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四十九


[223-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巻四十九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表序
  内閣輔臣年表序
内閣故翰林學士任也始髙皇帝渡江剪荆棘日不暇
給矣而稍稍從諸儒生受經而是時𢎞文學士基最貴
[223-1b]
幸當帷中寄丞相以下亡敢望之已益勌馬上業進學
士丞㫖同及濂濓又最幸得偕上坐起其職大抵紀注
言動備顧問云而上時時授以㫖使為詔草濂獨多所
當久之上倣宋益置華葢謹身文華武英殿四文淵東
閣二俱大學士秩正五品徴諸明經長者以次代擢而
㑹丞相惟庸敗析中書六之尚書寄天下任而大學士
稱近臣不為置僚属亡所治天子方自操威福亦亡所
寄裁至文皇帝繼大位始即文淵閣召侍講等七人日
[223-2a]
入直左右已益親上上所與謀羣臣甚祕稍遷至大學
士嵗時賚予同尚書矣仁宣朝用太子經師恩累加至
三孤益尊而宣皇帝右文遏殺内柄無大小悉下大學
士士奇等取報行而吏部蹇義户部夏原吉以不時召
得迭入省可六尚書事與士奇均而大學士陳山等或
鮮所闗預豈非無顓職繇上輕重裁耶論道之體創尊
仁宣迨景及憲大權始集今視之赫然真相矣夫閣臣
於禮至貴倨也視百司乃無重相壓何以相稱焉其喜
[223-2b]
怒借上意故上不嫌逼也威福間已意故下屏息也創
白由六曹故難不與也取以詔行故衆無敢訾也賢者
當之不見跡而治不肖者當之不及敗而亂此在人主
擇矣起永樂之壬午其姓氏嵗月備攷見云
  翰林諸學士表序
學士非古官其職初散寓於中祕諸省至唐文皇開天
䇿府而始有學士之目武后中復置北門學士間以親
暱充之如漢鴻都而加重其後至徳宗朝始定設學士
[223-3a]
繋銜於翰林與中書舍人對掌内外制然無定品往往
寄祿於他官其資重者至散騎諫議而淺者僅拾遺叅
軍尚不能與舍人埒獨其長一人最貴曰承㫖往往竟
拜宰相其次亦不失三司觀察卿監至宋一切因之而
益加重然不為定品如故元豐制行自是稍稍有恒秩
元之初興定學士承㫖正三品學士以下遞降有差其
後進承㫖為從一品視中書平章政事學士視左右丞
髙帝初下江南庶事草創有所聘擢僅寓名以備顧問
[223-3b]
而已呉元年五月始置院學士正三品侍講學士正四
品直學士正五品修撰典簿正七品編脩正八品洪武
二年正月定學士承㫖正三品學士從三品侍講學士
正四品侍讀學士從四品直學士正五品典簿正七品
待制從五品修撰正六品應奉正七品編修正八品典
籍從八品九年閏九月詔承㫖與六部尚書同然班在
其上十四年而改為正五品罷承㫖直學士待制應奉
檢閱典簿十二年二月始定學士一人正五品侍讀學
[223-4a]
士侍講學士各二人從五品孔目為首領一人未入流
侍讀侍講各二人正六品五經博士五人正八品典籍
二人從八品侍書二人正九品待詔六人從九品皆稱
属又修撰三人從六品編修四人正七品檢討四人從
七品别為史官亦係属焉是嵗侍讀始列侍講前建文
初大有所更置然於職事無損益永樂初仍髙帝舊尋
擢史官解縉而下七人入内閣預機密典綸綍然自學
士王景卒解縉胡廣楊榮輩猶相繼領院篆洪熙之嵗
[223-4b]
大學士士竒等驟遷至三孤踞六曹上遂不復領院矣
第文淵内署於諸曹異文移往復猶以翰林行之令雖
稍稍變革而猶有一二存者如史成焚草中貴傳㫖猶
傳大學士為翰林學士翰林公署中左設大學士三座
學士一座而講讀學士東西對列是也學士秩雖卑而
職與内閣通故係其名氏於後
  中書省表序
自周六官廢而秦及列國皆設丞相其重者曰相國掌
[223-5a]
丞天子佐理萬㡬漢設一丞相以御史大夫副之東漢
曰司徒其職分於太尉司空而權移於尚書令僕自晉
以至宋其省或尚書門下中書其掌或令或監或僕射
其佐或叅知政事或左右丞或侍郎要皆為人主理庶
務無所不統攝葢真為相而名避之三公為貴官以加
其資望之重者而南渡以後至孝宗而正其名曰左右
丞相其佐仍曰叅知政事元因之置中書省令一員正
一品以皇太子為之左右丞相品同令平章政事從一
[223-5b]
品左右丞正二品叅知政事從二品叅議正四品髙帝
定江左以至即大位仍置中書省罷令不設餘俱如故
洪武三年革平章政事食祿者不在革十三年以丞相
胡惟庸專僣誅之因罷中書省散其柄於六尚書而係
之甲令曰後有請立丞相者文武羣臣劾奏其人凌遲
處死嗚呼聖矣百餘年来天子不獨㫁必有所寄不能
不歸之内閣而至嘉靖中遂操丞相之柄而出其上萬
厯初遂並人主之尊而兼其詳勢重矣是不可不變而
[223-6a]
通也作中書省表
  六部尚書表序
尚書非周官也自秦寄國事於丞相而内庭有尚書其
為令丞不可攷但其職僅以通章奏而已漢興至武帝
而始削丞相權躬自攬㫁而設中書令以叅尚書至臨
崩而始命大将軍霍光領尚書事裁㫁萬幾可否保䕶
萬乘兼馭宫禁而九卿将軍守相所諮白不之丞相而
之大将軍富平繼之稍自抑絀至大将軍王鳯而復修
[223-6b]
光故事權至侔人主丞相取充位而已成帝始置尚書
僕射一人尚書四人凢四曹曰常侍曹二千石曹民曹
客曹後又益四直三公曹是為五曹然不過一大将軍
掾属而已後漢光武不以政委三公天下章疏皆尚書
與人主叅决乃下三府而至孝明以後天子初即位輙
置錄尚書事以太傅居之或以太尉叅之然時置時罷
而令僕射及尚書號八座其可否庶務即今之内閣而
案考功法詰責公卿又有今所不敢望者然今秩不過
[223-7a]
千石僕射八百石尚書六百石銅印墨綬令以久次始
得為郡守毋望九卿而尚書至有補大縣令者以故委
寄雖重而不敢萌肆心至魏晉時令僕不出為他官往
往逕為三公如山濤衞瓘或領開府如荀朂而居然端
揆自命矣魏分尚書五曰吏部左民客曹五兵度支晉
分為六曰吏部三公客曹駕部屯田度支而尚書始以
其職入銜矣渡江後定為吏部祠部五兵左民度支
凢五歴宋齊梁陳又加都官為太常是時六尚書雖分
[223-7b]
寄省事於令僕不稱属而吏部尤重沿至北齊周隋有
錄公則錄為真相而令僕為叅執無錄公則令為再相
而僕射為叅執無令則僕射真相矣而中書主奉行門
下主封駁與尚書省次體而為叅執唐自太宗為尚書
令遂罷令不復置而左右僕射遂為閒秩開元初改左
右僕射而左右丞相姑美其名以為侍中中書令優老
之階而歸重於文武二選其後遂以中書令為右相兼
文部尚書而李林甫楊國忠居之左相兼武部尚書而
[223-8a]
李適之陳希烈居之尚書之重葢未有甚於此時者而
左相武部其權寄不能右相文部之十二亦人主為之
耳至徳以後侍中中書令復以重故為勲臣加秩而二
侍郎同平章事為真相資望之深重亦有至中令侍中
者其左右僕射或以為加秩或以為優資大抵省事非
闗係天下大計而六尚書亦因之矣宋初以至元豐政
和淳熙宰執之更改不常而六尚書之係尚書省如故
元制中書省令丞相平章左右丞叅政以釐天下之務
[223-8b]
而吏户禮兵刑工六尚書為曹官率属分職其尚書遇
理財則以權幸臣為之往往奪中書柄然不數嵗輙革
而以尚書部𨽻中書省於職名頗不維矣明髙皇帝下
江南即置行中書省自領之即呉王位改置中書省而
於六尚書勢不遑設洪武元年始備六尚書皆正三品
而侍郎正四品郎中以下品秩有差而皆𨽻中書省一
仍元舊獨戸部事煩設三四科尚書尋亦罷十三年丞
相胡惟庸以專擅蒙蔽誅分其職於吏戸禮刑工兵部
[223-9a]
分大都督府為五而攝其樞要於兵部陞尚書正二品
左右侍郎正三品雖並稱政府而名位不極事權不專
天子之威福無下移葢隠然周世六官之而獨冡宰
不制國用司徒不掌邦教以此小異耳建文之主歸重
左班以故進尚書正一品増設侍中正二品侍郎品如
故欲以据五都督之上而權輕位崇遷拜太驟識者以
為未然至文皇即大位而悉更從洪武之舊矣是時改
北平故燕國為北京設行部尚書以總布按二司事行
[223-9b]
都督府摠都司事永樂四年上狩北京幸灤河經畧定
鼎之業雖備行九卿印以從然皇太子以元良監國大
小庶務悉以委之唯封爵大辟及除拜三品文武職六
科都給事中以聞而戸部主糧餉兵部主軍旅禮部主
朝儀始以行在尚書夏原吉方賓吕震扈從而九卿印
務往往令原吉兼攝是時六部政本猶在南十七年而
皇太子歸青宫以皇太孫留守南京六部政悉移而北
十八年行在六部落行在字諸九卿大小省署之留者
[223-10a]
皆稱南京洪熙元年天子留意豐鎬諸九卿大小之在
南者皆落南京字而六部復稱行在宣徳三年始定如
永樂𢎞正以還内閣日益重而六尚書日益輕然老臣
勲業稍重加三孤東宫三師若吏兵之長猶能與之抗
而至分宜之得政則若外藏矣江陵之當國則若曹郎
矣嗚呼人主不可以太阿授人哉余因攷六尚書姓名
自永樂四年而後十七年而前其在南北者皆列之本
部十七年而後在南者始列之南京葢以政本為重故
[223-10b]

  都察院左右都御史表序
都察院古御史府也自周官御史掌賛善授法令秦人
因之自漢益重置大夫以貳丞相銀印青綬位上卿於
萬幾無所不叅攝每丞相闕則大夫以次選代成哀之
際遂為大司空與丞相大司馬俱封侯位三公金印紫
綬後雖旋復旋改而建武以還遂定與太尉司徒仍三
公故鼎足承君矣當御史大夫時有中丞二在内則掌
[223-11a]
蘭臺秘典受公卿奏事舉劾案章外則督部刺史與丞
相司直司𨽻校尉察舉非法自大司空設而中丞廢獻
帝時尊權将曹操併太尉司徒於丞相俾任之而郄慮
以御史大夫為之副然不復置中丞至魏黄初建司空
官仍罷大夫不置而歴晉宋南北朝以至北齊後周别
設中丞王臺事而御史府自是稱臺矣後魏以至北齊
改中丞為中尉最號雄峻若李彪崔暹之類紏按戚貴
威行朝省瑯琊帝子之尊尚假赤棒之威以自張餘可
[223-11b]
推也隋始復置大夫罷中丞唐初亦因之有以其官為
大司憲者以臺為肅政者而職任如故開元之際復為
御史臺而大夫與中丞不並設其職俱以振綱紀察姦
弊中丞秩雖卑於大夫然雄峻過之至有徑入相者宋
初有中丞而無大夫其属有侍御史監察裏行知雜之
類大約三司使學士承㫖以為班知諫院司諫正言以
為表裏叅知樞副丞郎僉院以階進監司牧守以待退
至元而尤重其任設大夫從一品中丞正二品侍御史
[223-12a]
從二品治書侍御史正三品皆為長官當是時濟雅圖
帝有恒言中書省樞密院吾左右手也御史臺治吾左
右手病者也㫖矣明興其初制一循元舊當是時左右
大夫湯和鄧愈數膺斧鉞寄外出而中丞劉基章溢理
臺事其後汪廣洋陳寜輩俱遷大夫洪武十三年胡氏
之事發而御史臺僅設左右中丞俱正二品侍御史正
四品而已十四年始改為都察院然僅正七品其官有
御史而無都御史十六年仍為正三品明年為正二品
[223-12b]
於是定設左右都御史正二品左右副都御史正三品
左右僉都御史正四品職糺劾官邪申辨寃抑而所属
御史分為十三道御史廵按以至他公委出則奏請還
則考覈然御史獨不係都察院以示得相糾察之意建
文初改為御史府設都御史一員左右副都御史各一
員品如故十三道御史曰左右兩院監察御史永樂鼎
革悉復洪武之制其後移都察院於北京而畱者曰南
京都察院畧如六部矣其以左右都御史而下摠督提
[223-13a]
督叅賛巡撫各鎮者初自本院出曰公差事完或得代
則囘理院事其後不勝多則往往自部佐卿寺藩臬遷
轉亦不復歸院以為恒久表御史大夫中丞左右都御
史及左右都御史之出鎮者
  大都督府左右都督同知僉事表序
大都督府因樞密院而改建之者也樞密院之職實古
太尉大司馬諸将軍而其名則循唐宦官之舊五季托
肺腑其權寄宰相上宋顓兵政稍與宰相次而號兩府
[223-13b]
然皆搢紳大夫為之至元而用其國人與漢人之以武
功顯者第往往叅互一二搢紳以賛其摹畫至明興而
截然武弁藪矣髙皇之下集慶置中省即置行樞密院
而自領之功臣宿将得序遷為同知僉院同僉判官其
品秩皆仍元舊至四年辛丑之三月始改置大都督府
拜皇姪文正為大都督節制中外諸軍尋増置左右都
督同知副使僉事官以中書叅議李善長兼司馬宋思
顔為叅軍經厯都事皆極一時之選而同知僉院之在
[223-14a]
軍行者尚仍其故不改呉元年甲辰正月即王位定大
都督從一品左右都督正二品同知從二品副使正三
品僉事從三品尋大都督坐罪廢罷不設以左右都督
為長官十月進階俱正一品同知從一品副使從二品
僉事從三品三年革副使陞僉事正二品凡天下将士
兵馬大數䕃授遷除與征討進止機宜皆属之十三年
分大都督為五軍都督府見若以為品秩如其故者而
兵部隂移之其權漸分矣至永樂而盡歸之兵部所謂
[223-14b]
五都督者不過守空名與虚數而已其左右都督以下
至同知皆以加邊将之有功者其僉事以待序遷者而
掌印僉書之類必以属公侯伯間有属老将之實為都
督者不能什一也故斷自十三年以前表之後不復贅

  中官考序
余讀范蔚宗所論撰寺人而歎其徳之無極也夫䜿人
刁亂齊伊戾禍宋趙談伯子延年之属既私而不及政
[223-15a]
𢎞恭石顯及政而不及爵此猶其小者趙髙挾始皇之
餘烈以禍儲嫡僇将相置庸主於股掌而樹之拉之位
至丞相爵為徹侯而及其危也乃更欲市國於東方之
兵以自王乃若東京之亂如蔚宗所稱舉動回山海呼
吸變霜露阿㫖則光寵三族忤意則叅夷五宗髙冠長
劍紆朱懷金者布滿宮闈苴茅分虎南面臣人者葢以
十數府署第館棊列都鄙子弟支附過半州國金寶盈
仭於私藏歌舞充備於内室狗馬人食土木被繡皆剝
[223-15b]
割萌黎以濟其欲搆剪名賢以樹其黨吁亦以極矣白
簡所陳間一挑之則逮竄立至或假司𨽻之權或凭方
岳之重幾幸先發事取快心或不能無一二勝者勝未
畢而敗隨之跡其荼毒迨有與炎燼同熖息矣三方鼎
峙司馬代簒以及六朝皆事由獨㫁叅寄文武雖祚有
變遷而禍絶閹䜿北魏稍緩其防則宗愛矯太師劉騰
拜司空皆恣𢡖屠僇深謀脅僣唐之階重昉自楊髙輔
國幽圄太上蹀血椒宫爵擅真王稱為尚父重不可反
[223-16a]
矣而後復有程魚仇田之僣擅季明復恭之誖逆雖强
藩星列禍不逮逺而九重惕息甘同赧獻跡其終始去
漢無異撃之不勝則賢者為陳竇不肖者為訓注計窮
憤極則何進崔𦙍皆假手外兵而董卓朱晃之釁成矣
宋之宣政梁師成為内童貫為外酣歌髙飲以成靖康
之禍明興髙皇帝神㫁自天朋亡不昵雖制各監局以
處中貴人而不兼文武銜不侵外庭政不御外臣冠服
葢十年之間而宫府謐如也文皇之始不能不有所私
[223-16b]
寄是故儼保之譛幾得行而撫監岌岌矣監軍之勢張
而馬騏以交阯予敵矣天子㓜冲母后不中制權必有
所歸而䜿振遂滔天矣舉全盛之四海挾至尊之萬乘
而授手於鵲起烏合之属恨其身死行陣不獲正司敗
辟而磔剪昆季悉籍貲産足以紓泄臆憤開中興斯
則英主之效哉而丁丑一制為之湔洗何也吉祥之創
變積驕成怨積怨成逆汪直之啓釁縲紲盈朝尸骨盈
邊則此制媒之哉夫以孝廟之仁聖尚不能無李廣而
[223-17a]
况䝉不省務狎游是好八虎橫三老絀瑾獨牙其間
祖宗之法度徳澤蕩涸且盡幸而發自其偶以收全勝
然一瑾死百瑾生叅伍狡弁表裏作姦非髙廟神靈鼎
成期速明事殆有不可言者嘉靖之始不逺殷鑒悉誅
斥其渠首而又采輔臣之密賛與言路之指擿次第收
革諸鎮監軍朝野為之吐氣邊腹為之回色雖晚節不
無所嚮狥然不至如累季之弊以迨於今即有隠憂而
無顯患斯何下景帝焉夫振瑾至狼戾也公卿臺諫至
[223-17b]
狐䑕伏也億兆至魚爛也然而不為漢唐之季者髙皇
帝收天下之權以歸一人即狼戾如振瑾者一嚬而憂
再嚬而危片紙中夜下而晨就縛左右無不鳥散獸竄
是以能為亂而不能為變也雖然不可恃也余故考著
為上下二編其灼然稱賢如懷恩覃昌雲奇何文鼎者
百不能一而振瑾吉祥汪直之類至不可勝數云
  親征考序
古者司馬掌邦政以平夷冦亂雖其文曰張皇六師然
[223-18a]
豈必天子在行而後謂之武哉戎衣一著於牧野之誓
即倒載而包以虎皮示民勿用是故垂旒於柔扆而天
下蓋謐如也漢髙滅秦蹙項芟薙羣雄而帝之竟不能
自戢逞其餘以與匪茹角七日不食不能彀弩平城之
歌天下悲焉唐文以百勝之智擁億麗之大衆而不能
得志於小醜安市之役幾以身為餌噫嘻亦危矣哉我
髙皇帝固已深燭其故彭蠡之後不復親駕大将拜籌
於受脤之頃而九有茅靡於賜履之下王者無敵夫豈
[223-18b]
欺我文皇帝斬神鼇之足而立北極與敵牙角躬啓六
飛為吏士先夫豈逺慕雄畧而近遺廟算哉夫亦鑒弟
子之輿尸且為萬世深長計也然而被堅馳輕冐犯霜
露以媒叵測北望而抱遺弓之痛至今猶若新矣宣宗
神武将強士良而從事属國之孱敵若山壓卵然使閹
振狎之而輕以萬乘委敵即令逺人賓服紫葢還洛而
䝉塵之辱畢世莫可洗矣三改代而狃不知戒輕從中
貴惡少編虎鬚而幸脫於其吻胡可再恃也語云千金
[223-19a]
之子坐不垂堂夫人主之價寜直千金據九重之沈沈
而尚不能忘戒心今率然而臨廣莫寄命鋒刅其殆寜
獨垂堂哉故曰白龍魚服豫且制之因畧紀其事自髙
逮武凢五世而出塞者六平内亂者三以存萬世規云

  科舉考序
兩漢之世文武之用非一途選舉辟召署吏積閥往往
雜進晉世始重門第而中正之設尚隱然三物之遺江
[223-19b]
左則王謝朱陳北方則崔盧李鄭門第之勢益專而不
可反隋煬矯之設科取士白屋韋裳稍一氣吐唐宋因
沿雖登進尚廣而途則日益重矣元興自朔漠以馬上
得天下固不盡廢宋舊而省臺之正皆委臆於其族類
科舉之牓分為左右右國族而左庶姓掾史紛進辟署
惟意是以吏治若亂絲而不可整髙帝之初或致禮網
羅或收由杖箠皆朝起鐮莱夕登旃席洪武三年取畿
内諸貢士尋未及㑹試而官之明年始復試得進士呉
[223-20a]
伯宗等以為諸儒生多未脱佔畢無益天下大計罷之
又十三年而始更布條式載在甲令二百年来公卿大
夫之業皆出於此易代之際灼然名臣至孤卿者當有
楊士奇之擔簦劉中敷楊善之版築夏原吉郭進胡儼
呉中呂震之應鄉書而其後遂寥寥矣世久事殊法網
微踈孽牙其間葢至嘉靖而司水鏡者往往門互市田
更買奴亡不稱闗節而得揚揚與經生伍相門紈袴薄
璽郎夕拜而不就乃至捘萬乘之臂而奪其鼎甲談之
[223-20b]
酢齒聞之扼腕葢至今尚未艾云言路諸臣抉摘頗峻
人主亦微覺之而當事者以弗便已弗竟也乃作科試

  諡法考序
余嘗有諡法通紀三十巻列其凡而序之所以標先王
制諡之本㫖與歴代沿革輕重之變畧備矣至明亦有
紀而未甚詳於是徧考金匱國史之藏秘閣之籍叅以
家乘而後靡所不備凡有釋義者皆閣籍也毎故事大
[223-21a]
臣卒禮部以諡請報俞矣則内閣以兩字者三請於上
而自擇之是以具釋義也洪武之尚為呉也諸功臣死
事有勞而夭者皆榮公侯之爵而傅之諡終髙帝世文
臣弗得也武臣即都督弗贈侯伯弗得也至建文而待
制王禕得諡文節矣文臣之有諡自禕始也其諡小臣
者亦自禕始永樂之制嚴矣終太宗世文臣之得者僅
姚恭靖廣孝胡文穆廣而恭靖之爵則公也文臣之有
諡僅文穆一也洪熙初始大合故臣凡勞於國誼於青
[223-21b]
宫三品而上易名者十餘人而後文臣之諡廣然宣英
之代猶斤斤焉持其柄而弗輕予且夫魯王愛子也秦
王次嫡子也髙帝命之曰荒曰愍而登之冊曰不敢以
子故而廢天下公其於宗室諸子王尚有評也文臣之
有榮願也則瑕弗掩也文榮之以爵也丈愍之以事也
庶幾寓貶矣婦人之有諡也自后妃而外則死節也公
主之有諡也自仁宗之悼愛女始也乳媪之有諡也自
宣宗始也乳媪之夫之有諡也亦自宣宗始也方士之
[223-22a]
有諡也自世宗始也諡而四字淫矣而使方士得之則
益淫也當世宗之季吾又得二事焉夏文愍之持秉則
同列皆中諡及身以罪死易世而後牽復所得者中下
諡也繼而嚴氏之持秉則其子為市焉非上所甚注懷
者必賄而後得不賄不得也即得之不腆不上諡也及
身以罪竄削弗諡也夫諡者人主之春秋也尊則稱天
以命之不尊則與天下共隲之而奈何為大臣修怨賈
利地也然則如之何其必畧采唐宋故事遇大臣以諡
[223-22b]
請有俞㫖則翰林之司篆者為議而定二諡焉以授禮
科科詳之復議而上之閣臣復𠂻而取上裁凢文臣二
品而上及勛親臣公必諡侯伯之蒞軍府加保傅必諡
諡兼美惡二品以下自卿佐以迨庶僚有徳行政術者
亦有諡諡則言官請之禮部裁之有美無惡可也自國
初以至先代勛臣若傅友徳若徐輝祖之類文臣若章
溢若唐鐸若胡儼若魏源之類武臣若劉玉馬永王効
之類諌臣若楊瑄黃鞏王思楊爵之類儒林若呉與弼
[223-23a]
陳獻章胡居仁之類文苑若李夢陽何景明楊慎李攀
龍之類追之以諡可也勛臣若李善長馮勝若廖永忠
耿炳文若丘福之類文臣若陳循若徐有貞之類追之
以諡諡而不盡蔽瑕可也又若于謙者易之以上諡可
也萬安劉吉汪鋐張瓚者易之以下諡可也凢此數者
皆所謂與天下共隲之操法於賞罰之外而毋使人得
而議其後者也
  皇明盛事述序
[223-23b]
不佞生晚當累洽之季而又家世從纓紱後竊有志慕
説古公卿将相之盛屈指西京以還若功臣之族鮮通
籍者計獨有外戚王馬梁竇之属雖鼎貴不足道而丞
相徹侯父子相繼僅絳條韋平兩三氏而已東京尚行
誼薄華腴𤣥纁羔雁施自黃耉辟書徴輪偏於白屋而
闗西之楊汝南之袁乃亦有四世為三公者西京之習
流為江左蔓而北魏門䕃相藉爵封道望一夫秉軸則
乘朱且垂百輪九命弁冕則戴貂詎止十輩而李唐之
[223-24a]
史猶有志宰相世系者宋之郊恩三事而下推䕃必數
十百指援薦亦不可勝數至於元而真王徹侯三師三
公以至三省之長非特穆之懿親則亦集賽之華冑閥
閲朱紫雖若蟬聮而無足稱述我明之世文武判
隔濁涇清渭貴極冕弁者不恭政紀齒自縉紳者
靡開茅土經術弛於紈綺崇顯局於賢科以故視前代
小遜焉爰若和氣磅礴淵源流衍雖義取側微材由自
奮而門積膏華踪若慿倚至乃徳祉互凝君臣交契或
[223-24b]
蚤附風雲或恒依日月祿位名壽顯融令終代不乏人
人不乏遘要亦有可紀者夫覩庶彚之繁生則思坤輿
之厚偉脩鱗之孳育則羨海王之廣以髙帝之功徳超
駕堯舜文皇之疆宇逺踰漢唐皇仁既宏聖壽復髙維
城祼将繩繩振振其為盛事豈前代可擬故畧叙一二
冠之篇首庶㡬談者知所本云
  皇明異典述序
夫國之有典也則號令慶罰皆在焉其曰典者何志常
[223-25a]
也曰異典者何志非常也諸創國者皆不為常者也其
業可大而法可久習之則為常是故曰典也自古有天
下之盛者莫過唐虞三代唐有天下舉畎畆之鰥民而
委之政旣得政則紲天子之所任岳牧侯伯而僇之既
僇之而復峻用其子其後輙舉祖宗之人民社稷而付
之商有天下舉五就之遁臣而委之政既托孤而廢其
主廢而旋復焉尊之曰阿衡而待之以不臣周借其國
付渭川之釣叟使埒父稱而師事之又以其幼子托之
[223-25b]
於介弟使据君位而朝諸侯其殁也又崇以天子之禮
樂典而異者孰並哉及其衰也以定王却楚之晉文尚
能守空名之隧而不肯予以九合諸侯之齊桓其國相
尚能守陪臣之分而不敢渝非衰主之賢而創主之易
也其勢殊也明興髙帝定天下以損益禮樂勢不得不
有所更革天造草昧庶事裁意未及討論至末年而始
截如矣其始不能無異也雖然異而非異也易世而後
或革或因乘時變通加以潤色固無論己其他或不無
[223-26a]
一時之好而有所登進或不考於絜令之舊而有所抵
迕或飾喜出於燕暱而少所衷或疑功歸之惟重而未
為衡或假無方之立而不必公或取政府之狥而不必
當或言路啓於新進而不暇詳或曹局迫於奉行而不
暇執主之者快而旁覩者駭授之者以為常而受之者
以為異也余故識而述之其有抑斥者亦附焉凢十巻
以從異日稗官之後
  皇明竒事述序
[223-26b]
余既有異典盛事二述矣異典者遘之自人主者也盛
事者遘之自天者也盛事之遘無非已異典之遘
居十九疵亦居一已乃復有遘之自天而不可言盛遘
之自人而不可言典或人與事之巧相符者或絶相悖
者為其稍奇而不忍遺之别錄成巻以備虞初春明之
一采故不敢稱稗史也
 
 弇州續稿巻四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