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續稿卷四


[178-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續稿卷四
            明 王世貞 撰
詩部
 五言古詩
  闕/
[178-2a]
卿勉為讓汰者亦不違鄼侯惡平陽易簀乃不私如何
鼎鉉間腹刄日相排既安成功退起獄復中之天道亦
昭昭循環無已時
  其三
唐虞建官百夏商始加倍周官固兼攝迺不為禄計王
畿僅千里紛紛錯采地但讀妖莽書可望亡新治為食
裁冗官省官仍省事任怨理則然曲徇反成累
  其四
[178-2b]
許由辭四岳髙蹈箕山側飲水而棄瓢誰能伺其跡千
載一羊裘吾恨堪物色圖南就嘉徵通明㕘秘畫自為
大藥資終招隠淪擿
  其五
太公有丹書於道若卓爾剪殷首駿勛開齊垂世紀隂
謀實種種安能塗人耳信史未敢憑吾聞諸夫子變魯
標深譏觀樂示微旨却美齊桓正尊王固如此
  其六
[178-3a]
韓起執晉政下臨東諸侯所覬一玉環再請再不售辭
者既引義聽者但包羞巖巖魏太子旦夕宰神州所獲
一玉玦卑辭謝鍾繇丞相時晨起中郎或晏休充庭盡
璆琳但頷不問酬似移勃律河拱置車門頭
  其七
穰侯太后弟勛賢無與倫握秉五十年山東半為秦唾
手奪相印咄咄一旅人輜重東出關黃金賤於薪人生
畏失職所憂豈在貧應侯功不多況乃疎間親解綬不
[178-3b]
待晚翛然保其身
  其八
翩翩原嘗輩散金買虛名獨有魏公子好義復知兵取
士識其真肝腑為之傾一戰邯鄲完再戰大梁寧五國
從若風强秦閉崤積弱幸以强昏主墮維城身死社
不木異代感英聲
  其九
秦皇與漢武雄畧蓋一世如何求神仙畢死不能致醇
[178-4a]
穠日濡首二八更代侍一念殺機發九有為腥穢於力
豈不饒於道轉成悖所以雪山翁先辭轉輪位
  其十
商君挾强力焉能使秦王牖下亦已隃華衮徒滋謗如
何羣小謀復樹中丞相仲達策有走燕公讐可忘人巧
一旦伸天威疇能抗萬事翻覆手雖變理非誑
  其十一
戰國一子輿其德幾素王仁義不獲施千載訾齊梁侃
[178-4b]
侃程正叔矯矯朱紫陽宋室有遺恨不登中書堂造物
護其偏欲令見所長㣲言在竹素千秋揚耿光
  其十二
孫吳工用整起翦工用强神哉淮隂侯變化乃無常舉
目盡烏合出手成龍驤百戰取中原黥彭那得方精誠
拒武涉小謬請假王髙帝撫孤雛魂魄憂未央見謂髙
鳥盡謂可良弓藏遺恨在匈奴冐頓驕大荒
  其十三
[178-5a]
石乞相白公能使楚社傾事覆不庇身怡然九鼎烹王
邑衛漸臺父子死漢兵磔肉縣五父狗亦厭其腥淫女
徇所歡一死猶勝生不覩西市倡改服奏銀筝
  其十四
漢祖提一劔西行取天下所過降名城疇非背主者兩
賢豈相阨丁公悔其捨刑賞在須臾迺復為名假不然
賣國兒項伯開茅社寧如我髙皇福夀獨褒借
  其十五
[178-5b]
韓彭既已族蕭相請室歸留侯始長嘆赤松將見依受
刼建成侯於事亦已危幸辭髙皇網復受吕后羈百榖
土地腥既辟復食之商山自有人四皓了不知
  其十六
秦始脩封禪白骨尸撐連漢武脩封禪宇内盡騷然開
元脩封禪妖女蘖其間文彩塗人目萬眸自睊睊隋帝
既平陳能為長者言虚言誣上帝薄德報名山
  其十七
[178-6a]
孝武驅三方快若風掃翳及乎遇匈奴往往不得志長
平既雄武冠軍復慓鋭橫穿單于幕直奪金人祭拓地
城五原雪讐光九世是時李飛將子長所深寄天幸與
數竒片語成軒輊竟令撻伐威寥寥無可記
  其十八
項羽千載雄淮隂萬人敵兵謀歸蒲山盜道推建德友
諒據上流勢壓江南坼或臣或假手或抗或相扼天顧
要有真人巧無不悉寧知嬴與趙攻瑕易為力
[178-6b]
  其十九
魏其既罷相武安客如雲獨有灌太僕捐身奉故君長
平事勢改舍旃趍冠軍誰如任司直膠漆逾不分寸心
既無負薄俗亦少敦信史表其賢異乎吾所聞七尺人
自有安能老它門
  其二十
漢武鞭九有所寄三腹心公孫為丞相脫粟一布衾張
湯為大夫家不滿千金𢎞羊為搜粟鈎較窮飛沈橫賞
[178-7a]
五十年民力猶可任即論守與才隠然亦國琛古人不
足古今人良愧今
  其二十一
李廣僇降羌百戰侯不成虞詡僇降羌百口不一増所
以辛酒泉終屈趙營平天子誅南越霜戈蕩烟箐疇舉
螳蜋臂鹵級千萬贏斗印懸肘間焉能使無腥
  其二十二
淮隂獨登壇髙密初杖策抵掌下關中緩頰定河北孔
[178-7b]
明出茅廬三分已先畫人主恐不真真則魚水得人才
恐不真真則寄社稷䜿儒就功名往往賤貧迫
  其二十三
子孟秉精忠其功在受遺身死骨未寒五宗遂參夷林
甫易君聰九有為之隳生時享萬鍾沒不保其尸天威
在人間臣子安得私所以餘殃及賢否同一揆髙皇罷
丞相赫哉千古師
  其二十四
[178-8a]
煌煌炎漢業九有將為新吏民頌功德四十三萬人蜀
傁方著書醊醨留其醇禍患將見迫倉皇成劇秦夫豈
能釣榮苟在完其身一入霸儒手名盡言亦淪
  其二十五
建武薄三公尚書領西掖雖復當樞要厥佩猶銅墨久
次文無害始為二千石尾大終壓身備物仍典冊千載
同茲恨學士充内職上可蔽主權下不膺吏責却顧九
列人黯黮無顏色
[178-8b]
  其二十六
陽都當國秉五侯競驕怙是時谷司農矯矯衡言路批
鱗擊君瑕憑社憂主悟張禹䑛犢翁循黙滋巨蠧孔光
首鼠徒依回市炎祚天下不為劉識者了其故彼莽何
能為諫臣與兩輔
  其二十七
宋𢎞初宦漢仕莽為并牧承鼎建武中雖壯齒亦足抗
言辭帝婚俛首甘新禄李密既陳情無何徇除目賦詩
[178-9a]
怨積薪曽是念初服翹首坐上尊晉耶當為蜀苟竊義
孝名千秋寧無恧
  其二十八
石顯攻微文忠言被巧詆如何久不敗與帝相終始惜
哉匡説詩晚節終藿靡侵盜麗丹書經術遂不齒後賢
小其規天權煽表裏九重開宸斷八柄俄在已雖復加
諸膝委之若敝屣
  其二十九
[178-9b]
安史扇餘氛河北成異域睢盱五十載國威為之屈時
維田侍中精誠貫白日手挈六州歸力收叛藩時宰
不覩機捐之飽狂獝布也枕戈恨悍卒寧見恤何以報
君親刳心萬事畢
  其三十
翟相持短喪除服起視事皦皦劉司徒復明先王制侃
侃富韓公千載伸兹誼嵩之觸衆喙不能保其位念非
袵金革誰當使弗避亡論權君親為君者誰氏
[178-10a]
  其三十一
漢明敦友于感自東海彊唐明暱昆弟成器為子臧地
逺天性出跡擬人倫妨齗齗隠太子糾糾巢刺王既迫
螫手憂能辭喋血傷所以斗粟謡終愧鶺鴒章
  其三十二
東京誇汝南北魏推𢎞農友于列九命祖禰盡三公名
德冠時英禮讓世所宗董卓盜天常爾朱縱窮兇賢哲
俱駢首清渭為之紅盛極必有衰世汙以已隆雖無紹
[178-10b]
與侃寧能保豐終
  其三十三
梁冀挾椒房人主在股翼一朝尸二公舉朝皆脅息八
使行按部先埋都亭軛帶劔入尚書跪領張陵叱樂安
與京兆猶能僇其客死者代相禪生者不改直寧如書
生貴橫行於八極
  其三十四
和熹昔臨朝文彩冠東都立幼擅天權不救昆弟誅宣
[178-11a]
仁善革故聖澤沛皇圖榮名伸敵國不免子孫誣追惟
正統初㷀然五尺孤太后坐深宫格心但詩書九有頌
慈孝千載仰深謨
  其三十五
范公悲漢亡坐卧一車裀三十六載中不笑亦不嚬聲
在咽喉間疇能閉其呻萬古宇宙間一見有心人次則
顔見逺慨然能致身寧為江陵鬼不作建康臣頓令首
陽薇奕奕神更新
[178-11b]
  其三十六
仲舉誅左鐺謀㕘聞喜席其人雖可言其地終外戚何
進屠酤兒一死媒漢賊揚湯而息沸焉能令沸息新莽
盜漢炎隋堅成鼎革赫赫我皇猷萬世垂内則
  其三十七
梁侯既伏法伯始亦解宦元相死制獄縉也同兹難鼎
足共承君椷口以成亂伴食猶可言竊脂良足歎方進
媾紅陽幸叨帝恩逭却條厚善者九列俱流竄於世雖
[178-12a]
已張於顏能無汗
  其三十八
維漢有宣哀隆親僅王號知者猶謂私凜然太和詔竊
窺仁人志既考而復廟批鱗見臣節因心亦子道權佐
修其郄陳章托媚奥自詫萬古綱能無萬古笑
  其三十九
永明感竒徵微言自西竺後果攝往因如環代相續楚
英慕之誅崔浩排之族姚秦熾之亡周武熄之促趣舍
[178-12b]
同一途疇能明罪福是以有漏因智者了不録
  其四十
東都蔽閹宦儀曜盡為腥八俊復三君皦皦露其嬴林
宗巧彌縫遑遑竟無成太邱為包茹嘿嘿以苟生鯨波
挾衡颷一葦安得争唯見黃叔度鴻飛獨冥冥
  其四十一
孔明討漢賊祁山凡六出威惠等春膏精誠貫秋日謳
謡道相屬身死名不沒陽都佐東主舉朝服明決如何
[178-13a]
反掌間名身並遒滅即論新城挫不掩徐塘伐成敗遂
低昂千秋令中熱
  其四十二
曹氏據七州威力方蓋世雲長鼓偏師一戰挫其銳似
憶白馬圍欲徙銅駝避國賊碧眼兒竊敗乃公事昭烈
與孔明兹時誠失計三萬黃頭軍順流下白帝退可伐
賊謀進當厚師繼既蹶興憤師中原了無意竟令涪江
水釀作永安淚
[178-13b]
  其四十三
文若本名家志在匡社稷周覽六合間疇能託其跡降
心事阿瞞相與圖僇力迅掃羣雄盡彼奸愈得職九錫
從鄴來一死明夙昔寧如寄奴相憂在後石畫死猶擅
元功生不念王室
  其四十四
張魯世竒衺乗險保梁州及乎降曹公五子萬户侯全
義亦盜雄所事無恩讐胙土享真王晚節更優㳺梁州
[178-14a]
無碪盎河南但鋤耰是時二邦外柱骨如山丘亂世能
庇民食報寧不優
  其四十五
昔有王彦方闇然敦古誼訟者將取平望廬恧而逝淑
問既已昭弓旌遂麇至一旦讐其身儈酤以自穢始悟
矜名客良非終隠計衆惡幾於道吾聞之老氏
  其四十六
文王實剪魏叔夜尸於市天子不為讐讐迺作天子當
[178-14b]
時侍中君銜憤栖田里新沓竟憐才終煩司徒啓惜哉
蕩隂役終乃為讐死王裒慟蓼莪獨行表君子
  其四十七
晉武弛王度隋文擅天刑於德實不競乗瑕乃合并苻
秦任景畧七州差蕩平慨然念大統夫豈徒佳兵淮淝
誤一蹶中原遂土崩䜿儒輕相薄志士嘆無成
  其四十八
五胡肉晉室聰勒獨獰兇王族無完領萬姓一釡中靳
[178-15a]
凖小豎子而乃夷聰宗冉閔差强意羯血三臺紅伊昔
新城役阬秦快六雄天地誠不仁代報以無終
  其四十九
晉昭實剪商誕也誼弗受麾下數百人一一田橫友矯
矯繼漢龍夫豈稱魏狗攸之扶宋傾迥為宇文守二李
起南北慨焉捐其首於心豈盡純於道良無疚奉璽者
何人心死亦已久
  其五十
[178-15b]
晉元起微弱夷吾為始興武德中不競因事就功名當
時錚錚者僅一陶士行坐觀武昌變齟齬歴陽兵珍賄
傾王室睥睨折翼徵豎儒不覩事謬比於孔明所以柴
桑叟憤然振家聲
  其五十一
太元抗強秦江左一安石惜哉饒逺量而乃乏逺策車
騎實堪勝用勝良未得淮淝再鼓後全秦皆喪魄胡不
遂長驅歸來偷宴息坐視慕容熾依然限南北
[178-16a]
  其五十二
伯仁負髙名惟能日洪醉深源負髙名老大不曉事不
用人若失用之反成累俯仰宇宙間名虚復何冀處仲
與靈寳猶能亂人世
  其五十三
明德擅軒龍不及宋貴人元魏為殘忍立庶𢦤其親亞
子矯之謬嫡后為大嬪苟在快其私毋乃乖天倫𦙍體
登宸極往往稱並尊並尊無乃過隆養禮亦均
[178-16b]
  其五十四
吳卒脫瘦冰功當冠國臣但求百斛酒陶然竟其身園
卒為蘄王致貲巨萬緡依然抱一甕老作灌園人始悟
范少伯得之猶未真辭越復居陶憂死復憂貧何似兩
卒賢名與利俱泯
  其五十五
魯霸傾儲宫大帝為之惑及乎登見廢霸亦當大辟魏
秦傾儲宫勢已危奪嫡承乾用反削泰遂均州謫豈唯
[178-17a]
覬覦解亦使憤惋釋始悟英雄人為舛亦不極
  其五十六
營平不貪功獲伸于明主清源不貪功主驕方黷武封
拜跬步間見之弗肯取供君一念快使我萬骨腐禄兒
方開邊曷不慚入土
  其五十七
元嘉脩内政江左乃宴寧淳熈急外攘庶事實勵精再
舉再辱師戎馬反縱橫拓跋威方振完顔治復平兩勁
[178-17b]
迫自完誰能問合并少保痛朱仙太尉悔崤事機苟
一失千載遂無成
  其五十八
曹馬雖竊禪猶存故君禮靈寳存晉安劉宋縁之起是
以零陵王掩恨歸蒿里一念逞所私千秋成厲軌諸子
豈盡嚚人人不良死不然寄奴勛夫豈阿瞞比
  其五十九
彦國領元樞堅辭格外賜一賜何足言難沮格外事老
[178-18a]
臣於舉動往往見深意鼎足共承君染指不自制椒房
與左鐺相與徼恩惠患得已不憂得之了不愧
  其六十
東昬逞屠僇勛庸一朝盡赫赫蕭蘭陵雍州義師振豈
惟感家難九有同茲愠奈何吳娃戀竟媒彭城釁不聞
夏殷滅喜妲皆來嬪人綱既已乖天道良可信更讀巢
刺編令人發深恨
  其六十一
[178-18b]
武陵怙酒德法興寄腹心湘東肆豪猜佃夫當喉襟名
輕行既劣俾制嗣君淫倖門既四闢八座皆聾瘖片紙
夕下來晨即委刀碪物情雖云快隠憂良亦深
  其六十二
景倩實孝廉精心事苫塊雖詳褚公譬誰能使居位一
朝遘國憂扶攜入趍衛宋棟垂欲傾一木焉足賴父子
同所歸怡然見先帝子野䜿儒生咄咄計成敗
  其六十三
[178-19a]
彦回秉清令鬚髯矗如㦸㑹之負挺勁長身若立壁堅
請天水社力抗山隂逼生死在須臾豈盡為名飾一念
偶已非滔天遂焉極赫赫兩師尹能無發深惜
  其六十四
毎讀梁史殘愀然感僧辨奸雄志逐麇肘腋遂中變焚
骨飲其灰王頒解脩怨論功不受賞竟免丹書譴良勝
伍行人終成徇知戀此身復為奢沈寃竟誰唁龔壯更
超然巴山從所願
[178-19b]
  其六十五
宋彧剪諸昆建安亦就圖忠勛在宗社不獲保頭顱魏
恪猜羣叔彭城首見疎明德格乾坤未免當門鉏儲胥
既自徹羽翼孑然孤唾手授蕭郎遺蘖召爾朱人事與
天心黙應良不誣
  其六十六
謝朏箕山節恨為子季賣出處自當心取決人謦欬赫
赫司徒公誰能使之拜辭蕭初若逺仕鸞豈無害指口
[178-20a]
但飲酒優㳺於禪代當時保身者名位兩不敗千載思
勝業令人有餘慨
  其六十七
晉有一仁人開府羊荆州梁有一仁人車騎韋嚴侯弱
者懐其德强者伐其謀儉慈不敢先老氏羊所優竺教
橫天來舉世皆蕩流韋也守中庸不忮復不求
  其六十八
昭明秉岐嶷其用稍文弱晉安一繼之靡靡成輕薄而
[178-20b]
況於湘東豹文迺羊鞟何必侯司徒然後成危削奚俟
宇文公江陵方面縛人主執天權操念為美惡渾渾西
京詞已矣不可作
  其六十九
爾朱起秀容結俠傾魏室衆不滿萬人所至無衡敵立
空葛榮衆逺授天光策有才足為亂惜靡戡亂德賀六
曹瞞亞黑獺仲謀匹混合由真運鼎峙乃材力咄咄廣
武嘆令人歌阮籍
[178-21a]
  其七十
魏氏起索頭統萬駕勃勃太武及文成兵氛猶未歇髙
祖力用夏三靈為之恱人文外以炳天綱内多缺易世
曽幾何奄然遂改物禮著忠信薄斯言吾敢蔑
  其七十一
髙氏恣淫昏為周剪明月烱烱血一泓剗之終不滅英
辟風後人吠堯亦昭雪易世有狂童捨旃尋故轍親賢
若齊王睚眦見屠裂為隋抑何厚為周抑何蔑掩巻感
[178-21b]
廢興令人思明哲
  其七十二
周武平晉陽六合在掌指如何後嗣昬廟社同齊址誠
臣抱訏慮直哉烏丸軌徐方接陳壤守經以俟死衛瓘
終不免伯陽竟逺徙為身計若疎為君斯可矣
  其七十三
唐公固隋臣宇文啓茅土阿𡡉隃商辛毒乃痛海宇何
必禪讓跡無害干戈取為德固未深功亦肩周武反顧
[178-22a]
靡愧心髙光絶千古若夫黃虞上赫赫我皇祖
  其七十四
唐髙甘聚麀妖瞾竊皇綱淫羶易廟社三靈為慘傷維
城拉然崩蹀血染天潢莽卓為一人寸斬不足償惜哉
無絶母完歸於上陽當時極兵威萬憤亦少揚養虎自
遺齧遺恨在英王
  其七十五
梁公古明德昭代實無倫瀕死不改節所涖惠必臻婉
[178-22b]
諫復皇儲密引皆俊民五龍既夾日萬古歸其仁危哉
再相時齒暮宦亦陳萬一先朝露此志竟何伸阿姨自
有子不作女主臣
  其七十六
少陵實沈雄太白擅豪華當其盤礴時口吻皆烟霞一
字翰墨林千秋歸大家生平宦不達晚節各天涯奉譴
竄夜郎乞食困浣花而我獨何幸獲保青門𤓰
  其七十七
[178-23a]
文饒一材臣所至樹風誼㑹昌式微代皇紐將解墜立
決萬里筴手挈三鎮地寵多器不任為汰復為忮垂老
涉鯨波白骨無所寄但稱裴司徒不及李太尉
  其七十八
唐德初告衰宇宙正佳兵前有郭汾陽百折必東傾萬
死不易心後有李西平萬古立人極豈惟宗社楨彼燧
亦何論為罪亦已盈惜哉臨淮謬遺恨在齊名
  其七十九
[178-23b]
裴公大將材不解深州圍韓公大將材不戢好水師決
勝或先登寧如一偏禆及乎坐廟堂天子所蓍龜片語
轉乾坤匹身係安危信哉尼父言大受難小知
  其八十
唐室將賈亂髙明俱倦勤軒龍不安位鶴馭將帝賓兩
武稱賢助二李亦純臣云陛下家事何必問外人愛州
與荆州不憚批逆鱗幸以首領完沈淪竟終身
  其八十一
[178-24a]
興慶帝父尊重華天下養如何猜疑際天倫遂板蕩抱
景等幽囚跬步同流放生時億兆主彌留向誰傍牝雞
一司晨豺虎成茲謗
  其八十二
牛李相樹敵進退為是非刺刺唇吻間人主至宵衣如
何洛蜀黨賢者亦為之渙羣表大易不比有明規矛盾
起方寸所讀何書詩竊窺五鬼章至今令人疑
  其八十三
[178-24b]
陽公為諫議四載閟其口一作驚人鳴出為道州守魚
及稻糜與衆均所受催科自註考能令督郵走兄弟
凡三人相與日飲酒醉即共衾宿不娶竟無後釣竒性
理僻於道能知否
  其八十四
順宗長諒隂伾文遂竊柄生終被竄僇死猶蒙佞倖及
觀所釐革往往多敝政頗收遺老還力與中貴競栁吕
一自没欲速成蹭蹬不覩快心人時有膏肓病
[178-25a]
  其八十五
自古負心人毋與朱三伍狙詐曹瞞流獰兇亞石虎狂
鋒既犯蹕王公盡碪斧沙陀首弄兵乗時竊邊土破巢
稍臣分刼揆仍兇虜力屈聊避尊夫豈崇故主竊陋司
馬公帝紀安足數
  其八十六
天厭五季腥時復一掃之存者旦暮人焉能辨華夷馮
公豈不偉於節安所施信心白刄間榮貴保期頥千秋
[178-25b]
蒙垢汙所救亦不訾二石一海鷗古稱圖澄師儒者所
不道西竺將取斯
  其八十七
有宋躬柔德臺諫執天衡與帝争是非物論時見憑念
無九苞彩爪距若蒼鷹檜冑肉餧之搏擊中所憎士氣
一為奪千秋猶不勝側耳平津館囁嚅承明廷咬咬雙
鸂𪆟豸角何峥嶸竄頭復揺尾寧不愧其名
  其八十八
[178-26a]
藝祖惇友于淳熈不良弟空宫閟丘嫂隂刄𢦤二嗣奚
必柱斧聲然後乃成弑普也社稷臣驅除毎先意其悞
不在今悞在書金櫃何物一老嫗亂經狥所庇毎讀梁
孝書竊賢竇詹事
  其八十九
宣和負與國復渝海上盟一念不勝貪宇宙遂佳兵朱
仙十三詔竟分南北形奕世言恢復聊爾美其名開禧
大辱國符離亦無成孱然史越王持重見譏評貴夀復
[178-26b]
世延毋乃當帝情
  其九十
伯紀與德逺忠志貫金石量隘而才疎焉能剪強敵忠
簡差練事其氣已蕭索等彼王與謝雍容㕘揆席矯首
眺大河蒼蒼七陵色安得劉寄奴純心為宗國
  其九十一
強敵震四垂天地為之裂鐵騎過獨松宋膽悉以奪信
公仗孤忠羣僚乃烏合弱卵壓泰山猶能整其轍天運
[178-27a]
久已去人事那得說掩卷惜公才世儒但稱節
  其九十二
賛皇謝膺試魯公戒求辟於中豈泊然大小猶有擇奈
何策華腴而奪隠士職前轍既已迷後軌踐其跡是巧
靡不師疇能已日革浮雲翳其眸欲辨人間色何如皓
魄澄羣曀自辟易
  其九十三
天厭一世人英雄生馬足兵刄周八荒所至皆魚肉中
[178-27b]
原冠帶地幾希付樵牧時維耶律公捐身不違俗宛轉
中所嗜從容解其毒遂令孑遺民生齒成代續萬古祠
禹功從配當不恧
  其九十四
邊馬躪中原遂掃東南陲天地盡為元生人安敢違倫
物俱澌盡存者僅一絲許生當色辰強起修飾之雖復
風俗頺猶守六經遺奈何拘方士齗齗生哫斯不聞夫
子言吾欲居九夷
[178-28a]
  其九十五
巴延善居功師出能以律中廢同汾陽晩榮等髙密廉
公當鼎沸一出秦隴謐正色抑降臣改顔崇儒術莫謂
秦無人江左乃無匹天意惜未純阿桑時間出
  其九十六
髙皇提一劔力抉乾坤翳聖武振八荒榮名邁五帝時
維中山王獨任心腑寄坐連百萬兵手挈中原地才宏
識更逺功大心轉細兩都對珥貂茅土垂世世
[178-28b]
  其九十七
開平卒於師曹衛亦早逝所以保令名爵賞亦延世宋
公拓中原功多罪亦細潁公闢西南未種纎介戾苟免
鍾室誅難辭杜郵賜為燕剪名將焉知非天意
  其九十八
韓公佐開國雅若何在漢尊當百僚師戚則東第冠貴
富既已極君恩未終渙胡陳小豎子何迺與其亂投繯
應星隕誰能明非叛但讀虞部章竊深投杼嘆
[178-29a]
  其九十九
吾憐革除際諸賢何不辰齊黃既首祻希直亦謀臣白
刄亘天來誰能保生存桓桓鐵尚書血戰挫燕人捐脰
不肯回一死識其真魏公椒房舊大義迺滅親下見武
寧王慨焉不辱身
  其一百
己巳邊馬狂上皇困魚服舉朝一于公嶷然回地軸天
子憂萬年鶴駕將改卜代言當上賞孤卿盡公禄于獨
[178-29b]
再堅辭於心了無恧彼權借文忮誰知非實録
 
 
 
 
 
 
 弇州續稿卷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