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一百四十二


[142-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一百四十二
            明 王世貞 撰
説部
 短長上二十三條
  耕於齊之野者地墳得大篆竹冊一袠曰短長其
  文無足取其事則時時與史抵牾云按劉向叙戰
  國策一名國事一名短長一名長書一名脩書所
[142-1b]
  謂短長者豈戰國逸策歟然多載秦及漢初事意
  亦文景之世好竒之士假托以撰者余怪其徃徃
  稱嬴項薄炎徳誕而不理至謂四皓為建成侯偽
  飾淮隂侯毋反状乃庶幾矣因録之以佐稗官一
  種凡四十則
邯鄲之難楚取魏睢濊之間以自益也江乙為魏説楚
威王曰臣不佞少習楚事竊以為先靈王之賢甚於先
荘王也楚王作色曰先荘王雄楚者也九戰而九勝以
[142-2a]
盟諸侯光列五覇聲到今靈王少負不諱罪為章華臺
而疆内叛之天下不哀客胡誖也曰主臣荘王之有討
於宋也環城芻牧者以百里築室反耕宋人易子而食
析骸以㸑王赦之盟而弗有也討鄭鄭亡其君肉袒牽
羊以迎而王赦之盟而弗有也討陳以夏徵舒僇鄉取
一人而又弗有也恤鄰厄誅不庭汲汲乎亡燕息之間
戎車屢駕地不加益以空名為政於天下者荘王也靈
王㓕陳㓕蔡城不躪朱方兵力所及亡不有也方城
[142-2b]
外之師與方城内應而王暴縊也以實利媒禍於天下
者靈王也今魏聞趙之請救而王弗與也潜師乗虚而
取睢濊之間是靈王之武也臣竊以王殆賢靈王楚王
曰㣲夫子之言殆哉請得因睢濊而媾於魏
陳軫謂楚王曰臣欲益王之地而王欲割也臣欲强王
之兵而王欲削也欲收六國而宗楚而王欲失也欲抗
楚以抑秦而王欲卑也夫割與削失與卑度非王欲也
然而以意得之得之王之禮張儀而内寵鄭䄂也
[142-3a]
謂魏惠王曰酒有酖王食之乎曰否前郎中貎美而陽
疆以備宮監乎曰惡是何言也然則酒之惡酖也為毒
也宮監之惡前郎中也為其釣滛也張儀之毒也甚於
酖而其釣滛也甚於前郎中王乃委國而事之何也
楚頃襄王獵於濠而樂也觴羣臣而命之監曰醉廼解
客有來謁者曰請須臾曰毋間遂酒之敢問客何業曰
臣不肖少賈而中棄之晚乃業儒見魯儒與吴賈爭也
魯儒曰親重身吴賈曰否身重親魯儒曰吾聞之夫子
[142-3b]
矣父母之讐不共戴天其以身也曰以直報怨吴賈曰
吾先君闔閭之有檇李役也王夫差因以夕枕薪晝茹
膽而令於庭曰夫差爾忘越王之殺爾父乎曰不敢積
甲而訓之以伐越棲越句踐於㑹稽之臺而弗誅也為
其稱臣也王句踐因以夕枕薪晝茹膽而令於庭曰句
踐而忘㑹稽之恥乎曰不敢積甲而訓之以伐吴棲吴
夫差於姑蘇之䑓而弗赦也夫差報親而赦也句踐報
身而弗赦也然則身重親臣未有以折也臣今者過王
[142-4a]
之國都而知其駢謬也夫函關之留鄢郢之舉王殆以
為疥癬也置之均已王面赤趣罷獵
芈八子使其監謂張儀曰妾之有憾於惲君所悉也惟
惲日夜不忘囓齕稷異日安能頫首而事之今惲幸在
逺可圗也妾欲行申生之胙而懼大臣之以逺證也惟
君善謀之請以黄金千鎰為夀儀曰諾他日見昭襄王
王曰惲之治蜀也庶幾理哉曰然曰惟先生之習於蜀
也吾欲開其西南之地以勁楚後可乎曰不易也其西
[142-4b]
南為羅施鬼方其人若猿猱若又若倀而又最善毒
粟黍之液淬於刄血濡縷立死其食人有咽而死者有
周月而死者有周嵗而死者有三嵗而死者施之食有
即沸敗者有十日敗者有踰月而不敗者為蠱百状與
變搆是不可威而致也王曰先生何所得之曰得之
蜀賈之徃來能以其物貿者也居嵗餘而蜀侯惲以山
川之胙來致餕王将嘗之八子曰是逺餽也試而後嘗
之以啖小臣小臣即斃昭襄王怒而欲誅之穰侯曰申
[142-5a]
生可鑒也蜀之程五於曲沃矣居再旬而毒不敗肉者
鮮王益怒曰蜀毒不敗肉也夫申生寃惲獨不寃使司
馬錯賜之劍蜀侯惲與其夫人皆自裁而誅其郎中令
嬰等二十七人
尉文君謂趙王曰夫從人者意不欲天下之精為從也
衡人者意不欲天下之精為衡也夫天下之精為從也
無間而起其説於從者精為衡也無間而起其説於衡
者從衡錯而傾邪之士得執而操其權故夫利與客逝
[142-5b]
而害留王也且夫一辯客之任足以食百戰士而有餘
王請一切謝客可也
毛公為信陵君説魏王曰家任長然乎王曰然然則臣
之鄉有火於鄰者炎筄燼簃折杗廇勢必逮及其長方
醉卧不起其弟不得請而從家衆㪺水柯斧而救之可
乎曰可然則秦虎狼也旦夕且舉趙趙舉而包魏於膏
肓之間必不已也秦甲西下軹道南陽封兾因夏水决
滎宿胥之口而灌大梁東兼邯鄲之甲度白馬而與師
[142-6a]
㑹大王雖欲偃然托吏民之上一日得乎信陵君以王
醉之未醒乗見卒力戰破秦師而存趙以存魏也大王
乃厭社稷而怨之乎王曰寡人非敢怨信陵君也不忍
於死者鄙耳毛公曰晉鄙宿将也将大王十萬之衆於
境日費千金而不恤也覩社稷之殆淪而次且不進也
毋乃以魏為貨乎信陵君知誅貨魏者耳不知為大王
将也王謝曰請徐思之次日薛公見王曰客何來曰邯
鄲見信陵君乎曰信陵君日夜悲啼思大王内責咎外
[142-6b]
畏誅未敢東駕也信陵之客三千人人扼腕髮立以大
王薄介弟而輕社稷功思以頸血汚屬車之輪臣其一
也且以大王之兵符在卧内而客取之若承蜩王謝曰
敬因客迎信陵君
趙有樓煩之地贅縣入秦秦欲得之趙弗應也秦王使
使以好請而以兵繼之趙王謀於公子勝曰若何公子
勝曰賄之富人有溺者人得其屍富人請贖之其人需
金甚多富人問鄧析曰安之此必無他賣矣得屍者
[142-7a]
患之以告鄧析曰安之必無他買今秦無他買而王無
他賣也秦不善䇿而以急來王毋拒也緩之而後要之
而不失利也
孟嘗君之為燕謀齊也燕師騎刼破七十二城復去
燕而為齊於是襄王相安平君而誓師焉孟嘗君方食
客失箸不知所擇馮諼起而問曰主君殆有憂色乎孟
嘗君曰㣲夫子言之固有請也日者吾不能事宗國顛
越于位又不能備御圉之役以為都邑憂其能免於嗣
[142-7b]
人之罰乎事秦秦吾憾也不可以再辱楚趙吾與也事
之吾不忍於先君之邑而棄之又棄客也馮諼曰君何
患焉吾請為君三東其客而薛席於臨菑之社而毋恐
吾客一往而齊不敢西南其車騎客再往而齊七命之使
馳薛三往而齊請固盟乃屬其客勝臀陽為得罪於孟嘗
君者而奔齊事安平君之舎人以間謁安平君曰薛公不
可赦也夫弁髦我前王之托而以齊市燕今又中立弗
臣也一世縱敵數世之害也請以埽燕之勁而剪之安
[142-8a]
平君曰謹受教因相與規兵食勝臀曰夫子之所守即
墨若干仭曰四仭而不及者八之一其下豐如之上不
及者三之一曰薛靖郭君之所築也加尋矣守士幾何
曰燼餘也不及萬人曰薛公之所鳩者六萬家家壮男
子二而皆荆楚闘士也客三千人其半劍伎客也兵法
十圍而五攻今二之為兵三十六萬而可曰楚魏之來
救若何曰請以白璧十雙金千鎰分而媾於二廷更請
以十萬塞其救道安平君不懌曰子策之善今令吾舉
[142-8b]
國而從事薛而猶不足也請緩之故曰客一徃而齊不
敢西南其車騎也久之馮讙乃使以二乗為秦装也者
而間行至薛曰秦王敬使其大夫某布之執事不糓欲
留君以固秦之社稷而君弗察也雖然不糓不敢以怨
也君誠有意乎穰侯出舍以待君之臨薛公謝而去之
而泄之安平君居有頃則使以十乗為趙装者而至薛
曰趙王敬使其大夫某布之執事日者君去趙相寡人
心怦怦焉懼辱其社稷以為先生憂君幸不得志齊敢
[142-9a]
虚介弟之位與邑以待薛公謝而去之而泄之安平君
居有頃則又以一乗為楚装者夜請鑰而内之與薛公
室而語弗泄也乃使客董之繁菁若以姦得罪者奔而
事安平君以間謁曰君知楚使之一乗夜入薛乎曰知
之知楚語乎曰不知也董之繁菁曰吾得之其内侍者
楚王使為薛公曰淖齒之與其兵不反也吾不敢以恨
其嗣王雖然請因君而利焉吾欲納甲十萬於薛因子
之吏士與齊故臣嚮而吾以四十萬繼之如其克也盡
[142-9b]
淄維之東奄姑攝以為君封域也不然吾得薛為外疆
以界齊江漢之瀦惟其腴都五倍薛而酬君何如薛公
謝曰未敢以市我先王如其不獲成也而圖之安平君
矍然起見齊王曰薛不易下也而其地楚魏之所急也孟
嘗君又諸王之所急也王請得而拊之齊王乃使大夫
貂勃以七命侯之車服聘於孟嘗君曰伯父先王之所
師事也孤不敢以臣惟是五世之昭伯父共之孤不敢
外也不腆車服太公之所拜賜於成周者也敢請為伯
[142-10a]
仲之邦以世世夾輔齊故曰客再徃而齊七命之使馳
薛也孟嘗君率薛之吏民而拜賜報聘者行矣乃屬故
狗盗之客徃而亡何安平君寘相印兵符於卧内而旦
失之懸賞百户以購孟嘗君使使敬奉安平君曰有賈
於市而得者以獻為其類於君也不敢私謹以凟下執
事安平君大恐而厚禮孟嘗君使曰為我謝孟嘗君單
之首領實在君所單死而已不死而不左右齊之宗社
以奉事君者有如日君無恙而所不得志於單者有如
[142-10b]
日故曰客三徃而齊請固盟也
武安君坑趙降卒四十萬人於長平趙大震還師秦王
為王車而御之既罷燕舍人錯曰趙不復下矣而武安
君且死武安君所謂巧戰而拙勝夫以趙之存者其耄
老哭子弟其孤少哭父兄厲白刄馮堅城而以故告諸
侯曰秦為無道蠶食六王趙舉勢必及韓魏南收楚北
歸燕而東割齊諸侯之吏士闘亦死降亦死等死闘什
伍乎而秦之彊兵傷過半天下之為趙者五以五倍之
[142-11a]
衆協人自救之謀而佐必死之趙當半殘之秦此猶之乎
劍石也劍雖利不缺則折武安君計不勝必不行行秦
王不怒而師辱不行師不辱而秦王怒臣故曰長平之
役武安君為趙坑四十萬人又為四十萬人自坑以謝

燕王喜使栗腹以百金為孝成王夀酒三日反報曰趙
民其壮者皆死長平其孤未壮可伐也王乃召昌國君
樂間而問曰何如對曰趙四逹之國也其民皆習於兵
[142-11b]
不可與戰王曰吾以倍攻之可乎曰不可以三可乎曰
不可王大怒左右皆以為可伐鞠武曰淺矣昌國君之
言夫謂趙不可伐者覿在趙者也謂燕不勝趙者覿在
燕者也胡以不覿秦夫燕之所以緩中秦禍者趙為之
屏也夫燕攻趙而不勝燕燕且為趙舉是趙失之秦而
取償燕也燕攻趙即勝之是瘠趙而速秦舉也禍且鄰
我即勝趙而舉之得瘠國而徹其屏亦鄰禍也且天下
之能禍燕者秦也趙弗與也其稍足以支秦者齊楚之
[142-12a]
外即趙也燕弗與也楚失鄢郢而東徙弗能軍矣齊中
我濟西之役而甫復國其氣弗振矣趙又喪四十五萬
於長平是三國者茅靡焉燕旦夕之為秦是憂而何有
趙也燕王益怒不聽遂以有鄗代之敗
穰侯免相國就封陶出關關吏閲其单輜重千有餘乗
聞之昭王王按劍而怒曰吾王四十年不為王而為穰
侯穰侯相三十年不為秦而為穰也籍太后朽骨何避
乎必僇而室之武安君恐使其客説曰大王亦知五覇
[142-12b]
之所以遂否乎曰不知也齊桓晉文霸而遂宋襄覇而
否者非桓文之獨工而宋襄之獨拙也其行事謀筭等
耳齊晉強而宋弱也齊晉之所以強者何也齊之所以
強非始桓而勁也釐襄之世東盡嵎夷而邑之西略濟
上之十二諸侯而舉其半晉亦非始文而勁也獻公為
之㓕虞㓕虢㓕魏㓕耿㓕東山之狄以大啟曲沃而後
文公因之宋襄之地不加闢於㣲封而兵不益於殷遺
也然則為晉獻齊釐襄之所遺者難而為桓文因者易
[142-13a]
也今大王信客卿以越韓魏而攻齊為穰侯罪夫穰侯
之所罪者一耳大王一憂魏則穰侯為大王拔河内城
大小六十走芒卯馘暴鳶入北宅圍大梁立責其河東
地方四百里連拔三縣再憂韓魏則穰侯為舉武安君
将而鹵首二十四萬擒公孫喜三憂韓魏趙則穰侯為
殱其衆華陽下鹵首十萬取巻蔡陽長社觀津以東臨
齊而齊服其最憂楚則穰侯之所舉武安君輕兵而拔
鄢鄧明年拔郢燒夷陵遂東至竟陵舉宛葉楚不能軍
[142-13b]
而竄陳以不振穰侯相而大楚韓魏各割其半以肥秦
秦之所為秦者三而後客卿得入策也夫客卿之所為
秘者曰逺交而近攻而其在魏何不令魏近攻秦而其
為齊謀何不令近攻楚趙而逺交秦也故夫穰侯之所
為遺者難也且夫秦入楚楚之珍寳齒革悉以富咸陽
而穰侯拾其溢也秦王色沮久之曰吾非為穰侯失策
也為秦之有穰侯而無寡人也客曰惟然有之元二之
際嚴君疾用事惠后内主而庶長壮方棘時有王而無
[142-14a]
穰侯王得稱有王乎何以至今日哉王曰客休矣吾方
思之穰侯乃得良死
信陵君既促駕歸魏魏王與之相持而泣以上将軍印
授之信陵君發使使五國趙王曰邯鄲之圍實魏觧也
且其将者又信陵君雖靡躪之餘不敢不悉發謂尉文
君以八萬人徃復之楚王曰魏将信陵君矣微魏不虞亡
楚亦不虞亡也謂春申君俾都尉英以十萬徃其韓王
燕王曰魏吾蔽也不救魏魏必亡魏亡而吾亦踵之且
[142-14b]
又信陵君将各以五萬人徃至魏郊戰有日矣公子選
魏之武士奮擊四而一之得十萬人衆喜曰吾聞王齕
之恃秦衆也盖三十萬今吾加其四之一而居守者弗
與也勝有日矣朱亥曰不然公子不覩夫羣鹿之於虎
乎使鹿各逞其技以與虎觸未有不飽虎者也羣鹿併
力而負嵎以其角勁外而凥内擫虎未有不靡者也夫
秦猶虎也五國五鹿也嚮者鹿猶各逞技焉敢望勝乎
信陵君曰謹受教乃身請於四國帥曰唯上國之䘏我
[142-15a]
社稷而以師來也莫適為長進退之節孰為之金皷也
利孰行賚不利孰行鉞也請得一人而事之諸帥曰魏
師主也而公子上将也敢不惟命之聽公子乃徧拜以
謝為壇而令之斬一将之後期者與趙一都尉之亂行
者曰與秦扞而燕以羸師嘗之佯退以亂其整魏趙合
而盡其良以堅當之楚輕兵為十覆以待戰酣而四躪
之韓以谿子巨弩長㦸斷其後咸如公子教遂大破王
齕抑之於西河之内是時天下稱明兵法者無如公子
[142-15b]
雖秦人亦曰自吾下山東未有如魏公子勁者也公子
在吾何以得志乃進間
魏哀王謂公子無忌曰甚哉寡人之不欲事秦也然而
無可以與秦勁者公子無忌曰昔者未有魏而晉師之
西而格河之外也十九勝焉秦人恐而退自擯為戎不
敢比數於諸侯晉恒以為權於天下有魏而秦師之東
而格河之内也彼十九勝焉君王怨而退自貶為藩不
敢比數於諸侯秦恒以為權於天下晉一而覇三而弱
[142-16a]
君王能復求晉後約韓魏而臣之乎可以西却秦南為
政於齊楚魏王曰惡是何言也君晉而身事之也則不
若君秦而名事之無忌曰臣固知其不可也為從之不
固也君亟斷河内毋使函崤㳺士之軾入境而媾韓趙
是一完晉也車馳金馬馳璧而南托於楚是益一晉也
車馳金馬馳璧而東托於齊燕是又益一晉也三分晉
而抗秦猶庶支三益晉而秦不立絀哉從衡之利害剖
也請照燭然先王之君臣不察朝蘇氏而夕張儀至於
[142-16b]
此極也臣竊怪以君王問晚矣魏王曰善
文信侯且仰藥客周甲曰徐之請隠而窺秦王死未晩
也乃僂行見秦王曰臣東海之鄙人也海有龍魚服㳺
渚豫且得之束以網罟旄柳鈎乎喉吻之間霜刄垂飛
鱗鼎灼波湧王曰危哉賈師見而愍之脱衣以質
放乎清泠鼔鬐揚鬛倐忽變化雨澤四裔垂頷之珠報
漁者乎報賈人乎王曰賈人哉客毋為隠也賈人因是
以𠂻刄鋸龍之首而擬鱠龍則無異於讐漁者彼謀彼
[142-17a]
之謀吾為吾之為而已文信侯聞之立仰藥死也
秦王既以誅二周韓剪趙魏燕代其舍人之坐文信隠
者跳之楚楚王辟客寢見曰國旦夕亡先生乃幸肯臨
之先生不以亡棄楚敢問秦王何如人也曰秦王為人
蜂凖長目鷙鳥膺豺聲少恩而虎狼心好以禮下士金
石賞罰其大夫何如曰其大夫則刻深悍精而法於吏
将帥虣猛好謀而毅士卒則習之矣無疲數曰固也數
愈勁袒禓赴敵左揕人首而肉之右挾俘鹵百厲百决
[142-17b]
楚王瞿然曰秦其帝哉曰帝也等亡耳曰子之言秦帝
也而亡何居曰王不見夫田者為狐狸鼢鼫之暴也思
豹牙而貙爪者逐之貙豹因是以齮齕人思又為狻猊
若駁逐之狻猊駁因是以齮齕人甚毒發矢巧中穽三
尺之童得而脯餟之諸國貙豹也秦則狻猊駁也且夫
王之好以禮下士金石賞罰也此欲得所為得之其蜂
目長凖鷙鳥膺豺聲少恩而虎狼心為安於君者而已
哉其大夫佐其君得所欲為得之能無從臾君哉其士
[142-18a]
卒袒禓赴敵左揕人首而肉之右挾俘鹵百厲百决此
自欲得所為得之為安於民者而已哉楚王悦曰然則
前楚亡乎曰非臣所任也臣猶之乎宻肌以旦寄息者
非以春秋寄息者也
荆卿為燕太子使将入關寒泉子見白虹之貫日也詫
起曰此必有諸侯謀秦王者乎據崤渭之衢而候之燕
車四乗寒泉子視其使貌沈深叵測也其副悍目哆口
怒而面白此骨勇者曰是為謀秦王者哉柰何投肉虎
[142-18b]
狼之口而怨社稷也舍定間行徃謁荆卿曰客何所繇
事曰敝邑燕王之孽臣丹聞秦王有意督過之不勝恐
懼以王之欲地讐首獻願世世稱北藩築宮比於臣妾
不識秦王亦肯幸赦燕否寒泉子曰此非虞野人所任
也雖然試為子籌筴之十一夫秦豺國也其君臣日夜
東嚮而思食諸侯王十世矣今業已吞二周揜三晉郡
縣之兵旦莫度易水太子為欲地之足以鮑秦王而讐
首之足悦乎得燕欲地焉徃得太子讐首焉徃為太子
[142-19a]
計者不過曰吾遣卿西事秦秦王幸而見之以其間為
曹沬所為反諸侯侵地大善則不可因而刺殺之秦内
急主而外寛諸侯以延呼吸之命此大非也幸而計遂
為曹沬要盟而許之釋盟而不食言此五伯之事也非
所以語於反覆秦也兵以速加燕計遂已殺王秦之易
王也如反掌而用兵如脱兎兵必速加燕計不遂而主
語泄秦王之虣然怒也兵又速加燕加燕而社稷墟燕
之子孫之無噍類也授秦以名而快其忿鈎其蠆毒其
[142-19b]
吻荆卿跽曰不敢先生幸終教軻曰毋也子行而獻欲
地讐首秦王必暫悦悦而子説之以寛燕而伐桀楚必
從秦兵發子馳而歸報太子以重金寳購齊使悉國兵
尾其後約楚而夾擊之以重金寳購匈奴悉胡騎繇五
原躪其西北以重金寳狥三晉之亡臣大夫而悉燕兵
數十萬壓之必羣起而響應夫秦重兵宿於外而内空
虚四捍不逮驟發於不虞之燕其亡秦必矣子為盗俠
而貨燕之社稷何所非死乎荆卿拜而請曰先生之言
[142-20a]
金石也請毋泄也既别謂秦舞陽曰吾非不知彼之謀
以曠日持久則不能也吾以刼許太子而倍之是吾愛
身也怯也吾且行矣
周鼎入於泗秦皇帝制詔善㳺者萬人泅求之不獲盡
斮死獲之以千金若萬户邑賞客有見者曰臣固能獲
之臣少嘗見之錯彩如縷而色飛九州之山川民物都
㑹怪偉具焉皇帝曰善如布式曰獲之請銷而器之皇
帝曰惡為其鼎周也如秦則折鉤之喙足矣客再拜曰
[142-20b]
主臣陛下之欲得鼎也而不忍毁也昔者得周之故王
胡不以奉而廢之夫陛下易火徳而水易王而稱皇帝
金人傀俄萬世師秦唯鼎是周令天下有以窺見其餘
夫三川之陽豈少為文武昭穆者哉秦皇帝曰敬罷客
吾不復問獲鼎
秦始皇既啗二周平六國郡縣其天下而衛之嗣君猶
稱國也朝而當奪而秦王不省也居數載丞相弗悦之
懼而輦其重以黄金百鎰白璧五雙賂中府令髙而祈
[142-21a]
存焉髙謝曰始皇乳虎也弗敢攖且吾何得之丞相姑
待之居無何烏倮以所畜駃騠百足槖駞十雙獻而始
皇封之戎王之甌脱使比列侯以朝趙髙乃通於丞相
去疾斯之舍人曰上夕者按圖而不懌也曰衛蕞爾邑
而尚稱君以亂我制丞相其謂何丞相恐乃上言衛故
姬姓侯也今天下邑而獨衛邦令若長而獨衛君弗當
宜罷君為庶人邑其地始皇讀而疑忽咈然息上柱曰
丞相久不言衛而今言衛者以我封倮也謂倮賈而我
[142-21b]
崇賂也下書切責丞相丞相久不言衛今胡言衛耶丞
相豈以身有功當封耶衛君世世為秦臣共職貢不乏
寜若六王之挾王而衡我其食封勿奪丞相以咎髙髙
曰非誑也上諱非其指且不私衛而私倮丞相乃悟竟
始皇世不敢言奪衛
盧生等将就坑搏膺而歎曰天乎余之無罪也余死将
詛諸孔子監者曰叱嗟生惡無罪主上既以焚孔子言
而召諸儒生乃倍孔子來見乎抑匿孔子乎倍而來不
[142-22a]
義匿而事不忠夫仙藥之難就而仙材之不易遇也而
徐市等乃面相謾欺糜膏血而奉之又其以子弟殉大
海諸儒從臾如决流退有後言死者而無知也奚所詛
死者而有知也奚以見孔子盧生霣然雪涕曰死晩矣
死晩矣乃就坑
客謂丞相斯曰相秦而有大功於天下者二人而應侯
不與也曰何人也客曰商君文信侯也孝公之初絀秦
於西戎弗敢稱諸侯也商君相之明法審勢開阡陌平
[142-22b]
賦税上首功别男女秦以富彊天下致胙三晉賔服啟
秦者商君也商於之邑十五城南面稱寡人矣然而車
裂於黾池之市而民不思先王之困於趙也若笠豕然
文信侯捐家而出之碪盎之上又挾秘而超諸公子玉
麟之符剖而長有社稷今皇帝得托體焉啓秦有天下
者文信侯也河南之邑十萬户號仲父矣然而服毒於
巴蜀之市而民不思何者功大而多食報也功大者厭
於主多食報者厭於民應侯則不然躡屩而見王緩頰
[142-23a]
取相功不過行間益疆不得志於天下鄭郄而杜門蔡
入而辟印沒齒之年猶飽應也今主君之功商君文信
侯之功也主君之報商君文信侯之報也竊懼秦之以
主君三也
齊侯建餓於共松栢之間雍門司馬聞之曰夫非君也
乃走見秦皇帝曰皇帝幸哀憐齊寛之使後五國又使
得比於小國諸侯其亡臣敢以故主請也皇帝弗悦曰
而主塞西界不通故令兵将誅之内於共若奚問也曰
[142-23b]
帝秦十世而誅三晉及楚數百戰大者伊闕丹陽藍田
鄢郢長平華陽邯鄲大梁積屍骨百千萬秦民十二焉
齊無是也齊世世受秦好不敢以尺寸之刄加秦之鳥
獸陛下獨不幸赦故王使歸骨東海乎敢以秦民之故
徼惠於陛下秦王按劍而叱曰御史出之毋多言雍門
司馬跳謂齊豪曰三晉與楚十世而讐秦數百戰大者
伊闕丹陽藍田鄢郢長平華陽邯鄲大梁積屍骨百千
萬諸侯十九焉今其存者皆其孤也齊無是也大王以
[142-24a]
齊民故世世受秦好臨淄之塗得以無草莾諸大夫厭
梁肉獨不念松栢之間餓者齊豪曰嚮吾齊民也今秦
黔首也有秦法在不果也雍門司馬仰天而歎曰悲夫
大夫時平則君臣變則行路哉乃間行謁王建相抱而
哭俱以餓死
子嬰當立為秦王家臣韓談見焉仰而賀因俯而吊也
怪問何謂也曰始皇帝過聽廷尉言罷封建諸公子亡
湯沐之奉夷於黔首二世加之過聽中車府令言十二
[142-24b]
公子僇咸陽十公主矺死杜公子髙雉經於墓盡先皇
帝之遺毋得比黔首者今大王既以超賤離死拔主萬
乗雖然大王為公子而不蹈非命十一也今不為公子
而不蹈非命百一也夫以二世之嚴周廬若礪環衛若
螘而咸陽令兵木末而刺之若縛雞况其下者乎子嬰
大憂泣曰奈何子吾身也曰無傷也彼以重勝二世者
以輕敗我者也於是遂定策稱病來丞相髙而與子刺

[142-25a]
 
 
 
 
 
 
 
 
[142-25b]
 
 
 
 
 
 
 
 弇州四部稿巻一百四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