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一百二十八


[128-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一百二十八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書牘三十五首
  呉子充
辱寄塞上雜詩大有竒致可諷也然僕竊恨其少呉山
人遊京師名動京師一旦束装去走北嶽度居庸上谷
[128-1b]
雲中見蘇司馬許中丞諸公倒屣而迎山人賔上坐甚
竒也屬戎警多調集材官車騎鉦鼓連道戈甲戛札謂
山人慨然有封狼居胥意投筆而䇿萬里勛不則亦采
雄覽之勝成鐃歌張大皇度山人何寥寥也豈謂僕不
足教猶有秘耶度兹時已抵家洞庭始波木葉微脫桂
醑棖蟹從一二鄉老先生談子長之壮遊口津津聳臂
助竒恨坐間無僕一傾聽耳謝茂秦集完将發吾與李
君挽之或可更得旬日也
[128-2a]
  王舜華
再得足下書見念良至諸篇秀發故多致語右轄王公
時相與讃歎舒金屑玉文章之彦無如足下者往時杯
酒豪逸竒氣口不相巽攻瑕傾堅各出其短二三友人
濶步膺視彬彬一時僕之不才寅縁罪人以事見望淺
中之輩便謂竒貨可居媒孽百出頓盡一網雖伏節海
岱遯名刀筆亦復胡顔與衣冠之士揖遜哉時以牽懐
家庭舉武藩谷生平之志抑鬱未宣故且併日鉛槧濡
[128-2b]
首經籍躑躅仕隠之間以待不常即使増忌人之口頰
損宻戚之懽心亦所不顧耳承足下書欲再往燕中僕
深所未解今薦紳先生揺手而諱文章百運屯夷此道
為甚足下才氣磊塊豈能伏調與時抑揚第五之名何
必减驃騎哉尚書尺寸地不容一𦙍昌可慨也悠悠之
談至云此子移色於我可謂搶榆之測黄鵠腐䑕之譏
鵷鶵非惟不識僕且不識𦙍昌矣邇來諸家少所涉獵
獨不得足下全集以此怏怏千萬毋吝
[128-3a]
  又
别後數辱足下損書及詩見誨良至曽因便風布其區
區将無洪喬浮沈之慮否仲蔚書來云足下必欲北游
得非曩者陵陽之璞未遭楚法耶長安貴人齮齕我輩
詩書之禁等於刼殺足下蛾眉便娟何以藏人睚眦間
哉青齊風物亦不甚惡足下如杖䇿而來脫粟對飯揚
㩁風雅粗畢舊懐然後奉一欵段使奚奴御而太嶽之
顛登天門觀日出亦大竒也足下果有意乎急欲須全
[128-3b]
集一覽幸即寄示
  又
盛氏來稱有足下書及詩數巻問之則羽化矣云渡沂
濕之水出而暴諸沂逆旅主人亡攜也則移文逆旅主
人甚峻不得吾不知盛氏之為殷洪喬若是恨恨乆之
昨舎弟始貽書來具足下事良悉而亡何足下書亦至
乃知近躡履天門日觀間泰山去僕所它治邑不數十
里不足以辱玉趾故不佞失戒候人也長歌縱横遂不
[128-4a]
减徂徕旁雲氣仲蔚云足下多伏兵猝發潰圍百戰無
堅獨不能當青州節制師耳不佞殊愧負其指足下屈
為尚書邸中客不佞即上一日聽誦子虚無生不同時
歎乎尚書落落大度雅能為上言足下令召見公車門
殊不苦毫腐也僕始待罪而東也日惴惴焉寝食於三
尋大矛間今幸一切聽理刀筆之暇時吐其思當與勝
㑹海岱讓色然益秘愛之李于鱗罷官時過從間一出
示終以施名山大川耳足下又云有詩話在舍弟處故
[128-4b]
應佳謝茂秦摽掠旁小有衆一旅何能軍也可姑置之
聞已㩦文君而北伏臈受賜毋苦桂玉青州雖忝為東
諸侯室如懸罄且倦游歸矣為家君躑躅邉郵不敢他
請須借人了之足下抱宏挾竒既邇多懼能不自損與
時浮沈任其抑揚别詩一章以希鼓掌餘奉少許可付
酒家
  答包參軍
楊都督信來忽得手書及新詩畫扇悲感頓集十年握
[128-5a]
手怳如夢寐中事矣足下既倦遊東卧海上不减柴桑
翰墨游戯足以送日僕自奉諱來人理都盡差具頭面
耳唯結習未忘間一詣此境如菩薩達多在阿鼻中作
四禪天想豈吾常有耶都督緩帶之餘時開東閣二君
子席右授簡甚善甚善野人戀土安能東也㕘軍集足
嗣明逺惡作輒上不免唐突貴土蠣大不如閩唯酒蚶
風味絶勝耳損恵一瓿為佳
  答顧季狂
[128-5b]
嵗暮曠處有懐伊人忽楊開府信來接足下一紙殊慰
知杖笠近入越矣越去鄉不十舎許長卿得無倦游乎
開府曠朗大度不减武寜王侍中珠堪足下嘯咏所示
謝茂秦固無恙然猶栖遲鄴下不已胥靡行及矣僕自
奉諱後形神薾颯志意衰惰每思舊游怳若夙世偶有
小小篇什徘徊自笑如栖蟬伏蚓縱聲振月露安能離
身槁壤之外耶
  又
[128-6a]
從游客得足下所為螘談讀之如食勺藥快美甚已又
得足下所刻諸體詩則三臡七俎馨香留竅咽間矣毋
論足下步趨青蓮即已脫呉體便自朗朗超著所願足
下更深惟之而已世貞比好酒如昨而更懶甚拮据刀
筆讀書不能至乙夜思枕矣獨喜時時為詩輒有竒語
不知從何所來也足下能東乎當治一室稷下之里相
待也有于鱗髙枕可訪耳
  陸象孫
[128-6b]
秋時自海上歸中表來謁者持足下書知復作吏部選
人適坐刀筆冗匆匆不盡所欲報乆之從郵中得嘉善
除目甚善以足下名屈教授諸生非所待也雖然嘉善
乃去家不二百里菰米菱芡鰕菜醬酒之饒足以佐著
述無苦即不佞所聞於先朝如胡仲伸聶大年桑民懌
王應龍五六君子咸號愽雅工文辭然其人材固不能
髙足下足下舂容寂寥縱力所施標赤幟廣文宫中不
亦大快耶青州使君日啖麥麵䬪飥箕踞看雲門積雪
[128-7a]
致不减野人也恨無可與語者未免探簏箱中陳故人
耳聞文氏子亦於嘉湖間作官審耳得足下相游從也
呵凍附此不悉珍重千萬
  張幼于
向者僕避兵呉中雅已傳足下少而多長者之游竊相
聞足下未遂見也然行巻内則再覩鳯毛矣始僕守尚
書郎殊乆不自量思有所論著成一家言即刀筆半之
弗果不佞身今把三尋鐵矛人也足下何過聽而辱之
[128-7b]
言足下詩故饒才情輕俊流易覽之韡如也渥洼之蹄
寜但千里而已哉竟足下就騁於茂苑武丘之墟乃多
矣無所事僕矣
  又
昨廹家大人命南還告先壠因治畎畆之羨為桂玉計
過呉門得與足下相聞也亡何而有燕中之耗且扶服
北上矣業已置犬馬之食于夜臺傍不謂尚在人世復
與足下相聞也自中禍來即無論名姓見厭人齒頰間
[128-8a]
亦自厭之矣而獨足下惓惓然慰問而且遺之歌詩也
跫然而來也其為空谷之足音耶夫士居平慷慨杯酒
間自謂不後人卒而蝇集已卒而獸散此何可勝數哉
僕不為詩乆矣則豈唯方寸瞶瞶于垣之耳荆棘生焉
為足下不自持聊寄一章如念之當秘之也足下才甚
髙語甚秀調甚雅僕復有獻者深沉之思而已又七言
起韻多傍出傍出宋人伎倆唐無是也
  又
[128-8b]
承損餉洮瓊孝宗英主益公賢相故不忝魏文貞笏也
色若古鼎潤若璧叩之泠然中清商故端歙辟易矣酬
物誠微尠知足下不為意者念此研之去來俱不辱也
倘許賜和尤是詞林一段佳話然比是一片緑玉淳熈
主人不合稱瓊瓊紅玉也所示皇甫司勲云云彼偷兒
者亦非劉义觀耶阮将軍何宜有此不得不付釋門怨
親障也
  史臣紀
[128-9a]
嵗杪南歸邂逅足下呉門卒卒不及有述而無何中非
常之耗則扶服北矣不自意犬馬之息復得在人間與
足下相問矣足下書所以開慰不肖良切夫以今日蹉
跌至欲求未定之天為萬一之報此固無日僕之一身
粗善决裂今者所坐政復䟦胡㚄尾回膓牽膂知復何
言唯主上多甘泉之釐差用徼福於衆耳新篇奕奕清
令足下樂饑泌流驅使風物與三呉諸君子下上故不
落寞也如僕步武湖海而滯樊籠乃可憫耳走筆一絶
[128-9b]
仰酧来雅秋風漸深勉旃自愛
  寄友人
握手作别忽忽半嵗每念金玉間者闊焉故鄉親舊如
昨否嵗得無惡有司得無作劇否玉蘭海棠花下髙歌
不恨少一人耶僕在此粗足遣司事極與懶便近偶語
呉峻伯云吾譬如面上眉雖少用處自不可無也附去
一笑
  方生
[128-10a]
足下多游臨濟間臨濟賈客藪也或多隱淪獨行托跡
逃者及大竒俠客亦物色之不令姪三十年名家猶令
淮隂少年鬭力惜哉
  答陸汝陳
昨盛兄来齎致足下手教及諸詩殊多鏗鏗之致家伯
父髙年病後賴足下清談忻以送日聞欲北游燕中羽
書旁午桂玉未易且諸貴囁嚅以文章為疫恐足下致
狐白於炎洲裹酪奴於傖父雖極清珍不與好㑹僕切
[128-10b]
慮之向者偶以著述相勉陸師粗及歸生非欲雌黄令
哲有所上下也足下不察以為僕見歸文不多輒便誣
詆使僕銜後生輕薄之愧呉中闤闠詩書人人大将豈
令阿䝉得置一喙然於私心少所降服足下既以啓之
不宜黙矣震澤以前存而弗論足下逺不見楊儀部祝
京兆徐廸功近不見黄勉之王履吉袁永之皇甫伯仲
耶不亦咸彬彬有聲哉然或曼衍而綿力或廹詰而艱
思或清微而類促或鋪綴而無經或蹈襲而鮮致或率
[128-11a]
意而乏情或閑麗而近弱所見唯有陸浚明差强人耳
陸之叙事頗亦典則往往未極而盡當是才短歸生筆
力小竟勝之而規格旁離操縱唯意單辭甚工邉幅不
足每得其文讀之未竟輒解随解輒竭若欲含至法於
辭中吐餘勁於言外雖復累車殆難其選僕不恨足下
稱歸文恨足下不見李于鱗文耳于鱗生平胸中無唐
以後書停蓄古始無往不造至於叙致宛轉窮極苦心
然僕猶以為顧陸張王之肖物神色態度了無小憾比
[128-11b]
之化工尚隔一塵海内故自有人足下未悉耳昔有問
王北中郎謝僕射優劣桓公臨欲答復停曰卿好傳人
語不能復語卿僕偶然之談足下得無示人乎
  又
逺荷牋教叙致寒暄兼及箴切别紙所示鏗然之音卧
讀就起塵思披濯向聞足下頗料田園日涉成趣髙枕
短屐謂是平生寄懐載諷投筆之章嗣覽裹籠之語始
悟英氣幡然尚在眉間如近日孫太初輩非忘世者也
[128-12a]
僕受委凡陋筋力散懶待罪以來頗少髙足之念雖未
謝紈縠眎同芰荷暇抽往哲遺言粗若窺見下筆忽逺
亦漸自厭之矣足下戒僕抑滿示虚又廣僕以何李張
陸之業斯誠愛我竊慮未悉也憶曩弱冠之嵗狂氣漫
溢醉後白眼見憎禮法足下所覩私亦壮其襟吐世變
觸目日更消阻瓦缶土質中實枵然未滿何抑固虚
奚示北地信陽素所膾炙有志未及至於張陸乃是鄉
之鉅望著書館閣鳴國家之盛際僕寒蟬饑蠖吸露伏
[128-12b]
稿候至而聲何敢擬也仲蔚清令素欽鄙懐兹詞翰兩
絶始信𠻳玉銜珠尚多待賈孔彩汗血無假窮荒如足
下與之皆翩翩錚錚后出之彦時乏林宗子将之藻遂
爾淪落幸致聲自愛
  又
承手翰逺存陸沉兵戈不忘故人若此新詩數章渢渢
亡論裁格直是致中語故不易拈賊益深矣足下山田
恒瘠且與人共之曷不舍去束劒而游京師耶吾與李
[128-13a]
鉅鹿並驅中原左師舎之未定㰱血所先東呉菰蘆中
乃復有仲蔚吾韓彭也此子固小窘邉幅𤣥致奥語間
奪烟霞景色足下時相與上下甚善陸象孫太憨生日
事揮灑要供宗呉撫掌之資耳厥子不遂奄逝固當小
勝之世貞往者為傳其遺稿聊以識汗血今奉去足下
就覽也羽檄洶洶南北莽然都無復乾土行雲鬱術授
書自失别搆韻言不竒足下亮之
  答陸鳴羽秀才
[128-13b]
坐梅花下吹銕笛汝陳狂呌舉白足下湛如也私怪風
骨整整不謂季野乃爾累紙披豁懣懣之懐又語竒倒
宋人尺牘三詩見贈投欵深矣惜僕陋不足當之耳亡
論他郡吾郡中伯虎盆死桃花塢履吉竟一太學生近
日長沙相公憐歸生稱百倍老子當文柄求之不得俞
仲蔚博士家言不成去學耕象孫垂白需次耳僕每悵
悵歎其少逢形穢微職視為贅疣何圖眼底復見足下
也鵬摶九萬非六月息不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足下
[128-14a]
幸勉旃僕跅弛之性受束登朝驅握刀筆一行作吏長
亂素懐且主上自管三尺他日守職無狀未卜稅駕仰
羨足下意政如足下也别綴非曰成語聊答来美陸君
遺作未集剞劂足下附以所藏殊堪不劘雖乏穆馭之
効覩其汗血耳許誄章尤見終始交誼僅俟増入俗冗
據案草復不既所含容面悉
  與楊應尾
吾與尊君肝膈相委燕市赴義為老親徬徨不得游從
[128-14b]
地下蘭若須眉一再見夢生氣凛然行部郡城欲取道
過弔世網洶洶捉鼻忍息慚愧人世豈唯山陽聞笛之
感西州叩門之慟二子宜勉思令徳砥礪誼行而翁懣
懣含志長逝待後人發之嫂抱影㷀獨以日為嵗棄而
翁就二子勉旃自愛薄俸廿金可財十一烹隻雞絮酒
以酹餘治嫂菜糜吾不敢煩郡縣不能多耳
  與襲克懋
公非于鱗集中所謂襲克懋者耶則不佞之獲神交乆
[128-15a]
矣公以尊夫人之戚來告且請誌而書則語語于鱗也
不佞安敢辭所介於陸生者竟未至也即無陸生不佞
安敢辭來幣却附使完璧併文上乞收入于鱗已矣稱
為其友者不佞庶㡬一見焉未果何日臨楮使人歎慨

  與海鹽楊子書
劉子至得公所恵書讀之良愧來意之辱僕自束髪時
操觚為辭章雅已好先秦西京言然非能有所得也中
[128-15b]
更苦戎馬案牘間之内外奔走卒卒無須臾暇罷官後
天假逸晷差可從事筆墨㑹有大創胸臆間盧扁所不
能攻念此生無痊理不過付濁醪支吾旦暮耳以故即
有言不重為海内豪傑所齒然亦不願其齒之也公獨
何見而謬許僕豈公有西伯屈令之嗜然至謂僕勝濟
南李生則非所敢任也李於文無一字不出經典極得
古人聮屬裁翦法詩五七言近體神俊髙爽合處不减
青蓮意公未盡見之見當褰䄂濡首矣劉子時時言公
[128-16a]
雅度髙操即不佞亦於書辭窺一班兩班公豈遂困塲
屋者哉開嵗有事貴邑或能於𤣥亭一傾倒兹附言問
私鷙寒不悉統唯照亮
  與魏允中
僕雖以遷歸乞休沭假浮沈里社酒人中心甚苦之忽
得足下手書及二律六絶句令人灑然自逺詩篇托寄
清逸時時感慨書語宏放瑰㧞悲憤用壮讀之再三愈
増國士之重葉公好龍畏其真者世眼曶曶併以廢之
[128-16b]
足下之不遇知固其所也然至獵賔薦歌鹿鳴射䇿金
馬翶翔紫庭得少刀圭藥便足翰生無俟八公輩道引
也足下過期僕鼎鉉之業僕已决意杜門從天公乞殘
日作蠧魚萬巻中於願畢矣太行雖險鹽車誠重了不
相涉足下勿怪其癖也春日漸永毋令隙虚勉旃勉旃
  又
得手書及扇頭二詩感槩磊砢令人目爽醉歌之遂髪
立矣家弟又亟言足下才可一日千里也且謂今脫穎
[128-17a]
少年目不知典籍其稍慕為古文者則又離時業逺獨
足下並秀於骨而饒於藻即皮相者亦終不能再舎也
然則足下竟何負吾亦何負吾眼驚人之鳴第少遲嵗
月耳小兒風氣日上差散人懐擬掃燕中邸旦夕造請
覬師資之益僕謂足下亦宜借此一拓耳目少商竹素
之業可也已作書毛使君令具傳矣外不腆書幣将敬
扇頭一詩聊見區區不悉
  答李駒
[128-17b]
走兩价裹一月糧匍匐數千里而來致生芻之奠于我
太夫人也盖猶子之誼藹然矣啓箧得書以墓碑若傳
為托不佞遂任碑辭令仲蔚公瑕輩書之勒一石贔屭
佳城中百世而後何論陳太丘郭有道哉所云私諡鄙
意亦爾以自有此法來唯此君當爾所諡自文外為貞
若介若憲者與交知輩更商之當令舎弟草一議也全
集俱檢領每一讀之淚輒涔涔下不止千載風流盡矣
梓法依獻吉集行欵大小得二十四巻刻手頗精須新
[128-18a]
嵗二三月可辦也詩種種有妙趣所謂游夏不能賛一
辭文或得一二篇可刪者及尺牘當十留六七耳見吾
姪浮票中議擬數條甚當于鱗有子不死矣贄幣却上
并餉家機二端新刻尺牘清裁内有尊君一巻可収藏
也秋氣漸深强粥自持臨紙哽塞不盡
  又
于侍御處得手書知近況為慰所喻尊公集如錦帶賦
嘗鼎一臠亦足稱味且元亮閒情似無損其髙致也唯
[128-18b]
尺牘有應刪削者無妨割愛耳聞子與刻之閩中亦小
有裁訂幸少徐之何如搢紳先生於尊公詩無異辭文
則如葵丘盟不無一二心背者而猥以代興推我雖然
誰復能與桓文争盛哉僕忽忽馬曹乃有鄖襄之役禄
秩日優愧此初服興念逝者寜無濬沖河山之歎過安
徳當走一介相聞先此附報不一
  答于生
得書累紙知以于鱗故惓惓不佞也益令人悲咤托寄
[128-19a]
九京矣新詩抵掌怳見孫叔甚矣有若之似也稍更熟
之令筋髄神氣傅合則于鱗果不死矣十月内可成此
君墓碑來嵗三月梓集完足下果有意乎挾布帽扁舟
而來訪我當令足下盡見我武庫嗚呼天之未喪斯文
也後死者盖有待焉足下强進饘粥自愛
  答程子虚書
不佞於世無所比數且在㷀然中而足下逺來過從以
文事相命大出其槖装為贄足下豈噉名者要必有當
[128-19b]
心之嗜耳方欲留足下旬日小秖園而屬舍弟憂採薪
不能具主禮以是還客轄去至今恨之文且脫稿而使
者至遂附上足下書謂不佞與于鱗並出嗣何李後也
已又謂與汪伯玉鼎足而三夫于鱗建安伯玉西京是
二君子者各操其强悉甲臨我蕞爾滕國介於齊楚之
間悉索敝賦猶懼不共而曰狎主齊盟誰則信之適李
駒致于鱗全集至轉自不可階耳方謀欲梓行足下如
有意乎不朽於其間為數巻助何如銅章二甚佳遂足
[128-20a]
佩也墨亦是奚潘之亞小間當作一詩相酬五言律清
新雅逸大是當家足下云有家戚速歸里後㑹未即以
為怊悵耳
  答呉瑞穀
得足下書累千言大要以僕與于鱗伯玉鼎立而三乃
江東贏其二又子與明卿輩為之左提右挈以睨中原
而中原獨于鱗為不競唯是一二詞家之論亦有之僕
殊愧汗不敢當也始僕為有韻之言顧才不能髙于鱗
[128-20b]
而辱于鱗收之鴈行已與伯玉互見其文章伯玉精司
馬班左氏僕不能如其潔而伯玉又辱收而頡頏之大
約僕於詩大厯而後者闌入十之一文雜貞元者二十
之一六朝者百之一顧所以不敢遽大遜兩君子者竊
自謂於意無所不達於境無所不究不至作囁嚅喉咽
間次且半途耳雖然中原得于鱗自足以豪何能多寡
也足下所致刻集僕驟讀之以為古人耶古人僕鮮所
不見以為今人今人不宜有也足下盡削去鉛澤藻飾
[128-21a]
而出其骨體天質以角世之浮靡者即不能得一二少
年名聲吾知其後必傳矣勉旃自愛于鱗云呉下闤闠
詩書超乘而出是為難耳此語極有致即家握靈蛇人
抱崑山交賈聲價以馳四方其果當於足下心者誰耶
足下書詞所謂陳子何許人未見其文有便幸一録示
當暑服散作報不一
  答汪惟一
得足下所遺數詩渢渢乎有致也乃一書見為之念篤
[128-21b]
矣菲薄何以當之僕已為于鱗成全集世薦紳大夫猶
不能無疑其文則薦紳大夫未盡讀古書過也于鱗每
稱屬文言屬者取古辭比今事而聮屬之耳謂其臆創
詰曲不解之語則非也足下梓明詩刪見委序不獲已
以數言塞白状若不甚為于鱗左袒者有說于鱗雖抱
髙世識而不能無偏好其去取甚刻而自負曰刪則甚
重世有不得於實者必借而攻其名吾所以預為之地
也以意而輕退古之作者則有之以意而輕進古之作
[128-22a]
者則無是代益之可也雖然亦實語也足下識之自是
天下不甚攻詩刪矣呉瑞榖者不識其姓名與何状乃
亦能文頗健而實所少者致耳寄聲勉之青蘿館集完
亦望損數本于鱗集却附上不一一
  簡僧虛白
夜來聽法師語覺四大為與苦海中不蒙此甘露洒乆
矣但此一了後便應萬念俱了晨起齪齪如故豈所謂
阿閃國一見不再見耶談伴松東林二上人去處極令
[128-22b]
人邑邑我輩於何處覔津梁唯師自愛今去白金伍兩
綿布四十六端助梓華嚴㑹論外布四端少将薄供乞
鑒入明欲遣一僕往起龍併煩師共行也其詳容告
  柬明竺僧竺得疾/日憂之
和尚起居少安穩惡藥食多苦多惱作麽生如是我聞
藥王大士只治有智人病不治無智人病何以故有智
人一了百了無智人百了不了故又聞藥王大士只治
無智人病不治有智人病何以故無智人淪没慾海由
[128-23a]
慾生愛由愛生着由着生病急切難離是以見了而發
愍心有智人何不速便解脫了取無生自陷鬼境故和
尚三載牛山六時經行總為甚麽來今日與和尚約三
日愈三日不愈時一把火燒却和尚四大分散後着誰
受病恁時即不罵王元美短行須自認取往東家作牛
作馬
  答周俎
僕於詩質本不近而意甚篤好之然聊以自愉快而已
[128-23b]
不謂海内之士强取而配于鱗乃至於取僕與于鱗而
配𢎞正間之作者又能取僕之所不合者而見誨使之
稍降而改趨如足下誠僕益友也敢忘十朋之賜雖然
藍田之玉一琢而成寳不足以見工技也它餘璞饒表
而鮮裏糾錯勁确多出其鋒以難琢者乃足以見工技
也僕詩固不敢當璞其糾錯勁确頗似之乃有請於琢
者也始僕嘗病前輩之稱名家者命意措語往往不甚
懸殊大較巧於用寡而拙於用衆故稍反之使庀材博
[128-24a]
㫖曲盡變風變雅之致如是而已至於山川土俗出不
必異而成不必同務當於有物有則之一語而㑹昨者
莅魏行戍燕趙其地莽蒼磊塊故於辭慷慨多節而凌
厲尋轉治武林呉興間其所遇清嘉而麗柔故其辭婉
而務當於致足下見僕魏詩而怪之或見僕呉篇而合
也雖然僕所不自得者或求工於字而少下其句或求
工其句而少下其篇未能盡程古如于鱗耳至於僻語
奥意如足下所云幸擿而示我當一一明之僕固不敢
[128-24b]
創見而為字創法而為句也僕所以紛紜其辭者非敢
自賢而希勝足下将欲畢足下之㫖而見技於我也毋
金玉爾音而追琢我是望出處之際僕既已染指豈敢
借譽巖石為老母近病視湯藥耳稍有瘳即出矣承念
感感薄儀侑緘乞照入
  與子培
不孝孤不能終事老母以為兹酷罰也嵗行朞矣草土
中摧裂小定念髙郵奉手劄三徂寒暑是時足下拳拳
[128-25a]
以賢兄子相誌銘見托即子與亦從臾之而未敢許也
以有于鱗在也痛哉于鱗復長逝矣後死者敢辭其責
足下如有意可以状來今走一价候老伯并布區區於
足下不宣
  答楊生
昨春聞尊公之訃草草酒絮千里不能成一辭以為罪
盖有待也尊公嗜義若渇赴人之急慷慨然諾有朱家
季次之風指畫兵事顧盼風生直欲掃祁連山一片石
[128-25b]
而竟已矣夀不能過人仕不復滿願可為太息流涕戊
辰之秋再書懇我作一傳以表其生平冀及身見之僕
業已心許欲少得履歴嵗月未及報而病矣執事哀少
緩稍詮次以來或傳或誌僕當任之以慰尊公於地下
聞執事已入𨽻金吾䇿勛樹名此其日矣勉旃自愛得
書知沈子已抵京為我道意楊應尾想當應選矣
  張見父
嚮者足下偕長公枉駕時足下雖嘿嘿不竟吐而長公
[128-26a]
已微言欲致束脩之敬漫不曉何謂既足下行而典謁
以刺見則稱門生矣即欲追刺返足下不果既而使者
以書至亹亹數百言過自折節下比於顔涿聚髙縣子
石索盧㕘之流而欲通於僕門牆之籍固足下不自滿
假至意第僕少陋躐科名不能乆事經術以從博士遊
畏鄒孟好為之譏而避河汾抗顔之愧即小有結撰亦
以自䋲削而已居恒自謂不能吐𤣥一語亦不須侯芭
一人以故二三友生有脩贄而自通者立卻之不應晩
[128-26b]
乃更受足下殊禮也且與足下交乆矣即謂僕一日長
有正平爾汝故事可按也無已置僕於三之下五之上
乎異日折簡見命揚㩁不敢不盡其愚也七言二律宏
壮有致卒卒僅以一章相報毋訝其少叵羅不反擬從
捲白波時如接公瑾耳不腆筐篚同於贈縞并祈麾納
 
 
 弇州四部稿巻一百二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