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一百三十五


[135-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一百三十五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墨刻䟦六十五首
  唐文皇屏風帖
文皇甞作真草書古帝王龜鑑語為二屏風示群臣今
所存者草書耳輕俊流便宛然有右軍永興風度惜天
[135-1b]
骨小乏戈法猶滯後有祝寛夫姜夔王允初䟦亦佳姜
遂題字荒傖不知體大可笑也
  唐𤣥宗御書太山銘後
記太山銘唐開元帝製及手書相傳燕許脩其辭韓史
潤其筆以故文頗雅馴不猥弱𨽻法雖小變東京最為
穠勁饒古意余甞游其地度天門造碧霞鬰浡雲霧中
此銘獨煜然有龍翔鳳翥之態包叅軍搨得一本以示
余余既讀而愛之然竊有慨於帝之侈心也木有蝕蠧
[135-2a]
入焉當是時天下㡬小康帝意以前薄秦皇漢武不足
道而不知太真林甫國忠禄山之徒固己乗其侈而入
之蠧矣叅軍得浯州中興頌當時置墨池傍閱之其治
亂始未有大足相發者噫嘻可畏哉
  又
記太山銘者唐𤣥宗皇帝御撰及書字徑可六寸許雖
小變漢法而婉縟雄逸有飛動之勢余甞登太山轉天
門則見東可二里穹崖造天銘書若鸞鳳翔舞於雲烟
[135-2b]
之表為之色飛既摩娑久之惜其下三尺許為搨工人
惡寒篝火焚蝕遂闕百餘字傍有蘇丞相頲東封頌正
書閩人林㷆以四大字刻其上惡札題名縱横漶㓕不
可讀悵然而下後人事事可憎殆不特此
  孝經
唐𤣥宗書孝經後有太子亨右相林甫左相適之等題
名韋郇公陟稱彭城縣男盖自吏部侍郎出為河南採
訪始襲公爵此本封耳韋斌封平樂郡公可補本傳之
[135-3a]
闕書法豐妍勻適與太山銘同行押亦雄俊可喜當其
時為林甫所蠱媚極矣猶知有是經耶三子同日就隕
屬鏤南内凄凉廢食厭代唐家父子如此循覽遺蹟為
之慙慨
  凉國長公主碑
右凉國長公主碑小許公撰而開元帝御書書法過肥
然㸃畫間自有異趣要之自唐變此體帝為最也碑辭
大半可讀攷之唐史睿宗第六女字華莊始封仙源下
[135-3b]
嫁薛伯陽今碑内封爵先後同而字乃從花粧非華莊
也又稱歸故丞相虞公温彦博曽孫曦及攷彦博傳曽
孫曦尚涼國長公主伯陽傳尚仙源公主坐父稷誅流
嶺表自殺然則公主固嫁薛伯陽再嫁温曦史遺曦而
碑諱伯陽也
  兖州孔子廟碑
右孔廟八分書唐太宗詔一通髙宗詔一通祭文一通
太子𢎞表一通後有朝請大夫開州刺史髙徳裔刻十
[135-4a]
二字或徳裔書不可知也其行筆不甚精工而頗峭勁
時時有漢意乃知古法自開元帝始盡變也
  唐文皇告少林寺書
文皇圍洛城時以少林寺僧建功遣使致書存問且為
䕶持之書法不甚工而亦不俗當是幕僚筆内世民二
字行草是親押耳首有開元神武皇帝書後人所妄加
也今少林寺僧猶以白棓髙天下豈佛教所謂䕶法者
其時已爾耶
[135-4b]
  題武后書昇仙太子碑帖後
武氏牝晨革唐鼎觀此書遂欲亂千古同文之治嘻
何其甚也文似出北門諸學士手筆意軟媚無鐵椎椎
悍馬時意氣且既為太子立碑而以蓮花六郎稱其後
身得不穢千古青簡耶為之一笑
  孔子廟堂碑
虞永興孔子廟堂碑石刻在關中余有二本其佳者以
乞家弟文雖斷闕不甚剥蝕然是五代時翻本也首有
[135-5a]
相王旦書碑額盖舊無額武后増之耳至文宗朝馮祭
酒珤請斷去周字而唐史遂以此碑為武后時立者誤
也相王所書大周孔子廟堂之碑虞書入妙品評者謂
其徳鄰貞白又謂與歐陽率更齊名而專體過之如層
臺緩步髙謝風塵又如行人妙選䍐有失辭特其傳世
頗少甞見賈躭相公極稱虞筆末云孔子廟堂碑青箱
中至寳而已噫當其時已珍貴如此況千載之後其殘
碑斷墨如魯靈光者但再經摹勒雖典刑僅存而風骨
[135-5b]
鋩鎩所餘無㡬慨念唐石不勝色飛
  又
記此碑之月餘客有復来售者首有孔子廟堂之碑六
字殘缺既少戈法宛然虚和清粹之色自爾入人定為
宋榻無疑也惜後失數十行購别本佳者補之為山房
清玩記法書目中又有永興謝文皇表盖碑成進御上
賜以右軍黄銀印故謝耳於乎文皇所以期永興至矣
  九成宫醴泉銘
[135-6a]
書斷謂率更正書出大令森森焉若武庫矛㦸虞永興
稱其不擇紙筆皆能如意髙麗亦知愛重遣使請之其
名大若此然太傷瘦儉古法小變獨醴泉銘遒勁之中
不失婉潤尤為合作此帖得之十年前文既殘缺字亦
糢糊然視汴刻猶是未央瓦差不蕩古意也因識而藏

  又
醴泉銘余所有者字畫差具可辨後復得一本更完整
[135-6b]
覺其精意古色流映眼睫間摩娑竟時率更之於索靖
李陽氷之於碧落至下馬坐卧味賞旬日不能去昔人
云解則愛之余不解而愛愛矣又了不解不知何也
  又
鄭公此文因隨氏之鉅麗歸唐徳之儉損頌而有風體
了然諫録中語也渤海書書鄭公語當知合也
  虞恭公碑
率更書温虞公碑得之鬻書人者殘缺不復可讀第其
[135-7a]
字畫之妙不在醴泉化度下如郭林宗雖標格清峻而
虚和近人他書不免作李元禮謖謖松風矣
  化度寺碑
趙子固以歐陽率更化度醴泉為楷法第一雖不敢謂
然然是率更碑中第一而化度尤精𦂳深合體方筆圓
之妙而殘缺尤甚昔年得一本僅二百餘字後又致一
本雖剥蝕其可讀者㡬再倍之當是前百年物而字意
小緩散不能如少本之精勁也豈搨手微劣故耶因合
[135-7b]
而識之俟明窓細展究其所以異可也
  皇甫府君碑
率更書皇甫府君碑比之諸帖尤為險勁是伊家蘭臺
發源石刻在西安雖小苔剥差可誦耳皇甫君名誕仕
隋死於漢王諒之難者卹典殊不薄後以子無逸貴於
唐始克樹碑噫逝者有知能無麥秀之歎乎
  歐陽通道因法師碑
道因與𤣥奘同譯經者見髙僧傳碑文亦宏麗饒其家
[135-8a]
言然去簡栖頭陀不啻一小刼耳評者謂歐陽蘭臺瘦
怯於父而險峻過之此碑如病維摩髙格貧士雖不饒
樂而眉宇間有風霜之氣可重也余甞謂皇象文武索
靖載妖帖章草中鳥跡筆者顔真卿家廟茅山碑正書
中玉筯筆者蘭臺道因碑正書中八分筆者此未易為
俗人言也
  趙摸千文
趙供奉在貞觀中以書名甞與諸葛貞臨蘭亭刻石者
[135-8b]
此帖云亦是摹晉真蹟在吴江史鑑所勻整流便矩度
森然恨結法小局促乏蕭散之趣耳
  禇書聖教序記
余舊藏褚登善聖教序記婉媚遒逸波拂處虬建如鐵
線盖善本也後陜省致一紙輕弱不足言或以為翻刻
或以為有二本第俱有可疑者舊藏本稱龍朔三年建
按遂良以永徽六年貶漢州顯慶二年徙桂州未㡬貶
愛州嵗餘卒盖未甞生及龍朔也豈遂良甞書之至是
[135-9a]
始摹搨上石耶陜省本則云永徽四年中書令臣禇遂
良書攷之本傳宰相表遂良貞觀末為中書令後罷永
徽三年以吏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四年進尚書左
㒒射疑皆後人附益之耳
  碧落碑
絳州碧落碑篆書在石像背州將以不便摹搨别刻置
廟中今本乃别石耳李旋之輩以為陳惟正李譔李瓘
書不可辨按洛中紀異録稱刺史李諶為母房太妃追
[135-9b]
薦造像成忽二道士来云君刻石須篆書乎我天下能
篆者李異之聴所為則扄户三日乃開化二白鴿飛去
篆文宛然像背矣此涉誕妄不可信然李陽氷覽之七
日而不忍去習之十二年而不成其妙如此豈惟正譔
瓘小子所辦乎字書雜出頡籀鍾鼎款識以故與斯體
小異聊識之以俟知者
  少林寺靈運禪師碑
靈運碑者唐崔琪撰末云聖善寺沙門勒下殘缺二字
[135-10a]
當時僧書耳文淺陋不足道書法絶類聖教無一筆不
似後世傾側偃卧以取姿態者其人材雖足稱要之有
愧於此髠也
  御史臺精舍銘
唐史稱梁昇卿善八分東封朝覲碑聲華為一時冠此
帖亦可寳也獨御史臺持憲之地乃立精舍倡諸繫者
禮佛懴悔昔獄吏命祀咎繇范孟博猶非之況侫佛乎
崔中令湜固盛言因利結西方縁矣不知附禁臠事發
[135-10b]
曳鋃鐺時佛亦當庇引之不為之一笑
  桐栢觀碑
新桐栢觀碑唐崔尚文韓擇木書桐栢即天台别名道
家所謂金宫玉庭洞天真境覽興公一章覺此頌寂寥
耳擇木書於漢法雖大變然猶屈强有骨明皇酷嬖太
真無所不似𨽻分體不免作豐容豔肌時狀老杜云書
貴瘦硬方通神盖有感也計此碑當為拾遺君印可者
  大智禪師碑
[135-11a]
此碑為唐史侍御惟則書竇臮賦述稱史書古今折𠂻
大小應變聲價極不落莫也其行筆絶類太山銘而縝
宻過之知開元帝潤澤所自耳大智師北宗之錚錚者
嚴挺之粗能其家言俱可存也
  張旭肚痛帖
張長史肚痛帖及千文數行出鬼入神惝怳不可測後
河滿子一絶係張祐作祜後張史生可五十年余甚疑
之既考知與此齋帖俱髙閑筆也閑書僧米元章欲懸
[135-11b]
之酒肆者然亦自佳耳
  張長史郎官壁記
張長史以草聖名其楷法獨有郎官壁記為書中最琅
琅者董逌稱其隠約深嚴筋脉結宻又云守法度者至
嚴則出乎法度至縱識者以為得長史墨池三昧此刻
在宋已少吾吴僅有都太僕元敬一本語具金薤琳琅
尋入王文恪公家文恪親為䟦於装池之四旁余聞之/三十年
矣而始得之所藏九成廟堂化度名/公諸楷帖皆辟三舍矣因敬題其後
[135-12a]
  心經
此草書心經刻之長安中云右軍書非也雖遒逸而疎
縱不入格不中懐素作奴況右軍乎見唐文粹乃駙馬
都尉鄭萬鈞書張說有序萬鈞尚睿宗女代國公主字
華婉者也於書家不甚烺烺宜其然
  裴㴶少林寺碑
裴懿公㴶書少林寺碑開元十六年建又在嵩山而金
石録不載何也裴少時負文筆號霹手而雅不以八
[135-12b]
法名此碑辭至沓拖不可讀而書頗秀勁多媚態得非
時代為之耶傳不載階封此書銀青光禄大夫正平縣
子亦可補傳之𨶔
  李北海雲麾將軍碑
李北海翩翩自肆乍見不使人敬而久乃愛之如蔣子
文僥㒓好酒骨清竟為神也吴興習之加媚似猶未得
其遒此雲麾將軍碑尤著者將軍名思訓畫品在神妙
間碑辭絶不之及豈古人以藝為諱耶
[135-13a]
  岳麓寺碑
余友俞仲蔚為余言李北海岳麓寺碑勝雲麾余亟購
得之僅可讀耳其鉤磔波撇雖不能復尋覽其神情流
放天真爛漫隠隠殘楮斷墨間猶足傾倒眉山吴興也
題名稱前陳州刺史按邕謁上太山還獻詞賦上恱會
有仇人發其贓者張說忌之下獄論死許昌男子孔璋
救之得免謫尉遵化此其赴謫時道書也碑文頗庸陋
又於社拾遺集見其一詩穉語殆不可曉何以負干將
[135-13b]
莫耶稱於世耶米元章評其書如乍富小民屈强生疎
此語殊未當書故佳小佻耳邕以纎文獲名以虚名獲
死以佳書獲訾皆所不虞者因附識之
  李北海娑羅樹碑
娑羅樹碑是北海筆遒逸豐美而不傷佻卞當是合作
書也
  李北海書法華寺碑
秦望山法華寺碑李北海書碑尾稱伏靈芝刻即北海
[135-14a]
托名也書法肉好妍雅不作輕肆習乃知吴興所得此
為多矣
  李北海東林寺碑
北海此書本小束法度再經摹刻雖鼻目無異脂澤有
加而天骨掃地矣所謂韓生貌趙郎不得情性者也余
晩自廬山歸東林程孟孺馳視之以為絶竒即此碑也
  臧希晏碑
右金吾衞將軍臧希晏碑朝議郎守衛尉少卿淮陽縣
[135-14b]
開國男賜紫金魚袋韓秀弼八分書文多糢糊不可讀所
可辨者其卒以廣徳二年八月五日及有懐恪懐亮語
攷懐恪碑希晏其長子也書法亦清勁可喜其能不因
開元帝之好而變者乎撰文為銀青光禄大夫行兵部
侍郎清河郡開國公而缺其名當以史證之
  孫過庭書譜
孫䖍禮書譜刻石凢三其一秘閣續帖末未有宣政印
記者最為完文今不可復得矣余逰燕中有偽作古色
[135-15a]
以鬻者其刻亦佳而中有兩訛字盖秘閣之帖遺於後
而紙敝墨渝刻者承之頼以辨耳其一末有宣政印記
而前缺一二十字盖自内府出而巻首稍刓破然自真
蹟上翻刻故獨佳中間結搆波撇皆在其三為文氏停
雲館刻則影響耳䖍禮書名烺烺一時獨竇臮貶曰凢
草閭閻之類此帖濃潤圓熟㡬在山隂堂室後復縱放
有渇猊逰龍之勢細翫之則所謂一字萬同者美璧之
微瑕故不能揜也因書於第二本後
[135-15b]
  徐浩心經
季海書名譟一時有渇猊奔𩦸之喻此帖意近而法慢
米顛斥為吏楷誠爾然不能不為眉山小庇之耳
  嵩陽觀記聖徳感應頌
聖徳感應頌尚書左僕射兼右相吏部尚書晉國公李
林甫撰盖𤣥宗命方士煉大還於嵩陽觀六轉而移煉
緱氏山太子廟九轉而林甫紀其瑞者也當是時女蠱
邊釁交作於中外而林甫以金石之毒發之天下之縁
[135-16a]
督㡬絶而唐事去矣而君臣方日熙熙然交書其美而
張大之良可歎也頌成之明載太真册其又七載林甫
殁又四載帝走蜀不知大内辟糓自托元始孔昇真人
時亦得此丹力否耶書為徐浩古𨽻與帝𨽻法絶相類
雖以肉勝亦自有態可寳也
  懐素千字文
此千文行草刻石闗中雖時有譌筆而遒逸飛動往往
妙境
[135-16b]
  懐素自叙帖
此帖如并州勁鐵北山迅鷹竒矯無前獨冠諸種然坐
此亦不得與二王盟僅屈强江淮耳真蹟歴數相臣家
歸陸冢宰近聞一總帥以八百金購之復入平津邸矣
於乎素師不習蓮花梵字作此有為跡墮落縑素伴朱
提入紫闥宛轉粉黛間對肥肉大酒不亦重痛辱哉安
得祖龍火了此累刼障為快也
  懐素聖母帖
[135-17a]
素師諸帖皆遒瘦而露骨此書獨勻穏清熟妙不可言
唯姿態少遜大令餘翩翩近之矣
  懐素藏真帖
懐素藏真律公三帖乃㳺絲筆縈回怳𣺌中有挽强飲
石之勁至不易得䟦尾周越書得其遺意蔣之竒有蘇
黄法皆可重也
  恒山祠記
唐河東公所書北嶽恒山祠記公為相有武畧其書要
[135-17b]
非其至者特以故事存之耳
  王清源碑
唐朔方河東河西隴右節度使清源公王忠嗣碑中書
侍郎元載撰門下侍郎王縉書載其女夫也所記事與
史不甚異其文詞𤨏冗無足多者縉於書稱名家與李
邕相伯仲評者謂其過薛少保今其結法清婉老勁不
在岳麓雲麾下覽者自當得之哥舒之力諍義者能之
李臨淮之先見智者能之清源仁者也所見逺矣所見
[135-18a]
超矣
  中興頌
摩崖碑中興頌元結撰顔真卿書字畫方正平穏不露
筋骨當為魯公法書第一唐文靡𤨏極矣至結與蕭穎
士輩方振之頌亦典雅倣嶧山諸碑第有可議者頌其
君而斥其君之父曰噫嘻前朝孽臣姦驕且冠之篇首
豈頌體爾耶吉甫於宣王詩穆如清風者未聞其以厲
王斥也序辭所謂非老於文學其誰宜為亦誇矣曉人
[135-18b]
不當如是
  東方畫像贊
東方畫像贊碑隂記顔魯公書石刻在陵縣陵即古平
原郡也故城址猶存今僅三之一耳碑已再刻余所得
乃舊本雖小糢泐然其峭骨遒氣滃欝奮張亦足辟易
餘子余謂東方生蹟固竒詭然以逍遥流易之度處虛
實有無間夏侯文亦時時有壺公薊子意獨公書太嚴
整未稱所以發之不若留右軍寫其情性可也語固涉
[135-19a]
狂公復生不能不頫首耳
  家廟碑
右顔魯公家廟碑石刻四面環轉在關中後廟燬宋初
有李延襲者語郡移置之結法與東方畫像相類而石
獨完善少殘缺者覽之風稜秀出精彩注射勁節直氣
隠隠筆畫間吁可重也天寳間安氏蹴天柱折而力扶
之者郭尚父張睢陽平原與常山四耳顔氏獨擅其二
碑之所以重者是寧獨書哉
[135-19b]
  多寳佛塔碑
顔魯公多寳佛塔碑石刻在西安舊搨完善可讀公書
如東方畫像家廟碑咸天骨遒峻風稜射人此帖結法
尤整宻但貴在藏鋒小逺大雅不無佐史之恨耳多寳
佛塔事在法華經中歴過去未来阿僧祗刼世尊說法
此佛即現寳塔空中贊美大抵皆寓言也佛惟空是以
常在常現常滿今以有為迹求之得無去之愈逺乎一
念發菩提心即證菩提即現多寳塔稱善哉人自不見
[135-20a]
聞耳
  茅山碑
魯公好仙術不特書麻姑壇已也按李含光者陶隠居
裔凡五世其事絶無可紀獨人謂其𨽻法勝乃父遂斷
不作𨽻差近厚耳魯公結體與家廟同遒勁鬰浡故是
誠懸鼻祖然視虞永興禇河南誾誾氣象不無小乏
  元次山墓碑帖
顔文忠為元次山書中興頌殁又為撰碑文而自書之
[135-20b]
所以推許次山者至矣其忠義才術畧相當然次山於
文非真能古者何至竭蹶其步而力追之耶
  宋文貞碑
余始有碑側記又後一嵗乃得碑文頗剥蝕其行筆與
記全異碑辭内稱公雅善戱謔不常矜莊凢所詼諧人
輒䟽取昔人見公賦梅花以鐵心石膓為怪故不足恠
也非所望於蕭傅亦是一證太史公讀張文成事而疑
其偉然丈夫乃如好女子世固有不可曉者
[135-21a]
  宋文貞碑側記
宋文貞公神道碑側記顔魯公撰書石刻沙河二公剛
勁大節相埒書亦稱是真足三絶第其筆以取勢為主
微類徐吏部而力過之不免奔驥渇猊眉山寔得此法
作擘窠書愈増恠偉黄豫章獨印賞以為鶴銘之流
亞噫惟其似之是以嗜之然耶
  八關齋功徳記
右顔魯公書字徑可二寸許方整遒勁中别具姿態真
[135-21b]
蠶頭䑕尾得意時筆也此書不甚名世而其格不在東
方家廟下故非餘子所及也記文宋州將吏為節度使
田神功疾愈請禱此猾禆媚驕帥之常亡足恠者第其
時有可慨也盖載縉鴻漸輩方以因果之說聳人主至
引阿脩羅帝釋為證毎㓂至禮佛祈禱退則脩八關齋
飯僧報謝將帥體解而世風靡矣嗚呼唐之所以終不
復振也有由哉
  千禄字碑
[135-22a]
余讀顔魯公家廟碑知公世有書學及覽顔秘監干禄
字書益信盖秘監於公為伯父其所辨證偏傍結搆雅
俗燦然而公於此書尤加意㡬無一筆縱緩余故識而
藏之以為臨池指南書曰干禄盖唐以書判取士故耳
䟦尾句生亦翩翩邯鄲可玩也
  臧懐恪碑
臧懐恪碑顔魯公撰并書懐恪再為王晙蕭嵩兵馬使
積官右武衛將軍封上蔡縣侯三贈而至工部尚書則
[135-22b]
以子希讓貴故也兄懐亮至左羽林大將軍懐恪有子
七人咸顯而希讓至尚書節度使魯國公碑稱兄弟子
姓勛賢間出自天寳距于開元乗朱輪而拖珪組者數
百人而唐史不為立傳故聊載之書法偉勁不减家廟
茅山而石完不泐尤可喜也金石録又載韓擇木書第
三子太子賔客希忱碑及希晏碑以韓秀弼書之希讓
胄士也而能為不朽計乃爾誠有過人者矣
  與郭僕射争坐位帖
[135-23a]
余少則艷魯公坐位帖晚始得此佳本為之摩娑竟日
噫稿草耳乃無一筆不作晉法所謂無意而文從容中
道者也其辭余未敢論獨笑魚開府郭僕射與杞載禄
山希烈之徒澌㓕殆盡而公之斷楮殘墨千載恒若新
嗚呼是寧獨書而已哉
  又
公剛勁義烈之氣其文不能發而發之於筆墨間何也
余甞謂公學不如其人於麻姑壇記見之辭不如筆楷
[135-23b]
不如行有意不如無意於兹帖見之
  顔魯公祭姪文
公行押之妙一至於此噫此稿草耳所謂無待而至者
忠義之氣與懇切真至之痛欝浡波磔間千古不冺陳
深陳繹曽文徴明三䟦博雅殊稱是真蹟在永豐聶氏
尤可寳也
  祭豪州刺史伯父文
此帖與祭季明姪稿法同而頓挫欝勃小似遜之末有
[135-24a]
緇郎題名可恨可恨
  楚金碑
按賈氏談録言通微為學士工行草然體近吏中州士
大夫效習之謂為院體此碑清圓有餘遒勁不足即所
謂院本體非耶得顔尚書小許鉤磔便脫此病夏熱偶

  峿臺銘
元結次山撰峿臺銘見歐陽永叔集古録中次山凡文
[135-24b]
多從顔尚書真卿李學士陽氷索書此篆書不知陽氷
作者或自作之次山於文爾雅然不能髙而愛身後名
甚銘亦類是昔社襄陽碑峴首一絶頂一深澗曰吾懼
千嵗之後之陵谷也嗚呼古人之於名如此
  尉遲祠祈雨碑
此碑辭小屬攷之則唐張嘉佑祈雨於尉遲勤之祠應
而屬吏紀者也勤為太師從子義師之役寔從死焉書
法絶似蔡有鄰而少放得非亦其筆耶
[135-25a]
  李陽氷篆書謙卦
李陽氷此刻雖再登石居然有殘雪滴溜之狀是廷尉
正脉至於謙卦當人置座右一紙
  成徳節度紀功碑
右成徳節度使李寳臣徳政碑寳臣降虜與田承嗣軰
創藩鎮之禍其人本不足道碑辭脅下為諛餒謭不文
獨王士則者僅見陶九成書譜中不甚著而書法遒勁
瀟洒有李北海張從申之筆良可寳也碑在真定御史
[135-25b]
行臺不易搨昨夏温中丞如璋致一本裝潢成帙而記
於後
  柳尚書僕射諸葛武侯祠記
右記裴晉公度栁尚書公綽書是時在武相元衡幕中
三公勲業年位雖小異要之不愧忠武侯者柳於書不
得稱名家獨米元章謂其勝誠懸弟今觀其行筆飄灑
雄逸無拘迫寒儉之態真足塤篪第結搆小踈不能運
鐵腕捺磔間耳碑在成都可七百年矣完好尚如新得
[135-26a]
非以僻故存耶
  董宣傳
碑前有四字篆書漢董宣傳傳作中楷結法俱精雅有
方圓意而不具人姓名當是唐能書者書之也余甞怪
郅都董宣其清彊不屈凛凛至今有生氣而班范列之
酷吏使與義縱减宣等後世將何所取𠂻哉
 
 
[135-26b]
 
 
 
 
 
 
 
 弇州四部稿巻一百三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