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二十四


[298-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二十四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墓誌銘
  汪處士希𦙍墓誌銘
余於故人崑山俞仲蔚誼最深而仲蔚獨與休寧程善
定善仲蔚死善定為之䘏其孤梓行其遺集余甚髙之
[298-1b]
會善定死以乃子起家請銘其墓當是時善定所父事
者里人汪希𦙍故偕善定之父汝義賈崑山而工為歌
詩亦縁以交仲蔚而及吳之周公瑕諸吳人能詩者多
與之游所餞贈滿巻己丑冬起家謁余於金陵邸為希
𦙍之子一山介紹而請銘其墓則希𦙍以甲申冬死矣
蓋一山久已挾吳進士堯臣之狀欲得世之能言者以
不朽其父而始知有余顧余所知者仲蔚次善定而已
乃又縁以及希𦙍耶希𦙍諱振芳汪故越國公之裔有
[298-2a]
徙居汊川里者大父孝子某至希𦙍而益有聞希𦙍居
之左有泉洌而旨飲而甘之因自號左泉少時受毛詩
里傅能屬文試有司輙占髙等至臺試而輙報罷以是
棄去挾其貲賈湖海間縱觀名山之勝入游都下曰吾
觀以宫闕陵園為歸以賢士大夫為鵠聞駙馬都尉京
山崔侯好客而文蹐門曰江南布衣汪某請見崔侯延
之入與語合置上坐已稍露其詩侯大歎服曰君非恒
人也凢栢梁倡和竹宫祠釐應制之作皆以屬希𦙍既
[298-2b]
得意忽念其父母長揖别去省侍者久之始來崑山賈
既成乃返汊川里復奉其父母為搆服彩樓頗極輕煖
肥甘之奉乃其自御大布蔬茹而已父母殁喪𦵏之類
皆以禮輔情而行𦵏地在岐山建樹徳堂崇煥甲於居
第曰吾不忍有儉於逝者晩節業益饒乃買山二瀛間
築室以棲種松可數里栗亦數千樹曰此吾素封也與
其從兄仲嘉弟希成文酒優游甚適客以詩進者無所
不延納既用是自寛於老且有名吉水曽子建江夏丁
[298-3a]
元父前後為令禮致之郷飲希𦙍謝不往因援詔例予
之冠帶旌其門曰清時逸老希𦙍竟以樂死得夀七十
四凢云娶而皆程然無子側室羊乃舉一山為太學生
有孫男四大聘大節大貴大吕孫女三希𦙍為人溫恭
爽朗善籌筴有先事之識程汝義死而其䘏之也不下
善定之䘏仲蔚也
銘曰不顓治生而間治詩誼亦稱之生不時顯死而見
知其又何悲
[298-3b]
  蔡孝廉琳泉墓誌銘
余以萬厯壬申九月偕太常弟遊太湖之西洞庭至銷
夏灣而主於蔣太學所隣人蔡翁者年九十三矣而尚
能食酒噉肉步履不衰其子孝廉伯玉從傍捧扶老侍
立唯謹必蔡翁命而後敢坐蔡翁時時詫余老人甚樂
無我隃者徐過其家則數椽蕭然丙舍一榻僅蔡翁之
衾褥而已徴其所以樂狀則孝廉授里中諸生經稍遇
鮮腴必乞歸以奉蔡翁故孝廉之羮有不糝而蔡翁口
[298-4a]
無枯嚮夕必以醇酒奉翁而身侍枕席榻前稍有疴痒
則孝廉之指已屬體矣是故蔡翁忘其貧而詫所饗即
素封家不過也余兄弟登縹緲峰蔡翁命孝廉從指示
七十二峯談説徃蹟如指掌歸而言之張中丞予蔡翁
冠帶榜其門以旌之至明年而蔡翁無疾卒孝廉時已
逾耳順矣號踊無度至毁瘠骨立盡出其脩脯資躬負
土雜傭作而始成葬久之太常弟以叅議守南康為其
第三兒士駪擇師不得而余益知孝廉博學有行誼其
[298-4b]
教授稱明師損束帛聘之為傳致南康官舍太常書來
謂兒師不足當蔡先生先生吾益友也第四兒騋業亦
受勸學篇矣後還里余繼聘之塾中為孫瑞廷師大較
孝廉於孺子不廢鞭抶然其察饑飽時寒燠即乳媼不
過也與上下今古扢揚風雅有味乎言之至所雌黃短
長不涊齒舌間與之處未浹日而信其為長者孝廉長
身白晳秀眉目美鬚飄然步履輕趫食飲甚甘當戊子
之元日孝廉過余余指謂兒子輩是夫骨聳而神王夀
[298-5a]
當逺過若翁然不十日而報病又三日而報卒矣弔之
其子祖芬纍然苫次也徴其槖枵然不能治官禭余與
太常倡兩家子弟之受書者賻而斂之俾歸𦵏於洞庭
之先塋逾年而祖芬手治狀累千言來請銘孝廉者伯
玉其諱孟堅其字琳泉其别號河南之陳留其先世至
宋而有秘書丞源者扈髙宗而南死𦵏臨安湧金門外
長子維翰卜地而得吳之西洞庭徙家焉果數百年不
被兵其齒益繁聚而居之曰西蔡里至翰林公羽而以
[298-5b]
文章顯與文待詔齊名孝廉之父即所謂蔡翁者諱某
其從父弟也少亦嘗學問能詩賈游襄陽樂於大隄之
上頗挫其槖歸而教授里中厪厪自給不能資孝廉學
母徐意憐孝廉能課之讀書既稍長閉一室中俾盡讀
詩易書春秋禮經畧曉大義十六七始出從故徐轔先
生游徐先生賢豪人也意不可一世士顧獨竒孝廉以
為能紹明其業孝廉亦嘗從有司諸生試不利棄去之
因博綜羣書既名成而雲間張𤣥超氏聘之校閱古今
[298-6a]
秇文甚相洽也其宦錢塘而以御史檄編唐詩分類亦
孝廉佐之他若顧汝脩兄弟之印藪何元朗之語林馮
汝言之詩紀俱孝廉與有力焉而逡巡辭避不欲厠名
其間故無能知者若其所受書弟子則㡬滿洞庭矣於
吳善彭孔嘉黃淳父劉子威張幼于當余之晤孝廉父
子時前郡太守蔡君邑令魏君以書幣聘焉且旌其門
曰孝子而御史温君亦嘗下書旌勵之孝廉絶不言而
余亦無由知其事苐以臆得之爾君終始不離退讓如
[298-6b]
此狀復言其耿介質直務脩敦睦之行貧而擇取於男
女弟有所周䘏敦氣誼重然諾而余據其所重者稱之
不能盡紀也始娶於湯有婦徳能佐其家秉以寛孝廉
僅三十五而死自是有所置皆不能當意而所任仰頫
事育皆身任之竟刺促至死語有之傷哉貧也孝廉有
一子即祖芬能讀孝廉書其博過之而不善治生娶婦
某有三子二女
銘曰三世以經術師於人其學世益博而世益以貧孝
[298-7a]
廉死而獨有聞噫豈直以余文
  張元配王孺人墓誌銘
王孺人者吾族兄東昌倅羅溪先生之仲女也母曰劉
氏王於江左為甲族有家範而孺人又能稟承之以婉
嫕端詳稱十七而歸張君應文張君者故福建按察副
使公情之伯子也按察公兄弟起家進士俱為大官然
無改於素而張君為郡諸生不能問家人産按察公見
孺人而喜曰兒得助矣孺人果能朝夕强自力以敬恭
[298-7b]
事舅姑以慎接夫子以嚴御臧獲張氏之政故嘻嘻自
孺人以嚴整齊之而始知有法然亦不純任法問體得
其情有所操縱徃徃移畏而感業亦稍裕按察公之宦
金陵孺人實偕夫子以從進而䕫䕫共婦職也退未嘗
不治於室女紅秩然矣張君婁試不利厭去為古文辭
又好談葱嶺苦縣之學而最後秇蘭鞠斥置書籍孺人
皆有以成之又能相其夫備二尊人喪𦵏之禮咸可紀
也孺人有二子長曰厚徳未冠舉郷薦今尚滯公車而
[298-8a]
能不廢記勝之書以裕孺人然孺人終始絣䌟洸也厚
徳跪請曰得非有所不給耶胡自苦乃爾孺人笑曰若
未遽文伯我何敢慕敬姜為之不輟已而感脾疾卒年
僅五十有六始孺人之為嚴也即張君意亦微難之既
孺人殁而君意其嚴之不再也曰微吾妻誰與濟吾寛
諸臧獲亦相嚮嗟泣曰已矣疇與我别勤惰也厚徳與
諸弟銜戚而俟余歸乃奉張君之狀來稽顙請曰敢徼
外王父之靈以蘄不朽母余憫而許之孺人之侍張君
[298-8b]
有二丈夫子長即厚徳娶於章次重徳娶沈復為張君
置貳有二子謙徳聘郭慎徳聘徐女三一字文從簡餘
未字諸孫男八人二為厚徳出六為重徳出女十人為
厚徳重徳者各五𦵏在邑五保姑邈字玕先壟之昭位
銘曰女于王而歸于張其唯二氏之良
  李配施孺人墓誌銘
余以萬歴元年宦遊楚與左方伯青陽施公堯臣善公
時時及家人言稱有賢女能得老人意而無何各以遷
[298-9a]
别去余解鄖鎮中丞節里居而施公後為京兆尹得請
致其事歸曠然不聞問然心恒念之今年九月有苴杖
而謁余司冦署中者諸生李本固奉其父貢士之狀
而為其母孺人請誌銘余怪其無從也姑讀之則施公
女所謂賢而能得其意者也孺人小字漪蘭母曰某夫
人施為邑令族多顯者而李族尤貴有碩儒曰簡齋公
某從王湛二先生游以理學稱東南公之子曰同守公
某自為諸生時雅已善施公聞公有長女賢為其子即
[298-9b]
貢士君委禽焉時貢士君少而補博士弟子有俊聲故
施公樂歸之孺人之歸李也其姑故江司徒女弟端嚴
有閫則一見孺人輙心喜謂貢士君吾得婦矣必亨而
家孺人果能自力共謹調辭色豐甘竁而薦之而尤以
婉順先貢士指貢士君不好靡則身衣大布襌纚骨筓
不好問纎瑣則米鹽醬醢出入之類皆力任之不以煩
其顧獨頗好客則中厨飭酒饌不待聲而應時時好讀
則以勤寛之不以妨其讀其他又能長慮深算於白圭
[298-10a]
計然之䇿彷彿闇合業日以裕諸妯娌退相羨曰姑言
故驗貢君連困劇疾孺人曲跼其髪垢容而侍湯藥率
以君起君有所嬖媵侍必隂厚之其所怒必委曲諭解
之蓋三十年之間閫以内訢訢如也而里俗妬至毁貢
士君為好少而孺人以少進若蠱者其語不可聞君不
能無色動孺人自如也於是京兆公貴矣孺人不見貴
色於夫家其待他姻戚尤能折節下之施報從厚貢士
君之先若户部君顯而不遑治室與先祠孺人又佐君
[298-10b]
拮据以第完美會孺人屬疾且卒謂其子女曰吾今而
後脱苦海矣蓋自傷為善之勞也已而曰死者何所恨
恨不得終養吾老姑及吾父母耳貢士君之痛之而為
之狀累千餘言里之忌者轉而惜之故宜也孺人卒以
萬厯己丑距其生嘉靖丙申得年五十有四舉二子長
即本固娶某次本立娶某女五適施天杰太學生施鳴
庭姜惟徳章守藩餘尚待字孫男二長向榮次向髙孫
女一在襁褓墓在某地弇山人曰甚哉余之易於文也
[298-11a]
雖然以京兆公之善而及其女以京兆公之一言而信
其女之賢於厚道不為悖也
銘曰婦徳備而不專名所履順而母終榮噫嘻乃其恒
耶胡以不亡有余此銘
  王母顧太安人墓誌銘
余以考三品績道轉司冦而宗人子敬為廷尉丞對秉
大獄爰書居第又相對甚洽也尋廷尉亦以考績别余
而悵然已而泫然曰不孝之背我太安人也在戊寅之
[298-11b]
十月今且十一年矣以嵗時之無良至今猶滯淺土邇
始得吉將啟先君之兆而合𦵏焉吾子幸賜之一言以
志其幽死且不朽余故習太安人之賢於閫闥少雙也
廷尉與其弟郡丞之孝廉也則安敢辭太安人顧氏曽
祖故贈少保太子太傳禮部尚書武英殿太學士恂祖
故封山西道監察御史宜之父故馬湖知府潜馬湖公
嘗讀中秘書視畿甸學失權臣指自免去郡天下髙之
娶龔恭人而首舉太安人恭人時僅一女愛之所以教
[298-12a]
戒甚切至擇婿得故太學生王君可大歸焉王君故雲
南右方伯公秩子也少有異才當方伯公之被讒且叵
測君上書露寃狀㑹事前白乃已李獻吉吳獻臣讀其
文稱快曰非凢兒也太安人既歸君而事姑沈孺人蒸
蒸孝謹御下不示喜慍沈孺人每謂吾兒誠嘉如性小
卞何得吾婦而調矣因謝太安人安得有子婦若汝為
我代酬汝勞太學君嘗感疫甚属太安人方姙身不顧
躬為掖持卧起侍湯藥以起君而身感羸病委頓者十
[298-12b]
餘年然不以病故而廢體君好客客即深夜至呼酒炙
急應之不使恥也太安人既病而夢人以白䯻授之曰
戴此則病愈亦不知所謂太學君方應順天試驟得疾
卒時廷尉甫十歳而郡丞猶在娠太安人聞之而痛可
知也一子三女皆恃太安人而衣食太安人日夜泣撫
諸孤銜戚治喪事蓋成服而病果愈舉郡丞亦無他太
安人念廷尉稍長督課之讀少倦從羣兒戲即抶之曰
汝當含荼而讀何樂乃從羣兒嬉乎於是馬湖公老矣
[298-13a]
太安人家事事從取質又使廷尉以所業旦夕請益不
五年而公亦捐館太安人乃哭曰真窮矣公有二子伯
故右方伯夢圭出仕而仲貢士夢川以經術顯名學中
太安人復督廷尉俾從之游學漸以成太安人顧寛之
不使預家秉時郡丞亦漸長廷尉請曰弟勝外塾矣已
又曰弟勝属文矣母胡弗急也太安人曰嚮者汝初長
獨吾在今次兒長有汝在胡以溷我為於是廷尉始抗
顔課責郡丞丞悚然師之而太安人陰使人微其出入
[298-13b]
母離廷尉其學亦漸成相次補博士弟子久之為嘉靖
己酉廷尉舉郷薦太安人迎相勞曰胡晩乎恨若父不
及耳雖然吾可以藉手地下矣又十二載郡丞亦郷薦
而至乙丑廷尉登進士太安人貽書誨之大約如郷薦
時語既除建寧司理欲奉太安人徃不許曰吾不任輿
雖然日徤匕箸毋苦也若姑精心三尺以養吾志比廷
尉以司理最入為南京刑部主事太安人復不許偕徃
曰若三尺之益厪而吾徤匕箸猶故也比移北曹廷尉
[298-14a]
戀戀不忍舍然念且考六品滿當得贈太學君而封太
安人即北之無何日赴吏部考而傳太安人病齒妨食
時郡丞雖在侍而出後其伯父廷尉以是得請終養俞
㫖與封典並下馳歸候太安人疾已平矣迎謂廷尉汝
以我故歸然官貧何以養我即我夀考亡恙不坐益汝
老耶廷尉頓首曰兒自分貧且老願以身長奉母蓋朝
夕依依膝下者又七年而後考終得夀八十有九太安
人居恒端詳敬謹其家始泰而中否末復稍泰然始終
[298-14b]
一節亡所改長女之適周鎰者殉夫死太安人始哭之
慟或謂死者得其所矣何慟為太安人曰善吾弗之及
遂輟哭其慷慨有丈夫氣如此二子廷尉名執禮嘗厯
儀部郎尚璽光祿卿丞至今官郡丞名執法即出後者
用順徳倅髙第還丞建寧郡不肯上執禮娶盛封安人
執法娶周贈安人二婦皆先卒女三長即適周鎰者見
旌曰貞烈次適朱應會陳第側室女適張杰孫男六協
庚選貢生娶張氏繼馬氏協康太學生娶俞氏協嘉縣
[298-15a]
學生娶魏氏某某俱幼孫女三人長適周始然郡學生
次適許椿齡太學生次適嚴君聘次幼協康協嘉執禮
出餘子女皆執法出曽孫男九人景尊聘張景旦聘顧
景陽聘張景祥聘孫景覽聘周景益聘朱餘未聘曽孫
女九人許聘陳世芳朱公作顧藹李先疇諸元均餘幼
蓋廷尉之狀云爾余節而誌之而又銘之
銘曰婦而以節終也以啟女之烈也天所合也母而以
慈始也以啟子之孝也天所報也辭夫子者垂五十年
[298-15b]
而後成會其貌悴矣心不異也殁十有一年而始安冥
非故形矣氣猶生也
  李君元配張孺人墓誌銘
歳在戊子郷進士儀真李子柷以書數千言自通且出
其詩詩工甚云欲訪余金陵以母喪未能也明年余歸
真弔焉而李子追送踰廣陵而别余尋歸故里李子來
出其所草行狀再稽顙而請曰念無能釋余痛將以母
氏之地下累公既而復再拜曰家嚴君尚無恙也不勝
[298-16a]
伉儷之思亦藉公文以釋余憫而許之孺人張姓為城
南舊族父縞娶於郁而艱子顧首舉得孺人生而娟秀
貞静父母絶愛異之擇婿而得李子之父曰鵠者少穎
有文遂許字焉兩家相去不百武孺人居恒深閉奉女
紅中庭絶履綦跡父戲之得非以郎家近故自閉耶孺
人敬對曰女道然耳兒安知外事父益異之既歸李李
之先世自沛用武功顯有官至閫帥者鎮真而卒遂家
焉至李君而補博士弟子然其父與諸弟俱治賈來徃
[298-16b]
市聲甚囂李君以其妨於讀也厭之孺人曰市而囂恒
也大人貧安能廢賈為謀别築室於蕭寺傍謂李君第
毋廢讀妾請竭朝夕之力以代君子職而是時李君之
王母與父母俱無恙王母老而多恚難事孺人精心奉
之鮭炙鮮脆不取備而取嗜王母安焉君父雅好施時
時責孺人施而不問所自孺人傾槖以應之或謂曷不
以匱告孺人謝曰吾不忍以機杼之餘而傷慈舅意姑
故善病孺人躬調湯藥而進之旦夕籲天請代於是李
[298-17a]
君之學垂成而王母與父母相繼捐館舍孺人俱相君
喪於禮然君必欲擇吉壤而歸之故弗克𦵏孺人居恒
從臾君殆為子孫計耶夫以逝者而求庇生者非智以
生者故而不即安逝者非仁乃從近壤之便者而兆域
焉子姓漸繁碩矣李君以病目謝諸生而父與伯兄有
遺責可千金俱從君償孺人曰不可負也君雖未嘗得
而其人實嘗失之乃鬻産以償而所負於君父及伯兄
者將八百金多匱不能應或謂當訟之官孺人曰彼非
[298-17b]
欲負我也坐匱故語有之毋我負人寧人負我李君慨
然為之焚劵義聲隆隆起矣而家益貧孺人晨操夕息
絶甘分苦以佐君治生乃稍自給㑹舉三子而長札與
季即柷為諸生柷尋舉郷薦君與孺人得寛然於家者
垂二十年而為丁亥孺人已七十二矣属疾久之革召
二子而命之諄諄皆義方也時仲杞已前死属其二孤
孫於柷且曰吾不自意夀至此夫復何憾若等善事若
父且慰之無傷老人心遂瞑柷蓋稱孺人足不及堂廡
[298-18a]
而内外之秉悉其綜理目不知書而裁事決筴徃徃中
禮法冥與古合大小臧獲指以百數咸廪廪受束約而
庭絶叱詈聲鹽米瑣細皆操其盈縮而不尚刻覈不喜
諸子宴游而門有長者車乃更愉快鄉之人曰信也三
子即札杞柷有二女十三孫男四人女九人𦵏在某地
銘曰李之先自武功今二世而始顯於儒孺人為之婦
為之母而相其子與夫噫豈不喆歟
  但元配封孺人李墓誌銘
[298-18b]
余以萬厯戊子由田間起佐南兵部而郎有但子貴元
者奇士也其署曰車駕亟闕長則但子為之長於大體
曙而又能文章時時謁余謂貴元次公太常門下士也
當是時大司馬陰公尤愛異之戲謂余次公安能擅但
子故吾門下士也亡何吾家太常卒已陰公亦卒但子
徃來兩家亡間朝暮語及輙淚涔涔滿睚蓋余以報政
至淮有今命馳歸始能哭吾家太常至秋中復還金陵
諸舊曹偶皆來問訊獨不見但子乃知其以母李孺人
[298-19a]
喪歸矣未㡬但子捐書與狀來其辭懇曰惟是所以報
吾母者已矣敢藉公一言以為地下重又曰唯不孝之
從事公門也則不孝之父母實命之而母尤切切且絮
曰吾聞二王先生天下士也既已獲幸太常則不宜失
少司馬陰公故汝師表也推陰公則大司冦陸公亦不
宜失凢不孝所以不自棄於大人君子者吾母命也今
已矣余悲其意乃為之許誌銘李孺人者邑之石符里
女子也王父榮經令椿父某母某生而静慧精女紅榮
[298-19b]
經公時撫之曰女必貴誰當為婿者時但子之王父東
泉公某為諸生祭酒榮經公嘗過之飲懽甚見今封文
林公友儒矯矯羣兒中歸詫曰是兒真吾婿也東泉公
亦曰吾聞之鄉人李女淑而美亟委禽焉孺人年十五
而歸封公封公少一歳已補博士弟子有儁聲為通人
所賞識矣家不能無少孺人顧於婦事多曉暢晨夕候
問舅姑安否退而理中庖治甘毳滫瀡身先諸臧軋軋
機杼間以至井臼粗纎無不秩然得所時時謂封公毋
[298-20a]
内顧以荒而學新婦業代子矣已而姑彭殁封公毁瘠
骨立孺人相之哀復相之禮封公之弟某善堪輿家言
既得地而卜之曰吉申陰寅陽奕世其昌嫂必有喆嗣
乎孺人夕夢神媼以三龜為夀曰此元龜也納之懷光彩
陸離薌澤芬馥既醒而尚在目鼻也秘弗言唯益治方
中東泉公既失彭而繼萬或語孺人萬媪者不後入但
門而乃稱姑乎孺人曰我安知後我知有姑耳所以奉
事之如彭不少殺東泉公有前母兄某母弟即某其莊
[298-20b]
兄猶父也愛弟猶子也則孺人之助多矣明年誕但子
又明年東泉公卒封公之毁瘠猶居彭喪也孺人復一
切相之亡何萬亦卒諸妯娌有哭弗哀者孺人勉之曰
舅以為父夫以為母而吾曹奈何異之治喪𦵏俱如禮
但子在髫時已穎異有文章而封公困諸生久意鬱鬱
不樂孺人乃語以夙夢而寛之曰神告我矣公之子必
顯重何鬱鬱為封公迺名但子曰貴元貴元之生十四
年而始舉仲子名之曰啟元又三年而舉叔子名之曰
[298-21a]
調元與封公交相慰曰夢有徴矣於是益誨督三子後
先以才著庠序間而但子遂連舉進士謁選得蜀之長
夀令踰年以任劇調冨順二邑去榮經二百里而近使
使迎封公孺人養孺人喜謂吾得一游其地問王父遺
績足矣竟以蜀險逺不成行其後但子奏三載最封公
與孺人皆沾天子命最後遷今官乃一就金陵養尋復
歸時仲子游太學而叔子與但子之子宗臯皆以諸生
試髙等仲子遂膺應天薦而叔子及孫不利孺人猶貽
[298-21b]
書但子俾召叔子責數之曰若不愧而伯仲也耶仲子
不得志於公車歸謁封公及孺人不久孺人病卒矣但
子故嘗刲股肉已孺人危疾至是大慟嘔血曰使不孝
得侍左右者股肉可繼也而今何益矣聞者益悲傷之
始封公讀書不問家家悉付孺人手孺人能以共儉給
封公而寛其志然於施予獨不吝宗戚姻戚五服之内
外以逮閭左貧無宿舂者病不能醫藥者死不能殮𦵏
者傾囷以應之不給則脱簪珥以繼之咸合掌以頌曰
[298-22a]
孺人固女中佛也然孺人獨不信佛時時語但子既有
孔氏安得更有佛人乃知孺人之慈隱毋吝蓋天性然
非有所慕習也孺人以嘉靖丙戌生卒以萬厯己丑春
秋六十有四封公故壯無他但子既顯重為京朝官而
啟元在公車調元在學宫皆翹楚諸孫四人而宗臯者
將與二父趾美神嫗之夢故有徴哉不然何以為孺人
盛徳報也子女婚嫁别紀於左墓在某所
銘曰共于舅姑共于夫宜其家人亦宜其宗姻母而慈
[298-22b]
復嚴而師其即安於斯佑爾夫子夀考維祺
 
 
 
 
 
 
 弇州續稿巻一百二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