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四十八


[322-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四十八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像贊
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毛礪菴公珵字貞甫吳縣人也舉
成化丁未進士久之授南京工科給事中與其僚先後
糺守偹太監蔣琮兩廣總鎮安逺侯桞景不法咸抵罪
[322-1b]
又抗論輔臣丘文莊公以該博佐剛愎為學士則有餘
為宰執則不足時人韙之病告起北户科進兵科右以
言事失大司馬指大司馬為冡宰公出叅議山東以病
乞休進左叅政仕凡十年起為南京鴻臚卿轉太僕卿
進右副都御史督操江改撫治鄖陽公長身瘦勁在諫
垣以言事著節居官有聲實故歸而人頗薦之然以致
仕加級法不得起而所善同年陸太宰特起之又屢得
要遷公意不自安乃乞歸年八十二以老病卒公為人
[322-2a]
質直勤儉善議論多材力有籌筴之畧其治生累貲至
巨萬而名不損
贊曰南垣風采東省張施知難而退哲人炳幾再起九
列以佐中司於秩則隆躍者疑之歸而治生計然我師
江西右布政使諱秩字循伯其先亦即丘貞子之裔也
不知所自從故與余父少司馬公通宗而不名族葢稱
王父曰叔父二十八成進士為郎久之始遷廣東按察
僉事時大璫瑾責謝賄公獨不賄瑾亦不問為僉事持
[322-2b]
法有聲廵按御史瑾黨也欲以聲勢加公不受御史為
屈遷兵偹贛州為副使讞决益精明數擒巨盗遂進江
西按察使遷右布政使姚源大盗起公數從事兵間躬
冐矢石擒斬無算然不專逞誅僇所撫降者多曰彼亦
赤子也時公與同年陸太宰先後官其地皆吳人而皆
為寧王所器重王尤念公至欲媾姻好公逡廵謝不敢
當歸謂其子曰是人也志滿而氣揚好武事善張大必
且為亂不出十年矣遂以侍養歸㑹暴得疾卒後王果
[322-3a]
反太宰坐株累抵罪
贊曰公有方靣勲江西之政與陸齊名而屈於壽其用
不究於戱用之不究者乃所以保其身後耶
毛百嵗翁者諱弼吾州里舎子也少敦厚無餙言垂九
十而其孫少保澄狀元及第當是時少保父已卒而翁
老病卧床第間久之得杖乃稍稍起且起且卧耐進粥
竟至百嵗有司為立人瑞坊以配少保而後卒正得百
嵗矣後贈禮部尚書今像殊怪偉可畏
[322-3b]
贊曰生而百嵗人之瑞有孫及第家之瑞秉禮遵義天
下瑞
毛文簡公澄字憲清號白齋晩更曰三江吾州人也舉
進士第一人為翰林修撰修㑹典成進右春坊右諭徳
侍東宫講讀以登極恩進左庶子兼侍讀為經筵日講
官賜金帶母喪歸尋以中人瑾摘㑹典誤落左庶子服
除仍侍讀明年遷侍講學士又明年進學士掌院事教
習庶吉士擢吏部右侍郎轉左侍郎進禮部尚書賜玉
[322-4a]
帶正徳末充奉迎使與大學士儲迎今上於興邸賜白
金千兩綵幣十有副㝷加太子太保録世蔭錦衣指揮
固辭久之乞休加太子太傅道卒贈少保公孝友天篤
性簡易不設城府好推轂賢士大夫迨問之則曰吾不
記也至其所職司乃介然見勇氣議僇宸濠發王書告
廟一以故典行之又嘗與王大司馬瓊廷諍脱彭總制
於死當推冡宰力辭之而以薦喬莊簡公追崇獻皇帝
禮議起公與楊文忠諸公力持數四至觸天怒不為阻
[322-4b]
迨公歸而後禮成識者謂亡論禮是非公幾不足而忠
有餘矣
贊曰言若不出口而折羣喙貌若不勝衣而樹孤砥步
武卿相而守若處子出入旃夏而視猶閭里其柔為用
而剛為體者耶
吳文端公一鵬字南夫長洲人也𢎞治中舉進士改翰
林庶吉士授編修預修通鑑纂要滿考進侍講充經筵
講官預修孝廟實録成當遷時中貴人瑾怒公等不時
[322-5a]
謁用擴充政務調遷公南京刑部員外郎轉禮部郎中
瑾伏法公仍為侍講以久次遷侍講學士出為南京國
子祭酒轉太常寺卿仍南京世宗初始召拜禮部右侍
郎轉左侍郎奉詔使安陸題獻皇帝神主竣事賜金幣
尋以左侍郎兼翰林學士掌詹事府典内制修武廟實
録完賜金幣優等進尚書予告歸省還出理部事再加
太子少保南京吏部尚書垂一考乞致仕許之給輿廪
有加公貌頴秀而龎饒器量寛然長者為文亦典腴有
[322-5b]
成𢎞間風居翰林垂二十年不遷而以史成得南曹郎
尚書以下多故舊跼蹐不安公抱案自若學士故不當
祭酒祭酒不當南公得南祭酒祭酒不當南太常公得
南太常南太常不當久公獨久尚書内典制不當出理
部公獨出理部禮部尚書非得罪不南公以遷命南人
皆為不平且意有沮之者公亦不以形辭色歸凡十四
年而後卒卒之嵗得八十有三贈太子太保予祭𦵏
贊曰以恬養資不求速榮以樸養文不求速稱八座青
[322-6a]
宫既豐且亨八袠文端遐考令名譬彼大河不匱不盈
祁州守天方張先生安甫字汝勉篠菴先生之從子也
先生生而秀朗工屬文登𢎞治庚戌進士授祁州守以
節惠著聲論最當擢㑹丁母憂歸服除意不欲出曰仕
為親養耳親今安在徘徊久之乃上疏乞休馬端肅公
在冡宰異之曰宦垂就而弃若脱屣真恬士也特奏進
二級有金緋先生鑿方池築亭其上因自號天方環植
卉竹左圖右書吟哦其間意豁如也先生優㳺里居餘
[322-6b]
三十年而子寰復貴又能弃官侍養以故益自寛於吳
越名山水無不㳺㳺輙有題咏若馬鞍澱山巴城諸勝
固几案間物耳先生瀟洒自得與人處和而不流公府
居間盡絶以故晩節望益尊時與大司冦周康僖公齊
稱而先生獨不以位顯年八十四元旦忽謂寰吾其歸
乎葢三月而示微疾臨終翛然若脱者邑與祁俱有祠
贊曰仕而逸闕/ 而葆真挫名名依抑志志伸匪道匪
釋消揺自在㳺方之内亦㳺方之外彭澤恨夭香山慙
[322-7a]
貴所不殊者坦中無累
祝京兆先生允明字希哲長洲人生而枝指故自號枝
山又曰枝指道人先生天質穎絶讀書目數行俱下於
古載籍靡所不該浹自其為博士弟子則以文辭稱而
不能致深湛之思以故雅鄭時揉錯然至成𢎞際名能
復古者先生葢先登矣書法魏晉六朝至顔蘇米趙無
所不精詣而晩節尤横放自喜故當為明興第一為人
好酒色六博不檢勵頗不受方内士賞許其令興寧政
[322-7b]
術顧時時以嗜好奪之遷應天府通判致仕所著祝子
通祝子雜罪知蠶衣浮物記語怪蘇材小纂興寧志合
詩文數百巻卒年六十七今像乃朝衣冠老矣而尚腴
澤或云不能全類之
贊曰先生之文縷古餙今其為詩歌庀景匠心獨於八
法形而下者蠕蠕十指若役造化超明轢宋與唐上下
跌宕沈㝠景純斯亞
都南濠先生穆字𤣥敬由丹陽徙為吳縣人先生生而
[322-8a]
嗜學能為古文辭數竒不得補博士弟子教授里中時
吳文定公以少宰憂歸里竒而言之撫臣何公提學林
公檄入應天試遂中式又三年而成進士授工部都水
主事改南兵部武庫已遷虞衡員外郎進主客郎中年
五十四乞休吏部賢之為請於上以太僕少卿致仕又
十四年而卒先生為郎數奉使必㳺㳺必凌幽險探竒
勝攷究掌故摉金石古文摹搨抄録亡少挂漏歸老之
日門無雜賔竈不突烟意澹如也惟日以讐討著述為
[322-8b]
事卒之日家唯藏書數十巻所著有南濠詩畧文䟦詩
話賔話玉壺氷聽雨紀談周易攷異史外類鈔金薤琳
瑯學士大夫爭購而藏之以為帳中秘今像雖冠進賢
服金紫居然一山澤臞也
贊曰强仕而儒以為數竒誰與辟之俾歌賔詩婆娑一
官未老乞歸誰與旌之俾易金緋難進易退其容淵淵
博學多識其腹便便未路翕訾疇白疇堅猗歟先生獨
全其天
[322-9a]
唐六如先生寅字子畏一字伯虎吳縣之吳趨里人以
諸生舉鄉試第一當赴㑹試而有所同載者以賄主司
得題事株累罷為吏謝弗就先生材高少嗜聲色既坐
廢見以為不復收益放浪名教外嘗一赴寧王宸濠聘
度有反形乃陽為清狂不慧以免卒年五十四先生之
始為詩竒麗自喜晩節稍放格諧俚俗冀托於風人之
指其合者猶能令人觧頥畵品高甚在五代北宋間今
像頗質而野顧猶襲太學衣裾若重戴者可悲也
[322-9b]
贊曰奪汝薦冐以掾汝何恧讒靣靦樸其外文其中咄
惜哉以樂窮以窮工藝乃終
朱恭靖公希周字懋忠其先崐山人徙居吳公初釋褐
為翰林修撰修㑹典成遷侍讀久之中人瑾矯制奪侍
讀仍為修撰再以實録完復侍讀進侍讀學士遷南京
吏部右侍郎轉禮部再轉左侍郎進南京吏部尚書公
敦謹誠厚性自䂓矩以狀元及第六品二十年不遷意
澹如也佐禮部屬大禮垂成諸輔臣相繼罷去公猶持
[322-10a]
舊説婁忤上㫖時方貴操切而公司大察而科臣無與
者或謂公私之故公抗章自辨言科臣故應考者少即
臣以言路私之固不可如避言路嫌而誅責之尤不可
且臣老不稱職唯有去耳上雖難公去而公意益决温
㫖給夫廩良厚公歸近三十年中外薦者近百䟽竟不
起公之為恭敬雖匹婦孺子毋敢慢取予即一介不苟
吳俗薄而内嚴畏公有不善曰吾何以見朱公其黠者
曰秘之幸毋使公知也公舉狀元以丙辰猶及見新丙
[322-10b]
辰狀元而後卒卒之年八十有四賜祭葬贈太子少保
今像頽然一翁而謙謙抑抑小物克勤之意可掬
贊曰公之乞歸威鳯漸鴻天下儀之公為長者祥麟騶
虞天下化之無用之用其用乃𢎞公存吳重公殁吳輕
豈惟吳輕世悲老成
周康僖公倫字伯明别號貞菴崐山人中𢎞治丙辰㑹
試歸𦵏其祖母以已未廷試除保定新安令有政聲入
為監察御史時武廟初即位所上封事多剴切廵居庸
[322-11a]
闗以憂歸服除補故官出按山西還掌諸道老成不阿
激遷南京大理寺丞久之為大理右少卿尋擢都察院
右僉都御史佐院事復以憂歸服除起佐南院提督操
江尋轉右副都御史佐院如故遷南工部右侍郎俄改
兵部右侍郎時上欲振風紀以大學士張公璁掌都察
院而公佐之轉左侍郎尋進南刑部尚書未上召為刑
部尚書時大學士桂公蕚去位而給事中應奎燦所論
桂客李鶴鳴等事頗有連同去位者張公至天津而返
[322-11b]
好謂公桂亦闕/ 矣為寬鶴鳴獄以待公謝不敢旬日
南刑部尚書闕/推左侍郎許公讚内批以公補南而許
公代之公居南刑部無害以七十乞休不允尋得請致
仕里居凡十年而卒贈太子少保公之歸頗與其鄉里
老人為詩酒社善大書有眉山豫章風骨當是時天下
以公為長者而亟用之所至少官謗然不能如其子精
覈成名法家
贊曰當公之前務于抗人主以伸三尺當公之後務屈
[322-12a]
其三尺以希人主色公劑其間不隨不激幸而非久乃
獲全璧然所謂康者淵源流通公則近之而至於僖之
小心畏忌則不若靖之寬樂令終也耶
文衡山先生者初名璧字徵明云故丞相天祥裔也避
其祖璧諱以字行更字徵仲長洲人十六而父温州公
林殁於官郡寮合數百金賻先生郤之曰孤不欲以生
汚逝者既服除補諸生下帷讀書恒至丙夜而以其才
傍及諸秇文及書繪皆精絶先生所嚴事故吳尚書寬
[322-12b]
李太僕應禎沈周先生而友祝允明唐寅徐禎卿吳徐
工古文歌詩吳又能書李祝工書祝又能古文歌詩沈
唐工繪事又能歌詩而皆推譲先生以為不可及先生
小𨽻師右軍父子古𨽻師鍾梁畵師龍眠吳興尤精絶
詩得中晩唐格外趣獨于文取達而已而其試亦不利
久困諸生中甫貢而臺使者薦之試吏部得翰林待詔
預修史史成賜金幣時故相楊文襄公張文忠公皆貴
用事争欲客公而公不徃亡何致其事歸先生歸而以
[322-13a]
翰墨自娛造請戸屨長滿顧所許獨書生故人子屬為
姻黨而窘者即强之竟日不倦其他郡國守相貴戚連
車騎富人子行珍寶里門外不能博一赫蹏而先生所
最不輕許者藩王中貴人曰此國家法也葢正徳中寧
邸以厚幣聘先生固謝不肯徃未幾寧敗天下稱之先
生暇則一出逰近地佳山水所至奉迎恐後居閒客過
從焚香茗談古書畵彛鼎品水石道吳中耆舊使人
忘返如是者餘三十年年九十而卒卒時猶為人書志
[322-13b]
石停筆栩然若蝶化者人以為仙去不死也余故嘗識
先生今像最逼真
贊曰先生之才以迨書繪庻幾吳興所獨勝者髙蹈蚤
引卒完厥名先生之詩以逮壽考小隃務觀所尤勝者
不以文事受役平原能使吳雅能使吳敦能使吳重誰
言不用不用之用斯其為用
盛值菴公應期字斯徵寅之後也徙家長洲二十成進
士授都水主事治濟寧閘公始為持法矯伉鄉人吳少
[322-14a]
宰寬過而稽故之旬日吳公不以為忤公自是益發舒
戚里近倖有挾私物者輙没之時中貴人李廣憑上寵
横甚其家人慴公威投鹺水中以是羣愬公廣怒嗾其
黨秦文誣公逮下錦衣獄謫丞雲南安寧驛擢禄豐令
稍遷順慶通判奔父喪歸服除為長沙府同知進雲南
按察僉事分廵金滄道公前後所蒞以公彊亷節稱其
在金滄尤能折土酋角坐持鎮守中貴人梁裕姦私為
所中復逮下錦衣獄諸大臣言官救之得釋而前已進
[322-14b]
其省副使乃之任超為河南按察使歴河南右布政使
以至左公復與鎮守中貴人廖鑾軋伺得其隂將論之
鑾伏乃已時武皇帝幸榆林公不加賦而供張悉偹幸
帥彬從欲有所苛責公不應卒亦不能害也亡何拜都
察院右副都御使撫四川平天全招討高文林及流賊
謝文儀亂璽書褒奬賜金幣以繼母喪歸服除起撫江
西有恵政進兵部右侍郎仍兼副都御史督兩廣軍事
公至欲以氣壓節帥監軍且大有所振刷而謗起矣尋
[322-15a]
破歸善賊及思恩土酋後先斬首虜二千二百俘半之
方論功而公以避言得改工部右侍郎理易州山闕/
謝病歸河决徐沛特起公都察院右都御史治之公上
議四䇿曰疏曰濬曰築曰改疏者疏上流而殺之濬者
濬故道而順之築者築長堤而障之改者改則地而不
與之爭詔曰可其以春和興而公業用便宜行事大調
兵夫僝上言者援詔書劾公不待㫖輙發盛冬困吏士
氷雪間上怒奪公職歸凡七年以廟恩復致仕尋卒年
[322-15b]
六十餘公氣矻矻不肯屈下人其數躓也或望之故然
不能不思其材也今像亦稱是
贊曰是為直臣於𢎞治為材臣於嘉靖之世夫以君仁
則臣直君明則臣材能一伸之而不能竟者何哉
蔡林屋先生羽字九逵居吳縣之洞庭西山因自號林
屋山人先生生而警穎能讀古文竒書既長工屬文又
能為歌詩高自標榜以為韓柳不足言吾所撰著先秦
兩漢少陵不足言吾於篇章建安西京或謂稍近濃雋
[322-16a]
不至吳中單薄者而已正行書亦遒勁間臨蘭亭十七
帖人或從傍指摘其離者先生曰不然吾非臨右軍吾
乃教之為諸生與文待詔徵明齊名而已他秇不盡能
頡頏其外若相善内不伏也為諸生者四十年而貢以
太學上舎就選人尚書意憐之曰此故蔡生耶授南京
翰林孔目二載致仕歸卒年七十餘無子今像目稜而
頥張鬚蝟磔老矣而氣不衰
贊曰士有顯晦兮造物權之為文慕古兮誰則憐之躑
[322-16b]
躅兮而竟弗前侘傺兮而猶自憐歸來兮西洞庭之石

顧東橋先生者諱璘字華玉其先吳縣人也徙家留都
為江寧人先生二十一成進士為詩歌與劉麟元瑞朱
應登升之齊名曰江東三才子由郎署出守開封坐累
謫入為南京吏部郎復守台州歴藩臬所至有聲實自
山西臬再遷浙江左布政使轉廵撫山西右副都御史引
疾乞休吏部言其太驟以布政使致仕先生居閒無事
[322-17a]
多縱㳺山水間觴詠自適者十餘年而始起家廵撫湖
廣入為吏部右侍郎以督顯陵工留為工部左侍郎兼都
御史陵工成進尚書兼修承天大誌先生開局聘楚故
名士宦廢者王廷陳顔木王格分任之書成乃不稱㫖
遷南京刑部尚書被論致仕卒所著有息園諸集若干
巻先生詩富才情格不必盡古而以風調勝徃徃膾炙
人口文小弱然亦宛宛雅趣延接名流如恐失之有弟
以按察副使謝病歸才不能如先生而峭厲過焉
[322-17b]
贊曰𢎞正之間天昌厥辭李何闕/之邉王翼之䟤䟦中原
江左其誰昌榖後勁公乃先馳緜麗才情紆徐䂓矩六
季風流庾鮑庶幾
都察院左僉都御史虞山陳公察字原習常熟人舉進
士授南昌府推官入為監察御史按滇蜀久之遷太僕
少卿謫潮州府教授復為信州倅晉浙江按察僉事俄
超副使遂遷山西按察使山東右布政使浙江左布政
使入為光禄寺卿改都察院左僉都御史提督南贛汀
[322-18a]
漳軍務乞休歸卒年八十三公為人短小精悍負直節
慷慨喜事其為御史數上章阻上廵幸建皇儲條數中
貴人不法再奪嵗奉最後上廷鞫給事中楊言怒甚公
忽大呼曰臣願代楊言死上目攝公不為阻退而奏書
極論之上竟不罪也其遷太僕垂六十矣而猶薦代人
太僕例不當薦代人故謫所居官青衫欵叚再日一肉
按覈墨吏若仇歸而僻居監司守令過從者時出所飯
麥飯佐以薇藿而强進之又作吳語刺刺是非不少借
[322-18b]
以後進謁公者少有能得公色以故相率指摘公謂非
情實余謁公公老矣强而談死節礪行之士猶張目齒
擊云
贊曰公在國兮咸以為司直兮歸里兮或以為吊詭兮
寧矯而徧兮毋瓦全兮寧無理口兮内無疚兮
周恭肅公用字行之别號白川吳江人舉進士授行人
擢南京兵科給事中遷廣東左參議轉山東按察副使
治臨清兵偹進福建按察使河南右布政使遂以右副
[322-19a]
都御史鎮南贛入佐理臺事遷吏部右侍郎轉左侍郎
下除南刑部右侍郎尋遷右都御史長南臺為南工部
尚書改刑部太廟灾乞休里居者十載而以工部尚書
召理河道改督漕運入為左都御史長臺事滿二品加
太子少保尋改吏部尚書卒於官贈太子太保公有文
行其為給事中侃侃不失職然亦不激詭所歴方靣杖
節領鎮俱以亷勤幹濟稱為侍郎四掌部事縉紳賢之
坐尚書鋐所嫁禍下除公黙黙不自明以是益信其為
[322-19b]
長者晩而秉憲握銓天下想望風采凡再司内外察見
斥者不能修怨當是時貴溪分宜二相勢交軋公處
之寬如也可謂高朗令終者矣
贊曰才不見長善無近名力雄萬夫外若不勝于垣于
臺于鑑于衡是以令終顯融昭明吳江之清公與俱清
吳江之平公與俱平
顧文康公鼎臣初名同以夣改今名字九和别號未齋
崐山人舉進士第一為翰林修撰預修孝廟實録遷侍
[322-20a]
講轉左春坊左諭徳兼侍讀世宗初為經筵日講官移
疾予告久之病良已復官尋遷翰林院學士掌院事明
年超拜詹事府詹事學士如故久之遷禮部右侍郎尋
以吏部左侍郎掌詹事府事進禮部尚書兼掌如故屢
教庶吉士監録累朝寶訓實録成加太子太保主考㑹
試進兼文淵閣大學士皇天䇿表禮成加少保太子太
傅兼武英殿大學士上南廵狩承天公佐皇太子監國
其敕公有内自禁掖外而都城及邊陲并大小百司庶
[322-20b]
務悉以付卿語葢皇太子方㓜冲上所以寄之于古亡
兩去公長七尺虬鬚虎顴目烱烱射人聲吐如鐘性
弛好聲酒及内人或以風之意殊弗屑也自其在班行
上固以目屬之及進講益稱㫖亟欲大拜而為故相孚
敬所阻止然上内憐公即言路見抨射愈苦愈不聽也
前後所賜白玉金寶束帶麒麟飛魚蟒服御書銀章金
綺食物不可勝計公以病噎在告久之乃卒年六十有
八贈太保賜祭及𦵏遣官護其喪歸所著有詩文雜集
[322-21a]
合奏議凡若干巻公不好修鄉曲名以故少稱者而其
所䟽築邑城丈田均賦久而見其利始思之為疏乞專
祠以祀詔曰可
贊曰高文大篇虎顴虬髭為多士魁為大臣師晩而登
庸為帝所廃屯膏未施誰其尼之則壤城城没始見祠
魏恭簡公校字子才崐山之真義里人弱冠舉鄉試其
明年舉㑹試皆高等尋授南京刑部主事進郎中移疾歸
召為兵部職方郎中不赴居久之起為廣東按察副使
[322-21b]
提督學校父憂歸服除調補贛州兵偹副使乞休再補
河南按察副使仍提督學校入為大理少卿改國子祭
酒以進講忤㫖調太常少卿進本寺卿提督四夷舘遂
致仕中外交薦皆不起卒年六十一贈禮部右侍郎公
始在郎曹時與故大司馬胡永清李立卿為經濟之學
已與故少宰余子積為身心之學居恒謂上天之載無
聲無臭惟潜龍近之其大要在主敬而敦踐履天下盛
行王氏學公與之不甚合而其召用也實出故相蕚當
[322-22a]
是時故相璁忌而排之唯上亦以公迂不復用也公卒
之日天下信以為賢長者而學廢不傳久矣余嘗獲侍
公儼若寺所塑阿羅漢者今像僅志其大都耳
贊曰主敬之學實程叔子而公奉之務敦踐履凡所著
書亡適非體是故講筵垂用而尼道之不行公其已矣
此洙而微寧不悲只
徐廸功先生禎卿字昌榖吾州人也而徙於郡先生自
為諸生即與唐寅文璧相唱酬有名而其語高者上彷
[322-22b]
彿齊梁下亦不失温李以為快既成進士始與大梁李
夢陽信陽何景明善而夢陽稍規之古自是格驟變而
上操縱六代而出入於景龍開元間初若覂駕不受羈
徐而察其歩驟開闢鮮不中䋲墨者當是時吾吳中獨
先生能狎主中原盟而惜其蚤死不獲持牛耳然廸功
集談録藝亦足以雄矣先生為進士時上忽使中貴人
問先生與陸深名顧深得舘選先生弗得也授大理寺
左寺副居久之鬱鬱不得志乞徙南便養而㑹以失囚改
[322-23a]
國子監博士以貧病卒年僅三十三時王文成公守仁
為吏部郎初與其儕談道先生驟見而悦之亡何卒王
公為志銘意若欲當先生師而謂其詩與談藝録皆非
其至者操觚之士争笑之先生貌戍削血不華色非飯
顆吟瘦將亦通眉長瓜之倫也故不如以詩名吐納何
益矣王公語尤誕不情
贊曰詩途百端其流相傾餖飣為工酬闕/騖聲弱者萎
薾强者憑陵吳之不競夫豈才情天發神秀乃鍾先生
[322-23b]
孤鶴嘹唳威鳯騫騰蛾眉新月萬古春氷惜哉中夭竟
寒齊盟
 
 
 
 
 
 弇州續稿巻一百四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