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七十三


[073-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七十三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記六首
  汎太湖游洞庭兩山記
太湖踞吳郡之北晉陵而南吳興三方者五百里中為
山大小七十二兩洞庭者冠之然其山去吳不百里而
[073-1b]
近吳去余海上百里而遥前是汪中丞伯玉以丙寅之
四月要余偕徃弗果伯玉乃從吳諸少年游自有記居
七年而秋九月余與弟敬美憂居且禫矣謀挾從季瞻
美曹甥子念李生時養以游里人張生黃生從以望前
一日發胥門周子公瑕舟及之遂由橫塘歴楓橋呼陸
丈叔平與載公瑕實為酒抵胥口山相與謁其廟談古
節俠感慨事乆之乃下買三湖船其一以濟吾黨二以
載僕從肴酒無何而月從東方起乃放舟休湖口一白
[073-2a]
上下無際時覩縹碧鎏金爭煜驚波中遥山黛色隱隱
出沒趣青衣行大白扣舷歌曹公短歌行為之引滿始
就寢質明而要諸同濟者公瑕故怖涉不欲從吾二季
廼故强之則益怖佯為散髪伏枕楚聲達於外二季愈
益就迫之則益聲楚而陸丈者年七十七矣其少時隱
洞庭故别稱包山子云奮而謂二季毋苦周郎為吾當
褰裳先諸君遂發舎公瑕已稍稍離口日猶在曾泉和
光熹㣲若行鏡中蒼翠與帆相送迓乆之漸空濶不風
[073-2b]
而波俄風小勁帆益駛所過嶺無停瞬意甚快之然俯
而顧其舷時時受水裾為濕矣日小遷抵黿山按范志
山皆青石温潤光瑩扣之琅琅有金玉聲為浙西人酷
取剥膚矣其取石今猶爾而不凹余乃攝衣上得靈官
祠飯焉祠右有磐石髙三丈許竒樹産石罅斐亹可愛
飯已復就舟二十里抵鎮瀆橋舎舟行數百武得東嶽
廟左折而上百武許即所謂林屋洞天者也山上童如
覆敦其下缺如半瓿僂而入則益寛顧積潦成沮洳垂
[073-3a]
二尺羣尼莫敢前余嘗讀吳志五符真誥之勝慨然思
一遇焉决筴去幘單衫犢鼻跣而行縢呼巵酒賈壯從
者秉炬導行未百武玉乳下垂右有狹坼為漏天日景
射衣若電然水益深石益下隘過傴則膝屈水稍伸膝
則背承乳若擊炬煙瞇目度猶可强入也毋乃憊虞於
返乎擇一砥命敬美題名而出輕趫少年前能度隘口
覩所謂若堂室者若牀者其乳下垂青紫諸若寳玉者
然竟不能抵隔凡而返隔凡者昔人所書洞窮處其尻
[073-3b]
皆水也度其脊乃在中湖矣歸少憊以酒沃之比月出
興復發徘徊洞口乃攝衣取道而上至曲巖其左踞湖
湖多亂山不能竟水月觀而境獨幽閴四面皆竒石嵌
空玲瓏仰而卧者鱗次異狀由石裂穿下攀蘿葛間道
從竹林中竹萬箇其大皆拱琤琤煌煌鳴玉碎金耳目
應接不暇穿民家傍出炬火與月相亂宿鳥撲刺村犬
殷聲如豹黃雲覆壠受彩作錦浪忻然乆之循山而行
至屏巖仰覩穹窿非斵自削乃别取徑上覩陽谷洞其
[073-4a]
隧陡下黯昧不測呼炬入至束身而止箕踞磐石作青
天之歌上入雲表瞻美數浮大白狎一從行道士迫之
酒不勝乃遁予等亦從而罷歸可三鼓矣質明起僦肩
輿不及輿者杖而從二里許得石門循山趾而道喬松
無際蒼翠襲衣數轉始得寺榜曰包山或云鮑靚嘗居
之或云寺為山所包非以洞庭别名也寺僧故識叔平
為具食摘新橘剖之尚緑而甘鮮已穿寺後里許得毛
公壇毛公者不知何季人其所煉丹處也丹井埋草中
[073-4b]
若狐穴不可辨室宇已廢獨臺及門址在四顧亡他竒
唯峰勢迴抱蓄氣不洩羽流所可托息耳叔平意不欲
徃上方寺輿人强之行籬落間橙橘如繡沈氏墓古松
數十株大可合抱似不減西湖九里既抵寺則已廢一
僧自外歸修檀越禮頗肅以蕪不可棲也謀欲登縹緲
峰則尚逺叩銷夏灣無適為主者而舟徙泊銷夏且以
石公山之勝未及探也亟歸就舟薄暮抵石公躡磴而
上至其巔憇焉日且息虞淵矣大于紫金鉦冉冉垂墮
[073-5a]
僅餘一線迴光射波波尚為沸起霞綃霓旌之屬扈於
後者半猶亘空少選月從東上初為鈎俄忽為玦為金
鉦其色正黃規不及日十之一波得之蕩而為長燈煜
煜不定返顧隖中白練如晝湖中外諸峰盡出其猫鼠
小島汩沒不定念吾生平所見亡踰者急呼酒酹之而
敬美自山左來誇其勝津津不已余欲徃業已夕矣强
而宿民家秦氏五鼔風驟作浪挾之若侵裯入早起飯
畢念所謂山左之勝獨身行亂崖間徑且窮俄而黃生
[073-5b]
來已復有跡者相與踉蹌徃問所謂劔樓得一峽脅肩
而入至半益狹不復可上下大窘乃返更轉而右始真
為劔樓也衆以余體重難之余賈勇捫石崖争鳥道上
若猿猱倐忽穿漏出其頂大詫謂衆吾此陟何如髙延
宗晉陽戰耶復循他徑下覩削壁數處益竒至王文恪
所題連雲障歸雲洞拂苔蘚縱觀乆之仰卧草間以酒
脯佐疲徐就舟舟人謂劔樓一名風㺯按南史臺城有
西㺯方語謂㺯巷也洞漏狹如蘋末風出入之固自雅
[073-6a]
何必云劔樓哉帆而過其下舟人呼石公則亦應石公
云此亦洞庭一勝蹟也稍抵明月灣垂楊列生水中若
幟傍為巨砥可容百千人他亡竒者尋張帆向銷夏灣
風益急舷時時就水子念擁被卧艙中張生憊亦卧瞻
美數呼酒自解酒行小緩面即青叔平强作長語其不
懾者吾兄弟與時養耳黃生睨視吾安則亦安而銷夏
灣者於洞庭諸勝為最盖兩山旁出中别滙為湖縹緲
當其後莫釐前按其地寛衍有良田橘柚桑柘梨栗之
[073-6b]
饒民居數千咸自給足蔣太學者家焉聞余至則使使
出迓余乃舎舟陸行過烏砂泉酌之盡一蠡行田間二
里所就飲太學其中表蔡丈人來訪即伯玉記中所稱
九十翁者也視故翰林九逵為季行耳盡聾矣而蹈履
神明不衰其子孝亷伯玉捧笻僂行而侍對客益為恭
謹可念太學夙具供張擊鮮牢醴至醉飽相與步行山
間訪蔡丈人因過九逵故宅談說遺事歎風流之不再
復飲太學止宿其明日議登縹緲峰蔡丈人口占詩見
[073-7a]
遺且遺所扶笻曰以此濟而勝也孝亷捷取道步上太
學與余輩以筍輿行五里許度不可輿則扶丈人笻又
里許登絶頂四望曠朗精神飛揚若出宇宙外矣孝亷
指湖之中而示余曰此為莫釐為馬蹟為長沙為若横
若隂若翟若厥若葉若余若衝若幔皆有居人稱名山
者也拓湖之外指其三周如玦曰此為靈巖天平岝㠋
陽山表吾吳者也為卞若長興諸山表吳興者也為惠
若錫陽羡諸山表晉陵者也指山之支而曰此東為七
[073-7b]
賢為金鐸若龜若黿若洞若庭者也西為綺里穀堆為
木筆若華者也余時惝怳不能辨第唯唯而已太學走
急足㪺紫雲泉試之甘冷勝烏砂逺甚迤邐而西至西
湖寺寺且廢有僧規為復之强作其家言且指傍小池
曰此髙於湖不啻尋丈矣而實通氣湖濤激則鼎沸平
則否飯畢抵東湖寺寺整麗倍之時僧不在闌入其後
圃盤桓竹石間尋出至資慶息於橋自縹緲而資慶所
繇道亡不與湖低昻者外望則為梵天銀濤拍空金碧
[073-8a]
遥拱如簇漁艦數百鴈序齒齒内顧而多大壑聚落為
塢千甍翼張萬瓦鱗次楓丹苞黃時㸃綴葱蒨中資慶
之勝逾於包山兩湖矣出資慶道漸險不可輿度竹塢
嶺上下陡峻幽壑茂松不受日未暝已曶怪石枳足且
語且喘乆之稍得平陸呼輿促之蔣氏所街鼓動矣其
明日放舟西灣之足曰小洞庭觀竒石所謂龍頭者雙
睛紺碧他若羅刹磔鶻搏猊種種異態峭壁揷空舟人
謂此秋漲不盡露其竒水小减二尺則空洞窈窕牙距
[073-8b]
外角令人駭矚呼酒數行張帆至東洞庭舎舟步村徑
徑窮而得長圻寺止宿寺亦蕭梁時建也僧解空稍可
與語沃之飲則飲竟醉其明日從行諸生謀莫釐髙不
能縹緲而他名蹟勝賞又不能半西洞庭㑹子與自滇
歸遣信相聞云候胥門二宿矣遂挂席過莫釐偶舟人
為棹歌山谷酬答數部鼓吹非石公所可及也回首盻
西山隱隱雲際吐色㺯晴若相殢者杖屨之地俄落夢
境為之憮然乃稍次第其事及詩歌紀之併訪陸丈游
[073-9a]
天平諸什附焉凡得三十四首王子曰余覩所謂兩山
皆中空真洞庭哉林屋下抵深峭惝怳宜學士大夫雅
言之也然至記傳所稱達蛾眉接羅浮連岱嶽即大地
中無非山矣又謂吳夫差使靈威丈人窮之十七日不
能盡得禹書靈文以歸毋乃夸人以所不能究耶及余
登石公覽日月出沒為之爽然自廢意兩曜盡此五百
里間矣長卿之賦上林不虛也吾目境有盡而天地無
盡所謂能出沒日月於兹湖者吾目境耳即十嶽大九
[073-9b]
州夫安能異是哉盖湖有稱蠡口者范蠡所跳海地也
山有稱甪頭夏村綺里者四皓所匿跡地也夫四皓入
地肺啖紫芝以終墓今猶在大河北范蠡還㑹稽始以
其妻子蹈海此何取徴哉洞庭古稱不被兵至嘉靖而
倭一中之又時時中大盗天地之淳氣漓矣不然而去
余家不二百里吾當老是間安能低眉折腰作風塵游

  游東林天池記
[073-10a]
余以七月赴楚江行至彭澤有峰秀出天表者曰匡廬
山也自意抵九江必獲一壯徃而以久困石尤乍得風
船尾船中人少留色而亦㑹無適為主者徑張帆去殊
自悔恨十月量移嶺右假休沐還復抵九江兵臬尚君
見訪語及躍然曰且得從子周還余固謝乃使二騎為
治裝九江丞徳化令各以其吏人徃其明早蓐食挾玉
山程生及吾郡張生姚生黃生游出城北甫數里即聞
草間流泉聲甚悲至橋所悲聲易而厲不知從山行覺
[073-10b]
輿人趾益上小喘二十里而曙色與㣲月接道有棹楔
署曰太平興國宫即宋所祠採訪使者處也其宫去署
所可里許周益公陸務觀所誇殿堂鐘樓之盛為兵燹
奪當無㡬存矣久之乃入磴道夾嶺蒼翠可愛亦時時
見人家炊煙羣裊已抵東林寺即慧逺十八人結社地
也其面為香爐峰秀色揷天前有亭榜曰三笑跨一石
橋所謂虎溪者也溪亦多閼塞下有深草暗流時伏度
溪可百弓始及蘭若其殿曰神運晉江州刺史桓伊建
[073-11a]
周陸記所稱唐牛相僧孺署寺裴相休署殿二書今皆
已亡之獨三世佛像存而皆端嚴妙好衣領皆精絶云
是唐塑工手不減楊恵之他阿羅漢咸稱是殿後石壁
陡起古樹數百紛披若盖其右為逺法師影堂中坐逺
像傍十八像則劉程之等六人及逺與慧持軰也其更
右則方丈頗整㓗中左右六壁為王文成詩僧以朱欄
䕶之然左右壁皆已澷漶不可讀縣為置頓小飲敵寒
色誇陶令之攅眉成一詩而出訪白司馬草堂僅影響
[073-11b]
耳遂循虎溪而西步石橋流泉潺湲白石齒齒可念西
林寺逺公塔皆在望顧其荒落興盡不欲往乃就輿行
可十餘里至雲峰寺改乘小竹兠子以四人牽而上若
溯流舴艋可四里許至登髙亭又折而上為錦澗橋故
擲筆峰後諸水委也石壁峭上凡數折水自其隙下濤
翻雪湧噌吰鍧砰吾不知視棲賢歸宗何如當亦生平
一竒觀耳自橋而上為錦繡谷亭亭焉如谷名諸所以
稱錦繡者春時雜英百千種燦爛如織至冬初蒼翠不
[073-12a]
剥丹楓綴之亦自滿眼雕繢復上為躡雲亭又上為甘
露亭自是改而步矣時天已隂晦積雪乍液加峻且滑
凭一小吏肩從雲罅顧見吳楚諸小山如藂冢溪流縈
紆挟㣲照為百千金蛇俄而霧合稍稍逼不見前後人
第聞冒絮中語相喚耳又上為披霞亭又上有坊曰廬
山最髙處王文成筆也寺僧指其傍小巖穴曰此竹林
寺後門竹林寺者世所稱有影無形時時聞天樂云聖
僧居之耳霧小闢見兩山下垂若闕而東山尤竒秀層
[073-12b]
樓危堞廩庾獅象之狀種種問之僧或云即九竒峰或
云非也俄復晦稍折而下道㣲坦從寺左轉南嚮連峰
前蔽髙可里許逺不知極盖皆稱天池山而寺踞其後
嶺小窪耳寺門殿鐵瓦石柱頗壯麗而佛像不甚精僧
導而右登一閣曰慿虛縣吏出所齎酒脯凡數行四壁
題詠皆已滿獨南嚮左楣尚粉素顧程生作古𨽻題游
日及紀姓名而下復稍西為聚僊亭盖所祠天眼尊者
周顛僊赤脚僧徐道人見髙帝碑甚詳顛聖凡不足論
[073-13a]
天意似欲為明王一表徴應以服衆志耳又西為文殊
臺臺盖巨石危出可以西眺岷峨積雪俯視千里而為
雲霧所翳間一少闢隨合所謂阿閃國一現不復再現
者耶臺所建文殊殿亦草草而傍崕一龕中坐獅石像
極精絶疑此石師從蓮花㑹親覩法身當令旃檀釋迦
退舍矣時日已迫下舂且虞雨雪遂歸而所謂舍利塔
獅子巗鐵舩峰白雲洞蓮花庵白鹿昇僊䑓御碑亭者
僅從僧一指說而已歸路大似捷然從肩輿踏空中行
[073-13b]
處處舍身崕也度東林尚君復使置酒强余入則已暝
三舉觴乃出抵舟街鼓已乆動矣夫此廬山背耳其由
南康而入五老諸名勝十不能一也而所經游又欲以
一日而盡之得無為採芝叟揶揄耶譬之初地人見佛
現身謂之能盡佛則不可謂不見佛亦未可也記陶徴
君棄官居柴桑得非為廬君戀戀耶然貧不能多致力
而又以足疾使門生肩籃輿計不能度東林而止望天
池便自霄漢余吳人去此殆千餘里幸以宦游一染指
[073-14a]
差足誇徴君矣越三日紀其事以示同游者
  自均州繇玉虛宿紫霞宫記
規均州城而半之則皆真武宫也宫曰凈樂謂真武嘗
為凈樂國太子也延袤不下帝者居矣真武者𤣥武神
也自文皇帝尊寵之而道家神其說以為修道於武當
之山而宫其顛山之勝既以甲天下而神亦遂赫奕為
世所慕趣春三月望余晨過凈樂憇紫雲亭少時出南
門二里許乃行田間兩山翼之平緑被壠時積燠頗困
[073-14b]
人少女風襲肌為之一快不知其媒雨也已一舍飯迎
恩宫殺凈樂之半又數里稍稍入山然漸為馳道山口
垂闔棹楔跨之榜曰治世𤣥嶽世宗朝所建也山初不
以嶽名按酈道元水經注云武當山一曰太和一曰嵾
上又曰僊室荆州圖副記曰晉咸和中歴陽謝允棄羅
令隠遁兹山曰謝羅山而文皇帝為特賜名曰太嶽至
世宗乃復尊稱曰𤣥嶽以冠五嶽云謂武當者非真武
不得當也自是為修真為元和凡二觀已又為遇真宫
[073-15a]
馳道益闢左右杉松萬株大者合抱曰遇真者為三丰
道人名也其東廡有道人像道人張姓當髙皇帝時游
人間築淨室於兹地曰是不乆當顯俄棄去而文皇帝
數使都給事中濙奉書招之凡十餘年弗得則為之像
又贈以真人誥今所奉書及誥猶在由遇真五里而為
玉虚宫曰玉虛者謂真武為玉虛師相也大可包凈樂
之二壯麗蓰之已飯玉虛出取右道逶迤而上稍有澗
壑之屬㣲雨時時將風來衣輒益輒單乃稍有峭壁折
[073-15b]
而龍泉觀其陽為大壑綰口相距三丈許為橋橋下水
流潺湲不絶恠石憤起若鬬四壁無所不造天杉松衣
之吾嚮所記洞庭資慶包山寺之勝蔑如也度橋徑已
絶前旌類破壁而出自是皆行巉巗間而雨益甚㫒者
强自力前所指問道人掌故氣勃窣不暇答山之勝亦
若馳而舍我獨峰頂蒼白雲冒之倐忽數十百變喬夭
得雨秀蒨撲眉睫以此自媮適忘其濕之侵也度日景
已下舂始扺紫霄宫宫前為池曰禹跡有亭踞其右池
[073-16a]
合宫之溜而滙焉潺湲噌吰所受滙已衆又暴得雨上
奮若有蟄借以起者浮鴨數頭緑凈可翫既入門雨益
急衣濕透衵服顧左右分謝候吏齒擊不能句乃入道
士室搆火燎衣探案頭得黄庭一巻讀之命酒三爵時
雨聲不可耐且為次日道路虞而倦甚目不勝睫也乃
就枕
  繇紫霄登太和絶頂記
夜潺湲不已若夢中度三峽也比五鼓醒而絶不聞雨
[073-16b]
聲質明起禮前殿壁其後鐵色横上千仭若屏曰展旗
峰出憇禹跡池泉聲益怒飛流縹碧可愛仰視雨脚下
垂而暫若閣者甚畏之然已决筴則勵輿人前池之右
為福地古七十二之一也宫其上弗及訪俄而漸開霽
所入皆陿徑兩壁直上無盡而三公五老諸峰以次現
乃更用濯雨故蒨潤葱蔚因詠唐人羣峭碧摩天語歎
其指意之妙乆之崖忽闢其陽丹碧出沒杳靄中稍迫
而視宫之額則南巗也舍弗止乃度宫西嶺下視大壑
[073-17a]
若孟諸席以古松長杉之屬自是度榔梅祠地益髙壑
益雄深仰而睇俯而瞰無非以竒售者所歴宫觀羽衆
以笙管導之出沒雲氣中時亦為風續斷或前薄崕而
為回風調穿入窪幽則若甕呼者度半舍許得一澗輿
人來請曰從此陿中穿則故道也當步上三天門此而
下趣澗則改徑可以輿亡苦乃聽其所之以得雨稍走
沮洳怪石錯道古木偃蹇其右仰而諸峰之髙以為亡
踰矣左仰而峰勢益峻遂失其右所在乆之蛇行爭鳥
[073-17b]
道凡數千級而躋太和之西嶺又折而下泥滑益甚㫒
人足前趾恒蹈空又數失而顧其身乃空懸數千仭悔
不若步之小安也已上太和憇傍室顧視諸道人舍其
趾半附崖則重累而度之多者至七層若蜂蠣之為房
罡風蓬蓬勢欲墮不墮甚危之而竟無恙也改服禮真
武遂登絶頂曰天柱峰由太和而望天柱髙僅百丈耳
而行若數里者左挽懸而右肩息不能得懸之十一輒
喘定乃復上遂禮金殿殿以銅為之而塗以黄金中為
[073-18a]
真武像者一為列將像者四凡几坐供御皆金餙也已
出而顧所謂七十二峰者其香罏最髙然猶之乎榻前
物耳荆州圖副記云峰首狀愽山香罏亭亭逺出又郭
仲產南雍州記云有三磴道上磴道名香罏峰然則後
人易香罏為天柱而以其從峰稱香罏耶餘峰夥不能
臚述而其大都皆羅列四起若趨謁者又若侍衛時乍
晴蒙氣猶重不能得漢江而三方之山若大海挾銀濤
層湧疊至使人目眩不暇接古語云嵾山輕霄葢其上
[073-18b]
白雲當其前有味乎言哉諸山皆培塿獨東南一山最
髙意不肯為天柱下者而又外嚮問其名曰外朝峰乃
在房陵官道也凡山所有峰澗巗泉之屬不可指數而
其名即道流軰剽它志被之又舉以傅真武為真武稱
者不可指數而皆無據時分守李君元莊從為飯神庫
之後院謝去客有言范丫髻者居二十餘年矣冬夏一
衲食一飯亡鹽酪所棲止一石竇試跡之則已至矣貌
瘠而神腴雙眸炯然即一衲鶉懸歴寒暑亡穢也與之
[073-19a]
語不能為虛而能為不虛者亦雜用儒家言顧謂得道
可以遺身然何渠能外身以求道耶為作白湯飯供盡
兩甌而别
  自太和下宿南巗記
余將㠯鷄鳴起作泰山日出觀而二傔谻寐呼之不應
旋有謦欬者則已辨色矣然亦以足不謀凭欄徙倚乆
之乃就籃輿而下百餘武不可輿舍之遶出天柱峰後
為三天門降之易屣於陟而用陡絶故數踸踔腰膂不
[073-19b]
相攝累息股戰賴道士時時奉酒脯紓其困顧視中笏
七星三公千丈萬丈諸峰差池頡頏色若可餐數步一
回首不忍失之下二天門為摘星橋有文昌祠讀汪司
馬伯玉所為文甚麗中謂國家創述右文盛髙孝廟而
以劉王兩文成當之夫伯玉殆自命哉乃不佞所不敢
知也稍數百折得昨所取道晴日獻麗原谷詭瑰異狀
觸目若新亦忘其所睹記矣亡何抵南巗宫新蔡張助
甫約以望後一日登太和而所遣候人不得報乃憇以
[073-20a]
俟之飯後有舉僧不二所休巗告者即伯玉記佛子巗
也欣然許之復以籃輿往從宫門傍左折逶迤上行百
步有巗曰歘火石文如燄起樹作龍爪其中窪深而旁
有靈池水甚丼傳以為雷師鄧君修真地也道流軰飾
像蒙之後若為寢室者其美遂為襲矣乃復行嶺間回
穴紆磴足相齧者十餘里而始抵巗巗踞嶺之腹而嵌
空若室者三中最寛鑿大士像虚左席客以地而庋其
右以榻不二髪鬖鬖白覆額而狀甚腴出肅曰公貴人
[073-20b]
乃羸服耶坐餘榻屏人耳語謂公自此中來將毋不從
此中去乎奈何自失之予為悚然第其所稱握拳閉齦
流羨入丹田法與一切空所有皆予素聞者已乃引予
左邪而上至頂有池延袤不二丈而水旱不溢涸蓮葉
田田其中前後為一池僅半之亦有雜花木之屬蓬室
方廣當身一木榻匡坐嗒然乆之其嶺左右皆大壑壑
盡皆為絶壁四周靡所不際天其色以三舂奏異已乃
却引穿美箭下臨前澗磐石若峽水潺潺流其下小為
[073-21a]
隄扞之滙為一池茂草沿絡傍巨石頗作梵字刻丹填
之仍為予釋其義予笑不答尋又為予言所以結搆之
詳皆手任之予曰是空有耶曰吾空有而時有有而空
空毋害空也已又飯予於室蔬豉皆香美尋飯予從者
數十人皆徧毋畸贏乃謬謂予曰適襄邸涓人來授餐
耳臨别握手不能釋且曰毋忘兠率㑹也予顧謝師自
愛庶我不能得師境而師或墮我趣奈何還南巗時返
照猶未斂乃入謁真武殿從殿後歴元君殿南薫亭獨
[073-21b]
陽紫霄諸巗室徘徊顧望諸峰爭雄而趣太和若㳺龍
天柱金觀色煜煜射目所謂禮斗飛昇臺捨身崕其竒
壯詭卓無論道流鼓掌𤣥帝事若覿也予語之若曉僧
不二耶是欲空一切有不得而子乃有一切空乎因大
笑命酒數行而罷
  自南巗歴五龍出玉虛記
由南巖右折而下半里許為北天門出北天門稍折而
上曰滴水巗若肺覆時時一滴下小池承之即不以雨
[073-22a]
暵緩速有澗傍亦饒竒石泉㶁㶁下流橋度之頗勝而
名不雅曰竹笆然亦未有以易也自是壑益深曠樹益
老髙者徑百尺大可數抱而根皆露交縱道上數百千
萬條其麄者若虬蟒次為蛇為擘為即且樹得風簌簌
鳴則根皆應而鱗起若囓人趾者崖顛恠石俯下欲墮
亡所附麗其澗石又突起若象若獅若龍若鵰鶚之屬
意似欲攫人令晦之夕冥之晝過之不憭慄縮足耶有
僊龜巗衡縱數百尺作緑珩色沿澗而下至青羊橋石
[073-22b]
益竒詭百狀水益壯嘈嘈若笙鏞之乍奏而自律也下
流方崕陡上無際水乃從其趾穿度矣呼酒盡三爵酌
水復盡一爵自是舍澗旁道頗行谷間迷陽茀離不可
以捷可數里乃復攀縁而上其岡嶺故已皆土忽復石
石遂多竒而檉杉松栢之屬忽盡偉蔚整麗余謂是且
得五龍宫乎而道轉上轉不可盡輿人喘而噓數息數
奮乃抵焉入門為九曲道丹垣夾之若羊膓蟠屈其垣
之外則皆神祠道士廬也美木覆之隂森綜錯籠以㣲
[073-23a]
日猶之步水藻中其臺殿因山獨峻出宫表紫盖金鎖
諸峰彷彿欄檻間物矣庭左右有池二以螭口出泉傍
復有井五所謂五龍者也廡之西復有池二若連環名
曰日月池日池黛月池赭云其色亦以時變不可知也
飯已道士奉真武玉像來觀已又出文皇帝所賜道士
李素希二衲被之正與余體適因笑謂此衲出尚方而
復不偕鸞鶴逝者亦胡異中丞紫耶所聞凌虛巗自然
庵尤勝而意不欲往乃出自是稍坦迤而嘉樹美箭益
[073-23b]
夥鳥聲雝和㑹所使上事人還發尚璽弟書稍問燕中
事不覺至仁威觀觀前石梁曰普福橋橋之勝下靚深
伏泉竇焉上顧四山若瓿口而㣲缺從缺之所而得日
草木皆媚自是復蛇行下數里至五龍行宫踞其前門
小憇山忽左右闢多為平疇青碧布壠除道益廣而所
留羽儀亦至乃改服度華陽亭躡石梁挹蓮花池驟喜
其脫險艱而忘諸山之盡去我也已尋抵玉虛而分守
君復來候觴余望僊樓酒數行則驟晦冒雨之迎恩宫
[073-24a]
宿焉王子曰夫余之山宿者四而歴不能得十之三也
然亦足以雄生平游矣夫物顯晦則有時哉彼夫禪主
絡驛者七十二柴望之禮稱嶽稱鎮者各五而兹山固
泯泯也一旦遇真主以疑似惟重之跡而膺特拜遂超
五嶽而帝之宫殿大者擬建章小者凌祈年望僊道流
非耕蠶而衣食者以萬計奔走四海之士女爭先而恐
失號泣鼓舞望之若慕即之若素彼何所取繇來哉謬
矣夫太史公言也曰惡覩所謂崑崙哉夫近有一武當
[073-24b]
而不能舉彼將以為無之也無之惡在其無崑崙也
 
 
 
 
 
 
 弇州四部稿巻七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