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八十三


[083-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八十三
            眀 王世貞 撰
文部
 傳四首
  李于鱗先生傳
李于鱗者諱攀龍其家近東海因自號滄溟云當其業
成時海内學士大夫無不知有滄溟先生者而自其六
[083-1b]
七友人居恒相字之故其為于鱗獨著于鱗之先世濟
南厯城人父寶以貲事徳荘王為郎善酒任俠不問家
人生産繼娶於張夢日入懐而生于鱗于鱗生九歳而孤
其母張影相弔也旦辟纑不足以資修脯而自其挾冊
請益塾師為之遜席者數矣補愽士弟子與今左長史
許君邦才少保殷公士儋結髫齔交晉江王慎中來督
山東學竒于鱗文擢諸生冠然于鱗益厭時師訓詁學
間側弁而哦若古文辭者諸弟子不曉何語咸相指于
[083-2a]
鱗狂生狂生于鱗夷然不屑也曰吾而不狂誰當狂者
亡何舉其省試第二人三年始成進士試政吏部文選
司其眀年移疾歸久之疾良已同考順天試獲竒雋居
多又眀年授刑部廣東司主事于鱗既以古文辭創起
齊魯間意不可一世學而屬居曹無事悉取諸名家言
讀之以為紀述之文厄於東京班氏姑其佼佼者耳不
以規矩不能方圓擬議成變日新富有今夫尚書荘左
氏檀弓考工司馬其成言班如也法則森如也吾摭其
[083-2b]
華而裁其𠂻琢字成辭屬辭成篇以求當於古之作者
而已操觚之士不盡見古作者語謂于鱗師心而務求
髙以隂操其勝於人耳目之外而駭之其駭與尊賞者
相半而至於有韻之文則心服靡間言盖于鱗以詩歌
自西京逮於唐大厯代有降而體不沿格有變而才各
至故于法不必有所增損而能縱其夙授神解於法之
表句得而為篇篇得而為句即所稱古作者其已至之
語出入于筆端而不見跡未發之語為天地所秘者創
[083-3a]
出於胸臆而不為異亡論建安而後諸公有不徧之調
于鱗以全收之即其偏至而相角者不啻敵也當于鱗
之為主事遷員外郎以至山西司郎中曹事寖以劇守
文法無害而其業日益進大司冦有著作輒以属于鱗
籍籍公卿間然于鱗竟無所造請干贄不為名計出曹
一羸馬蹩躠歸杜門手一編矣其同舍郎徐中行梁有
譽不佞世貞及呉舍人國倫宗考功臣相與切劘千古
之事于鱗咸弟蓄之為社㑹時有所賦咏人人意自得
[083-3b]
最後于鱗出片語則人人自失也于鱗雅不欲以刀筆
見長然其聽讞最號公平柄臣子衘邊帥不通賄中以
法欲置之死于鱗持不可後其人卒自奮功名致大将
俄出守順徳問所以守順徳者于鱗曰使吾僕僕途道
事嚴客帣韝鞠睨上官之色而進之則俱有所不能
晨興坐堂皇揖屬吏考計延見鄉老問疾苦為興除脫
若承蜩矣于鱗之守順徳可一載所不報最則曰君子
之至於斯也吾或未之見也奏記臺使者手自削牘牘
[083-4a]
多古文辭語為其名髙也者而已之然于鱗暠暠自濯
洗勤於大要居久之政聲流通三輔前後尉薦亡慮數
十隣郡嚴事于鱗若大府以故得請白媮志嘗蠲馬牧
地垂三千金留永濟倉粟毋灌輸京師以餉戍卒裁將
作供比真定十之二益永年傳於沙河邯鄲界中寛二
邑力移郡尉置鉅鹿官亭扼盜衝又移巡司黄榆嶺為
晉趙闗前後争得之臺使者毋以難也于鱗又謂京師
仰東南餉不時至而燕齊汴趙邊河百里而近者毋出
[083-4b]
賦錢皆賦菽粟浮於河達京師緩急一策也時頗韙之
滿三載贈郎寶如于鱗官母張為太恭人尋擢陜西按
察副使視其學政于鱗謂陜古西京也先朝士大夫北
地外多陽浮慕古文詞而時離之思以實反其始有機
矣亡何其鄉人殷中丞來督撫以檄致于鱗使屬文于
鱗不懌曰副使而屬視學政非而屬也且文可檄致耶
㑹其地多震動念太恭人老家居遂上疏乞骸骨拂衣
東歸吏部才于鱗而欲留之度已發無可奈何為特請
[083-5a]
予告故事外臣無予告者僅于鱗與何仲黙二人耳于
鱗歸則搆一樓田居東眺華不注西揖鮑山曰它無所
溷吾目也繡衣直指郡國二千石干旄屏息巷左納履
錯於户奈于鱗髙枕何去亦毋所報謝以是得簡貴聲
而二三友人獨殷許過從靡間時徐中行亦罷官家居
坐客恒滿二人聞之交相快也于鱗乃差次古樂府擬
之又為録别諸篇及它文益工不踁而走四裔然居恒
邑邑思一當世貞兄弟曰大兒孔文舉小兒楊徳祖吾
[083-5b]
其季孟間哉而世貞則挹損不敢以鴈行進也大司空
朱公衡時巡撫伺于鱗間迫起之為置酒懽甚自是諸
公推轂于鱗者相踵而㑹也今上初大徵召耆碩于鱗
復用薦起浙江按察副使嘗視海道篆按覈軍實一切
治辦俄遷布政司左叅政奉萬夀表入賀道拜河南按
察使中州士大夫聞于鱗來鼓舞相慶而于鱗亦能摧
亢為和圓方互見其客稍稍進無何而太恭人捐館扶
服還里不勝毁病困久之小間尋暴心痛一日卒年五
[083-6a]
十七所著白雪樓集三十巻行於世子駒愽學能文章
有父風
王子曰世能名于鱗莫能名于鱗所以其旁睨千古欲
凌而上之乃至不得盡廢其遺要之創獲之語烺烺象
表者不虚負也或謂其聲不暢實位不配望夀不竟志
以為恨夫漆園𤣥亭杜門著書而生寥寥者豈一于鱗
也藉令台鼎足重李生彼夫屈宋兩司馬幾先得之矣
無涯之智結為大年日月經天光彩常鮮嗚呼何恨哉
[083-6b]
  文先生傳
余讀太史公叙致九流顧獨不及文章家言詎藝乎哉
誦者少其貶詘節義然至於傳田叔司馬相如抑何其
詳亹厭志也范詹事為漢書稍稍具列獨行文苑稱有
尚矣夫余自燥髮時則知吾呉中有文先生今夫文先
生者即無論田畯媍孺裔夷至文先生嘖嘖不離口然
要間以其翰墨得之而學士大夫自詭能知文先生則
謂文先生負大節篤行君子其經緯足以自表見而惜
[083-7a]
其掩於藝夫藝誠無所重文先生然文先生能獨廢藝
哉造物柄者不以星辰之貴而薄雨露卒亦不以百穀
之用而絶百卉盖兼所重也文先生者初名璧字徵眀
尋以字行更字徵仲其先蜀人也徙廬陵再徙衡為衡
人至元而有俊卿者以都元帥佩金虎符鎮武昌次子
定聰為散騎舍人定聰次子惠為呉贅遂為呉人惠子
洪為淶水教諭教諭子温州守林則先生父也先生生
而外椎八九歳語猶不甚了了或疑其不慧温州公獨
[083-7b]
異之曰兒幸晩成無害也先生既長就外塾穎異挺發
日記數百千言嘗從温州公宦於滁以文贄荘㫤郎中
荘公讀而竒之為詩以贈然先生得其緒於門人往往
舍下學而談上達因絶口不名荘氏學歸為邑諸生文
日益進年十六而温州公以病報先生為廢食挟醫而
馳至則殁三日矣慟哭且絶久之乃蘇郡寮合數百金
為温州公賻先生固謝不受曰勞苦諸君孤不欲以生
汙逝者其郡吏士謂温州公死亷而先生為能子因脩
[083-8a]
故卻金亭以配前守何文淵而記其事先生服除益自
奮勵下帷讀恒至丙夜不休於文師故吳少宰寛於書
師故李太僕應禎於畫師故沈周先生咸自愧歎以為
不如也呉中文士秀異祝允眀唐寅徐禎卿日來遊允
眀精八法寅善丹青禎卿詩奕奕有建安風其人咸跅
弛自喜於曹偶亡所讓獨嚴憚先生不敢以狎進先生
與之異軌而齊尚日懽然亡間也俞中丞諫者先生季
父中丞公同年也念先生貧而才先生欲遺之金謂曰
[083-8b]
若不苦朝夕耶先生曰朝夕饘粥具也俞公故指先生
藍衫曰敝乃至此乎先生佯為不悟者曰雨暫敝吾衣
耳俞公竟不忍言遺金事一日過先生廬而門渠沮洳
俞公頋曰通此渠若於堪輿言當第先生謝曰公幸無
念渠渠通當損傍民舍異日俞公自悔曰吾欲通文生
渠奈何先言之我終不能為文生徳也先生業益精名
日益重寧庶人者浮為慕先生貽書及金幣聘焉使者
及門而先生辭病亟卧不起於金幣無所受亦無所報
[083-9a]
人或謂王今天下長者朱邸虚其左而待若不能效枚
叔長卿曳裾樂耶先生笑而不答亡何寧竟以反敗於
是尚書李公充嗣撫呉中薦先生於朝而先生亦自以
諸生久次當貢至京吏部試而賢之特為請超授翰林
待詔翰林楊先生慎黄先生佐吏部薛君蕙名能愽精
負一世才以得下上先生為幸大司冦林公俊尤重之
間日輙為具召先生曰坐何可無此君也先生為待詔
可二年脩國史侍經筵歳時上尊餼幣所以慰賜甚厚
[083-9b]
然居恒邑邑不自得上疏乞歸寢不報又一年當滿考
先生逡巡弗肯往再上疏乞歸又不報亞相張公者温
州公所取士也用議禮驟貴風先生主之先生辭而上
相楊公以召入先生見獨後楊公亟謂曰生不知而父
之與我友耶而後見我先生毅然曰先君子弃不肖三
十餘年而以一字及者不肖弗敢忘也故不知相公之
與先君子友也竟立弗肯謝楊公悵然久之曰老誖甚
愧見生幸寛我至是楊公與張公謀欲遷先生而先生
[083-10a]
愈迫欲歸至三上疏得致仕御史鄭洛請留先生為翰
林重朝論韙之先生歸杜門不復與世事以翰墨自娯
諸造請戸外屨常滿然先生所與從請獨書生故人子
屬為姻黨而窘者雖强之竟日不倦其他即郡國守相
連車騎富商賈人珍寶填溢於里門外不能愽先生一
赫蹏而先生所最慎者藩邸其所絶不肯還往者中貴
人曰此國家法也前是周王以古鼎古鏡徽王以金寶
缻他珍貨直數百鎰贄使者曰王無所求於先生慕先
[083-10b]
生耳盍為一啟封先生遜謝曰王賜也啟之而後辭不
恭竟弗啟四夷貢道呉門者望先生里而拜以不得見
先生為恨然諸所欲請於先生度不可則為募書生故
人子姻黨重價購之以故先生書畫遍海内外往往真
不能當贋十二而環呉之里居者潤澤於先生之手幾
四十年先生好為詩傅情而發娟秀妍雅出入栁栁州
白香山蘇端眀諸公文取達意時沿歐陽廬陵書法無
所不䂓倣歐陽率更眉山豫章海岳抵掌睥睨而小楷
[083-11a]
尤精絶在山隂父子間八分入鍾太傅室韓李而下所
不論也丹青遊戲得象外理置之趙呉興倪元鎮黄子
久坐不知所左右矣先生門無雜賔客故嘗授陳道復
書而陸儀部師道歸自儀部委質為弟子其最善後進
者王吏部穀祥王太學寵秀才彭年周天球而先生之
二子彭嘉亦名能精其業時時過從談㩁秇文品水石
記耆舊故事焚香燕坐蕭然若世外而呉中好事家日
相與載酒船候迎先生湖山間以得一幸為快雖孺子
[083-11b]
亦習知先生名至市井間强勉為善者其曹戲之曰汝
豈亦文某耶先生事其兄奎恭甚内行尤淳固與呉夫
人相荘白首也生平無貳色足無狹邪履貧而好施周
人之急甚於已見以為峻潔自表而待人温然無少長
無敢慢至九十猶矍鑠不衰海内習文先生名久幾以
為異代人而恠其在謂為仙且不死己未為御史嚴杰
母書墓誌已擲筆而逝翛然若蛻者諸生奔訃上其事
臺使者祀先生於學宫先生詩文集若干巻有甫田集
[083-12a]
行於世丈夫子三人彭為國子愽士嘉為吉水訓導臺
先卒諸孫曾中多賢者
王世貞曰呉中人於詩述徐禎卿書述祝允眀畫則唐
寅伯虎彼自以専技精詣哉則皆文先生友也而皆用
前死故不能當文先生人不可以無年信乎文先生盖
兼之也先生晩而呉中人以朱恭肅公希周並稱夫朱
公者恂恂不見長人也何以得此聲先生哉亦可思矣
余嚮者東還時一再侍文先生然不能以貌盡先生而
[083-12b]
今可十五載度所取天下士折𠂻無如文先生者廼大
悔與先生之子彭及孫元發撰次其遺事
  盧柟傳
盧柟字少楩一字子木大名濬人也其先世業農穫則
什一而息之故以貲雄於鄉柟少負才敏甚讀書一再
過終身不忘父為入貲太學上舍數應鄉試罷免歸柟
才髙好古文辭不能頫而就䋲墨為愽士諸生業以故
試輙不利而聲稱奕奕在薦紳間著也柟為人跅弛不
[083-13a]
問治生産時時從倡家遊大飲飲醉輙㺯酒罵其坐客
毋敢以脣舌抗者而又豪歌詩當所得意下筆數千言
立就客咸咋指遁去竟用是敗濬令某者數刻深名法
家言於文非能好之陽浮慕之以張吏術耳謂柟邑諸
生才得相從事幸甚柟亦欲借令謬恭敬為相得極歡
令嘗從客語柟吾旦過若飲柟歸與翁媪益市牛酒夜
共張至旦室邑子相戒盧生有重客門之履相蹈也而
㑹令有它事日昃不來柟愧且望之斗酒自勞醉則已
[083-13b]
卧報令至柟故徐徐出坐久之柟稱醉不能具賔主令
恚去曰吾乃為傖人子辱愧見其邑長者邑人素惡柟
者為柟讒曰是嘗見令君文而笑且唾令益怒亡何柟
干掫其役夫得伏麥以為盜也榜之役夫被酒自理而
聲强柟復加榜焉旬日矣役夫夜壓於墻隕事聞令令
色動曰唶纍是復能倨見我耶匿役夫所繇死状當柟
抵坐獄具上報可柟既已坐大辟繫獄又令仇之故毋
敢為稱寃者而㑹柟鄉人間嘗侍飲不遜柟目攝之去
[083-14a]
已來為獄吏夜縛柟格箠之數百臂踵悉潰爛且死矣
吏以他事罷得不死乃感慨折節益讀其所携書著幽
鞠放招賦以自廣其幽鞠曰盧柟既用事逮繫濬獄與
幽囚伍瞀憒迷惑目無日月不知晦朔仰天太息曰嗟
嘑聖人脩身晉道立命不貳賢者推運循理以定所天
顧柟微𦕈離兹憲網問諸造物而已因作賦以自廣其
辭曰帝顓頊之嬋媛兮皇波汪乎姬姜邅海岱蜿蜒於
北陬兮靈宗嘉牒於范陽遻雲雷之霮䨴兮踥蹀改南
[083-14b]
服淑浚土作甘美兮躡康侯之芳躅皇傑梧董道以廸
惠兮母氏静約而告育曰余夢文杏靃骫於霄漢兮芙
蓉曄而尚粹溘焱熖儵而進兮應龍觺觺而下弭偵蚴
虬以舑舕兮頷仡攫而速惴億錯指以羣號兮朋駓駓
而決眥倐恍怳以隕虚兮覺懐妊而因惎柟母陳夢/此夜有娠
余降於衛滸兮㓜好姱而岐嶷岌青雲之偉冠兮挾長
劒之陸離朝晞余髮於崑崙兮暮濯足於咸池擥招揺
以為祛兮履彗星以為綦余長喟其厯之未瑰兮勔修
[083-15a]
余之菲芳裁薜荔以為衣兮𠂻芙蓉之翠裳集菌茝以
為藉兮糅杜蘅以為粻掲旌於蘭臯兮稅駕乎芳之塘
余迅淢靸以髙舉兮汩鎩翮而填隕謂曾參之殺人兮
談市虎而成允蒼蝇習習其貝錦兮魚目敓眀月之璀
璨嫫母憗以姱嫚兮擯西施之頩脕而目眴蝮虺侁侁
於几筵兮戈鋋森森以剚余目既阨余之倅廲兮又囏
之以拲低曼睩彼犴狴兮桀血齗而封矚窅闃怒以
蹲踞兮視將躨跜而矯鵠檻樛以黝軋兮棟倔蠖而
[083-15b]
黶翳縲纚纚於伏棧以苦余兮仍反接而窘臂耳嘈嘈
若有聞兮何迍迴而怫㥜目炯炯以或見兮佇鑑勿而
復瞶神軼氛㫚㫚以瀁兮精憧憧而往來覺塊然滯
此一方兮心而增哀鼷鼠滛喔以齒余髮兮魑魅
含睇而毰毸傫㗊㗊相喃以對泣兮御糾糾而呵護般
逮余兮紛豗繄鵬鳥之巢蚊睫兮焉能戢此軀也枕雕
虎以燕憇兮又誰知不我虞也悲時晷之遄邁兮曜靈
忽其西藏微霜淪而下降兮恐瑶草之不芳髙馳志乎
[083-16a]
雲中兮椉精氣而相徉王喬衙衙而弗顧兮赤松告余
又荒唐行偊偊獨日暮兮安放乎不死之鄉横衝波而
微舟楫兮天呉揺首而振怒厯太山之坎軻兮魍魎齩
盻以當路猿猨蹇以在柙兮雖輕捷其焉去鳳凰之罹
罻羅兮縛茇茇之華羽抱鬱軫以顝處兮呼蒼天以為
直戒五嶽與嚮服兮俾河海使聽殛咎繇逺以不聞兮
𤣥武違而莫惻何羣神之豐豐兮靈炳燿而罔恤夫余
既不能蟬蛻於兹蕪穢兮眇椉風而長騖心結思於大
[083-16b]
荒兮魂㷀㷀而上度澂青雲之霏霏兮飄風囘而霽霧
載玉女於後乗兮飭豐霳以先路羲和儼以驂椉兮望
舒翥而儆御征輕輬之闐闐兮八鸞鏘鏘以逈歩承雲
霓之氛靄兮靈旂繽紛蟉虬乎翠羽挹朝霞以為飱兮
吸沆瀣之精英潄華池之飛泉兮聆鈞天於帝庭素女
涕泣以淋浪兮間縆瑟而咿嚶虙妃欷歔以結軫兮潛
咨語而沉情余凌軯虚而佚蕩兮將擥結乎三光撰余
轡而馳騁兮問元化於勾芒採三秀兮眺瀛洲之微茫
[083-17a]
弭余節兮聊解珮乎扶桑睇南州以凌厲兮嘉桂樹之
叢叢召風伯以驅燠兮謁炎帝於清宫何蒼梧之蘙靄
兮重華穆以揚靈湘密鱗而㵾瀼兮二妃胡為而弗從
決白門以西望兮覿蓐收於金樞氣澔澔以莾曠兮薄
而誰須觴王母之姝兮狹瑶池之芳都指玉勝
以為約兮歌白雲以相愉荃既締余以好艾兮絶弱水
而進輅齊玉轂之磤磤兮指寒門而並騖軼鍾山之幽
黦兮令照之以燭龍召𤣥武為備禦兮勾辰翼乎紫宫
[083-17b]
託鷖鳥為之先後兮問太乙之繚垣靈剡剡以黝約兮
鳳凰承旂而飛軒雷師碨轟礚以震盪兮烈缺閃爍
而施鞭護贔屓以椹余兮闐咤噁而俾還卒攬涕反此
舊都兮潔筳篿從卜乎巫咸曰天地無隘兮物無終始
變化互渝兮幹流遷徙形氣轉薄兮或浮而沉造化沕
穆兮禍福無門聿性命之難言兮誰知其極萬物糾以
雰盪兮又安所止息惟大人齊物我兮以天地為廬舍
總山川於毛髮兮騎日月以為馬夫有虞之濳厯阪兮
[083-18a]
當厯數之在躬夏后胼胝而陟大寶兮季有光於黄熊
震龍漦而下櫝兮顧駕禍於周庭白魚躍以膺大命兮
劉氏顯而有功奚五羊以自鬻兮由余振於西戎尚鼓
刀於海濵兮仲父射鈎而桓榮仲連談笑以却嬴兮胥
重繭而存楚條相后而餓死兮酇揺筆以光輔墨不黔
以衛道兮孔轍旋而微伍光狷介以自湛兮夷顑頷而
振古夫道固無涯涘兮行焉知其所如惟恬澹與家漠
兮斯真人之攸居從委命而椉流兮遊廖廓之鄉忽喪
[083-18b]
我而無是兮觀泰初之茫茫余託蜉蝣與遊兮曾日月
之徜徉忽歸魄於𤣥壤兮又何足傷勉修余之俶服兮
珮芳澤之幽蘭紉掲車之落英兮襞茳蘺與射干飾翡
翠而綴珠被兮爛的皪而芊眠組綺縞而飄颺兮下結
之以雙璠余媲美而自鑑兮何媒妁之可攀夫君眩而
弗御兮亦余心之㛹嬛系曰天地緼綸何時眀我欲見
之心徬徨輾轉懐憂秖自傷超軼絶世窮大荒帝極洪
洞不可量緘悲歸來卜巫陽勵志肥遯含大章獲我所
[083-19a]
思樂無疆放招文多不盡録居頃之盜行剽迫柟父自
剄死燒其廬子錢家咸負貸不償柟固已壁立矣令亦
更悔念魚肉盧生何酷耶隂稍稍寛柟拲有所讐詩辭
呼使從獄具草草上予酒肉食飲洗沐尋令去濬為大
官事益解而故人謝榛先生者携柟賦游京師貴人間
絮泣曰天乎寃哉盧生也及柟在而諸君不以時白之
乃罔罔從千古哀湘而弔賈乎陸光祖呉人有心計俄
謁選得濬令至則首為更爰書上論鬼薪輸作三歳盧
[083-19b]
柟既出獄家益貧乃為九騷謝陸令而謝榛先生方留
滯鄴柟走謁之因上賦趙王趙王覽而竒其文立召見
賜金百鎰於是諸王人人更置邸延柟柟則稱客坐右
坐握麈尾辨說揮霍數百千萬言風雨集而江波流也
鳴毫颯颯儵忽而為辭若賦各得以意去既酒醉故態
畢發罵其坐人則人人掩耳走避柟竟亦不自得罷還
顧槖中所餘金幾何趣付酒家也媍囁嚅咎柟不顧曰
天生盧柟為女曹地耶呉人王世貞治獄大名飛書大
[083-20a]
伾山中勒邑吏具筆札受柟所著集若干巻柟故亦慕
稱世貞嘗為文托謝榛先生致之不達至是見世貞郡
臺把臂為布衣飲三日酒語慷慨恨相見晩也世貞序
其賦畧曰余跡盧柟所遘逢及状貌殆中庸人耳既稍
得其古詩歌行讀而小異之至讀諸賦則未嘗不爽然
自失也三閭家言忠愛陫側怨而不怒悠然詩之風哉
長卿務以靡麗宏愽旁引廣喻其要歸卒澤於雅子雲
謂之從神化來耶然自東京而下蔑如也諸儒先生號
[083-20b]
名能文章家奈何取其所論著而姑韻之以為賦若兹
乎哉即盧生所就幽鞠放招凡三十餘篇其概不得離
津筏而上之然而大指可諷也窮天地之紀采人物之
變與夭喬走飛之態經緯臚列假二三能言之士如宋
玉景差者蟬緩於左徒之門豈其先柟而室哉柟既以
别世貞去南游金陵陸光祖為祠部郎留月餘走越厯
呉毋所遇還益落魄嗜酒病三日卒
王生曰柟未死前一嵗妻死生二女其一踰二十不嫁
[083-21a]
柟死時世貞方坐家難浮繫長安邸中不得其状也其
文辭散失毋收者故為之傳其行略欲令後世知有盧
柟耳予亦愚鮮量矣柟不遘邑令家不破亡然其文辭
亦不工嗚呼世寧獨一令哉
  陸叔平先生傳
盖呉有隠君子陸叔平先生其人黄綺者流而不能盡
掩其才秇以少見於世世亦慕說之而莫有能名其徳
者余故為傳之君名治叔平其字先世由汴徙呉之包
[083-21b]
山梅梁里後徙郡城遂家焉至君益轉徙支硎山中然
不能忘包山榜其齋廬學者因遂稱包山先生云而君
之髙祖有為長山丞者世世受儒至君父銘起家遂昌
訓導遷司樂清教不赴故文待詔徵仲髙其節為之誌
其墓君生而穎朗工治經義自其在諸生行數獲儁餼
學官廩與太原王履吉王禄之相下上然挾以試應天
輙不第而中好為古文辭去時尚益左君之為古文辭
要以自媮適情志而已絶去一切酬應然亦竟用是有
[083-22a]
聞至其於丹青之事尤心通所傳寫山水折𠂻勝國四
名家竒偉秀抜時出創意㸃染花鳥竹石往往天造熙
荃而下所不論也君既久困諸生不欲糜學官廩數上
郡請罷去而郡守林懋舉温景葵王道行諸公咸推君
才為後先奏記督學御史御史雅己耳君名又難三郡
守下書慰勞令毋煩諸生試餼如故而君不自得益欲
罷去㑹君之從弟洽嘗受經君當貢遜不敢先御史遵
遂檄君貢君又固讓不受御史乃更下書郡邑曰貢士
[083-22b]
者為縣官薦才實亦以表勵風行非直論資校年也諸
生治愽洽躬行孝友敦睦以先其弟執經交讓縮足榮
軌吾甚嘉之其令以貢士歸仍表棹楔稱褒奨恬退至
意君自是治處士服益堅卧支硎不出矣君為人長頤秀
眉目動止雅儒驟即之落落穆穆也徐而察之温如也
已徵其談說古誼㩁風雅便章花月纚纚忘倦支硎故
晉髙僧遁遺址君廬在其下雲山四封流泉間之豐陸
廣塲地宜田圃衡門低庳不可托乗容膝之外皆藝名
[083-23a]
菊菊多至數百千本它竒花木日南蒼梧萬里之種宛
轉募致之手自封殖灌溉剪剔妙得其候歳時佳客過
從即迎致花所出家釀酒之割蜜脾烹笋萌釣采之鮮
頤指滿案雅歌留連竟日客不能舍去或非其人而强
造者以一石支剥啄戒豎子不聽應也郡守蔡公國熙
脩鄉飲禮悉汰去其凡者首致君為重賔至後李守鍵
愈益推延君君賢其意為一再赴而已海内益知陸君
而所親厚又稍稍出其繪事好事家禮懇懸購者踵相
[083-23b]
接然絶不得以利動君君意有所許即不待數數請也
自樂清公殁有庶子女五人而㓜皆養君所以時室家
之其視君猶父也寡姊之歸呉者貧無後迎致家穀之
殁而歸葬於呉憫其鬼餒也為從祀於陸至今鄰有楊
指揮者署衛事雅與君善衛故有羡貲為軍興不知何
時亡去但有籍在毎御史來按覈輒槖私金以應金輒
隨御史往最後御史得其状以為楊指揮者寔盜之大
具獄以待而楊貧甚計無所出君欲傾家為之緩不及
[083-24a]
事㑹鄉人有罷官歸者富而雅重君君多許子息以貸
得金走御史所報羡貲在卒以楊指揮免金自是為官
有君竟代償矣而楊指揮卒於窶君復為治冡封樹素
衣冠謝弔客客自愧弗如故人顧正叔者才豪士也嘗
結君布衣驩而自其罷浙幕官歸家日以困避徙深山
中謝絶交往君徴得之為歳時遺致餔醪且死以身後
屬君君行哭求所善毛生墓旁地以葬正叔凡再感竒
夢托謝鄉人人益稱賢君矣君既隠支硎其樂清公所
[083-24b]
治呉城里二宅大出其槖装剏其先祠屋右栖神靈左
藏祭器謁文記之以屬其弟沼且推其旁第舍悉授之
曰而世世供事粢盛也君與沼同居怡怡至老不忍析
而樂清公所遺田産不以予其子而予沼君今年七十
六矣神眀不少衰一日擕王子稺登状來請曰與公生
幸相當公不及我日而傳我即不諱目且不瞑不佞盖
嘗過支硎從君遊竟日又君圖桃源記遺余所謂不待
數數請者也
[083-25a]
贊曰以陸君之文技足自奮於世何至晦匿深山中跡
其推財借軀赴人之急而驟異之要之孝友内備恬不
見是君豈其沾沾任俠人哉庶幾古所稱仁心為質者
歟乃至謂不佞云云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稱焉孔氏盖
記之矣
 
 
 
[083-25b]
 
 
 
 
 
 
 
 弇州四部稿巻八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