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四十四


[318-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四十四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疏
  衰病不能趨任懇乞天恩特准致仕以保餘生疏
臣年五十九嵗係直𨽻蘇州府太倉州人嘉靖二十六
年進士累官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提督鄖陽等處軍務
[318-1b]
陞南京大理寺卿聴用萬厯八年内䝉改應天府府尹
未任間該南京科道官王良心王許之論臣縱肆奉㫖
照舊囘籍聴用萬厯十年内科道衙門舉薦人材内有
臣姓名吏部覆准起用十二年正月二十六日覩邸報
吏部題為缺官事聖㫖王世貞起應天府府尹欽此臣
行能淺薄出處乖踈生平不善雕飾以來憎口方閉門
思諐沒齒無覬猥䝉聖恩過采言官之薦旋允銓部之
請鏟瑕洗垢起骨枯俾尹留京復齒九列今乾行在
[318-2a]
御離照當天朝靡倖位野鮮遺喆臣雖至愚極陋亦思
依附風雲驅竭犬馬上酧生成之大造下補東隅之曩
失而賦分有定與願相左蒲栁易衰桑榆漸迫自徃嵗
一疾踰厯三時雖藉醫藥强起稱人而髪白殆盡齒餘
無幾精神耗弱動止瞶憊若遂竭蹷趨命必將委頓道
途即使黽勉赴官亦當昏忘職業又竊思之臣所可見
者不過韈線之㣲而所愧者乃有丘山之累夫以旃席
之上䕫龍接武弓旌之地麟鳯萃止而以衰病不肖如
[318-2b]
臣者㕘之小則有濫竽之譏大則有敗羣之誚亦非所
以禆益治功稱塞徳意也臣情出由衷事非得已伏乞
勑下吏部許臣致仕仍守閭井臣未死之年沐浴聖化
歌咏大業或可少効涓埃之報無任懇切待命之至
  舊疾轉劇再乞天恩賜容仍守田里兾存餘生疏
臣於萬厯十二年正月内覩邸報補臣應天府府尹自
揣才力衰庸不堪驅使已具本陳情乞休去後本年二
月内接覩邸報吏部題為闕官事推得臣與太常寺卿
[318-3a]
温純俱堪任南京刑部右侍郎奉聖㫖王世貞陞南京
刑部右侍郎隨㨿部咨到臣比時臣竊自念世受國恩
生乏士節雖亦敡厯中外粗効犬馬之勞而虗糜廩禄
未收桑榆之效陛下下體之仁不遺葑菲温綸之錫再
賁蓬茅臣雖蠢陋無所知識豈敢忽忘蹇蹇之忠株守
硜硜之見坐畏驅䇿偷即宴安而小人福過災生心長
晷短舊嵗薖軸之餘轉成膏肓之患即今胸膈痞悶頭
目岑昏肌肉漸消歩起無力猶兾聖慈俯亮乞骸之請
[318-3b]
獲遂丘首之私乃於三月二十三日復覩邸報該吏部
覆臣疏奉聖旨王世貞着遵新命赴任供職欽此臣雖
欲自力黽勉就道而病勢轉増醫藥罔措生趣漸逺死
期垂迫竊復自思所以早衰之故祇縁生稟既薄舉動
任情不思濡首之節竟乖伐性之戒營衛踈脱真元耗
漓積漸至此内悔何及夫慕虞廷都俞之盛者雖不敢
希夔龍之接席沐舜世仁夀之風者或庶幾與鳥獸而
馮生陛下若還臣以一丘賜臣以餘日尚可希兾萬一
[318-4a]
苟完殘軀臣實迫切無所飾假伏乞敕下吏部查覆許
臣致仕或在籍調理不勝感激竢命之至
  衰病不能赴任懇乞天恩賜保田里疏
萬厯十五年十一月初十日接到邸報吏部題南京缺
官事該南京兵部缺右侍郎推得臣與南京大理寺卿
舒應龍俱堪任奉聖㫖王某起南京兵部右侍郎欽此
竊念臣以革茅下士蒲栁弱質於人無所比數先年緣
病得衰積衰成嬾以故丼托物外之跡自逺維新之朝
[318-4b]
盖再躓而不敢覬出再起而不能應召者於今十有一
年矣今年九月内陛下採廷臣之議伸禮官之守俾臣
之先臣某得沾贈官祭塟爾時臣即擬竭蹶奔走叩首
玉階而病不任行且例無親謝僅以一介單辭干冒宸
嚴方切悚惶莫知所措不意復塵啟事獲玷除書夫自
古君上之恩莫大於榮施其親而人臣之感恩亦莫深
於得致所欲於其親陛下之恩若此苟非木石其軀孰
不鏤骨思報即使肝膽塗地亦且丼心不辭况陛下躬
[318-5a]
被堯舜之徳勤思唐虞之化公卿大夫滌慮而奉職業
搤掔而談仁義岩穴之士稍有一長自見一識可采者
亦延頸而思効而弓旌之召再及於臣臣雖不才束髪
讀書服膺古訓犬馬餘忠芻蕘鄙識亦欲藉未盡之年
而竊致之但伏而自思有必不能出者臣自壬午之嵗
搆恙膏肓幾與鬼伍雖賴醫藥勉强支持然而髪白殆
盡齒落無餘脾胃削弱飲食减省元氣耗於少年之麴
蘖心血枯於中嵗之筆研即雖年未篤老而厭厭無復
[318-5b]
生氣豈能鞅掌刀筆追定國之精明畢身疆場等新息
之矍鑠若謂卿佐稍崇南曹差簡可以優㳺禄食苟免
愆戾躐取崇顯不虞負乗則臣之一出匪以報國祇為
身謀上孤奕世生成之恩下隳居平進退之義陛下亦
安所用之臣不勝慙沮㣲念伏冀聖明憫臣俾以原職
致仕臣得沐浴天澤歌咏盛治含哺鼓腹以畢餘年倘
遂溘然此誠不冺為此
  衰病侵尋情事荼苦懇乞天恩放歸田里以安餘
[318-6a]
   生疏
臣年六十三嵗由嘉靖二十六年進士通仕籍者巳四
十二載保丘壑者復十有三年昨嵗䝉陛下過采廷臣
之議俾臣起自南畆佐樞留京比時臣得患有眩暈脾
泄等症齒堕髪落展轉湯藥未有起色特以世受國恩
再厪簡命豈敢守硜硜之志而忽忘蹇蹇之節以故一
疏之後不敢再辭扶疾赴任屬饑莩流離物情搖臲臣
與僚長憂惶拮据苟爾無事不意於閏六月内接到家
[318-6b]
信臣弟南京太常寺少卿世懋患病身故父母傾背同
氣之親僅餘一人而奄忽長辭含斂莫及痛悔叢集憂
愧并深晝則顧影而悲夜則伏枕而泣以致前疾頓發
厯時莫瘳肌膚日削形神判離雖猶勉強升散而自度
此身去死無幾矣此念未冺尚欲抒聞見之一得効涓
埃之小補而智識短淺志慮昏忘上之不能扶誼引分
佐國家之大計下之不能䋲囘搜伏晳時政之大幾苟
且塞白無禆政體自顧且恧人其謂何臣葵霍之念徒
[318-7a]
傾而狗馬之病轉甚若更隠忍栖遲積以日月寧惟不
免濫竽之譏實恐一旦先露之溘展轉徬徨不知所措
為此迫切陳情乞恩特下該部查例准臣致仕歸里臣
得一視臣弟塟事從容醫藥苟藉桑榆之煖少救蒲栁
之衰病疚餘生皆屬恩造即遂不起與聖世長辭盖棺
之論或可少寛而首丘之願亦為無負臣無任哀懇俟
命之至
  再乞天恩賜歸田里以明心迹以保晩節疏
[318-7b]
先該南京廣西道監察御史黄仁榮論劾臣欺冒恩典
緣由該吏部題覆奉聖㫖考滿通理㕘酌公評既明係
題准事例原無欺冒王世貞着照舊供職隨該臣奏為
懇乞天恩辯明考滿事情仍賜罷斥以伸言路事奉聖
㫖考滿事情己查明了王世貞着遵前㫖照舊供職欽
此該吏部前後咨行到臣臣以行實不孚致來指摘仰
荷聖明察臣之誣掩臣之短不即誅斥俾仍故官臣雖
鞠躬盡瘁不能仰酧恩造萬一且自履任以來僅二月
[318-8a]
餘而閉門待罪已四十日鰥曠之罪復何所迯以故砥
礪此心即日視事苐伏而思之乃有不容不去者夫難
進易退介士之㣲節也守己量力達人之恒規也大較
攻臣者以臣為冒進而稱臣者以臣為恬退今所以嘵
嘵而辨者恐事體之未明耳既明而復隠忍不去是外
避冒進之名而中乖恬退之實無論有恧於稱者而何
辭以謝攻者其不容不去一也臣自去冬及春以病乞
歸者一以衰乞歸者一今更及朞矣而復隠忍不去豈
[318-8b]
昔者病而今遽愈昔者衰而今反壯耶雖置百喙何以自
解於人人其不容不去二也臣所同列部院寺司之長
貳其人皆秉皦皦素絲之節効几几赤舄之誠而臣獨
以匪徳不類忝之更復隠忍不去寧唯靦顔實亦敗羣
其不容不去三也抑又有不能不去者臣之右目近以
觸熱哭弟失明矣醫藥未效而左目時復矇矇於披閱
案牘必有所不便其不能不去一也自昨冬以來膂膝
酸軟拜起鮮力倘於謁陵朝賀之際傾跌失容寧不有
[318-9a]
玷大禮其不能不去二也臣負此三不容不去與二不
能不去而尚可骫骳濡遲貪戀禄位不唯天下疑臣之
跡而臣亦内愧臣之心苟臣之晩節狼狽至此皇上亦
安所用之臣不勝慚惶一念激切歸誠伏兾天慈特賜
骸骨歸里臣無他長至於躬耕南畆以共賦税歌詠盛
徳以紹風雅亦恐不下恒人唯皇上一鑒憫焉臣無任
懇切待命之至
  為新舊疾病大作不能供事曠職負恩乞賜罷斥
[318-9b]
   歸里疏
臣近以奉職無狀招尤愧心乞賜骸骨荷䝉天恩收采
部議下降温綸俾臣照舊供職臣時乆抱宿痾内外潮
熱胸膈痞悶瘡痏徧身時若㸃墨第以新奉明㫖不敢
抗違勉䇿衰駑扶病視事不意右足脛面驟發疽毒扶
曵蹣跚苟完稱賀謁陵大禮歸即困卧床褥宛轉呻吟
前所苦瘡痏乗而為厲終夕不獲一寢噉粥不盡一器
氣息惙惙勢不能支緣臣東南豎儒生而薄弱少寡將
[318-10a]
愼既不能無麯蘖房室之累而中更家罹兼抱書癖侵
刓肺腑彫漓性靈後因杜門静攝斷塞慾竇凢一紀而
稍稍復恒自戊子一出衰態陡現尋哭臣弟太常少卿
世懋過當右目失明次年哭臣弟之長子士駰左目亦
漸昏眵不能辨看文字只今心膽震掉腰膂酸愞外貌
似足支吾退而自揣生人之理幾盡矣又竊自思惟臣
巖穴廢才分不當出所以强顔忍詬參備朝列者縁三
世仕宦俱叨顯官皇上旌臣父於覆盆之餘隨㧞臣於
[318-10b]
銷骨之後誠欲薄有所効以伸涓埃之萬一而地位踈
逖才識迂淺於凢時政之闕失民生之艱困國是之混
淆士習之漓薄不能出一語隻字以彌縫匡救臣之負
上恩重矣臣病不痊臣職逾曠負恩益深苟旦夕溘先
朝露不唯犬馬不食其餘臣亦何以瞑目臣不敢援養
疾近例希覬異時惟兾聖慈特賜罷斥歸里臣不勝懇
切待罪之至為此具本專差辦事吏齎捧謹具奏聞伏
候勑㫖
[318-11a]
  為患病轉篤懇乞天恩特賜俞允生還故里䟽
臣嚮以哭弟喪明兼積勞致成宿痼新正復苦右脛
疽毒徧體疻痏晝夜煩熱食飲稀减陳情乞休去後尚
猶勉事醫藥庶幾有瘳不意旬月以來脛毒愈甚半身
麻木動履不能加以聞見異常闗心觸目無非懣鬰以
致食飲愈艱膨脹嘔逆其症侵尋將與亡弟等臣年己
六十有五元氣耗漓精血蕩散譬之枯木朽株雖値陽
春豈有生望為此迫切陳情懇乞聖恩特許生還歸骨
[318-11b]
先隴臣生死銜結無任哀懇瞻戀之至為此具本專差
辦事吏齎捧謹具奏聞伏候勑㫖
  恭謝天恩疏
該萬厯十四年内巡撫應天等處右副都御史王元敬
㑹同蘇松等處廵按御史鄧錬題稱臣父原任都察院
右都御史兼兵部左侍郎臣王某生前勞勩未䝉旌䘏
十五年内禮部覆奉聖㫖照例與祭塟隨該臣奏請故
母恭人郁氏比例併祭及思得臣父積有㣲勛未沾贈
[318-12a]
諡乞恩覃及該禮部覆奉聖㫖是照例與併祭當即移
咨吏部覆奉聖㫖王某准贈兵部尚書欽此本年九月
十九日蘇州府知府俞嘉言齎捧恩命於臣父壟所開
讀祭訖除領到塟銀四百兩闢治兆域建創碑亭外臣
俯伏拱聴徳音中至勛勞獨茂讒忌滋興鞅掌籌邉殞
身對簿已咨公論猶憫遺忠語語華衮之榮字字肺腑
之痛子姓戚屬靡不嗚咽摧傾父老婦稚亦共懽忭鼓
舞丙舍為之増色宰木頓爾囘榮竊念臣父束髪登朝
[318-12b]
素絲自勵偶以㣲勩受知肅朝拮据十年艱闗萬死委
身鋒刄畢命疆埸先皇帝光照覆盆恩覃解網始而齮
齕横臣之齒尋復齟齬忌者之舌遂使隆恩未竟滯魄
長孤臣偷生食息靦顔俯仰出愧桑梓八痛松楸幸遘
聖明俯採廷議皇綸渙發天漢昭囘出少府之緡錢割
大官之珎饌票姚髙塜獲表祈連之勛令尹餘忠遂寛
若敖之餒夫日月能燭幽隠而不能施雨露能澤荄枯
而不能照乃知大造信矣兼之念㣲臣病廢一丘徒抱
[318-13a]
傾葵之願即先人銜感九地寧忘結草之誠中孚已
深於豚魚後世當効其犬馬無任感激踊躍之至
  為到任謝恩疏
臣自南京刑部右侍郎養病起任南京兵部右侍郎
通理提督撫治右副都御史前俸三年考滿離任行
至淮安府地方䝉恩陞授今職以八月二十日於京
口驛准到吏部咨文於本月廿七日望闕叩頭謝恩
到任管事外切念臣樸簌庸材欂櫨小器弱冠通籍
[318-13b]
即攻司空城旦之書中年棄官己安廷尉雀羅之態
不意竽濫遂佐留樞雖因人薄有建明而程効畧無
寸補方俟黜幽之典乃膺掌禁之遷榮將懼并感與
慚㑹唯司冦叨刑誥之寄三尺之法當遵而建康為
輦轂之遺五方之俗難一乗秋之鷹鸇搏擊固非所
任入夜之狐䑕憑陵寧忍坐狎瘖而作士尚不忘咎
繇之陳謨吏以為師猶欲進蘓公之敬獄臣無任感
激屏營之至
[318-14a]
  乞恩俯念先臣功行推申部議特賜䘏典以光泉
   壌疏
臣以垂老積毁之餘謬忝留京常伯之貳而病與衰㑹
力不心從仰荷殊恩仍保一壑臣惟戢身湯藥衘徳牀
第豈敢復以家門之私干瀆宸聴但以天地大義惟君
與父臣父衘茹之寃雖獲雪於先朝而未竟之典不能
不仰賴於陛下陛下榮施臣父朽株之造使無憾於生
者垂體㣲臣寸草之誠使無愧於死者則臣父子千載
[318-14b]
一時之遇亦萬分一得之幸也用是不憚披瀝肝膽為
陛下陳之切念臣父故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左侍
郎某夙以孤忠受簡世廟八奉璽書六更大鎮驅馳南
北捍衛邊陲雖財賦出沒易為脂染而束修自勵氷蘖
之操可貫神明其在浙福積斬倭級前後三千創築城
壘大小數十上感宸眷謂為真忠移鎮大同事由獨斷
臨發之際杭城男婦大小擁道遮哭無慮十餘萬人暨
督薊遼三鎮前後五載以戰守之功荷遷官者一䕃子
[318-15a]
入監者一世襲千戸者一賜金帛者九最後邊城破敵
斬首八百餘級於法當封而數以口語詆觸權相嚴嵩
致成仇隟累風勘邉給事御史郎中等官毛摘罪過咸
莫之應乃以春防小挫值臣父寢瘵杜門嗾其客御史
方輅露劾謂為托疾避事從中排詆致九重有投杼之
疑臣父銜覆盆之恨至隆慶元年内臣以按察副使家
居伏闕上疏陳情辨理荷䝉先帝特下吏部轉行兵刑
二部及順天撫按等官覆勘功罪明白吏部題奉聖㫖
[318-15b]
王某准復原職臣時獲啟稿塟之骨以歸夜城舉生存
之銜以題墓道於願差畢豈敢復有覬覦而㑹廵撫南
直𨽻右僉都御史林潤㑹同廵按御史温如玉提學御
史周𢎞祖奉詔奉應得贈諡祭塟大臣潤疏謂臣父材
久著於用世徳素重於鄉評廵按順天即能捍衛通州
保全畿輔提督浙閩遂為平定倭寇殱厥渠魁在宣大
則决䇿戰守而捕斬首級百餘在薊鎮則極力調度而
遏截敵兵六次以迄清河之㨗獻馘八百餘顆偶遭敵
[318-16a]
衆之突入隂受權奸之䧟害死非其罪公論其惜雖經
伊子具奏䝉恩准復原職而十載邉陲勞蹟難冺罪既
昭雪功應議錄其如玉𢎞祖二疏尤極揄揚臣不敢一
一舉瀆天聴當時禮部大臣以先大學士髙拱與先大
學士徐階争權不睦縱毁階為廣市私恩彰先朝之過
舉謂父與階有鄉井之舊惑於其說牢不可解而是時
應䘏者都御史朱紈則復以干掫商舶不便其所私親
故獨於覆疏内謂臣父敡厯邉疆勤勞難冺朱紈操持
[318-16b]
清苦行誼足稱但一則被譴之餘衆論未定一則聴勘
之後事狀欠明姑候另議而臣與弟世懋俱叨言官薦
用剔瑕洗垢臣既濫竽臺省世懋復竊秩清華而獨臣
父迄今泯泯泉下每一思之五内隕割中間屢欲有所
陳請而己故執政輔臣方外假綜核之名内擅威福之
柄臣實耻從干貸恩澤切思嚮者衆論未定今則十有
六年矣故少師李春芳銘臣父墓比之岳飛少師徐階
序臣父奏議擬之賈陸此二輔臣者皆言有凖裁不阿
[318-17a]
所好者也浙省㑹城専祠於未復官之前太倉學宫附
祀於甫復官之際閩人則復祠於武夷而浙省通志與
薊鎮湖廣皆載之名宦於衆論不可不謂之定也該部
覆疏原俟另議恩㫖亦無報寢即今聖明中天幽隠畢
照賢喆在事集思廣益臣父叨塵八座之末屢膺專閫
之寄苟使太常抗議考功責實自可無事匄請而年祀
漸逺耳目就淪臣老日侵臣病日篤即使一旦溘先朝
露何以藉手見臣父地下臣父既已就窀穸必不敢復
[318-17b]
冒司空錢帛以侈塋域臣有三子令修士農之業必不
敢援引前詔希望䕃錄惟是贈官易名賜祭之典查有
故兵部侍郎楊守謙曾銑事例相合及臣母故封恭人
郁氏後臣父十年而逝亦有賜祭舊例可引為此力疾
具疏懇請伏乞敕下該部詳考臣父前後邉功宦蹟㕘
以鄉評酌以士議於臣疏果無異同贈官錫諡并給臣
母諭祭如其不然臣丼受誣罔之罪臣為親乞恩於朱
紈事豈敢妄相援及但念其竭誠為國引義自裁身歿
[318-18a]
之後家徒四壁魄滯淺土與狐兎隣二子寄食伶仃朝
不及暮且衰弱惷愚控訴無階亷吏之效一至於此陛
下伸敝帷之義宏枯骨之仁倘賜併及則士民之大願
也非臣所敢與也臣無任激切哀懇之至
  援例陳情乞推聖澤以光泉壤疏
原任南京刑部右侍郎在籍養病王世貞奏竊念臣之
先臣都察院右都御史忬累樹邉功搆罹讒禍該臣於
隆慶元年内奏雪復官尋該南直𨽻撫按提學諸臣題
[318-18b]
請䘏典未經部覆臣以衰病連綿在籍調理伏枕餘生
覆盆絶望兹者忽䝉聖恩過採今任撫按王元敬鄧鍊
之疏禮官覆議奉㫖照例與祭塟臣惟望闕叩頭隕泣
感謝以俟恩命竊復自念臣有母郁氏先年臣父任僉
都御史時以臣滿刑部主事考封恭人後臣父十年身
故比時臣父未䝉追䘏不敢越次陳情今者臣父獲理
兆域兼飫鼎釜而臣母托在同穴獨不沾一餟之惠臣
私心痛之查得見行條例有品官封贈者亦許並祭臣
[318-19a]
父叨列六卿正二品臣母受封四品於例頗合為此懇
乞天恩勑下禮部一賜查舉不敢望别設壇品止於諭
文之中併及臣母封恭人郁氏庶九原枯骨一體沾恩
臣之兄弟既感徹肺肝榮藉存歿則尚有無涯覬覦之
私不得不盡吐君父之前而效之公道大明之日夫先
臣沉寃極枉苟削丹書亦自可以無恨然復官之後撫
按諸臣仍交章為之請䘏者乃自為叙功非雪罪也而
禮官據公論採鄉評問課司勲問馘司馬始有今日之
[318-19b]
命盖又非泛常恩澤之比矣夫論功既在應䘏之科而
䘏典又特重邉功之例祇因撫按原疏不曾明開祭塟
贈諡等項故該部不敢輒行移咨並覆若有待於臣之
自請者臣誠不勝罔極終天之感敢於孝理之朝自外
曲成之澤伏望皇上併行該部覆查先臣厯任督撫功
次量予加秩易名以光盛典此風勵臣工奬率忠孝非
止臣一門父子銜結論報而已也臣無任哀懇迫切之

[318-20a]
  俯念先臣勛勞忠藎酌採公議特賜贈諡祭塟以
   伸國是以慰泉路疏附/
切念臣故祖父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朱紈叨舉甲第敡
厯中外垂三十年精白之操無愧神明丹赤之衷可表
天日世宗朝先以四川按察副使整飭威茂兵備即與
大帥何卿提兵深入蕩平巨寇决勝之筴臣祖為冠特
䝉逾格旌賞後督南贛等處軍務振揚國威雕勦山越
功在旦夕而浙閩之間為土人搆引倭寇蠶食沿海郡
[318-20b]
縣民不聊生朝議用臣祖以前官巡撫其地兼督軍務
臣祖夙夜運籌寢食無暇精選武勇將吏分布要害申
明軍法戈船壁壘精采一新自是連破巨賊斬馘無筭
優賜累下臣祖感恩思効力探禍源搜剔奸私不避權
貴加以剛膓疾惡視貪吏如仇讐以故通夷者懾重足
之威舞文者銜束濕之恨駕揑流言簧鼔時耳至以臣
祖擅殺夷俘為罪臣祖思係西南醜類擁巨艘挾𠒋器
肆行掠鹵豈但夷俘原奉勑諭鞠問明白斬首示衆何
[318-21a]
名擅殺而故輔嚴嵩父子必欲勒臣祖重賄臣祖時已
移疾歸家無槖装可應感慨引决其後同事之臣如按
察副使柯喬辨理生還㕘將盧鏜復職陞用尋以餘寇
猖獗東南版蕩垂十載而後寧海内為之虗耗識者謂
若留臣祖在事一二年可以無此禍矣故於隆慶之初
巡撫都御史林潤巡按御史温如玉提學御史周𢎞祖
合疏稱臣祖志節勛勞應加贈諡祭塟而浙閩士大夫
尚有銜臣祖者於覆疏中謂臣祖操持清苦行誼足稱
[318-21b]
但聴勘之後事狀欠明姑候另議今又十有七年矣臣
祖生為亷吏田鮮負郭身殞之後臣父孤羸力不能任
窀穸藁塟荒山數武之外鞠為茂草伏臈烝嘗不能修
舉臣父今復不勝凍餒死矣臣兄弟二人餬口鄉井朝
不保暮氣誼之士無不為臣祖稱寃貪墨之徒乃至舉
臣祖為戒今幸聖明在上公卿洗心奉職無善不揚有
隠必照而臣祖生罹䧟穽死滯覆盆封鯨之績莫酧除
蠧之忠尚鬱况今公議久定物情共憐而臣不以時懇
[318-22a]
請倘復如臣父死於凍餒何以見臣祖於地下為此匍
匐行乞至京不避鈇鉞陳情上奏伏乞皇上特下該部
仍將都御史林潤御史温如玉周𢎞祖原疏逐一查勘
明白特照例予祭塟仍贈官錫諡不唯報徳報功之典
推及於細㣲而任事任怨之臣亦知所感奮臣以草莽
冒干天威無任迫切恐悚之至
  懇乞天恩比例錄功以光聖治以勵人心事疏附/
臣惟聖主之所以整一寰㝢垂拱而成安壌者唯賞罰
[318-22b]
而已若乃議賞而至延世愼終而復追逺此固鼔舞之
大權而亦使民歸厚之要道也是以孫叔之後見收於
負薪甘陳之封仍廣於易世竊念臣髙祖都察院右都
御史韓雍弱冠成進士為名御史用廷薦擢右僉都御
史巡撫江西等處即奏革寧府䕶衛開百年曲突之謀
進督宣大諸邉復破却迤北强敵為一時干城之重屬
景泰天順之季以迨成化初年廣西茘浦修仁大藤峽
等處蠻猺廣東髙雷亷等處并海面流賊作亂攻剽城
[318-23a]
邑殺僇王臣一時文武大吏雖望如栁溥材如葉盛不
能决筴平蕩以致賊勢猖獗羽檄縱横百姓罹塗炭之
苦九重深宵旰之慮臣祖繇兵部侍郎出㕘浙藩尚書
王竑㑹推左僉都御史賛理南征軍務比時雖與都督
同知趙輔共事而臣祖勑諭尤重事寄獨專臣祖受脤
啟行陳師鞠旅誓不與賊俱生當率漢達官軍十五萬
分三道並進直搗大藤峽諸蠻巢穴擒斬賊酋池大狗
李吉衡楊光志等共四萬一千餘級奪囘被虜男婦二
[318-23b]
萬餘人平除寨洞八百三十六處奏㨗上聞趙輔進封
武靖伯臣祖陞左副都御史仍留巡撫成化三年内蠻
寇復發臣祖督兵征進栁州大容山北流容縣鷄冠山
愽白等處擒斬賊酋鄭昻等共一萬九千餘級四年五
年又厯征進謝仙牛領山等處擒斬首從賊七千三百
餘級丁憂離任該兵部㑹推陞右都御史總督軍務仍
理巡撫於梧州地方開設軍府振揚國威六七八年征
進團鄧山南寧等處擒斬首從賊共八千三百餘級十
[318-24a]
九年征進七里沙田髙鄉等處擒斬首從賊共七千九
百餘級節奉憲宗皇帝褒奬勑諭見在臣祖前後功次
國史家傳廣志及兵部堂稿可查臣祖因拮据軍事心
力耗損跋履瘴險病癘交侵乞歸養疾未老而逝荷䝉
聖恩給予應得祭塟子某自以二品考滿䕃授光禄寺
署丞𢎞治十年内該總督兩廣左都御史鄧庭瓉巡按
廣西御史邱天祐合疏稱臣祖無前之偉績善後之宏
猷地方軍民家頌戸祝若使國家無臣祖是無兩廣矣禮
[318-24b]
官覆勘無異題請於梧州府立祠春秋饗祭惜一時銓
曹失伸崇贈之典本兵未及世賞之議而臣祖居官亷
潔宦槖蕭條𦙍祚衰㣲饘粥空乏既不能伏闕陳上迴
九重之顧又無彊有力者以為之援因循至今雖嶺徼
之香火尚新而桑梓之烝嘗不繼臣代居冡嫡實切痛
心切念趙輔雖為總帥其督戰進止皆出臣祖拱手受
成獲開茅土世世不絶又有縣丞陶魯者一部曲耳雖
累積戰功位至藩伯而獲級前後不滿二萬得錦衣千
[318-25a]
戸世襲及查近年尚書殷正茂凌雲翼俱以兩廣功次
䕃世襲千戸臣祖運籌决勝之績比之輔魯孰重孰
輕披棘蓽路之勞以擬殷凌孰難孰易必有能辨之者
又查得右都御史顧佐奉職仁宣之朝近以撫臣題請
超贈少保臣祖勛伐更優年祀尚近於贈官尤冝為此
比引前例陳情奏請懇乞天恩下吏兵二部覆查無異
將臣祖優贈及予臣世襲錦衣一官不唯臣祖銜䘏於
九泉而臣亦迴生於一綫疆場之吏咸拊膺而效死綏
[318-25b]
荒服之氓亦加額而思報徳矣臣無任
 
 
 
 
 
 
 弇州續稿巻一百四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