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七十


[344-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七十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畫䟦
  仇英九歌圖
仇實父圖九歌凡九章章各有徴仲待詔書余所見數
本皆闕禮魂而此則併國殤去之其儀從人物都不詳
[344-1b]
僅雲中君有少雲氣河伯持杖御一龍山鬼乗赤豹乃
類虎而已山鬼殊窈窕令人消魂其他種種有生氣待
詔意似草草而筆勢汎瀾可愛余嘗謂屈子偶歌此以
下神後人各自出意摹寫其緐簡工拙之不同冝也此
巻筆雖簡而意足視他本不啻勝之因識於尾
  題仇實父臨西園雅集圖後
余嘗見楊東里先生所題西園雅集圖乃臨李檢法伯
時筆有崇山絶壑雲林泉石之致與此圖畧不同此圖
[344-2a]
僅一古檜一恠石一立壁捉筆書者為子瞻學士從傍
喜觀者王晉卿按巻對竚者蔡天啟倚樹睨者李端叔
彼圖則有張文潜而無端叔此圖據方石畫淵明歸去
來辭者即伯時握麈尾觀者蘇子由握蕉扇者黄魯直
撫肩立者晁旡咎捉石者張文潜按膝者鄭靖老彼圖
有端叔而無靖老益以陳無已若摘阮之陳碧虚與聽
阮之秦少游説法之圓通大士與聽法之劉巨濟題壁
之米元章與傍觀之王仲至則所同也彼圖有名姬二
[344-2b]
曰雲英春鶯而此皆削之楊先生又云曾見劉松年臨
本無文潜端叔无咎噐物小異而僧梵隆趙千里亦嘗
摹之此圖吾吳郡仇英實父臨千里本也余竊謂諸公
踪跡不恒聚大梁其文雅風流之盛未必盡在此一時
葢晉卿合其所與游長者而圖之諸公又各以其意而
傳寫之以故不無牴牾耳實父視千里大有出藍之妙
其運筆古雅彷彿長康探微元祐諸君子人人有國士
風一展巻間覺金谷冨家兒形穢因為之識尾
[344-3a]
  題海天落照圖後
海天落照圖相傳小李將軍昭道作宣和秘藏不知何
年為常熟劉以則所収轉落吳城湯氏嘉靖中有郡守
不欲言其名以分冝子大符意迫得之湯見消息非常
乃延仇英實父别室摹一本將欲為米顛狡獪而為怨
家所發守怒甚將致叵測湯不獲已因割陳緝熈等三
詩於仇本後而出真跡邀所善彭孔嘉輩置酒泣别摩
挲三日而後歸守守以歸大符大符家名畫近千巻皆
[344-3b]
出其下尋坐法籍入天府隆慶初一中貴攜出不甚愛
賞其位下小璫竊之時朱忠僖領緹騎宻以重貲購中
貴詰責甚急小璫懼而投諸火此癸酉秋事也余自燕
中聞之拾遺人相與慨嘆妙蹟永絶今年春歸息弇園
湯氏偶以仇本見售為驚喜不論直収之按宣和畫譜
稱昭道有落照海岸二圖不言所謂海天落照者其圖
之有御題有瘦金瓢印與否亦無從辨証第覩此臨蹟
之妙乃爾因以想見隆凖公之驚世也實父十指如葉
[344-4a]
玉人即臨本亦何必减逸少宣示信本蘭亭哉老人饞
眼今日飽矣為題其後
  送沈禹文畫册
此册前有壯游鳴盛四字為許初元復玉筯篆畫凡十
有六幀皆絹素文待詔徴仲五仇英實父二陸治叔平
一陸師道子傅一謝時臣思忠二文嘉休承一錢榖叔
寶二陳括子正二其副葉則宋經箋各有唐詩一聫皆
待詔書書體兼真行草篆𨽻古法有嶧山受禪二王渤
[344-4b]
海魯郡懷素眉山雙井襄陽翩翩鸞翥鳳舞畫則全倣
詩意為之俱秀逸有深致而文仇尤自超著不讓馬李
叔文二則周天球公瑕彭年孔嘉所譔楚楚小楷孔嘉
尤更精絶詩十有二則子傅及其弟安道陸粲浚明顧
奉金用徐伯虬許閏張鳳翼休承元復叔平文伯仁顧
雲龍皇甫昉子循各又分古詩語題之雖河梁之美少
輸前哲而臨池之蹟獨擅一時内伯虬故廸功昌榖子
也浚明不能工書又不好作近體然代者大是佳手金
[344-5a]
用不辦此十指攷其筆蹤殆是婦作用婦規摩履吉聲
名大噪或謂出藍後又有王榖祥禄之及陸芝二章則
皆贈别之什而詩題之闕者二矣册為沈大謨禹文北
上謁選作禹文翩翩佳公子時方盛年善詞翰裘馬醪
肉問遺文士不絶故於其行也合吳中名筆出所長以
贈之禹文得太常簿参兩督府遷肇慶守竟以好客故
産盡削寄死為若敖之餒乆矣余偶得此册念與禹文
同時者俞仲蔚劉子威因各乞一詩以補二題之闕不
[344-5b]
兩日仲蔚物故余乃為足成之所謂柳條花氣聫也偶
有錢生者叔寶子來㸔摩娑乆之曰此二詩吾猶見之
即待詔及其子彭也畫尚有待詔一幀今以休承一幀
代之其叔寶一幀亦續補盖有竊而襍入他册者故也
此册中人僅有一二存欲歸之沈氏則已無守者因識
而藏之異日别録一通焚禹文墓所以薄酹侑可也
  陸包山寫生巻
畫家寫生右徐熈易元吉而小左黄氏父子政在天真
[344-6a]
人巧間耳宣和主稍能斟酌之明興獨吾吳沈啓南入
熈室而唐伯虎於黄氏有出藍之美陳復甫後出以意
為之髙者幾無色下者遂脫胎矣叔平此巻卉草果蓏
之屬四十二種種有天趣而不至出驪黄外庻幾能斟
酌者印文甚古雅而署字不類豈所蛇足也耶漫題不
覺滿帋
  再題游太湖圖記
余以癸酉游太湖游之明年而陸丈為余圖圖成之二
[344-6b]
年而余果避言還里過陸丈時已病矣猶津津談明年
當為公䫉太和以嫓太湖作天下大觀亡何竟捐舘今
年仲蔚過我弇州園出此册摩娑乆之偶有宋紙二畨
屬小楷書余記于後仲蔚楷法尤遒媺髙處在歐柳間
余文不足以當三絶然施之太湖粗亦不俗而陸丈竟
不能踐八十二之約以成我太和觀則可歎也
  文伯仁溪山自適巻
東南佳山水太湖之抱於三吳者最號清遠然大較山
[344-7a]
不勝水自富陽而溯新安之黄山白嶽尤竒峻然往往
水不能勝山五峰文伯仁家吳中足以窮水之勝矣而
猶未快乃因游新安遂盡擥其竒而發之於丹青余近
得一寓目真若坐籃轝翠㣲間使人應接不暇區區山
隂道上行烏足以當之哉此君穢而好罵坐不知胸中
何以富此一叚丘壑也
  文文水畫
余從吳氏得諸名士手書詩王中丞履約二紙太學履
[344-7b]
吉四紙王吏部禄之袁提學永之各二紙皆有畫配而
缺其一畫不著名氏欵識疑以為文待詔徴仲葢吳氏
為待詔外家故也乃以示待詔子休承摩娑歎息審為
渠五十七年前筆諸君皆已物故乆矣為補其缺而䟦
於後内酌酒桂林一幀其所新補也當是時休承尚少
而蒼老細潤不减家尊真可謂畫家羲獻矣老來精神
伎倆聲實攷據事事埒之四君子詞翰與畫亦足三絶
故識而留之山房
[344-8a]
  畫南北二詞後
題柳窺青眼相傳國初人作可謂曲盡張緒風流至馬
致遠百嵗光隂有感激超曠之致而音響節奏又自工
絶元人推以為詞中第一殆非虚也其詞既别南北而
復分其早春暮秋景地乃謁錢叔寶作圖而周公瑕復
以正行二體書之風日清美於文漪堂呼三雅佐展巻
亦不辱矣惜未有雪兒以紅牙句拍唱耳
  題畫㑹真記巻
[344-8b]
撰㑹真記者元微之演曲為西廂記者王實夫續草橋
夢以後者關漢卿此巻八分題頞者文彭小楷書記周
天球録曲者周及彭年俞允文王逢年張鳳翼潘德元
王復亨顧承忠管稚圭張復吾弟亦得一紙畫者錢榖
尤求辨張生即微之者趙德麟録者王廷璧千古風流
藝文吳中一時翰墨能事盡此矣㑹真記謂崔氏有所
適而不言歸鄭恒西廂記則謂許鄭恒而卒歸張生後
有耕地得崔鶯鶯墓誌者其夫真鄭恒也或以嵗月攷
[344-9a]
之亦不甚合合不合所不暇論第令老夫偶展閲之掀
髯一笑如坐春風中萬卉過眼何預蒲團事耶為題於

  天文地理搃圖
吾州有陶翁存仁者年七十餘始得天文地理方圓二
圖摹之其後復増摹兩畿諸省十五紙海外三紙字皆
蠅頭而精工有楷法界畫細若游絲極可愛此翁後至
八十餘尚能月作兩本供桂玉資今已矣攷之渾儀圖
[344-9b]
經亦不盡合以備故事可也
  李郡寫旅獒圖
李郡出所畫旅獒圖索題内大酋之狀䫉瓌竒飾裝瑰
異與諸小畨之恠醜么𤨏且俱能戢驁桀為戚施種種
情性得之第所謂旅獒者大犬也見孔氏傳䟽甚明又
左氏公嗾夫獒焉杜預註亦云猛犬也今乃畫作一緑
狻猊大約如近代所貢者然不作黄色若佛書所稱青
獅則尾大於斗又其種乆已絶不聞作貢郡五指如懸
[344-10a]
槌少加問學亦何必减蕭世誠職貢閻立夲王㑹耶為
題於後以朂之
  題莫廷韓畫郊居扇
廷韓此畫種種郊居風致視休文賦不啻過之其贈孟
孺標格亦絶相類而雲東公乃疑其意以為二君皆非
此中物至欲與之分半席者謝㓜輿日作王大將軍長
史然恒自謂一丘一壑而顧長康亦桓南郡客頗能畫
㓜輿於丘壑間人亦許之夫士相賞有跡外趣耳令僕
[344-10b]
果赴河南尹何必减履道里主人也季秋望後一日解
嘲題
  莫廷韓竹扇巻
箑面畫竹便是兩重清真境廷韓聚十名筆巻而藏之
雖不能出入懷䄂作泠泠天籟篋笥中别有一種瀟湘
界矣珍重珍重
  題小桃源圖
余所見桃花源圖如趙伯繡文徴仲陸叔平詩如陶元
[344-11a]
亮王摩詰皆令人神爽飛越如身游其間獨至武陵求
所謂真桃源而不可得豈陵谷滄桑之説果爾耶異日
扁舟醉此桃花下三日足矣因題一詩以為張本
  又題畫池上篇後
讀公廬山草堂記末云弟妹婚嫁畢司馬秩滿則必左
手引妻子右手抱琴書終老於斯以成就我平生之志
清泉白石實聞斯言然公記成未幾而刺忠州郎禮部
司内外制連典劇郡入貳司冦而廬山之諾竟虚非此
[344-11b]
池上一篇何縁能䜟誑語業第公以太子賔客進少傅
尚書分司致仕二十餘年中嘗尹河南者三嵗餘顧髙
逸之勝芬人齒舌至於今不衰春日與元馭四十餘即
謝禮部侍郎翰林學士歸以一黄冠偃息蓬茅中余亦
棄弇山園泉石之勝從之賀季真八十餘始以禮部侍
郎集賢學士乞黄冠得鑑湖之一曲唐史乃傳之隠逸
何也古人事多不可解
  陳提學藏百馬圖
[344-12a]
余嘗見趙魏公天閑五馬圖金羈玉勒徙倚流蘇綫下
四紫衫奚官極意秣刷噫貴則貴矣孰與此所圖百馬
驕嘶逸逐於平沙大荒之為適也第龍鬐鳳臆往往有
之而權竒之蘭筋不露當是葡萄宫苜蓿過飽而肥耶
今五單于解辮長平冠軍方髙詠栢梁無所事粟汝歌
豐頌瑞之後旦夕東封五色雲錦庻幾有攸頼哉陳君
相士之九方歅也必能别而曹驪黄牝牡之外第不審
誰無負千金價
[344-12b]
  尤子求畫關將軍四事圖
關將軍廟成客有請圖廊壁者余謂公以勇烈冠一時
則無如白馬先登馘顔良首樊城破曹氏七軍僇龎德
降于禁以勛猷垂身後則無如七日役神鬼建玉泉寺
為荆州第一刹驅風雨剪蚩尤俾河中鹽政復故夫白
馬樊城之跡人人能言之後二事稍秘按天台智者以
隋開皇十二年至當陽上金龍池月夜有具王者威儀
二人一長而美髯豐表一少而秀發長者前致辭曰予
[344-13a]
關某也彼某子平也漢末分擾事不果願死有餘烈叨
王此山敢問大德聖師何枉神足智者曰欲建立道塲
耳神曰願愍我愚特垂攝受此去一舍山如覆舩厥土
深嘉吾二人當為力建一刹供護佛法願師安禪七日
以須其成師既出定湫潭萬尺化為平陸棟宇煥麗巧
奪人目神即受五戒智者具書晉王廣上其事錫以佳
名而公遂為此寺伽藍神矣智者所謂肉身菩薩也宋
正和中解州解池鹽至期而敗課輙不登帝召虚靜張
[344-13b]
真人詢之曰此蚩尤神暴也帝曰誰能勝之曰臣以委
直日關帥可也尋解州奏大風霆偃巨木已而霽則池
水平若鏡鹽復課矣帝召虚靜而勞之曰關帥可得見
乎曰可俄而見大身遂充廷帝懼拈一崇寧錢投之曰
以為信明當勑拜崇寧真君也兩藏所記當不謬而史
志俱遺之豈用夫子不語怪神例耶按黄帝經序曰皇
帝殺蚩尤其血化為鹵今之解池是也又真定有蚩尤
塜七所每當祭蚩尤其日白氣貫天則蚩尤之主鹽池
[344-14a]
葢數千年猶在耳公固義勇使不受天台戒作玉泉功
德縱不令堕蚩尤道其去阿脩闕/  也尤子求善丹
青聞余語而繪公四事於絹素以獻子求之所能貌者
桓桓紏紏之氣與指撝跳盪分身百應之神竒而已公
所為功與其志不得也因敬為拈出之始貌公者皆赤
面赤馬而先師所見者則晳而微酡馬亦純白故子求
特因之
  李郡畫渭橋圖
[344-14b]
唐文皇渭橋一盟雖神算無遺亦是大不得已事非李
藥師隂山闕/鬬雪之何異城下此圖承傳頗乆然往往
僅作挂幅而李士牧獨能創為長巻且其叙六師之整
暇靖肅大得蕭蕭馬嗚悠悠斾旌意而玁狁之輸琛委
賮蒲伏戚施其尊中國之體至矣第頡利方擁百萬衆
跳梁近甸未必恭遜乃爾史葢多飾辭諱辭耳又文皇
虬鬚蝟張神采逼人此後小酌之勿作清穆垂裳觀也
  李郡畫美女圖
[344-15a]
李士牧手貌美女自西施以至紅綃凡六十人雖人僅
一身而絇履執併其標格情性得之可謂工且詳矣
苐中間二吳品仙品不當與媵伎並列而鄭䄂南威麗
姢夜來玉奴麗華碧玉紫雲李娃霍小玉之類却更不可
遺也翔風房老是緑珠前軰不當作小婢裝當更商之
長夏倚病展此圖何異維摩天女苐色塵雖不縁影而
嘵嘵數語似輸一籌
   題海峯巻後
[344-15b]
海峯巻為鄉前軰金同文先生别號有祝希哲署題希
哲又與唐伯虎各為一詩而手書之先生之子學正元
齡分訓吳興時與文休承同舍復乞休承補圖遂足三
絶吾州故濵海然有海而無山學正翩翩仙骨請與共
竢之數千百年後焉知巨鰲不失足使閬風蓬萊翻來
此作一段實話耶
  陳道復牡丹
陳復甫作墨夲牡丹甚得徐熈野逸之趣記宋有去非
[344-16a]
先生者作墨梅絶句至今藝林以為與梅傳神復甫豈
其苖裔耶何無聲之詩與無色之畫兩相契也
  為徐太僕爌題馬鞍山圖
余後先游馬鞍山得古近體五首遠者二十五年近亦
二十年矣嗣是凡四游皆邦君見邀於車馬行色中不
及搦管今於巖泉太僕公處覩此圖不覺恍然若夢既
而命書此詩則又赧然自愧得無為山靈所笑以不復
唱渭城耶異時丘壑之日長當與公攝衣登絶頂盡取
[344-16b]
唐人句和之又恐有華山約束不獲如願柰何姑識此
以俟
  為章仲玉題保竹巻
人云竹祖孫不相見今章氏園不易主而王父所手植
寧有存理章之儁簡甫乃能徴蔡九逵文徴仲許伯誠
袁永之黄勉之王禄之以文詞紀其事而王文恪太傅
胡孝思中丞為大書署顧文休承復圖之寘之三尺篋
中葢三歴祀而淇園秀色猶若新也仲玉善保之夫豈
[344-17a]
直祖孫一相見而已
  題洛中九老圖
右洛中九老黄鵠圖以遺余者鵠南陽人依武昌吳明
卿以居貌寢甚年二十餘而能曲盡老人傀俄婆娑態
余因戯與約更二十年貌我置其間得否九老中獨香
山居士小解事人或謂海山仙宫有居士一院居士不
首肯曰歸即應歸兠率天吾意頗與之合審爾當貌我
作十三嵗兒騎黄犢吹笛三生石傍也
[344-17b]
  長江萬里圖有王蒙識非/
余舊有黄子乆長江萬里圖又於一友人處見夏珪所
圖皆極微茫菴靄黏天無際之勢而不能一一辨所自
然皆自武昌汎洞庭沿江陵而上趣峽口入蜀乃足稱
萬里此圖則自武昌溯漢江遶故郢度襄樊抵太和山
而止葢喆匠朝真即舟次所得而貌之者也即無論是
否黄鶴山樵其結構演染有不合者鮮矣余自癸酉嵗
以楚臬出京口抵武昌又於武昌入漢詣郢陵丙子解
[344-18a]
鄖鎮登太和下襄江詣郢陵按之皆歴歴在目眦獨自
采石而上九江蘄黄之間江山秀發不可指數而此却
寥寥因志於後以俟黄鶴之徒補之
  題殳生畫
語云天廐萬匹皆吾師此古人匠心之妙也然自荆關
李范北苑巨然而下皆有承傳小加化裁耳邇來白石
翁衡山待詔亦然至於仇實父則鮮所不摹擬然而人
巧極矣吾乆不踏足吳閶門乃聞有稱殳質甫者以為
[344-18b]
叔寶休承入室上足今覽其盤礴齋筆信有出藍之美
所恨不能舍蹊逕而上之昔人論詩羚羊挂角無跡可
尋噫嘻豈惟詩而已哉殳生其勉之
  錢舜舉畫水僊䟦
錢舜舉在勝國以丹青名一時幾與吳興鴈行而卉草
尤自超駸駸度驊騮前矣此巻水僊為華氏世藏零亂
中有綽約迎風承露種種姿態百出葢舜舉得意筆也
後有欵識而失之華生以為恨乞余題尾噫待欵識而
[344-19a]
後真淺之乎真矣
  周之冕花卉後
勝國以來寫卉草者無如吾吳郡而吳郡自沈啓南之
後無如陳道復陸叔平然道復妙而不真叔平真而不
妙周之冕似能兼撮二子之長特以嗜酒落魄如李邈
卓不甚為世重耳日坐弇園與花事周旋此巻遂來爭
勝聊題數語不覺芳英爛熳筆端
  題倪駕部勝遊畫册
[344-19b]
宗少文好山水愛遠游西陟荆巫南登衡嶽欲懷尚平
之志不遂晚歸江陵歎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難徧覩凡
所游履皆圖之於室謂人曰鼓琴動操欲令衆山皆響
故自賢哲髙風丹青佳話昨晤倪駕部霖冲出其所圖
二大册則凡平生宦轍所經繇都邑之鉅麗山川之名
勝皆在焉而俾余宫洗王廷尉詹吏部亡弟太常各書
其舊作於副簡且曰少文處而吾尚出彼故不得以羣
方為几席而吾亦不得專一室為卧游雖然少文之杖
[344-20a]
屨僅楚服耳而吾之轍嚮固已倍蓰之吾之游未巳而
圖亦未巳也我故當勝余謂駕部膂力方剛經營四方
子寧一鑿坏老父而已耶且彼能以一室而収楚服之
全子乃能以一篋笥而収彼之為圖者又數十楹寧但
勝彼苐俟子之功成而後為少文子之篋笥中當作輿
地圖矣余異日欲幀書一詩必腕指且痛姑於此塞白

  題張復畫二十景
[344-20b]
隆萬間吾吳中丹青一派斷矣所見無踰張復元春者
於荆關范郭馬夏黄倪無所不有而能自運其生趣於
蹊逕之外吾嘗謂其功力不及仇實父天真過之今年
長夏為吾畫此二十幀擕行梁溪道中塵思為之若浣
因據景各成一絶句題其副楮復畫貌山水得其神余
詩貌復畫僅得其肖似更輸一籌也楊公伯謙游藝之
好比余更深因割以貽之倘於機務小暇時間一展翫
庻幾䕫龍席間不盡荒箕潁色耳公其以為何如
[344-21a]
 
 
 
 
 
 
 
 
[344-21b]
 
 
 
 
 
 
 
 弇州續稿巻一百七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