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八十七


[261-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卷八十七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史傳
  王驥楊善徐有貞王越傳
王驥字尚徳其先太原家大同之宣寧尋徙束鹿為束鹿
人世世務農至驥而始讀書三十餘成進士驥為人長身
[261-1b]
偉幹多力便騎射剛毅有膽既入仕通法律尤曉暢戎畧
以選授兵科給事中永樂間上神聖羣臣奉職不贍而給
事中職不専封駁論建驥嘗奉命鎮山西兼飭邊備奏蠲
鹽池逋課二十餘萬緡其人徳之尋遷其省按察副使益
以持憲有聲超為順天府事治遷兵部右侍郎前後滿九
載進尚書當是時南北多邊警羽檄旁午兵部最為要重
張本材而亷稍以刻稱許廓僅僅循職而驥代之始振刷
有風望時西冦阿爾台多爾濟巴勒數侵盜甘涼諸邊戍
[261-2a]
殺掠吏人左右副總兵都督任禮蔣貴等勢敵不相下狐
疑莫發於是驥輟部務行邊制詔一切便宜行事是時都
指揮使安敬為偏將黷而怯都督蔣貴都御史曹翼追敵
至魚海子將及之而敬謂前途無水草不可進引還曺翼
言狀上宻勑驥責貴死狀而僇敬軍中以殉驥故秘之而
大㑹諸將方就坐忽揖敬下曰汝奈何逗撓誤大計命斬
敬而謂貴曰公亦當死且責狀以報於是諸將士股栗莫
敢仰視驥乃請分兵畫地自莊浪西南抵黄河東北抵寧
[261-2b]
夏屬都督李安自涼州北抵鎮畨南抵古浪東北抵板井
屬都督趙安自甘州東過山丹抵永昌北抵臙脂堡西抵
深溝壘屬任禮自肅州東接深溝稍東北抵鎮夷西抵嘉
峪北抵天倉屬蔣貴約以賊小至則各自戰守大至則併
力拒敵軍勢遂大振尋下詔任禮為平羌將軍蔣貴趙安
副之而驥特為監督討阿爾台多爾濟巴勒諸進止悉取
驥驥諜敵營狼山等處乃選精騎授蔣貴使為前鋒而自
與任禮等以大軍繼之且與貴約曰勉旃不能成功毋相
[261-3a]
見也貴感奮直前搏敵敗之渡黄河遁去貴等追敗之於
石城敵食盡竄烏拉納地北依阿爾台貴復以精騎二千
五百出鎮夷間道兼行三日夜及而大敗之得其左丞托
囉及禆校百人斬首三百餘獲金銀璽印各一駝馬兵甲
以千計多爾濟巴勒與阿爾台以數騎遁尋暍死而任禮
兵亦至梧桐林得樞宻同知僉院十五人明日至伊濟
鼐地得偽萬户二人以為鄉導窮追五百餘里至黒泉
而還招其平章阿達平并部落數十帳降右軍趙安等
[261-3b]
出昌寧至刁力溝得右丞達嚕噶齊三十人駝馬兵甲
稱是㨗聞貴禮皆進封伯爵而驥兼大理寺卿兼食其
奉尋詔還理部事久之麓川宣慰司任發叛雲南摠兵
沐晟與弟昻討之數不利晟至以憂死而刑部右侍郎
何文淵援舜舞干羽格有苗事請使使撫諭之驥與太
師英國公輔等議以天下全盛而示弱於舊屬小夷
非䇿時中貴人王振方柄國喜功名遂絀文淵說而
命定西伯蔣貴為平蠻將軍驥摠督軍務率副將軍
[261-4a]
李安劉聚等大發兩都諸鎮漢土兵合十五萬討之瀕
行賜驥貴黃金兠牟細鎧蟒繡緋衣朱弓矢驥馳傳至
雲南而貴等兵集㑹賊酋刁令道等以衆三萬象八十
抵大堠州欲畧景東諸處叅軍兵部郎中侯璡等徼破
之驥乃奏上方畧請遣叅將冉保等由東路直取孟定
㑹木邦車里夷兵而大軍由中路至騰衝與保㑹俾賊
腹背受敵從之冬十月驥等抵金齒其别酋陶孟刀門
捧以鎮康降遣冉保等率輕兵五千受之因其衆破昔
[261-4b]
刺寨進攻孟通而驥等以兵二萬水陸攻上江敗其伏
兵遂進圍上江寨副摠兵劉聚叅將宫聚兵亦至因風
焚其排柵遂大破之殺其將刁放戞刁招漢父子虜刁
門項斬䤋五萬餘級上江平遂由夾象石渡小江通髙
黎貢山道移駐騰衝留兵守之取道南甸至羅下思莊
遣指揮江洪等八千人為哨抵木籠山而思任發令陶
孟靠者軍心等以二萬餘衆乗髙據險為七營相救驥
貴遣劉聚宫聚分左右翼縁嶺攻之不下自率中軍進
[261-5a]
夾擊之遂破殺靠者軍心等乗勝進戞賴隴把至馬安
山麓川大震尋敗其象陣於泥溝箐復敗其象陣於永
毛摩泥寨遂㧞之而别將冉保合木邦兵降其夷衆十
二寨車里兵亦降其孟連長官司破烏木弄木邦等寨
斬首虜二千餘級驥等遂進圍麓川縱火焚其門并庫
藏廬舍皆盡俘斬及溺者數萬人思任發夜擕其二子
走孟養以大捷聞仍請留所部兵畀都指揮胡誌九人
分守金齒蒙化等處而是時維摩州賊韋郎羅稱廣新
[261-5b]
王以叛詔驥旋師討之驥曰此不足血吾刄也乃遣偏
師壓其境曰王尚書大兵至矣賊皆潰韋郎羅走安南
傳檄捕之安南王懼斬其首并妻予来獻廣南冨州上
守交惡十餘年不解驥諭之立釋構講命師旋上遣户
部右侍郎王質齎羊酒迎勞數百里外既入見慰勞有
加特封驥推誠宣力武臣特進榮禄大夫柱國靖逺伯
嵗食禄千二百石追封及三代子孫世世承襲賜誥劵
貂蟬冠朝服玉帶白金百兩綵幣十表裏鈔萬貫而貴
[261-6a]
進封定逺侯賞亦如之劉聚等陞賞皆過望士卒賜予
加等府庫為竭而驥以侯伯奉朝請不預兵部政矣蔣
貴果勇善戰雖至大將猶摧鋒䧟堅驥前後皆賴之成
大功而是時思任發尚在竄其子思機發復率其餘衆
往来窺伺乃復命驥摠督雲南軍務率都督同知冉保
都督僉事毛福夀以兵往圖之賜金牌信符便宜行事
驥至思任發復走緬甸索之不獲而思機發衆漸盛不
能制乃奏請益兵詔復遣定西侯貴以兵五萬㑹討之
[261-6b]
然緬甸卒不肯送思任發以思機發致讐為解驥等無
如之何乃縱兵𢷬思機發寨獲其妻子家屬及從賊百
餘戰象十一驥等還京師加禄定西侯嵗五百石驥三
百石其白金鈔幣如初而冉保毛福夀等陞賞亦次之
人頗以驥老師亡見績而中貴人振内主弗恤也而定
西侯亦病死亡何西巡陜西寧夏甘涼等處所至申飭
邊隘練士卒虜不敢犯久之召還㑹思機發竄之孟養
孟養與相比匿不肯捕送於是驥復摠督軍務偕平蠻
[261-7a]
將軍宫聚討之師抵金沙江賊立柵西岸驥作浮梁以
渡一皷破之復連㧞其三柵斬獲萬計然竟不能獲孟
養酋與思機發驥威名故甚盛至是凢三率師南矣而
稍稍損於前一衛訓導詹英者官其地上言驥等輦重
至役夫六百人多散綵幣於其屬使責重報鹵蠻豎輙
閱之以為已役大軍十五萬一日起行因而相蹂踐有
至死者又每軍使負米六斗䟦渉山谷有自縊死者師
抵金沙江彷徨不敢渡既渡縮朒不敢攻攻而失都指
[261-7b]
揮等俟賊解散多捕漁户以為賊俘此何異李宓之敗
而楊國忠以捷聞也上為之下兵部㑹法司議請遣御
史一員直抵其境㑹巡按御史勘報上不許然業已奬
勞驥聚召還京矣至是停奬勞勑勒聚還而改驥領平
蠻將軍討貴州苖獲其稱剗平王蟲冨者檻送京師僇
之加嵗禄百石土木之難羣臣廷劾中貴人振不道株
及驥景帝初召為摠督南京機務位寧逺伯任禮上南
京素習媮戎陣廢弛驥至一切以所御軍法教之為一
[261-8a]
新而大司馬謙弗重也因事解其任奉朝請上雖以罷
驥而内猶嚴之時禁私役閹人俱令籍入宫惟黔國公
寧陽侯得留四人驥獨留六人驥老且八十食肉躍馬
多從女伎供張奉御如王公而㑹武清侯石亨等奉太
上皇於南宫而驥與焉復領兵部事加號奉天翊衛推
誠宣力守正文臣階為光禄餘如故數月復請老又三
嵗乃卒年八十三贈靖逺侯謚忠毅子瑺嗣至今不絶
一孫添尚長公主拜駙馬都尉驥奉太上皇之嵗而文
[261-8b]
臣楊善徐有貞亦封伯
楊善字思敬其先自太原徙而北平後北平進稱順天
而善為順天大興人少補北平諸生不甚通經術而性
沈敏能為人筴事時年甫十七而文皇帝起義兵則已
知善名署典儀所引禮舍人從事睥睨間文皇帝即位
之明年召補鴻臚寺序班二年改鳴贊又四年進司賔
署丞選侍昭皇帝於青宫又八年進右寺丞又六年進
為卿善偉風儀工舉止音吐如洪鐘毎朝謁引進奏時
[261-9a]
上目屬之而又重文翰與學士楊士竒楊榮善既家都
城以積著起貲治居第郭外有園亭花木之屬諸公休
沐有所宴賞則善家若歸又時時饋遺名果餌不絶以
是大得公卿間聲而中貴人亦多好之者卿之十二年
滿考遷禮部左侍郎明年從北征至土木師潰間行達
京師時已六十五矣足胝不為倦敵犯京師以善曉暢
軍事改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使佐于謙營九門外郭以
與敵角數有功進右都御史自侍郎至右都御史皆領
[261-9b]
鴻臚寺事而是時太上皇帝在漠北元旦故事自朝正
出即相率於朝房投謁稱賀善獨流涕曰此何時也太
上皇帝何所而我曹稱賀耶衆愧為之止而朝所遣使
漠北若王復王榮李實皆以庶僚假卿佐以往皆不得
要領而李實得一見太上頗倨而其辭戇然敵始挾太
上請我賂不甚讐欲奉之還而朝意更緩為北敵額森
責王復等非大臣故遣善然絶不為奉迎計亦不予善
一錢而善乃悉其訾不足則貸之中貴人悉益市綺繡
[261-10a]
師比阿錫女紅線釦之類以往既至而額森所使館伴
者来與飲帳中而詫善曰土木之役為何六師抑何弱
也善曰當是時六師之勁悉南征而中貴人振欲邀太
上幸故里一不為戰備故輕以卒予敵而今者南征之
士悉歸可二十萬而又募中外材官技擊得三十萬悉
教以神鎗砲火弩射命中百歩之外洞人馬腹透七札
又用言者計沿邊要害皆隠金椎三尺所值蹄立穿刺
客林立夜度營幕若猿猱而皆已矣置之無用矣問何
[261-10b]
以言無用曰和議成方且懽飲若兄弟而又何用也因
賂之其人悉以語額森次日善入謁乃大賂之額森喜
坐定善乃前責之曰太上皇帝朝太師所使使必三千
人嵗必再即稚子亡弗賚者金帛器服絡繹載道而太
師乃背盟好而見攻何也額森曰然則奈何削我馬價
又予我帛時有剪裂幅不足者我是以攻汝善曰非敢
削馬價也太師之馬嵗益増價亦不繼而不忍拒是以
㣲損之太師自度價所得比前孰多額森曰者其稱者
[261-11a]
猶云是也善復曰帛有一二剪裂幅不足者諸通事為
之也事露而誅矣即太師所使進馬有劣弱而貂皮敝
豈太師意耶額森又曰者善因復進曰太師之攻我兩
矣所磔殺刳剔以數十萬計而太師之部曲寧無有血
吾刃者上天好生太師獨好殺夫是以數有雷警今者
能奉太上歸我和好不絶器幣溢於穹廬而黎庶彼此
俱逸不亦快乎額森益喜曰者者因謂善歸而太上皇
帝有重寳来購乎善曰太師得重寳而歸我太上皇天
[261-11b]
下後世謂太師貪重寳也歸我太上皇而不索重寳天
下後世以太師貴信義而賤貪黷令名奕奕何况我之
徳太師無已而重寳以漸繼耶額森大恱曰者者遂以
善見太上皇善再拜進醪糒問萬壽侍立不敢坐額森
數目太上皇太上皇謂善太師與汝坐則坐善頓首辭
曰君臣之禮雖草野寧敢廢哉額森嚙指顧其下曰咄
咄汝曹中國禮乃若此遂以輕騎奉太上皇與善歸歸
而上以非初遣㫖薄其賞僅遷左都御史仍令寺事而
[261-12a]
大司馬謙心許之其從行子弟有得官者易東宫加太
子太保時太上皇在南宫元旦朝正出復且修投謁善
復泫然曰太上皇不受賀何我曹乃相賀也識者益稱
之善始事中貴人振後更事中貴人吉祥等而與石亨
比㑹景帝病善伺知亨吉祥有迎太上皇謀遂與之合
而發南宫錮太上皇即位論善功封奉天翊衛推誠宣
力武臣特進光禄大夫柱國興濟伯尋加號守正改文
臣嵗禄一千二百石予誥劵世世承襲改領左軍都督
[261-12b]
府尋加禮部尚書兼領部事有四子一為勲衛一為指
揮僉事一為千户一為鎮撫而從子及養子官錦衣者
復四人旬日之間恩賜赫奕所陳請無不允㡬與石亨
張軏埒又嘗隂薦李賢入内閣而定襄伯郭登故有㡬
㣲於上亟疏善使邊功請位之三公獲以身免於是亨
吉祥忌之稍稍間於上漸踈絀而明年善亦卒矣年七
十五贈興濟侯謚忠敏子宗自勲衛襲四嵗例奪爵為
金吾衛指揮使孫増尚公主授駙馬都尉善雖負才辨
[261-13a]
以巧取功名而憸忮多岸谷其為序班坐事下獄庶吉
士章朴亦坐事下獄與相狎言家有方孝孺集時方窮
治孝孺黨善從借觀而宻奏之上遂誅朴而復善官最
後于謙王文之僇而陳循等之竄皆有力焉善死或云
見謙文為祟而李實者時以右都御史撫湖廣中㫖奪
職為民
 
 
[261-13b]
 
 
 
 
 
 
 
 弇州續稿巻八十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