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一百十八


[292-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一百十八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墓誌銘
  南京守備掌中軍都督府事魏國公徐少軒公墓
   誌銘
髙皇帝滌宇宙之塵氛而日月之其功掩干帝王而故
[292-1b]
太傅魏國公中山武寧王為佐命元臣能以盛德終保
其功名而完其身有三子其顯者嗣公輝祖殉節以明
志而次子定公増夀沈㡬以啓祚葢對秉戎政於兩都
為東第諸侯冠者二百餘年而不替噫嘻盛矣識者謂
武寧王之烈非酇絳平陽諸徹侯比也而兩嗣公之後
所以滋大樹惇毋隤其家聲者亦豈諸子侯所可同日
語哉余今者復於魏國少軒公見之公武寧王之七世
孫而太保公鵬舉之冢子也諱邦瑞字廷祥其自稱少
[292-2a]
軒則以太保公號篤軒故公生而醇隆凖盎背肌體
瑩晳踈眉目悦書惇禮太保公享國踰五十年其御閫
嚴諸兒過庭廪廪如也而公尤沈黙削鋒距至於應對
趨走則膚敏便㨗太保公有所幸意㡬移公處其間泊
如也久之始齒太學冑子公進退揖讓與矩度合而貌
又嫻雅諸生目相攝此大将種也而胡以若冕而佩玉
狀又胡以不挟貴也太保公薨公業四十餘慟而毁治
喪葬皆以禮入朝嗣先爵屬國家有鼎革之事公以元
[292-2b]
臣率百官祗迎今上御大寳有紅綺錦繡之錫時人奓
其遇宿衛甫一載上疏請歸養其母童太夫人太夫人
者公生母也嘗夢月入懐而公生公既已得請則改治
官舎盛供張女奴操絃管以共太夫人所以娯悦之者
萬方明年特命主孝陵祀祀孝陵非肺腑戚臣不得與
而仁孝文皇后武寧王女也故婁以屬公父祖至是復
屬公尋僉書南京中軍都督府事公貴甚法不當復佐
府而意安之每當祀則先期薰浴更衣坐齋室却御女
[292-3a]
罷酒四鼓抵陵所候門啓而入稽首肅拜秩如也葢三
載而領其府事奉敕守備留京兵民大小以魏公為家
宇自太保公卒而忽忽若靡所依公拜命之日爭加額
相賀公亦自砥礪欲有所為居二載而病脾且𠻳矣且
疏懇謝得俞㫖而主祀如故久之病良已公於第西因
故圃益以竒石異花日尚羊其間飲醇擊鮮甚適也天
子微知公健飯状即家復起守備領中都督府事公遜
辭有㫖留都守備重任宜用心供職再辭再有㫖留都
[292-3b]
重任卿宜遵近㫖用心供職公猶未露起色三辭三有
㫖留都守備重任卿以世爵首臣新荷簡命宜盡心供
職公始奮曰邦瑞一介武夫耳上徒以先世故寵靈之
我何敢避衰而偃蹇國恩遂强起視事比嵗數困水旱
而丁亥水益為厲以至戊子遂大侵米斛将萬錢民亡
所得食相率假神語為妖以賈衆亂公與大司馬隂公
謀請預給六軍兩月糧以時糴糶價為減而推得首妖
者囊之三木衆心稍稍定時殣莩道相藉而臺安德
[292-4a]
兩鄉暴尸原野間乗暑蒸鬱為癘公割其私帑市隙地
瘞之復覈故漏澤園之侵於豪者還之官俾續其瘞自
是野無遺胔矣公念太保公留守之日長數更夷險卒
以無它及身之日未㡬而罹此侵萬一有卒然變其身
之不恤如世聲何邑邑不樂家宴聲伎十省八九自是
故疾復發而會七月朔强自力陵祀事竣疾益甚公素
習方書好服餌而至是盡屏弗御既革召三子訓之曰
不穀所以有今日者髙皇帝之賜而先中山王之遺也
[292-4b]
蓋旦夕兢兢焉今而後可以見先王地下矣若曹勉之
强為善而已又曰即葬我必大司㓂陸公為狀而少司
馬王公志銘之陸公久能悉我遂薨時戊子之九月朔
也距其生戊子之四月得年六十一啓元配魏國夫人
沐氏之竁合焉夫人黔國公沐紹勛女也先卒有丈夫
子五長維志錦衣勲衛當襲娶故彰武伯楊炳女次維
新娶戚里張守矩女早卒次維叙亦早卒次維學娶錦
衣指揮使髙鳳女次維明娶清浪叅将梁髙女女一適
[292-5a]
武定侯郭大誠孫男三𢎞基聘臨淮侯李言恭女𢎞謨
俱維志出𢎞業聘新建伯王承勲女維學出孫女二尚
幼嗟乎公享國雖僅十八年然已逾下夀再領股肱寄
無公私纎髪譴卒保元吉以終雖武寧王之澤大且永
而公敬承之其道可冺冺哉詩云抑抑威儀維徳之隅
公三子有焉其保家之主也麟之趾振振公子則諸孫
當之矣竊復有聞嗣公輝祖殉節六世而未敢白今天
子始下詔褒顯之特祠金陵為建文忠臣冠而實當公
[292-5b]
有國時以此下見九京不亦大快哉公爲人寡言笑而
内和不與物忤即下寮寒畯必與講敵禮服御無所紛
華嵗入常禄及賜田租取家祀及共給而已不復較贏
積性不喜談人過有犯者寛然容之然至檢飭其下則
精明族衆數千指不聞有魚肉於民若灌氏者家衆數
千指不覩鮮衣怒馬若刁氏者余嘗過大功坊公之門
若水也公薨葢惋而稱無天者傾里矣維志等奉陸公
狀来請誌銘余辭不佞謂大司㓂狀之我何敢加三子
[292-6a]
曰治命也余衰老深於公及大司馬隂公然兩月之間
而哭隂公與公又皆為之誌銘噫余又安能久處此也
葬在武寧王賜墓之隂天子為之下大宗伯發少府金
錢治兆域賜祭十六壇一如太保公銘曰
赫赫聖祖闢滌萬方疇為元勛唯武寧王嗣公承之首
植臣綱保世滋大至公益光左準右繩如圭如璋夙夜
敬恭大祀是襄衮服煌煌八鸞鏘鏘虎旅十萬從公于
行頤指以麾疇敢跳梁粥汝瘞汝毋憾于荒黄屋加崇
[292-6b]
東第從昌公族八百雍容祼將家衆萬指如驥服箱螓
首蛾睂吹笙鼓簧不染不離尚羊頽唐樹玉於庭叢蘭
在堂胡所弗懌正直平康坦然天期乘雲以翔歸魂何
所鍾山之旁少府金錢東園黄腸侍我先君永扈髙皇
天闕峩峩大江湯湯史蘇占之奕世以長
  中順大夫廣東提刑按察副使西華王公墓誌銘
永嘉故多賢士大夫然無有如王氏若忠丞之為惠而
給事之為節故自足烺烺而王氏之賢而著者則無如
[292-7a]
西華公父子兄弟西華公之父東涯公澈有帷幄宻勿
勲敡歴中外晩而好行其徳於鄉且備享人間之樂以
終公於成進士不為晩為郎縉雲叅名藩不為拙甫染
指而去之超然物表暘谷公叔杲始從容出應世以繼
公之志於仕宦之日久其歸亦稍後然皆能自操其出
處之衡不為世法所繩束而世之望二公若太少二室
之對峙攝其巍峩而猶冀其蒸雲雨二公者訖乎莫之
應也今年三月公以夀考終其子鄉進士光藴等卜以
[292-7b]
明年𦵏於石壇山之原而戒書幣以状請曰唯先生素
知吾父敢以誌銘請暘谷公亦寓書曰唯先生之知吾
兄以不榖故敢申請暘谷公故嘗以大叅飭治呉中軍
事余得朝夕焉而用以悉公者也公諱叔果字育徳其
先世瑯琊與余同始至晉而徙山隂唐有大理少卿從
德者轉徙黄巖及宋有惠者復徙永嘉遂定為永嘉人
凡十餘傳而為贈通政公鉦即公王父也有二子東涯
公仕至福建布政使司右叅議而仲子激至國子祭酒
[292-8a]
其通政贈則以祭酒貴云東涯公娶潘恭人年四十餘
未舉子得異夢始舉即公公生而英異甫七嵗工儷語
十三工屬文既長恂恂如也美鬚眉季晳體若不勝衣
補博士弟子學使者合五郡諸弟子試之擢公第一遂
赫然有聲薦鄉書復髙等明年罷會試歸讀書山中其
學益時東涯公方樹先祠輯世譜飭宗法公佐其成
而詳為之説世所傳王氏約者也尋與暘谷公同遊南
太學時程文恭公文德為祭酒而歐陽文莊公徳爲太
[292-8b]
常卿皆以講學名一時致公兄弟為都肄長而稱揚之
公以益有聲凡十載始成進士髙等時所謂中丞者族
父同榜同邸舎日從事時政比詳之業以使事歸覲東
涯公稱觴上夀里人豔之亡何東涯公卒哀毁逾禮既
服除栖遲冢舎者又四載而始謁選授兵部職方主事
明年與視西内工有金幣之賜復以使事歸省墓而倭
事起族父所謂給事德者從義兵與角不勝死之族鳥
獸竄公與暘谷公謀曰不早為儲胥將無族矣亟還朝
[292-9a]
上書願以家槖為城堡以捍賊而完其族報可時暘谷
公猶在公車不復詣請與公捐槖而躬畚鍤之役堡成
賊有䁵睨而已至今頼之尋遷其司員外郎聘同考會
試所得多名士而大司空王廷瞻少司冦張岳李江其
最著者遂遷郎中出閲視薊鎮兵時諸鎮既有帥而昌
平復設一總帥臨之名位相頡頏不能有所控御而煩
費夥且不支公疏請從革所省以萬計有請修戎政志
者例以史官充之大司馬楊襄毅公請以屬公書成進
[292-9b]
之曰京營紀改武選郎中武選最為猥雜號吏藪公至
當注選與諸寮精覈而次第之吏不得有所侮宿弊若
洗滿六載旅謁分宜相相前揖之曰故人子耶葢為東
涯公有故僚誼也公卒不私往以是僅遷湖廣布政司
右叅議過里上疏乞骸骨不許公所治荆西為承天德
安二郡承天上故邸也有先皇之陵在而德安為景恭
王初封國兩地中貴戚畹争挾重魚肉赤子為業公一
切引之以禮不聽則裁之以法竟公任相戒無敢犯者
[292-10a]
詔脩興都志俾公具草上太史公既上而曰此獻皇帝
紀也如志何屬同年髙長史岱以志體别創而資其楮
筆繕寫之費書成郡始有文獻矣地故有郢梁岐三絶
王墳中貴之守者嵗私其媷脩費以千計公悉清裁之
應山災公授煮粥法以啖餓者又爲繕豐樂驛前後割
私帑以贍不煩縣官公念謁陵者䴢至其夫餼皆責之
鍾祥歎曰鍾祥之民盡矣爲請於撫臣俾疏酌道里逺
近如兩京中都以爲謁陵節數多所减郵驛少息肩而
[292-10b]
會分宜相敗吏部以公舊資重甫一載餘擢廣東按察
副使時廣數中倭刼刼兵計大帥呉司馬以公羸弱恐
不任軍旅而重其文疏請以内地學政處之吏部知其
指覆公歸里聽用公喜曰司馬知我唯太宰亦知我遂
杜門不復出部移亟下監司守令勸駕傍午公悉謝絶
之家世奉東里公遺素饒而公雅不問産聽子弟息之
至傾郡公了不知也日食不能時二簋實以蔬筍間一
咀䐹魚乾脯衣僅布素或三澣破則襚之姬妾粉黛一
[292-11a]
不以入目過亦如無曰生不曉名儉寧論奢公府鄉里
之讌不恒設設亦取成禮而已性介慎不妄取予然至
義施亦不廢如飭先祠置外塾廣墓田以教養宗姓之
類公有創而暘谷公成之暘谷公有創公頷而屬其子
光藴成之公居故所城堡而暘谷公家於郡公之郡則
郡嵗徵蜡賔而已暘谷公時時過從公相與談笑寢處
無間十餘年來友于之風藹如也公一無所嗜顧獨
嗜書無一日不開巻於子史百家下及稗官黄衣之説
[292-11b]
靡所不浹第其所專精者六經理性之學居恒謂儒者
類以陸子静先生言爲近禪不知其非禪也頗取朱元
晦先生晩年之説而合之其創故自程學士敏政然其
所評括加精深而又以王伯安先生心之良知是為聖
欲學者惺惺不昧以通乎晝夜之道而知若朱陸之稱
性善求放心其作用雖少殊而出於孟氏者則一性善
故知良求放心故自惺惺不昧三君子之單提直入本
非有二端也當是時泰和胡觀察直大名申考功
[292-12a]
安耿御史大夫定向皆論篤君子頗推公以爲得實際
云然公誨光藴必誠意盡倫砥行毋徒區區口耳爲也
暘谷公治別墅於陽湖窮極山水之勝其偉麗爲江東
冠而公亦於山半故讀書處頗增飭庭宇剔洞壑開陂
塘間從子姓游一觴一咏陶然自適而已暘谷公不飲
而邀客游必甲夜徵聲奏伎客亦豔稱之兩人意各自
得也東涯公開大耋至歿而公猶作孺子慕伏臈享奠
悲不自勝既謝朝事稱不任然至聞一賢者用未嘗不
[292-12b]
津津見眉字也一賢者退不賢者進蹙然有憂色矣故
少羸然以斷欲久神轉王談論夙昔不示倦既感脾疾
猶强起具衣冠及始就枕謂光藴兄弟曰夫人生而
膠膠擾者夢也吾夢且醒矣復何言問體中得勝否不
答已而曰願天生賢者自是戒内子毋得挾婦女入謁
已呼粥粥至猶能盡一甌已復就枕若寐熟者撼之逝
矣公生以正德丙子得年七十有三始公病時宗黨數
百人禱於宗祠及卒奔哭於殯里人哭於門皆盡哀娶
[292-13a]
林安人以德偕老有丈夫子三長即光藴鄉貢進士次
光薦仕爲光禄寺署丞次光普國子生孫男八至元至
充邑庠生至齊至章至亮至褒至兗孫女五所著有永
嘉縣志闕/巻半山藏稿二十巻光藴之狀公行累數千
言余不能盡志志其大者銘曰
不㸃染於欲不琢雕其璞應世之跡若風而連過即湛然
斂其後天以還先天幾不盡秘乃有文言談道者以為混沌
之䝱而談藝者以為大年之權叩之公公俱舍旃
[292-13b]
  朝列大夫貴州承宣布政使司左叅議雲嶽汪公
   墓誌銘
萬厯丁亥故貴州布政使司左叅議汪公卒於家其子
銂以病在苫俾其子諸生淑訓將命而托吾同年友故
唐相國袁君履善紹介而來請曰先叅議之有事於閩
也先大司馬公實臨之舉而登諸剡葢先人之林卧三
十年間念大司馬如一日也而其論文則亟稱歴下江
東以爲畢生不可及葢所稱江東者公也是先人用大
[292-14a]
司馬爲知己而以知己效公公能無報之一言乎已出
履善之狀曰是所藉以志墓中之石者也履善亦汪公
同年也刻深於辭當不妄據而志之公諱垍字仲𢎞故
越國公華之後也至宋而有志髙者遷休寧之旌城至
元而有德璞者復遷其邑之雙溪雙溪去白嶽三十里而
近公嘗讀書其址觀雲而樂之因號雲嶽山人明興郡守
庭輝始起家甲第而其季志寶生武貴武貴生百嵗翁
齊天子異之賜爵公乗有司立坊於其里百嵗翁子曰
[292-14b]
昱起明經司訓饒州後封户部主事封公有三子仲爲
公繼配戴安人出也始封公夢侍其父游木瓜山獲獸
若豸者而生公公少生而美秀瞳子炯然目四嵗能以
智術得盗食者人異之屬偶對立應十三善屬文既娶
補博士弟子多以目疾不恒視書而㝠坐黙解間出獨
行溪山間意豁如也居恒歎曰六經註我寧我註六經
封公聞而恠之以爲何所自與陳公甫之語契又見公
文竒進詰之曰若得無所襲耶公對曰宇宙判而代相
[292-15a]
襲久矣欲無襲者其在泰始前乎封公不能難已從之
饒與饒之名士汪栢歐陽杲輩遊歸試輒髙等久之薦
於應天又七載成進士餉邊歸省時百嵗翁猶健無恙
也綵而服者三世里黨榮之還朝授户部主事無何當
督昌平諸軍餉時敵報傍午諸邊兵悉集以數萬計餉
且不給公至夜漏下矣方且赴撫臣宴而召州三老問
車牛可得若干乗曰千五百喜曰吾計足矣草兩檄使
募民車移餉以就軍而邇者移軍以就餉既發而後赴
[292-15b]
宴撫臣謂計安出公對曰頼公之誨不乏興也葢以次
悉給矣撫臣大歎咤謂古所稱飛輓其以是耶時議以
陵卒衞諸陵者用他屯例請行粮公謂陵卒不徙屯也
且嵗餼之謂何而又益之持之至上疏竟弗許公還以
曉暢爲大司農所悉屬脩會典而十三曹所𨽻悉以委
公纂送史局尋遷員外郎出為福建按察僉事倭卒起
議置軍咸請駐於大州邑以便食公獨謂大州邑去海
逺使㓂得登陸而後攻之是彼爲主我爲客也不若移
[292-16a]
戍沿海要害便議遂定時㓂且犯同安甚廹公料見卒
粗備而無當鋒者有死罪囚陳嘉任等七人在獄黠勇
可將也召賜洗沐與飲食諭以討賊贖死咸感泣思奮
郡守童君爭之謂必且走公曰吾保七人不走即縱七
人死而爲千萬人生計非盩也於是大出兵徼賊而七
人為軍鋒遂大破之斬首三十擒七十二人事聞七人
者咸貸死相率立祠祠公公以嚴制嚚以明禦劇一切
治理流聞久之乃始有先大司馬薦而御史沈君之薦
[292-16b]
語尤異尋擢今官公念封公老而道阻逺不便養上疏
乞休報聞公之官所操舎約畧如閩時而閩人有起家
當大柄者家居時以公斤斤三尺弗善也至是中公考
功法罷公公不知所繇坐歸而奉親訓子削去一切尤
怨凢十餘年而戴安人卒又五年而封公始卒顧謂公
若以章服貴我以音聲人娯我竟我日無不適者又何
言然公不以二尊人之令終而裁其戚蓋哀慕若孺子
也家居三十年時時以目𤯝謝客郡邑之跡可數林御
[292-17a]
史潤嘗疏薦公郡守移文尊稱甚至咸無所報謝其治
家務遵禮法婦子嵗時上夀具衣履毋得絁帛食毋重
味宴毋累席室人衣毋曳地公故有心計其較財貨出
入能析秋毫每語客使我得長國計者當不徒矣而又
能以節儉自裁至課田産無所增加於葢不欲與齊
民争刀錐絶不通居間賕謝諸子姓食指日衆嵗時伏
臈取毋乏而已讀書未終巻輒罷去不欲窮目力故然
於子史靡所不淹通尤好讀易居恒謂文王我師也夫
[292-17b]
子豈欺我哉嘗遇異人受大還時時語子孫吾不幸染
世法今往往陽神不勝識神元氣不勝習氣於冲舉邈
矣雖然吾自有究竟非而曹所知也雖不恒作文間一
命筆滚滚數千言不竭時自謂取師意而已焉能不憂
樂而效人顰笑六十時有以文夀者悉郤之唯領汪司
馬伯玉一叙七十則并謝絶唯草自儆文一首謂封公
七十而侍百嵗翁傷已之不逮養也可念矣素强無病
至七十七而病病方仲春甚劇忽復蘇神色加王逾於
[292-18a]
前至孟秋復委頓不復語而喉間時咿嚘不可辨徐察
之易與叅同契語也寢逾日而卒爲萬歴之丁亥十四
日始娶王繼娶張贈封皆安人三子長銂仕爲賔州判
官王出也次鈦太學生錄邑諸生張出也女二適太學
生戴傳芳張應元孫男十四湯誥先公卒淑訓皆邑諸
生來請余文者也淳誕清議傳諮杭孺武孺憲孺悉銂
出泗論汝詢沂詠汝革淮生悉鈦出臘孺錄出女八曽
孫男九肖老賔老三老觀老重老六老彭老八老九老
[292-18b]
女王任嫁娶者皆名族銘曰
祖百嵗而禰及躬皆開八袠以令逝有子三而孫十四
曾孫九女亦稱是仕而金紫不為不貴生而祭酒於學
歿而鄉先生於祀噫疇能媲之
  明中順大夫辰州府知府石峯程公墓誌銘
當嘉萬間士大夫多輕就而難於去夫輕就難去此亦
人情之恒然使柄事者得窺見之而操其去就之權以
爲籠絡以故士氣日茅靡而不振有一人焉其材足以
[292-19a]
用而未究其格可以復出而不之顧終其身隱約寂寞
而其氣常浩然在易漸之上九曰鴻漸於陸其羽可用
爲儀吉非其人也耶其人爲誰辰州守休寧程公䇿也
公於兄弟間爲仲厥考封主事公益興母曰孫安人嘗
感異夢而生公公少穎俊異凢兒四嵗欲從兄入里社
學父禁之則大哭泣乃異而口授之孝經古詩輒誦五
嵗習書又習數法父戯之曰兒長欲据握算從市魁作
鄙耶公對曰大司農錢穀豈亦鄙也父不能難稍長受
[292-19b]
師禮經改受易其於禮習如故屬文有竒聲至年十四
用易應郡試時學士廖公道南謫判徽見其少而難之
以時義四篇公不屬草頃刻而就廖公大驚賞曰咄咄
程生非而家克勤侍郎復生耶以竒童薦於提學御史
聞人銓銓曰兒固竒毋使早泄不爲偉器自是公屢試
於郡邑往往髙第獨不得志於提學所且冠膚色若凝
脂目若㸃漆秀眉而鬒鬢出入暎帶數人人咸目屬之
而公傍習聲韻之學又善天文數好博奕蹴踘吹簫調
[292-20a]
絃度曲爲新聲所過狎邪諸俠少亡不推挹者而一旦
自悔折節益讀書爲深沈之思然其材亡所發抒父愛
而任之遂能出其槖施棺槥於死者山㓂發公以兵法
約束里中少年禦却之脩其先忠壯公廟次及宗祠又
次及道路橋亭屬大水漂屍蔽溪而下公從家蒼頭悉
收瘞之爲文以奠其辭哀壯懇惻識者以爲勝古祭㝠
漠君文逺甚公又著讀易纂言經世大畧二書其學益
邃用世之具益周遂中鄉試髙等連舉進士肄業工部
[292-20b]
以使歸省覲當夜分有隕星之異公感其事遂著星官
筆記一編往往有洛下閎郭守敬所未發者還朝遇聯
舟汪進士暴死悉帑而賻之又以藥起其里人呉益程
守堅病且爲助其貲費二人皆得官拜公而泣曰此官
公所遺也尋授户部山西司主事先後奉使職咸稱出
督餉大同至甕城驛而敵大入勢且廹時無險峻可乗
公約束吏卒掘塹而守之痛抶一指揮之欲竄者謂其
家人此地吾死所凢三日而敵不至徐致餉歸人咸服
[292-21a]
其膽勇還佐司事因議用商税給民兵公頗言養兵之
費而謀所以練兵而足食者其筴大詳然不見錄而其
偕中貴人監庫藏也一以身先之於出納大有所裁節
中貴人不以怨而曰使我縁而得㢘中人名亦程君賜
也已出督江西漕事畢會丁母夫人憂歸而父封公亦
卒以孝稱小間輙為義已作中星圖視筆記加精服闋
謁選於吏部未即補著三才萃見凡十二巻合十餘萬
言其言天人之理備矣補陜西司主事監大通槁運已
[292-21b]
監大倉庫皆有㢘能稱進廣東司員外郎遂進陜西司
郎中尚書雅重公凡所建白悉以委之兼署廣西司復
署山東司已署廣東司遂并署三司諸用兵之地需餉
而濟者公為料理皆給公所覆章疏前後數十上而其
大者革耗銀亭闗中官吏禄奉搜監收糧解宿弊持長
獻景三陵子粒舊規議稽邊儲請出内庫黄蠟油漆硃
靛付外而蠲民門之供勒有司積穀約束秦韓慶肅四
藩之競禄者行之皆有味獨其止山東營田見若以爲
[292-22a]
畏事而其後營田卒不成而大爲民擾公又上邊務五
事若預催徵以增嵗課嚴開納以通鹽法清耗蠧以足
軍實核屯戍以省輸費廣積儲以防調發識者曰此晁
賈遺意也公既以才重尚書而僅用久次遷知辰州府
至則下教諸邑凡十條又析髙皇帝聖諭約束之毋論
山峒苖咸踆踆趨事矣已復申明鄉約平市儈法繕庫
藏勸農桑處郵傳禁妖巫請停調永保苗兵罷造河梁
蠲免香稻米臺使監司皆欣然行之乃以間飭學宫按
[292-22b]
閲諸生與講經術又勒兵徼取叛酋黄中平土夷争地
俱謂公彬彬質有文武辰故兩𨽻楚貴陽貴陽偏近悉
公治狀以故薦剡亟騰而楚稍濶逺撫臣以喪去有所
望於公遂劾公多文飾而少實用宜調簡僻報可公歎
曰天下郡固有簡於辰者僻則魯衞耳何改調為且使
我仍故武而事爲之上者又當調使我遽改武而媚爲
之上者我有所不能已矣丈夫安能再辱遂即日單車
歸公歸杜門課子讀書不恒出出則傾都聚而相率迎
[292-23a]
詫以爲非人間人其褎然者則羣聚而尊師之談論經
術揚扢今古毋不飽往而公亦不徒出一切好行其德
所表章先誼尤著如定世祠置圭田其傍已記始祖東
宻公遺蹟已復攷臨溪祖墓而樹之石遂為臨溪社又
爲其顯者御史中丞都知兵馬使澐國子祭酒都知兵
馬使淘顯佑侯旭等若干人立勲賢種德二坊最後乃
始誅茅成志樂園廣袤不能當司馬公獨樂之半曰吾
取容膝而已人亦以獨樂擬之公既久卧不起尚書尺
[292-23b]
一下趣之行監司守令勸駕者跡相踵公悉謝絶不應
人意公遂忘世矣然至移臺議貢賦議民兵議治安皆
鑿鑿可見之行要之竟莫能窺其際也公好著述自天性
而尤長於國家大典䇿議論髙竒而不詭道其在郎署
中則已謂獻皇帝不當祔太廟祀建文紀年不可廢壬
午死事諸臣不可不録景帝不可不稱宗爲一編欲上
之不果蓋後二十年而繼公以請者至再三或報聞或
報可然天下莫不以爲的然之論而不知公固先之也
[292-24a]
郎時所撰三才萃見日益之晩年始成合百餘巻又撰
六都黔考用六壬數以占無弗騐者葢終其身著述不
休以至卒僅年五十有七耳公字子揚學者稱之為石
峯先生公有四子曰潞曰澳曰㳙曰淳澳早夭淳出後
於公弟潞涓為諸生而㳙以文章世其業欲求所以慰
公於地下者難其人乃約程之子姓習公者譜為年表
以俟凡十有一年而遊太學乃走謁余於白下而出其表
請據而志且銘之余故嘗耳公一二至是咨於公之郡
[292-24b]
人方司徒𢎞静里人詹吏部景鳳皆曰公之才未盡究
於用其學宏䆳不能測所詣至脱屣軒冕蟬蛻汙濁者
所見一人而已乃志其行而繫以銘其辭曰
贏於天而畸於人不悲其畸不盡其贏翛然返真識者
謂之不以爲身而為子孫世系子姓婚娶具左方
 
 
 弇州續稿巻一百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