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八十


[254-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八十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史傳
  中山王世家
中山王徐逹者鳳陽人世業農至逹而少有大志好武
事逹為人長身高顴赤色沈毅剛决其儕伍咸莊憚之
[254-1b]
時郭子興據濠梁稱滁陽王而高帝為其部帥用事逹
杖劒往從之一見語合收置麾下嘗從畧定遠張家堡
得其兵三千人已又從襲横澗山寨得兵二萬人時逹
年二十二矣所委使必効而又時時以王覇之畧進高
帝大悦曰此國器也授鎮撫俾位諸宿將上尋從破元
兵於滁州澗再從取和陽拒殱其援師皆有功而賊帥
孫德崖來與子興合已復有隙軍且閧高帝乃馳单騎
往撫之為所執而子興前已誘執德崖於是逹請以身
[254-2a]
之德崖軍代曰歸我朱公子我亦歸而孫帥高帝始得
脱而子興業飲德崖酒縱之返逹亦得脱㑹滁陽王死
高帝為大帥逹益重從下俞通海等水寨與曼濟哈雅
相距逹别率精兵數千取溧陽溧水二城㫁其肘諸軍
前薄曼濟哈雅軍大破之從渡江㧞采石搗太平與常
遇春皆為軍鋒冠而逹獨叅預宻謀進止尋從破擒元
將陳額森復大破曼濟哈雅乗勝下集慶路高帝稱吳
國公欲將逹而少之乃㑹諸將陽責逹等以不能戢下
[254-2b]
召軍正使定罪逹等頓首請死乃赦之而命逹率諸將
攻鎮江一鼓而下走苗帥旺扎勒僇平章鼎鼎號令明肅
城中偃然不知兵逹自是專為將矣置淮興翼元帥府
於鎮江逹領之時張士誠王平江誘我䧏將陳保二以
叛遂發舟師自常州來逼逹禦之敗其軍於龍潭追奔
至常州請益師于高帝曰賊窘矣可破而有也上以兵
三萬益逹逹乃分其軍為三薄常州而壘士誠之弟平
章士德以卒數萬來援逹與諸將計曰士德勇冠軍且
[254-3a]
狡未易力勝也去城十八里為三覆以待而别選鉄騎
属總管王均用將之乃前徼士德兵既交均用鉄騎横
其中堅陣亂士德走遇覆馬蹶獲之遂大破其軍殺鹵
以萬計進圍常州不下高帝乃故奪元帥逹以下一官
而賜書逹曰虐䧏失陳保二老師孤城吾所以重過將
軍也將軍勉思補前過大善不者三尺不貸汝因復益
以精兵二萬而新附長興卒七千人從其帥叛䧏士誠
逹乃殺圍合四營兵為二以相救佯示弱狀士誠兵直
[254-3b]
攻逹逹縱兵大戰而外營常遇春來應夾攻大破之凡
五月而常州下逹别將輕兵取馬䭾沙以為靖江縣進
攻寧國府破走其將謝國璽寧國守臣楊仲英等堅守
不下高帝以大兵繼之仲英䧏得士卒十餘萬人馬二
千疋復以輕兵狥宜興縣别道下常熟距平江不百里
而軍平江大震已復與平章邵榮圍宜興分兵塞太湖
口援道絶宜興下時高帝以重兵定婺處將畧有浙東
諸郡而陳友諒之大將趙普勝以兵䧟池州復進據摐
[254-4a]
陽水寨數往來窺伺高帝念不及援而逹遣其將選精
卒襲敗之普勝棄舟走復追擒其部將獲艨艟數百遂
復池州捷聞高帝大悦謂㣲逹何以紓我内顧超拜奉
國上將軍同知樞宻院事亡何高帝取無為州逹以兵
自無為夜掩浮山寨破趙普勝之别將胡總管於青山
窮追至濳山復破斬陳友諒之郭叅政下濳山分兵守
之逹還鎮池州而高帝諜知陳友諒且犯池命僉樞宻
院常遇春以兵來助使使語逹友諒旦夕至則重覆於
[254-4b]
九華山之下而掩其後可盡取也逹乃與遇春筴選卒
萬人伏九華友諒至盡鋭攻城城中伐鼓大噪伏盡發
而城中兵應之遂大破其衆斬首萬餘級生獲三千人
遇春曰此勁敵也不殺為後害逹不可以狀聞高帝報
使者天下戰方始毋多殺多殺是逆距之也而遇春則
以夜阬其十之九上不懌命悉縱其三百人歸友諒而
曰此吾不壹將之故也逹自是專為大將矣陳友諒既
䧟我太平遂盛兵壓建康高帝設奇大破之逹時將南
[254-5a]
門外兵功最多遂與馮國勝等追之及於慈湖縱火焚
其舟至采石復躪其黒旗軍復太平遂取安慶尋從高
帝取江州陳友諒走追破之别將兵屯漢江之沌口遏
沔陽戰艦進中書省右丞洪都降將祝宗康泰反大帥
鄧愈走逹以沌口軍還討定之宗走死檻泰送建康逹
移兵圍廬州而亡何友諒失洪都而憤悉其衆來爭樓
船高數丈圍之數百重高帝亦悉師溯流逆之趣召逹
自廬來㑹與友諒遇於鄱陽湖逹先諸將蕩其前茅殺
[254-5b]
千五百人獲一巨舟而還軍威振既而逹舟深入中敵
火撲之更進戰復破敵而退時友諒兵尚盛㠶檣後先
不見際高帝憂之謂左右即不利柰彼乗勝何既而曰
得之矣吾以逹留守緩急可百全也夜以兵符授逹飛
舸還建康逹至申約束嚴斥堠示以鎮靜若不知有外
兵者而高帝已破誅友諒矣師還即吳王位置中書左
右相國正一品時猶仍元故尚右而逹為左相國拜日
上召而諭以元政之所以失且用怠終為戒逹等頓首
[254-6a]
謝復從平武昌還復諭逹等以更渉世故則智明久厯
患難則慮周今者紀綱法度粗若有緒顧其間或未盡
善諸公宜執正論為更張毋使有既往之悔於是逹與
右相國李善長相與孜孜推明之稱畫一焉亡何率兵
討廬州左君弼君弼走安豐遂取廬州獲其驍將張煥
以君弼妻子送建康進兵下安豐君弼走汴梁亡何率
兵狥友諒属城之在荆湘湖南北者兵至荆州友諒守
將姜珏䧏遣叅政傳友德狥夷陵歸州守將楊以德楊
[254-6b]
興先後䧏狥潭州土酋易華䧏狥辰州守將周文賁不
降破之文賁走狥寳慶守將唐隆如文賁破之隆走湖
湘平召還大㑹師建康計所討率常遇春等以水陸兵
狥張士誠淮東郡邑首克泰州得其將九十兵五千遂
狥興化䧏其敗將李清㑹張士誠犯宜興以都督馮國
勝攻圍高郵常遇春攻淮安别將守泰州而逹率中軍
精卒渡江走宜興破擒士誠兵三千餘宜興圍解國勝
中高郵守將詭約䧏使使入受之皆見殺上怒撻國勝
[254-7a]
而趣逹移兵㑹攻克之俘其將帥千餘人卒稱是復移
師㑹常遇春攻淮安破其左丞徐義兵於馬騾港獲卒
三千舟百艘遂進薄其城守將梅思祖䧏獲兵萬餘馬
千五百疋粮四萬石元將樞宻同知陸聚舉徐宿二州
以歸時安豐復為元守逹進師取之獲其右丞錫都走左
君弼元將珠展來援大破之獲其兵四千馬千疋大相
庫庫特穆爾窺我徐州逹復大破之所俘斬萬計淮南
北悉平高帝與諸將相謀討張士誠右相國善長以士
[254-7b]
誠兵尚強饒蓄積請緩之逹持不可曰張氏汰而苛諸
大將李伯昇軰積子女玉帛旦夕人耳用事者黄蔡葉
三叅軍白面書生易與也臣奉上威德以大兵蹙之當
自潰上大悦曰子吾身也以左相國逹為大將軍平章
軍國重事遇春為副將軍率師二十萬討士誠禡於龍
江進逹等諭以毋虜掠毋殺僇毋發丘壠毋毁廬舍又
戒之曰士誠能以吳歸命者必全之吾聞其母葬閶闔
之外墟毋據而芻牧也時副將軍遇春欲徑擣平江上
[254-8a]
曰不然賊分其衆駐吳興錢塘以自輔我頓兵堅城不
克而招二輔之援非計也先攻吳興便乃悉舟師自太
湖趨薄吳興士誠之右丞張天騏叅政黄寳院判陶子
實分道出戰逹亦分兵應之而遣驍將王國寳以長槍
軍扼其歸路黄寳敗走遇春扼之而獲其從卒多死天騏
等餒遂退其司徒李伯昇潜兵以入逹復敗之遂圍其
城五太子及其平章朱暹僉樞宻吕珍以兵六萬來援
屯城東之舊館逹遣遇春等為十壘隔之復敗右丞潘
[254-8b]
元紹兵士誠自以兵來援逹逆戰大破之獲其戴元帥
及甲首三千士誠走復破其同僉徐志堅獲之鹵甲卒
二千復破潘元紹之赤龍船於平望鹵其軍資甲伏皆
盡復大破舊館之援兵五太子及朱暹吕珍䧏盡得其
全師六萬以狥左丞張天麒等降李伯珍亦降吳興下
遂下吳江州從太湖西出平江城南七里破鮎魚口山
柵復敗其兵於尹山橋遂悉水陸兵薄平江逹營葑門
分兵營婁胥閶盤諸門築長圍木塔與城中浮屠等為
[254-9a]
别築臺三成曰敵樓下瞰城中纎悉皆見尋使使之建
康請事高帝賜璽書勞之曰將軍自昔相從忠義天性
沈毅有謀端重且武用能遏絶亂畧消弭羣雄今剋期
來請事事取禀命將軍之忠吾甚嘉之然將在外君不
御乃古道也自後軍中緩急將軍便宜行之勿以聞松
江降尋為其豪錢鶴臯乗間殺攝守以叛衆至三萬人
逹遣兵討平之誅鶴臯平江城堅難卒㧞而莫天祐時
為士誠守無錫相唇齒其將楊茂善泅數從水中消息
[254-9b]
逹徼得釋而厚賞之以為心膂使往來為間因盡得其
虛實士誠廹乃自出兵戰復大敗之士誠馬驚墮水幾
不救肩輿入城而其弟丞相士信張幕城上踞銀椅進
秋桃未及嘗而飛礟碎其首士誠氣益奪久之逹諜知
城中困乃勵士鼔而破葑門遇春亦破閶門新寨其樞
宻唐傑等皆降遂大潰士誠收其餘兵二三萬巷戰復
潰馳歸拒門自縊久之蘇檻送建康卒以縊死逹之將
破城也與遇春約曰師入吾營而左公營而右將士人
[254-10a]
予一牌曰掠民財者死毁民居者死離營二十里者死
師入而民不知有兵食寢互市如故竊相咎曰奈何久
抗王師逹乃遣輕兵渡江下通州歸獻俘於㦸門進封
信國公賜綺帛改官儀尚左逹為右相國尋改相國為
丞相逹為右丞相亡何議北伐平章遇春請直擣元都
執孱主以臨天下高帝曰壯哉而昔所畫下平江筴也
吾欲先取山東撤其屏蔽旋掩河南㫁羽翼㧞潼關而
守之天下形勢入我掌握不待鏖牧野而元都下矣鼓
[254-10b]
行而西雲中九原以逮關隴可席捲下也逹曰上筴之
善高帝顧曰兵法以廟筭勝者得筭多也卿其識之於
是信國公逹為征北大將軍鄂國公遇春副之禡於北
門七里山大㑹諸將謂諸將軍非不健闘然能持重師
有紀律戰勝攻取得為將之體者毋如大將軍逹又謂
逹閫外之寄汝實任之兹行進取必自山東始大將軍
至淮諭沂州帥王宣與其子信請䧏既而叛襲走我使
臣徐唐臣等逹怒急攻下沂州僇宣與其叛黨十餘人
[254-11a]
王信走高帝勞大將軍逹賜書曰將軍今何嚮嚮益都
則必以兵扼黄河㫁其援即不嚮益都西取濟南濟寧
二郡便兵難隃度其在將軍吾不從中制也金火二星
㑹於丑分後火逐金踰齊魯以時進取毋失逹遂率兵
攻圍益都降其平章拉必遂狥濰膠壽光臨淄等諸州
邑因兵威諭䧏樂安淄川守將前後得將卒萬二千粮
二十餘萬石移兵下東平籍其兵民五萬進次安山獲
右丞杜天祐等粮艘百五十餘逼濟南走其大帥托音
[254-11b]
特穆爾獲將卒二千八百進逼濟寧走其大帥陳平章
以都督張興祖守之遂與副將軍遇春兵合取東昌所
属州邑皆下敗元少保伊蘇兵追奔八十餘里擒其大
將藉山東城邑俘獲軍實之數上之高帝即大位立皇
太子逹兼領太子少傅授銀青榮禄大夫上柱國録軍
國重事丞相公少傅如故予告所以推楊勲畧甚至至
比之太公鄧禹云逹以大兵渡陳橋取汴梁時左君弼
竹昌皆走之守將國公李克彛所克彛謂君弼公在廬
[254-12a]
數與南師角若何我悉麾下授公能與之戰否君弼曰
是未易當也有徐相國者善用兵我見之輙膽落何能
戰克彛乃驅兵民夜開門北走而君弼與竹貞率所部
迎䧏大軍入其城遂由中灤進畧洛陽遂抵塔兒灣元
將詹同托音特穆爾以兵五萬來拒副將軍遇春突斬
其前鋒逹麾兵乗之南風驟發塵起呼聲動天地元兵
潰追奔五十餘里俘斬無筭洛陽大帥梁王阿嚕威以
其金印從吏民出䧏河南平阿嚕威者故潁川王察罕
[254-12b]
特穆爾父也逹乃遣副將軍遇春狥嵩州都督馮宗異
康茂才狥陜州福昌陳許諸守帥皆請䧏遂西克潼關
而守之遣使之太原諭䧏元丞相庫庫特穆爾遂狥號
州毛葫蘆諸寨致其兵自益庫庫來報聘以白金文馬
為饋受馬反金送其使建康高帝聞逹等平河南為幸
汴梁以待之居十日逹自軍謁行在上置酒勞之曰將
軍哉忠爾忘身國爾忘家斯之謂歟河朔士民忍倒懸
以待將軍將軍宜以時進兵建勛立業此其日矣逹與
[254-13a]
諸將頓首謝既退復召逹問計逹對曰大兵平齊魯掃
河洛庫庫自保之不暇而敢離其壁我西據潼關李思
齊張思道魄奪逺竄元都卒旅且駭逸耳誰與為臂指
者臣不佞仗天威取之如拉朽因復奏曰師進而彼北
奔不窮跡之將為異日憂上曰元世祖乗氣運而王我
中國今衰矣彼且自澌盡何煩我窮兵出塞之後固守
疆圉防其侵軼可也逹遂拜命次河隂副將軍遇春來
㑹仍移頓陳橋高帝畫陳圖以賜調益都徐州濟寧諸
[254-13b]
禆將悉集逹復入汴梁辭已分兵狥河北右丞薛顯叅
政傅友德兵至衞輝攻之平章龍二走彰德追之至彰
德龍二復走遂併取彰德尋取廣平大將軍逹駐臨清
分遣傳友德開陸道通歩騎都督顧時濬河通舟師遂
前下德州常遇春張興祖兵悉㑹取長蘆滄州擣直沽
據之作浮橋以濟師丞相伊蘇不戰走元都大震抵河
西務敗其平章阿爾格等獲士馬無數遂進抵通州與遇
春夾河而軍逹軍東岸遇春軍西岸遇春敗其西岸兵
[254-14a]
擒國公巴延特穆爾等諸軍入通州夜三鼓元君及其
后妃太子開建德門以其車服重寳逃踰五日逹進師
填濠入陳兵登齊化門執其監國淮王特穆爾布哈居
守太尉左丞相強通平章徳勒必實保賽音布哈右丞
張康伯御史中丞瑪爾通等數以奉職無狀且不先納欵
僇之封府庫籍其圖書金玉楮幣以兵千人守宫殿門
使宦寺監護其宫人妃主給餼廪無缺吏士一切安堵
市不易肆已遣指揮華雲龍經理故都城垣右丞顯叅
[254-14b]
政友德平章曹良臣都督顧時率驍騎偵邏隘口楊鎮
撫以舟師守直沽捷聞詔逹與遇春定山西遇春以兵
先下保定尋下河間下真定而右副將軍宗異已定懐
慶度太行取澤潞大將軍帥大兵繼之使右丞顯叅政
友德以鉄騎為前鋒畧平定州而比時庫庫特穆爾兵
方自保安謀隃居庸關撼故都逹聞之謂諸將曰庫庫
兵逺出太原必虚北平孫都督擁六衞之師足以抗禦
我直抵太原覆其巢所謂批亢擣虛也太原下擴廓不
[254-15a]
戰潰矣諸將皆曰善遂以輕騎前抵太原而營庫庫還
軍來救鋒銳甚副將軍與逹計以歩兵未集而輕與勁
此危道也敵不解遠斥堠固營壘可掩而取也逹善之
而㑹庫庫部將呼必瑪勒者來約降且請為内應乃選精
騎衘枚夜襲之庫庫方然燭使二童子挾書以侍卒聞
警倉皇不知所為跣一足乗驏馬以十八人走大同呼必
瑪勒降逹次日建大將旗鼓按其營得甲卒四萬馬四
萬疋兵乗勝之大同庫庫遂走甘肅復遣顯友德以歩
[254-15b]
騎徼破賀宗哲於石州而身率兵自霍下平陽河州府
山西悉平遂渡河鄜城守將迎䧏克同州留兵戍之趣
鹿臺時奉元為都省而平章李思齊據鳳翔張思道與
孔興圖魯卜據鹿臺各有重兵以衞奉元而思道等聞
逹兵至三日遁逹遂進渡涇渭至三陵坡父老千餘人
出迎逹撫慰之遣左丞周凱入申約束明日師進奉元
其約束如下故都時秦民大悦以奉元為西安府副將
軍兵逼鳳翔李思齊走臨洮鳳翔下逹與諸將議所攻
[254-16a]
皆以張思道才不如李思齊慶陽易於臨洮請先由豳
州取慶陽後度隴攻李思齊於臨洮逹曰不然思道深
壁固壘城險而兵精卒未易㧞也臨洮北界河湟西控
井絡地富而人衆以大兵蹙之思齊不走絶徼則有束
手降耳思齊降全陜皆我有矣遂决筴度隴克秦州走
其將吕德張義至鞏昌總帥汪凌沁布平章梁子中商
暠等䧏遂遣馮將軍以天策羽林諸衞驍騎逼臨洮李
思齊䧏得其衆十餘萬乃以兵攻靖寧走知院杜拜布
[254-16b]
哈度六盤山襲走豫王盡獲其部落重使使喻慶陽
張思道懼而留其弟良臣以兵守而從輕騎跳之寧夏
遇庫庫特穆爾為所執良臣聞之使使納欵逹遣右丞
顯率騎士五千歩卒六千往受䧏良臣自疑以兵來者
豈其捕誅我乃佯為蒲伏道左獻牛酒而夜襲之顯被
傷走逹怒甚即日以大軍圍慶陽而分布精騎使平章
俞通源畧其西都督顧時畧其北叅政友德畧其東都
督陳德畧其南慶陽援路絶逹進逼西門矢石雨下不
[254-17a]
為動良臣出兵盪麾壯士摧敗之悉捕斬其伏聽及請
援者已復徼其兵出採汲者悉獲之良臣懼登城請降
不聽復遣兵擊破庫庫之救者哈札爾圍益急其平章
姚暉等開門納師良臣父子投於井岀而斬之并誅其
黨二百餘人陜西悉平詔逹還京師第功宴諸功臣以
逹為首稱其攻取山東河南燕冀秦晉等處州郡克敵
致勝振揚國威撫綏軍民得大將體賜白金五百兩文
幣五十表裏且大論封而㑹庫庫特穆爾覘逹還遂悉
[254-17b]
兵襲我蘭州不克尋敗我援師殺指揮使于光時左副
將軍遇春卒上乃還逹大將軍印而以平章政事李文
忠代遇春分兵為二大將軍自潼關出西道擣定西以
取庫庫左副將軍自居庸出東道從大漠取元嗣主逹
受命即日行遂至定西庫庫退屯車道峴逹進師逼之
駐沈兒峪隔深溝而壘日數交庫庫發精兵千人由間
道從東山下潜刼東南壘舉軍皆驚擾左丞胡德濟倉
卒不知所措逹自率帳前卒擊之敵始退德濟故功臣
[254-18a]
越公大海子也逹械之送京師而斬其部下趙指揮數
人以狥餘衆皆股栗明日逹乃整兵奪溝而戰以身先
諸將士諸將士毋不奮前角者呼聲動天地遂大破之
川北亂塚獲其郯王濟王閻國公平章哈扎爾和爾齊
等文武僚属千八百六十餘人士卒八萬四千五百餘
人馬萬五千三百疋槖駞驘驢牛羊以鉅萬計庫庫脱
身與妻子以十餘騎遁沮黄河得浮木以渡遂由寧夏
奔和林德濟械至京高帝釋之而以書諭逹謂將軍自
[254-18b]
效衞青不斬蘇建耳獨不見穰苴之待莊賈乎將軍誅
之則已不誅吾且念其信州諸暨功不得不曲赦以伸
吾不忍自今而後將軍毋事姑息逹既已破平庫庫乃
使鄧將軍因兵威脇降西蕃而自攻興元復取之㑹左
副將軍亦以兵襲應昌盡得元嗣主之嫡孫后妃將相
寳玉士馬車服無筭先後露布聞詔振旅還京既至高
帝為幸龍江勞之所以慰賜有加授開國輔運推誠宣
力武臣特進光禄大夫左柱國太傅中書右丞相叅軍
[254-19a]
國事進封魏國公嵗食禄五千石予告及鐵劵免三死
子免二死仍世世勿絶賚文綺帛百疋是嵗辭判省事
右丞汪廣洋代之明年復佩大將軍印鎮北平以便宜
徙山後順寧等處軍民戸三萬五千八百口一十九萬
七千餘籍為軍者給月廪為民者給田以耕凢置屯二
百五十四定墾田一千三百四十三頃北平軍府之用
皆賴之十二月受詔還京師十餘日高帝召逹與曹國
公李文忠宋國公馮勝宴射而賜之交阯弓五十彤弓
[254-19b]
百因諭之曰古者諸侯有四夷功賜之弓矢逹等謝上
若注意者再歸而相謂天下甫息肩得無又有大興乎
甫旬日而高帝御武樓與計邊事曰庫庫游魂尚出没
奈何逹乃請曰亟發兵阬䜿子耳度兵幾何曰十萬足
矣上曰吾予爾十五萬騎大將軍出中路文忠以左副
將軍出東路勝以征西將軍出西路將各五萬騎轉餉
私役者不與焉逹抵山西境都督藍玉為前鋒敗其游
騎於野馬川復敗庫庫於圖喇河庫庫遁與賀宗哲合
[254-20a]
而拒我師於嶺北時師數發而心易敵驟與之戰不
利死者萬餘人逹固壘而收之故徹侯功臣無死者敵
亦不敢入塞而偏將軍湯和遇它敵於㫁頭山亦敗左
副將軍出塞至口温雖少利而道逺乏水其後軍亦為
敵所掩失徹侯曹良臣大校數人然得其士馬輜重畧
相當獨征西將軍與副將軍友德至西凉屢破敵盡收
其妻子以私匿馬駞故賞不行而上以逹功大弗問也
自是逹連嵗出鎮北平嵗行盡即召還上將印賜休沐
[254-20b]
以時宴見懽飲有兄弟稱而逹愈恂恂恭謹嘗從容謂
徐兄功大未有寧止欲以吾吳時舊邸居若逹固謝不
敢一日與之邸強沃以酒醉而覆之被舁卧正寢醒而
驚輙俯伏階下呼死罪上益悦命有司治甲第表其坊
大功曰令天下後世毋㤀爾逹長女得尚燕王王高帝
愛子也國于北平故逹歸將印之不踰月輙復之鎮時
北敵漸裒弱而亦畏逹威名稀敢復犯邊逹亦戒守邊
者唯繕城戌簡士馬謹烽堠而已毋得輕徼外功啟釁
[254-21a]
故終逹之鎮北平十餘嵗兵民熈熈有太平色燕王有
三子皆逹女出親為王舅與天子夷軰而見必執臣禮
不少間王以是心念之又得其用兵法所練士皆選後
從王起靖難立大勛績要非偶然者胡惟庸為左丞相
憸而貪以逹元勲貴重欲因以内好逹惡之不答則賂
逹閫者福壽使為間以圖逹福壽發之逹亦不問惟時
時為上言惟庸不可過委過委必敗後惟庸反高帝以
是益重逹而其後自北平疽發背小愈上使逹子允恭
[254-21b]
視之賜璽書謂今九夷八蠻大者畏力小者懐德非將
軍何以臻此且召之歸疾益甚高帝憂之為延致天下
名醫復禱於山川社稷城隍之神願假大將軍息數載
以寧萬姓吾他日與之同往竟不起年五十四高帝袒
跣奔逹寢撫屍而慟尋輟朝愴然謂羣臣大將軍為朕
股肱心膂僇力行陣東征西討削平羣醜克濟大勲邇
者太隂婁犯上將萬里長城一旦奪之悲夫盡心國家
為社稷重者寧復有大將軍吾何以報之但著其勲烈
[254-22a]
宣于金石永垂不朽耳贈逹中山王謚武寧追封其三
代皆中山王而手書其混一區夏奠安神人之功於墓
道且曰婦女毋所愛財寳毋所取忠志無疵昭明乎日
月惟大將軍一人而已自逹薨高帝所授大將印獨宋
國公勝凉國公藍玉而潁川矦友德以功進封公其受
脤亦數然上待之不能如逹諸所飭厲唯稱中山王或
中山開平二王而燕王即帝位為太宗舉中山王以勵
諸將軍者不一逹慮精而言簡令出不二諸將奉之若
[254-22b]
神明而善拊循其下同甘苦士不飽不就食不營止不
就幄傷病者躬慰問給醫藥死者哭而棺槥之得壯士
與諜輙不殺以恩結其意皆為我用所平二大都三㑹
省望郡膴邑以百數無敢有擾民者歸朝上符印单車
垂槖以還邸舍生平無聲酒伎媵之好親禮儒生與談
經術古事雍容如也始高帝郊祀後即建功臣廟於雞
籠山圖逹戰功與太廟配享位皆第一逹有子女各四
人曰輝祖曰添福曰増壽曰膺緒添福早卒膺緒初為
[254-23a]
尚寶卿遷大同中衞指揮僉事再遷中軍都督僉事奉
朝請太宗朝輝祖増壽皆前卒而膺緒以元舅見尊寵
仁宗初拜膺緒子景珩中軍都督僉事景璿金吾前衞
指揮僉事諸孫為指揮勿絶其二女皆為王妃輝祖初
名允恭長八尺五寸有材氣起家勲衞署理左軍都督
府事月給禄二十石逹薨之踰嵗而賜今名襲公數遣
往北平山東河南練兵治餉還領中軍都督府建文帝
即位之未幾而燕王以屬尊見疑輝祖其親婦弟也王
[254-23b]
之次子高陽王高煦時留京師邸竊輝祖善馬逃輝祖
遽以聞建文帝以是益親信之輝祖亦秉節無二進兼
太子太傅燕兵渡京口輝祖猶與開國公常昇等分道
出戰獨力王下京師獨弗迎以是文武羣臣論劾輝祖
削爵勒歸私第尋下緹騎獄者五年而卒盆死仁孝皇
后亦弗敢請嗣至十八年而上念逹功大且以故后恩
俾其子鈫襲爵盡還其誥劵嵗禄賜田明年來朝不待
命辭上猶恨之復削爵徙鳳陽仁宗即位鈫復來朝詔
[254-24a]
復故爵尋卒子顯宗嗣嗣二十三年而卒無子弟承宗
嗣婁領軍府提督南京守備加太子太傅矜嚴有威練
逹政體嗣十六年而卒子俌嗣凢再督南京守備持重
善為容南中士民熟稱之加太子太傅嗣五十二年而
卒贈太傅孫鵬舉嗣鵬舉之生也俌夢宋岳鄂王飛入
其室故以字名為人温厚長者凢三領軍府督守備加
太子太保晩節嬖其妾奏立為夫人欲以其子邦寧稱
嫡㑹有所格不得立立其庻長子邦瑞鵬舉嗣公凢五
[254-24b]
十二年卒邦瑞嗣督守備尋以病辭自顯宗嗣而高帝
孝陵在留京者以懿戚世世奉祀文皇初即位以一中
牢告中山王其後因之増壽以父任三遷至左軍左都
督侍宿衞建文帝業以持燕王事從容謂増壽王得無
反乎増壽頓首曰燕王先帝同氣且富貴已極何故反
燕師起則時時從増壽虚實増壽亦時時從王所輸
欵建文帝漸覺之未及問而燕師從金川門入召増壽
詰之不對手劒㫁増壽腰燕王入撫屍而哭既即位封
[254-25a]
増壽為武陽侯再追封定國公俾子景昌嗣嵗禄二千
五百石久之領軍府嗣凢三十五年而卒子顯忠嗣十
二年卒子永寧㓜又七年而嗣疾失心予半禄罷朝請
病二十六年卒子光祚嗣久之領軍府以東宫舊恩超
進太傅旋以監脩武睿二朝實録成累加太師兼太子
太師凢四十五年卒子延德嗣領軍府四十餘年卒子
文壁嗣領軍府加太保太子太傅嘉靖中詔裁恩澤世
封而魏定二公皆自以功弗奪有言定公功不稱者卒
[254-25b]
弗奪也天下僅五公逹子孫居二焉
弇州外史曰高帝之取天下計初下建康再與陳友諒
角實在行而其它十七皆大將軍力也大將軍之亷靖
仁武沈幾筴勝即古名世之佐曷過焉勞而不伐夙夜
匪懈與功名終葢所以處君臣之際㣲矣元女侑配英
主整其成師於十五年後而資靖難兩都二公光表後
裔寵冠羣辟夫豈幸哉儒生之第武者輙先太公望夫
太公因累世之聖奉以伐至不仁牧野一戰倒戈攻北
[254-26a]
無所藉於鷹揚而殷社栗矣土一胙而疾驅於安丘之
逆旅舉賢尚功汲汲以為齊百世計孰與夫大將軍受
脤而忘其家誓衆而忘其身論爵第賞而忘其子孫哉
吾故持標而昻之以為古今勲臣第一云
 
 
 
 
[254-26b]
 
 
 
 
 
 
 
 弇州續稿巻八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