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八十六


[086-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八十六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墓誌銘七首
  明光祿大夫太子太保兵部尚書贈少保劉莊襄
  公墓誌銘
嘉靖乙巳冬十二月二十又三日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劉
[086-1b]
公卒楚守臣以訃聞天子為震悼輟視朝太宰議贈贈至少
保大宗伯議祭祭至九議諡諡法履正志和因事有功為莊
襄大司空議葬葬所須縣官共給無乏然公有子四其二
皆先卒最後燦最賢而又繼卒諸孫幼以故公殁十六年而
門人大司馬劉公采始克具狀又十五年而孫守復軰以狀
來請誌銘嗚呼莊襄公固德靖間勛賢臣也惟不佞嘗竊
記之矣何敢辭誌曰公諱天和字養和其先南昌人諱夢者
從髙皇帝起義兵有功官同知漳州府賜田麻城遂為麻
[086-2a]
城人漳州公有四子長曰從政由進士拜御史累遷河
南叅政叔曰隠居公從憲子曰訓其積官皆與從政同
而得山西山西公子仲輢為崇德令崇德公子遂魁南
宫以豐城令入覲卒吏民思而祠祀之自崇德公至豐
城公皆以公貴贈尚書左都御史豐城公有淑配曰秦
夫人寔生公公少穎朗十歳能属文十五從父宦游豐
城鄉先生楊文恪公談理學為世模楷所授公舉子業
而内竒公至别而為文以古人期之二十遂舉於鄉公
[086-2b]
為人長身玉立顧盼偉如也自是三困公車而其游太
學所交多名士大夫後成進士授南京禮部主客司主
事居二歳餘天子誅逆瑾於臺臣多所更置而公以茂
異徵拜御史出按陜西前是塡陜太監廖堂貪横甚而
寘其弟鵬於錦衣相表裏為奸及公當出鵬候邸中甚
口肩脅為堂請一日歡公正色不之顧既抵陜首榜廖
堂不法事於衢飭諸司毋曲徇而又縛其𤓰翼數人於
獄堂陽為惴惴請一切得自新公亦冀其貌悔小寛之
[086-3a]
而謗書則陰上矣㑹公監鄉試所得才士人盛於它時
其程文為諸省甲甫畢而堂之弟鵬素奴事幸臣寧從
中道上堂謗書以其校卒稱詔逮公既就係堂使所親
信恫喝校卒且啗之利以求甘心焉長安吏民感公恩
而痛其寃慟哭擁車前後數萬人車為柅不得發壯者
至棓梃行求堂欲捶殺之堂恐稍杜門引避而其豪張
傑王倫數十人相與囓臂為盟䕶公所過舍傳必週視
食必先嘗堂前秘遣尾公者不得近竟以免而公之下
[086-3b]
獄也幸臣寧入鵬嗾考摭公罪不得遂長繫於是給事
御史俱有言赦出為金壇丞亡何進為其令有治理聲
擢同知蘇州府事時大盜湯毛九等起湖州之孝豐山
中蘇為蹂臺臣驟用公謀平之而公有湖守之命矣公
至湖則首禮一隠碩與謀政所當先復折徵均耗賦其
民大悦以擬謝太傅安石顔司徒清臣為湖守凡五年
考績天下第一晉山西按察司副使督學校公以母老
乞歸養報聞㝷得㫖别用久之仍故官督陜學於其職
[086-4a]
益稱明年遷南太僕少卿尋改太常即以其年為都察
院右僉都御史督甘肅屯政乃條所以當革者五曰掊
尅曰占役曰湖塲曰𣲖撥曰侵漁所以當興者五曰開
墾曰墩堡曰牛種曰治水曰屯兵疏上以次報可尋用
母老請告不許改督諸邊糧餉時少師楊公一清在先
朝才公於試事已惜公寃為解於倖寧至是益器重公
為特疏薦改撫陜西公前後凡三莅陜其一切利弊晢
若鏡燭首疏鎮守中貴人當汰狀罷之因裁損守令不
[086-4b]
經於費者三十餘事民又大悦毎出則竊相指曰此吾
嚮者擁車公耶何吾秦人之多幸也公出師平洮岷叛
畨四十二族獲甲首三百鹵倍之已又平胡店大盜殱
其魁賜白金二十兩文綺二已又平漢中妖賊悉殱之
凡再乞休侍養俱不允制王公瓊偕廵按御史上其
勞進右副都御史撫陜如故其明年承秦太夫人訃歸
哀毁踰禮以祭葬請許之甫公除而理河道之命下
矣時黄河驟南徙厯濟而徐皆旁溢不可以漕公晨夜
[086-5a]
改舟車為橇檋探求盡得其利便濬淤以故導潰以新
疏汴河自朱仙鎮至沛縣飛雲橋殺其下流又䟽山東
七十二泉自鳬尼諸山達南旺湖濬其上流役夫廑二
萬不淹時而河工就天子嘉之晉工部右侍郎兼右僉
都御史仍其職及冬入理部事未受代遷兵部左侍郎
兼右副都御史總督陜西三邊軍務公至則申軍令豐
儲偫廣埤塹選鋒鋭飭甲械士氣距躍思效其年為丙
申七破羌明年丁酉十一破羌又明年己亥破羌數如
[086-5b]
丁酉所上級多至二百餘少亦不下四十而天子所推
恩公一加右都御史再加左都御史其侍郎俱如故進
兵部尚書則都御史如故其金幣嵗至三四賜積金幾
數百千己亥公諜冦濟農將大入萃羣帥而誓之大出
賜金為牛酒饗士陳二寳劒堂皇指左劒曰將不用命
者徇此指右劒曰卒不用命者徇此及期而敵衆果大
至挾詐乗我帥醉遂埤登焉公前已聞警率所部夜行
八十里抵花馬池即故壘營之賊錯愕不敢犯引而西
[086-6a]
公召醉帥二詰得其狀立斬以徇衆皆股栗遂率以躡
賊㑹天大雷雨賊弓膠皆解馬䠥䠥泥淖中斃者相属
而公所檄延綏周尚文兵擣其左寧夏任傑兵拄其右
固靖魏時兵擊其鋒公以大兵尾而勁之强弩火礟四
合爭奮賊遂大敗走梟其名王以下首領五百級鹵人
畜器械稱是㨗聞天子行告廟飲至禮下書褒予公甚
篤即軍中策拜太子太保予錦衣正千户為世官賜金
幣踰等尋以公久勞于外改南京户部尚書亡何入為
[086-6b]
兵部督團營軍務時中貴人大將多所私役朘其廪以
空名予營公力欲清之而諸共事者為首䑕兩端以泥
公公鬱鬱不得志㑹報冦將大入公日夜治軍不休因
以成瘁疾冦去乃露章懇休上詧而許之特賜馳驛歸
歸二年而卒距其生成化己亥六月十六日得年六十
有七所娶王夫人後四年亦卒賜祭葬公亡他媵侍與
王夫人相莊白首無間有四子淞鄉貢進士娶王氏澯
刑部郎中娶萬繼娶毛俱封宜人溧以蔭為太學生娶
[086-7a]
李氏灤庠生娶詹氏所謂先後公卒者也女三適長蘆
都轉運使周載諸生王同舟林縣令方民懷孫男七守
蒙諸生守孚錦衣正千户守復保昌令守乾都督府都
事守巽諸生守有錦衣指揮使緹騎為環衞親臣守
濟監生孫女三適舉人曽嘉祐諸生李日堅太學生曽
嘉裔曽孫男某某所著有問水集闗陜奏議安夏錄督
府奏䟽若干巻他詩文亦有存者不佞所志志狀畧耳
竊又從諸孫守巽所得耿中丞紀而讀之叅以舊聞盖
[086-7b]
拊巻而三歎曰嗚呼公真異人哉當公治邑而稱良墨
綬入臺而稱良御史治郡佐臬而稱良二千石意以為
精心勤䘏之士耳北治河河功立辦西治屯屯政肅塡
陜陜之貪墨盡解去大盜散徙始稍露其不可測以為
世之得公者尚淺然公南人耳十萬浴鐵之騎霆摧雷
掣於交㦸之外而徐以尺一如意揮而糜之百歩不留
堅至其所飛㨗明光上下動色謂三秦自洪永而後始
快意於一勝者終豈能測公哉吾聞之廖堂氏之蘖公
[086-8a]
也校卒挾璽書一旦以鋃鐺至豺虎交跡即不道途死
且獄死耳公怡然以事付藩臬即就道亡慘容者其定
力有以勝死也公目中且無死何必有十萬騎哉今夫
志大者不能無小出入術勝者不能無巧進退然而公
不爾也當其游太學布袍挾一蒼頭僅潦倒諸生而麻
城令有世好者業先造公請邑事公第以邑所當創革
語之不及私也令斂里甲貲為諸舉子費公獨謝不受
倍遺之亦不受及貴而宅憂家居將三載矣靡一紙官
[086-8b]
府也生平所厯皆膴仕而最後以軍興法治全陜人視
之泉府矣先人之田廬無少増益故所薦大帥某緘金
幣而為壽公時已得老力却之且報書以為戒饒人之
感知者選甆器遺公公恠其精曰得非上方物耶吾書
生安用此却之不可遂碎之以明非已好也舉進士而
中貴人瑾用事於衆中目属公異之又問知其同氏以
宗人刺投公公不報已啖之美官亦不答其入而督營
務也距京師三舍許則真人陶仲文以戚属禮遣刺迓
[086-9a]
公曰與若主胡戚也誤矣亟返之公之歸仲文與有力
焉嗚呼世安得以出入進退窺公哉公又名能知人其
識故相太保桂公蕚故將太傅周公尚文皆自其㣲時
世以比楊文襄云墓在麻城鎻口祖塋不佞既志而銘

古之大人誠與才合乃立臣極公起墨綬以冠惠文至
二千石民之愛之若日于冬嬰乳于席餉渭屯湟士飽
而驕距躍三百楗竹負芻告興三月河歸其職帝曰虎
[086-9b]
臣畀汝全陜膺彼憝敵公出匣刃斧不用命億衆脅息
前茅且指昏蕩天日單于奔北梟其屠耆遂砰轒輼王
庭磔坼㨗奏朝上夕馳璽書精鏐綺帛晉爾亞公仍世
環衞觀者動色入領元樞王旅于寄臣敢愛力惟是不
任骸骨為請帝所閔識驛馳而南青門冠紳萬口同嘖
公之劬勞皆在王室靡往不劇迨乎歸田甫遂優游迺
返真宅巍峩佳城儼若祁連官所營穸蕭條衡門僅庇
雨風手所剪棘君使臣禮臣事君忠師訓靡忒我銘其
[086-10a]
幽才哉誠哉過者當式
  明故資政大夫南京刑部尚書贈太子少保箬溪
  顧公墓誌銘
余少則聞諸長老言國家鴻豫龎碩之化至孝宗朝極
矣而上神聖既益習天下事思與賢者共之歳乙丑策
士盖籲天禁中云而是歳所舉士至貴近臣毋慮數十
百人其最賢者為宋莊靖公聞莊簡公張文定公魏恭
簡公崔文敏公太常穆公大理黃公吏部郎鄭公博士
[086-10b]
徐公及刑部尚書長興顧公顧公視諸公年最少最晩
達盖成進士二十七載而始以中丞撫滇中廢又十五
載而以故官起厯兩京大司冦以年至歸箬溪山中又
十餘年海内士大夫無論識不識咸指目顧公如清鏞
大㪟冀以想見昭代之象望以為喬嶽鉅川庶幾能復
為雲雨而今亦不可作矣公之薨天子命吏部議贈贈
公太子少保禮部議祭祭凡二壇工部議葬諸窀穸自
有司出而公孫嗣衍顧獨以某嘗及事公為属吏奉友
[086-11a]
人徐大夫中行之狀來請志與銘曰公志也某安敢以
賤且少辭按狀顧公諱應祥字惟賢其先吳之長洲人
髙祖壽一生伯通伯通生克升克升生公父恬靜翁挾
扁倉術行游江湖間悦長興山水家焉娶烏程名家女
楊氏即公母楊淑人也自克升及恬靜翁俱以公貴贈
南京兵部右侍郎始楊淑人娠公而夢若麟入室者寤
生公遂名之曰夢麟公少而警敏善屬文踰冠與計偕
連舉進士授饒州府推官饒故訟地其人吏獧意少顧
[086-11b]
公公始至於治務精得其情所讞具獄吏視之即廷尉
牘弗如於是咸大恐惴惴來聽約束重足無所受私公
乃時有所縱舍以示寛貸連攝大縣令令稱平府闕守
則又攝守而㑹姚源洞大冦起鹵樂平縣令汪和衆洶
洶無所出公挾一老卒御羸馬叩賊壘曰司理來賊大
驚爭出迎曰非我顧府君耶乃肯辱臨我公為緩頰數
語利害賊立釋令去曰府君活我不復反矣諸臺使者
咸内愧稱公以臺諫徵至則年不應格遷錦衣衛經厯
[086-12a]
時緹帥錢寧幸用事公其屬也獨折節願交公公巽謝
不為動寧當上自免疏屬公草公故為峻語風之寧謝
曰顧君憂我深耳此白簡語也属吏部欲超公為廷尉
公固辭乃得廣東按察僉事以去僉事治嶺東道汀漳
山冦起嘬三省中丞王公伯安討之公以兵挫其鍔鹵
酋首雷振温等級千四百餘功上未報公又移兵逐海
冦金璋韓亞颯等覆其穴焚餘皇三公又移兵芟郴桂
冦級千餘始報遷祿一級公之治嶺東道不拾遺其用
[086-12b]
師再越省一越郡威望赫然尋入賀萬壽至京而江西
寧事起擢公按察副使分廵南昌道公馳傳往則已捕
得反者殘民困誅賦敲箠皸瘃訐訟蝟起公力為經理
振刷之民稍稍有生望而公竟以為民中持故不能無
濶畧於上兩臺摭他事中公吏部亷知狀格不下然公
亦坐尼不遷者六載始量移陜西苑馬寺卿明年事大
白遂遷山東右叅政連為按察使右布政使公之為按
察嘗上疏慎謫戍戒酷刑杜株累嚴軍政四事下有司
[086-13a]
著之甲令尋超拜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廵撫雲南公所
規畫上事凡二十餘其大者如更定永昌府衞騰越州
鳯梧所諸御署築騰甸等府城隍頒王氏鄉約増永昌
府縣學師儒申明射禮寛軍職襲替例宦不能自歸鄉
於官或寓喪者官為傳送之滇人事事稱便無何以楊
淑人喪不候代奔還法當罷既服除徜徉菰城崐山間
與尚書蔣公瑶劉清惠公麟結詩社有終焉之志吏部
都察院數為上言故都御史應祥聞母喪越在萬里之
[086-13b]
外匍匐徑歸誠觸忤大典第其人材足使卒棄之無以
明國家觀過之哲𢎞教厚之道報可公起家再撫雲南
南中諸父老多及以壯事公思公如一日而㑹公至旱
而雨民益大悦元江酋那鑑悖不受法衆方議用兵公
持不可曰此困獸可緩而縛也㑹公遷南京兵部侍郎
去後至者不勝功迫之果失一布政使以敗公當之南
京未上召為刑部尚書公時覽爰書有所不懌曰後至
所是為例固耳吾安能效趙少府孳孳窺人意行三尺
[086-14a]
也乃属郎稱精平者吳君維嶽陸君穏悉取前後絜令
増損之著為例時郎李攀龍文髙寡推與公得其一篇
讀之輒嘆曰少年樹頥頦操觚翰吾不知其若而人即
正始舍是生奚属哉公之為尚書三月御史有及公者
始公入其同年柄相某雅自負推轂恩公故為不知者
而待之無加禮相某恚以指授御史御史其鄉人也疏
上乃陽驚曰顧公舊德亦爾爾毋乃憎其鼻耶盖謂公
鼻癭也遂調南京刑部公忻然曰南北皆上恩吾不知
[086-14b]
所從德又復誰怨公為南刑部益任職無害然自顧且
老而象魏日益新居二載竟得請致仕社中諸老人劉
清惠公迎謂公吾曹即行者不愧居居者不愧初恨不
令山吏部暮年見之公所為吟詠於社中毎一篇出人
輒為傳寫評者謂其詩似白少傅書札似趙吳興乃公
夷然不屑也公嗜書書無所不窺即不以寢食廢手一
巻時時至丙夜家人笑謂公豈復就試耶公亦笑乃已
公少則嘗從陽明増城二先生游然不甚傅依其説大
[086-15a]
指以孔子豈自愛其聖者必晩而後施之曽氏吾驟然
而語人以天德之知彼嘵嘵然而以天德之知自命而
卒未離聞見知也且性命非空懸而無寄者吾日愧於
倫物而談性命得無為跖者笑耶公所持衡足破世學
之的而不為門户及教授諸生以故無傳者語㪚見惜
陰錄中公於學不名一家諸六籍九流百氏言人人殊
公沜析而衷裁之其最自喜者九章勾股法謂能以人
法窮天巧推宇原宙得無師之聖時有唐中丞沈司封
[086-15b]
者嘗從受學焉所著有惜陰錄人代紀尚書纂言歸田
詩選備查摘錄授時厯法測圓海鏡弧矢筭術讀易愚
得唐詩類抄明文集要行於世公以乙丑九月七日病
瘧卒距其生春秋八十有三配張氏封淑人子一思純
為縣諸生娶嚴氏女二長適福建布政理問吳徵次適
新喻丞潘銑孫女一適太學生朱鳴臯思純十九而夭
無子公乃以族孫即嗣衍後之蔭補太學生娶青州守
施峻女公卒之明年嗣衍卜以十二月十六日葬於靈
[086-16a]
山之麓禮也徐大夫曰顧公人所望其貌以為長者不
佞得其隠德三焉正德中施御史儒與中貴人抗被逮
有謀公以賄緹帥寧脱者公怒曰御史即死死職耳令
以賄生御史豈御史意哉然公陰為居閒萬方脱御史
獄意不自言也汪太宰鋐為廣東時捕冦無功公推功
汪得驟遷至太宰人或以問公公謝亡有也貴溪相公
所舉士也當執政十餘年公里居訊問不相及亦不復
為人言嗚呼此不亦斤斤篤至有孝宗朝士大夫風耶
[086-16b]
銘曰
上帝曰咨汝辟乂民唯賢是㪟用賚汝老成以慰兹元
元豈唯帝是畏唯一人是媚用昭貺於帝夙夜匪懈自
齯駘背五馬彭彭再鉞於滇帝省其澤以莫不覃貫城
熒熒兩肺我都帝省其憲抑曷敢渝歸而著書其言盈
軌𣲖疏九流蔓刈百始所最憂者世儒頓門毋人舜其
口而蹠厥身毋文短徇好而汪洋自恣匪倫匪物性命
曷寄味哉言乎帛如菽如如瓉彛在櫝如鴻羽在陸靈
[086-17a]
山之陽厥土燥丹有書壁焉有司冦冠余小子銘之其
永勿刋
  明中憲大夫福建提刑按察司提學副使方城宗
  君墓誌銘
嘉靖庚申之二月宗君子相卒於閩其遺言曰死葬我
金陵而是時太公為南比部郎也則以櫬之金陵栖焉
而亡何太公出守蜀久之歸揚之興化則又以櫬往曰
金陵去家逺誰能及歳時以一盂粥澆墓也盖君殁而
[086-17b]
亡三尺之息也傷哉天乎又久之太公謂其少子培曰
葬女兄百花洲百花洲者距邑不一里逺而水環之君
故所讀書處也謂世貞通家子女其誌而銘之世貞以
讓于鱗未果諾而于鱗亦殁矣海内諸稱兄弟者若而
人而去我也傷哉天乎天乎世貞所為君誌且銘也者
則安能文所不為君誌且銘也者夫安能忍君負也按
狀君諱臣子相其字嘗自稱方城山人其先世居吾吳
郡尋遷盱眙最後遷興化遂為興化人而興化之宗有
[086-18a]
聞者則自太公周始也太公娶某冝人始姙君而輒夢
若月星雲霞者至再三卜人曰是有子也而文已生君
君為人秀髫眉豐下目光奕奕傍射負氣豪儁自喜當
其踰齔時習戴氏禮已竟一日戲搆題而屬文文成多
竒語太公異之為益授君業俾卒焉君遂以時義名十
四試諸生第一自是連試輒第一而又十餘載始成鄉
薦明年成進士髙第授刑部廣西司主事太宰李公黙
見君文而竒之調為其屬得考功故事吏部郎自相貴
[086-18b]
絶不復通他曹郎而君日夜與其舊曹李于鱗徐子與
梁公實及不佞世貞游益相切劘為古文辭考功署中
自公令外多不復酬往而君少年驟貴顯諸曹偶不無
目攝之矣君亦以湛思故咯血謝病歸病良已築室於
所謂百花洲者而讀書其中不復問世事居二載李公
復入政府移書趣君君不獲已為强起有選人陳丞者
緣有舊出百金裝君不悦曰丞為亷吏惠吾邑吾不啻
百金者數也而乃用邑金溷我何也丞謝過罷去自是
[086-19a]
贐贄俱絶補考功之三月而調文選為文選一年遷稽
勲員外郎君强敏於職不廢亦時時佐其長有所推進而
其好為古文辭日益甚㑹李公與相嚴交惡見法而君
又嘗賻故楊忠愍公楊亦以糺相嚴坐論嚴恨君甚幾
欲用考功令斥之有救者獲免然亦竟出為福建布政
司叅議君取道省太公於金陵游燕子磯為文記之復
偕子與游茅山題詩刻石愀然長嘯有終焉之志太公
趣之任恒改日徵之以不辦具裝故太公笑曰吏部郎
[086-19b]
貧乃爾耶則何以使比部郎代具裝出月俸卅金予之
乃克往君至而旋有倭難當守西門鄉氓襁負求入者
幾萬人君戒門者内之或謂賊且近柰何君曰吾在不
虞賊也入甫畢賊至衆懼失色且下君行求得善火具
者百人置要害間手白金人為勞且約曰俟吾鼓而俱
發不然毋動也賊輕城無人凌睥睨上魚貫其後君度
賊已集鼓之火具累百發洞中賊死者無算遂以潰去
督府檄君䕶狼兵歸兵出省欲縱君令語之曰吾日一
[086-20a]
酒食犒若若不歸伍宿吾不止寢也夫法不能貸若矣
狼兵慴君威名竟度嶺無敢譁者君兩佐文武試其所
著策論若序傳藝林中以為式久之遷其省按察副使
督學校君毎出按部校士坐堂皇上取試題為程義以
夕及旦日閲巻以又次日進退諸生無不人人厭服已
徐出所為程義示之又無不人人厭服也諸生貧者調
學田租贍之不給則為損月奉減供具繼之以為常君
既精强於其職而兩臺使者諸司道大夫用名重故造
[086-20b]
請文事填委君又以其間劌意騷雅謳吟非丙夜不已
遂寢瘵日以亟乃稍次其生平著述凡十餘巻梓之疾
革衣冠坐㕔事手書三詩於帙飄飄然有御風凌虛意
已擲筆而逝訃聞兩使者哭於臺諸司道大夫哭於其
署博士弟子哭於學士女哭於巷曰誰為社稷贖宗君
也則曰誰為贖宗君師我也則又曰誰為贖宗君父母
我也御史獻科下諸郡祠君名宦春秋祭勿絶君於詩
好建安及李白杜甫於文好司馬遷北地李夢陽然自
[086-21a]
以其才氣勝之不屑屑取似也其橫放雄厲莫可得而
羈笯髙者凌太虛秀者奪萬色務出意氣之表以自愉
快寧瑕而璧寧蹶而千里至於論説千古成敗慷慨擊
節寧為籍毋寧為季此豈局蹐轅下老土壤者哉乃其
孝友潔廉一試於閩稱循良首差為文士吐氣矣君得
年僅三十六娶於陸無子求當為子者於培子而未也
嗟夫雖然以君大者校之亦壽且有後哉是宜銘銘曰
有鳥五彩萃於大庭帝發厥祥千秋一鳴雝雝麗霄萬
[086-21b]
羽奪聲違彼朝陽困於南征葳蕤其姿從風飄零片羽
寸翰攬者稱禎大瑞不再丹𦙍永傾厥穴何所揚之廣
陵汝産汝歸予銘可徵
  明故錦衣衞經厯贈奉議大夫光祿寺少卿青霞
  沈公墓誌銘
當先皇帝己酉庚戌間余守尚書刑部郎而沈公由清
豐令入為錦衣衞經厯數從故尚寳丞張遜業飲沈公
少飲輒醉醉則擊缶嗚嗚誦出師二表赤壁賦已慷慨
[086-22a]
曼聲長嘯泣數行下余私心慕異之而亡何敵闌入塞
都門不啓天子坐西齋宫憂之亡所出會敵獲我中貴
人為嫚書附以進曰予我幣通貢即解圍不者歳一髠
而郭時華亭公領大宗伯要諸大臣以御朝請而天子
下其書大宗伯會文武羣臣計即予貢弗予孰便甫就
計國子司業趙先生貞吉曰敵所謂貢者也耶彼傳城
而軍我城下盟耳竊以為天子御奉天門出内帑饗士
釋言者旌功臣敵固當自退而檢討毛先生起囁嚅言
[086-22b]
吾姑寛敵以予貢而出之而後議守便趙先生廷叱之
爭之堅而沈公復為申趙理刺刺不休太宰夏公恠而
問曰若何小吏也沈公目攝之曰大吏噤弗言故小吏
言胡恠也且不曰主辱臣死耶太宰意不自得罷而華
亭公持衆議上竟弗予貢次日天子出視朝有所誅進
矣當是時沈公氣甚壯欲力吞敵幾得以身當一面畢
見其長乃上疏言請以萬騎䕶陵寢萬騎防通州餉而
合勤王之師十餘萬鼔而薄其惰歸必大勝報聞罷葢
[086-23a]
是時相嚴嵩獨貴幸用事數寢抑邊事不以報而見事
急則若為開言路有所誅進者將帥當事臣迫誅益入
賕居間嵩以免而其進有時賄賄價暴起言者日以益
嵩日以重於是沈公飲張丞所泣而歎曰詩不云乎潝
潝訿訿亦孔之哀謀之其臧則具是違謀之不臧則具
是依已矣亡所信吾謀矣吾即不死而苞苴日蠅然過
我而集於西第何也且夫社稷何賴焉乃抗疏言相嵩
父子翼虎鼠社悞國大計請僇之以謝天下太宰阿私
[086-23b]
亡所異同冝從坐詔以公昔歳諠譁亡人臣禮今復誣
詆大臣自為名廷榜之數十謫田塞外而先是趙先生
亦坐他法謫斥矣沈公當田保安倉卒寄妻子廣栁車
未有舍而保安賈某者傍睨公曰公非上書請誅嚴氏
人耶揖之入徙家而家沈公公始有居矣里長老問知
沈公狀咸大喜助薪粲而遣其子弟來從學公稍與語
忠義大節則又大喜而塞外人戇爭為公詈相嵩以快
公公亦大喜日相與詈嵩父子以為常至為偶人三象
[086-24a]
唐相林甫宋相檜及相嵩而射之語稍稍聞嵩父子衘
之切骨思有以報公而侍郎楊順來總督順故嵩客也
前大帥某業以選愞避敵俟其解則縱吏士取死人首
甚者夜徼避兵人僇之以為功沈公廉得其首主名貽
書誚之前大帥恚既得代即以屬順曰是故橈乃公事
者丁巳冦大入破應州堡四十餘順見以為失事當坐
益縱吏士殺僇避兵人上首功以自解而公復廉得其
狀貽書誚順語加峻且賦詩及樂府者二或謂公遷人
[086-24b]
非有言責毋為爾公怒曰吾嚮者豈亦有言責耶若視
眼在否而欲盲我夫殺人而欺其君以要賞吾誓不與
共天順聞益恚以其私人經厯金紹魯指揮羅鎧走嵩
子世蕃所曰是夫也結死士擊劒習射將以間而取若
父子世蕃曰吾固知之即以属廵按御史李鳯毛鳯毛
謬為謝曰有之竊陰已解散其黨矣鳯毛得代歸遷為
光祿少卿而御史路楷來楷又嵩客也世蕃為酒壽楷
而使謂順曰幸為我除吾瘍事成大者侯小者卿順則
[086-25a]
與楷合筴捕諸白蓮教通敵者竄公名籍中以謀叛聞
而前大帥時理兵部無異取中㫖僇公籍其家而予順
一子錦衣千户楷候選五品卿寺順猶怏怏曰丞相負
我薄我賞猶有所不足乎謀之楷取公二子杖殺之而
移檄越逮公長子諸生襄至則日掠治困急且死㑹給
事中吳君時來上疏論順楷誤國大罪上怒相嵩不及
為之地急下緹騎捕治順楷而襄得釋居久之相嵩敗
世蕃磔死御史維新復論順罪而㣲為襄理還其諸生
[086-25b]
今皇帝初詔褒言事者沈公寃始大白贈光祿少卿賜
祭錄一子太學襄用諸生久次膺貢上春官伏闕上書
極言總督順廵按楷殺人奸黨狀而給事時亮瓚相繼
以封事請詔可捕順楷司冦獄論抵罪始沈公少而讀
書有異質從故王伯安先生游先生一再與語即竒之
曰生千里才也辛夘舉鄉試又七年成進士為溧陽令
其治以搏擊豪强衞赤子為急用伉倨忤御史得調茌
平以父憂歸服除補清豐令愈自刻苦有惠愛聲故錦
[086-26a]
衣帥陸炳聞而賢之請吏部得公為經厯至則與鈞禮
不敢以分加公公愈益發舒賞從世蕃酒所世蕃虐所
狎客給事飲非其任强灌之公即以灌世蕃曰吾代客
酬也當冦掠近郊時都門閉公急謂陸公勿閉門閉門
予敵民矣陸公為言於上而許之所入男女以巨萬計
公既謫保安而属歳大侵傾槖装作粥粥饑者收百里
内骸買地而瘞之其人相卒而為祠生祀公公於詩文
援筆立就竒麗甚而不能盡削其牢騷憤激之氣往往
[086-26b]
多楚聲竟以是獲其傳者十不能一二人讀而憐之
沈公諱鍊字純甫别號青霞山人其死以丁巳之十月
十七日距其生丁夘得年五十有一父處士公璧母俞
夫人娶於徐有丈夫子四長即襄次衮次褒即死於公
難者也最少子袠以穉免㐮既白報公讎推太學恩袠
而身之金陵謁吳君表其墓已復之呉興謁不佞某志
而銘之以慰公嗚呼公有子矣銘曰
為國擊嵩不勝公徙為嵩擊公勝而公死公死不死神
[086-27a]
韡韡者億百千紀嗚呼嵩乎蕃乎順乎楷乎死而死矣
  明南京廣東道監察御史贈光祿寺少卿虹塘王
  君墓誌銘
余之京山盖有御史王宗茂墓云而王君之墓木材矣
而猶未有誌若銘其子玉泣而請曰以有待也盖手狀
而授余夫㣲狀余固知王君當君之試為御史也在嘉
靖中而相嵩方貴幸以其子世蕃恫喝中外百司挾其
賄巨萬敵闌入至都門外而相嵩賄益甚乃郎中學詩
[086-27b]
御史錦以後先論嵩逮禠職王君奮上書擿嵩誤國負
主八大罪罪皆有指是時上不能無動意而外難相嵩
顧召當制大臣諭且薄君罪得為温之平陽丞自君謫
而相嵩益盛至出人主上而其子世蕃益用事嵩柄為奪
諸論嵩父子而逮者非死則亦戍禍加惨於君矣君之
丞平陽務為精勤稱職不少見遷人態而其所辨誣良
民為島冦導者三十餘人即上官為君屈君又厲禁其
棄女者居半載而全女口二千餘女長冒君姓或以君
[086-28a]
舊官為小名俄丁母郝夫人憂歸是時君父布政公橋
領廣右伯重於朝嵩以君故甘心焉罷歸君内哀傷郝
夫人而外恭養布政公進而晨暮夔夔奉食不敢以瘠
見也退而哽咽幾絶者數四布政公老且病深居咄唶
時時及出處不能無嗛君謹俟其解而後雜他懽端以
薦久之布政公亦竟不起君自是摧毁無復意人間矣
天子尋用御史言斥相嵩戍其子而君以哀憤積成疾
卒相嵩罷與子戍之日即君卒日而君竟不及知也當
[086-28b]
屬纊語不及私唯曰上活我無以報上恩媍某從子玉
前泣請訣君正色曰即某不肖而終兒女子手耶手揮
扇自若頃之目遂瞑君卒之三載而上僇相嵩子籍其
家嵩寄食民舍以死然外尚諱君直不為旌而至穆宗
初始下制褒贈君光祿寺少卿少卿五品法不得予葬
祭諸視君而加惨其生存者暴起至九列而見法者賜
諡錄一子春秋祠祀勿絶君獨寥寥至今也夫君不愛
死論劾相嵩反復以身為喻甚晳獨能動人主以薄譴
[086-29a]
而至嵩籍金寳珍異過天府按君疏若簿亡不酬然不
能囘人主之惡而為好天之獨薄君以讁疑若為君厚
者然不令君一快志於相嵩之敗又不令從諸君子與
觀昌大之㑹而至褒䘏之典去諸君子殁者又倍蓰也
嗚呼天人之際固難言哉君生貌寢善談笑與人處爽
朗無他腸所為詩文援筆立就善騎射於書靡所不窺
然略知其指弗肯竟舉於鄉凡五上春官輒不利矻矻
不少阻最後成進士為行人使魯晉二國却其餽御史
[086-29b]
南京僅三月丞平陽倍之人呼為青天王或太平王而
於其行泣而送者溢道路奉布政公指撫教其弟俱成
立布政公素嚴難事即君已五十餘猶宛然孺慕也唯
王氏之先代有聞人布政公與其弟太僕公格俱以直
道自致為時名臣至君而加顯矣君字時育别號虹塘
山人其生以正德辛未卒以嘉靖壬戌春秋五十有二
娶於某有丈夫子二長即玉為諸生有材氣娶戴次在
娶謝女二適國子生楊烈翰林編脩李維禎王子曰余
[086-30a]
讀隆慶初考功令而惜之御史業已驗若蓍蔡而胡厪
厪一五品為壅閼明主湛恩也且夫旌諫臣宜第事可
否不宜獨第禍雖然所以為御史足矣何所事此是宜
銘銘曰
疇汝恚而復全之疇庸汝言而使汝不及知疇汝報而
僅止於斯天耶人兮嗚呼噫嘻
  同知温州府事贈朝列大夫浙江布政司右叅議
  黄公墓誌銘
[086-30b]
嗚呼此贈右叅議黃公葬其衣冠所也肅皇帝時倭難
起浙無所不蹂躪而温最其要害地黄公之來丞其郡
三年矣而始聞難則日夜以其職繕城郭清戎伍脩戰
艦温之吏民德公而咏稱之曰府君文武才也吾温庶幾
不魚肉矣哉而黄公有憂色曰賊眈眈吾温奈何以鳥
合衆當之則又慷慨自矢曰丈夫即死死職耳且吾髪
種種生詎幾而愛之吾腹有丹者寸在盖嘗書其語楣
間以識云而又三年倭大舉犯温兵使者檄公出逆之
[086-31a]
人或謂公嬰城易堅耳毋輕嘗大敵公不可曰四郭外
非吾民也耶而以委寇𨒪逆之兵志曰先人有奪人之
心謂逆也當是時温軍分而三公所將獨中軍其二軍
帥皆乳袴子一軍軍疊石一軍軍鐵塲以為公後公出
誓其衆且觴之曰今日而帥歸有所矣若無負國有進
死無退生衆釂而飲泣以勉也曰非不知敵堅黃公業
身當之矣乃竟前薄於賊公彎繁弱而擬之勁弩巨礟
雷發賊稍稍辟易僅能軍而賊已陰分其衆為二一從
[086-31b]
上流掩疊石一從下流搗鐵塲其帥皆棄其軍以走賊
合而尾公之軍腹背受敵遂大潰公力戰久之短兵接
顧麾下稍稍盡有挽公以逃者公劔斷其指曰去之此
吾徇節地也賊枝㦸前得公坐公榕樹下而脅之降公
叱曰世寧有降黃大夫哉賊復好謂公歸大夫予我千
金公嫚罵曰生黃大夫不一金直也且而曹庸狗旦暮
磔裂死何以金為賊怒裸公而寸斬之公罵不絶口時
嘉靖之丙辰四月二日也距其生庚午得年四十有七
[086-32a]
事聞天子為震悼特超贈今官錄一子太學生下有司
建專祠春秋祭世世勿絶而學使者又以名宦祭於學
宫之傍嗚呼此可以觀君臣矣公諱釧字珍夫世為長
溪人王父伯鈞有子三其季紹紹有子四其季為公祖
母林母李世世稱孀以節顯而公六歳則已孤嶄然見
頭角矣稍長善屬文下筆數千言不休過目即成誦補
邑庠弟子故潘大司馬以學使者試而竒之舉鄉薦下
第入成均今少師徐公以祭酒試而復竒之兩公互相
[086-32b]
推曰黃生國士吾不能抗顔也然其上公車輒報罷最
後謁選以髙第丞温州先後凡六歳云自公之為邑弟
子時時抵掌顧同舍生丈夫一日立玉陛前抉腎腸與
人主爭萬世大計安能局促效轅下駒為其同舍生固
豪之然竊已疑其行而公於進退取予析義至秋毫曰
毋以纎自恕也故其丞温州先後六歳而重門絶苞苴
迨其殁不能具道路装公之殁也其婦林宜人行購屍
已糜不獲與其嗣子文煜具衣冠招魂葬於邑之沿江
[086-33a]
里白沙丘又十五年文煜來判吾州事以政行卓異稱
居有間贄其鄉人郭御史文週之狀而謁余志銘余伏
讀竊有慨焉今夫士居平誦説倫義多識往行其於死
生至辨晳也卒天下不幸有變士最宜能死然往往介
冑多死戰而搢紳大夫僅死守此豈以帷帳籌策為不
任鞍馬矢石耶百雉之堞一旦為人越而府藏稱失守
即不死賊當死法等也國家無文吏臨陳責乃黄公可
不死矣而死豈不烈烈男子哉明興西北世受兵其歳
[086-33b]
報能死者介胄也倭難作而東南之薦紳大夫有死戰
者固黃公風之哉是宜銘銘曰
衣冠何歸歸於閩之野魄何施施於温之滸魂何之帝
命胙女以東南之土土兮木兮廟貌肅兮死而不死兮
無子有子兮噫
 
 
 弇州四部稿卷八十六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