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四十五


[319-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四十五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偈
  貝多寮偈有叙/
𤣥幻影菴之步武有廊焉迺不能尋袤倍之其中以庋
佛書數十百巻居士榜之曰貝多寮貝多者西天竺樹
[319-1b]
名也其正語曰多羅此云岸樹髙四十有九尺䕃如之
葉廣長如佛舌色光澤可鑑宜黄白金漆書凡阿難總
持之文悉在焉今所謂貝多者筠也桑皮也繭也非葉
也其語漢語也非梵也其書𨽻也非西竺也其義則經
於是居士以屬天弢道人俾為偈曰
  如是我佛在舍衞   慈愍一切諸有情
  願以正法盡攝受   而彼初地及四天
  乃至無坱闡提智   如以一蠡測大海
[319-2a]
  佛以種種因縁故   廣為譬喻及解說
  分别三乗大中小   醍醐酥酪非異味
  所得深淺隨根性   前後四十有九載
  愛弟阿難所總持   蘇伐羅汁多羅葉
  衣以㣲妙净白𦋺   象馬馱載百千夾
  今汝所蔵獨不然   妙法大乗大方廣
  菩薩親受佛心印   梵天帝釋共寶䕶
  汝今奉行不唐捐   在昔開士空中書
[319-2b]
  風雨避去不侵濕   而况譚潤善弟子
  毫端往往吐舎利   乃云啖蜜以甜故
  従蜜得甜無論蜜   四十九載佛說法
  至竟無一法可說   汝當諦識妙明心
  是貝多者筌蹄等
  梓行法華經偈
善行比丘發心梓行大乗妙法蓮花經弟子無名居士
王世貞倡諸善智識以貲資之合掌和南而作偈曰
[319-3a]
  我聞佛世尊 在耆闍崛山 廣㑹諸天人
  而說妙法華 億萬百千界 六種大震動
  大梵帝釋天 阿脩摩睺羅 有想及無想
  人非人等衆 一切悉皈依 諸有學弟子
  聲聞阿羅漢 各各佛受記 各各當来佛
  寶塔千由旬 忽従地湧出 而升於虚空
  口出大音聲 往刼滅度佛 来聴說妙法
  大方諸世界 無央無邊際 各化七寶樹
[319-3b]
  下踞師子座 一一化身佛 來聴說妙法
  佛以摩訶愍 宛轉示方便 三界諸盲子
  悉登白牛車 脫離火燄宅 不受三途苦
  譬彼逃亡兒 一旦遘慈父 而亨積珍賄
  實非家外寶 導師雙樹林 明星時證道
  云胡僧祗刼 已成等證覺 說法五十年
  住世七十九 云胡夀無量 萬刼長不滅
  紫磨真金身 厪丈有六赤 云胡盧舍那
[319-4a]
  千丈徧法界 藥王暨藥上 昆季二薩埵
  以何因縁故 焚身作供養 妙音觀世音
  東西二薩埵 以何願力故 在在表應圓
  普賢法王子 藥王與勇施 毘沙門持國
  領佛所囑累 故說陀羅尼 云胡十羅刹
  咒惱法師者 頭破作七分 乃知妙法華
  為大乗經王 權實互相顯 理事了無碍
  人天所尊禮 逺過扵頭目 受持讀誦人
[319-4b]
  傳冩教人冩 功徳比財施 一分之億分
  而此支那國 大信行比丘 念各有漏福
  往往皆唐捐 是故衣鉢資 悉捐付剞劂
  我聞印施力 如佛丈六軀 化為百千億
  又如湏彌目 有目皆得觀 以此况功徳
  真不可思議 我佛說法時 上慢五千衆
  羣然各退散 而佛不制止 恐益疑謗辟
  今兹淪末教 闡提蔑戾車 日結阿鼻縁
[319-5a]
  而有此比丘 是故善智識 相與成勝因
  譬五百商衆 各捐一株木 造巨採珤舶
  珊瑚摩尼珠 瑪瑙硨磲等 富可及七世
  以此况功徳 復不可思議 昔有法達師
  誦持此經咒 巳滿三千部 反乎見曹溪
  怳忽一句亡 雖則一句亡 其誦恒如故
  雖則誦如故 不為經義緩 敢以告比丘
  及發心菩薩 持此作法檀 共證無上果
[319-5b]
 為半偈庵主王百榖作五十像偈
  汝不従像生 亦不偕像留 云胡自西來
  住此支那境 云胡壞色袍 藤竺皂方履
  云胡頭陀行 而不除鬚髮 云胡示淫慾
  亦不墮深染 稽首兩足尊 我今已知非
  覔非不可得 非非亦非是 名障與利障
  乃至綺語障 一切悉芟薙 亦不求聲聞
  純行菩提道 昔如來說法 四十有九年
[319-6a]
  而無法可說 今汝稱半偈 維摩不二門
  半偈義不負
  題妙喜泉偈
宋張無垢侍郎作阿育王寺妙喜泉偈曰心外無泉泉
外無心是心即泉是泉即心或者疑之以問居士心是
妙喜泉是育王云何不察合而為一居士曰來汝其聴
取妙喜未來泉在何處妙喜來止泉即發生心非泉乎
泉非心乎謂余未然妙喜其次之妙喜泉大師復作偈
[319-6b]
題其後曰謂泉即心謂心即泉無垢居士作一串穿有
出有入有正有偏居士恁麽妙喜不然徐六擔板若見
一邊泉只是泉難喚作心心只是心決定非泉是義不
正亦復不偏泉乎心乎亦非棄捐擬議思量十萬八千
此碑在寺中沈於水近始出之錢子搨一本見示盖所
謂宗門無肯語也雖然亦只是打諢作筋斗跳耳因復補
一偈
謂泉即心謂心即泉無垢合之作一串穿心只是心泉
[319-7a]
只是泉妙喜打開各在一邊渴飲兩瓢足則棄焉一串
一邊俱沒交闗妙喜未來曷嘗無泉妙喜既來泉亦能
言寄聲寺僧再與沈淵無是無非且寛眼泉
  演蘇眉山十八羅漢偈
 十六應真者佛十六大弟子分居四大部洲皆梵相
 也後作梵漢各八老少如之則巳失其意矣其稱十
 八者何居然蘇長公業巳為之頌而其辭超邁洒脫
 居然葱嶺門風龔嘉興手書勒石以一通遺我不覺
[319-7b]
 有㑹遂别為之偈其不稱頌者示不敢與長公齒也
第一尊者結跏正坐鬼使稽顙于前侍者取書通之
偈曰結集甫周魔使来言為再轉輪將遂湼槃我以縁来
亦以縁去不嗔汝遂不因汝在
第二尊者合掌趺坐老人發蠻奴櫝中有琉璃缾貯舍
利十數
偈曰佛有舍利諸天建塔我傳佛心焉用此物不作敬
想不作慢想是故不起趺坐合掌
[319-8a]
第三尊者晏坐巗中白沐猴獻菓
偈曰白猴捧菓候我出定問汝自來有無佛性莫知有
無來自牛頭一失懶融了不可求
第四尊者側座屈三指荅胡人之問
偈曰我聞天龍只一指禪用之不盡垂五十年指屈而
三將用三世或表三果俱置不視
第五尊者臨洲抱膝而坐神女出水獻書
偈曰尊者臨淵必無羨魚龍女何為出而獻書賢刼所
[319-8b]
蔵經皆誑汝如來在生默無一語
第六尊者拊穉獅子而坐馴擾若家畜然
偈曰獸中輪王此穉獅子一念皈依立失王位帝釋懐
憂來問尊者不貪血食天食奚取
第七尊者臨水側坐有龍出焉吐珠其手
偈曰念汝吐珠為汝說法鳥王得汝饑不能唼汝珠一
獻遂不復再我說法竟我法常在
第八尊者立膝而坐有神人湧出於地捧盤獻寶
[319-9a]
偈曰入無想定我不自見何物神人乃以寶獻我有一
寶不堪汝償鵞王食之依舊鵝王
第九尊者食巳覆鉢持數珠而坐童子搆火具茗又有
埋筒注水蓮花池中
偈曰作五觀巳楊枝淨牙活火烹茗灌水灌花是花倐
起代我說法而彼灌者一枯死骨
第十尊者執經正坐仙人焚香扵前若修供者
偈曰香以合知離則無有汝供非氣我受非齅仙人五
[319-9b]
通此一不通我無一通與闕/皆空
第十一尊者趺坐焚香侍者拱手胡人捧函
偈曰鼻息偶觸何従何着由是意消怳然真覺我此旃
檀價值羅浮利那燼寒了無可酬
第十二尊者入定枯樹中神騰於上大蟒出於下
偈曰泯泯孤坐神騰於上誰為侍者下有大蟒福不蟒
報業不我與汝喜即我我嗔即汝
第十三尊者倚杖垂足而坐有虎過前童子怖甚匿而
[319-10a]
窺之
偈曰倚杖山嵎有虎過之童子怖焉匿而竊窺我無分
别不知為虎汝無殺心虎不噬汝
第十四尊者持鈴杵誦呪有蛇一角若仰訴者
偈曰梵響凌雲天樂不作而有訴者蛇而一角業由心
造誰汝當怨汝訴非訴我見非見
第十五尊者鬚眉皆白胡人拜伏於前
偈曰是長老者湏麋皆雪前如來生後如來滅汝若為
[319-10b]
人終無息期若不為人住此奚為
第十六尊者横如意跌坐下有童子發篆烟侍者注水
花盆中
偈曰有盆自花有罏自煙我不豎義如意長眠童子何
知而水而火煙燼水涸無來溷我
第十七尊者臨水仰視飛鶴其一下集侍者附之一童
子取果實投水中似餧魚
偈曰有魚比丘鶴勒那衆自業自縁謂佛操縦戾天躍
[319-11a]
淵其樂匪真曷不聽法蚤弃二身
第十八尊者植拂瞪目而坐有二童子破石榴以獻
偈曰童子得榴以薦其師如大輪王千子纍纍我以慈
悲而乳法喜盡大地中孰非我子
  覺上人脩頭陀行中歳剃染乞余一偈
令子祝髮成比丘形似逺得歸如夢始醒頑石說法子
當勉聴子之長技頗工丹青雖應世法不作汝能莫起
愛想有愛有憎當子去時無一可憑迴心大雄勿縛小
[319-11b]
乗暢則海天厄則淵氷子如不然問佛法僧
  合造妙法蓮花經送補陀潮音庵䕶持偈
妙法蓮經諸經中王我觀世音菩薩中王衆善智識合
造此經二十四部歸於補陀大士道塲如音梵音與海
潮音㒺晝夜間一切聖凡能轉此經縦為經轉功徳大
小永不唐捐我見是利故說此言烏王龍王脩羅波旬
皈依䕶持有毁侵者頭破七分
  觀一之上足曰果沙彌自號空山余不能和諸君
[319-12a]
  子詩而姑為偈語問之
若欲空汝山汝山作麽空若不空汝山作麽山不空汝
山既巳空汝空元不空以此不空義為汝成真空
 頌
  釋迦牟尼世尊苦行像頌
不可說刼前香稻如来今何以尚在學地摩耶夫人腹
中諸天拱䕶說法今何以無一闍黎侍兠率宫受上妙
天食供今何以僅一麻一米丈六金剛不壊法身今何
[319-12b]
以瘦削迺爾下生時周行七步今何以兩足如繫指地
指天稱唯我為尊今何以黙無一字咦竟孰非而孰是
  釋迦如來成道像頌
菩提樹下明星現際霍然一悟别有天地大三千界盡
收脚底阿僧祗刼總入目皆菩提帝釋咸大歡喜以法
輪時至而獨波旬請速涅槃曰無嬈我魔事真耶戯耶
咦波旬如是雲門亦如是
  太上郡真圖頌
[319-13a]
太上郡真圗一巻被鬖髪中坐者太上老君道徳天尊
李諱其左立而侍者東嶽上真卿司命茅諱次右弼侍
帝晨桐栢真人王諱右立而侍者玉虚侍中左相張諱
次九天都官大使旌陽真君許諱皆隂功宏鉅真斑髙
峻與帝出王輔教行化者也左斑方而右趣者文始真
人尹諱冲虚真人列諱南華真人莊諱司少卿東方諱
參同真人魏諱羅浮先生葛諱上清司命南嶽夫人魏
諱九華玉真妃安諱東華司命楊諱上清真人許諱水
[319-13b]
官監郭諱蓬莱都水監真白先生陶諱太白真人孫諱
希夷先生陳諱紫陽真人張諱凡十五尊皆博綜九流
潛脩百行與形偕妙㳺藝入神者也右方而左趣者東
華帝君王諱九天聖師元君蘇諱清㣲天聖師真君朱
諱正陽真人鍾諱純陽真人吕諱海蟾真人劉諱重陽
真人王諱丹陽真人馬諱長眞真人譚諱長生真人劉
諱長春真人丘諱玉陽真人王諱廣寧真人郝諱清浄
仙姑孫諱我師曇陽仙姑王諱凡十五尊皆默修無漏
[319-14a]
葆真還元頓超上乗了悟普現者也世貞沈淪障業為
日已深追惟根源去塵杳隔然未甞不皈依大道扳慕
髙𤣥仰瞻法相永奉香火近聞郡城黄氏頗蔵善本因
購請一幀逾十餘位尚闕右方東華等四聖重陽等八
真適翰林檢討信陽王祖嫡逺寄元人所圖猶備精妙
又承我師指示聖祖元君真君名號輙乞良工以意模
冩位為之頌其左右方次第略等年歲為之至於名位
大小功行深淺故非下土小兆所敢臆定頌辭蕪陋猶
[319-14b]
足汗顔苐管窺蠡測雖全體未曙而昭昭混混一端不
爽譬之如来法身或百由旬或僅丈六大乗初地所覩
不同以比一切闡提差有間耳其頌辭曰
太始渾淪中分二氣兆庶林林疇醒長寐惟我𤣥元尊
超象帝元始令息靈寶晜弟應期毗教入周乃備何以
徵往青牛在紲何以徵旋青羊在肆坐嘯玉局天真列
侍韶音金振㣲文珠綴卓冠九州炳烺遥裔謂司命茅
女䇿昆季良常句曲盤石天市即宫其間總攝羣位次
[319-15a]
則桐栢王子所治芙蓉為冠白珠衣綴柱劔而談金庭
中事張君陽都寶籙恒佩龍旂虎賁以為容衞虬髯電
目埽制妖魅赫哉許侯拜都官使與張同勣而惇孝誼
千秋度師石函標識濟濟四尊班崇秩貴與帝出王演
化敷恵於惟闕/方凡十五尊右趣而前恂恂誾誾紫氣
在空識者闗門守中致柔以保谷神五千微言奉而書
紳列子所貴肆任治身不生生生受之伯昏冷然御風
且將二旬疇云宕心西方是尊漆園洸洋若壑縱鱗抉
[319-15b]
息踵源渡逍遥津勿訝齊物超物自珍彼所息死匪死
而存快哉曼倩徳幾與鄰海鷗武皇衆狙貴臣支離滑
稽跌宕沈淪譬之醊漓不汩厥醇淵淵伯陽黙竅先天
問易重輕權之一斤顛倒坎離以濟乾坤悟則吾主迷
則吾賔稚川師鄭宏覽𤣥墳而苦丹砂句漏是厪胡不
返照以修崐崘是故三賢倦跡亦倫有嫕賢安冲黙静
仁遂感羣靈授以秘文三十一巻蕋珠玉宸總轡霄空仰
擲雲輪金臺夫人實産鬱嬪雲髪瑶姿五齊馥芬下匹
[319-16a]
楊椽示偶證因㩦手紫庭齊軿九闉有美楊椽如玉出
壟技追逸少悟等子貢天期既恊雝雝和氣吳越萬神
職司所統長史黙修非禮無動靈真未即心香遙奉玉
斧前引虎牙後擁翼以遠㳺七世所種景純瓌竒大瑰
丸弄獵色匪荒沈飲寧縱深幾為人以義自衷修然兵
解得無所痛皎皎貞白都水非重獨志超伉羣能博綜
松飈清吹煙霞法供方瞳左炯神識先中華原聖童器
大難用逄屯霧隠遘泰雲從秘方之撰與陶司諷物命
[319-16b]
匪戕仙秩母降希夷王佐避世澒洞寧為社樗詎作國
棟五龍授法鼔跌不夣蓮花遁形挧挧若羾紫陽至人
與物無閧胡為三譴㒒㒒迎送同類為餌造化所訟皈
心禪那始脱冥霧右方之真數亦如之左趣而前熈熈
怡怡東華王君青陽肇倪御太晨宫胎易仙基抉要標
潜以示鍾離真中之真師表之師大史司冦裔有淑姿
是為元君生而狥齊𢎞静髙明至徳巍巍度籍童真以
薦西池於赫真君能静且慈昭靈博徳列職清微啟我
[319-17a]
國姓翼我皇釐靡幽不燭母危不持雲房虬髯頳而環
竒頂分雙髽日兮月兮居謂生門乃藏死機蓓蕾玉蒂
葳蕤鉛枝純陽挺秀而鍾是規五試皆過一真自持劔
斷無明丹起沈尸養魄朱陵混跡浮提宗成相遼感累卵
危五鼎萬鍾棄之若遺醉跨白驢引碧眼兒大海魚樂
長空鳥飛有髯如鍾膚晳而脂是曰重陽與禪同歸郁
郁金蓮一蒂匕枝盡大地間受𤣥風吹宜甫朗悟遂首
師資三髻表尊十化分梨闘貧不貧無為而為超登三
[319-17b]
宫翺翔紫微譚子長真末疾寖劇抱足分和湏麋再植
是故與物無競為徳金光頂透恬然安寂劉君冠弱而
慕𤣥黙松筠並清雪月交白分形狴犴闡化京國何以
前徴三生井石丘公蚤穎重陽法嫡磻溪髙蹈王庭前
席正殺化貪與世生息長春之春造化罔極彼美
師所遥錫飲酖委和避兵先識金緋被躬等若逄掖印
心雖間顯教斯赫廣寧隠卜而知歸墨志頼王堅行由
譚激沃橋水觀如逹磨壁竟遘神君發揮心易孫姑悟
[319-18a]
道與鳯分翼各探驪珠罔象先得用氣莫麄舒緩見則
醍醐仙樂悠然自適吾師閨秀千載正脉補陀現應清
微詳迪西池奏名北斗落籍日現雲表離中坎畫凡此
羣真應世後先或學而能或生而然或擅總持或諦妙
圓或示無文或工立言溥博淵泉如天如淵我儀圖之
朝夕奉焉譬毘盧佛變化億千法相叵測疇能寫旃一
刹那際三身現前慈威大小各所覩縁下土蟣兆劌心
静專寶以周還逍遥永年
[319-18b]
  廣聖主得賢臣頌
漢王子淵此頌成於宣帝時其㮣言聖主遇臣之難賢
臣遇主之不易一旦得之歡然交欣論説無疑鴻毛順
風巨魚大壑胡禁不止曷令不行太平之責塞優游之
望臻臣藉君而顯君享臣之逸雖孟氏之急先務孫卿
之請布基何以易此第不原所繇得之本與既得之之
用是以談業甚微而無真術䆒績雖宏而鮮雋味况彼
雜覇之朝僅庸覈能之輔而舉盛際之事歸之殆猶其
[319-19a]
時眩神鳥之五章而不審鶡雀之非徳也敢廓其㫖探
其原而嗣頌其辭曰
昔陶唐命南北正㠯司地天而人輔缺焉乃登媯氏於
有鰥俾槖九有而司化權實惟五佐以胥後先赫乎逖
哉莫可擬測已成湯氏之開殷紀也凡五進阿衡而五
捐之忽合忽離是何后臣之艱厥而托國之需遲耶迨
武丁之徵説而姬文之遇尚精誠貫徹虖幽夣遂超徒
歩而拜卿相此所謂天作之合帝啟其衷萬姓藉以奠
[319-19b]
安三靈寄而崇隆然我觀夫伊氏之為佐也厥人紀之
肇修繇從諫而弗違儼明命之顧諟敬恭洞乎神祗革
夏政而撫九有實一徳之所茂綏説啟心而沃帝在慮
善而動時監成憲以無愆學古訓乃有獲粤丹書之示
戒敬怠勝而頖㓙吉此深宫之燕間而四夷之所景式
盖孟氏有言將大有為之君必有所不召之臣學焉而
後臣之夫是以卑而長為天下尊今夫綱維紛脞易畫
也疆圉弱削易益也甲彫兵瘦易飭也禮弛樂廢易師
[319-20a]
也其最艱者君不有其徳而唯臣之徳臣不愛其心而
君心之非之是格彼夫髙平之任術與愽陽之濟寬雖櫛
比其一支殊未探乎大端營平折衝廣漢鈎距于黄中
外稍稱平恕趙堯等之司四時若畧法乎先王雖匃奴
崩角而孽已兆于椒房政若粲乎其外媺而精膏爍焉
而内亡夫沛乎巨壑縱鱗翼乎鴻毛順風龍變雲蒸猋
附景從豈不快哉如披聾盲然必内滌百私外采庻忠
泰之九二寧不曰上下志同而其繇曰包荒用馮河不
[319-20b]
遐遺朋亡是以吉莫鉅乎渙小羣而危莫峻乎月幾望賢
與否其相遼敬怠頖于毫芒當齒爪之未墜又何異乎
肺與腸夫豈唯其下者即周公之赤舄而非金縢幾不
能保其終厥咎寧直成王嗚呼盛哉亦可畏哉
  汪門烈女方氏頌
方氏之死汪道耆也葢稱烈女云夫既已歸汪矣何以
不婦也曰不成婦也其不成婦何女十三笄而歸汪氏
然事姑室也居五年其舅姑命之曰以冬十二月與道
[319-21a]
耆成禮秋七月而道耆病溺血甚女始視湯藥然而弗
靣也道耆且死意若有憂者女聞之曰是其為我乎即
絶粒道耆死女始發䝉袂而靣曰吾夫也制斬縗服盡
哀家媪謂曰是不為夫胡服也女曰不為夫而胡以舅若
父姑若母不為夫而胡以奉汪氏之烝嘗於寢也吾女
也然而非方女也旦日伯氏司馬公來婢子夾持出跪
請曰以舅姑及亡者之後伯氏前致辭謝諸内外尊戚
至夕沐浴自縊死死時光明滿室及殮而貌逾於生也
[319-21b]
其得稱烈者何風人之為風也發於情止於禮義婦之
死夫義也情得毋十二乎哉女之死夫不及情者也雖
然未字而夫非夫也為他人死也女女而歸汪有婦道
矣婦而未伉不及情矣其發以義其止以禮是足以當
風之首乎司馬傳而表之不佞世貞繼頌焉其篇曰
英英白華其白乃雪女而婦節其矢也潔
皎皎白璧既白且堅婦而女身其歸也全
生而事之惟舅與姑死而靣之乃以為夫
[319-22a]
生而字之其跡處也死而殉之其心許也
 
 
 
 
 
 
 
[319-22b]
 
 
 
 
 
 
 
 弇州續稿巻一百四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