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二十


[294-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二十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墓志銘
  故處士小魯許公墓志銘
余宦浙而得蕭山許令承周令白晳美姿容善舉止其
政術爲浙東守令冠而無何隣邑子之無頼者陳以使
[294-1b]
事枉道過蕭山縱暴郵傳間令捕剪其爪翼弗聽去遂
至互為訐坐俱免當是時縉紳先生無不快陳而惜令
之俱免令獨怡然奉太夫人歸里葢二十年矣太夫人
之養日益備而令之名不挫其意日亦自懌顧時時有
所慨而歎且泣曰天厚我使我得長共養太夫人第如
我先府君何蓋令之父小魯君蚤棄君不及以禄養而
令又蚤罷官不獲以一命之服為君榮且也始謀𦵏而
貧離貧矣卜吉壤不兆宜許君之歎而且泣也萬厯之
[294-2a]
戊子秋君以書幣使其子某來懇曰今者得吉壤在綽
山陽城湖之間卜而兆𦵏有日矣思所以爲親計者窮
矣意必藉吾子之一言而後不朽哉予故習令而又憫
其誠乃按君之状而志之曰君之先四岳後徙東南為
崑山名族而中微牒燬於火至君之大王父朴王父㫤
皆以力田致饒嘗搆堂可坐百客而旁有棗樹髙數丈
逺近望而異之所謂大棗許家者也已而復挫產父鵬
以少子出贅於周生君君遂從周姓諱道東字子行生
[294-2b]
而沉敏强記十二能為舉子業尋以父亡奪之依其外
家以長補邑從事非其好也去之耕於野君故明汜勝
王氏書而又有天幸恒得嵗斥買傍產漸裕矣然居恒
邑邑不自得曰世困農不克以儒顯吾㡬得之而奪之
天乎而㑹承周少穎乃課之讀書僅弱冠三試於郡邑
及學使者皆第一然君已病矣謂其母張夫人曰成吾
志者此兒也何渠能使我見之張夫人與承周泣數行
下不能仰視已而君竟卒得年四十有四君為人孝友
[294-3a]
篤誠明理暢事尤敦誼信不寢然諾當其父之死於贅
也念外王父無它子而鞠育君於稚時曰微外氏我何
以有今日且吾王父母幸有諸父在善其終矣故竭甘
髓之奉於外王父及歿而為之冡塋嵗時享祀不輟至
終身冐周姓而謂令君曰若不可不復也雖然毋遽剪
吾外氏名之曰承周以志不忘及其晩節始備伏臘烝
祀之禮於家三世稱質文矣事寡母尤以孝聞伯兄仁
厄於徭君謂不易支也促令君白之邑而免之已謂其
[294-3b]
老無子捐少子之在襁者爲之子而借以周䘏之良備
又嘗計脱其舅氏於盬鹽逮然推德不任也中表有鄉
貢士任生者苦貧不能具鮮衣君得一衣未御輟以服
之少嘗過趙丈人留君飯而忘戒飭内饋君不懌辭歸
丈人産晩落窶行過君君為數具美食且資其妻子曰
推吾所以不懌意也盛生避讐之他邑而寓槖於君直
可千金久之不聞問咸謂死矣忽以夜間歸過君不敢
言槖事君飯而返之封識宛然有與君友而蠶食官庾
[294-4a]
者君力勸沮之反覆甚苦其人怒去後事敗論戍家盡
破歎曰吾負許君吾負許君其行事類如此善尺牘尤
工署書嵗暮來求門署者屨常滿君應之不厭故君雖
隠閭閈若委𤨏也而名藉藉娶張夫人精勤有大節其
居嫠訓方得古賢母風子二長即令君不獲展於用乃
文行蔚然矣次承喆即出後於弟者不及壮以死孫男
四旋吉娶聞獻吉娶李爲郡邑諸生觀吉聘孫太學生
令君出也慕吉承喆之媍遺腹孤也曽孫女若干人令
[294-4b]
君則又謂栁栁州嘗表其父墓而言身不謹先君教以
陷大禍不克成先君之寵贈以為罪惡世無所容不肖
不敢望栁州其不幸奚啻過之傷哉語也雖然當栁州
之生時有昌黎在而不寄以不朽僅以身後屬昌黎視
令君不如逺
銘曰報不必身于其子孫顯不必位乃以微言君之所
謂竒者冺而其贏者長存噫其又何怨叶
  樂田髙翁暨配李太孺人合𦵏志銘
[294-5a]
樂田公卒以萬厯己卯也是時令君猶在公車云葢卜
𦵏於獲嘉之郭南而未有志也又七年而爲丙戌而令
君始成進士釋褐除之蕭縣而公之嫠李太孺人實從
養其以任劇調上海則復從僅兩月而令君仁聲隆隆
起乃太孺人屬疾卒太孺人之疾也邑人靡不狂走問
醫禱曰天乎毋以太母故奪吾父既而聞孺人卒則又
狂走唁令君曰天乎竟奪吾父矣雖然何以慰吾父也
令君謝曰孤不天不獲以身爲太孺人代又不獲竭方
[294-5b]
寸而拯若曺於溝壑孤恨不即蓐螻蟻何所溷父老爲
也則固請曰必有以慰吾父令君乃泣稽顙曰傷哉貧
也我先公之窆也葢有石而無志今者歸必啓先公之
兆而合焉意且徼恵長者之一言以不朽地下乎哉則
又問何之曰呉郡王司馬者其人也而未有素也邑之
賢貴人學憲潘先生允端曰吾女女司馬子司馬今在
金陵於是學憲公任樂田公與太孺人之狀以書介紹
不佞貞令君布幣而踵言其後曰國有禁不敢以不祥
[294-6a]
之服㸃都門唯足下憐之余不能辭潘先生且以先生
習知令君以令君知公與太孺人故按狀而志曰公姓
髙氏諱魁字某樂田其別號也髙之先故廬江人洪武
初諱大者戍寧田衞移屯於獲嘉遂家焉王父璽𤣥父
璽娶於劉而生公公生而樸茂不事雕飾爲文采忠信
愿恪與物毋迕顧其中井井如也世居約有瘠田畝可
二百而耕恒不及嵗役故侵之廼廢箸轉徙貸富人田
强自力稍稍得嵗而父璽母劉皆已老徒手仰公食賴
[294-6b]
授室而得太孺人以儉勤佐公意毋論時時羞甘毳即
褐博粥蔬暄飽無後時二尊人安之若登春臺也既皆
以夀考終後先皆以毁瘠勝然至含𦵏皆成禮伏臈祀
享悲聲動閭左人人稱髙氏孝子孝婦矣公既以至行
得里中聲而黠豪心妬之故蹋公門而詈甚口欲挑為
鬬端公遜弗應異日猶身詣謝之豪故張具欲以嘗公
公竟酒食食無異居恒豪乃内愧折節請交矣衛帥鷙
而貪所部無免者獨跡公過不得公恒言七尺吾受之
[294-7a]
父母奈何輕擲之公庭也故終其身無郡邑逮太孺人
與公俱難子過壯始舉令君而又少穎愛之甚既而心
異之曰家世隠約亡顯者是子也竒殆不類常兒安忍
棄之農乎而㑹村居無博士師有王生者館於中表劉
氏去家三十里而遥俾令君負笈從公時徒歩往往質
王生曰兒子業進乎進矣歸與太孺人相對語而喜可
知也久之令君補博士弟子尋餼學宫間與諸社友爲
文字㑹公必課酒炙以供簪珥之屬太孺人首無幾時
[294-7b]
也令君奉詔推擇升太學得疾燕中邸公馳而挾之歸
悉帑以事醫藥既起而猶有憂色曰兒吾身也亡何令
君舉於鄉矣郡以例優予公冠帶公乃大喜曰吾居恒
覩冠帶者以爲非人間人而遽及我耶第一御之不時
御也獲嘉令以公德而耆賔之鄉飲公逡廵謝弗就曰
一田父奈何用兒子故遂與邑大夫周旋其退讓如此
於是令君再上公車不利意邑邑不樂公笑曰田家得
博士弟子固幸何况餼而陞太學又何况䇿名鄉書且
[294-8a]
若不見獲嘉令榮業且得之第懼不稱耳既而屬疾且
革令君哭而請遺言公曰我何恨所不盡釋然者而未
有子女勉之爲善而已公素好二氏言晩而益篤長齋
㫁魚肉與人語及殘殺輙掩耳不欲聞若報應因果孜
孜乎其味之也太孺人之識與公敵偶其奉佛尤專精
乃其急姻族寛施予有所匄乞未嘗以帑恥辭閫以内
外合轍也太孺人後公八年而始捐館則覩令君成進
士輿從京師之蕭之上海養皆以禄視公大徑庭矣而
[294-8b]
太孺人所以訓戒朂勵廪廪有古賢母風病𤯝以令君
療之明病卞見令君輙解最後病甚不可為與令君訣
大約如公語而加詳且曰吾幸有兒誰為兒兒者今而
後勿急操下勿輕任怒勉之語絶而瞑嗟乎公與太孺
人臨絶之歎可悲也已雖然吾聞活千人者必有後夫
令最親人者也令君令蕭蕭治令上海僅二月耳而又
治又俱儉嵗所全活何啻千人也且也其令當未己所
全活尤未己也何虞於無後令君名進孝公之生以正
[294-9a]
德癸酉得年六十七太孺人生以丙子得年七十三
銘曰二老人其即安於斯逝者穴而存者穀樹穀務滋
穰穰孫枝乎而胡憾之遺乎而
  太學生五齋徐公配陸孺人合𦵏志銘
徐之先以醫著也葢晉有濮陽太守熈者得神鏡經能
立起人死屢傳宋齊時益著且貴而至後宋之紹興中
復以醫著始自汴徙嘉興已轉徙華亭遂為華亭人宣
德中有院使公樞貴至侍從賜金紫然終宦不離醫於
[294-9b]
是益大著而其後稍稍易醫而儒迨公之父南陽公濟
始舉鄉薦再教授大府又迨公而儒道益著南陽公有
丈夫子三公其季也生而穎異稍能屬文有儁聲上海
陸翁者起家嵗薦以貲雄里而僅有一女是曰陸孺人
孺人生而有女德父母絶憐愛之曰非名胄而才者吾
不之婿也既得公大喜曰女有歸矣已而曰吾夫婦有
子矣公遂贅於陸鮮衣甘食遊行傾里中兒甚適也已
補諸生遂又以文髙諸生久之陸翁夫婦相繼死公與
[294-10a]
陸孺人哭之哀喪葬咸庀而陸之族有利其産者謀以
訟揺公公笑曰吾視吾贅直贅耳男子七尺豈藉婦而
立者委之返華亭以久試諸生不利悉槖而游太學西
京馬文莊公汝驥為祭酒試公文而賞異之公以是氣
益發舒悉與其豪長者虎林方九叙新安汪文錫維揚
史起蟄兄弟遊公故善酒又善詩而又善擘窠大書乞
書者户屨長滿公與之飲醇擊鮮亡間昕夕用是名日
加益而帑日損休沐里居避倭亂之呉興鬱鬱不得志
[294-10b]
時有子益孫少敏撫而歎曰若知皇考之所以名若者
乎努力毋以吾為望嘗咏一絶句悲愴婉切聽者私怪
之一日戒益孫毋之外傅趣客與談若訣者客去面壁
西向而逝當是時太夫人尚在堂益孫僅十嵗耳陸孺
人之欲為公死數矣而不忍於存者勉强扶携其老稚
與喪還里中既𦵏歸女於彭太學汝讓公既無所遺孺
人竭心力而終始大計上以共太夫人而下以誨益孫
若忘亡者益孫固敏第不能無少年弄孺人欲笞之懼
[294-11a]
太夫人聞而傷其心乃跪數之曰吾所以忍死為若耳
今乃爾我何以生為當從汝父地下一慟而絶久之始
蘇益孫自是皇恐折節砥礪經術十七試諸生異等諸
生習其文皆儁而益孫顧不得一第至以例游太學又
工古文辭今許少傅張宗伯為祭酒司業大賞異之益
孫所教授弟子東脩及䞇文有餘潤悉以供肥毳而間
不給則藜藿參焉孺人甘之如肥毳也乃其從女貞曇
陽師所聞西方教則一意奉佛茹素愈易共矣晩而善
[294-11b]
忘若嬰兒獨嚮信西方凢六載如一日俄病卒益孫
既小祥乃痛哭曰不孝所以刺促塲屋者冀得升斗之
禄以奉吾母而已且吾安能獨嚮禄囓太學符繻棄之
示不復出或怪之曰是夫也不思以一命榮地下乎哉
或曰彼殆有所慕於曇陽子之道也而太倉有王元馭
元美二先生者先後稱疾有隐名故願一從之而今者
元馭拜相元美亦出副留鑰矣得無悔乎哉嗟夫是非
能得益孫之所為益孫者彼其痛哭而囓繻也天真之
[294-12a]
至也而何所用擬議也且今三呉之賢士大夫少不知
有益孫有司至欲采其行以請者因而知有徐公陸孺
人足矣公之年僅四十五而孺人年乃七十六有子一
即益孫女即適汝讓者孫男二一士晉聘袁一士觀聘
朱女二一嫁彭維昕一嫁方春榮狀其事者唐狀元文
獻志而銘之者則世貞也
銘曰父食母之力而母食子之志又皆以子之名貴然
則釡養而鼎祀爲可廢耶曰惡爲子者各順其際而行
[294-12b]
其是而已
  申玉田先生墓志銘
呉江有申先生者名德君子也為諸生籍籍名塲而竟
以韋布終終之明嵗戊子而其中表甥提學憲使顧君
大典私謚之學宫曰貞靖而手次其行誼至七月而其
子諸生五常奉以謁余曰敢藉手子之一言以為地下
光余謝不敏因讀顧君之狀稱先生孝而徵者五弟慈
而徵者四它樂施而不名急人而不責償徵者亦可數
[294-13a]
然於謚法清白守節寛樂令終無當也且夫私謚非古
也列國而漢始有之若黔婁之康太丘之文範是也然
而張子厚卒門人以私謚請於程正叔弗許也其言核
而信敢以辭諸五常而題其志銘之石曰申先生之墓
申之先自四岳也唐開元中有進士泰芝者凢數十傳
而為呉江州判官順遂家呉江為其邑人又數傳而為
明錦衣經歴廣生按察僉事恵恵生貢士誡娶顧別駕
望女生先生而夭繼娶袁比部鼐女母先生顧之夭也
[294-13b]
先生僅三周月乳媪指襁中戸而示之即啼哭以為驚
也暮携之殯所復啼他日携之殯所又復啼視其淚盈
盈溢於眶矣貢士公乃大異之名之曰孝及長而字之
曰子純先生少負才穎以經生業著又工尺一按察公
凢有疏記酬往必以屬先生逾於自搆歎曰兒鳳毛也
十六補邑諸生試輙髙等明年僉事公卒先生從貢士
公墨而啜粥者三年又代治楳里村墓毒暑分版築赤
日中無倦色貢士公之於喪𦵏得成於其易戚者皆先
[294-14a]
生相之也貢士公性嚴重嗃嗃於家而先生獨婉容屏
氣先其意而逆之最得公懽公嘗病疽背醫禱殫矣
計惟有吮其毒盡或可生先生飲泣而吮之其毒出於
背而入於腹遂昏死家人哭相悔死者未必生生者死
矣先生夢若帝語之曰以而故賜而父生飲之青冰矍
然蘇嘔穢血敗肉數升遂與貢士公俱起矣貢士公撫
之曰而不負而名吾不負名而也公起之又二十二年
者而病嘔血先生不釋衣侍者周嵗其醫禱精專有加
[294-14b]
每承血於盆即茹之不忍棄也然卒不起而王大母呉
宜人九十矣尚無恙先生旦夕慟於殯㡬絶而以間强
盥櫛脩容而入慰呉宜人周視其匕箸乃出出則毁如
故葢三年一日也呉宜人歎而呼曰孝來果不負而名
於是呉宜人亦卒矣先生不以夀考殺哀欲舉兩喪𦵏
以貧故弗克乃痛自抑損麄布單衣蔬食為恒曰余敢
忘余誅畢𦵏而後稍稍復也移所以養大母者養後母
袁袁每見先生輙忻然忘其非已出也先生所以娯悦
[294-15a]
之者百方既晩嵗畏喧而避薄輕身徙梨花堰而留其
子五常等共奉袁然旬日必一朝飲食甘果迭進猶依
依孺子慕也葢邑之人皆稱先生不負其名先生名所
謂孝者也里有誣先生之仲父殺人者仲父脱身跳官
係其婦呉宜人憂之甚食爲損先生挺身出白之讐環
睨莫能難也既白而仲父出就訊竟以其婦俱免呉宜
人始加餐先生又為之資其裝槖之京謁選得倅名州
仲氏茂才小於先生十五年先生撫而教之若子然恐
[294-15b]
失母袁意不敢自處以父也怡怡白首無間矣先生故
受母遺奩具後有女不以授之而以授袁女之當嫁者
曰吾女何敢先先君女再從兄學圽遺其寡嫂孤女先
生力賙其寡擇壻得沈汝貞於貧而以女嫁之沈君後
成進士女亦從貴所謂弟而慈者也先生之婦父曹守
合州而猝中㓂當坐軍正法獄甚急時蜀藩臬皆郡人
而不能得其要領走之故知陳侍御所乞書為居間立
解曹君尚不知出自先生先生亦不自明也顧曾瑜者
[294-16a]
先生綰帶交也坐誣殺人逮損家為辨乃得已呉城廹
水而門每漲輙病涉先生與李令遷梧筴必輿梁輿梁
必藉石而後永李令曰筴之善第費可千金何所得之
先生念溧陽史少卿際富而好行德當過邑袖書緩頰
而説之史公為心動發帑如先生指輿梁成邑人人謂
先生勇於義能先人而後已又多緩急之畧有貧者病
者喪而不能治者急難者咸走趣先生所先生必悉資
力而應之未嘗示難色所謂樂施而不名急人而不責
[294-16b]
償者也弇州生曰顧君之論述云爾蓋遲之五月所而
徵諸邑人信顧君又謂先生風神潔峻辨説揮霍滿坐
風生客至必酒酒行必醉晩居梨花堰東與鷪脰湖接
輕刀短屐唯意是師於古文必左國於詩必杜於書必
晉流譽江左其聲蔚然五常具裒而梓之當亦不誣於
乎俗末而漓矣有孝誼篤行如先生者即癯然一田叟
余忍遺之而况顧君所稱彬彬質文者哉先生卒以丁
亥距其生甲申春秋六十有四始娶即曹繼徐皆先先
[294-17a]
生卒丈夫子三長即五常娶沈次五經娶陳繼徐次維
岳娶黄皆能世其業而五常維岳後先廪於庠女一適
呉之萊孫男四曰璟錫五常出聘葉曰瑗錫維岳出曰
琦錫曰珍錫五經出孫女六俱幼墓在某所
銘曰呉江之域有水秀而土豐者是為申先生之幽宫
不爵而崇其裔必隆
  呉山陸君暨配髙孺人合𦵏志銘
鄉進士陸化淳之魁於壬午也與兒騏葢甲乙云又六
[294-17b]
年而化淳之父呉山君卒苴杖而來謁余白下再拜稽
顙而泣曰父已矣且𦵏矣昔者吾母氏之棄孤也葢二
十有四年𦵏也未及為請志銘也兹將啓竁而合焉敢
徼恵於令子以二尊人之不朽托既而曰天乎傷哉母
氏之賢而天也於其歿知有化淳而已父之才而身弗
庸也則知化淳一公車士而已夫以區區一公車士而
何以慰之地下念今之世能不朽死者唯先生而不忍
於生者亦唯先生是故敢以志銘請以出其手撰事狀
[294-18a]
餘四千言葢一字一淚也覈而詳麗而衷余何以辭按
狀陸之先為漢鬱林太守績其可知者元末有榮三公
從其兄運使榮一公避亂相失竄於常熟之李墓已徙
五渠遂為常熟之五渠人四傳而爲庭璋能大拓其産
有子曰一舟君文落魄不問生計産以日挫至其子西
江君龍則益挫然皆受儒儒不能自致通顯而西江君
復能詩以詩自愉適與楊儀先生相唱和楊先生世所
稱作者君於西江君為適長生而明穎五嵗受書過目
[294-18b]
成誦又能知楷法稍長日記數千言尤好先秦諸子家
語十四試於邑馮令所援筆立就馮令竒之且少之曰
而姑歸進學以俟君大恚恨令實棄我而以好言誕我
耶久之學使者下屬邑有能通春秋三禮者得徑就試
君故治詩乃兼治禮不朞嵗而以治禮稱里中髙公甚
賢其女而才君遂以女字焉是曰髙孺人其後歸君孺
人小於君六嵗其才識性行不啻君配也君之學成而
御史以事去君不獲試追之盡境而弗及復大恚恨曰
[294-19a]
棄我者殆天也而寧詎人也遂束書縱游呉閶為市里
俠擊毬較射倡飲不歸者累年間一歸非久即去父母
故驕之莫能難也最後見孺人孺人痛哭曰而自負之
謂何而今若此且不念二尊人孑孑晩暮乎囓一指示
之曰而不改行者吾視此身猶指矣君感悟折節下帷
習故業以情告西江君西江君曰兒能為張克乎未晩
也携以見故瞿文懿公景淳文懿猶在諸生讀君文曰
可進也君請進䞇文懿曰若猶治詩乎曰治禮矣文懿
[294-19b]
笑曰君禮而我故治詩何以稱子師謝去之君拂然曰
吾復治詩易耳雖然吾自有師胠篋出所束書習之而
仍故業於詩窮晝夜力無間嘔血不減止竟以詩補博士
弟子西江君喜為加餐君曰未也試必高等然至應天
試輙不利而㑹倭㓂大作所過焚剽至君里君奉父母
盡室跳之湖上㓂勢小緩君間行視丘壟而還則無所
蹤跡矣君念父母憂思久之疲極假寐夢黄衣者指而
曰去㡬里某浦非而父母舟耶行求果得之人以為孝
[294-20a]
感事定問故居則已屬之燹矣君與髙孺人謀買傍丙
舍數椽以居父母而身從館師聘稍有贏金以資甘脆而
一日龍忽起捲其丙舍與民居若掃西江君故屬疾以驚
故益甚殆不起髙孺人馳之君館與俱歸道與謀曰殯
殮直若干棺直若干君出囊金曰差足矣髙孺人曰吾
覩舅矣而睨仲氏若有屬者何也得非謂仲氏尚未
娶耶君曰奈之何孺人曰君第行貸妾當助之裝迎婦
及門行禮西江公顧而恬然瞑矣君哀毁㡬絶既與髙
[294-20b]
孺人勉共力喪事而後哭謝曰微子㡬使我先君目不
瞑乃畱髙孺人侍母而復僂行至館教授諸生日益進
資日益寛而獨一母徐孺人之供日益飭甘旨備矣顧
化淳業已漸長謀為置塾師時家指漸衆孺人謀躬督
之勤績絍課耕作以其羨稍置傍畝微潤屋矣嵗時問
遺中表姻戚無失禮間有以緩急叩者不愛簪珥以應
之於是孺人籍籍得閭左聲而以勞故病矣前是君念
母不置自館還省覲徐恒謂汝第畢汝職有婦在何憂
[294-21a]
至是君挾醫歸視孺人已不可起母時亦困老病每哭
孺人輙呼天曰孝婦死我何用獨生後十餘日亦不起
君晝以哭母於堂而夜涔淫涕交頥以泣孺人於草土
也葢三載一日矣既葬除服忽忽不自得曰我所以竭
精力而佔畢者冀得一伸之於吾父母而更何冀哉㑹
化淳已學成補博士弟子髙等乃自顧曰奈何與兒子
輩争少年技也却埽一室穿池其東悉蒔蓮華環之以
竹客至命酒不取豐而取辦竟日不以罍恥告也當孺
[294-21b]
人歿君意不忍復置婦顧米鹽漿炙一切纎細皆屬之
身乃始娶婦陳而少於君不能遽有所寛時喟然曰李
獻吉有言妻亡而後知余妻也豈不悲哉始君之致婦
於仲也寔自孺人孺人當仲童時所以撫教之者百方
葢嘗母事孺人矣及孺人念其有童心也而時時進規
則已不受規孺人猶隠之乃以徐指割其居之半授仲
器物儲偫與均而君自館起居母徐畢必過仲與飲食
而後入寢仲有外費輙市其居君為贖之以歸仲不使
[294-22a]
母徐知也後仲竟廢箸出它徙輙迎之歸為授粲凡再
贖再授粲至晩節竟仲卒不忍離也君既已絶意進取
顧其課督化淳益勤及餼於學宫乃微啓齒曰敏於我
矣及化淳獲儁周視其歌鹿鳴咏驪駒始快然曰先君
生而不得之我者我生得之若矣雖然猶大有事在於
是縱游金陵諸山水已游呉中已㳺錢塘山水且徧曰
吾豈以明得意哉山水吾所夙尚不能出之口今者以
厭吾心耳君强少疾最後飲於郊中寒疾五日而卒卒
[294-22b]
時殊了了四子環侍之而仲化熙時試於學使者補博
士弟子君猶頷之化淳問得無有所痛苦否曰無已而
顧化淳曰汝在吾何言君性雄爽負氣屹屹不可下然
中實寛厚急人而不責報又嚴取予有豪貴人利君故
居者使蒼頭數輩故蹋門詈欲以為訟端時君它出而
髙孺人如弗聞也君歸乃以實告曰彼以强來君以好
往彼尚可正折也君投刺豪貴人坐上坐逆折之豪貴
人面赤謝過不敢復利君居矣顧某者君及門士也為
[294-23a]
讐所困辱讐度顧愞亡能為而獨憚君夜籯金求解君
叱之去卒以顧白郡丞受中丞指督邑賦妄箠格諸生
諸生噪而逐之中丞盛怒廷詰諸生甚厲咸披靡不敢
前公挺身出言丞暴横狀中丞度無可奈何則移色邑
博士使抶之君伏而曰博士威何如中丞中丞不能以
非義詰諸生博士乃能以非義禁諸生乎中丞為屈而
止少時遊吳市中道有遺金俟其主而歸之其主泣謝
願以半酧君竟去弗顧嘗館於富人所而驟灾主人從
[294-23b]
熖中倉皇携金寶授君君頤指兩童子置之書簏事定
俾主人自取曰毋汙吾手也其所行多類此君子曰陸
君奇男子也使以一第假之居安則拮据而稱事遘難
則慷慨以明節不亦磊磊落落哉髙孺人明睿女子也
有樂羊梁鴻二婦風惜皆不遇耳雖然有化淳為之子
而予為之志銘不可謂不遇矣君以嘉靖甲申生夀六
十四孺人僅三十六四子者長即化淳娶周孺人出也
次即化熙娶夏化冲娶瞿化光幼未聘陳出也女一適
[294-24a]
髙明時亦孺人出也孫男二泰徵嘉徵俱化淳出孫女
二尚幼𦵏在陸家灣祖塋之次蓋君志也謂化淳毋以
我離西江君
銘曰穀於室而歸於穴合二十年而離離二十四年而
復合合以兹辰其偕侍若先人以利若之子孫
 
 
 
[294-24b]
 
 
 
 
 
 
 
 弇州續稿巻一百二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