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五十九


[333-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卷一百五十九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書道經後
  書真仙通鑑後
麻姑壇祠記顔魯公所撰而趙道一倚之撰蔡經傳第
其中所云麻姑再拜但不相見怱以五百餘年又說接
[333-1b]
侍以來已見東海三為桑田及姑取米擲地變為丹砂
方平笑曰姑故作少年戲也吾老矣不復喜作此狡獪
變化然則方平之得道當在盤古氏以前而及其作方
平傳云東漢之東海人舉孝廉除郎中稍加至中散大
夫孝桓帝時主太尉陳躭家三十餘年尸解而去則方
平之再過蔡經家百餘年事耳度其終始不過二百歲
許人而何以老於麻姑又云滄海三變為桑田也豈方
平間於東漢時一出耶或别有一方平耶或過蔡經家
[333-2a]
事有之而傳方平者耳傅其名姓而不嘗見其文耶前
傳言鎮青城山丸仙寶室天而後云鎮崑崙亦自相牴

車子侯扶風人漢武帝愛其清靜稍遷其位至侍中一
朝語家云我今補仙官武帝思之為作歌云云按此即
奉車子侯也奉車子侯霍去病之子也帝使從封禪太
山一夕而死帝思而歌之又語其家道士皆言子侯得
仙不足悲桓氏新論則帝出聖才有朕兆子侯則没印
[333-2b]
故畏惡殺之今因其語似為仙去又不識去病子而謂
之車子侯尤可笑也
太極真人杜沖以周昭王二十七年聞文始尹先生登
真乃靈宅棲𤣥學道康王特賜金百鎰完葺本第賜號
曰樓觀聞老子在周為藏史孔子猶及聞禮後始西度
函谷尹先生挽之為草五千言今云昭王十七年尹先
生得道一誤也康王者昭王之祖也今云賜金百鎰完
葺本第二誤也恐係傅㑹不可信又云周穆王好尚黄
[333-3a]
老崇建靈壇立廟置老君及尹真人像尤可笑彼謂穆
王時有老君觀耶又杜沖真以昭王二十七年始學道
道成而宗年二十受業焉年一百五十餘歲至厲王十
三年而上昇彼謂昭王去厲王時有百七八十歲耶楚
康王事尤誕王翦滅楚已虜其王負芻矣何得復有康

周義山傳是一博暢才人文字然厯引所見諸仙真皆
傳記紀載無一創聞至所謂黄老無英白元君則又黄
[333-3b]
庭經傳世以後語今云是漢宣元時人得道恐未可信
費長房以失符為鬼所殺華佗以愆期為曹瞞所誅此
方術人也而列之仙可乎長房之得符自壺公見范曄
漢書甚詳丹臺録云壺公姓謝名元一恐附㑹語劉寛
不聞其有仙道特真誥載之
路大安傳尤為不經據大安以順帝漢安元年壬午生
至惠帝永康二年辛酉當為壽一百八十年矣而是時
王戎僅七十耳乃謂大安為甥而戎為舅其鹵莽一至
[333-4a]
此且惠帝永康元年四月趙王倫反自為相國明年正
月廢帝於金墉城四月反正改元永寧是永康無二年
也惠帝不辨菽麥人也一年之内見廢於趙王倫復辟
之後齊王冏專政帝食息不自制而何以能召大安驅
禳厲疫所謂上真授記年與名同可以沖天遂以大安
元年白日上昇然年號實太安非大安也此類殊不一
聊辨而志之
據真誥陶隠居所紀許黄民原無得道不當列之仙傳
[333-4b]
也胡長仙事甚奇幻俶儻第在中宗武后朝當逺出葉
靜能張果上而史於方術不載又太平廣記搜剔不遺
餘力於葉法善羅公逺輩紀載甚詳而獨不及長仙何
也得非有所増飾耶
許真君除殄妖蛟及拔宅飛昇甚幻奇俶儻足以竦動
凡俗照耀一世今遺跡尚存讖記都在獨晉史搜羅神
恠不減虞初傍及義雲而乃遺敬之一不可曉也郭景
純之抗王處仲於行刑人及鵲巢樹亦載之而顧絶真
[333-5a]
君化鴿之跡二不可曉也真君所居既非深僻壽至百
三十六歲白日沖舉家屬門故何止百人而有司都不
舉聞三不可曉也真誥揚許所載晉室諸賢迨盡豈有
長史係真君從弟而了不之齒四不可曉也陶隠居徧
訪仙跡若渴若狂而於真君事獨杳然五不可曉也今
者龍沙高過豫章城地仙之事當有驗者而先師曇陽
子詩所謂五陵敎主世多不能悉而注真君傳者以東
門之鎮為宛陵南門之鎮為浩陵西門之鎮為鵲陵北
[333-5b]
門之鎮為涪陵中門之鎮為泰陵以實其分野太逺而
名亦創新未知其是否
王子年能預知苻堅南伐之必敗而不能守能預知姚
萇之子無畧得苻登而不能知身之見殺於萇手此大
謬也豈釋氏所謂還債耶將無以述讖緯談休咎為真
宰所罪耶正史不言兵解恐傳者増飾之其所著拾遺
記十卷葢不待畢而知其詭於道也
項曼都者誕士也與昔所傳古强蔡京之流相表裏其
[333-6a]
曰斥仙人者人而指目之耳而以為真仙何無識也徐
啟𤣥為王大夫治女金英事恠甚不可言而又渉無謂
得非啟𤣥者欲竊其女故為障眼隠形之術譸張以攝
之耶
蕭子雲據南史以侯景之亂避地闕/     而卒
今云還蕭山再徙居清虛館遇神人降言館之東北有
都水坑水自東注可以徙居蕭又徙家寓焉厯二紀餘
一旦上帝賜玉册封元洲長史仍司郁木福庭之籍神
[333-6b]
仙之府八十二口同隠世不復見吾不敢以為的然夫
子雲名卿大夫也清虚館在蕭山之近隅非若地肺桃
源之深阻也其家八十二口又非一人也何以居二紀
而不致人主之傍求族黨之踪跡其卒之地與歲史無
異書者何也且書家者流必舉子雲以為口實寧有遷
化之奇彰彰如是而一不之及意或羽客之栖止清虚
者㑹張杜曇永之仙跡而牽引子雲以為重耳
吳道子畫蹟雖神奇然是一工師耳正史野史載其出
[333-7a]
處甚詳且明未有以為仙者而今云得神仙術周游人
間𤣥宗聞而詔入宫庭有粉牆數尋俾畫山水道子請
用墨漿一缶潑於壁以幕覆之俄頃請上臨視山水林
木人煙鳥獸無不備具而且精妙道子徐步指㸃巖下
一小洞叩之忽開一童子在側道子奏曰此洞有佳致
臣請入為陛下先遂躍而入俄頃門閉守城卒曰道子
出矣上再往視所畫處乃瑩壁無復山水何齊東野人
誕謾無稽一至此也是不知吳道子之供奉明皇最久
[333-7b]
畫蹟滿宫禁及長安寺宇也可鄙可笑一至此
許栖巖事不可知而所稱對太乙元君引黄庭老莊三
語云但思一部壽無窮真人之息以踵其精甚真却似
有解悟後令道士算劈太華何神立海橋何鬼又是䆿
語大約此文唐人傳奇如嵩岳嫁女南溟夫人之類
劉忠州晏所遇王十八事見太平廣記其文典其事亦
覈但以所好如此所遇復如此而位宰相領鹽鐵不思
轉首而取竄僇利令智昏其斯之謂歟
[333-8a]
嵇叔夜傳謂舜聽佞臣言而殺伶倫八人又云晉文帝
令康北面受詔敎宫人康不肯從帝殺康於市又一齊
東野人矣
司空在南北朝為三公齊明帝之世寧有司空張岊耶
東昏嗣位日尋殺僇豈有容司空解官令百僚餞送事
耶大抵多宋徽時縁飾以乞恩澤者種種皆此類也
𤣥真子隠淪之無累者也幾於道矣然所謂鋪席水上
安坐飲酒來往若飛與顔魯公作别揮手上升則正史
[333-8b]
稗官與吳興掌故俱無之可謂畫蛇之足矣
張果宇宙初闢白蝙蝠精也葉法善既以太極紫微左
仙卿謫降其格高果逺甚何以一泄果宿因遽殞絶耶
明皇月夜事一於西涼州觀燈兩游月宫而其所奉引
之人曰葉法善曰羅公逺曰申元之葢一事一人而所
傳聞異辭耳然恐亦誣罔不足信也申元之張雲容事
别有傳奇甚詳
鄭遨跡極奇然是隠逸之有至趣者也非仙也歐陽子
[333-9a]
五代史何以遺之
譚紫霄在五代時已識得莊列之㫖與釋氏合豈不開
士哉辭榮謝施百五十而恬然以解賢於杜光庭逺矣
黄損仕南漢時為尚書僕射忽遁去三十二歲而歸題
詩竟去亦奇矣然此詩所云惟有門前鑑湖水春風不
改舊時波凡四句皆見賀季真集恐好事者妄傳之耳
崔偉事誕幻不足信灰袋道士張口如箕五臟悉露見
酉陽雜俎然已於舒虚寂傳見之而又皆翟天師乾祐
[333-9b]
弟子疑必有一誤
李昇傳與元白飲有絶句所謂誰能無路趣名利臣事
玉皇歸上清者鍾離雲房傳亦有之謂為吕先生作當
以昇傳為是
純陽傳不當入邯鄲盧生事邯鄲吕翁開元中所遇也
純陽尚未生
賀員外傳謂有喬仝者少得大風疾去家自棄荒山遇
水部敎之啗松腴年八十上下水如飛數從水部東游
[333-10a]
過維縣元祐初來見蘇子瞻曰吾師嘗游密州識君於
常山道中意若喜君者子瞻留之不可吾師以上元期
我於蒙山矣子瞻作詩送仝并以絶句五解寄水部自
是世無有見者攷子瞻集有之詩甚佳子由亦有贈然
其時有識者云仝妄人也元無識賀員外得詩竟去誇
於人遂絶不見子瞻
陶隠居孫思邈陳圗南三先生皆不能斷九重還往覺
陶公微涉有意余素好博綜負才鬼之慕則陶公我師
[333-10b]
晩來殊厭射欲從孫先生乞數丸藥救道上貧子歸借
希夷一枕傳五龍睡法耳
水丘子語不多而煞有至理當是得道者
王筌傳始遇一婦人乳長於臍闕/ 曰吾蕭三娘也按
西京雜記婦人乳垂三尺者北斗中第七星東方朔知

張拱傳載道士語曰神仙以辟穀為下然却粒則無滓
濁無滓濁則不漏由此亦可入道子房諸人乃以丹藥
[333-11a]
療饑固已迂矣汝欲得此道自此不淫色可也灼然之
事吾所服膺
余讀宋史林靈素傳怪其誕幻甚口而無它奇術今覽
此傳則又甚矣中間有與史不合者故記之傳言靈素
本名靈蘁靈素者宣和所賜名也其所稱以術召致劉
后事比之少君致李夫人尤怪偉史云靈素謂蔡京為
左元仙伯王黼為褚慧而今云蔡京乃北都六洞魔王
第二洞大鬼頭童貫則飛天大鬼母勸帝誅之又云與
[333-11b]
張虛靜侍帝晏游禁中見元祐姦黨碑因與虚靜各俛
首致敬上詩云蘇黄不作文章客童蔡翻為社稷臣三
十年來無定論不知姦黨是何人帝翌日以示蔡京京
皇恐乞出而已靈蘁居通真宮宻室人所不能入京探
知其有黄龍帳金龍牀朱紅几案以為僣妄而疏論之
上即與京掩入其室則明忩浄几别無一物京乃伏罪
而至云即時致西王母降於其室則又誕也史言大水
犯都城靈素竭其術不能退而傳云水自太子致但請
[333-12a]
太子拜之當自退其後復上疏云臣初奉上帝命為陛
下去隂魔斷妖異崇大道贊忠賢今蔡京鬼魁童貫國
賊任以重權付之兵衞國事不脩奢華太甚切忌丙午
丁未北兵長驅流血萬里兩宫天眷不能保守因乞骸
骨歸鄉降詔不允至冬全臺攻之靈素即日封閉賜物
攜一童子步出國門帝賜宫於温州居之明年八月朔
攜奏疏托温守上於朝授弟子張如晦偈而化去先於
郭外相墓令於穴下更開深五尺見龜蛇即下棺見五
[333-12b]
色氣不候葢土即走至百歩外俄而山崩石裂不知所
在帝聞而震悼賜文而祭之其官曰高上神霄玉清府
右極西臺仙卿雷霆玉樞元明普化天師洞明文逸契
元應真傳道輔敎宗師金門羽客沖和殿侍宸行特進
太宰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上柱國魯郡開國公食邑八
千七百户實封三千户賜紫玉方符通真達靈元妙䕶
國先生云至淵聖即位索取元賜七寶珠尋墓所不可
得復有雷電蛇獸之異淵聖大驚使使賜御香設醮致
[333-13a]
謝封為通真達靈真人據此傳稱為尚書左僕射趙鼎
謫後所撰似必有據而史辭第云食邑實封云云不知
政和官制無封邑也
皇甫坦即嘗為淳熙定光宗后者淳熙晚見間椒風遏之
至死所謂皇甫誤我即此人也此公故有道術然傳不過據
碑誌䛕墓之辭耳陸務觀西㳺録嘗過其居殊有軒輊語
姚平仲朱仙事大有紀之者絶類鍾離雲房若此夜功
成即不終裹馬革亦當於通侯甲第五慾甕中淹殺
[333-13b]
蘇養直事葢别有紀之者非趙所張飾第嘗見一小說
忘其名云蘇晩年病殆得丹藥以起與洪慶善云云後
竟以老病終亦無所為元日歡飲達旦披衣曳杖出門
馳而立化事也養直少有文行眉山長公嘗為作研銘
太陽太隂女几諸仙此稍晦其辭耳列仙傳記之葢容
成素女之術也如楞嚴經所稱堅固而不休息者天地
間自有此理亦自有此事第不可為訓耳
鉤弋夫人奇女也為武帝所識孕十四月而産昭帝燕
[333-14a]
齊方伎之餘士尚好言之若以為仙則夢囈耳
傳以麻姑為王方平妺尤可笑此事惟顔魯公所撰壇
記一見之何嘗有兄弟語
紫素元君傳所載任生事疑即傳奇所稱封生也韓太
華為韓安國妹貳師將軍之婦得道在易遷宫中若貳
師婦則以巫蠱僇矣意化不在事後耶安國老死者三
十年而貳師始貴當是最稚妹耳
王進賢傳尚書令衍之小女為愍懷太子妃洛陽亂劉
[333-14b]
曜掠得之渡孟津欲亂之進賢罵曰我皇太子婦司徒
公女而羌夷小醜敢干我乎即投河死其婢田六出亦
不屈投河死遇嵩高女真韓西華得度居華陽易遷宫
真誥記之甚詳按本傳太子妃字惠風劉曜拔洛陽得
之以賜其將喬屬欲妻之惠風拔劒抗詈而死其死節
同特死水死刃小異耳惠風以抗劉曜得死而父衍以
勸石勒即位亦得死死等耳不有愧其女乎
徐仙姑傳僕射之才女年數百歲常如二十四五人獨
[333-15a]
游江湖間寓止寺院有惡少數輩欲以刃制而辱之姑
笑曰我女子也而能棄家雲水不避蛟龍虎兕豈懼汝
鼠輩乎即解衣卧遽徹燭焉衆大喜欲趨之忽皆僵坐
口不能言明日姑徐理策出山久之乃解姑往來江表
顔色轉少其行如飛所至神明畏敬亡敢以非意干者
愚謂毋論姑得仙道即之才有女能如此真所謂淤泥
中蓮花也第不知少時何以過活花姑為女道士黄靈
微也行止亦相類
[333-15b]
李騰空乃李林甫女人以為疑不知林甫亦謫仙也而
況其女乎大抵宰官貴臣多夙生有來厯者要在籍失
之耳
  書陳上陽金丹大要後
陳上陽者名致虛元人也道家書幾無所不讀於文雖
不能雅馴而亦閎肆辨博成一家語其論精氣神援據
法語警䇿動人金丹藥物妙用亦自可采而至鼎器一
章所謂偃月罏者必取之女子之身中則謬矣吾獨怪
[333-16a]
其妄引儒釋狎侮聖言以為其罪不減調達善星於悟
真篇後已詳言之邇來江陵宜黄尚遭毒手不知二大
夫下泥犛阿鼻時亦與此老革相見否
  李素庵中和集
余始得此書而讀之覺其𦂳爽有味其於一切内外丹
藥吐納伸經之術如黄庭參同悟真之類皆指以為傍
門小道而究其大指多出禪門如四祖啟法融南嶽醒
大寂語又雜以中庸飾之大要欲成一家言耳非必有
[333-16b]
所得也吾所聞如尹蓬頭赤度子所見如閻蓬頭劉大
瓢輩逺者至數百歲邇者亦自強力飲噉兼人傍門小
道行之久久亦自有益第不能出世耳此曹子眉山公
所謂啖猪肉者也李先生所謂啖龍肉美者也
  書諸真𤣥奥集成指𤣥篇第六卷後
此卷所論金液還丹最為詳切其引喻亦甚當而不渉
彼家話紫陽之諍臣紫賢上陽之司敗也
我曇陽師將化之夕以十六字授張厚德而志之曰絶
[333-17a]
筆也張子裝為卷虛左以示世貞曰惟是先師之命所
以詔不穀而覽者稱厪厪焉則子以為奚若世貞乃拜
手曰道至矣盡矣蔑以加矣子有心而子自了之曰子
而由人乎哉抑鼻祖之訓曰常無欲以觀其妙又云上
德無為而無以為上仁為之而無以為無欲也無為也
三聖之道道之管也雖然欲不可作麄觀也為不可作
外觀也凡境接而中有愛皆欲也凡履境而中有動皆
為也靜而湛然廓然動而不失所以湛然廓然是故無
[333-17b]
欲無欲也欲亦無欲也無為無為也為亦無為也斯心
了矣了心即佛矣了心即太上及吾夫子矣曇陽師之
訓諸子弟葢未有如張子者也何言厪厪哉
 
 
 
 
 弇州續稿卷一百五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