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六十五


[339-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六十五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墨蹟䟦
  俞仲蔚書月賦
祝京兆好寫希逸月賦人間合有數本余所得乃毛氏
物遒逸蒼鹵駸駸乎長沙清氷何但雙井徐君出仲蔚
[339-1b]
此書則全法老米亦京兆流亞也希逸老去始知隔千
里兮共明月為同人所笑不知後來何以見推乃爾
  俞氏四舞歌
仲蔚以五言選澹雅得詩家聲而時時作綺麗有情語
所謂正平大雅固當爾耶第極力倣明逺而中入長吉
思過苦也其書足河南三昧而誠懸骨森然力過大也
仲蔚在當時不甚首肯我然詞翰至此亦足以豪矣
  俞氏書世說新語畧
[339-2a]
俞仲蔚入霅道阻雨無賴漫書世說新語數十條余嘗
謂與仲蔚坐便似晉人周旋得仲蔚數行便似晉人赤
牘今以晉人筆筆晉人語其快又何如也惜乎仲蔚死
矣一展册間不能不興羊曇西州慟杜甫人日歎耳
  俞仲蔚書
陸楚生嘗以素册索仲蔚書隆慶丁卯諸詩中雜正行
體内正書别有一種風骨絶遒勁古意鬰浡不可言又
篆及八分各數行八分吾尚見之篆尤不易也仲蔚生
[339-2b]
時人為作一頓美食或薦數軟語得其書令乃聞有并
金購者昔蕺山姥鬻扇増直百錢而後知右軍之貴楚
生今乞余題尾將無追悔其得之少耶仲蔚方為葉道
士攝去矣計當奈何
  又
余自歸里中每旬日仲蔚輙有詩及尺牘見貽而輙為
人持去甚或童子裂以炷油而一友生乃欲持此册博
余兩月粮何也念仲蔚不復作而此書殊秀勁有風骨
[339-3a]
其詩無七言遂不堕笑海且此友生即徒手亦能得我
二月粮以故如其請應之而識於後
  俞仲蔚小楷趙皇后昭儀别傳後
近年吾吳中小楷當推俞仲蔚幾與文太史雁行履吉
孔嘉俱不如也仲蔚此書乃趙飛燕姊弟别傳於遒媚
綽約中寓大雅典刑殆是趙女班姬合而為一耳然外
傳實西京俊語别傳是隋唐人長語仲蔚寜肯舍周鼎
而寳康瓠計當更有外傳一紙今不可復得矣
[339-3b]
  俞仲蔚行草後
俞仲蔚行草結法全出米元章然元章以態勝仲蔚以
骨勝態勝者尚以仲由未見孔子時氣象目之不知於
骨勝者尚又何如也雖然使二子並見栁誠懸必與仲
蔚把臂入林矣
  王逢年書雪賦
惠連雪賦裁得數語佳耳不似伊家七嵗女兒能道栁
絮因風起也王舜華以狂草書之自謂秃師三昧恐亦
[339-4a]
未入祝京兆堂室第比之馬溧陽陳山隂差有士氣耳
徐君復命李士牧圗之亦足錚錚三絶
  周芝山贈范生歌
余嘗見虞道園失明後書真如盲子行路且神彩都盡
今覽周芝山翁所書贈范良父歌殊不爾也良父云翁
時八十兩目俱枯令人以手擬筆即縱意為之出入雙
井襄陽風骨偉然不兩月捐館殆絶筆也新春遇翁鄉
人亦周姓而盲好象戯其藝幾及神品不待人說即能
[339-4b]
應着快此兩異事欣然書之第手瘡作劇以兩指挾管
都不成字又有沈嘉則䟦亦潦草之甚令後人觀之不
謂一巻皆盲書也
  僧大林詞翰
新都汪仲淹出僧大林遺藳一册見示大約詞翰皆清
瘦有法而傷單薄少餘致雖不盡洗餕饀本色亦不至
作氊根吃藤條語大林故住持郡之竹堂寺歿而曉虚
白繼之其遺稿多散佚不無長吉友人之恨雖然曉亦
[339-5a]
何可盡非令詩而貫休書而䛒光而至今在者何益也
  古選古𨽻
詩自風雅外當以古詩十九及建安三曹為凖若整麗
至三謝而極矣嗣宗元亮故是畫中之有逸品卉木中
之有筠竹不當以時代論也癸酉冬余自楚汛大江束
還舟中同行者長洲陳道易玉山程孟孺俱能作古𨽻
因稍擇諸篇之尤者俾書之道易至九江孟孺至金陵
而别又二年道易訪余鄖陽行臺足之始成帙二君於
[339-5b]
𨽻法不能極深研幾然不作三崔及開元以後筆猶之
帙中無齊梁月露語也案頭時一展視欣然獨賞蘇長
公有云勝對俗人誦梅二丈詩逺矣
  古𨽻風雅
二百篇為古今有韻文字之祖余嘗恠吟諷者高或至
西京而不能復泝而出其上訓故者僅組織而屈為時
義而不能悟而究於用故於藝苑一編亦㣲及之以示
夫有志者間一潜咏覺其篇法句法字法宛然自見特
[339-6a]
不落階級不露蹊逕所謂羚羊挂角無跡可尋耳適華
茂才之方周茂才之冕過余九友齋偶與談古𨽻自文
待詔父子歿幾遂絶絃而二君子頗抉許昌孔廟之秘
因採詩之半以授簡而二君子又懶於筆所書者僅得
十二耳謂余僣而啟秇苑之則則有之謂余僣而附於
刪詩之末則何敢也二君子古𨽻書三百篇不為辱第
轉令人憶中郎石經妙跡永絶令人長愾
  又
[339-6b]
讀諸公詩不覺失笑天下才一石子建何嘗八斗靈運
何嘗一斗僅可升合計耳腸肥腦滿語不足信
  章藻摹瑯琊法書墨跡十巻
右章生摹晉右將軍㑹稽内史贈金紫光禄大夫羲之
字逸少正書凡十幀為法書之第一巻内臨鍾太傅力
命宣示二帖皆宋搨秘府佳本按宣示為承相始興公
寳愛以授右軍右軍以授王脩脩死從殉遂不傳傳者
乃右軍别臨本梁武所謂勢巧形密勝於自運者也故
[339-7a]
即黄長睿之攷而置以壓首巻書家不載右軍黄庭内景
而光堯在南内有御臨本此必渡江後購之人間而手
摹之者雖其軟美膚緻得之思陵居多而不無山隂隆
凖且又脩内司致佳本弗忍去也外景樂毅俱有完本
不完本完本則爛若舒錦不完本則零若遺珠三復之
餘覺不完者差勝二書見駁通人幾成子朝之誣至有
以為吳通㣲及王著筆者此中尚可容虞褚數人不知
通㣲輩能辦之否第欲以為貞觀内府及鍾紹京家藏
[339-7b]
物則未敢也曹娥碑憔悴宛篤云有㓜女漂流之態東
方朔賛遒逸瀟洒令人作天際真人想蘇長公謂顔魯
公東方賛字字臨此書雖小大相懸而氣韻良是古人
意當有㑹耶楊用脩云霜寒其右軍之懿乎不能兩行
而意自舒綽有餘告墓文以乏佳本故所摹覺圉圉國
史異纂云真本具年月日者江寜瓦官寺䲭吻内藏物
歸之岐王不乆而火失之世所傳者藳本不具年月者
耳此本乃有年月豈岐王未火之先有勒石耶
[339-8a]
右摹右軍雜正行體為法書之第二巻内臨鍾成侯墓
田帖凢五行按貞觀御府書目列於右軍下而行數正
同當不誣也蘭亭三叙其一定武損本一唐板本一褚
摹真跡本皆余所珎秘者定武本致佳無可議板本字
稍麄行亦高濶而饒波發翩翩風流與聖教相出入褚
摹本後有米元章䟦與書史所載正合長風帖在淳化
成侯跡中獨黄長睿以右軍少年未變鍾體目之甚當
葢右軍它札稱長風要與此同不應成侯時先有長風
[339-8b]
語也它若玉潤來禽何如極寒奉橘鯉魚雪晴轉差蘄
茶受鵞石脾小祥増哀轗軻十四帖皆灼然者長睿謂
毒熱為唐文皇所臨元章謂頭眩為虞永興别跡雖似
各有據然既為文皇臨跡亦無碍孫枝且永和祀逺鮮
有不出唐人硬黄者而奈何獨齗齗此一則也元章之
論則以結體纎潤㣲類永興不知永興别跡故是臨此
本者當是時有發江南山一碑中有小石刻與此本無
毫髮異不應永興未生前已書石也且後有右軍名署
[339-9a]
尾故留之僧懷仁集聖教序記及心經雖不無偏傍輳
合或不必盡本筆而字體行模精整雅潔遂為法書之
冠臨池之士葢至今利頼之余所藏石本是宋初榻以
故章生得效其技也
右摹右軍行草第一巻為法書之第三巻破羌成都清
晏此郡山川講堂都邑九日七十雪侯𢎞逺知念言叙
若耶晩可安善道意時事兒女諸從昨見譙周餞行參
朝明府廿七謝生中郎女虞安吉宅圖東旋清和遷轉
[339-9b]
廿八噉麵積雪足下秋月狼毒西問又西問自愛安西
得告小大佳向乆委頓六日還里信云知君脚中深慰
日午小園龍保臨書凡五十六帖内破羌一帖是米家
船至寳最為神妙真足壓巻而它書多出貞觀内府琅
琅有名之筆與淳化相半黄長睿置啄亦少第謂餞行
一幀乃賈曽送張說文葢唐人集右軍書為之而此則
其殘闕者又謂深慰為文皇所臨與第二巻毒熱同予
前謂右軍遺墨安能保其不一一唐人臨也餞行書法
[339-10a]
寔神妙安忍舍㫋昨見君亦集成然亦用此例小園子
一帖元章强排作大令謂其小縦放耳抑何待右軍之
陿也此郡逋弊元章以為予王懷祖者而長睿駁之事
理誠然闕/當是與謝安石安石在右軍治交甚篤意當
其入桓大將軍府或初拜僕射時右軍故與之作肺腑
語也晚可真蹟在余所僅影響耳
右摹右軍行草第二巻為法書之第四巻知問諸賢官
奴採菊服食後服食十七日逸民裏鮓卭竹後卭竹擇
[339-10b]
藥月末賑民豹奴敬問飛白後飛白又後飛白丹楊太
常熱日朱處仁鹽井胡桃龍保黄甘六日胡母䜴酒虞
義興筆精司州嘗新麥秋袁生來居還鎮得見敬和七
日隔日近日五日謝光禄徂暑月半敬豫長風謝生十
一月皇象逺婦君晚嘉興尚停凡五十六帖淳化閣帖
敕字十七帖與臨江石本相間錯皆烜赫著聲者官奴
乾絲鬰勃有飛白勢裹鮓虞義興得見三札芒頴射人
豹奴獨擅章法長風遂為行書辨鍾部一證裹鮓袁生
[339-11a]
真跡余曽於朱太保處見之或云是唐臨耳
右摹右軍行草第三巻為法書之第五巻散勢昨得連
不快小佳反側月半廿二廿三虞休建安一日侍中敬
豫清和追尋臨川小大太常鄉里可耳母子廿三帖皆
得之淳化及臨川者内元章以一日一起歸之伯高追
尋歸之大令長睿皆不謂然且云追尋字勢語意皆不
類誠然闕/却謂臨川一帖有子嵩語以為右軍不相及
不知内云子嵩之子正相及也且子嵩何必庾顗姨母
[339-11b]
山隂二帖是石泉公進御者鋒勢遒鬰勁利不可言省
書罔極想佳東比不得眠各可諸患大多患十四日熱
甚出都敬問諸賢江生西中郎勿殺生末春四月有理
北軍雨晴逺近廿三帖從秘閣續帖中録出者呉興大
周嫂夜來公孫得書政履六帖從宋搨雜帖中録出者
尤崛竒出人意表内末春全是章法與豹奴類它若淡
問千嘔及此月二帖在余所二謝書一帖於江右人家
見之然皆唐臨本也
[339-12a]
右摹右軍疑跡為法書之第六巻如正行筆陣圗二帖
皆出自江東李王所正書瘦勁與歐陽率更並驅幾不
可辨行筆尤自豪爽有公家大將軍椎鼓態宋人俱不
以為的且謂李王譌書獨米元章紀之云紙𦂳薄如金
葉索索有聲趙竦得之於一道人章惇借去不歸大抵
非李王所自辨可證也張懷瓘列嵇叔夜於上上品之
第二云吾常有叔夜草絶交書一紙非常寳惜有人以
右軍二紙請之吾弗與易也今此妙跡絶不可復覩矣
[339-12b]
此巻後有湘東所進絶交書晉右軍云云而秘閣續帖
則直定之曰李懐琳葢以竇臮述書賦中有云爰有懷
琳厥跡踈壯假它人之姓字作自己之形狀而注則謂
懷琳大急就嵇康絶交皆托之右軍質得數萬錢而質
家苴以應貞觀之募第結法雖㳫拖多卧勢不能作山隂
内擫筆然圓熟暢俊不妨張翼之亂真也他若適得書
知欲東差凉奉對屏風奄至此穆松先靈柩慈顔噉豆
初月蔡家平康濶别足下時事集期旋洛荀侯小大佳
[339-13a]
濶轉從阮公月末蒸濕白耳諸帖皆從淳化搨出而元
章長睿俱掊以贋本理似有據故别為一册或謂既審
其贋胡不割愛而留使奪嫡是不然昔人謂買王得羊
不失所望北海惜中郎而延虎賁老成典刑之論故自
不俗也
右摹晉中書令贈光禄大夫侍中太宰憲公獻之字子
敬書上巻為法書之第七巻多正行體内小楷洛神一
紙乂不完本十三行一紙攷趙呉興孟頫謂所得之陳
[339-13b]
集賢所十三行僅二百五十字係晉麻紙字畫神逸墨
彩飛動為天下法書冠又謂宣和書譜所藏末有栁公
權䟦語者其行字筆意皆同而小乏韻勝且係唐硬黄
紙定以為臨跡今皆不完本未有栁䟦正宣和所藏也
洛神全文後先秇林所不載今何縁有此豈即栁公所
謂人間合有數本之一耶白騎遂本在鍾部攷之唐開
元中滑臺人家應募進御者乃大令所臨而誤屬之鍾
為改正置此九日帖見石泉公寳章集辭中令呈文氣
[339-14a]
開美有芥視軒冕意而結法極似李北海當北海從此中
一派流出耶乞假一表與霜寒並美居然大雅髙出辭令此
後有相過右使節過思戀不審又思戀及夏節操之衛軍
靜息夏日後思戀天寳十一日昨遂腎氣仲宗黄門外
甥冠軍可必諸舍阿姑承舍月終東家後操之復不審
嫂等鄱陽鵝羣敬祖凢三十二帖風神煥然逼乃公奈
何髭聖辱之枯枿饑𨽻耶第操之二帖與本部中結搆
不大懸今爾分屬未曉所謂敬祖鄱陽重見閣帖第五巻
[339-14b]
而長睿謂敬祖為承祖子武岡侯恊字不相及恊右軍
之從祖昆也以歸右軍乃當而筆小不類鵝羣風骨氣
槩極為蘇黄諸賢所推而長睿以險逺斥之又舉帖辭
崇虚劉道士語謂山隂崇虚館乃宋明帝泰始時造後
大令六十年固也崇虛既是觀宇佳名何必山隂又何
必至泰始哉長睿欲以攷覈作書家董狐則可耳欲以
八法擅司馬徽水鏡吾未敢許也
右摹中書令子敬書下巻為法書之第八巻皆行草内
[339-15a]
諸舍諸女授衣奉别想彼承姑願餘滅書阮新婦奉對
得書兩𤣥度慕容前者鬰鬰桓江州疾不退來恒省前
書鐡石後鐡石𤣥度忽動新婦鴨頭丸阿姨斁奴後鄱
陽不審極熱冠軍服油轉折還此西門日寒追痛疾來
知汝不數都與彼人孫權等諸帖最雄俊竒崛有致筆
而黄米諸賢乃徃徃加喙謂𤣥度二帖内有仁祖為軍
司語二公卒年大令不過十餘嵗不相及當非右軍書
耶然謂結法不類右軍又以極熱服油書語皆後代人
[339-15b]
偽作又以桓江州一帖半見右軍部攷張彦逺錄右軍
法書信有之則當為張旭懷素輩作耶然以大令之不
相及與右軍書錄語而證其非大令則可以右軍大令
必不作狂草而盡舉疾不退以下斥而屬之旭素則不
可按宋自元嘉以後有戯學部此必一時諸賢或取大
令父子語或集其書作之不必至旭素也長睿又謂閣
帖第五巻章草昭烈孔明問對語與此中一帖辭㫖結
搆皆同而盡欲附之右軍謂右軍有豹奴帖亦章法故
[339-16a]
也然豹奴宻而𦂳此散而拓或總大令書或亦是戯學
之論不可必故仍附大令部而備載其說
右摹法書之第九巻為江東始祖承相録尚書事中外
大都督揚州刺史始興文獻公導字茂𢎞故光禄大夫
即丘貞子覽之嫡孫撫軍長史嗣即丘子裁之子也始
興之從兄使持節侍中都督六州諸軍事大將軍揚荆
江三州牧武昌公敦字處仲即丘次子治書侍御史基
之子也從弟平南將軍護南蠻校尉荆州刺史贈侍中
[339-16b]
驃騎將軍武陵康侯廙字世將即丘第四子尚書郎正
之子也從弟平北將軍徐州刺史海陵恭侯邃其父未
考始興諸子散騎常侍後將軍㑹稽内史贈衛將軍薈
字敬文敬和之二子散騎常侍衛將軍尚書令贈侍中
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東亭獻穆侯珣字元琳侍中
長兼中書令珉字季琰正倫之子司徒左長史廞東亭
二子侍中太保錄尚書事揚州刺史華容文昭公𢎞字
休元侍中驍騎將軍太子詹事豫章文孝侯曇首豫寧
[339-17a]
之子侍中尚書令左光禄大夫開府儀同三司贈司空
簡穆公僧䖍簡穆二子冠軍將軍廬陵王中軍長史贈
太常懿公慈字伯寳金紫光禄大夫散騎常侍臨汝安
侯志字次道子太子詹事度支尚書筠字元禮内世將
五紙敬和四紙簡穆伯寳各三紙休元二紙自始興而
下正傳凢七代右軍諸子自大令外今存者右將軍㑹
稽内史凝之豫章太守操之黄門侍郎徽之豫章得二
紙此外又有中軍將軍循及渙之等各一紙史稱右軍
[339-17b]
七子知名者五人𤣥之凝之操之徽之獻之而不及渙
之黄長睿則謂渙之為右軍子又皆定其為真跡而云
凝之得其韻操之得其體徽之得其勢渙之得其貌獻
之得其源長睿博精不減倉曹此當有的據可補史傳
之漏記我簡穆著評云自過江東右軍之前獨平南為
最書傳右軍畫授明帝又云右軍謂洽弟書遂不減吾
又云亡從祖珉筆力過於子敬子敬戯之吾弟如騎驘
駸駸欲度驊騮前長睿服膺則在平南簡穆正書啟事
[339-18a]
而頗以劭廞三帖為贋豈所重在方雅而詘圎熟耶青
鳳之裘片羽千金况為之後者焉敢以懸斷而去取之

右摹智永真草千文為法書之第十巻永則右軍將軍
之裔孫也於陳永興寺披染正行章草俱入張懷瓘妙
品永師嘗手書正草千字文八百本散江東諸寺此八
百本中之一也伯施謂永師一字直五萬計當為十萬
緡加以摽目各十五字又當為千五百緡矣此雖書家
[339-18b]
自相貴語亦足徵永師聲價後一紙閣帖誤收右軍部
中今改正於此當永之在南其以書名於北者獨太子
少保褒而永尚有從子曰曰渙者亦以書稱於隋而
位不顯余毎歎吾瑯琊入李唐後不唯簮組向稀而詞
翰都謝始興之裔宰相尚餘四人書之可知者唯秘監
紹宗而已豈淮水猶未涸而墨池一派先受壅耶竇臮
書賦謂右丞維平章事縉亦瑯琊人恐誤維縉與所紀
知敬知禮皆大原河東望
[339-19a]
  摹蘇長公真蹟
余於眉山蘇長公無能為役凢公生平長技十不獲一
而獨賢刼以來所受風味習氣時時有相入者昨年始
悉取諸名賢文辭稗官諧史小有闗於公者即筆之總
得十二巻而家所藏公墨蹟石刻小楷藳行草聖之類
為詩為文為巵語幾百畨兒輩欲分得之垂割而客有
闕/ 徐長孺章仲玉及吾從子駰素善公結法因令各
響搨大小彚為七帙藏之山房其體之俶儻權竒出入
[339-19b]
變化所不暇析内煎茶聴琴四詠歸去來辭及䟦王晉
卿山水歌祭黄幾道文謝送梅花詩與久上人帖則皆
於真蹟搨出者以故幾若趙郎之見貌周昉併其情性
得之不止王孫之隆凖而已也昔人之評公書者或目
以墨豬或譏其畫字或病其跛偃或謂其多病筆又腕
著筆卧故左秀而右枯要之舉不足以累公舍此則所
謂吃井水地無不寳愛公遺翰稱賞不置口而余最心
與者二評其一王履道云世之學公書者多矣劍㧞弩
[339-20a]
張驥奔猊抉則不能無至於尺牘狎書姿態横生不矜
而妍不束而嚴不軼而豪蕭散容與霏霏如初秋之霖
森疎掩抑熠熠如從月之星紆餘宛轉纚纚如縈繭之
絲恐學者未易至也黄魯直云東坡道人少日學蘭亭
故其書姿媚如李北海至酒酣放浪意㤀工拙字特瘦
勁似栁誠懸中嵗喜學顔魯公楊風子其合處不減李
北海至於筆圓而韻勝挾以文章妙天下忠義貫日月
之氣本朝善書自當推公第一此二評者誠為知言然
[339-20b]
公故非當家政自以品勝耳品者人品也不爾請看呉
通微王著或又曰否否李丞相鍾太傅生身刀筆中來
閭井之儈魁耳不中與㑹稽呉興作奴而何以鼎峙萬
古也余無以應退而志於尾
  徐髯仙手蹟
余生平所得近代名跡如仲温希哲徵仲履吉輩至多
獨於徐髯仙子仁頗愛之而不能多得以為恨乆栖靖
室於一切毫翰付之烏有矣而新都汪仲嘉忽以此巻
[339-21a]
見示皆書青蓮居士作為蜀道難梁父吟天馬陽春二
歌前有尊酒行凢五章書正草得二體正體乃有古𨽻
筆似歐陽蘭臺草書半得章法而實步趣㑹稽其精雅
妍媚使人嘖嘖生賞惜腕力少弱以登蘭臺堂則有餘
叩㑹稽室或不足耳漫題其後付兒輩藏之以備一種
  題舍弟敬美書雜帖後
吾家右軍分甘青李二札右丞輞川一疏能於蕭散中
作清景俊語蘇長公種橘帖亦庻幾焉誦之不待畢覺
[339-21b]
仲長統蕭大圜田父矣仲氏敬美以黄庭小法書之時
出入洛神覽之不待畢覺王著鮮于樞佐史矣右軍長
公所云敬美澹圃已饒得之吾雖不獲西入闗尋輞川
遺勝記與敬美以壬申九月望夕登包山窮靈盛之跡
俯瞰太湖天水一色已而攀曲巖探幽谷出沒叢薄間
栖鳥格磔土豹殷殷尋得竹逕而出月色逾瑩羣碧摩
天黄雲繡壠此景似更絶第不能作此疏耳嗟乎是三
君子者亡論其文辭一齒姓名三日猶芬甘不知後千
[339-22a]
百年人於吾二人何如也
  穆光𦙍書父文熈詩
穆考功文熈寄余近作内有擬少陵秋興八首而其子
光𦙍集右軍書書之者偶一僧相過拈以示之問其書
似右軍否曰似似問秋興似少陵否曰不似不似余不
覺失聲笑曰不似不似似亦不似不似與似總是不是
男兒墮地自名自位勿作第二人勿落第二義僧亦笑
曰此戯也而具少禪理即令少陵再和秋興右軍重書
[339-22b]
蘭亭其似耶不似耶因記其語
  穆光𦙍臨七姬帖
穆生臨宋仲温七姬帖陶靖節杜少陵詩歌皆極精與
真本對覈之幾不可辨雖然仲温倣鍾太傅史黄門不
免婢作夫人矣今得無犯重儓笑乎近有充相公舍人
子者相公不識也以問舍人子亦不識以問舍人子之
舍人子乃識之曰此吾舍人子也吾不欲令兒曹臨寫
恐原主不識也
[339-23a]
  吳賢墨跡
家馭提學出呉中諸名公墨跡凢十一幀内希哲書昌
穀詩英英並秀如兩玉樹皎然風塵外物徵仲抵掌玉
局蓮花乃似六郎矣伯虎脱盡平生後一札筆意大似
周越而詩不稱第與夢晉俱不失狂奴態元馭學士命
余題尾諸公翰墨尚易得獨昌榖零落幾於吉光片羽
矣家馭善有之勿令人持去也
  楊南峰墓志
[339-23b]
文徴仲先生以古𨽻書楊君謙先生自草生志若可謂
二絶者第君謙負古文聲毋論其辭枝而不脩即生平
軒豁得意在𢎞治己酉挂冠而數語極為牢落最骩頓
無狀在正徳庚辰再趣行在試樂府嘉靖丙申獻九廟
頌及華陽求嗣儀而叙致津津不容口老誖一至此耶
曷不於庚辰前親三尺土耶然則文先生此書之佳故
不為此老幸也
  俞仲蔚墨蹟
[339-24a]
古詩十九首工與鍾王宣示蘭亭同品具耳目者皆知
其為寳地面苦無蹊逕可尋仲蔚悉平生力竭蹷趣此
二端縱不能於詞塲墨藪中執牛耳退亦不失尉佗矣
秋日覽仲蔚書十九首其似耶稱耶所不論差勝讀俞
氏集一巻
  王行父藏王稚欽詩蹟
僕生平以不及遘夢澤先生為恨今日得見先生詞翰
又得與先生之從子行父逰足矣當呼子墨泚楮尾時
[339-24b]
覺行父亦沾沾自喜不知先生在芙蓉城聞之以為何
如耳
  王稚欽書五言律詩
天下以才子歸稚欽先生謂若大紳子啟之傾寫不倦
則誤矣搆結鍜琢極有工夫一句一字亦皆有色澤意
態若項西楚闗漢夀不能得其九戰絶甬道淹七軍之
妙而僅以叱婁煩馘顔良喑烏跳盪之粗目之為萬人
敵也此巻皆五言律尤自長城書法故不必成就而翩
[339-25a]
翩自賞宛有徵仲中年以前筆先生信竒人哉
  朝鮮三咨
余所得朝鮮國凢三咨合為一巻其一乃𢎞治八年咨
遼東都指揮使司䕶送賀東宫千秋節者其二嘉靖四
十一年咨禮部進賀萬夀儀者其三則萬厯十一年咨
禮部進獻慈聖皇太后儀者前後相去九十年更三王
而楷筆謹細若一紙若玉墨若淳漆硃色濃透而咨字
行押似以牙刻刷而精為之潤色者其敬慎而能恒若
[339-25b]
此宜其享國之乆逺也貢物止各色細苧花席豹皮種
馬葢洪永之際每貢有金銀器餙大約可千餘兩宣宗
皇帝以非其土物戒使弗進以故其國人感佩職貢益
勒比於甸服聖主薄來之仁與不貴異之誼豈不隃越
前古萬萬哉因竊識之以見字小之與事大實相因而
成也
 
 弇州續稿巻一百六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