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一百七十一


[171-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一百七十一
            明 王世貞 撰
説部
  宛委餘編十六
酒創自杜康或云儀狄王無功祠杜康而以大樂令史
焦革配葢起自康也
唐名酒有瓊花露薔薇露玉窟春不凍春燒春麴米春
[171-1b]
金陵春竹葉春洞庭春蓬萊春海嶽春錦波春浮玉春
風光春郫筒若下新豐蘭陵宜城博羅湓水靈溪象洞
曲阿又乾和五骰宜城九醖河東桑落西涼葡萄蒼梧
竹葉西市睦郎官清
宋時名酒又有玉井秋香薌林秋露向恭/伯黄嬌段子/新
緑香范才/元瓮中雲易毅/夫清無底金盤露軟腴/者桃花雨芳/洌
者/銀光胡長/文雲露范至/能桂子香又名冷冽香楊萬/里
酒有蘭生漢武百味酒也玉薤隋煬帝得法於胡人者
[171-2a]
也醽醁翠濤魏侍中徴所造也十年而味益美
石能醒酒則李衛公平泉莊物也草能醒酒則開元興
慶池南物也
麴酒母也一曰酒教也揚雄方言音/器自闗而西秦豳
之間曰音/牟大麥麴也晉之舊都呼麰為䴭䴳子八/切
齊右河濟曰䴳䴹小麥麴北燕曰䴹麴又䴽音/卑細麥麴
也䵆音/蒙有衣麴也今天下通呼麴不聞有此數名
外國名酒西域有葡萄酒烏孫有青田核酒烏丸有東
[171-2b]
牆酒訶陵有栁花椰子酒波斯拂菻有肉汁酒北塞馬
湩酒南蠻㯽榔酒扶南安石榴酒又甘蔗土𤓰根酒辰
溪鈎藤酒赤土國甘蔗酒真臘有朋芽肉酒波斯有三
勒漿酒南荒有女酒女數嵗釀糟置壺於水中候女嫁
決水取之味甚美真臘風土記美人酒於美人口中含
而造之一宿而成尤異今四夷酒以暹羅為第一
南宋時酃酒最有名即魏太武得便大進者出衡州衡
陽縣以酃湖水造成味極美又其時烏程酒亦美而余
[171-3a]
兩宦其地酒皆濁不可言
名酒最古者闗中之桑落水經註蒲坂劉白墮所造成
於桑落之候反語謂之索郎後史補云河中桑落坊水
所造也魏書汝南王元悦以桑落酒餉元义極其媚䛕
庾信索酒詩有蒲城桑落酒杜甫亦云坐開桑落酒至
張謂有不醉郎中桑落酒教人無奈别離何余記舊時
曽預一權相席出桑落酒飲之且曰張謂詩云云唐已
有之乎余漫應曰杜詩有之水經註亦有之其人色變
[171-3b]
而曰吾不知也同坐者掐余手遂不敢對
有醉千日而始醒者中山酒也有醉十日而始醒者枸
樓國僊漿酒也有行千里而始醉者桂陽程鄉酒也
葡萄酒亦須麯蘖而成有人久積葡萄忘取遂自成酒
芳甘酷烈楊用脩以此為真葡萄酒餘皆妄也若爾西
域富人葡萄酒至萬石豈皆待其自液乎又文章草可
以成酒亦不得遂可言酒草也
猫以薄荷為酒雞以蜈蚣為酒鳩以桑椹為酒虎以狗
[171-4a]
為酒蛇以茱茰為酒謂食之而醉也南中人以㯽榔為
茶亦當以㯽榔為酒葢宋人有云㯽榔四徳醉能使之
醒醒能使之醉饑能使之飽飽能使之饑
古傳註茶樹初採為茶老則為茗今人俱稱新茗當是
錯用事也王肅在宋嗜茗後走魏嗜酪曰茗不中與酪
作奴北人因呼茗酪奴
建州之北苑先春龍焙洪州之西山白露鶴䫈穆州之
鳩阬東川之獸目綿州之松嶺福州之栢巖雅州之露
[171-4b]
芽南康之雲居婺州之舉岩碧乳宣城之陽坡横紋饒
池之僊芝福合禄合蓮合慶合蜀州之雀舌鳥觜片甲
蟬翼潭州之獨行靈草彭州之僊崕石蒼臨江之玉津
袁州之金片緑英龍安之騎火涪州之賔化建安之青
鳳髓岳州之黄翎毛建安之石巖臼岳陽之金膏冷此
唐宋時産茶地及名也
唐茶不重建以建未有竒産也至南唐初造研膏繼造
蠟面既又佳者號曰京挺宋初置龍鳳模號石乳又有
[171-5a]
的乳白乳而蠟面始下矣丁晉公進龍鳳團至蔡君謨
又進小龍團神宗時復製蜜雲龍即東坡供/佳客者哲宗改為
瑞雲翔龍則益精而小龍團下矣徽宗品茶以白茶第
一又製三色細芽而瑞雲翔龍下矣宣和庚子漕臣鄭
可聞始創為銀絲氷芽葢將已揀熟芽再剔去祗取其
心一縷用清泉漬之光瑩如銀絲方寸新胯小龍蜿蜒
其上號龍團勝雪去龍腦諸香遂為諸茶之冠今建茶
碾造雖精不去龍腦以為奩閤中味亦不用入瀹而茶
[171-5b]
品獨貴者虎邱其次天池又其次陽羨羨之佳者岕而
龍井六安之類皆下矣
蜀蒙山頂茶多不能數斤極重於唐以為僊品今之䝉
茶乃青州䝉隂山産石上若地衣然味苦而性涼亦不
難得
南劍有䝉頂石蒼湖州有顧渚紫筍常州陽羨同峽州
有碧澗明月福州有方山生芽洪州有西山白露夀州
有霍山黄芽
[171-6a]
段成式所載食品今摘其尤者猩脣獲炙觾翠犓腴麋
腱桂蠧石鰒熊蒸缹鰌蘇膏荆餳竽炙蠙臛䬾餬餦餭
粔籹炙子蟹葫精細飄鰾梨鱟醬紫述蕩
掔旄象約河隈穌鞏洛鱒洞庭鮒灌水鰩珠翠珎菜黄
鮐冀野梁㑹稽菰不周稻𤣥山禾楊山穄南海秬夀木
華𤣥木葉夢澤芹具區菁楊撲薑招揺桂越輅菌長澤
卵三危露崑崙茾黄頷臛醒酒鯖二物見南/史虞悰傳新鰌子蒲
葉菘竹根粟鰡子麻胡麥緑施笋千里蓴萬丈鱠蟁
[171-6b]
足鱠萬鑿鱠張掖九蒸豉大㹮炙蜀擣炙路時腊攫天
腊凡當餅大扁餳馬鞍餳白龍舍黄龍舍阿韓特餅櫻
桃䭔蝎餅又有籠上牢丸湯中牢丸即子瞻誤以/為牢九者也又稱
當時蕭家餛飩可以瀹茗庾家粽子白瑩如玉韓約家
櫻桃饆饠色不變曲良韓能為驢騣駞峯炙及衣冠家
名食有涼胡突鱠鱧魚臆連蒸麞麞皮索餅
御厨進饌用九飣牙盤食按隋煬紀諸郡進食即此牙
盤也
[171-7a]
渾羊設最為珍食置鵞於羊中内實粳肉五味全熟之
熱洛河射鹿血煎膓食之同昌公主傳有消靈炙紅虬
脯郭進蓮花餅饀宋龜樓子膾仇士良赤明香脯玉真
公主逍遥炙素/食韋巨源食單有單籠金乳酥是餅但用/獨隔通籠
欲氣/隔曼陀様夾餅公㕔/㕔爐巨勝奴酥蜜/寒具貴妃紅加味/紅酥婆羅
門輕髙麵籠/蒸御黄王母飯偏鏤卵脂葢/飯面裝雜味金鈴炙酥攪卵/脂取真
七返膏七裷作回花/恐是糕子光明蝦炙生蝦則/可用通花輭牛腸胎/用
羊膏/髓生進二十四氣餛飩花形饀料各異/凡二十四種生進鴨花湯
[171-7b]
厨典入/内下場見風消油浴/餅同心生結脯生結後/風乾冷蟾兒羮
冷蛤/蜊唐安餤鬪/花金銀夾花平截剔蟹細/碎巻雙柈方破餅饀/料
花/用火燄盞口䭔上言花/下言體水晶龍鳳膏棗米蒸方破/見花乃進玉露
酥/雕漢宫棋子麵錢印/花煮長生粥進/料天花饆饠九煉/醬賜緋
含香糭子蜜/甜雪蜜爁火/例麵八方寒食餅用木/範白龍臛鱖/肉
素蒸音聲部麵蒸象蓬萊僊/人凡七十事金粟平䭔魚/木鳳凰胎雜治/魚白
羊皮花絲長及/尺逡巡醬魚羊/體乳釀魚完/進丁子香淋膾醋/别
葱醋雞入/籠吳興連帶鮓不發/缸西江料蒸彘/肩屑紅羊枝杖蹄/上
[171-8a]
裁一羊/得四事昇平炙怡羊鹿吉/三百數八僊盤剔鵞作/八副雪嬰兒治蛙/豆英
貼/僊人臠乳瀹/雞小天酥鹿雞/參拌分裝蒸臘蒸熊存/白卯羮純/兔
清涼臛碎封狸肉/夾脂筯頭春炙活/鶉子煖花寒釀驢蒸取/爛水鍊
犢炙盡火/力五生盤羊兔牛熊/鹿竝細治格食羊肉腸臟縛/豆英各别過門香
薄治羣物/入浮油烹紅羅飣膋/血湯浴繡丸肉麋治/隠卯花纒花雲夢肉巻/鎮
徧地錦裝鼈羊脂鴨/卵脂付蕃體間縷寳相肝盤七/升再
謝諷食經中畧節五十三種北齊武成王生羊膾細供
沒忽羊羮急成小餤飛鸞膾咄嗟膾剔縷雞爽酒十様
[171-8b]
巻生龍鬚炙千金碎香餅子花折鵞糕脩寳巻交加鴨
脂君子飣越國公碎金飯雲頭對爐餅剪雲斫魚羮虞
公斷醒鮓魚羊僊料紫龍糕十二香㸃臛春香泛湯滑
餅象牙鎚湯餅浮萍麵金裝韭黄艾白消熊帖乳花
面英加料鹽花魚目専門膾拖刀羊皮雅膾折筯羮香
翠鶉羮朱衣飯餤露醬山子羊羔千日醬加乳腐金丸
玉萊臛鼈添酥冷白寒具天孫膾暗裝籠味髙細浮動
羊乾坤夾餅乾炙滿天星含漿餅撮髙巧裝壇様餅楊
[171-9a]
花泛湯糝餅天真羊膾魚膾永加王特/封烙羊成美公藏
蟹含春侯二名如/上注新治月華飯無憂腊連珠起肉
食品又有隋煬鏤金龍鳳蟹唐清風飯用水晶飯龍睛/粉龍腦末牛酪
漿調事畢下氷/池冷透進之同阿餅碎肉與麵搜/和如臂蒸之蕭家麥穂生寒消
即酥夾/生也辣驕羊大碗粧春/饌蒸之玉尖麵以消熊棧鹿為/饀葢出尖饅頭
筯羮又乳㹀鐵烙其乳而出/之乳凝筯上以為饌
金陵有七妙虀可照面餛飩湯可注硯餅可映字飯可
打擦臺濕麵可穿結帶醋可作勸盞寒具嚼著驚動十
[171-9b]
里人
禮所謂八珍者淳熬 淳母 炮豚擣珍 漬 熬
糝 肝膋 炮牂葢八法也其品則牛羊麋鹿麕豕狗
皆所以飬老者也後世則云龍肝鳳髓兔胎鯉尾鶚炙
猩唇熊掌酥酪蟬羊脂/為之迤北八珍醍醐吭野駞蹄鹿
唇駞乳麋天鵞炙紫玉漿𤣥玉漿即馬/嬭子
宋髙宗幸清河王張俊第供進御筵脯腊一行線肉條
子皂角鋌子蝦腊雲夢把兒肉腊嬭房旋鮓金山鹹䜴
[171-10a]
酒腊肉肉𤓰虀垂手八盤子揀蜂兒下酒十五盞花炊
鵪子荔枝白腰子嬭房簽三脆羮羊舌簽萌牙肚胘肫
掌簽鵪子羮肚胘膾鴛鴦煠肚沙魚膾炒沙魚襯湯鱔
魚炒鱟鵞肫掌湯虀螃蠏釀棖嬭房玉蘂羮鮮蝦蹄子
膾南炒鱔洗手蠏鯚魚假蛤蜊五珍膾螃蠏清羮鵪子
水晶膾猪䐗假江蝦棖膾蝦魚湯虀水母膾二色蠒
兒羮蛤蜊生血粉羮揷食炒白腰子炙肚胘炙鵪子脯
潤雞潤兔炙炊餅不炙炊餅彎骨厨勸酒十味江
[171-10b]
肚江生蝤蛑簽薑醋香螺香螺煠肚薑酸假公權煨
牡蠣牡蠣煠肚蟑蚷煠肚對食十盞二十分蓮花鴨簽
蠒兒羮三珍膾南炒鱔水母膾鵪子羮鯚魚膾三脆羮
洗手蠏煠肚胘對展每分時果五盤晩食五十分名件
二色蠒兒小頭羮飯肚子羮笑靨兒脯腊雞脯鴨
食經食次二書有脯法見謝朓傳又有浥魚法羮
臛法胡羮法肺法羊盤腸䧳觔法𦍑煮法筍羮法
䰿臛湯法槧次法損腎法蒸缹法胡蚫法懸熟法裹蒸
[171-11a]
腤法蜜純煎法勒鴨消法酸肫法捧炙法腩炙法
牛胘炙法擣炙法銜炙法啖炙法餅炙法範炙法
法苞䐑法餅有酵法髓法粲法膏環即宋玉賦/中粔籹也
麫也炒墋法糭䊦法煑法以其名小異故記之
汴中節食因記其名元陽蠒元/日油畫名珠上元/油䭔六上菜
人/日涅槃兠二月/十五手裏行厨上/巳冬凌寒/食指天餕饀四月/八
意圓重/五緑荷包子伏/日辣雞臠二社/飯羅喉羅飯七/夕玩月羮
中/秋盂蘭餅饀中/元米錦重九/糕宜盤重/至萱草麫臘/日法王科斗
[171-11b]
臘/八
何太宰曽有安平公食單韋僕射巨源有燒尾宴食單
段丞相文昌有食經五十巻號鄒平公食憲章庖榜曰
煉珍堂在途曰行珍館虞悰有食方謝諷有食經各十
巻孟蜀食典一百巻
何曽食日萬錢子劭日二萬錢任愷一食萬錢和嶠日
三萬錢髙陽王元雍一食數萬錢杜岐公悰日五食一
食萬錢李衛公徳裕至一杯羮二萬錢韋侍郎陟至厨
[171-12a]
中棄遺直萬錢元丞相載用食物椀器至三千事
蔡太師京厨婢數百人庖子亦十五人段丞相有老婢
名膳祖四十年閲百婢僅九婢可嗣法孫節度承佑一
宴殺物命千數蔡京每殺鵪子輒千餘承佑每謂人今
日富有小四海矣謂南蝤蛑北紅羊東蝦魚西粟皆備
也尸子曰桀紂必南海之薑北海之鹽西海之菁東海
之鯨
何太宰每宴不食尚方所食晉武帝令就其家取之帝
[171-12b]
幸王武子第侍婢數百人各持琉璃器供膳食蒸豚有
異於常問乃以人乳飲之齊武帝幸芳林園就虞悰求
味獻粣及雜肴數十輿大官不及也上欲求飲食方不
得後體不快悰僅獻醒酒鯖鮓一方而已當時君臣乃
爾良可笑也
食之多者史稱㢘頗七十餘一飯斗米秤肉注云秤十
斤也苻堅拂葢郎夏黙等三人每食飯一石肉三十斤
長至丈九尺理或勝之宋明帝噉白肉至二百片蜜漬
[171-13a]
鱁鮧一頓數金鉢蕭頴胄噉白肉鱠至二斗馬希聲日
食雞五十然皆江左人也
波斯王每食酪肉麨蜜至二石餘肥大不能行佛為説
法勸觧乃減一石南燕慕容徳時逢陵長王鸞長九尺
腰帶十圍貫甲跨馬不由蹬徳見而竒之賜食立盡一
斛馬希聲日食五十雞此餔餟之極也范汪噉青梅一
斛都盡更自難
齊王好食雞跖日進雞七十臨江王妃江無畏好食鯽
[171-13b]
魚頭日進鯽魚三百可為的對
宋史載張司空齊賢罷相知安陸賔客㑹厨吏密寘一
金漆大桶㕔側窺公所飲食如其物投桶中至暮漲溢
桶外公一食肥猪肉輒十餘斤風藥黒神丸常人服不
過彈許公常以五兩為大劑夾以胡餅頓食之趙丞相
雄上殿奏事上從容問曰聞卿善啖欲作小㸃心相請
如何趙起謝遂命内侍捧史忠恵所進玉海容三升者
賜之凡七賜皆釂繼以金柈捧籠炊百枚食其半上曰
[171-14a]
卿可盡之遂食至盡上為之一笑後南帥日欲求其偶
而不得有以兵馬監押薦者召對飲各盡酒三斗猪羊
肉各五斤蒸糊五十事趙已醉飽摩腹而其人尚醒因
更進酒斗許將别其人腹間忽砉然有聲葢恒時束革
帶限之漲而斷也張趙二公微時跅弛事極相類
師曠荀朂符朗皇甫謐妙於味者也彭鏗易牙毛徳祖
虞悰曲良翰彭湘潔余媚娘工於味者也魏文齊武隋
煬吳質何曽何劭和嶠王愷王濟石崇劉穆之徐湛之
[171-14b]
何朂阮佃夫朱异羊侃元雍元琛崔贍爾朱文略韋安
石韋陟裴冕元載段文昌李徳裕趙雄武孫承佑陶穀
蔡京張俊張鎡侈於味者也㢘頗樊噲王鸞典韋李勲
勇於味者也宋明山濤劉道真江淹蕭頴胄鹿宜孫馬
郁杜悰廖易之張齊賢張慤趙雄洪於味者也張易之
張昌宗韓縝酷於味者也羅友陳仲潛猥於味者也鄭
子公御斟司馬子期小人於味者也
宋南康公劉邕嗜瘡痂比於鰒魚唐劒南節度使鮮于
[171-15a]
叔明嗜臭虫每採拾得三五升浮於微熱水洩其氣以
酥及五味熬巻餅食之云天下佳味知福建院權長孺
嗜人爪甲見之輒流涎與南中犢結蜜唧不乃羮何以
異哉
山巨源飲量至八斗晉武帝每令私益之盡量而止醉
後餔餟折筋不休則不特能飲亦洪於食者也劉伯倫
祝詞云一飲一石五斗觧醒嵇阮可以例推矣周伯仁
渡江雖日醉而恒云無對後有舊對訪之欣然命酒各
[171-15b]
盡一石大醉其人酒從臍出滂沱牀下而死滿寵盧植
馬融傅元劉京魏舒劉藻栁謇馮跋之飲皆可至石餘
鄭康成鄧元起皆一斛不亂于定國飲酒數石不醉為
廷尉十八年冬月請讞益精明裴宏泰自杯勺以至觥
船重二百餘兩可為酒人之冠
嵇阮劉畢始為裸袒之飲而已渡江以後周伯仁醉欲
通紀瞻婢露其醜穢為憲司所劾按五行志晉恵帝元
康中貴游子弟相與為散髪之飲對弄婢妾逆之者傷
[171-16a]
好非之者負譏則不止一伯仁而已也占以為貌不恭
之災
劉潛石曼卿輩尤為豪飲每飲必云幾日一日興方濃
而酒垂竭傍有醋三斗許併飲之酒醋俱盡或置身木
杪而飲曰巢飲以席自束出首而飲之已復縮入曰鼈
飲所謂牛飲者不足道也歐陽永叔梅聖俞俱量可盡
百杯每遇潛曼卿輒為所困
隋仁夀間籌禪師入内造五色飲以扶芳葉為青飲拔
[171-16b]
楔根為赤飲酪漿為白飲烏梅漿為𤣥飲江笙為黄
飲又作五香飲第一沉香飲次檀香飲次蘭澤香飲次
雞舌香飲次甘松香飲大業志扶芳出吳郡其樹蔓生
纒繞他樹葉圓而厚凌冬不凋夏月取其飲微火炙使
香煑飲碧深色香甚美不渴今不定為何樹亦不解作

琴始五絃舜所彈也堯善之加二絃以合君臣之恩蔡
邕益之為九絃彈一絃者馬明生所遇神女也無絃者
[171-17a]
陶元亮所自寓也
斵琴名手自伯喈外隋則趙取利唐則雷霄雷盛雷珏
雷文雷迅郭亮沈鐐張鉞金儒僧三慧宋則蔡睿朱仁
霽衛忠正趙仁濟馬希仁馬希先金淵金公路陳亨道
馬大夫梅四龔老林杲元則嚴古清施溪雲施谷雲施
牧州
古琴名則氷清春雷玉振黄鵠秋嘯鳴玉瓊響秋籟懐
古南薫大雅松雪浮磬奔雷存古寒玉百衲響泉冠古
[171-17b]
韻磬涉深天球趙子昂以大雅名堂松雪/名齋當是二琴為所有耳又混沌材玲
瓏玉萬壑松雪夜氷玉澗鳴泉石上清泉秋塘寒玉九
霄環珮以上俱見輟耕録又吳越有洗几清絶二琴析
氏百衲琴見洞天清禄集及輟耕録
趙希鵠云古琴有隂陽二材桐木面陽日照者為陽不
面日為隂以新桐木驗之陽必浮隂必沈陽材琴旦濁
而暮清晴濁而雨清隂材琴旦清而暮濁晴清而雨濁
古琴以斷紋為證琴不厯五百嵗不斷愈久則斷愈多
[171-18a]
斷有數等有蛇腹斷有面底俱斷有梅花斷偽者無劒
鋒亦不難識也
博物志云堯造圍碁丹朱善之彼王中郎之坐隠支道
人之手談雅語也尹文子之喻音劉中壘之兵法正語
也杜夫子之禆聖教班蘭臺之象地則效天文通王道
夸語也葢孔子之謂賢賢於飽食終日者而已所謂小
道可觀致逺恐泥者也乃若奕之有品啟自劉宋盛於
泰始至宰相論評人主制决噫亦盛矣吾請得為時飬
[171-18b]
略言之孟氏有言奕秋通國之善奕者也又杜夫子在
西江為天下第一而吳録稱嚴子卿碁與皇象書趙達
數為吳中八絶又抱朴子云嚴子卿馬綏明聖於碁者
也然則四人者其最上品乎當漢末有馮翊山子道王
九真郭豐善奕曹太祖皆與争能孟徳既未琅然諸君
復遇敵手殆難乎上者矣晉氏之季吾宗敬豫與濟陽
江霦俱為中興第一竊謂士大夫之第一猶之王僧䖍
之稱齊髙帝書云爾而是時北燕羅騰字叔龍者究盡
[171-19a]
其妙獨步當時俄而北平樂抄字少攜者出而與齊要
之其猶在敬豫與霦上哉宋文既好此伎而羊元保以
賭得宣城郡士林豔之然其品第三不知誰當為第一
者吳郡禇𦙍七嵗入髙品及長冠絶當時坐從父崇期
反累死何尚之特以絶藝為請不得𦙍不死意者其𦙍
乎湘東素亦偏嗜等於鱁鮧然為品甚拙而受識甚闇
是時用建安王休仁為圍碁大中正品彭城王抗第一
㑹稽禇思莊夏赤松次之抗神速思莊巧遲抗取勢赤
[171-19b]
松鬬子此所以小異也然是時魏有范寗兒偕使者李
彪來一戰而勝王抗寗兒亦第一品也梁武帝素工奕
奕在能品用湘東例命到溉朱异司其凡而沈約為之
序大抵宋之徐羨之羊元保何尚之齊之蕭之子良栁
世隆惲及溉异輩亦僅士大夫錚錚者耳唐之奕以開
元王積薪為第一然所謂孤山老姥婦姑者當逺据其
上又有待詔滑能品最髙至為上帝所取顧師言者不
甚著記謂其在大中初行子至三十三着勝神頭國王
[171-20a]
一曰日本國王第所謂鎮神頭勢今尚在然則能與思
言亦第一品也宋興繼積薪而品髙者為江右劉仲甫
積薪之時有李憨角仲甫時有王憨子角然李憨見輕
而王憨見忌最後三衢祝不疑髙仲甫一道許河東晉
士明髙仲甫兩道許而劉氏之袒廢矣明興江隂相子
先稱國手靳人樓得達勝之又有一游僧亦勝之正徳
中宰揆之地如李文正東陽楊文襄一清喬莊簡宇諸
公皆好奕而四明范洪重洪之後永嘉鮑一中重鮑生
[171-20b]
晩不及與洪角而格勝之文襄呼鮑小友為延譽江淮
間而其郡李冲晩出遂與鮑鴈行周源又晩出於李徐
希聖又晩出於周惜早死皆駸駸角鮑者也此所謂永
嘉𣲖也婺汪曙不及鮑者一子程汝亮晩出勝之而亦
蚤死此所謂徽𣲖也顔倫善决局不差一道足跡徧天
下無能當者而李釡時飬晩出遂與之角倫䕶名不復
肯應乃游吳中此所謂京師𣲖也今後進中閩有陳生
蔡生越有岑生揚有方生鼎立而蔡與岑尤張甚皆未
[171-21a]
可量也始永嘉守修郡志志伎藝曰鮑一中奕品第一
李沖次之沖意不樂遂罷不復志而最後沖且老矣與
時飬戰大敗數避匿程汝亮之遇時飬一再北遂為勁
敵云王子曰余少時覩鮑生奕不能悉其妙第見其批
亢擣虚無衡陣耳後所覩顔倫子明最後乃覩李與程
勁為忘寢食者數矣譬之用兵鮑如淮隂侯有摶沙之
巧李則武安君横壓卵之威顔則孫吳挾必勝之算程
則諸葛修不破之法雖竒正時出攻守異勢要之皆稱
[171-21b]
善師者矣余嘗戲李以李廣程以程不識程猶未肯色
受也然李時時為余言未嘗不遜顔以為有國士風余
因作奕㫖手書一通貽時飬謂與顔鮑而程四子者不
知古何如以當明第一品無愧也
余既與李時飬論奕歸而臆數其人與品手書貽之乃
其事有竒而未可據者因再疏一通為奕問俟後博考
傳記毋妨再續也問段柯古所載鳩摩羅什為人奕起
子空處皆作龍鳳形信乎曰其人奕品下至八九道或
[171-22a]
可誘而成耳不然什公亦姑幻障人耳目無是理也問
顧師言三十三着而勝神頭王信乎曰一説日本王也
奕至三十三着而決勝所謂通神者也其猶在坐照上
乎師言於品不登第一而考之史古未有神頭國而日
本王由來不入朝將無好事者為此勢以附㑹其説乎
未可必也問孤山老姥之説信乎曰或有之然非積薪
之自為神也好事者假神而抑積薪之語也所謂指示
以攻守刼殺之方甚略曰是子可教以常勢耳其抑積
[171-22b]
薪可見也問一行於張燕公宅見積薪奕遂與之為敵
且曰念貧道四句乗除語人人盡為國手信乎曰有之
一行神於數者也神於數則可以觸類其曰四語乗除
人人國手非也問陸子静一悟河圖數而勝國手信乎
曰其徒假一行事而神其師之語也子静奕品甚下今
不覩其遺文若葛藤而胡以能悟也問范寗兒之勝王
抗信乎曰有之抗重而寗㣲也寗兒以有心待抗而抗
以無心待寗兒猶之乎司馬仲達之於孔明也且此一
[171-23a]
局耳未可定也問滑能之事信乎曰能暴死耳奕者之
神其説也是天人者勝能而何又假能也問王質爛柯
之説信乎曰不然也堯至今三千六百年耳度不能十
局也則為神仙者曷夀焉問劉仲甫之髙王積薪兩道
也祝不疑之髙仲甫一道也晉士明之髙仲甫兩道也
信乎曰果爾則積薪而上有四道矣仲甫之髙積薪也
其持論也自為髙者也不疑士明之髙仲甫也乗瑕者
也二子用壯而仲甫用衰也問王粲陸瓊之覆局信乎
[171-23b]
高品哉曰惟仲甫與顔倫亦能之此善記者也非與於
品者也問孟堅之有㫖也應璩之有勢也馬融曹攄王
粲劉恢蔡洪梁宣之有賦也李尤之有銘也髙品哉曰
惟永嘉林生有集焉而品第五也此工於文者也非與
於品者也問吾子何如曰猶之乎數子而已矣
 
 
 弇州四部稿巻一百七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