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八十五


[085-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八十五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傳七首
  石林凌翁傳
凌石林翁者諱昆字文紹石林其别號也石林翁之二子
舉進士有官封矣其鄉人雅尊慕之而不以官稱曰石林翁
[085-1b]
云翁先世為常熟人後割邑之支曰太倉州遂為太倉人父
曰處士公某與故書生陳文璧友善文璧蚤卒媍守志不失
然居貧甚有一女處士公憐之以翁贅曰寧棄吾兒毋寜使陳
女失所也而翁自少時則已警頴彊記誦稍長善屬文有聲矣
尋遘痰疾毎屬文疾輒作㑹文璧嘗師事故陸太宰完屬太
宰之江右臬道歸行求得翁大喜曰是不孤為陳生壻者問
何以不業舉子翁用疾對太宰强之學疾輒大作翁乃歎曰
將無柰吾數如大人遺體何棄去不顧顧為詩詩率清雅有
[085-2a]
致陸公㣲知翁賢使子姓從之游又延翁家塾誨諸孫
翁抗顔嚴規條諸孫毋得挾貴次第受指太宰幸重用
事使使語翁吾能官若若何欲翁遜謝曰不佞生善病
是不任學焉能任官陸公愈益賢翁顧謂子姓汝曹日
眈眈冠葢當不愧凌氏子耶久之太宰坐寧藩敗下獄
諸門下客相引鳥獸散翁獨變名姓為傳致家屬居閒
萬方救解屬事定乃辭歸處士公有四子貲素饒當析
翁獨讓不受曰吾既以大人命食陳氏貧奈何溷諸兄
[085-2b]
為也翁性寛平多通為鄉黨亭質疑事多悦服去不數
數治生産然有天幸不至乏絶三子伯汝志仲汝某季
雲翼翁以書授伯季曰若差敏畢吾願謂仲若代吾外
汝志既踰冠補郡博士弟子試輒居高等而㑹郡教授
錢先生寛者故嘗為陽明家言翁命汝志往游焉汝志
與雲翼先後成進士汝志繇宜春令髙第入拜刑科給
事中累遷户科都給事中雲翼繇南京工部郎佐浙江
臬凌遂大顯盛臺部使者有司車騎相望石林翁不色
[085-3a]
喜既受封如雲翼官猶時時服故巾屨呼召所善為布
衣飲而汝志以廷諍故再受杖雲翼數與倭夷角幾危
翁笑談自若第貽書戒之曰吾安得有汝汝國身也努
力勿以老人為念汝志與雲翼感泣愈自奮政績為名
卿大夫汝志官應天府丞以勞瘁卒翁老且哀思目漸
失明久之雲翼遷江西叅政還念翁疾欲上書乞歸養
翁彊起曰老人行愈矣愼無負上恩雲翼之叅政三月
而翁竟捐館又兩月陳夫人亦逝陳夫人即文璧女也
[085-3b]
汝志為給事中時嘗上文璧媍守節事下御史如例旌
異陳夫人少而婉嫕有母風既以勤佐石林翁起家教
諸子有内助焉翁美鬚髯渥顔白晳與人交忻忻如也
㣲時嘗有所親厚為州曹掾入視之時黄守廷宣
得翁大怒聲若乳虎左右為辟易既見乃觧問知為翁
又業詩因試之詩詩立就守大喜攝衣延坐談竟日出
目送之曰此吾老友時又有刁氏奴者稱豪里中翁不
為下因起大獄窘翁且株及汝志郡王推與齡州黄守
[085-4a]
仁山王倅聘皆名士也前後攝讞翁見輒曰此長者當
不為惡又以試汝志文髙獄頓解翁既貴戒其家春秋
祠三公弗怠也人或以刁氏奴言者翁曰吾非忘之非
吾力不及也吾不欲用吾力乗人耳翁他行多類此
王生曰凌翁大畧云爾事具見瞿先生景淳誌中始凌
翁七十時余以翁故謁大丞相徐文恭公屈指翁事曰
此古所謂長者不悖德者也既及陸太宰終始則矍然
曰難矣哉吾不能老長安城然覩鼎革者數數矣存不
[085-4b]
與其榮事不忘其難抑何希濶鮮述也余三復徐公言
盖有深意焉嗚呼凌翁誠難哉
  羅司勲傳
羅司勲者諱某字德方萬安人也嘗一為諸生去之以
處士老而其子良成進士貴矣得封為司勲員外郎於
是人人稱司勲公云盖司勲公少而頴異善屬文其大
王父竒之為擇名傅傅焉有以繪鷹乞詩者公從旁援
筆為二韻語大王父益竒之曰是兒千里駒也公以明
[085-5a]
經補諸生有聲矣而㑹大王父與公儒隠公先後圽公
拔起總家政能忍詬節嗜時用知物所以扞内外齮齕
甚豫羅氏日益拓而稍怠於儒一日忽不樂曰甚愧大
王父言吾冒首而褐博何以見二父地下間伺良敏曰
駒老且駑而强飼之奚所致千里也迺不若飼吾汗血
已為授良博士業三禮甫十餘歳業成萬安盧令以上
學使者今師相徐公試而甚賢之謂盧曰去試地萬安
逺矣誰與良偕來曰其父故諸生某也徐公曰促召而
[085-5b]
來欲屬以良公自念故諸生不足以辱使者鈞禮不鈞
禮即不足以辱往逡廵請異日徐公待之久曰己之是
不欲藉其子知也公自是罷家政一切不問而所以責
課良靡間日里中少年戲公甫田穰穰舍而釣竒以俟
後時可冀乎公謝曰非敢必有功也庶幾士之子恒為
士耳良果成進士釋褐大名推官公曰處子而遽母乎
姑與偕一日良自外歸有慘色公問何為者良跽曰南
樂有得遺馬者邑胥窺攝令苛也而指其讐曰非遺馬
[085-6a]
盜馬也受金而縱盜者二人知而挾分受金者二人知
而匿弗以告者三人攝令快是也獄成而按察以授我
則奈何攝令之故為僚也公憮然曰僚重民乎色忤之
孰與疻痏也良悟而出七人罪按察業無以難也當良
之以最超為吏部郎計復欲奉公行公笑曰吏部踧踖
杜門樂乎若中介而諳百氏實勝我吾去若歸矣公里
居而稱鄉人者無下數百千度有爭從公取質不復問
有司也人人為曲解亡論滿者即所絀亦曉然揖謝矣
[085-6b]
始公諸父三人季與父俱早逝而存者𤓰分其遺産行
盡公獨讓取其棄曰二父幸饒母以故失歡也二父内
愧亦稍為讓也伯兄之遺孤文衡甫二歳公撫之如良
為授室矣而傲數迕公尋卒公致其槖於丘嫂而損貲
為調棺斂喪葬乃遺書良曰兒謂我處文衡母子奚若
良泣報曰大人不難厚文衡難乎厚迕者耳公娶於令
太子少保朱公之姊有女德公治家時嗃嗃也朱安人
詭自言曰吾女而不敢重以聲加人盖有制也迨為人
[085-7a]
母若主輕視笞箠矣夫制人之與制於人孰便哉然而
德日益損則又曰出吾之怒所之而猶以為未快也孰
與受吾怒者之畏吾快也公大悟自是家庭烝烝諧矣
公卒年六十三而朱安人先公二十四年卒
外史氏曰余獲習叅政恂恂敦文君子人也遇不可必
達其志所治銓推轂天下賢士長者十居其七矣語有
之木有根而水有源乃又曰芝無根醴無源孰信然哉
非耶然觀司勲公隠行急於睦宗不私其有仁心為質
[085-7b]
以德報怨所植培漸摩者深矣
  龔孺人小傳
世貞曰余伯父都事公云龔孺人十七歸都事公是時
先大父司馬公鰥也而又宦游踰歳乃始取陳淑人陳
淑人少長孺人一歳後孺人來而稱姑也孺人恂恂不
以先故廢婦禮都事公多内寵而始難孺人寡專夕之
御孺人第令别室居以歳時禮見懽然而已不復跡都
事公所之都事公恒衣冠而揖孺人問訊亡恙已對坐
[085-8a]
茗語移刻乃罷竟孺人身不欲以䙝見都事公孺人質
明盥櫛坐寢堂男女大小數千指旅見各報所業孺人
摘其尤惰者與扑而勤者為勞苦手治巵酒調瀡滫飲
之既退其飲者忻忻動顔色相勉亡負其見扑者望而
自質責曰奈何不與主人姥力作而欲一巵酒得乎即
孺人所任使亡弗稱材陸字畜牸蹄角以百計水孳魚
鼈以石計圃人治果窳芥蔬以頃計諸水陸之饒計口
程其羡時嬴縮而息之醯醬鹽豉不食新者手植之木
[085-8b]
可梓而漆寸石屑瓦必任毋廢以故孺人坐起不離寢
而子母之利歸焉都事公非有游閒公子之積與名而
好施予服食御無下素封其業雖不復有所益於舊
而賴孺人節縮扶之不大旁落都事公之外藏春不及
秋熟也而内藏可竟數歳然孺人老漸厭罷家政日誦
讀佛書入益寡而子姓間以私耗其藏益單始女婢列
侍孺人惴惴重足立相戒亡敢出聲以嚴孺人故而最
後稍稍狎不校也曰吾嚮者烏得不嚴今老矣吾且聽
[085-9a]
吾子孫耳孺人避夷難而出就城中寓舍屬疾卒有二
子長者為詹事主簿自免次翰林諸生於乎孺人稱於
女德者此耳詩所詠即葛藟儉治服蘋蘩修祀事耳江
沱之媵僅感後悔闗雎之德止於不淫此豈必竒操偉
業加丈夫哉孺人稱於女德者此耳足矣
  徐母許太夫人傳
汝寧君之母許太夫人卒則已徵濟南生志其葬汝寧君
意未已泣而曰傷哉貧也竟無以饒慰太夫人矣謂不
[085-9b]
穀也者廉是不穀以太夫人食廉也謂不穀宜出是不
穀出而弃太夫人也謂不穀毋宜出是以毋出全不穀
而奪太夫人意也天乎傷哉貧也君子聞而悲之盖太
夫人故少慧其父母絶憐愛其女為偃蹇丈夫子至笄
始得承德公承德公業已三十餘廢著而就贅許諸為
贅者嚴事其舅事母所問諸贅婦亦多操内權太夫人
即不欲操内權曰吾敢挾吾家而驕所天哉承德公雖
以授書佐生然時時苦不繼而又中任俠好客客至則
[085-10a]
毋問蚤暮責醇鮮室中太夫人顓績紡為粥丼好恭進
之不令承德公知所繇來也太夫人雅善繪繪事妙絶
吳興人以為管夫人復出爭購之太夫人時不懌撫圖
歎曰此我公所從取給者不爾吾且瘞吾筆矣汝寧君
為兒時承德公昵不欲就外傅太夫人顧課督不少貸
口授書機杼中篝燈熒熒至丙夜矣承德公歸自酒所笑
謂太夫人若代吾為家又代吾為兒父吾又何慮哉汝
寧君舉進士至比部郎承德公客日益進顧其於貧自
[085-10b]
如太夫人愈益勤拮据業生曰公終始困我耳兒幸貴
奈何以父客累兒汝寧君之讞獄江南及一再守汀州
汝寧有聲最後奉太夫人從之汝寧居數月太夫人私
喜語阿媍若曹沾沾妄謂二千石重即肥毳共老人外
愧不能逮若然庶幾稱吾兒哉汝寧君坐飛語以比部
謫吿太夫人徐曰吾嚮者固疑之若好從文士輕薄王
生軰遊宜其及也若毋負守且休矣汝寧君歸里居可
二載念太夫人老不欲出太夫人固强之曰天子下尺
[085-11a]
一不旋踵奸逆如埽賢者秉國是為羣俊先此豈若髙
卧日耶若居不能効洒削漿胃之技給我乃又不能走
國門白見寃狀以升斗之祿祿我何足明臣子哉汝寧
君次且久之不獲己且意太夫人徤善飯迺别之選部
大臣念汝寧君賢亡害六日為補長蘆判運兩月遷貳
瑞州而太夫人已前卒於家矣太夫人卒之踰月汝寧
君扶服歸以書抵王生如初語又兩月而王生始克為
之傳承德公者諱某以汝寧君比部封稱其秩汝寧君
[085-11b]
名中行以文行顯
贊曰以汝寧君之志養即不逮終無惎損何至乃自抑
斥如趙苞温嶠哉其區區欲用閫笫之德借金石毋朽
其逝者志則可憫矣語曰蠅附驥日千里然則世之淑
節懿範施於家室泯没何可勝數哉何可勝數哉
  周愍媪傳
吾王氏姊媪之卒也葬而王太史錫爵銘之矣其嗣子
鳯孫泣而以銘來也曰舅氏為傳之或曰媪而銘又何
[085-12a]
傳也曰傷之也何傷乎曰傷其志也則為傳之而號之
愍曰胡愍也曰愍媪之不易為節也媪故都事公女也
其大父曰司馬公故俱貴也笄而歸太學生允元其父
僉事公故又貴也允元為貴人子白晳美少年愽逹强
記妙能文辭風華蔚然媪不以色進媮相得也媪不待
允元强而憂其無子以二媵薦曰庶其宜子乎吾猶子
也已允元竟弗子而卒猶未逮强也媪欲絶下從者數
矣而弗忍也曰僉事公老安敢以重貽其憂蚤莫治㫖
[085-12b]
醴無倦也退而撫其所抱即鳯孫泣曰吾所不一日而
餘吾息者以汝也五鼓起手洴澼先諸獲機軋軋非暮
弗己曰吾不可當吾身而損亡者業也間謂其二媵曰
吾寡死固當若少奈何任而往二媵感且哭曰死不令
媪獨而見夫子也媪亦哭竟相守也鳯孫業已長亦能
文辭媪沾沾動色曰庶幾哉吾可藉手地下矣乃鳯孫
屢薦於有司不獲售而里中豪數起大徭困之則數徙
數廢著家煢然窶也媪日欝邑不自懌然益日拮据治
[085-13a]
生不以窶故輟供鳯孫讀也媪年六十五而死其為嫠
過三十年故未嘗獲須臾適也其所間闗百折而不易
念以撫其六尺區區殉周氏一抔土即古孤貞之士何
異焉其志寧無可愍也彼夫世之所謂嫠者垂瑜珥擁
保姆財為之衞而子為之天而比於節何如也余故曰
愍媪之不易為節也作周愍媪傳
  嚴節婦諸傳
嚴節婦諸者笄而歸太學生起貞以婦道聞亡何起貞
[085-13b]
圽諸痛欲絶曰天乎吾不忍于逝者則又撫其孤潤泣
曰吾舍吾而從逝者則舍存者舍存者毋以慰逝者自
是不葷血食三載骨弗克立乃稍稍食曰孤幸長矣而
尚未壯也居久之曰孤幸壯矣可教矣即外塾寘師命
潤就正焉未辨色而起臧獲以次受署役則潤先之之
塾色且不辨臧獲以次報署則潤後之從塾還課業與
抶惰均矣故潤立而莊事諸猶孺子也臧獲人人惴恐
不敢愛其力息産與素封等居久之倭亂作焚剽其廬
[085-14a]
諸挾潤間行獲入郡而閭右俠女諸而少潤者伺郄謀
矯䖍其産諸奮謂潤所不直而曺有如日畫筴授之使
次第白之官其小者聽鄉三老咸立直閭右俠竊相伏
曰非獨毋敢少潤也諸亦凛凛丈夫者矣㑹今年壬申
諸業五十潤已補太學上舍而天子方下公卿有司脩
節俠孝行之事格當旌
王先生曰余始讀秦皇帝禮巴寡婦清事而卑秦風之
不逮貧也乃至如公父文伯母所稱則沃土之為善難
[085-14b]
於瘠矣夫秦風奚咎也節婦少而嫠遂稱人母處困能
拓居沃思節卒以其子與家亨焉夫豈獨其志行殊哉
吳與崑山之交水薄寡限土豐而少稜角其風靡靡庶
幾哉節婦有以砥礪之矣
  王烈婦傳
王子曰嗟乎死豈易言哉士固能談説道理覸利害夫
覸利害則何能以死能談説道理則何以不死今夫疆
塲之劇白刃發而立殊此則為勝心死也兩壮用激杯
[085-15a]
酒變而戈矛此則為憯心死也彼其於死未暇計也媍
人女子非有談説之素一旦殉志捐脰此其難於士君
子倍蓰然或有迫而未暇計者乃若從容囘翔矢死必
遂識不由教志不由䁥豈不卓卓尤茂哉盖余讀王烈
婦狀而悲之烈媍者劉女也而婦於王是時王生甫十
六烈婦少於生三歳然己婉嫕有志操善女紅先諸獲
機杼間井井也於是王生之父少叅公為滋陽令以母
李往而生獨依其伯父母居用經術補邑弟子有聲當
[085-15b]
是時王生少年美姿貌負才氣芥視一第而小不讐即
發憤下帷不勝谻故得疾寖甚烈婦處一室不敢以色
見也迺又不敢弗見晨昏進湯藥慘瘁廢貎矣夜輒跪
而祝曰天乎庶得以身代王生而生竟卒也生疾可歳
餘日進一粥則烈婦亦進一粥生不食則亦不食也當
生卒時家衆環哭顧獨不見烈婦乃扄室户縊矣排闔
而入救不死頃之則又縊復救不死顧謂其伯母姑郭
吾死决矣慎毋令外人手吾尸也其至明旦復縊偶係
[085-16a]
脱墜地蘇烈婦哭曰奈何束我而不使我與夫偕乎天
哉家衆乃益晝夜嚴視烈媍烈媍陽若為不死者而密
製斂服賮飭又剪一皮金為一香字以示侍女曰此所
以志也吾骨亦若是耳又二十餘日而晨奠王生慟哭
有異風起靈輀者再烈婦歸怵其侍女曰為我而風乎
毋忤我風立觸汝矣及夕顧侍女具食於厨復扄户自
縊乃絶其母兄解之則異風復歘起者再踰三日而斂
色如生王生諱錫第
[085-16b]
贊曰烈婦死僅十七耳即所稱非有談説之素至性篤
發乃見天則精誠之極金石為貫雖然夫豈弁髦生趣
也哉彼所云云誠有以用其死也盖余有事郢都而烈
媍之舅叅議公以給事著直節出守部郢得烈媍死義
狀甚詳故為傳之上太史以風夫稱男子者
 補史傳四首
  補蔡子英巴延子中列傳
蔡子英永寧人元末嘗舉進士由選人需次還里而是
[085-17a]
時庫庫丞相兵畧定河南開府辟子英叅軍事累薦遷
行省叅政猶不離丞相幕元數兵與明角不利則從之
定西復敗於定西與丞相相失單騎跳闗中轉入南山
明使使㣲捕得子英傳詣京師渡江一夕亡去變姓名
闗中為人賃舂久之復見跡械過湯將軍欲以兵威懾
子英長揖不拜湯將軍怒抑使膝坐不肯火燎其鬚且
盡卒謾罵自如子英有妻流來洛陽道欲見子英子英
謬曰吾故鰥耳即無鰥而使有妻不相愧見耶已遂至
[085-17b]
京師髙皇帝令置外舍沐欲官之子英退而因舍人上
書其畧曰皇帝恢廓宏度曲宥亡國之臣不自死慚負
皇帝往者軍敗見俘漏命刃下荆棘之息延及七載重
勞吏卒捕自外大化復忤貴臣萬分不足以辱膏斧
皇帝不即下司敗使得以衣冠待罪外傳頃丕賜新授
骨封肉上恩德死且不朽臣有痼疾迷於心志藥石匪
解竊謬惟少本書生奮志行伍過辱北帥知薦仕底七命
躍馬食肉十有五年進不能效尺寸陪國家之論退不
[085-18a]
能畢命枹鼓以愧封圉之臣一遘板蕩靦顔失節皇帝
既丕昭武功踐華苞宇窮髮臣嚮堅甲利兵宿積陳廩
猶以為歉於志下有司飭學校褒予死節風示後世豈
以耆俊盈列侍臣為多令亡命俘纍玷維新之化哉皇
帝幸哀憐臣毋血藁街而以投瘴海禦魑魅無人之境
臣若茹薺書上髙帝益異之陰戒舍人謹事子英亡恙
以旦夕聞起居毋令天下謂吾有殺義士名一夜子英
大哭不止舍人問之曰吾自念故主耳乃具狀聞上歎
[085-18b]
曰吾何苦一蔡子英彼喋喋泉下訾我哉縱出塞追故
元主於和林
逸史氏曰語云君行命臣行志豈不以天子之威極於
僇身止矣勝國諸大夫委徇鈇鉞然未有併其身全之
者夫節士所守不見奪人聖主所風不奪人守則髙皇
帝之謂哉
巴延子中者其先為西域人嘗從宦遊江西家焉而子
中少好學業成五舉有司薦不第行省辟授西湖書院
[085-19a]
山長遷建寧路教授授諸生經子中固以文起教授而
慷慨談兵饒技畧而㑹江西盜起行省馳拜子中都事
使扞治贑州子中從諸生趣贑贑已破為漢子中倉卒
募吏民與漢兵鬭城下不勝吏民死子中獨身繇間道
走閩而閩帥陳友定方聚兵欲以守報元固熟子中名
辟之授行省員外郎子中出竒計以友定兵復建昌因
浮海抵大都獻㨗遷行省郎中再進吏部侍郎持節發
廣西何真兵使救閩至則明廖將軍已破降何真子中
[085-19b]
跳墮馬折一足不死致軍廖將軍欲脅降子中不屈義
而釋子中遂變姓名冠黄冠游行江湖間元之故臣義
人哀憐之為傳致食而明皇帝數㣲求子中不得則錄
取妻子没掖廷矣子中竟自匿不顧曰吾元臣死元固
分何妻子言哉出購鴆自隨曰此以志也㑹事稍稍解
子中乃遁還里中而上令郡國臚舉故元耆碩令不應
者坐大辟論布政使沈𤣥伺子中歸狀密言之上使使
持詔以幣聘子中使者至子中唶大泣曰死晩矣乃以
[085-20a]
詔汚我歌七章祭祖父師友仰藥死
逸史氏曰嗟夫介哉巴延子中也其間闗險阻躓而愈
振何與廬陵信公異焉天下盡屬明分已定久子中亦
幾無日哉處死矣詔至乃引從容仰鴆竟示不臣忠之
時也而諸薦紳先生薄元人謂亡所當徇於乎元不得
君臣哉
  補陳友定庫庫特穆爾列傳
元亡其大臣伏節死者亡何福壽大夫矣而余闕李黼
[085-20b]
軰則咸捐身而徇守海内稱焉是時髙皇帝兵甫下金
陵不衘反刃致旌大夫豈非風勵勞來之㣲哉屬天下垂
定而所使使北招察罕父子南諭陳友定咸被扞僇察
罕殁庫庫隨振帝所蚤莫不得髙枕始赫然因兵威誅
之然不得以寸削加庫庫友定則被執死耳竟不得辱
身而易志彼二三君子者起農賈奪所業而兵非有父
兄服休之素也從市人子弟約束烏合非有吏士之守
也竿旗而耰刄非有武庫之利也一旦委質雲蒸龍變
[085-21a]
中原之墟去元而復為者十有餘歳閩粤中立兵革之
間越山海而委輸彼其反掌瞠視為陳張所為豈不易
易哉庫庫躓立間闗百折而北趨友定驅妻子駢首東
市乃其喻于節明矣元史不為友定立傳傳察罕亡及
庫庫吾故為二臣傳
陳友定字安國世為福清人少徙汀之清流遂家焉友
定始業農其為人勇沈喜游俠擊斷不復問家人有無
要以借軀徇急行其志而已衆憚服之又樂也爭願為
[085-21b]
役至正壬辰盜起海上勢且及汀而汀判蔡公安募吏
士乗城守友定以鄉里弟子見緩頰談軍事公安竒之
授黄土寨廵檢從討延建邵諸山寨賊平之遷清流簿
尋為清流令己亥陳友諒遣其將康泰取邵武鄧克明
冦汀州友定以總管禦之戰於黄土盡獲其部衆克明
獨身跳去遷行省叅政辛丑克明復來冦逆戰敗之遂
開省于汀州遷左丞甲辰繼開省延平遷行省平章政
事悉有閩中八郡地勝兵數萬人方國珍等來㓂敗其
[085-22a]
師胡深既降明為明攻友定逆戰於錦江大破執殺深
閩所使大都道絶友定即歳時多遣貢舶繇海道取登
萊約以十達三四元主嘉之下優詔慰稱友定戊申明
皇帝遣將軍胡廷美取我建寧亡何將軍湯和以大兵
逼延平兵垂發齎書諭降友定大㑹諸將殺使者取血
寘酒中盟諸將慷慨飲之誓以死報元亡何明兵至夾
水而陳友定前戰不利歸謂諸將敵千里逺鬭氣鋭慎
毋戰戰徒多殺吏士爾吾墉山而塹壑蓄犀器飽士馬
[085-22b]
持久困之伺間以動衆曰善遂乗城守勒吏士日夜擊
刁斗被甲偶立不得更畨休息怨甚而友定更疑蕭院
判劉守仁有二志奪其兵守仁降士卒多踰城走者圍
十日㑹軍器局火礟聲發明兵疑有内應急擊破之友
定知事已迫乃與樞密副使謝英輔叅政文殊哈雅訣
曰公等善為計吾自死元爾坐省堂按劔仰藥飲盡英
輔與達嚕噶齊白哈瑪爾具服北嚮拜自經死文殊哈雅
等開門降兵入輿友定出門俄值大雷雨復蘇其子海
[085-23a]
自將樂來就死并執送京師皇帝面賜詰曰元已亡若
為誰守殺我胡將軍又不内使者今何憊也友定恚曰
已矣亡多談安能加死我乎遂併其子棄市
庫庫特穆爾者潁州沈丘人也别名王保保少育於舅
察罕特穆爾遂子焉察罕故元别部後沉勇而好義善
騎射至正間盜四起山東詔發諸道兵討之不利察罕
與羅山民李思齊結鄉里豪傑前擊賊累敗之詔加察
罕汝寧府達嚕噶齊别將無所屬部下且數萬人轉戰
[085-23b]
至闗中勢大振而盜李武崔德陷七盤藍田進攻商州
察罕以兵來援大敗之進陜西行省右丞丁酉敗賊於
兾寧路又大敗賊於壺闗冬白不信大刀敖李喜入興
元遂入鳯翔察罕擊破之復二郡賊迫入蜀戊戌而復
涇州平凉移兵守鞏昌别部賽音齊復晉寧走王士誠
遣闗保擊賊於髙平大敗之斬獲萬餘級懷慶路
周全叛降劉福通敗我師於盌子城殺拜特穆爾遂圍
洛陽察罕登城責之乃退詔進行省平章政事得便宜
[085-24a]
進止己亥大發諸道兵討劉福通圍汴梁三月下之福
通挾其主走安豐庚子詔平章博囉特穆爾守兾寧博
囉遣巴拜等間道趨兾寧守者不納遂以兵圍城察罕
救之敗其兵自是與博囉惡相攻辛丑詔和解之各還
鎮夏遣庫庫饋粮二十萬碩於京尋悉發兵鐵騎凡數
十萬討山東賊下井陘出邯郸過磁相衛懷度白馬水
陸進秋七月平東昌進平冠州遣庫庫㑹和哩木齊闗保
等兵由河東造浮橋濟賊二萬人來奪擊却之圍東平
[085-24b]
田豐出戰大敗遂降遣為前導降棣州俞寳東昌王士
誠楊誠併其兵攻益都壬寅夏白氣起危宿掃太㣲垣
占失良將益都被圍十餘月且下而豐士誠者陰通賊
誘察罕至營勞軍刺殺之叛入城事聞贈察罕忠襄王
諡獻武有司為立廟歳時祀弗絶而以庫庫特穆爾中
書平章政事知河南山東行樞密院事代將兵庫庫既
已將大痛憤享士日夜督攻城拔之獲田豐王士誠剖
其心祭察罕墓送賊率陳猱頭等二百人於大都齊地
[085-25a]
平癸夘博囉將珠展據陜西遣摩該合李思齊兵攻之
珠展降博囉復來掠冀寜庫庫自逆戰逐北獲其将烏
瑪喇殷興祖甲辰博囉犯闕逐皇太子走庫庫遣闗保
等十餘萬騎討之取大同而博囉者為其下所殺詔封
河南王制闗陜晉兾山東迤南諸郡諸王各受馬南
討先是博囉死皇太子還京欲遂因庫庫兵威挾廢上
自立庫庫㣲知其意至京可二十里外勑吏士㪚就州
邑食而獨身從太子朝太子以是陰恨之而李思齊張
[085-25b]
良弼者故察罕行也恥為下舉兵攻庫庫部將闗保珠
展摩該亦詗知太子恨狀輒叛以應制詔削庫庫削其
官李思齊等就討之得分其地非天子意也然庫庫持
臣節不敢抗摩該等前攻真定不克退而㑹明大軍逼
河南思齊良弼各散走亡何摩該闗保攻晉寧庫庫與
戰覆其軍擒二將以聞詔誅之加庫庫太傅中書右丞
相徵其兵勤王戊申明大將軍徐達常遇春逼大都元
主走應昌庫庫自太原悉兵來救其前萬騎壓明兵而
[085-26a]
陣甚鋭達與遇春合策夜掩襲庫庫倉卒得驏馬帳後
走出塞盡喪其精兵十萬人馬四萬匹山西地歸於明
己酉㝷收兵掠定西與大將軍達遇夜率萬騎掩左丞
胡德濟營衆擾亂達自救之乃定次日力戰至晡庫庫
大潰死及降者八萬人馬駝牛羊數十萬庫庫以數千
騎走和林見元少主任以國柄久之大將軍復出塞庫
庫悉騎卒死鬭大將軍敗歸又數年乃卒明皇帝有江
東時屢遣使者遺書幣甚恭至輒留不答後招之亦不
[085-26b]
復顧明皇帝以是心敬庫庫一日宴謂羣將士曰諸君
度誰為男子者曰常國公所將卒不過萬人而橫行無
留陣庶耳明皇帝曰是遇春耶不然吾得而臣之吾竟
無以臣王保保其人男子也竟冊其妹為秦王妃也
外史曰當察罕之圍汴而走劉福通江東僅有濠耳博
囉訌而察罕内顧是博囉代為江東間也其破益都而
如山之鐵騎壓江東立靡矣田豐王士誠之刺行而庫
庫悉力而僅勝是二人代為江東間也夫既以誅博囉
[085-27a]
靖内難而江東之舉友諒滅九四而庫庫之力小弱矣
太子乃以欲速之私憾而分其將盖退削者踰歳雖幸
而稍振而十不能支江東一矣是太子又自為間也嗚
呼以一江東之㣲而養之使彊皆元為之非元為之天
為之哉
 
 
 
[085-27b]
 
 
 
 
 
 
 
 弇州四部稿巻八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