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三十九


[313-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三十九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行狀
  累封通議大夫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讀學士
   愛荆王府君行狀
府君姓王氏望為太原自嘉定之南鄉寺溝割而係太
[313-1b]
倉州籍遂為州甲族而有謙者起家莆田縣丞以亷惠
稱莆田丞子侃侃生自然公銑自然公之仲子曰友荆
公湧友荆公宏爽有才噐積纎累微起家至埒素封而
不廢為長者里中人好稱之娶徐淑人而生府君當娠
時友荆公嘗夢一岐角鹿負圖籍而入室其夕府君生
遂名之曰夢祥及長而字竒徴皆以志夢也府君在襁
褓偉晢異常兒六七嵗則以警頴善誦聞里中老儒張
俸先生寘之膝而属以對其語竒張先生曰是非凢兒
[313-2a]
也强為我弟子我終當食而力及長遂受張先生經而
當是時海濵之王皆饒樂以漁獵自娯府君獨喜為制
科文辭讀書往往至丙夜十八試有司以異等補州諸
生尋奉例入太學即復有聲太學嘗一再就省試不利
而時人固目屬之科甲中寧能少東海王生耶而友荆
公之難起州大姓王永者與公嫌名也而又鄰一日御
史以名捕永永故匿不出而陰行賕捕者使更捕友荆
公以自脱公出對簿則所坐皆里胥受賄鬻獄事公自
[313-2b]
度無有也顧卒迫不知所置對而獄益急時府君少不
習訟事强自力代訴言父子世農業未嘗為里胥為里
胥者王永所受請皆有主名御史乃更捕王永永急則
据摭公他事冀以兩解而里讐交閧其間欲兩弊之不
决者數年而御史為閩人舒某者威嚴甚府君念大仇
在肘腋步武外皆操兩弊念不者即以竒貨可居而獨
婦呉淑人之弟某儒俠嗜義與謀之合乃相扶携趣御
史於毘陵雲間白寃狀嘗一日夜步往返三百里足踝
[313-3a]
血流濡縷呉淑人親為浣濯烹伏雌以饌而隣嫗有饋
薯蕷者併羮之府君饑甚携筯就釜食将下咽忽吐而
大慟曰我父今何所而我甘此味耶呉淑人亦相對泣
遂覆羮以蔬食薦矣時訟久不解事力日薄而呉淑人
有裝具悉出資友荆公而府君方槖饘得入侍見他囚
寒餒甚因盡出其私錢衣食之詭曰吾詧家公有不忍
色為之行意耳非以吾市徳也自公之就逮府君無日
不搏䫙叩神求拯一夕假寐有若神告者曰必藉汝王
[313-3b]
氏祖而解府君覺不知所謂俄有馳郵報者曰按君為
登州王御史言府君悟以語呉淑人曰神所稱王氏祖
者非王君耶急投牒王御史稱寃憐而下之理官立辨
里人陸司諭之裘時猶為諸生悉府君父子事作代父
辨寃錄又為文夀友荆公謂世人即百嵗亡子何以能
夀友荆公亦時時謂府君吾業已五十餘其前我而身
也自是以後則而我身也府君故以奉友荆公署其齋
曰愛荆人謂愛荆君真能用愛者矣府君俱謝不敢當
[313-4a]
惟時時語二子元馭家馭毋㤀而祖之艱危母忘而母
之弟呉君徳而已府君既以家難弗獲竟儒術然寛愽
有智度長可七尺廣䫙豐頥脩眉美髯望之奕然如神
人也而元馭年十二髫而試於提學馮御史天馭馮公
大竒之寘榻前手摩其頂巳指其敝韋戯曰若父貧耶
有子如此而靳一幅帛也巳顧侍立者宜興方令吾失
言是兒非紈袴家物廼父當亦竒士元馭入學宫即廪
學宫屢試必冠而家馭亦繼振府君復以材貌重友荆
[313-4b]
公得從容家秉為徳於鄉矣盖府君生而母徐淑人見
背後母陳淑人有子曰光祿君夢臣小於元馭一嵗陳
淑人不能無移意然府君所以事之益恭謹雖燕見必
修色而進之退而所以撫光祿君如元馭也師館家塾
孶孶不倦矣元馭兄弟少而為諸生有聲然每就試府
君必携以行僦舎擇僻而逺囂者與同卧起小出則鐍
其户牡呉君間風之曰兒子邑邑面墻何以發文思府
君徐曰如舅言日見市曹子鮮衣怒馬者其文思不當
[313-5a]
大發耶呉君笑而已以故元馭兄弟生平無狎邪㳺不
解耳目好雖其性之篤誠亦府君有以模楷之也府君
年四十四而元馭魁應天試四十六而友荆公以老夀
終府君哀毁如孺子治喪塟易戚咸備當友荆公之疾
革也手為二産劵以授府君及光祿君府君泣語元馭
女姑為我承之吾不忍見也既承劵前謝友荊公淚交
於眶不能出一語友荊公亦覺之為揮涕曰有子如汝
復何恨今乃傷汝意者悔不前焚劵也府君盡出其私
[313-5b]
装以為喪客或言友荊公所居積厚甚今皆何在以風
府君正色拒之曰我受劵故不薄也難得者兄弟古人
我師哉其又二年而元馭㑹試第一廷試復以第二人
及第報者踵至府君澘然曰痛不令吾親見之既而曰
天惠我厚矣惟有夙夜勉勵毋負耳㑹西堂成扁以益
謙見志焉其年授鴻臚寺序班不赴又二年而家馭應
鄉薦又一年元馭以翰林編修滿考封府君如其官又
三年而家馭㑹試第五人廷試二甲髙等五十八以登
[313-6a]
極恩進封右春坊右諭徳六十四以大婚覃恩進封詹
事府詹事兼翰林侍讀學士呉淑人亦自孺人進宜人
以有今稱府君二十年間三命至宫臣首易銀緋而金
紫然衫帶皆故暗䙝裘垂垂浣補之跡宛然籃轝弊至
不任肩從者一二蒼頭不知其為貴人也諸干旄至吾
州里必造請府君人人與相綴接甚有禮叩之事即不
應直指陳者不欲言其名嘗屏人語府君賢子始仕寒
素虞桂玉先生豈有意乎則有里富室之某獄在府君
[313-6b]
拱手曰幸足薪水不敢以私屈明公三尺當友荆公在
繫而鄉人挾詐而稱贖田者然實無價王永既以陷府
君而負嚚訟名亦與焉府君不得不予田既貴而王永
死其子汝舟来歸罪府君好謂曰兩欲自解難耳非故
相讐也吾父幸白而汝父死何請為諸挾田者悉寘不
復問且曰吾居恒語二子市勇不如市徳夫柔弱者天
之道也吾敢忽諸府君家人男女千指饒為之衣食而
厲其禁有交關外事者醉與人鬬争者折閲市貨緡以
[313-7a]
上者收治亡所縱應門必擇老幹使伺一切覈則賞掩
互與同罰或誤收他姓亡奴及盗鬻田宅主人以片紙
来立還之不少靳嘗㳺光福山置梅杏數十樹歸至十
里市惡少年来呼於舟曰我園主人子也誤收若偽銀
来求易耳府君笑諭之我安得偽銀市有識府君者批
少年頰曰此人前後作此狡獪多矣今乃犯長者請懲
之官府君復笑曰謝公意良厚乃欲破我逰山戒此人
貧不過欲再得我價耳卒償之時元馭侍色微不平府
[313-7b]
君曰若有知以金丸弹雀者乎柰何使我擲金丸也元
馭廼更謝不及也而市人驚指相目安得此語殆聖者
歟府君性不愛妄費雖一金行之必以當而其居窶時
属大侵割其母錢米為糜粥州之四門以食饑者又募
人收浮尸塟之既從張先生㳺為光祿君娶其孫女又
命元馭與其子元䝉逰緩急贈遺不乏餘姚葉先生兒
子日師也沒且三十年其孤騃而貧一旦窶行来謁府
君憫之為具湯沭酒食厚遺之與約嵗必一来来必以
[313-8a]
土物厚醻其直而後歸葉氏子以有家府君固不獲經
術顯然其治經老不忘嘗與元馭兄弟談俱歎服不如
愽士弟子試而出誦所為文府君戱第某當前列某當
不得意皆騐少亦嘗為詩既以其無益棄去吾州之立
新有薄其文獻者府君乃取明偶先生桓而下若干人
之辭纂之曰太倉文畧今行世呉淑人亦知書嘗佐府
君讀史至古忠臣節士未嘗不交口嘖嘖歎也既府君
於嘉靖末覩邸報言官有擊相嵩不勝杖且戍者顧元
[313-8b]
馭兄弟曰若曹能為之乎死吾不恨矣呉淑人曰異乎
吾所聞夫為人臣而危身殉名使吾君負不韙非福也
因持論不相下而罷元馭既以髙望長詞林稍進禮部
右侍郎而江陵相不服憂元馭風止之不聽乃大逞志
於言者元馭抗責之又不聴於是謀請告省覲歸府君
聞之曰善大臣不可以名累國體顧謂呉淑人今而後
知若言之有味也元馭遂歸無何家馭亦自河南提學
副使移疾歸相與奉府君呉淑人懽甚府君亡他嗜好
[313-9a]
獨好植花木尤多聚五色蘜牡丹至數百千本晨起未
盥櫛即趿履行籬落間手自培溉雖大寒暑亡間佳時
多逰虎丘石湖天池諸山水間一舟汎錢湖徘徊兩高
三竺六橋上下山僧漁翁恠其狀偉囁嚅語此豈官人
耶府君亟引舟避匿而少亦一從獵得名鷹玩之謂人
支公有言愛其神雋耳及翫梨園戱復謂人此最𤨏𤨏
亦足以觀成敗見哀樂晩節悉謝絶不復近翛然一榻
而已府君雅性不食酒留客沃之必使醉往往丙夜不
[313-9b]
示倦色其食兼數人然居臠肉糲飯得飽為程遇客則
備水陸窮膏腴至罷酒而蒸薦如故既已才呉淑人弟
而感其捐家為己悉中外事委之總大綱而已呉君沒
始稍稍經營有數質庫聴其息至久而中耗元馭以聞
府君急收之尚有什一二存府君曰收之其耗露矣不
責償且益翫我責之急彼不死水火則桎梏耳姑示不
測以空名縻之及府君卒而諸庫槖皆如洗也又遺令
毋得問鄉里諸責且析其劵以故業漸落不能知友荆
[313-10a]
公時府君雖膚腯然骨尤挺勁立踰時不徙足步履御
内如少年方寢熟而㣲聞人謦欬或履聲即醒以為常
咸謂府君神氣清裕不百嵗不止已涉冬忽属疾若有
滯物伏胸臆間食漸减不能快寖以瘦削元馭兄弟憂
之甚於國醫靡所不延請籲天禮神無早暮休而竟不
效以卒府君且卒意揚揚不亂顧呉淑人吾欲聞金剛
經語呉淑人為誦之且聴且瞑府君以萬厯壬午十月
九日卒距其生正徳乙亥九月九日得夀六十有八元
[313-10b]
馭兄弟慟毁㡬死而甦者數矣弔車踵至久之小定乃
上疏乞府君祭塟而中有云他人有子或恃祿以養而
臣父乃贏糧槖以資臣兄弟之亷他人有子或借交以
豪而臣父乃杜門斂跡以教臣兄弟之讓人以為實錄
云故事三品不滿考不得全塟詔特予全塟而諭祭與
前後三告身辭褒媺揚厲即大臣所不敢望盖異恩也
余少於府君一紀幸生同里閈得托交而余稍浮沉宦
路至納鄖節歸乃時相過從其過府君尤數余好飲不
[313-11a]
以府君不飲沮府君不飲不以余飲厭至臺察監司而
下見亦必余二人偕且久而余㣲司府君未嘗語及私
至詢土俗察民利便疾苦亹亹言之也乃其隠惡揚善
多所救解則余且心服府君而府君亦謬許余長者府
君之宗人嘗醉於張參將榜有所侮參将不勝忿列之
臺為下捕而後諗於府君有連輒移怒參將府君摧謝
不能約束宗黨而已參將實亷而才後語及參將輒推
轂不已參將亦不自意得此於府君也余時時偶府君
[313-11b]
談説多農家晴雨豐荒與鄉前軰故事間一及朝家所
以揣摩物情顜析國是處分劑斷往往破節中竅即達
官老吏所不能窮也余嘗語元馭矯矯風節則吾子萬
事不理舎子尊人奚属使繇甲科當平世何至出𢎞治
間鈞陽錢唐下哉直而温詳而坦剛而無虐慈而不靡
好義而不居其名庶㡬古之所稱鉅公君子矣元馭兄
弟既選地得寺溝口之新阡而佳距故塋僅百武司空
為治窀穸且具乃謀以乙酉之闕/月塟而請辭於立言
[313-12a]
君子記羡中之石具草至數行輒哽咽不能復下筆盖
踰嵗稍属而謂余知吾父子兄弟者莫若子耳幸有以
損益之余謝不敏竊自謂始而辱府君友晩善元馭兄
弟遂荘事府君今而已矣念無可以小効者謹為之潤
色具狀如右府君元配呉淑人事見前令無恙二丈夫
子元馭名錫爵家馭名鼎爵其科第名位亦見前元馭
娶於朱故黃令邦臣女封淑人家馭娶於莊故白水令
某女女二適徐可賢曹晉學皆太學生孫男三衡太學
[313-12b]
生錫爵出其二皆㓜鼎爵出錫爵有女三人長女適太
學生周秉忠少女字呉某中女道成仙去世所稱曇陽
子者也
  資政大夫都察院左都御史進階榮祿大夫贈太
   子少保謚恭定笠江潘公行狀
萬厯之十年壬午十月十六日都察院左都御史笠江
潘公卒於家其明年癸未廵撫都御史郭公思極以訃
聞上震悼賜諭祭者二遣官營塟贈太子少保已而命
[313-13a]
翰林臣考公行錫之謚曰恭定明興大臣得謚恭定者
僅故大司徒年公與公而兩年公故嘗宣力泰順間䇄
䇄砥柱者也法所謂敬順事上純行不爽公於年公有
光而天子之制命與祭先後辭褒揚公材徳政術不啻
稱是中外聞而歆言之於是公之子學憲君允哲方伯
君允端将以某月某日塟公賜塋之某兆伐石以俟鉅
公大人之誌若銘而屬世貞狀其事以備采世貞故習
公又與學憲君姻好所願為執鞭者也敢以荒落筆研
[313-13b]
辭公諱恩字子仁别號湛川已更號笠江其先毘陵人
至元季而有添二公者避兵徙上海遂為上海人添二
公生静菴公某某生端原公麟仕為所大使麟生黙軒
公慶多行陰徳信然諾有鄉里稱以公貴贈都察院左
都御史有二子其季為頥菴公奎負幹用仕為項城尉
課最當遷自免歸頥菴公始娶於趙天繼娶錢乃生公
嘗拜公封為按察僉事而錢先逝贈宜人矣最後頥菴
公復拜公贈為左都御史錢亦為夫人而公復為趙力
[313-14a]
請贈如錢公生而明頴疑重離襁褓即不妄言笑宛若
成童六嵗父敎以四聲髙下揚抑不兩日而悉之稍長
受經術所搆制科義蔚斐有聲補邑愽士弟子試輙屈
其曹偶無何臺試第一且廩而属有諸生當貢而居喪
服除者必廩而後貢公憫其老曰吾何所藉一食而忍
皇皇其長者推以予之嘉靖壬午公年二十七舉應天
鄉試第九人明年登進士甲科授祁州知州州嵗當均
賦公至之未㡬為正册籍清弊覈隠户無匿田田無匿
[313-14b]
税參伍新舊𠂻而濟之高下稱平其吏民故朴魯兩造
之頃不數言而决咸搏頰稱快以去當入覲用治行異
等調劇得禹州州故名御諱悍王國也有子侯豪戚環
衞之属而其俗亦強侈旣聞公治祁名稍稍歛跡而公
一切以寛平處之獨謝絶居間亡所狥其人大服至為
語曰毋相讐避潘侯毋甚口愧太守公在禹未㡬而積
貯為列城最㑹嵗侵發庾而貸之無饑者尋擢南京刑
部員外郎吏民思公謳謡不已至生祀之遺愛祠以配
[313-15a]
鄭上卿公孫僑漢丞相故潁川守黃霸語見州志中為
南刑部一歲所而以錢夫人憂歸滿三載服除得刑部
員外郎時天下當鄉試而執政者新議更其卜制以為
不當以取舎属監司御史特遣京朝郎往而公用文髙
首得河南所拔多知名士而少傅郭公朴尚書劉公自
强魏公尚純侍郎喻公智至與公並貴八座聲稱相埒
程式文亦以爾雅為諸方冠還署之亡何遷廣西按察
僉事提督學政廣西故僻而椎於訓故外亡所嫺習公
[313-15b]
乃增益秇文所先者啟之而其要歸在於敦本實貴噐
識以故自公後薦南宫者不虛嵗而名臣亦間出時靖
江王驕勒其國衞卒之子弟毋得充諸生即充諸生而
試者必以賄不則鋃鐺其父若兄公謂立賢無方非耶
移文長史司謂王復勒諸生試者吾立論糺汝王聞之
悚然諸尘乃獲試而公嘗署按察篆又以勾捕王所匿
大猾必得乃已王滋銜之其後竟以與御史監司競而
上䟽首誣及公上為遣給事法曹緹校置獄勘公亡所
[313-16a]
侵王奪祿國臣以下抵罪公之視學政居職自稱隃於
前後數公而其攝亷察篆尤亡害考最錫誥遂進四川
布政使司左參議分守川東西北三道所至督有司輕
平其徭賦察見寃滯其理所在䕫人尤徳之遷山東按
察副使廵察海道所部登莱饑郡邑亡見庾民習逃徙
枹鼓間作公多方設法勸募賑貸之因借其力以闢荒
蕪乃嚴約束布耳目民方見以畏懐有生色而御史檄
公監試事錄成進御而時相有修郄於御史者摘其語
[313-16b]
以為譏訕詔逮御史及提調監試臣者遂及公時傳上
怒甚且叵測公曰上明聖詎忍以語寘人死且上也即
死之而生之毋非天也我安敢避旃而又何所覬為已
入獄寘對公自若赦出獄亦自若謫廣東河源典史公
遂之河源沿檄歸覲頥菴公道轉贛州府推官丁頥菴
公憂歸服除補福州府亡何轉南京太僕寺丞再轉南
京禮部祠祭郎中復為江西按察司副使整飭贛州兵
備兼分廵嶺北道公既坐无妄謫而資歴久亡出其右
[313-17a]
者以故自河源尉凢四轉而復守故官艫鞅錯於道席
不及暖公亦不及有所設施而縉紳先生不能以聲色
窺公而益信其為公輔噐公之在贛屬峒㓂漸平遷浙
江左參政分守杭嘉湖道方按部海塩而島㓂猝至圍
之數十匝時城無見兵公鼔舞吏人晝夜睥睨間不少
懈賊知不可破乃解時謂塩官孤城非公在魚肉矣而
公進雲南按察使未上擢江西右布政使居無何遂遷
浙江左布政使凡三轉而始為政首革贓吏出納之弊
[313-17b]
郡邑来上賦者如寄已而其民洞知之郡邑亦不得緣
是而取竒羡又數佐其臺使者禁斥貪墨浙人稱便復
提調試事所得知名士逾於山東時入覲與太宰御史
抗辨賢否多降心從公甫竣事擢都察院右副都御史
廵撫河南下車問父老閭左所疾苦得黄墨綬以上不
職狀輙移文顯責之至有望風解綬去者徽恭王托𤣥
脩蠱上而子庶人載埨繼之益為忮嘗輕行去其國以
覘其留都又多掠良家子充後宫占民田所賊殺無辜
[313-18a]
數十百事聞下公公與御史悉發其狀論廢徙皇祖陵
削其國秩盡奪所占還民徽既失國伊庶人復為忮忮
甚於徽公首鎩其鋒剪厥羽翼其後竟得罪豫州部稍
稍息肩矣公嘗整礦卒付禆將將之以赴島㓂有功與
賜金幣亡何遷刑部右侍郎尋擢南京工部尚書公至
扁其中堂曰敬義以示僚屬曰事君而思見利而思思
過半矣即𣙜蕪湖龍江兩税者陷於蠧不自拔公乃擇
敏慎郎與之𠂻畫一而著甲令焉務以不苛取而國課
[313-18b]
亦足督修皇祖陵及孝陵又完上以其速而能節也嘉
之賜白金為兩者二十綵幣二有副召為刑部尚書時
吾郡人督留餉都御史章公煥故嘗有䟽以經畧中原
名觸上諱坐他事逮而詔法曹䆒所由將坐以誹謗公
謂章非所宜言然其意在憂時耳廵撫雲南都御史㳺
公居敬将征東川夷調兵餉不能無擾而與征南沐將
軍相觝沐將軍中之亦坐逮將坐以擅興激變公謂㳺
特行事不當物情耳事取㫖非擅興夷狡不良不為激
[313-19a]
變二公雖竟逺戍然得不死而上仁明亦不以為公累
也改都察院左都御史公䟽辭有㫖卿老成端肅風紀
重任特兹簡用宜承朕命不允所辭以二品滿三載聞
上遣中涓賜鈔緡羊酒予告進階資政大夫封二代錄
一子入太學公自是再上䟽請飭臺綱剔吏弊蘇民瘼
前後㡬二十條鑿鑿中窽上皆嘉納之命所司舉行大
風霾上䟽自列不允偕太宰考察庶僚評隲必以公議
即分宜尚在事不能有所下上其指一時凛然稱肅充
[313-19b]
廷試讀巻官是時方伯君成進士為刑部郎以材調禮
部而給事中某欲借以傾太宰而遂及公公復上䟽自
列上念公春秋髙優詔許致仕而特為太宰明所以遷
方伯君意公既歸闔門養威重顧生平無他嗜獨嗜書
晩而彌篤未嘗一日釋巻自六經子史以及國家典故
毋論金匱石室之藏即虞初小黄衣所纂靡不手錄而
彚之一室蕭然唯圖書自環而已詩根柢東京鄴中間
及開元大厯文則規摹昌黎四子以上沿先秦要而歸
[313-20a]
之六經純如也始擢第而贄所業於鄉先生陸文裕公
深陸公髙自標許意不可一世士而獨心折公語人曰
文不在兹乎吾何敢居先達焉公既位日尊名日益重
金石之辭沈陵谷者不得之身毋以瞑不得之父兄毋
以子弟於是爭趣公公不忍逆距其意咸有所撰述俾
之實歸以故晩節其文益富益暢而有法性孝友其事
頥菴公與錢夫人備志物之養喪塟祭饗戚易不偏勝
時公既得老而諸弟溫州君惠刑部君忠光祿君恕皆
[313-20b]
相繼自引歸三君故嘗受公經以至有官秩公業八十
餘則其最少者亦七十為築四老堂於第西䟽泉種竹
備林野之致而學憲方伯及公少子都事允亮間以之
官休沐歸省侍公出則金紫銀艾相絡繹處則懸曲旃
奏鐘鼔懽讌彌日亡間人謂洛中耆英非一姓而陸賈
李遷哲之儔要以酒食選耳盖於古公無擬也公念有
餘田首捐以供諸墓祭嵗時合宗族饗之因以稍賙其
貧者良者而抶其不率者又推以助里甲之應供者他
[313-21a]
所著家訓井井盖不特潘氏規而已公之歸臺使者無
歲不慰薦上未及用而最後謝中丞登之温侍御如玉
復以公應詔上老之特詔進公一級公前是以詔恩當
為資徳大夫至是為榮祿大夫今上之六年復以詔恩
有司具幣餼存問時人益榮之公素強無疾又善𤣥素
之術能攝精氣時時遡腦顧猶陿之與方外客還往相
與顜析葛稚川鄧之學謂丹砂可化而人見其耳目聰
瞭步履矯健以為即亡論冲舉可不死矣而㑹允亮卒
[313-21b]
公猶能强自抑已而刑部君復卒公乃歎曰四體也而
廢一將柰何且使我踽踽人世乎自是多忽忽善忘尋
感脾疾月餘而逝矣距其生盖𢎞治之三月二十六日
也享年八十有七公為人廣額豐下脩眉秀目丰度凝
雅淵渟山峙望之而知其為貴人也生平無喜愠色即
倉皇廹之而不能得其蹷步疾辭與人處坦夷不設城
府尤不喜為脂常骫骳室無雜榻嚢鮮餘刺以是竟其
身居官眘取予當得代輕舫垂槖而恒秘之曰我何以
[313-22a]
示人亷隠惻懇至以求便利民尋推不自居曰我何以
示人惠自其長藩臬至八座多悍相宰鑄日人謂即不
相齕何以能庸公不知公韜光善藏不激不隨有以庸
之也善乎孫文恪公之稱曰吾在銓諸藩臬之長未有
不通問者獨不能得潘公一刺异哉能不通問者必其
不受問者也若潘公者可銓也公之鄉有少師徐文貞
公宗伯陸平泉公者其言蓍蔡也徐公謂公學自濓洛
行則曾冉自通籍以至懸車出入險阻跋涉萬里蠻烟
[313-22b]
瘴雨之途靡所不歴間以㣲絓嬰制禁都官桁楊之味
靡所不嘗竟能保躬完名出險就夷鴻猷懿烈為賢士
大夫所推重陸公則謂公長者淳實居身亷靖鮮衒飾
以暴人耳目而其中介介不可犯猥濫請謁者望風屏
跡一時朝士皆憚服公以為前後居中執法者罕公若
也學憲兄弟尤寶重之以為公實錄世貞不佞繼有言
焉可乎漢興御史大夫與丞相佹埒重也其可屈指數
者周大夫昌之彊力貢大夫禹之清直薛大夫廣徳之
[313-23a]
敢言尚矣公不必盡有其跡而禔身軌行從容養重進
而儀於朝退而儀於野者又何多遜也盖余嘗按部汝
南過太康之墟而感於先朝之顧大夫佐者行業著於
耳目而名實不被其身上書請之朝得贈少保謚端肅
搢紳頗快之夫以顧公之賢任職百餘年而始見伸然
而問其家僅一牧豎子耳不能名其祖與今所被之盛
公甫狷館而中丞請之宗伯覈之不踰時而諸典具備
毋論公之夀考福履其子孫抑何蕃且賢重也然則造
[313-23b]
物所培覆不可銖量寸計也已公始娶於包夭贈宜人
加贈夫人繼曹氏封宜人加贈夫人先公卒其事行見
公志亦陸宗伯公著也子男三長即允哲陜西提學副
使娶王氏贈孺人加贈恭人繼項氏再封如王次即允
端四川右布政使娶顧氏封安人加封冝人次即允亮
南京後軍都督府都事先卒娶儲氏贈孺人繼王氏封
孺人咸以學行政術彬彬世其家女一受南寜府通判
瞿講聘早殤俱曹夫人出孫男八雲驥國子生娶孫氏
[313-24a]
雲樞官生娶楊氏雲龍國子生娶顧氏雲䕫國子生娶
莫氏雲鳯國子生娶趙氏雲獻國子生娶吕氏雲柯娶
顧氏雲楚聘姚氏孫女六長適官生陸彦禎次適國子
生徐元普次適國子生喬拱辰次受王士驌聘次未字
曾孫男二曾孫女四長適國子生顧晉次受呉宗𤣥聘
早殤次受喬某聘次未字所著有易經輯義三巻詩經
輯説七巻詩韻輯畧五巻美芹錄二巻祁州誌八巻笠
江集若干巻行於時
[313-24b]
 
 
 
 
 
 
 
 弇州續稿巻一百三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