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七十三


[247-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七十三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傳
  陶文僖公傳
陶文僖公大臨者紹興之㑹稽人也與山隂諸公大綬
同里閈相善而其射策時上以文僖公為第一人諸公
[247-1b]
次之而亡何有所更置文僖公遂得第二人自是益相
善其官史局侍講闈與鑾坡鶴禁之長佐對秉更蒞若
左右手然諸公遂以其女女文僖公之子允宜而最後
諸公繇吏部右侍郎兼侍讀學士捐館文僖公即日繼
之亡何亦遂卒始文僖公之侍講闈也天子器重之數
稱先生而不名衆以為且大拜而及其病遣中貴人問
痊否賜羊豕酒粲𤓰蔬等物殁而復遣中貴人臨䕶喪
賻白金米布寳鈔香燭俱視執政恩數其諭祭治葬贈
[247-2a]
大宗伯大略同諸公而易名之典則諸公所不敢望者
天下之惜二公以庶幾有所展布佐成萬厯之治佹及
而失之以為憾而於文僖公尤切公字虞臣其先世為
彭澤人徙於台已復徙㑹稽遂為㑹稽甲族曽祖曰慥
舉四丈夫子皆有科第而其叔子曰莊敏公諧選入翰
林遷給事中以直諫謫徙累官至兵部左侍郎卒贈尚
書為德靖間名臣莊敏公之子曰鴻臚序班師賢以公
貴贈通議大夫詹事府詹事兼翰林侍讀學士舉丈夫
[247-2b]
子三長湖廣叅政大順次為公又次大恒公少而端嶷
不妄笑言三四嵗時母淑人授之書即成誦已就外傅
而有朱先生者好為禮使童子習灑掃拂几展席夷其
貴於賤者夏不得揮扇公獨樂之曰童子分固當且夫
習則不勞静則無暑朱先生以語莊敏公而竒之公嘗
間至莊敏公書閣見名臣奏議輒手為裒録得數巻莊
敏公益竒之曰是兒其中人也十二工屬文十五補博
士弟子明年廪學官又明年應省試夜女奔公者却之
[247-3a]
三已遂徙居歸而與其伯氏相師友為學每謂聖狂自
一念起署其室曰念齋公凡三試而舉於鄉又三試而
舉禮部以至射策及第葢年三十矣授翰林院編修故
相嚴耳公名欲致之門下數遣其子世蕃候公公戒門
者以他出應之第一刺報而已卒不見而是時僊居吳
給事時來慷慨慕直言公獨善之數與揚扢世務吳君
謂世務莫先於擊相嚴公曰然吳君出其草公讀之曰
是為名計耶為勝之則毋觸縣官諱泚筆汰其甚者已
[247-3b]
吳君論上不勝下詔獄詰責所共謀五毒苛備或傳且
誣伏者公聞之㤗然日遣餉藥物醪糗為偵伺耗息吳
君謝毋重累故人公笑曰固也奈何使君獨為善吳君
得不死以戍去而公嘗迎韓淑人養於邸得疾卒公以
喪歸毁瘠踰禮三載絶酒肉不御内既除服念通議公
且老而時事亡當心不欲出通議公強之乃出仍故官
校録永樂大典尋授諸孺璫書公每為言古寺人清公
奉法以令終者其貪㬥負國叅夷五宗者委曲辨柝不
[247-4a]
已諸孺璫咸拱手曰此公異日謂我也當是時元相華
亭公心器公數引與議國事而㑹世宗晏駕遺詔及他
箋表徃徃公有力焉尋以通議公喪歸㑹大典成道進
翰林侍讀公所居喪無異於韓淑人時甫公除召充世
廟實録俄校應天試務絀浮薄所得多老成士還進侍
讀學士掌留院嵗餘拜南京國子祭酒至則進諸生與
講説道理經濟不為高逺竒僻之行士則之亡何以少
詹事兼侍讀學士召侍上講讀於春宫尋進詹事仍兼
[247-4b]
學士如故上踐阼遷禮部右侍郎兼學士復如故前後
凡三視院篆異數也俄解院事佐部其在經筵為日講
脩穆宗實録為副總裁上雖在冲㓜聖質不世出公思
所以啓翼之者首講大學謂明明德如磨鑑不虞昏新
民如澣衣不虞汙止至善如赴家不虞逺是在於性真
未鑿時擴充善端而已公所陳説每至謹天戒法祖孝
親䘏民隱慎用舍廣咨訪緩工役飭邊政諄諄乎有味
言之也公每進講左右皆目相指而上益自重之其亟
[247-5a]
稱先生以此賜服視一品他精鏐寶楮金符繡幣彩扇
貂裘之賜無虛月改吏部仍日講脩史嵗首大計吏公
去藩臬之巧附勢者二留運司之苦節跡迂者州幕之
非疾而誣以疾者各一衆大稱服其迫欲得公大拜亦
以此葢未幾而公卒矣得年僅四十八公孝友天至既
與伯氏相師友伯氏數竒婁食貧然公莊事之不敢以
㕍行進叔氏得竒疾公不忍其躁也身與之寢外而俾
媍章夫人與其婦居内嘗手疏籲之神願減筭以代撫
[247-5b]
䘏寡妹尤至伯氏之子尚寶丞允淳其成進士無異師
皆公教也公為人寛然長者然閟黙不洩尤眘取舍絶
嗜好其以鄉進士里居有凌而奪之田於令者公弗白
也令後知之驚以問公公竟弗白里豪有御史逮當令
治疑其獄公徐謂曰書不云乎疑惟輕令悟趣寛之豪
後知其自夜挾百金為壽公謝曰悞矣我何德於公公
無厭此金耶胡不易粟帛而贍族姻之饑若寒者其
奉韓淑人諱也故陸都督柄方重伺公窘於棺遺之美
[247-6a]
材可百金公返其直不得後抵京而都督死矣公設薄
酹酹之呼其子繹授直曰吾以不欺志也胡少保宗憲
時擁節東南欲交懽公捐數百金為樹坊公嘆曰東南
困矣以餉軍不足而我何用坊為則遜謝曰不佞業已
有之不可強裁之至百金公又謝曰無已有外王父之
韓大夫未樹者附一名足矣公居官二十年一切䞇謝
俱絶門故計亡之則購名書畫犀器以餽公笑却之曰
吾唯無好耳好則何論金帛與書畫犀器異耶公家世
[247-6b]
二千石産可中上而其自奉極簡約食不過筭器衣無
重綵門不納優人跡顧其好施予獨異是友人朱泰家
貧事親孝死無子其妻復以節死公先後為治喪葬養
其父母又為之上狀於有司而推坊直祠之曰節孝置
祀田若干畆有錢生者挾舊而徒步訪公於京至則病
病發狂逆旅人走避之公為徙置精舍躬粥藥死則調
棺殮歸之鄉公所衣食父之黨若而人母之黨若而人
諸戚友以至閭左右若而人取之若囷廪也公恒言學
[247-7a]
有根而室有基不實則欹又曰為善罔極惡亦罔極譬
之岐乎南則益南北則益北又曰善猶水也為之先者
源為之後者理始而濫一觴終而潤九里每讀孟子至
収放心未嘗不再三歎也且曰憂勤惕厲其古帝王之
心璽乎又謂允宜才不可強守可強也財有所用之則
重無所用之則輕惟儉養廉惟儉養惠公之所以能絶
取廣予儉故也公疾得之晨趨講而闕/ 更衣風入之
遂劇上所遣慰使猶強自力拜闕/ 乃顧謂伯氏曰書
[247-7b]
生誠不意得此父子兄弟舉甲科官近列如國恩何唯
生者勉之遂瞑允宜之舉鄉㑹皆魁其經進士第授刑
部主事又能為古文辭
贊曰吾聞之呉君時來元相江陵公之上帝鑑圖説也
實公發之乃世廟馮几之詔公所進於華亭公者深矣
養正聖功也萃渙大幾也其二端皆自公公用矣人乃
以不竟用為公惜者何也夫進善不自諱居功不自名
公所以稱大人長者哉陶氏之聲實衣被天下未央者
[247-8a]
有以也
  為民御史傳
萬厯初一御史上書言事忤㫖奪職歸而曰吾編氓也
即自稱吳氓云既病劇而謂其友人曰死幸呼我為民
御史友人者王叔承也於是叔承草為民御史狀而屬
余傳之為民御史者胡涍字原荆世為常之無錫人其
先有儒行而隱耕獨其王父良佩與父贈御史君觀隱
酒贈君之與伯兄暨兄之子皆夭於是胡有三節婦而
[247-8b]
君之母封孺人闞獨以明淑稱甚愛君而誨束之君少
穎秀所授書輒誦弱冠補邑諸生娶於浦後封如闞浦
有母而嫠亦來依君君雖為諸生負儁聲然家以食四
嫠故貧即闞姑婦拮据理生不能給而嫠之長者趙數
責甘毳於闞君乃行館夫已氏束脩之羡得少緡錢時時
佐趙共又不給君泣呼天曰奈何闕室長者共又獨勞
母心耶然君亦不廢學遂舉鄉薦成進士矣㑹有詔選
庻吉士讀中秘書人以謂君君笑曰庻吉士文弗及程
[247-9a]
出而給事御史令課吏高等則入而給事御史吾文而
出乎將以吏入乎等耳令能徳於民勝於是通州進士
顧某意與君合曰且以試筆札費沽酒共醉耳君之謁
選得永豐令初蒞令而史白廨舍敝當治君笑謂治費
云何立召工而授之筭率減十九有搆訟者君按情重
輕麗法而小寛之顧購得其主文者誚曰汝筴訟之利
而不筴訟之害也以三木囊其頸匝月曰盡此曹庭稍
空矣邑多薦紳大夫君抑之不使食齊民而造請酬酢
[247-9b]
必以禮當受賦君必投謁謝謂令不敢以法加賢者顧
諸公之謂何諸公人人悦輸恐後也客過邑故為怪衣
冠抵掌甚口君陽過從與語得其狀立抉其妄出諸境
有誚君胡草草者君笑弗答也客尋用宿駔盗事發他
邑君乃曰盗而衣冠吾不失之彼衣冠而盗將奈我何
君為令七月而丁母闞憂去官士民遮擁不得去立生
祠祀之時有成御史薦諸朝且曰七月薦非例也能取
諸三載以加七月者誰乎服除補安福令滿嵗入覲僅
[247-10a]
數舍而裝竭貸故人得二十金乃成行所報謝諸公取
成禮而已人亦無敢望之君之治安福其操舍大率倣
治永豐而加以文彩安福薦紳大夫不啻倍蓰至燕中
成巷其交口譽君若一而君聞不懌曰吾得之安福薦
紳大夫聲甚不若嚮者永豐得之耆老女孺聲也尚書
以尺一召君試監察御史君試御史治東城戚畹緹騎
家惴惴相戒毋犯君琅璫而君所上書有所侵中貴人
語報聞君每朝中貴人輒目攝之曰是悍御史耶小遲
[247-10b]
去我曹當見魚肉而紅星犯禁垣君時已得按遼左乃
上書言事事頗及宫壼君大約謂今天子方㓜冲慈寧
能攝之欲以史見忠而中貴人指摘有所譏切幾麗
大辟輔臣宛曲解救乃削籍罷為民君從户部給繻出
跨一驢都門客爭勞之曰御史也而民雖然眞御史哉
一中貴人沃之酒以好罽衫強被君背曰毋謂我曹無
人即從君死不難也君之為諸生固已任俠赴人之急
甚於已而自御史罷歸其自喜為俠益甚諸微時有德
[247-11a]
於君者君弗忘也君所為德於人及以事見君郤者君
如弗有已監司守令嚴重君干旄溢委巷間君不能一
一報謝而所覯弗當意或面責之又數數為戚故醳寃
滯寛徭役聽者外奪君勉為解去然其中不無少望諸
受君恩愕意外且無可復償姑秘之而傍伺窺覬者有
所請而君不能盡應則持君蹟以脩毁君夷然弗屑也
君故宦薄而又喜俠不能無挫産顧其於倫常愈篤母
闞殁而存嫠者姆趙丘嫂錢所以事之如闞㑹浦孺人
[247-11b]
有怠色君不獲已乃若示廢箸者而嵗入額米五十石
以共二嫠即亡嵗亡廢也妹適李生而夭有一女毋女
者君謂嫂錢姑女之及長嫁女如已女李生窶君時時
賙之稍不給則以詈報君君好謂即詈我我必以賙報
君既用宗戚故見窶而至於客則心好苟一技名當君
者亦折節兄事之舍館傳餐侍酒竟夕不倦其所尤善
即叔承舍中兒每謂人吾見主君猶嘻嘻見王郎自色
栗也君素趫輕饒膂力嘗道晉陵醉後舟出觀白龍横
[247-12a]
墮水且濡矣忽矯起蹈空上觀者數百人咸異之君為
御史而顧生以覲入與君飲適掉臂曰吾臂任御史君
躍而立顧生臂曰御史足定何如令臂嘗與客游匡廬
秦餘諸山客方飲山趾睥睨間君已獨身取間道陵巉
巗而登箭闕握凍雪下勞客矣君歸而於呉越諸名勝
靡所不究梅時𤣥墓菊時婁江桃花時蟠螭芙蓉時西
湖术時菁山葛仙井楊梅時光福櫻桃時北固山以至
太湖月錢塘潮虞山拂水呉淞海探華陽善權張公諸
[247-12b]
洞弔㤗伯延陵春申伍胥范蠡要離伯鸞遺跡陟龍池
巗觀虎鬬金山呼黿食及網鰣魚作鱠間手採菠薐薺
甲石耳芼羮爼佐飲若惠山梁溪園則几席之矣君所
適毋問主其主耳君名逢迎恐後即毋論主其舍人子
圃丁煮茗焚香前擁曰我公來耶君亦䄂緡錢見輙勞
之以至城門候即丙夜懸筦待曰稍遲立我公則俗矣
君以好客故益窘益貸債債家不忍迫之而君亦不忍
負乃别從姻故起債債端無窮而産遂大挫計無所復
[247-13a]
之則姑托酒與肉以至竟死君死時僅四十有六也其
罷御史以民稱者八年天下既高君之節而始疑君者
徐察君之秉介不食私而終信之日夜兾公復召用而
御史李學顔以疏薦君佹得罪用是薦者沮止然君絶
不以為意君讀書好涉獵大義弗肯竟其為文辭雋朗
饒意趣書法亦遒逸所著有采眞集若干巻
王子曰叔承之狀君垂萬言其什八在俠十二在政行夫俠
者季劇之流閭里雄耳烏足以名胡君叔承又言君喜佛事
[247-13b]
當殁之前數日與陳氏子度胡橋遇鶉衣僧胸前垂繡
八卦嚢以梵字一赫蹏授君曰視之君笑弗視曰吾事
去矣視何為僧亦笑竟去曰不視亦得殁之未一月而
有胡僧持枇杷石一鸚鵡螺一寘柩前諷唄移時去竟
莫可踪跡也客游惠山泉亭者遥見君幅巾行咏入黄
公磵怪之曰吾聞胡君病今乃已耶則君之前殁一日
也唉亦異矣吾聞夫夫子不語怪然徴之君鄉人而信
故記之夫以君之慷慨論天下大體得意外以終死天
[247-14a]
下能惜之而不能舉其語尤可歎也然以君之遘竒證
或幽或顯淺智又烏能倪也
  許本中傳
許本中者名和歙人也其先四岳以功世世有國封至
漢晉而脩業僊道顯名者數十百輩而轉徙於歙之東
郭者最盛其指幾以萬計而大司成國最賢有聲本中
其從子行也而齒尊始本中之尚少而其父純齋翁内
賢之俾肄舉子業則善舉子業試小挫移之詩則善詩
[247-14b]
已棄之賈則又善賈凡賈四十年而後成其産大饒積
逾於舊十倍旦日慷慨謂西郭之許曰吾何忍若獨食
貧夫陶朱公何人也十九年之中而三致千金再分散
與貧交疏昆弟而謂我不能請得而勉焉雖然若何所
自出也今吾許之先廟夷於社偶而市囂邇之瑚簋亡
所托不腆牲牷以共簿正而不恒繼其何有於若乃損
其槖得千八百金盡収廟傍舍而新之已復損二百金
置祀田俾許氏之當為宗子而謹者司之伏臈無闕烝
[247-15a]
矣始廟成而神道狹其傍本中室也許氏之老謀且拓
而難之曰吾歙稠居鱗櫛尺地尺金是不可以復溷本
中本中覺而毁室之楹可二十以除道而坊其口曰高
陽里高陽者許望也本中乃喜曰可逮下矣遂損千五
百金置義田畒七十而竒置義舍楹七十而竒以居許
之貧老孤獨靡恃者而食之月受米五斗孟冬以量受
衣絮年五十加薪炭已又推其邸舍六計嵗入緡錢可
三十千以五千資不能婚者二千資不能葬者治義塾
[247-15b]
邸之右待不能束脩者義阡郭之東待不能窀穸者自
是歙人興而為施予徃徃以義聲歸本中而本中亦自
媮快曰我何人也而敢加陶朱公公不為制故再散千
金而再盡之我一散而割資不能半而許之指迄今無
食貧者為制故也本中恂恂朴茂人也孝友自天性其
諸義事多稱父遺指行之父有子本中而糓而闕/ 三
矣且死而復有子曰穉欲勿舉本中跽固請曰大人豈
以和不任孤耶父乃已本中撫穉而教之為郡諸生有
[247-16a]
名本中年七十四尚壯然無子以榖之子景星復用貲
郎格得光禄署丞
贊曰吾聞之葉生云爾夫太史公之傳游俠貨殖津津
乎言之曰人富而仁義附焉又曰何知仁義已嚮其利者
為有德葢内傷其貧欲行仁義不偶而成腐也然其叙
致猗頓烏倮程卓刁任之徒挾筴握筭以籠天下利而
魯朱家之乘不過軥牛劇孟不能餘十金財郭解訾不
中徙顧所全活賢傑少亦以百數其衣食徧天下毋觖
[247-16b]
望夫游俠不傳取而貨殖不傳予乃知其性誠各好之
彼仁義者何嘗舍貧附富也雖然若本中者可謂仁義
附者也夫許故侯裔也千甔之醬千鈞之鮑其人稱素
封本中富而許之指鮮食貧者夫豈唯素封以比公族
采食可也大司成國者今太史公傳成而試以請裁焉
  范母王太孺人傳
王子曰余讀功令至旌㩁節誼事未嘗不再三歎也夫
始寡而過三十者弗及格謂易也終寡而未五十者弗
[247-17a]
及格謂難保也有子而推一命榮者弗及格謂貴有力
也乃及格矣而守令不為請部使者不為陳則非明主
所以章闡隂教意也葢余與松江司理范君介儒善而
得其所稱母王太孺人事者而愈有慨焉太孺人筓而
適贈司理公時贈公之父功曹公蚤喪獨母李與生母
孟存抗節相砥礪而太孺人䕫䕫事之均得其懽心當
是時贈公以諾聞里中户屨恒滿酒食以不時問而太
孺人立應之毋爽二母間相語是婦也將不特稱為順
[247-17b]
吾兒孝所繇樹矣而母孟病卒贈公以毁瘁故亦卒太
孺人有二孤其長者僅垂髫尋亦卒而獨司理在甫踰
朞太孺人乃仰天慟曰吾夫子蚤不禄幸立於吾姑而
吾子又不禄吾何藉以生且吾為死者死則死之於是
姑李強削悲而慰曰而不見而姑乎而姑之稱未亡人
生二十二年耳而夫之在襁則四月也而姑不即以殉
溝瀆而備嘗百艱以有兹日若今長六嵗仲之視而夫
亦差長且其産也有綬蛇出而應移竈占天其或者更
[247-18a]
吾門乎夫為死者死則死之為生者生則不可以死太
孺人乃起謝久之代李治家秉李素嚴至是益過為督
讁欲以觀太孺人而太孺人益過為恭敬其治脯修飯
羮朝脯薦如婢子閭左有睥睨家人産者假邑更徭倍
需其緡錢太孺人輒予之不校或謂弗予便太孺人曰
兒猶未立也彼力不能蠶食我南畆耶吾寜能禁彼之
睥睨自是家漸旁落而司理之就外傅進為諸生其膏
油束脩費咸自太孺人機杼中出矣李後竟以節得考
[247-18b]
壽終太孺人易戚兼焉迨司理成進士叅佐雄郡以文
學政事稱既滿考贈贈公如其官太孺人封為太孺人
王子曰余聞之天子予太孺人命所以稱揚隱德至矣
是將昭天地垂百世奚所藉旌為雖然大母李則何寥
寥也夫豈獨司土者之責發濳闡幽是在司理矣是在
司理矣
  鄧太史傳
鄧仲子一試而魁其鄉再試而魁天下三試而賜及第
[247-19a]
領金華石室事再入朝而過余山中欿然若不與也徐
叩之而淵淵肫肫無能窺天袠者已而歎曰先德之不
劭非小子敢聞也先德劭矣而不著天乎如不肖罪何
仲子之歎歎其父太史公也稱太史公者何以仲子封
也葢郎喻均盛言之矣於是仲子有朝事間而損書幣
以其姊夫左叅議熊惟學之狀來請傳不佞野人也何
足以傳太史公雖然其賢也葢三徴之夫匪徴匪信也
太史公者諱儼字時望中川其别號也父曰朗為諸生
[247-19b]
倜儻負竒寧王濠之反下書欲以指揮使授之朗棄家
逃之山中乃得免亡何卒娶於李有丈夫子四而公居
仲公之哭其父雖尚少而能毁成癖疾乃與其兄弟竭
力共奉母李當李病且殆公倡兄弟而晝夜籲天且哭
曰有子四人使母食貧而又憊也生何用子為請各減
筭以益母壽公又進曰如窽言者請亟死以當母罰因
倦伏而長公忽醒呼曰頃余聞空中語削黑籍囘禄馬
此為何而李亦暴呼公速予我粥適夢有緋衣者以一
[247-20a]
丸藥藥我齒間至今習習芬也我饑思粥矣亟進之盡
數匕質明而起若亡苦者葢又四年而李以老終公號
痛曰今者之願減筭以益母猶昔也而不騐者何也於
是葬而復倡其兄弟廬墓攀栢之慟天地慘晦旦夕黑
虎三匝繞而前伏若家畜然靈鵲來巢廬中虞祀輟而
枯竹挂幡帋者復榮葢人人稱孝感云而公固孫其兄
弟弗敢居公為諸生曉經術工屬文嘗試而司試者竒
之以第一人薦于長長擬稍次其人狼取而燬之曰寧
[247-20b]
失薦毋為第二人且也若安能終抑渠然公自是屈竟
弗薦也而伯子以誥薦矣公遂謝去經生業弗復治而
仲子復登第始公有所假貸於人毋論子徃徃並逸其
母而至伯子薦則盡焚其劵嘗治書學宫舍持金釵為
膏油資而同舍生有盗者舍人子以告公公曰彼豈為
盗釵來歟有間舍人子復言其狀甚悉公乃笑曰而誤
也夫釵者已得之某所矣里儒甚口而誑顧獨不誑公
曰夫誑我者我乃誑之公不誑我何以誑也當二子之
[247-21a]
赴計偕别有熊子亦與公謂曰而來前夫而曹之為踽
踽凉凉者胡指也其出也思以其道易世也夫易世者
變人者也麻之翼蓬也處世者同乎人者也蓮之在淤
泥也夫有以處之而後有以易之齊桓公㑹葵丘而叛
者九國公羊子曰矜之也若曰莫如我也禹周公去是
矣葢三人者拜且汗下也而仲子第而念公欲歸公書
止之曰老人幸健飯毋念我夫天子以名予汝而不獲
實汝博天子名而不思報胡以歸也且夫芬華薄而寂
[247-21b]
勝之勝可也偏不可也内不見已外不見人不見而已
非盡人已而無之是歸也夫豈唯無人乃獨有已非也
仲子不敢復言歸而以上御極恩得封公如其官有司
造公廬而賀焉公為一報謝而已以鄉飲賓請亦不赴
人或謂邑司幸傾耳公胡不少居閒為自娯地乎公謝
曰吾不知居閒何狀且吾徃者不居閒而今乃居閒是
吾以兒子居閒也夫以兒子重非吾意而何居閒為公
性孝友當其盡失怙恃則捐其室與兄弟處即一食弗
[247-22a]
共案弗甘也仲子既不獲謝病而公又封乃謀以公仕
養者公又書止之曰吾不甘兄弟之食而甘若食乎亡
何其兄弟後先卒公日夜悲思曰人四體而失其二何
能身仲子聞之竟以請急歸而熊子亦有使命時伯
子方在侍公意稍發舒日置酒為樂而以元旦倦於客
明日午刻更中衣及酉呼水淨齒頰匡坐翛然而逝年
六十有九熊子葢稱公居恒好靜坐不識枕席者二十
年内境湛如也事至毋意必事徃毋固我嘗受誣於人
[247-22b]
置逮甚迫竟而待之若忘時時指心而語人曰是惟無
所係也配道義藐大人易耳奈何令外物小之與公接
朗月霽而春風和也叩其底則青天白日矣喜為詩謂
其能發性靈開志意而不求工於色象雕繪君子以為
知言
弇州生曰明興談理學者創發自江右矣呉聘君鼓之
若胡而羅而張舞之迨文成之鐸振而遺響為聶為鄒
為歐陽復為羅而今樹赤幟者三矣夫其分門户張頥
[247-23a]
頰雲蒸風從豈不偉然鉅觀哉十仞之垣三仞之闕/
狐䑕托焉亡他其中虚也余不自量偶一及之於楚棘
而首幾碎於狙俠之齒尚何言哉尚何言哉乃今詧鄧
公抑何慥慥理行君子也然而未嘗有稱説之者何也
此所以為眞也不知其人知其子余觀於仲而知淵源
之在公也仲者誰今太史以讚也
  王武庫公傳
王武庫公者諱周字宗文世為嘉興之嘉善人嘗自稱
[247-23b]
質齋矣而晩節以子俸奏武庫郎最封如其官又嘗習
博士家言有聲人或謂之博士師學者間亦稱質齋先
生而皆不著其著者曰武庫公公少而明穎負材美秀
水徐翁見而異之曰吾女可女也館而授之粲公自是
益肆力學問即邕夕伊吾至分丙矣而父瑜偕母呉尚
在伯氏養公食於徐而甘則廢匕箸曰我何忍獨甘也
蓋東望咄嗟茹泣矣自公之為博士弟子久有竒羡乃
稍以奉二尊人然八試而八不利最後以俸業成挾之
[247-24a]
偕試又不利而俸褎然舉矣乃嘆曰䜿子之謂何而遽
先我夫不龜手者誰授哉命矣夫於是罷不復應試而
俸遂成進士有司推隆所自奉公冠帶公為之一御之
已而指其腹曰嘻以是酬女俸之始授兵部也迎公與
徐安人養甚懽公徐謂郎燕中玉不易熟吾去郎歸耳
而㑹徐安人卒郎將以喪返公即前發曰吾為若治丘
中之室以待比返則睪然墓矣公既歸絶不肯偕俸補
官與養而藝圃㕍湖之北莊竹木成列館榭粗備故嘗
[247-24b]
推父遺業悉以讓伯氏迺時時呼輭輿奉以游而從里
中十老人為眞率㑹能詩者相與詩酒者酒之毋使負
佳日夕而郎用材舉叅御史大夫劉公軍事討嶺南冦
便道過里中擊牛釃酒壽公不忍言行役公怒曰若戀
戀者以身耶若身非若有以我耶則我幸健勝若且若
亦非我有為詩五章壯其行而别授書數百言言多秘
策郎藉以平嶺冦還甫起居畢促舍人子治裝郎入朝
毋踰期郎入長武選以議邊互市抗不相中出守永州
[247-25a]
復過里公度永州守以地逺而公老亡他子必不行即
迎謂曰上負守耶而守唯地之擇促浮大白祖道而身
齧决示壯守前後竟不得有所請也王子曰余故識永
州守竒男子而從武昌試事益熟當是時守治狀冠楚
十五守㑹且入計意課最當超拜而守上書告歸養竟
解郡去異哉武庫公後守歸三年而老壽死其葬也王
學士錫爵實志之志曰永州守上書乞歸養人謂守父
一人之是厪顧不一厪永為永父者數十百萬人將覆
[247-25b]
露之不暇而暇其私善守者則謂武庫公素難守歸歸
且不樂乃以間叩守守謝曰固也吾嚮者數徃來里而
不獲以養請雖然吾父外莊之而察其隱乃若有繾綣
者其去不佞唯恐不速去而後有餘思也且也父少贅
吾母氏然未嘗不悵望咄嗟茹涕也食於徐而甘則廢
匕箸以不忍獨甘而能不佞之忍俾獨甘乎哉書上果
得報可歸而公果見而相煦沫融融也已夷然安之公
嘗置其室曰敝廬庇風雨無求則餘薄田供饘粥知足
[247-26a]
不盡此所以安也公所為篤親䘏友赴急信然諾宛然
大人風而自其貴則絶跡公府有以居閒風之者公大
驚曰若以兒子故知我固宜而乃使我以兒子故博守
令知哉邑以鄉飲賓請固謝曰野人不任賓也里有䦧
於貨者必宛曲劑解之度得解則属三老謂生不欲侵
父老權若任德可耳學士之叙述公終始長者如此公
卒年七十五王子又曰永州守貴而首推武庫公貴而
獲終之以養生送死亡憾哉學士志之不朽矣而又属
[247-26b]
余以傳者何也人子之於親固無已也始公之贅也而
徐女實稱孝女云徐翁老而病且篤國醫皆束手女痛
之計亡所出刲股肉襍湯粥以薦徐翁已事公父瑜如
徐翁已又事公母如父瑜公時時語人吾贅也而幸不
使我為嘉贅者誰力也人謂永州守孝固天性木有本
水有源其自自母孝哉夫王公則何如守而臣成之臣
守而子成之子亦足稱慈父也矣
 弇州續稿巻七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