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五十一


[325-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五十一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像贊
  瑯琊先德贊三子附/
不肖貞既獲購鄉賢大夫士之像而贊之矣於先德乃
冺冺焉則何所逭罪乃復摹集成册自先大王父贈司
[325-1b]
馬公始至亡弟太常少卿敬美不揆愚陋竊効推測之
知僭為之贊而敘之夫寛博恬恬不顯其積去町削畦
以貽後人則贈公之行也仕不媚上善不近名以拙養
和歲計有餘則工部公之行也吏治赫赫去後見思大
度深仁與物同體則司馬公之行也虚心實腹動止自
矩殉國愛民知無不為御史大夫公之行也宦薄自解
垂槖蕭然坦外夷中戲不詭道則黄陂令公之行也進
退取予灼有定見嚴冷簡重居然前軰則學憲公之行
[325-2a]
也秀發端疑周詳淹理文彩絶世行復皦然此太常弟
之行也雖名壽未躋乎睢陵勳位少遜乎始興而裔出
仁里生當休代格量𢎞濟行術純潔皆存則為儀歿而
可社隂德流衍子訴代食者也詩云髙山仰止景行行
止寧有覩此而不肅然恭躍然慕者乎儀部光州運使
附焉差亦不忝
封知縣累贈南京兵部右侍郎先大王父夷菴公諱闕/
字尚殷少讀書修行不樂仕進忠信肫切與物無迕家
[325-2b]
大人嘗語不肖公有田三千畆歲収不能盈一囷里中
有丐者借貸者以其時至則令從佃人所取資故也而
又嗜酒好客毎晨起坐于門里中兒過之小堪坐談者
輒呼入而酒之酩酊至暮乃散去不復問姓名也張淑
人間謂曰生計日薄奈何公笑指少子曰此鈒花金帶
人也謂長子僅鈒花銀帶人耳或可望金我何憂貧少
子者王父司馬公也長子則工部公五品而以老遇詔
恩賜爵一級得横金盖公嘗遘胡僧受相書一巻遂得
[325-3a]
其妙云然不輕為人相
贊曰有產而不營有術而不以名可仕而不求榮不知
者以為天之長物而知者以為敝不新成其水之濫而
木之萌也耶
先伯祖易軒公者諱僑字德髙成化乙未進士授江西
武寧令外艱歸服除補山東曹令前後九載始入為南
京工部營繕司主事内艱歸服除補故官乆之進都水
員外郎復為營繕郎中授奉政大夫以老疾致仕用兩
[325-3b]
宫尊號恩進階四品卒年七十有四公為人誠直詳謹
悃愊無華凡兩為令俱有及民之政而不善事上官取
聲譽其在郎署亦淹乆成進士者二十七年而不登方
面晚而僅有金緋以為林下飾意泊如也與先大父司
馬公昆弟大父事之甚莊
贊曰褐其服𨤲其貌不以為田父則亦鄉三老乃儒而
真乃吏而循課績不後人而官次不先人噫嘻公於名
實所謂居其主而盡却其賔者耶
[325-4a]
嗚呼此我王太父少司馬質菴公之像也貞不能及公
而以歲時展謁公像盖凛然悚然已又戚然孺慕也工
摹而小之僅志大都耳小子何敢述焉有王文恪喬莊
簡諸公之碑志在公諱倬字用檢别號質菴自分水徙
而崑山為邑弟子已割崑山之支鄉為太倉州遂為州
人舉進士授山隂令甫七月父憂歸政聲赫然冠八邑
邑人祠之服除補餘干以計破信豐大盗復持母喪憂
歸補蘭谿其所著循吏聲大較如山隂其人祠亦如之
[325-4b]
入為南京山西道監察御史以謇直明幹聞嘗偕其寮
劾汙選郎横中貴人及尚書方面大僚之不職者俱報
可進貴州兵備副使時新中米魯禍公柔而綏之以闕/
 威咸大恱服例革歸補瓊崕兵備崕州千家村黎叛
公當用兵數移師期以怠賊忽率兵擣之遂盡破平其
巢奏立千戸所黎遂戢郡人專祠祀之亡何進廣西按
察使遂進廣東右布政使破誅臨賀砦酋活其從遷四
川左布政使察錢榖出納稽故弊洗之時大盗藍鄢勢
[325-5a]
張甚且逼省有議焚郛民居以遠賊者公曰是非能遠
賊乃張賊也令洞開諸城門嚴兵以待之賊聞不敢逼
彭公為總師檄州邑課私馬從軍以萬計公匿弗下而
令各鄉落馬入城避賊其緩而遺馬賊者死馬既入而
後課之數具足又檄司以明日日中餉熟糧四千石于
軍公督市戸分道抵軍日未直舂數溢矣彭公竒而稱
之拜右副都御史撫順天屬邑大饑公請通倉米拾萬
石賑之未至先給軍官俸兩月直而所在貿奉米以賑
[325-5b]
米至民不饑所全活以萬計北兵侵邊公㑹兵禦之屯
馬蘭峪乃策曰敵詗我西必以東擣我虚矣為三覆以
待敵果潰東墻入伏發斬獲過當悉徼其被鹵男婦歸
乆之進南京兵部右侍郎公老矣後先凡十餘䟽始得
請給驛還里且命有司歲時存問盖異數也卒年七十
五公孝友天性好施予豁逹大度家產不能及中豪而
割其田千畆為義莊以贍族所居官廉而不務皦皦名
凡三令巖邑其民之思之雖桐鄉宻縣不過也吳人至
[325-6a]
今稱公比于范文公云吾族兄世芳嘗謂吾不能悉稱
公其藹然天地生物心即目中無兩也公輕眉秃鬢秀
目細而長臞然若不任衣者
贊曰昔我元公濫觴于王始興濬之長淮湯湯厥流千
年寖㣲忽昌篤生府君佩德不忘三令劇邑咸樹之棠
仁則祥麟直為神羊雙轅欲耳驔夷荒心不泉易操
偕鬢霜叱馭卭崍不為子陽又若營平白首籌𦍑晚而
翛然為政于鄉若耄若倪我裘我粻是咏是歌小異庚
[325-6b]
桑四候序分獨居春陽五福所膺富則小爽凡我子孫
食胙曷量振振䋲䋲以莫不慶府君之像如嶽斯蒼府
君之流復與淮長
黄陂令任齋公憬者為諸生舉於鄉乆不利公車謁吏
部選人得黄陂令政事清簡其吏民愛而稱之滿三載
以入覲畢事忽嘆曰使我束帶而見督郵孰與衣輕褣
躡不借使蒼頭携一鴟夷從而臥馬鞍山足也請于吏
部得致仕歸公為人好酒色六博不修威儀而孝友忠
[325-7a]
信内行淳備任眞推物喜施與甚有鄉曲間聲未六十
而卒有子世仁以貲郎累官通判温州府類其父
贊曰仕不蘄顯聊以染指產不營富取于足已善不近
名冥冥而已酒色六博他人為累公行三昧以是游戯
君子稱之逹士之致
先世父布政司都事公諱愔字民服别號静菴先司馬
公之長嫡也少以貲入太學其侍奉之日最長性謹愿
無他好獨好授新聲童子使具粉黛為優戯晝夜翫之
[325-7b]
無厭又好構華屋壘山鑿池多蒔花木以至挫產弗顧
也不食酒然飲客恒至移旦夕居恒謂客不恨我不得
作一日相公相公不得一日作我胸次坦洞無城府豁
如也即有讐隙者見其急難惻然思拯之矣卒之年七
十有八有子四人長詹事主簿世德志行與父殊而少
子世望有父風
贊曰少而有㳺閒公子之樂與名好色與聲任性逹生
與物無營不起怨憎噫此所以夀考令終無騫無傾也
[325-8a]

嗚呼此我考御史大夫贈大司馬思質公之像也公長
身美姿秀眉目目光烱烱射人貌之僅得十六耳貌而
小之僅得十四耳小子何敢述焉有少師李公春芳申
公時行御史大夫王公廷少傅許公國按察使李公攀
龍之志傳在為櫽槩紀其畧如左公諱忬字民應少而
失質庵公也因自號思質見志舉進士授行人司行人
選補江西道監察御史皇太子將出閣公列三事其一
[325-8b]
崇師傅一遴宫宷而最後則以慎擇六局丞郎為言獨
詳於正德之亂政而自青宫者又劾罷緹帥中貴人出
按湖廣紏吏必青綬而上雪寃滯振綱紀悍璫不敢挟
重為虐㝷按順天府治畧如湖廣而加寛北兵攻古北
口公策邊必潰驟上書言状而以通州要害身據之天
子首得公疏以備邊事責大司馬大司馬皇恐謝罪而
偵公方擐甲却敵睥睨間遂擢公右僉都御史治軍餉
亦隨調亡乏公乃上疏請城京師郭及通州張家灣又
[325-9a]
請毋益大營伍而増寘總督調邊土兵以拱衛都陵俱
報可乆之移撫山東㑹島㓂大起改提督軍務巡視浙
江及福興漳泉諸郡尋以重之改巡視為巡撫公乃選
良將募卒製艘礪刃以必盡敵而後已嘗搗賊於横嶼
已徼賊大洋皆破之已又大破賊松江郭觧其圍公前
後婁出竒制㨗幕府上功次不張大以故僅婁得中賞
而小不利即引咎亡蔽匿且不他諉天子終以公為忠
再問相嵩不對時北兵入雲中急手勅吏部進公右副
[325-9b]
都御史銜撫之盖用内閣大臣例也公發而浙吏民數
萬人擁車哭竟日不得發至雲中疏請内帑金十餘萬
以賑手自稽察度支郎不獲牟合諸鎭破敵斬首過當
進兵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遂轉左侍郎兼右副都
御史總督薊遼保定軍務是冬拒敵却之進右都御史
賜金幣䕃一子世襲千戸自是稍與相嵩郄矣初大司
馬楊公博雅知公諸所斥陟邊將亡不取公意相嵩屈
其賄而公又時時與客嘆嵩横且敗奈國事何相嵩聞
[325-10a]
而益恨之次骨明年以敵入灣河奪一官其又明年却
敵始復之自是所報功俱見抑所賞不過金幣而練兵
之議起矣始公以土著兵必不能抗敵名為美而實耗
縣官廩相嵩謂公調兵為挟敵糜國上亦不能無疑公
諜敵且大入上疏言之不報而敵果入既事定御史承
風㫖論公病不任事遂逮公而公他將將兵破敵斬首
至八百級亦不報而公遂不免最後不肖貞言状特賜
洗雪復官嗚呼竟何及也公為人孝誠愷悌内行淳備
[325-10b]
寛仁喜施意豁如也與人交不為城府識士善任所委
争願為死讀書過目成誦為文有骨力尤長奏牘少師
徐公階讀而善之以為諸葛武侯陸敬輿之流也居官
潔亷謹出納雖相嵩忌之甚風給事御史伺其隠卒不

贊曰司馬之才疇介而嫡丁夘同生少乃岐嶷義方之
誨王母是職長而文就駿發五色以儉成施用德為力
義質禮行髙明柔克愷悌君子邦之司直白簡崢嶸中
[325-11a]
璫辟易清霜九夏雄風七澤燕市埋輪左馮堅壁清笳
夕奏呼韓削跡惟帝所慿師中三錫飛粟川盈伏芻山
積士飽思奮馬亦騰櫪衮衣東土曽不暖席閩越之間
島夷充斥草創軍府罄我石畫奔命東西劌心夙夕連
城數十手所甓堲組練三萬餘皇五百翕若一身臂指
脅息鯨鯢血波烽燧少息帝省雲中移屯安國㨗書晝
報天顔宵懌開府於檀兼調兵食遂長中䑓載領西掖
鎻鑰之寄迫若加膝挟纊温綸兼金大帛思媚一人損
[325-11b]
體靡䘏焉能剥民養君蟊賊甘言酖毒頥氣矜㦸張網
彌天以縱鷙擊功大不賞譴微輒摘天髙聽卑誰為察
識岳既遘秦于亦中石炎炎鑠金耿耿化碧翔陽麗霄
幽蔀亦晰遺孤藐然伏闕披臆帝曰吁哉洗爾丹籍太
宰司馬函書乃績獲具威儀以歸窀穸嗟嗟造物有豐
有嗇嗇者位夀豐者名德府君之德流而不溢以潤子
孫食報無斁食之無斁痛亦靡極再拜遺像汍瀾欝塞
提學副使頥齋王公世芳余從兄也十八舉鄉試又十
[325-12a]
六年而始成進士授刑部主事其婦父毛文簡公時官
大宗伯天下推以為長者而公避其重乞南得禮部累
遷吏部郎中出知贛州府以清簡為政吏民化之時詹
事南海霍公韜貴幸甚道經贛州公待之無加禮霍公
既素耳公名心重之以語太宰方公獻夫遷其省按察
副使提督學校公公亷不發私書而所汰斥隃於進者
以故頗不得其士心而不能有所訾於公㑹人主用輔
臣言改先師像為木主殺其禮公獨緩之不肯下總督
[325-12b]
錢如京言之調江西兵備副使公遂拂衣歸不肯赴得
㫖下江西獄具坐閒住後以詔恩復官竟不起卒年六
十一公長身豐頤秀眉目食兼數人能於士大夫間持
前輩節侃侃如也江南守令勢日重所部毋論貴賤趨
事恐後公畧行其意自若然莫有睚眦之者而慰薦亦
少矣
贊曰避貴若凂望乃歸偃蹇朝執官不衰持經崇聖抗
帝威引分自髙世趨卑一斥不復勢所宜
[325-13a]
先兄温州倅前川先生故黄陂府君子也諱世仁字君
美生而孝友忠厚與人交尤坦易胸中無柴棘少以例
補國子生四十謁選得分宜丞遷江西布政司都事轉
福建都司斷事超通判温州府無何引疾歸君故好食
酒蒱博日召客為俠㳺家稍稍挫既入官即自毖飾先
大司馬雖季父行與同生甚相得所居官皆得司馬公
力既公為權奸所中君日悲思哭泣無度遂遘疾以卒
年僅五十有四今像不甚肖當是沒後所冩者
[325-13b]
贊曰愿而文坦以有容性不習吏于宦乃通其末俗之
長者而貲郎之雄乎宦之通由司馬公生而同死而同
是曰始終
吾弟南京太常少卿敬美者諱世别號麟洲又號損
齋或曰墻東生二十四成進士以家難歸卧者㡬十年
召補南儀部主事轉北儀部員外郎歸守母喪服除補
祠部改尚寳丞出為江西右㕘議轉按察副使改督陜
西學事移疾乞歸起督浙江學不應再起督福建學遷
[325-14a]
其省左㕘政入為今官病復請告歸卒年五十三吾弟
生而白晳及長美風神眉目如畫性明穎以經術稱諸
生間㝷益讀先秦東西二京語而専精古文辭餘事乃
及筆札李于鱗覩而竒之毎貽書予不憂阿奴火攻耶
盖機雲二蘇之目所繇矣孝友天至篤倫理晩途尤惜
名檢庭闈之内肅如也前後居官必著聲實為上下所
愛重其于閩學標氷鑑矣然竟以勞瘁棘中感噎疾遂
不起敬美志大雅已得文章名不欲居之窮探六籍傍
[325-14b]
及二氏有所綜覈裁訂彬彬成一家言其于吏道尤精
識治體工物情使其不死何可量哉死之日海内紳衿
靡不有蘭摧玉折之嘆若不佞則有慟而呼祝余而已
嗟乎余長于敬美十年齒髪秃落尚不死而使敬美前
死也余生平姓名在人齒頰間數起躓以竽濫八坐弟
于中正之品考功之令媺矣而不獲正九列人耶天耶
余故不忍贊敬美像又烏能不贊敬美像也
贊曰三補吏而三師帥諸生歴署外中厥銜若氷有瑜
[325-15a]
無瑕皭然其名其所収乎人者乃大隃于若兄品登三
而不足袠數五而僅餘有志不遂中道殞殂其所得於
天者乃不汝兄如天所予奪吾不能晳而不能不汝惜
人所月旦吾不能知而不能不汝悲非汝之像何以寛
我思覩汝之像使我淚若綆縻嗚呼貌而笥焉時一展

故禮部儀制司主事君任用者余五服外孫也長于余
二十五年而同薦于公車君既乆試不利然益治經術
[325-15b]
工屬文遂為禮部第二人初授太常博士遷禮部儀制
司主事奉使歸倭㓂猝圍城君佐其令晝夜行睥睨間
㓂退而有間令于御史者君冒暑入謁為辨絮且憤不
相得而出明日御史為具召君於席感病扶携出就逆
旅中遂卒年五十四君為人外朴而内辨於郎署中最
有長者聲母項以節被旌君年雖艾猶依依膝前作孺
子戀也盖後君數年而以夀終
贊曰以君之工時義何不可遇而栖遲至暮噫嘻天乎
[325-16a]
胡予之緩而奪之遽
故光州守警齋君者諱三錫汝懐儀部任用之從弟也
少穎敏工時義連舉嘉靖己丑進士守光州時年二十
五有幹辨才吏民稱之然用伉直多忤上官中以法罷
歸君時未三十念宦不振無以資生乃杜門節腹不通
世事者乆之積貲累數千金父封公卒分槖装甚厚君
獨不取其為人朴實無他膓然不能骫骳諧俗故少搢
紳間聲而閭黨後進多推為長者晚節稍自媮日與親
[325-16b]
知置酒山水間人咸異之卒年七十孫㤗亨臨亨俱博
雅有文藻臨亨亦己丑進士
贊曰不取不予逺名逺刑始而治生既而逹生何以占
德振振䋲䋲
河東都轉運鹽使司運使少葵君者名三接字汝康以
進士為長垣令調浙之景寧遷南京禮部祠祭司主事
乆之進郎中出守桞州再調徴江遷河東運使以大計
中白簡歸君居官能持三尺不阿狥不喜作面背交見
[325-17a]
若以為傲者故所至有聲實而易受人中自令以至守
凡甫被調甫顯重而遽斥君之得斥僅五十歸得奉其
父母終及侍兄光州君以老恂恂濟濟出入頗為後進
模楷者三十餘年而卒卒之年八十三今之像老而修
勁飄鬚膩頰福德人也
贊曰若工而拙逹不勝沮工於民宜拙于上忤晚途敬
修其善可數鄉之祭酒俗之長者
  朱貞吉像贊
[325-17b]
矯矯王孫實表江藩中和且平正直而温逍遥朱邸如
息蓬門通無狥物介不違俗割榮國秉降志儒服交友
忱恂幨閨若淑念彼宗公遹追不忘亭竹猗猗可以羮
墻文匠淮南字挾風霜人亦有言藝成而下賈其餘力
縱情揮灑不興龍水江都鞍馬文氏三絶巧者㸃悟摭
景歸嚢飛毫染素疑汝無長以無短故萬里神交白首
猶新惠我好音乃見爾真飄鬚秀眉渥顔丹唇陋彼陳
王力辭逺遊白帢輕褣冕紱同休垂藻竹帛快哉千秋
[325-18a]
  管將軍像贊
便便兮十圍之坦腹巍巍乎七尺之長身使其據白虎
之髙㑹則單于仰而稱大人坐黄龍之巨艦則陳卒望
而稱江神奈何提千兵控三翼以受幕府之束約入促
縮而出逡巡簡書之擿婁下氣欝悒而不得伸雖然少
則不愛其股以療沈瘵而報吾親中則不愛其軀以擒
夷酋而報吾君為孝子為忠臣醉尉莫敢呵武安不能
嗔吾將虛戢武之左方以待若能與褒鄂之倫英姿颯
[325-18b]
爽而俱不冺也耶
  金九布衣像贊
纍纍兮衣若不勝粥粥兮状若無能所弗居者世情之
逞而所黙取者造化之贏閉其兌塞其門見以為終身
不勤不知其所以勤和其光同其塵見以為屈而不伸
不知其所以伸侏儒飽欲死混沌鑿欲死西鄰貴而徙
東鄰貧而徙而汝獨少若此老亦若此豈猶龍公之所
謂舌者灼然勝乎齒耶
[325-19a]
  日峰先生像贊
洞兮其不為城府也坦兮其與物無忤也志和而履恭
秀外而寛中化者真若被時雨而坐者則以為坐春風
也耶
  汪元蠡先生小像贊
豐下而頎盡美且䰄其人則今而古冠衣壁有金石闠
藏書詩夷威雅武嫫母哫訾家不中豪乃以豪隳晩節
陶然道乃庻幾桑戸反真列禦頌之
[325-19b]
  上人像贊
此四大最調而六根無累時耶將握麈尾毛而據獅子
位時耶色温温兮有衆生之可接目炯炯兮無一塵之
為翳貌之者已得其形而贊之者獨得其意盖知其慕
初地之大乘而必不為辟支之自利者耶
  秋月上人像贊
其髪甚短而髭甚長幘或褐而袍則方頭陀其暫而苾
蒭其常者耶僧俗之臈一百有六而猶未央者耶吾聞
[325-20a]
夫佛坐六十小刼若彈指頃彼百有六年者又何異乎
石火之與電光余以師之身而擬師之像果孰真而孰
妄將刹那之不可保者像與身超恒河沙刼而不壊者
師之法相也耶
  陳子有先生像贊
有一君子五畆之宫其宫何樹維松與楓舒其足歛其
容神定而澄氣凝以充謟不萬年傲不元龍其肅若秋
霜者汝南之仲舉而藹若春陽者潁川之仲弓也耶
[325-20b]
  逹磨像贊
東尋冠逹逹不之契頼可大師了此縁事流沙既返新
羅復至老婆心切汲汲人世願我他日亦復如是
  平泉先生像贊
氣肅而澄神凝以王其不可測者湛然止水之而㣲
可覩者嶷然斷山之相在儒林望之則若鱗凰而法門
得之以為龍象者耶
  故同守孫君像贊
[325-21a]
學優而仕以儒飾吏請益無倦以死勤事操潔而禮恭
貌臞而神粹問誰之子清簡公裔是豈唯箕裘之不忝
將無愧於易名而侑公於鄉先生之祝者耶
  喻隠雲道人像贊
骨聳而清神溢而凝玉隴圓兮止矗銀海秀兮内澄人
所識者充然之大宅而所不可識者淵然之三庭雖然
乹始不言利為善無近名此莊易之巵語吾寳而薦之
先生
[325-21b]
  少溪吳先生像贊
名邑名里名家之子神情朗暢姿韻都靡或飛大白或
握麈尾春風襲人郁若蘭芷避世金馬戢路銅官時長
漁樵間御衣冠東山屐厲北海尊寛吏耶隠耶兩亦有
之仙耶凡耶猝莫可知意者兼治生之靖節而未離欲
之希夷也耶
  卓光禄像贊
頰渥而丹鬢澤而鬒美盼工言接若飲醇或狎漁父或
[325-22a]
游大人或稱山癯或侍帝宸其可圖者游閒公子之貌
而不能冩者逍遥物外之神與之飲見以為嵇阮與之
鄰見以為朱陳其逹生也季長君蒨其薄宦也曼倩季
真誦其詩若左司隨州讀其書則茂先景純吾猶惜夫
造物之忌多取而能所之未盡除去大道能無隔塵也
耶勉之更十年而状子若木鷄者庻可當道民矣
  興化李㕘軍像贊
貌腴而澤神舒以粹闕/傅之子相國之弟其暎籍之豐
[325-22b]
美若歸德于父兄而風標識度所以傾士林而儀閭里
者乃其所自致何必曰季方之賢難為兄而第五之名
齊驃騎也耶
  水月觀音像贊
一水一月常湛常徹如如不動了無相渉一月一水是
水即月八萬四千水八萬四千月而彼八萬四千身皆
此一身攝我見再拜謂是真相試問真相了莫知嚮我
贊非贊非贊亦妄
[325-23a]
  陳氏六石贊
誰鞭六雄樹之廣除巉巖風稜戍削亷隅七曜不足五
鎮有餘疇疑此君非耳目娛牛李之間不可親踈矯矯
元龍其豪欲輸拜而頌焉彼寧受譽
  張幼于先生像贊
白晳飄鬚宛若神人薄游翫世汎愛親仁西京則平子
之賦解太學則林宗之人倫書滛則侵尋乎𤣥晏勝具
則陟健乎許詢喜何山通隠之求笑於陵谿刻之陳下
[325-23b]
之漁樵或可狎而上之天子不得臣其可怪者經術聞
稷下而碣石不築宫公卿咸倒屣而羔雁不及門噫世
故有任之者曽何足以掛子之顰
  項少嶽先生像贊
吾讀子之詩於二十年叙子之詩於一紀之前然不識
子之貌而今者始得覩子之肖子之渥如其容郁如其
度者庻幾有徴于斯而超乎之表而㝠乎天之倪者
竟不可得而窺終不若誦吾之叙與子之詩
[325-24a]
  黄生貌余像以去且索余題贊聊以應之
我不識我而汝識我以我借汝亦無不可汝欲我偕往
而我不汝往以我重汝其筴轉左然則如之何曰爾為
爾我為我請用從火
  李處士像贊有序
李翁之卒也則沈瓉比部狀之而吾伯玉司馬志墓矣
其子某以翁像請贊曰有伯玉志業不朽矣所不釋然
於逝者明公一言耳而友人袁長史來從臾曰吾故識
[325-24b]
李翁伯玉之言信矣伯玉稱翁應恩詔當京兆尹推擇
而旌之冠帶矣今胡以猶處士服也曰一再御之竟弗
復御也何以稱儒而賈也曰李翁故兵家子少讀書能
屬文以生窶不克共二尊人養故奪而賈之也又何以
稱賈而儒也曰李翁故操持什一善心計然不寢然諾
而亦有天幸恒右之初年賈雄于里既而雄邑至雄郡
然被服造次必以禮靡俠游少年之好所至輒傾其賢
豪長者故羣而歸之儒也翁少無子過壯乃連舉丈夫
[325-25a]
子五一日盡焚其劵直千金曰吾不欲責他人息而累
我後弟賈所累積不能如君而母私之甚頗躭躭目翁
翁陽不覺損槖以益弟至再弗恤也然則李翁非直貌
儒者而已夫李翁有丈夫子五女一而婚嫁之役幾畢
身而胡以稱儒而佛也曰翁晩而得喜上人者與之游
有所證自是奉經典不恒茹魚肉嘗佐修瓦官寺工已
又佐修玉皇閣工其他檀施不可勝計尤以斷一切恩
戀為法根盖屬疾而其婦死了不悲曰生幻寄也妻子
[325-25b]
幻聚也奈何刺促溷我靈境為疾革戒諸子勿哭危坐
者五日翛然而逝儒耶釋耶凡儒以為有者釋必以為
無儒以為無者釋必以為有其定見所由不同其定力
一也余故與伯玉有瓦官縁復以間過玉皇閣覩翁之
績偉如改容而謂長史子之言信豈惟伯玉之言信乃
贊其像曰汝之閲世七十有七年胡髪之宣而貌之睟
然胡然而賈胡然而儒又胡然而釋胡蹟之殊汝擷其
精而汰其粗夫擷其精以還佛祖可使儒亦可使賈汝
[325-26a]
乎像乎幻者盡而不幻者無恙乎
  又題幼于像贊
子宣其髪而朱其顔太夫人為之母而里也仞也頃也
三玉樹為之子而日尚羊于其間覩者以非神即仙矣
著書滿車可以黼人目者百千年矣胡為乎寓委形于
丹青而又刼刼焉西走金陵而托余之敝帚以傳人貌
榮名噫其然豈不其然
  閆希言道人像贊二章
[325-26b]
椎其髻跣其足豐其輔皤其腹曝炎旭鑿氷浴一單帢
四時服帝之弄臣天之逸民游戯人間逍遥無垠不渉
思維何况貪嗔留氣衞形離凡合真羽化為跡舍利為
身其無所不之而有所不冺者耶
希言希言蓬頭蓬頭吾能臆其名與貌而不能詰其修
能覩其去而不能測其來由能辨其為散仙而不能定
其品與流我不子從子不我留呵呵休休
  太子少保大冢宰袁抑之像贊
[325-27a]
輔則丹而鬢尚宣膚則腴而骨甚堅城府不設荆棘自
刋白簡之所譏彈當宁為之震動而自視恒欿焉清風
之所披拂士林為之景從而待之殊泊然其舍車而徒
者大夫中歳之操肉食而藿者君子終身之權彼續廩
給扶與青宫之峻遷乃人主欲自盡其道而公何與旃
噫處也而係朝野之望出也而不琢其巖穴之天豈鴻
羽可儀而鴻跡莫攀者耶將蓬戸為龍門而霞其市
㕓者耶貞磊塊人也非夫子而誰與之執鞭
[325-27b]
  大㕘吳明卿先生像贊
少而與登徒子並儁晩不與三閭大夫同悴其不可殽
者汪然之度而不可撓者浩然之氣優游自足瀟洒無
累夫是以髪宣而神王頰赬而膚膩唯稍琢其天倪而
沈湎于詩書六藝之府㕘合文類與名為伍如摩詰畫
如迦葉舞不知者以為僅張楚而知者稱其陵厲千古
噫斯人也其兄事于鱗君而弟蓄元美甫者耶
  老乳母王氏像贊
[325-28a]
媪生八十有八年矣少而蒼然老而粹然五官未衰鯢
齒㡬全不耕不蠶二簋重綿其乳我也為歲僅三周而
其食于我也卦數已盡而猶不我捐人耶天耶將釋氏
所謂縁也耶
  王叔敬六十像贊
虎顴虬鬚望之偉如顔丹髪宣即之藹然雍容襟裾被
服詩書小隠帝城和光閭閻相國之孫清卿之弟棘丞
為父甲猶子問着不言别有天地
[325-28b]
  江南仲像贊
詩以自娛不蘄取名醫以利物不蘄治生飄鬚渥顔神
藏骨堅或水而山或游市㕓或公卿間吾不能定其品
問之洪陽散仙
 
 
 
 弇州續稿巻一百五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