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八十


[080-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八十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志五首
  北邊始末志
洪武元年大將軍徐達副將軍常遇春兵二十五萬北
伐逼京師元主開門北遁至應昌二年殂其國人諡曰
[080-1b]
惠宗而髙皇帝嘉其能達變推分遣使祭而尊之曰順
帝皇太子阿裕爾實哩達喇立亡何李文忠擣應昌破之
獲太子宻迪哩巴拉降其衆五萬人宫女財寶圖籍不
可勝計元主以餘兵走和林右丞相庫庫特穆爾平章
魯爾右丞賀宗哲咸㑹焉兵稍稍振立凡十一年而殂
諡曰昭宗次子益王特古斯特穆爾立七年而丞相納
克楚以别部二十萬衆降於眀又二年營捕魚兒海大
將軍藍玉以十五萬騎襲擊大破之降其衆十萬益王
[080-2a]
走至伊蘇岱爾遇害五傳琨特穆爾咸未㡬而弑不復知
帝號矣永樂初珪琳齊立非元裔也衆不附復弑之太師
阿嚕台統有部落乃迎順帝後布尼雅錫哩為主稱汗焉
而當洪武時強臣孟克特穆爾據衛喇特死衆分為三其
酋曰瑪哈穆特曰太平曰巴圖博囉不肯與其汗朝㑹上
表貢貂裘駿馬珍異仍請封詔封瑪哈穆特為順寧王
太平賢義王巴圖博囉安樂王永樂七年遣給事中郭
驥使布尼雅錫哩見殺上大怒勅淇國公丘福等討之
[080-2b]
而布尼雅錫哩已為衛喇特所襲破與阿嚕台徙臚朐河矣
丘福恃衆不為備全軍十萬騎皆没眀年上自以五十
萬衆出塞逐布尼雅錫哩敗之逺走而阿嚕台自以其衆
竄山谷請降貢馬詔撫納君臣始各部而居又眀年瑪
哈穆特等乗布尼雅錫哩弱滅之阿嚕台上疏請為故主復
讐上不許然嘉其義封之為和寧王衛喇特貢使遂不至
十二年上以大衆討之瑪哈穆特等三帥掃境來戰不利
遂遁阿嚕台使其大帥以下來朝㑹賜米五十石乾肉
[080-3a]
酒糗綵幣有差十三年衛喇特復請降貢馬謝罪十五年
瑪哈穆特死封其子托歡為順寧王阿嚕台恚遂叛入冦
興和二十年上討之次殺虎原阿嚕台遯降其異部大
帥額森托噶等數千人還二十二年上復親討阿嚕台
出塞數千里不見冦還崩於榆木川而順寧王托歡稍
稍併有太平博囉之衆至宣徳九年遂急擊殺阿嚕台
悉收其部落欲自立為汗而衆不可乃行求元後托克
托布哈王為主以阿嚕台衆歸之居沙漠北喀喇沁等部
[080-3b]
俱服属焉正統八年托歡死子額森益强盛自稱為太
師屢犯邊十四年大入破大同之師告急相踵上遣駙
馬都尉井源等四將各萬騎禦之俱敗没中人振挾上
親征出居庸至大同成國公朱勇等五萬騎為前軍復
大敗勇死額森遂乗勝前逼上於土木全師俱覆上蒙
塵額森詭稱送上還潰紫荆而入躪畿輔直前犯京師
尚書于謙武靖伯石亨禦之額森走大掠而出餘衆之
在京南者殱於楊洪軍而㑹中國已立郕王為帝額森
[080-4a]
失所挾平章巴延特穆爾從臾之復奉上歸是時額森
兵威出布哈王上取覊縻而已景泰中上數使使賂遺
額森又通布哈王以間之天順四年額森遂以兵滅托
克托布哈弑之致書上自稱大元天聖汗上令答詔稱為
衛喇特王成化中額森死諸子分部北邊其在西者為套
衆犯陜西諸鎮在北者犯宣大山西離合不常世次莫
可得而考矣至𢎞治中敵酋和碩大舉冦大同我師敗
績詔平江伯陳銳為大將侍郎許進佐之出邊坐逗留
[080-4b]
徵免敵勢益盛踏氷過黄河住牧改命大將保國公朱
永中貴人苖逵右都御史史琳合京邊兵十萬布韋州
禦之復不利和碩死邊患少息而小王子者即額森之
後嘗稱汗者也或云元裔也滅額森遂主諸部嘗怒其
丞相額布勒欲殺之額布勒懼擁萬衆掠凉州入西海
攻破西寧安定王族奪其誥印諸畨散亡據其地而居
之未㡬復稱藩於小王子終正徳嘉靖間犯邊殺掠吏
民不已小王子分地絶逺介西北間善水草其人甚富
[080-5a]
而饒有牛皮帳九蓄珍寶直百萬嘉靖之十三年大同
叛殺其帥隂構小王子入援踐我師大同下而小王子
得少利輙去不顧其二從父曰濟農曰諳達濟農分地
河套當闗中次饒諳達分開原上都最貧以故最喜為
冦抄而小王子衆以饒故射獵自娱而已雖控弦數十
萬人厭兵稀發濟農有子十人人萬騎諳達亦十餘萬
騎而前後掠中國人埒之小王子雖號稱為君長不相
攝别部曰黄毛者兇悍不䏻别死生衆少於三部敵或
[080-5b]
時深入黄毛輙從後掠徼取子女玉帛敵苦之後合兵
逐北急擊大破臣黄毛以是無内頋得併力我己亥辛
丑濟農及諳達連歳入山西抵太原圍之十六日而解
剽殺吏民敺男婦畜産以百萬計濟農所鹵忻代倡伎
縱滛樂不休卒病髓竭死諸子不相属分居西邊而諳
達日益彊盛有子曰杭台吉臂偏短善用兵其衆畏之
用命過於父丙午自宣府入隆慶總督翁萬達發大同
周尚文兵拒却之㑹萬達憂歸尚文卒都督張達代而
[080-6a]
待郎郭宗臯為總督庚戌夏敵數萬騎入大同境潰
入悉精兵溝壑中而以老弱百騎為餌總兵達副總兵
林椿逐之既入伏悉殱焉事聞逮宗臯等治罰有差敵
既得二將首遽引去意叵測而邊臣所遣諜者云方脯
羊馬肉鍛鍬钁傳箭諸部大舉矣議發邊兵萬三千騎
及京兵三萬四千騎分屯諸要害邊兵取羽檄符㑹又
逺以不時至而京兵市人洒削屠沽兒耳不復䏻見敵
以為常八月敵至古北口以數千騎嘗我薊兵出火礟
[080-6b]
矢石從上下却之敵乃悉衆入綴我師而别以精騎繇
間道踰嶺出師後京兵大驚潰争棄甲及馬竄山谷林
莾中敵遂大殺掠懐柔順義吏士亡筭俄而犯京城㳺
騎掠通州三河上大驚大司馬束手無策策唯有杜門
守而已旬日而咸寧侯仇鸞以大同兵至都御史楊守
謙以保定兵至又五日而遼東宣府山西勤王兵悉至
詔拜咸寧侯為大將軍護諸將軍凡十餘萬騎敵前後
剽掠男女贏畜金帛財物捆載巨萬徐徐從東行循諸
[080-7a]
陵而北時諸道兵相視錯愕莫敢前發一矢僅尾之出
而已收斬遺稚弱馬者降或逃者僅八十餘以捷聞咸
寧侯既為政始議開馬市以中敵欲而寛其深入之謀
則命侍郎史道往蒞之諳達與其子貪中國賂因互市
不絶然中國歳費以數十萬計所獲馬皆駑下而敵亦
小小為冦如恒時乆之咸寧侯死事露敵復閧連歳入
遼東再殺總兵岳懋殷尚質犯諸邊又圍大同右衛困
之㡬下日者余出使上谷所詢問梗槩一二諳達有四
[080-7b]
萬騎其精兵萬餘騎子即所謂杭台吉也有一萬騎其
精兵七八千騎庶弟曰青台吉有萬騎其精兵三四千
騎諳達老矣娶二妾棄其妻杭台吉怨之妾各子一人
予萬騎自備以故中自疑不敢深入其精兵戴鐵浮圖
馬具鎧長刀大鏃望之若氷雪然咸一當百者然不輕
與我戰即餘騎足扼我矣宣大之間敵錯而耕牧如棊
布也三城反外障焉唯有降人丘富者日夜教之火食
屋居也然諳達竟不敢屋居也其衆亦畏暑有剽志而
[080-8a]
無據心即欲之宣大豈我有哉杭台吉日夜扼腕曰老
婢子有此兵而老死沙漠可笑也且旦日得敵柄矣
  三衛志
自北邊外我膏肓之患而不䏻絶且不宜絶者則無如
諾延三衛焉其人始為烏梁海即奚契丹種類也洪武
中為蒙古所抄乞降髙帝為置三衛統之自大寧前抵
喜峰近宣府曰諾延自錦義厯廣寧至遼河曰泰寧自
黄泥窪逾瀋陽鐵嶺至開原曰福餘唯諾延最強久之
[080-8b]
仍叛附蒙古文帝從燕起靖難使使以賂請而烏梁海
以騎來從戰有功先是即古㑹州地設大寧都司營州
等衛為外邊使寧王鎮焉文帝乃移王與其軍内地而
以其地畀烏梁海等使仍為三衛其官都督至指揮千
百户有差約以為外藩歳給牛具種布帛酒食良厚亡
何復叛附阿嚕台二十年上親征阿嚕台還討之大敗
其衆於綽羅河斬馘無筭宣徳三年上出獵巡邊駐蹕
遵化適其衆萬餘入冦上以鐵騎三千逆擊大破之獲
[080-9a]
首數千級正統九年詔發兵二十萬分四軍成國公朱
勇出喜峰口左都督馬諒出界嶺口興安伯徐亨出劉
家口左都督陳懐出古北口踰灤江渡栁河經大小興
州過神樹破福餘於全寧復破泰寧諾延於虎頭山鹵
男婦以千計馬牛羊以萬計還加公勇太保伯亨進徹
侯都督諒懐賜爵伯自是三衛雖衰敗然怨我刺骨因
通額森為鄉導入冦矣後復謝罪入貢國家亦撫納而
小小為冦抄不絶至正徳間闌入邊射殺叅將陳乾薊
[080-9b]
兵討之走最後都督馬永為薊帥有威信三衛衆畏而
親之不敢動嘉靖中薊鎮撫臣貪功尋郄而掩之獲首
百餘復走誘諳達大舉入塞庚戌之變固三衛導之也
仇鸞既當國知三衛弱欲發兵擣其地以為功督臣何
棟以不可宛轉解乃止入貢如初大抵其俗喜偷剽時
入漠北盜馬三四人驅千百匹敵以衆來攻不敵則降
而事之為鄉導至婚子女詛誓相媾而貪中國賜予歳
來朝撫之厚則更以敵情告我得預為備故迫則敺入
[080-10a]
敵信則墮其計善處之則因而為間雖藩籬失而耳目
猶在也
  哈宻志
哈宻故唐伊州地東接甘肅西距土魯畨為西域諸國
之喉咽元族属威武王恩克特穆爾居之永樂四年遣
使入貢詔封為忠順王賜金印即其地置哈宻察遜罕
都罕都左凡四衛其西域天方等三十八國貢使至者
咸置哈宻譯文具聞乃發而土魯畨者强畨也控弦可
[080-10b]
五萬騎忠順王三傳而至托克托卒子博囉特穆爾立為
其下哲琳所弑王母諾衮達喇守國成化中土魯畨酋
阿里調其衆掠齊勤蒙古不從恚即以兵刼王母及金
印歸王母之外孫哈尚遁肅州久之甘肅守臣奏納哈
尚復王哈宻而阿里死子阿哈瑪特代之哈尚貪而殘失
夷衆心𢎞治初阿哈瑪特挾詐殺哈尚據其城上言哈尚
非王裔不稱請自王哈宻下兵部尚書馬文升議不許
仍賜璽書切責阿哈瑪特悔懼上金印及還所據城詔褒
[080-11a]
予金幣有差乃行求忠順之近族故安定王裔孫善巴
為王使哈宻頭目阿穆蘭輔之阿穆蘭勾引哈喇輝夷
掠土魯畨阿哈瑪特怒復以兵入刼善巴及金印而支解
阿穆蘭以殉𢎞治六年事聞命侍郎張海都督緱謙經
畧之戍土魯畨使四十餘人於兩廣阿哈瑪特遂自稱為
汗畧䍐都諸衛聲欲取甘州而海等以奉使不稱下獄
謫免矣八年阿哈瑪特留其將伊蘭守哈宻精兵不過四
百騎甘肅撫臣許進帥臣劉寧諜知之乃以三千騎襲
[080-11b]
破哈宻伊蘭走獲善巴妻女并牛羊三千宥其脅從者
八百人還陞賞各有差九年阿哈瑪特復據哈宻乃奏送
回善巴及金印城池易故四十餘使詔起前咸寧伯王
越帥諸路議還其使善巴至則復故封遣兵護之國所
以勞賜阿哈瑪特良厚十七年哈宻諸部以善巴嗜酒掊
剋欲迎阿哈瑪特次子章特穆爾来為王善巴懼逃之沙
州而㑹阿哈瑪特死諸兄弟爭立章特穆爾弗果来都督
舍音和珊等部誅謀叛者迎善巴復之十七年卒子巴
[080-12a]
雅濟立時章特穆爾以亂故依中國留甘州而其兄巴
雅濟稍定國亂自立矣上書求章特穆爾未許正徳六
年始議遣還湯沐衣幣護之出境而莽蘇爾已復襲下
哈宻逐巴雅濟走詔左都御史彭澤帥師往經畧之澤
宿將也度未易兵定乃以繒綺二千白金器皿入土魯
畨庭說令和好莽蘇爾喜因請還金印及城池而澤不
俟報輙上書言事定乞歸召還掌院事莽蘇爾諜知兵
罷即不肯遽還金印城池所要求無已而使出入肅州
[080-12b]
不絶且頗與肅降夷欵兵備副使陳九疇疑之悉捕下
獄而阻勞賜金幣不出闗於是莽蘇爾以萬騎冦肅州
㳺擊芮寧出戰不利亡八百騎九疇嬰城自守復疑其
使内應悉捶殺之而使使媾斡爾達兵掠土魯畨部落
蘇達勒狼狽走軍從後徼之頗有斬獲而兵部尚書王
瓊與澤有郄發其辱國欺罔及陳九疇輕率専擅激變
喪師上聞大學士楊廷和等雅與彭澤善不獲已奪其
官捕陳九疇下之獄亡何武宗崩給事御史劾王瓊挾
[080-13a]
私忌功廷和為内主乃逮瓊戍之起彭澤為兵部尚書
出陳九疇于獄以都御史撫甘肅尋蘇達勒以二萬騎
入甘州焚廬舍剽人畜九疇拒之出境斬獲亦相當又
遇海西酋額布勒敗之鹵首百餘即上言蘇達勒中流矢
死矣捷聞遷秩有差㑹廷和坐議禮罷彭澤亦罷新貴
人璁蕚用事廷和讐也知王瓊怨之故力薦為西帥瓊
復上書辨澤九疇事且言蘇達勒實不死按驗當九疇
誣罔論戍而瓊出揚兵境上喻蘇達勒利害遷哈宻罕
[080-13b]
都諸部散之近地蘇達勒讋不敢為冦諸國稍通貢然
哈宻竟不復城而金印失矣尚書胡世寧畧士也與璁
蕚善然頗不甚直瓊而極言九疇材武數推轂不果用
夫國家立哈宻欲以為外臣藩西陲耳卒之兵連禍結
㡬與眀相終始其害何如也即厭兵不䏻滅土魯畨棄
哈宻閉闗絶朝貢寘之度外可也兵不足威賞不足結
奈之何竭中國之財力而填之竟取辱也雖然其内事
猶有可論者夫彭澤躁而輕然其不用兵㫖可採也陳
[080-14a]
九疇果而擅然其材不可失也功罪亦相當楊廷和似
有挾然其所超進皆才也王瓊愎而脩怨然其經畧之
策似長也璁蕚似公然其所快在私也合而論之可思

  安南志
安南古交州地至宋黎氏始有國焉易李陳者二姓而
我明髙皇帝既平元使學士張以寧等持璽書諭降之
自是職貢無闕後王陳日焜為其臣黎季犛所弑季犛
[080-14b]
改國曰大虞稱太上皇使其子胡奆為國主詐稱陳氏
絶無後而奆其甥也請權國事文皇帝許之俄而陳氏
之孫天平者間道繇老撾傳至京愬其實詔切責胡奆
懼上表請天平還國封天平安南國王胡奆為順化郡
公使都督吕毅黄中大理卿薛嵓以兵五千護之國伏
兵起殺天平及薛嵓授表於境事聞上大怒而㑹占城
訴其吞併状有指乃拜成國公朱䏻為征夷將軍西平
侯沐晟為左副將軍新城侯張輔為右副將軍大發兵
[080-15a]
討之成國公新城侯二十五將軍將兩京荆湖閩浙廣
東西軍從廣西思眀府進西平侯十餘將軍將巴蜀建
昌雲貴軍從雲南臨安府進及境成國公薨詔新城侯
輔行大將軍事兵躪坡壘隘留二闗而入底富良江西
平侯亦破猛烈闗突宣光江口出洮水度富良江與大
軍㑹於三帶州賊悉衆立柵屯守師夜度大破之焚柵
烟燄漲天乗勝攻下西都燒其宫室前後斬首三萬七
千級又破賊艘於木丸江斬首萬餘級又大破賊於鹹
[080-15b]
水闗江水為赤遂窮追季犛父子於竒羅海口悉獲之
安南平得户三百一十二萬象馬牛羊舟糧器械無筭
捷聞詔求陳王後已絶乃即其地立交阯布政司都指
揮司按察司為府十七州四十七縣一百五十七衛十
一守禦千户所三論功進封侯輔為英國公侯晟黔國
公餘爵賞有差下季犛等獄繫弗誅亡何餘孽簡定作
亂偽稱日南王既復僭號大越改元興慶黔國公討之
不利大臣死焉英國公輔復為大將率兵討破擒之并
[080-16a]
其黨陳希葛等磔於京踰年而陳季擴復叛季擴即簡
定從子也稱陳氏後以惑衆其勢重於定輔復率衆往
討轉戰連歳始獲之自輔之下交南凡三獲偽王威震
西南夷中遂留鎮其地而尚書黄福掌布按二司事有
威惠衆脅息莫敢動尋召輔歸福亦以久得代而中貴
人馬騏者貪而煩苛失衆心黎利遂乗之反初捕之不
勝以為土巡檢不奉命復討之不勝所攻沒郡邑十數
特詔赦之為升華知府利攻剽自如命成山侯王通佩
[080-16b]
將印發二廣兵四萬并鎮兵討之凡十餘戰勝負略相
當利益盛遂前逼交州通告急詔安逺侯栁升以精兵
七萬往掎角平賊升勇而輕自以千騎為前鋒敗利兵
遂前追之伏發橋壊升中創死大軍聞之逆自潰成山
侯懼不敢出乃與利約和以交阯棄之引兵還利於是
送還安逺侯將印文武官吏四百十七人兵萬三千一
百七十名馬千二百匹進代身金銀香象布帛謝罪且
乞封而宣宗用大學士士竒榮筴遣禮部左侍郎李琦
[080-17a]
工部右侍郎羅汝敬等持璽書赦利且推求陳氏後立
之利詭陳氏已絶凢再往返始遣禮部右侍郎章敞右
通政徐琦冊為權署安南國事利遣使入謝解歳金五
萬兩然已改元順天帝其國中矣宣徳癸丑利死子麟
立一名龍僭號紹平偽諡利為太祖髙皇帝遣使告哀
以代身金人來冊權署國事正徳丙辰復遣偽國公阮
叔惠來求封許之遣兵部左侍郎李郁左通政蔡亨持
節冊為安南國王賜駞紐金印以方物入謝麟復改號
[080-17b]
大寶久之死子濬嗣一名基隆僭號太和偽謚麟為太
宗文皇帝請冊朝貢不絶天順已夘為庶兄琮所弑自
立僭號天興眀年頭目黎夀域等起兵殺琮而立濬弟
灝一名思誠僭號光順請冊成化初與鎮安土官守岑
宗紹相攻為岑氏所敗占城王茶全攻其化州灝自率
兵救之占城退走乗勝逐北抵其都破虜王茶全以歸
𢎞治丁已灝死子暉嗣一名鏳僭號景統偽謚灝為聖
宗淳皇帝請冊甲子暉死子敬嗣僭號泰貞未踰年而
[080-18a]
死遺命立其弟誼僭號端慶偽諡敬為肅宗欽皇帝請
冊誼立四年死於弑其頭目黎廣度黎坰鄭江等表誼
寵信母黨阮种阮伯勝等恣行兇暴民不堪命阮种阮
伯勝等圖竊國柄正徳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阮种等
遷誼别宅逼令自盡欲立阮伯勝本月二十八日臣等
與國人共聲其黨與盡伏誅臣等竊見故國王黎灝弟
子故臣黎玿之弟三子黎賙堪任國事乞賜襲封王爵
詔許之賙一名瀅僭號洪順追諡誼為厲愍王初灝生
[080-18b]
二子長即暉次子玿一名鑌偽封錦江王暉生敬誼玿
生灦賙誼被害時玿與灦俱先死故國人立賙而灦之
子偽沱陽王譓及弟懬以兄子不得立灦妻鄭綏女譓
妻鄭惟鏟女是時鄭宗强且握兵柄於其國立賙非其
意也賙既立偽尊父玿為徳宗建皇帝然多行不義疑
忌同姓大臣國人惡之正徳丙子春鄭惟鏟鄭綏與其
黨陳真弑賙諒山都將陳暠自稱陳氏後與其子牟以
諒山之甲逼交州攻殺鄭惟鏟自立偽號天應為陳真
[080-19a]
所攻退走諒山鄭綏等共立譓一名椅僭號光紹偽尊
灦為哲宗眀皇帝諡賙曰靈隠王追諡誼為威帝遣陳
真攻陳暠于諒山暠病死其大臣阮𢎞裕等討弑賙之
罪攻鄭氏鄭綏及其子惟代惟俊奔清華惟鏟子惟僚
等奔髙平是時國兵柄未有所属莫登庸隂懐不軌諷
羣臣推已典兵諸軍道俱聽節制既得志漸除譓左右
易所親信防守之而退居其國之海陽府黎譓潛起兵
攻登庸反為所敗出奔清華依鄭綏登庸乃偽立懬僭
[080-19b]
號統元追諡賙為襄翼帝時嘉靖元年也至六年又酖
懬并其母殺之而自立偽諡懬曰恭皇帝是時譓尚據
清華乂安順化廣南四道其舊臣不服登庸者分據險
阻為之聲援登庸立其子莫方瀛居守偽都自稱為太
上皇率兵以拒譓奪清華據之黎譓敗走乂安又追至
乂安黎譓敗走葵州又追至葵州黎譓走入哀牢國哀
牢即老撾也以嘉靖九年九月憤悒死子寧甫七歳故
臣黎峒鄭江黎畬鄭惟等共立之居於清化府之木
[080-20a]
州漆馬江與老撾隔界有兵馬三千及本州兵五千登
庸屢遣兵攻之而老撾時為援不能克登庸者荆門人
世業漁以武舉為陳暠叅督後自抜歸黎譓累戰功封
武川伯鎮海陽以重賂賂譓左右得入柄軍政加太傅
封仁國公遂至簒奪偽國號曰大越改元明徳三年令
其子方瀛襲偽位僭號大正云而鄭惟僚者以黎寧命
來請兵上欲討之與武定侯郭勛議不合内閣輔臣夏
言等承上㫖乃下兵部議以咸寧侯仇鸞為大將尚書
[080-20b]
毛伯温為監督與兩廣總督侍郎蔡經等合廣東西雲
南漢土兵分二道入討進止咸取伯温咸寧弗與也時
叅政翁萬達多筭善兵䏻探伺情偽伯温經咸仗之乃
聚兵使以聲恫喝登庸而誘使歸順登庸於是為降表
請罪獻諸州侵地及代身金人以自贖伯温等為壇兩
軍相距而使三司以禮服升壇登庸脫帽徒跣伏壇下
萬達稱詔赦之具其事上聞詔改安南國為都統司從
二品銀印以登庸為都統使班師伯温等加秩有差然
[080-21a]
登庸狡知中國厭兵一謝外貢使不復至而帝其國自
如也久之登庸與子方瀛相繼死孫福海嗣位又死子
㓜方六歳大臣阮敬等専權國復亂矣
  倭志
日本古倭奴國在大海中於閩浙為東北隅其國主以
王為姓世世不易文武官僚亦然有五畿七道統郡至
五百七十三然皆依水附嶼大者不過中國一村落而
已戸可七萬餘課丁八十八萬三千有竒自元師討日
[080-21b]
本者沒於水不得志日本亦絶不復來貢髙帝初遣使
臣趙秩諭降之僧祖朝來貢方物十三年丞相胡惟庸
謀叛令伏精兵貢艘中計以表裏挾上即不遂掠庫物
乗風而遁㑹事露悉誅其卒而發僧使於陜西四川各
寺中著訓示後世絶不與通於是遣信國公湯和等沿
海規畫自南直𨽻山東浙江福建廣東西咸置行都司
以備倭為名犬羊盤錯矣永樂初太監鄭和等齎賞諭
諸海國日本首先歸附詔厚賚之封其鎮山賜勘合百
[080-22a]
道與之期期十年一貢無何三千人犯遼東為都督劉
江所破殺無噍類自是斂跡不敢大為冦而小小抄盜
亦不絶或其主不知也其貢則恒多先期而至要以利
中國給賚與互市為利耳嘉靖初其主㓜冲不䏻制羣
臣右京兆大夫髙貢使宋素卿貢亡何左京兆大夫内
藝興遣宗設貢咸强請勘合後先至寧波争長不相下
宗設衆盛於宋素卿遂攻敗之追北至紹興躪諸郡縣殺
掠以千計都指揮劉錦及千百户等官遇之皆死後以詔
[080-22b]
指諭且下宋素卿獄始肯聽徐徐解自是有輕中國心
矣而中國亡命者多跳海聚衆為舶主往來行賈閩浙
之間又以財物役属勇悍倭奴自衛而閩浙間奸商猾
民覸其利厚私互市違禁器物咸托官豪庇引有司莫
敢誰何黠者又多取其責匿去莫與酧舶人怒則輙有
所殺害而他舶不為商者又行剽掠海中漸彰聞朝廷
慮之乃特設閩浙巡撫開軍門聽以軍法從事而所用
撫臣朱紈素潔亷然銳果壮往則日夜練兵甲嚴紏察
[080-23a]
數尋舶盜淵藪破誅之而又嚴根株通海者令迫急諸
豪右咸惴惴重足立其仕宦貴臣相訽紈不休竟以擅
殺逮紈及置二司用事者於理紈恚自殺乃罷巡撫不
復設而舶主土豪益自喜為奸益甚官司視以目莫之
禁矣壬子賊始犯台州破黄巖象山諸邑議復設提督
都御史用家嚴為之時沿海衛所軍久廢弛不習戰軍
府草創財用殫屈家嚴於是益召募驍勇委良將申約
束婁諜其巢穴覆之斬獲以千計於是移舟而南犯呉
[080-23b]
松郡二郡固都㑹素沃饒而其民愈怯弱賊至則咸壊
散不支捆載而去所被攻剽郡邑争以檄書上聞巡撫
操江憲臣相繼罷而家嚴又以雲中急改節鉞天子數
憂東南計用張經矣倭賊勇而戇不甚别生死每戰輙
赤體提三尺刀舞而前無能捍者其魁則皆閩浙人善
設伏能以寡擊衆反客主勞逸而用之此所以恒勝也
大羣數千人小羣數百人比比蝟起而舶主推王直為
最雄徐海次之又有毛海峰彭老不下十餘帥張經者
[080-24a]
南京兵部尚書也朝計調二廣狼土兵討之而經舊嘗
為彼總督有威惠經亦慷慨以平賊自負故用為大帥
節制當天下半得以便宜行事開府辟召諸郎署參佐
中外忻忻謂賊旦夕盡矣然經素貴侈靡行事有承平風
而諸特用大將何卿沈希儀等名位極老而驕新進之
士又僄猾果往速退田州瓦氏及山東槍手兵連戰敗
去經望實稍稍損矣而侍郎趙文華出督察文華繇上
疏行有所負挾頤指凌經而經以大臣自重出其上文
[080-24b]
華恚則疏連劾經謂其才足辦也特家閩避賊讐故嚄
唶縱賊爾而㑹兵科亦有言上怒甚趣使捕徵經經則
已聚兵大破賊於嘉興斬首二千級溺水死者稱是兵
科言宜留經以賊平自効不聽併巡撫李天寵皆論死
文華既已攘其功則奏超巡按御史胡宗憲代天寵督
臣亦有更置由是中外文武惴惴重足立憂不在倭矣
文華俄還朝進太子太保工部尚書而宗憲亦遂以兵
部侍郎總督無何徐海入冦圍巡撫阮鶚躪浙地告急
[080-25a]
疏上尚書趙文華請出督許之其進止機宜如張經加
重乃與宗憲誘徐海降而合兵掩捕平之徐海死進文
華少保宗憲亦遷右都御史又明年獲王直王直者故
徽人也以事走海上後為舶主頗尚信有盜道雖倭主
亦愛服之而其姓名常借他舶以是凡有入掠者皆云
直主之蹤跡詭秘未可知也宗憲亦徽人乃以金帛厚
賂誘之云若降吾以若為都督置司海上通互市而直
亦自奮言必䏻肅清海波贖死命宗憲與之誓甚苦直
[080-25b]
信之從入杭州宗憲具狀聞上然不敢悉其故廷議以
直元兇不可赦棄市宗憲亦得加太子太保餘遷賞有
差然其衆無歸者而冦復犯淮揚不利連犯呉越巢閩
中首尾七八歳間所破城十餘掠子女財物數百千萬
官軍吏民戰及俘死者不下數十萬雖時有勝負雅不
相當而轉漕軍食横賞賜乾沒入槖中者以鉅萬計天
下騷動東南髓膏竭矣胡松著海圖說曰始倭之通中
國也實自遼東今乃從南道浮海率自温州寧波以入
[080-26a]
風東北汛自彼來此約可四五日程盖其去遼甚逺而
去閩浙甚邇若盡其國界則東西也長行可四五月南北
也短行三月而皆極於海其西北至髙麗也必由對馬
島開洋順風僅一日二日南至琉球也必由薩摩州開洋
順風七日其貢使之來必由愽多開洋厯五島而入中
國以造舟水手俱在愽多故也貢舶回則徑收長門抽
分司官在焉故也若其入冦則隨風所之東北風猛則
由薩摩或五島至大小琉球而仍視風之變遷北多則
[080-26b]
犯廣東東多則犯福建彭湖島分船或之泉州等處/或之梅花所長樂縣等處
正東風猛則必由五島厯天堂官渡水而視之變遷東
北多則至烏沙門分船或過韭山海閘門而犯温州或由
丹山之南而犯定海經大猫洋入/金塘蛟門犯象山奉化由東西厨/入湖頭渡
犯昌國入石/浦門犯台州渚海門/松門諸港正東風多則至李西
嶴壁下陳錢分船或由洋山之南而犯臨觀過漁陽山/兩頭洞二
姑山入蟶浦則犯紹興之臨山三山過霍山/洋五島列表平石則犯寧波之龍山觀海犯錢塘過/大
小衢徐山入鱉子/門赭山薄省城或由洋山之北而犯青村南滙過馬/跡潭
[080-27a]
而/西犯太倉過馬跡潭/而西北或過南沙而入大江過茶山入暸/月嘴渉谷櫝
山而犯𤓰/儀常鎮若在大洋而風歘東南也則犯淮揚登萊過/歩
州洋亂沙入鹽城口則犯淮安入廟灣/港則犯揚州再越而北則犯登萊若在五島開洋而
南風方猛則趨遼陽趨天津大抵倭舶之來恒在清眀
之後前乎此風候不常難凖定清明後方多東北風且
積久不變過五月風自南來不利於行矣重陽後風亦
有東北者過十月風自西北來亦非所利故防海者以
三四五月為大汛九十月為小汛其停橈之處焚刼之
[080-27b]
權雖曰在倭而其㠶檣所向一視乎風實有天意有備
者率勝前此入冦者多薩摩肥後長門三州之人其次
則大隅竺前竺後愽多日向攝摩津州紀伊種島而豐
前豐後和泉之人亦間有之盖因商於薩摩而附行者
盖日本之民有貧有富有淑有慝富而淑者或附貢舶
或因商舶而來其在冦舶率皆貧而惡且山城君號令
久不行於諸島而山口豐後出雲又各専一軍如中國/總督府
之/儀相吞噬今惟豐後强頗併肥前等六島而有之山口
[080-28a]
出雲俱以貪滅亡倭盖無常尊定主矣山城君倭/王别號也
先北邊次南倭志大害也又次安南志大舉也又次哈
密志大謀也夫哈密末矣閉玉闗而絶西貢之路可也
安南故雖故版圖夷之久矣弗復可也北邊不易勝者
也倭能勝而不得所以勝之者也練士卒固險要明賞罰
此書生談耳究孰有易之者乎夫邊與倭亂我者也非
欲有我者也憂不在南北而在中土機不在將帥而在
朝廷失不在地利而在人心嗚呼亦末如之何已
[080-28b]
 
 
 
 
 
 
 
 弇州四部稿巻八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