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一百二十六


[126-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一百二十六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書牘二十四首
  答虚齋王中丞公
伏審峻陟中臺保釐東土三十年公輔之望今始少稱
慰縉紳間也特某腐儒未解事不敢以為門下賀焉自
[126-1b]
庚戌秋變距己巳僅百年耳禍似小輕其勢則大弱也
上赫然攬威賞大有所處分有司宜惕然日夜茹膽席
藁自淬勵而今又三年矣縉紳先生靡不開口談兵食
也而未有一事真足禆人主不過削天下之財以供無
益募天下之人以食餘財甚或借縣官之喜以弄恩乘
縣官之怒以張威耳敵至則嚬蹙而憂身敵解則揚眉
而冀擢此非特亡念國家事也迺其智識罔昧苟且以
為私計亦拙自雍并兖豫幽冀青齊間亡不召募疲供
[126-2a]
億移家徒矣昨又聞有白棓挺殺令者此豈特漸已也
上下人併心力謝它役而圖其外猶不足尚可益中潰
哉萬一難作澤中拉然土崩誰為支者山東喉領也難
作其勢日益重山東之勢重而執事之身日益危展布
日益艱某不佞願惟所以稱是三十年者敢從效一得
焉夫臨淄即墨諸槍手鑛人多奸俠亡命伍也白蓮之
役恃而勝得无易我耶給事曹郎所集兵匪乏勇也以
為兵則不勇以為賊則勇宜急慰收之毋得令他豪傑
[126-2b]
用也更望下教戢郡邑守令時百姓之力安靜填之毋
令易見亂臨清大賈沃饒垂敵涎久敵一入紫荆飛騎
馳奔若迅霆旦夕傅城下舳艫接甬千計得晏然哉請
毋謂逺不至也城下之師誰則料入哉某切因家君以
羇孤之迹主上不世之遇而授之以不能稱之職撫
心衡慮悚然在衷妄有所窺想而執事鄉大賢長者也
家君則何敢望所遘似之矣故因而獻其芹曝其少賜
清間之燕一進而誨之
[126-3a]
  奉樗庵先生
自執事罷朝之薦紳士夫莫不憤恨愴惜彈指側目於
當路之下石者而不敢抗一言於朝夫天下事所以日
就於頽敗壞散而不可支持此正由公論之在下而猶
冀其足以挽囘扶曳不至於一國之若狂者亦在下之
公論也夫在下為公論在上為公法公法立公論行而
不顯公法亡公論顯而不行執事罷僅一二載不惟行
者絶不可得而所謂顯者日漸以微而憤恨愴惜之意
[126-3b]
亦日漸以不振矣此關係豈直淺淺已耶古之君子一
時之事業天為之人不能限之後世之事業人為之天
不能限之假令執事在砥礪服官居職即不咈民以從
已能强已之所不可以從上之可耶即不納勢招賄能
禁它人之盡无招納耶即不昏夜踵乞遷轉之際能一
无叩講而自遂耶又能喑黙隂重隨變態之百出而噤
絶无一言耶言之絶无禍耶又能為忮賊忍害之行殺
人以媚人耶此五者人不能强之執事執事亦不能强
[126-4a]
之人而欲其無罷或以罷故為憤恨愴惜誤矣今而後
田可農親可養聖賢之書可讀未老之年可以奮發而
精詣此四者執事無求於人人亦無望於執事而又何
病焉故僕謂憤恨愴惜愛公而不知公者下石當路為
不愛公而未為不愛公也僕愚鈍无所窺識然於父師
之敎側聆一二以為有濟世之心者必當慎其跡有高
世之跡者必當降其心夫不量已之不能夫子而見南
子不量已之不能栁下惠而與處女宿嘵嘵然而議也
[126-4b]
營營然而行之曰吾以遇主巷耳吾以納約自牖耳卒
之巷無所遇而牖不成納僕未敢遽議其心然亦未敢
遽是其跡也或見與時左遂奉身而獨潔或勢與念咈
至直行而蹈禍曰此足矣世莫予及矣且以為糠粃且
以為草芥而據益峻視益廣行益怪而難企嗚呼鳥獸
不可以同羣我豈其異類耶僕又不敢信跡而遽與之
也惟執事介特之操溫恭之度消融於學問體騐於身
心務實戒名近裏達表於二者之病了不相涉故敢畢
[126-5a]
其愚而請正焉新拜帕茗及披手牘之惠諄切相勉僕
志習汙陋牽迫雞肋之感特不至叛名敎作小人它日
從門下有地耳山居希為道保愛不宣
  華鴻山學士先生
伏審疊茹荼苦扶服襄事某雞肋塵守不得奔致生芻
之哭僅從諸生後一效執管㣲勞然於先府公懿德未
能少益寸尺愧間忽辱手書厚惠㷀然在疚不忘几函
之迪唯有感佩而已計踰祥孝思當未紓先府公夫人
[126-5b]
享有上考物志易戚終始儷備人理罕復遺憾天下之
身幸自抑嗇全之某竊祿浮湛如昨平生於泛然應酬
上不大能有情而頗亦好習讀諸老先生書然孤陋未
盡解也獨時事感觸不可言募人積粟未克刷城下之
恥而中外晏然輦綾錦益之互市之馬方來甘泉之烽
隨繼今莒州賊執同知滇土夷殺方伯羽檄交馳名實
俱盡瓦土之勢匪直已形特俄耳時旣甘厝火之薪某
恐不免破巢之卵也家君病體綿質一時之偶遂服重
[126-6a]
寄其間掣肘觸藩每一念及若負芒刺非師之愛亦何
可塵瀆向熟岩居諸稿真足名世我師不罷官不過八
座已耳試問今八座疇可達素而自表千百歲後亦復
誰有知今八座者世途荆棘動輙由人唯此事差可自
力愚雖不敏願從執鞭冀念門牆之末俯賜提䇿亡任
感切使旋聊此布悃不宣
  又
再辱書一拜白粲之貺岩居稿落落莫莫故義熙人語
[126-6b]
也某倦風塵中輙焚香諷一二篇爽然自遠時從南來
人得起居蕩之役甸人從鄉子弟掊白梃褁餱角賊甚
苦彼亡所甘心焉童圃赭澤矣而不能加先公之廬巋
如也敢以為吾師賀雖然彼或者萃其怒而我盍移
室哉賢器清令復踣有司真宰所吝靡關人理不佞請
毋束濕而時優之使不盡意當自距躍三郎君比復何
似不能不懸情耳老父入春軍事委頓鬚髮改色某近
者尚書舉故牘便以省刑見命猥復周行輔郡簿書自
[126-7a]
匿餘亡可為道者出入神明良飯自愛
  王稚川太常先生
師行後兩辱敎言且領至意欲具啓走使奉候而且謂
秋前未抵雍也發且止數矣某自入五月來災疹洊羅
一子娟秀奄化異物旦莫泣損忽忽若失得以淮役擬
托便還吳下少尋故游浮湛幻身而家君取快嫉者復
有浙師之命驅馳危險委質無論在某敢安且家濱大
海與賊共之彼少見迫驅此便嬰焚掠歸僅旬日欲奉
[126-7b]
老母避地閶闔卜築未果報期尋逮黽勉北行萬事俱
廢舟中稍謝它累用紓鄙忱左右且見聞一二請質焉
邸報知大將事露矣天子追僇尸籍其家示逺近東海
波臣竊自驚喜以為賴宗廟社稷之靈決疽去瘇亡損
支節此非人力所及也當今國家威甚振所可慮者不
在難去奸而在易用人外兵帥時陳似矣而共事乃一
白面老公又京營將紈袴子也其人知識勇幹緩急可
備否一二元老共戚休股肱腹心之寄生不能為縣官
[126-8a]
百口明巨奸因其役從㬰之又無以善其後何心也二
王出留旨下乃定海内心婚學大典次第舉行正根本
絶嫌疑逺近大小靡不加額誦聖明第講讀之臣亦有
以敬皇帝時政告者否師名德重望樞握有日杞人之
憂預以相質幸與而敎之
  答王新甫
萬里將書兼攜巨帙良悉所謂甚厚期僕也僕何以當
之追唯曩游殊太草草獨以一二語下愜鄙衷瀕行投
[126-8b]
贈聊具仰止何能少重行色不意記至此能無汗顏
執事程則班史掞藻沈宋翕然將一代之盛而又官嶺
南嶺南山川奇秀宏麗稱天下其所當於耳目而益於
衷不淺將必有的然傳者幸毋靳誨僕也京師交游政
難與語朝夕僅一歴下李生黯黯古色當逺出吾人上
陸沈散署足占世態矣來書以家君擢賀未究深愛所
存去秋偶縁城守便得超越衆非厭服行能聊相慰借
今令周旋寵貴乳哺悍驕劌慮窮巧未尋要領執事倘
[126-9a]
一體之必見恤也如僕又何語退非子傳進非以言尸
祿觸藩慙顏如甲草木等耳何以自樹自見哉人去急
附通起居别書扇志懷請敎照入
  又
僕受質偏駁往守獄吏縁責多忤謬以資薄從諸大夫
後躑躅東土白跖之區也銛矛三尋攢若鄧林杯酒失
色白刃霜躍即不肖靦顏之息以寄士民上旦夕危漢
法中耳以故匿不敢通其厭棄之姓名於故人也乃使
[126-9b]
者從傅中丞來則將足下尺牘亹亹記不肖如昨足下
長者宜爾僕於文章鮮所規象師心自好良多謬盭然
亦以其奪之故不復能治申韓家言胡以得此稱吳君
也豈吳君與足下亦遂有昌歜羊棗之嗜未瘳耶足下
娥媌令姿飭以規矩調伏其氣與時抑揚海内薦紳大
夫言文苑者誰不領袖足下也即忌人又誰以一二酒
食之事指足下者然竊聞足下尚少之益日夜刻劌性
命之藴講求經濟以求太上所謂夫黃鵠遨翔於天池
[126-10a]
而不賤斥鷃丹穴之吭雄於九霄而不薄蟬翼此更難
也足下又亟稱吳明卿固無恙哉尚能從足下游乎青
衫如鶉八口微祿即不遂自決為溝中之斷者安能不
頫然向繩墨也足下念之固喜如僕乃簌簌淚下矣濟
南生傲吏關西嘗三以其文若詩來承欲得其耗故附
以聞卒卒不旣所懐亮之亮之
  又
嚮者傅中丞人還則具一啓及以覆瓿之言侑也至於
[126-10b]
今不奉繩斧之誨將無去人浮沈否所從游者翁朱二
方伯咸以習足下故再三口政術不置足下之亨於官
宜爾世貞齒頰之餘坐卧鋒銛困以刀筆為湘中之纍
久矣不自意再逃簡書政為老親躑躅虎口進退唯谷
踽踽笑人于鱗足下何以敎之惜哉明卿負諸君子推
轂稱不罷故以坐廢也文章之途日益荆棘篳路藍縷
以啓山林非足下誰托也
  又
[126-11a]
與公張園痛飲時十六改歲矣待罪青社鱗羽一摋浮
沈異天間者濶焉即不才所遘㑹不敢望稱人何至作
官量移貴省擲身案牘中忽忽忘其故吾矣敎翰飛墜
恍若覩紫芝眉宇及稍讀辭所云知儼然在疚猶勤存
故人高誼乃爾虎丘步武之間竟成間隔盈盈一水亦
復何怪僕此出真畫蛇之足但中間有大不得已者進
退躑躅觸藩一羝可歎可歎縣官方急材黃金巍峩日
購枮骨而千里之足乃放中野所未解也知不足膺公
[126-11b]
懷聊及之耳公哀戚至念純一不已天真自露外境皆
假佛法所稱證無生忍亦此意也不知諸大知識能首
肯否非日當效生芻之敬先奉謝因布鄙忱伏惟照亮
  朱客部子价丈
壬子冬道寶應里中儼然龍門也忘其少且不敏而輙
進所欲吐辱長者收之小友矣已論報還值有他出弗
果謁然邑臣致二行巻捧之如和璧隋珠從天下也句
吳諸少年過從索而指賞以為祝京兆且復出矣何期
[126-12a]
一巻遂有長康之化迄今咄咄抱歉也丙辰從家君所
兩扇頭之寄昔人所謂煥若神明頓還舊觀良不虚耳
執事吸月露間齊梁又所與倡和相慕說者為博南山
人也世貞晩進於詩無所解然竊謂博南山人固博而
多組織之語不能如執事清婉天致自發其言成一家
云執事得無難之否執事之視宗生世貞丈人行也渠
獨以幸數於燕市奉杯酒扢揚風騷世貞削跡海邦寢
處蹻跖矛盾之與交而案牘之是眈豈非命哉日者島
[126-12b]
寇陸梁淮揚間將無識康成里否發邸中報見公以不
赴尚書期應公讁也非修我牆屋故耶屬家僕還敢以
布其區區别作請正何敢兾玉案之報八寶書屋中有
賤姓名足矣
  與李東昌
幸縁玉倚忽爾萍散言愴離索令人自失曩執事五馬
就駕體中憒憒遂阻招提之餞更承不棄逺飛敎言計
履任已久上下安和逢迎案牘咸目牛游刃聽折之暇
[126-13a]
或登樓望嶽或省駕齊墟付餘解於歌咏體至景於丹
青宛然一風流太守也弟日坐省中譬若籠中之鳥毛
羽楚楚顧影羈牢雖效悲鳴誰為釋去明秋或可得使
事道經貴治叩門索飲政恐太守威儀嚴重閽人不察
謂是游客漫逐之耳于鱗峻伯只如常此間最難得與
語便附聞之足下所有雲谷樵者否為我指其口曰但
宜進酒
  又
[126-13b]
執事郡當孔道攝吏百計攬聽逢迎歲月謂少而能片
言取折分身應酬又復遊戲丹青縱橫詞翰萃成巻帙
惠之故人豈惟文雅吏術兼至無遺一丘一壑猶可想
見高致也僕迂疎質相世態本遙强就束縛隨人笑語
邇來聞有覈察倘縁此得解便還故吾但家君連被委
任事勢匪輕進則虞身退猶歉報烏鳥之私中夜芒刺
執事舉以見賀意猶未悉僕也自執事言離雲司變故
叢沓遂為危地僕雖未膺厥責亦復何心將來日浸日
[126-14a]
溺難究結束一著浩歎而已别來偶手談竟能勝袁宋
諸君此可為告
  寄凌汝成
伏時周還臺使者海上也屬苦吏蝟摯且蒸熱卒卒以
故報書不得有所傾吐旣發則時時念大雅不置也從
長安中發郵書輙問執事除命不得甚恠之以為嚮名
氏則再三聞公車矣將無執事厭其高足耶家人從南
來具尊公及太夫人起居狀良慰賢兄忽遂再朞每經
[126-14b]
黃公酒壚不能不興濬沖竹林之歎計執事猶甚寄哀
於人琴也其孤比習其書否青州日飲食盜賊而處無
所復言新南康推受事何如貧甚無以為投劾地世途
咈息往往礙人執事幸委曲成之世貞旦夕且歸矣勉
旃自愛不多及
  答徐汝厚
兩辱翰敎及海物殊荷逺意昨見竹隅公云足下苦公
分相逼且朝夕計饘粥不意諸生時此乃佳耳士大夫
[126-15a]
最受病在求與諸生異與諸生異不得不作盜跖吾州
前輩固無如足下也某自入散曹來稍稍靜思即嚮年
與足下相處時徒以浮氣待人以易念待事以麤心待
古人書以滿意待詩文終無毫髮進益且得罪同行不
少也來敎云洋山治蕪湖稅極不得已昨聞洋山固欲
辭之又非也東西南北惟上所命我欲潔身誰當其汚
者君子自盡何如耳想當不復然矣
  又
[126-15b]
昨始得袁舍人書及蝦米向兄發柬時謂此當最先到
旣乃最後到可笑也僕循次作一月老獄官長日宴坐
殊更憶孺子風度不淺淺今冬北來謂可續舊時語笑
但歸思益憧憧地兹期或南遂相牴牾亦未敢必也惡
詩一聊録去僕邇亦頗微解獨於贈寄執事甚加意而
甚不愜想是執事縁薄又不知我縁薄也
  與岑給事
世貞自奉先君子諱杜門席藁者七年矣春初天子霈
[126-16a]
恩詔與天下更始不肖方有霜露之恙匍匐而北白見
先人寃狀俟命國門之外而是時數從邸中吏傳執事
後先所上疏讀之諸剖析利害持國是搏大奸以為無
減於長沙敬輿之識私竊偉之至舉逸一疏中間誤及
不肖若有豔於雕蟲之技而加之拂拭者執事豈有所
過聽於人謂牛溲馬勃真足以備毫末之用耶不肖束
髮時即冒朝籍其時妄不自量亦欲效鉛刀於一割而
不幸與用事者忤馴致大變震蕩摧裂之餘此心已灰
[126-16b]
久矣七年中負不孝之罪不敢自比於人而今幸執事
之疏與廟堂諸公之力先君子獲從昭雪不肖兄弟稍
得稱人於鄉井間即國家復過聽以一命見縈不肖雖
懦不得為𥞇侍中亦何敢偃然而自附於偉元之節哉
燭之武曰臣之少也尚不如人今老矣田光先生曰太
子聞光盛壯之日而不知臣精已銷亡矣不肖之所以
逡巡而不能出者竊用二子之言自問而頗有所驗懼
以知人之哲累執事也昨復讀執事救周太常疏令人
[126-17a]
歎服度非北垣諸君子所辦區區一得之見蓄之久矣
敢以聞於執事大抵今之稱大臣者類多内顧之念而
不肯為國家任事今之為諫臣者各欲自靖其志而不
肯為國家惜才且與其易而退之毋寧難而進之今主
上固寛仁恭儉不忝守文主然頗勌於萬幾而左右之
道諛者其兆已大露即逺無論元祐元豐近不見正德
嘉靖初事乎正德諸中貴人𢎞治諸君子激之也嘉靖
諸新貴人正德諸君子激之也此意唯執事可以奉聞
[126-17b]
亦願與同志者相為慎重而已不肖不然之灰無能為
報第先君子入土即縱身散帙中作老蠧魚送餘日苟
有微見於三氏之旨勒成一家言毋負執事門牆足矣
先狀奉覽并粗薄儀將下忱統希照入
  與尹御史
嚮者霜節東臨世貞側伏田野第從今耿中丞所得公
風猷一二私心豔慕之今春不肖兄弟奉天子恩詔匍
匐北上為先君白見寃狀而為用事者所尼躑躅國門
[126-18a]
之外復竊從邸中吏窺公婁上大疏隲核賢否綱紀國
是隠然有古賈陸風而最後乃誤及不肖兄弟豈以障
尼胡禄足備鼎爼之用抑憐其淪落困躓窮極已甚將
收而拂拭之耶不肖身所當憂患類非人間世所有徑
寸之地灰燼已寒即冒昧强出必至跋胡疐尾供士大
夫笑資上負國家再造之恩下累執事二三君子知人
之哲唯期杜門築坯於丹鉛之業少效區區庶幾毋負
門牆而已天地鼎革明良一時政諸君子大行所學之
[126-18b]
日不佞乃復有隠憂焉敵氣日熾兵食日詘然此猶在
外也今萬幾漸勌百孽潜伏言路微枳逺則熙豐近而
正德其兆已大見矣廟廊之上與臺瑣之地何以待之
執事幸有以示我使野人得安意畊釣不勝大望不腆
先人之幣少伸下忱并先狀呈覽統祈鈞亮
  寄陳司理
某嘗讀史如徐孺子之流其托寄若無關世者然一遘
府主之辟即不應猶終身北面焉古人不以知己易感
[126-19a]
恩其意固爾也乃某舞象時則以雕蟲之技辱知於長
者其時實懵昧於人無所比數然執事固已誤知之而
不佞亦繇是得補校官弟子以次獲升斗矣奔走世路
十餘年竟無繇南窺衡湘之境又不獲走一价致咫尺
之書少抒區區之愫而旋遘家大人難摧剥震裂幽憂
㤐滯之餘其於生平蹤跡忽忽若無所識者近遘天恩
曠蕩扶病北走伏闕上書兾白見先人寃狀邂逅賢從
子太史公於都門之外始一聞執事起居怳若啖火棗
[126-19b]
而爽然悟三生者使人愧汗津津然下太史公又亟為
言過庭之於所聞於執事者不一執事豈尚以某猶夫
哉彼孺子者則何人也吾郡自辱惠於執事二十有五
年矣其風猶政術雖閭井至今能道之而一時不能理
於操切少年之口然其人往往澌盡灰滅無復聞於世
而執事方健杖屨無恙日夷猶於武陵桃花間猶以其
未竟之畧發之於太史公所謂季之所得孰與仲多此
語知當不滿執事一笑粲聊志鄙感耳兹具不腆幣儀
[126-20a]
托太史公上之記室拙詩二章書扇頭請正執事能無
曰孺子可敎否南中暑溽强飯自愛不一
  與徐叔明
昨在九江有數行附尚兵憲通候不知達否弟以畏熱
廿二日始抵省兩臺諸僚雖見愛厚而此間禮節頗繁
衰顔磬折顧影内愧且履任候臺者踵接牘吏環繞旅
酬交錯又入棘在近强驅作老博士弟子興寄都盡不
去將為小祗園笑人矣每見諸公談吾丈風雅使人忘
[126-20b]
倦又云吾丈亦時時見念豫章紫氣中有同此苦懷者
必非他人也諸公急欲得吾丈來見代為鸚鵡黃鶴增
色亦有意否為吾丈談此苦而以相要者熱海中亦自
時時甘露洒也一笑一笑五更起作書目眵數誤竟授
草小史景象當何如餘不盡
  又
使來拜手敎叙致契濶旁及風雅間以澹辭怳然若寘
此身黃鶴大别與公對語也紀行刻老手縱橫遒句逸
[126-21a]
發正如右軍五十二以後書若江山之助固不足言矣
入楚稿便自作小巫頤頦齒牙芬流鍔出故旗鼔相當
羣公之言豈欺我哉弟勞苦視家君數倍而飲啗益進
不困夙夜星數之說信有之馬曹事少簡更托須㬰其
中償文進耳湘楚右轄神僊官府稍為戎籍係心以此
送日亦自佳政府注意維桑仗鉞之命當在不逺然中
丞方在事似未肯輕移也中丞見念之深便間幸一達
之溽暑南中當益甚加飱自愛
[126-21b]
  與陳户部晦伯
不佞生獲遘足下同世後先通朝籍垣省相望乃不獲
一並薦其長稱國士交抑何竒也旣足下屈為外臣得
吳郡而僕已久棄田野間乃足下不鄙收其麋鹿之跡
而賜之友結襟帶握杯酒揚扢千古隲核二次以求太
上抑又何遇也僕於文章無所推讓顧不自懌以九州
之外六經之表不得如阿難耆婆者為之總持中國區
區雖倚相惠施亦不甚多見使三代文獻寥寥焉抑亦
[126-22a]
諸博士師弟子少置力耳夫豈獨秦王李斯罪哉今天
下幸而無挾書讇言之禁甫離齔即從事學官顧其所
習僅科舉章程之業一旦取甲第遂厭棄其事至鳴玉
登金據木天藜火之地者叩之自一二經史外不復知
有何書所載為何物語令人憒憒氣塞休明之代士大
夫談性命者創不根之語蠅集蛙傅以文其陋而瞷然
欲主齊盟即所謂驢非驢馬非馬龜兹王乃騾也其稍
上者即操觚之士攀西京躡大歴厭薄宋儒以為不足
[126-22b]
道實不如宋儒日佔小有所撰述也即所謂夜郎王
謂漢使者我孰與漢大也不佞少小時竊以托附長者
之嗜顧不能沈思有高陽涉獵之病中年好酒懶事時
時自廢然意有所溺竟不能一日離之居恒謂三日不
飲酒覺形神不相親一日不開巻骨孔盡窒罷歸田為
鄉里小兒項領所苦忽忽寡酬以故每一遇足下輙便
欲傾倒别後與家弟言之猶娓娓不置也家弟亦云目
中未嘗見此人幾得之奈何失之尋足下遷留省為僕
[126-23a]
言且有旬日留後六日僕走一介跡之擬挈簞榼嗣其
後以稽從者則以先一日發矣足下如無意開府吳㑹
野人足不能及百里恐此生無復握手當恨曩者之草
草也足下勉旃自愛聞結撰已成垂勒不朽世無慕華
林編要高孝標者殘膏餘馥能見沾否楊用脩自謂近
代子雲見足下聊蕭之僕初未敢奉從然覩其書如方
城萬城張浚張俊三尺豎子所不道者何也近有致河
南通志者名宦中相州刺史高陽王雍魏孝文帝弟也
[126-23b]
以孝文戒益自勵今作王雍高陽人此又大可笑也今
世所稱博學知名士如此僕又安能舍足下乎勉旃强
飯自愛
  答陳淮安玉叔
自嘉靖中一再從蘇山先生燕邸而最後先生外遷吳
明卿氏來言曰夫夫有子矣是少而敏楚材也亡何而
聞公成進士已又從家弟所得公詩今乃又得公文矣
公於隆慶中名滿長安乃厪厪一守操觚之士亡所藉
[126-24a]
以生色然淮揚股肱郡治理一切流聞璽書褒召當亦
匪遙循吏自可亦何必寂寂文苑哉來敎不惜齒牙餘
芬以僕一二狂談有足蕘采進之引玉不佞於公文無
能為役顧管窺所及謂公實自正宗發以竒藻意融法
中不出法外汪李之後罕見其比故不辭而僭為之叙
自忘形穢之誚也公能為我藏拙否先太恭人賁大些
兼拜牢帛之貺銘刻珎醇惠存種種吹暖於灰援骨加
肉何以為報使旋聊此附謝諸容嗣悉臘寒為道為天
[126-24b]
下自愛
  又
得尊公書知門下初以一介走我於家而不值也乃更
淩大江而上及我武昌則使者足重繭矣啓椷捧咀有
餘思焉門下盼睞千古而肺腑故人乃爾僕故深幸之
惟恐其不得當也家弟獲遂同汎不減元禮之游僕每
出必悔悔又不能無出非人哉兹行雖一與寓目江山
之勝衰顏磬折奔走委頓以從諸少年後無地著面强
[126-25a]
自力入棘即文事叢委之矣垂老於晉楚間作博士弟
子真前生業債也已具乞休疏托舍弟上之不知當如
何耳佳刻華織謹領獨青州從事作烏有先生楚釀甚
惡幸所攜足朝夕不然不能無望於使者也新詩烺烺
郢雪之致奏之黃鶴無論玉笛令梅花盡落矣漫成數
語以謝沈嘉則魏季朗諸君從門下游甚善然渠輩尚
以多彈鋏之歎也尊公秦音嗚嗚為楚生色他文多竒
知當未艾方苦頭風飲藥不一
[126-25b]
  樊侍御
某一二從酒所奉顏色雖往覆亡幾而傾吐特深日者
拜命之候方苦渴疾匍匐通姓名門吏不得一捧别袂
中懷惄如使者攬轡而陟太行之顛然有餘慕焉墨
吏省已解綬循雅之士爭自刮濯以庶幾下風來諭似
有所未足巻巻叩攻於頑石胡長者乃爾某不佞聞古
有助於人者牛溲馬勃亦不卻也乃其所助則非牛溲
馬勃比也順德李守於執事屬吏也即亡論其文卓犖
[126-26a]
趣古某故同舍郎私之謁省中歸炊脫粟閉門謝客書
聲竟夕矣母來自歴下就視畢數日跨一驘歸不敢以
煩縣官芻秣嘗謂蒼頭歲除矣安所得酒持敝緼袍東
家質之某幸有餘奉推之不數數受也比跡其守郡率
素亡毫髮改日一肉奉母耳妻子更日得少鮭菜耳吏
民謳吟戴守若父母而頗以文法左往使又不樂除道
積糒待非常之客客亡為㳺揚者僅雞肋牘末耳令李
生伏鹽車上羊腸屈足就秣御圉鞭箠而拂之固所安
[126-26b]
也伯樂過不視乃始慡然驤首嘑鳴矣執事視李生何
如也毋令海内有以御圉窺伯樂者
 
 
 
 
 
 弇州四部稿巻一百二十六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