉俱鮮善狀雖不至造優波夷罪
於白業淨業豈有毫髮而妄作天際真人想何必一闡
提然俊見咲第蒙曇陽先師度引葢於百事厭倦之際
驟得之譬則倦羽就棲瘦駑顧秣易為合耳以故損家
授兒輩束身一室中朝誦夕焚草衣木食不敢斁倦雖
[349-11a]
未有所授證而垂盡之軀稍就輕安居恒自幸以生平
快意於酒鯨吸牛飲疑宵質明傍觀者盡為寒心今未
病而獲省之其幸一也生僅不漁色耳而不能節四十
之後心殊慓慓有卒然之慮今亦未病而屏絶之其幸
二也烹宰物命輒為慘中肥穠腐膓漸不為美而宴㑹
比之閭右獨數今得一切廢簡其幸三也賔客逺近麕
集徴逐如踐更而今亦一切謝絶其幸四也即無論異
時可受證與否以此無事之日優㳺竟其天年葢棺之
[349-11b]
後獲免堕落於願已宏獨筆研二物向庋高閣而為荆
石公所委不免復犯綺語戒竟成事柄荆石初意實為
閭井多恠妄不根語藉此以證之耳中間若有涉於張
大者然皆得之親見聞非有所縁飾於其間也言官持
國是正人心以猖狂罪握管者夫誰不可乃必欲甘心
於荆石加之以危詞中之以隠禍又欲使得道沖舉之
人不能保一畆之宫與六尺之蛻抑何忍也苟非門下
晳幾存體憐才篤故委曲調劑以一言悟當軸心而相
[349-12a]
公復垂𢎞䕶之徳區區此香火地立枳棘矣貞之為黔
首為黄冠為赭衣固所不論荆石何以辭於厥父母也
此君别有揭辨計己塵門下覽唯門下一深鑒之倘終
此大惠於求勝者之口大檀越功徳真所謂無量無邉
不可思議者耶世情險薄物態反覆自今而後塞兊杜
機作壁觀婆羅門如更急之唯有一行縢一瓢一笠被
髪入山而已臨楮不覺惘然統祈台慈憫亮不宣
  又
[349-12b]
自老丈之為楚志成弟始得窺史筆之妙出入遷固葢
無一不與鄙意合者歸自鄖而老丈繼之後覩所金石
一二如春雪樓記之類無論其文詞超著淵渟所以奬
借下走者不惜牙齒之羡私心非獨儀之且感之矣而
恨未悉其全旋聞己付剞劂秘弗甚行以故錦旋之日
槖未解而輒有請未辱見報㑹朱令來漫以相屬遂獲
卒業兩集洋洋乎鉅麗之觀也豈直博學宏才足以黼
藻盛際於垂世經世綽有餘資沾溉來進當不少矣齋
[349-13a]
語一二則縱有異同亦復何害况弟數年來甚推轂韓
歐諸賢以為大雅之文故當於熈甫不薄第無繇相聞
耳且使弟不見幸老丈老丈中厭薄弟則何以上煩繩
凖也獨所辨周同志銘事縁弟與周非石交見其俚詞
詭態亦頗咲之而有傳其强項骯髒者丙辰去國絶不
知其罷官與捐館之由及嵗月屬憂居而其子俎以狀
來請志憐而漫書之皆據狀語耳使云所謂祠郎者即
翁丈母論非忠厚道耳目抑何塗塈至此也謂曽參殺
[349-13b]
人羊祜行酖得無自納敗闕在高明當自悉但老丈以
齋語辨而弟以周志酧却似大虚中着兩纎翳小當自
融不待青蘋力也見邸報台垣言路大似矛盾國體所
損不小老丈雖當後樂時能無一挂眉否弟乞骸未允
改疏移疾前兩日計己上矣萬萬無出理承以嚴㫖為
念即斥削甘之矣道斾何日過里當烹葵洗筆以待尚
有耳中腐䑕談一笑而擲之海外也手筆草草不恭希
照亮
[349-14a]
  又
兩郎君到先後拜老丈手書方褦襶見客汗出如漿誦
所叙致塵尾胡牀與世塵都絶語不待畢而此身己洒
然若在清涼界矣弟匹夫之節不固誤念失足公私萬
冗蝟集病軀同氣至親奄忽長辭不能一訣辟如善星
比丘無故生入泥其為愧悔何可名狀邇來小有章
疏塞白即具乞骸之草繼之尚可緝芰還蔬以半面謁
左右也局體變矣吾曹多納破敗使九重之聴疑而寺
[349-14b]
人得快其説老丈當亦知之郎君皆國器趙司成亟言
小者尤儁而少功夫吾家兩豚故不敢望第司成之許
亦如是然長者既消搖清涼界中而弟以褦襶之語薦
却似木桃之報瓊玖也一笑
  袁抑之
昨有數行附觀海書中上老丈計巳達矣近家弟言見
邸報己正留都憲相與稱快乆之是廟廊以八座優耆
碩尤以風紀托正人也吾丈所以報塞至意俯慰羣望
[349-15a]
者何待鄙言第奉贈絶句中己蓄此計不淺矣比有麟
陽矯矯而月林東泉佐之老丈與之對峙真自有生氣
弟留尹之補實出非意豈尚以其麄材足驅使耶田光
先生所謂其精己銷亡矣且弟何如人而敢與賢者並
彚征業具疏懇辭必得請而後己辱手教諄諄勸駕愛
出肺腑弟非不欲借此而南以奉朝夕顧不忍庚辰鑿
坏一念徒有引領而己昨奉慰時誤傳是少郎君乃賢
季也幸自寛方銀臺歐虞部弟之故人吾丈欲令賜和
[349-15b]
則可見贈則不必也弟於除夕偶得一聮云有鐵皆成
錯無絃始是琴次日即謝筆研矣虞部乞休意以猶在
推敲弟前書覺大徑率小魯司空君子也㑹間當自知

  又
前者得老丈所示勘御史疏草讀之不任忻服即與元
馭侍郎相加額而歎以為大臣鉅公所見自出恒人表
即此子不獲完璧然於國體士氣禆益良非淺矣弟故
[349-16a]
是口吻間物屬厭之後覺得一切滋味如嚼䗶聊以懴
塵囂蔬食布衣聊以懴侈慾瘞硯燒筆聊以懴綺語如
是沒齒而己豈敢用不出為名亦豈敢妄意出世之業
第此事本不無此理尤不可廢昔范蜀公生平詆佛而
其澹篤無他嗜好蘇子瞻以為真學佛作家蜀公未之
薦也吾丈今之蜀公種種佛位事故自日用不知耳方
允治扇頭詩致之吾丈得非吾丈嘗属之耶詞㫖清雋
有味糟粕性靈四字輕重便是識得源頭者若緱山子
[349-16b]
喬言大非吾任也幸為致聲以謝引年雖故事恐非君
相側席至心弟亦不願吾丈果此請耳
  又
前者家弟之從役來復拜老丈手書誦之恍焉如覿聞
春中當考績竟渡江而北竣事之便或可錦旋然金甌
之覆乆矣恐不能就弟於小山叢桂間耳家弟比想得
朝夕復尋戊辰己已之約弟索居㷀然想像此歡不能
奮飛至於地罏煨榾柮熟薯蹲鴟老瓦盆傾若下春
[349-17a]
亦能使天上故人流涎也比聞有㫖册立元良召用諍
臣真聖主大節清朝盛事大察近矣偶記郭中丞撫吴
吴民至今思之張中丞九一治夏州能破匈奴膽柰何
一眚相棄捐若言路尋端競勝老丈以㣲言銷之何如
野人及此亦可稱殺風景也餘不具
  答隂大司馬姜大宗伯
嚮者草次奉復於生平傾仰之私未獲伸其萬一兹復
拜大誨金玉之音若自雲表而墜中間飾奬過隆推挹
[349-17b]
良重非謭劣所敢承耳貞本以衰劣無補清時而病弟
尚爾厭厭故上疏陳情乞骸今既不得請而病者粗有
起色且貪與盛徳周旋其於登龍之夙願倚玉之私誠
更自有深慰者擬於仲春望前啟行小憇金焦至朔履
任人回聊此附復容嗣布不宣
  寄劉司空
七年前吾丈方宅憂而不忘故人致書帛於三千里外
當時雖草草附報而峡路修阻江鱗難溯闕然不能通
[349-18a]
一問老丈之再入朝則世貞方且匿跡於方之外以與
鄉之賢者比而致憎口長安之書問遂絶而老丈猶不
棄鄙辱惠之書而又不能報將以世貞為何如人也當
宰物者之失調寒暑叠至霆霓與雪霰雜下而獨恬然
不失度汪瀾洄潏無所不偃靡而獨屹然而不揺皂嚢
之墨無所不湼而獨皭然而不淄翁丈非獨沈幾燭㣲
所操持者定矣世貞跅之踪行與毁㑹今者除目出
自非意且念不敢貞香火之盟而出巳上疏懇辭期于
[349-18b]
得請不能復奉清塵領大誨如何如何荆老人便聊此
布候起居仰惟台照不備
  又
向者感吾丈之數厪存我而又推食及兒子不然之灰
無以為報而㑹荆石公之役者有事於留都輒草草伸
其鄙概不謂軺車由襄西趣硤遂堅東山之卧躑躅空
返自是心旌日揺揺於楚蜀間矣吾丈耿潔沖素與物
無罣而沈幾先物獨出塵表令人景慕貞乆堕齒頰間
[349-19a]
晩而小逺之一壑餘生雖不敢遽攀後塵亦粗足自了
矣灼日薫天一旦澌盡獨留快在人意留訾在人口要
之實有可憐者亦無敢及之也趙太宰亦小波及可恠
此老精志吐納當不置此事阿堵若少宰司空作何狀
復有憐之者否家弟朝夕差池荆老亦時相煦沫弟恐
終非野人有耳兹因殷守無美便附此當不至作前時
洪喬浮沉也此子文學吴中白眉而忠信明決任俠好
誼一入藻鏡必為藥籠中物溽暑加飡自愛
[349-19b]
  上御史大夫王丈
我公去國而專煙霞之勝者十四年於兹矣西臺霜色
葢猶凛凜焉陳相公以師傅歸里若岷峨競秀天漢而
相距不數里而近即自古猶難之夫豈直西川盛事己
也貞匹夫之節不固為世眼所困誘之使出逐之使歸
再誘再逐而猶不已造物固善侮人自取侮何尤也宿
障偶未至深靈真步武拔之苦海今已棄家室一瓢一
衲旦夕所奉楞嚴圓覺道徳黄庭周易中庸而巳生平
[349-20a]
受筆研役悉己絶之獨念丁夘春於蕭寺一奉教不獲
再侍杖屨足稱缺䧟世界敢因長公觀察信便附候興
居嚮者於友生所聞翁中嵗曽遘異人受秘言不敢遽
有證請也其然否希一宗之示引領西盼何時忘之
  答少司冦陳公
顧京兆使來得手教殊懇懇老丈貪與僕周旋故以精
辭反覆開諭謂僕當出而不知僕有不能出者僕何敢
望老丈直臣也不出則見以為名高而無以昭主上盛
[349-20b]
徳且成先帝過僕出故無益處不成隠特以庚辰初念
不能負耳彼此汛掃心境亁淨應無所住則廟廊之與
岩穴皆為淨土也汝師宮賛書來亦云上與揆席諸賢
嚮元馭宗伯幾有司馬入汴氣象但渠步武不離太夫
人如何新渠先生朝夕相與幸致聲不一
  又
前者小僮歸辱報書及大貺所以慰存厪至感荷無巳
嵗寒之節乆而逾勁諸賢仰藉以為正人赤幟是瞻是
[349-21a]
依貞巖穴不固徇情一出靡補清時佛門所云業識茫
茫無本可據殆謂是矣且病弟在湯藥婦在牀笫轉首
之際便自天涯真所謂六州四十三縣鐵不能鑄此錯
也吾老丈望重資深必不俯就留省豈不爾思室是逺
而柰何柰何齎奏人去聊附起居之候不宣
  答耿中丞
昨嵗枉季公駕一挹容範接緒言覺種種自别後從管
東溟所得聞翁起居之詳殊令人傾注世貞妄庸人耳
[349-21b]
䟤跋名欲塲無息肩所頗亦厭之以故先師易為指引
三四年來外跡雖若夷澹而内境實未瑩潔展轉自訟
過累百端而雕蟲一技尤甚以故擬於嵗正謝絶筆研
之役而宿逋猶尚擾擾不謂黄解元來致翁手教復以
其王父憲副公之不朽見托憲副公名臣黄生名士也
而我翁今之大賢人也世貞不勝好徳一念遽爾許之
然自此堕誑語業矣岩穴搜訪竽及不肖而翁名世之
佐尚爾濡遲將無一二論思之老未能遜揆席耶雖然
[349-22a]
璽書旦夕下矣翁以天地萬物為一體亦寧終恝然若
世貞則自信其不可而已黄生回便附此唯為道為蒼
生自愛
  答陳中丞
世貞鄙人也偶以宦跡獲差池賢昆玉間而門下尤幸
愛之葢至燕中之宴接鄖臺之貺存未巳而俾荐其雕
朽之技則中心時揺搖懸斾焉蠖伏以來與世未殺而
門下方奉璽書蒞全楚中外交口而頌小馮君九卿高
[349-22b]
第旦夕大拜而間及於荒落無似之人錫以温言侑以
兼金海錯新詩之所嘘拂寒灰習習生氣矣唯是頫念
區區出處若不佞之薄劣與不當㸃仕籍夫人而知之
當時何縁聾瞶眼耳謬見竽及今之廢置固自其所幸
得賣身作佛家奴披緇冠黄百念已灰迺不慎於筆札
腥人齒舌終始累大將軍保持為愧耳辱喻林烈女事
毛髮為竦與先師所秉靡異今雖示跡夭殘當為易僊
宫所収無疑也黄絹所不敢擬謹破例數言或可鑱之
[349-23a]
麗牲之石附而不朽耳薄敬不能顓致簡䙝之罪宥而
識之萬荷
  答范司馬
乆不奉清問然穆如之風時時在仰貞比待罪西藩山
川阻修便道歸里避言長告差可以馳价奉候起居而
逼嵗入春日為人事酒食所苦無須㬰之間乃何翁來
則拜大誨惓惓不佞之出處與存歿之屯夷念徐生之
碩果悵文士之百六嗟乎以執事造國手䄂之東海之
[349-23b]
濵歴三朝而不再展况其下者然聞執事方杜門謝客
左圖右書下上千古此腐䑕寧能當一顧也所喻欲彼
此各出書目互補其闕失甚盛心也家舊無藏書自不
佞之嗜之頗有所著蓄二藏外亦不下三萬巻而戊辰
後薄宦南北旋置旋失未暇經理今春搆一書樓於弇
山園庋之長夏小閒當如命也聞古碑及抄本毋隃於
鄴架者若家所有宋梓及書畫名蹟庶足供㳺目耳何
翁徤骨天與至欲得一二外䕶遂成道恐亦是江湖間
[349-24a]
語念其逺來而貞適病齒癰無以應之柰何柰何伏枕
附答不詳容嗣盡
  又
屠田叔來致公手教謂張大司馬先容之札為黄掾所
浮沉貞雖不獲發函啟誦拜神交之賜深矣詩篇大雅
叙徃踪申契濶渢渢乎有餘致焉大司馬長者不腆之
辭媿不足以報地下而翁愛䕶其短芬之齒牙間又借
生平雕蟲之業而許之謂若可以自老忘世者乃不佞
[349-24b]
受之負慚色矣諸刻巳再領貺其商子却是新属梓者
種種精好每羨鄴侯架頭三萬巻牙籖玉軸思欲效服
子慎共掃除之役而不可得邇者於衰懶中忽若有覩
却思借祖龍火焚胸中無明字障將望車門而却遁矣
我翁大總持結漏巳盡能無不罪鄙言否竹墟公雖不
獲侍朝行而知其賢於權門若凂歸而恬穆無愧鄉先
生祀社者即㣲田叔一日雅且願托以不朽而况重之
以公之誨乎誠懼其不文然不敢辭也外拙詩未足酧
[349-25a]
來美惟為我藏拙幸甚
  又
貞不能訒於筆札誤為貴邦諸賢所强俾任地下之役
既成而於逝者亡所當方涊於汗愧而門下復奬飭之
是益貞愧也自惟世棄得以苟離塵網懴夙生障而無
明一念猶未盡勘破䑛犢之戀時時攻中兒子粗獲一
名第支持門户足矣今遘却更踰分追維大易持盈之
訓猶龍寵驚之㫖葢然有餘懼焉而門下復重飾奬
[349-25b]
之是重益貞懼也春時晤沈嘉則昨復瞻屠長卿俱稱
翁海鶴神姿健爽日勝攤書萬巻漁獵其間以為海上
三神之樂無以過是而來教若㣲有所不快者豈帝釋
宫中未斷修羅小警耶一巻楞嚴破之有餘矣朱老故
人也第與之談不免以手為口耳使旋聊此奉覆諸容
嗣布不宣
 
 弇州續稿巻一百七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