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七十一


[071-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七十一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序十六首
  天言彚録後序
淮南舊有刻明興以來詔敇自太祖髙皇帝至肅皇帝止而
即位之令與它勅諭國書之類亦稍附見千百之一臣少時
[071-1b]
好習典故功令諸書時時從諸曹及故家乘得所録黄
又與一二夕郎善凡内外制草金匱之副見輙録之於
是續肅皇帝之末以至穆廟及今上二聖之詔而至髙
成仁宣英景憲孝武世穆諸或命武帥遣大吏訓飭一
方撫綏荒裔之辭咸備乃以世次類列總而編之曰天
言彚録臣愚無所識知竊謂結繩之治遐哉邈乎不可
得而復已三代之盛時其民淳其事簡是以其言略及
其衰也其民漓其事繁是以其言詳然所謂盛時治尚
[071-2a]
不能數千里之外而至於衰也不能數百里之外是以
雖其詳者不必逺而於逺者固欲詳而不可得自漢而
後幅員日益以廣而民日益以漓則夫事之不得不繁
而言之不得不詳者勢也明徳薄海外内文軌之同幾
與兩曜並而四嶽九官十二牧伯之事一日二日號萬
即人主欲有所肆宥加惠元元者寧可以單辭片條盡
也授鉞分閫之地犬牙盤錯大小上下絲牽繩聨璽書
之墨非尚方無給矣髙皇帝神聖於天下靡所不燭手
[071-2b]
綰綸綍成昭之際始備置侍從之臣握筆而稱代言然
往往取自宸斷以故洪武之制能奔走九有河西吏士
咸驚歎以天子明見萬里外而永陵之正始悔終山東
父老有願少須臾無死以觀徳化之成者後先固合符
節哉昔王通氏備取漢之七制以續書令至於今而為
通續者舍我明奚擇也臣不佞知謹録之以俟而已
  綸音世賁録後序
臣家自瑯琊之度江左世世當肺腑寄稍替于宋而先
[071-3a]
司諫起孤生受思陵遇雖用積直忤相檜偃蹇晩節然
猶出典方州秩中大夫以大耋終有子二人同舉進士
厯監郡録中二告身即司諫與其次子所被者也自司
諫五易世而為夢聲沿牒理崑山學事遂家崑山其後
人能不廢其業然内薄元徳不仕而至於永樂中稍稍
有聞者盖成𢎞之間而青紫相禪矣故事以考最聞或
遇慶霈六品而下身有勅其父母如之四品而下身有
誥其父母如之二品而下身有誥其祖父母如之三品
[071-3b]
而上以勞勩聞者歿有祭其儷亦如之祭有辭由郎署
而上至公卿以使事行者小有勅大有勅諭而王氏之
被賜者四十餘人制誥之類七十通竊聞之明主愛一
嚬一笑以故人得之皆用為貴重故其詩曰王言如絲
其出如綸王言如綸其出如綍盖華衮之寵有不能勝
片言者而臣家自世王父挾束書徒步公車以有官位
其相繼而被賜所謂四十餘人或以其身或以其子孫
極而至於閨闥之内或從夫或從子而皆有以動人主
[071-4a]
之視聴而得其所謂寵於華衮者嗚呼亦盛矣哉第臣
之族指衆且愚多不能名其先徳甚或舉而弁髦之以
故悉為録而梓之義田之塾以示夫為子孫者感國恩
之旁魄則惟所以効追祖武之焜燿則惟所以繩将以
王氏有聞於世世哉臣不佞庶幾有望焉
  王氏金虎集序
自叙曰王氏世以政術顯余齔時業好聞人名卿大夫
之業云弱冠舉進士京師且十載所目覩乃大謬不然
[071-4b]
者夫武吏以力進而文吏繇經治此非其人獨身於世
致赫赫也殆亦數㑹爾退而自唯踈節骨體不能為骫
骳脂輭舍其故以媚一切之功名家故江南人筋力柔
脆不耐刀槊佐馬上之治而又不欲掇伊洛之遺詳緩
其步速化苟就而已而是時有濮陽李先芳者雅善余
然又善濟南李攀龍也因見攀龍於余余二人者相得
甚驩間來約曰夫文章者天地之精而不朽之盛舉也
今世所慕説貴人沾沾自喜夸詡其粗而齕吾精以為
[071-5a]
無益世治亂即季札所陳興衰大端又曷故焉夫君子
得志則精渙而為功不得志則精斂而為言此屈信之
大變通於㣲權者也詩書吾竊有志焉而未之逮也詩
變而屈氏之騷出靡麗乎長卿聖矣樂府三詩之餘也
五言古蘇李其風乎而法極黄初矣七言暢於燕歌乎
而法極杜李矣律暢於唐乎而法極大厯矣書變而左
氏戰國乎而法極司馬史矣生亦有意乎哉於是吾二
人者益日切劘為古文辭衆大讙呶詈之雖濮陽亦稍
[071-5b]
稍自疑引辟去而徐中行梁有譽來已宗臣來已吳國
倫來其人咸慷慨自信於海内亡所許可獨稱吾二人
者千古耳故語於文章之際能使親疎而疎親語於其
效復能使逺邇而邇逺俱非已也然余往者則已有一
時名既名日以削而宦日以薄守尚書郎滿九嵗僅得遷為
按察治青齊兵此其意将困余以所不習故於乎即令
余未見嫉司命削其官與田父獵徒角寸隂於南山之
下又不可而使之禦魑魅咏山鬼亦有以自樂也烏在
[071-6a]
其為困哉獨念天下事未可知嶽中掲河陸浡冦盜蝟
發感子卿任安之答陳王敬禮之對因取舊所著撰次
而書之以俟他日刪定凡賦哀一巻四言古詩一巻古
樂府三巻五言古三巻七言古二巻五言律四巻七言
律三巻五六七言排律二巻五六言絶一巻七言絶一
巻傳一巻序記五巻誌銘行状一巻書賛誄祭雜著一
巻赤牘三巻題曰金虎集金虎西方之精也於時為秋
余郎秋官時署治西其著述咸在焉取而冠之亦以拂
[071-6b]
欝揫斂之業居多乎哉則春華而灼然油然者左矣
  王氏金虎别集序
余既以疾幾死乃稍稍刪次所為詩若文語見前序中
諸當得去者庚戌而前三嵗可十之九壬子而前二嵗
可十之四最後至丙辰十乃不得二矣余小子貿貿焉
唯余心之是師懼亡所衷於二三君子雖然吳生則既
命之矣其言曰錯吾子之篇可以臆差嵗也夫嚮者非
不囅然色喜也叩之而亡當於宫商卒然而讀之盡矣
[071-7a]
再讀之亡復餘也即所當去者一二揚子於人人哉子
其以為功也削之毋令後世有以窺見子夫吳生則既
命之矣魏收之文得者易焉而投諸洛長吉之仇聚其
遺火之以為甘心也於乎此非其愛二子人也以為不
愛二子不可子相則固辭曰甚矣子之無稽於敝帷也
姑蔵焉其不以施洛而火之在他日凡詩三巻詞一巻
雜文二巻題曰金虎别集
  王氏海岱集序
[071-7b]
丙辰冬王子来治青州青之師南者熸焉益發異軍蒼
頭亡命未傅時王子甫至也發三千人乃裹餱粮矣而
明年春盜禦人甚萑苻郡豪大小詳来受事而隂搆盜
懸薄蹏書使者門曰兵旦莫起起且取若王子為鉤距
之法後先授首也已有礦之役屬礦胍竭奏止之已又
有島冦之役師於海已又偕臺按行萊嵎夷已又城顔
神戊午顔神城已復視海上師諸葺壁壘蒐卒補乗還
治水於髙博間粟饑者還又偕臺有事於泰山盜時時
[071-8a]
起輙得其魁乃以明年春盜大已乃益城青州教騎士
習射良家子三百里以内來從射後三月發千五百人
南鋤猾首餘以惕息青吏民健鬭嚚訟使氣務相傾其
仇匿所以訟状而更羅他隂事株累戚屬以為端其戚
屬恚度以仇不足報而謬舉仇戚屬業相當也之郡邑
不可走使者使者不可輙走臺以故日盈庭前使者非
以寝廋告無間也而諸冠盖相望道路所非時而請謁
者不可計則有窺王子作何状是不疲死郵傳且案牘
[071-8b]
間尚能從長安少年伊吾雅語乎哉王子稍稍習為吏
衷之日亭午而罷治牘晡而讀書听然自懌也吏白王
子及瓜而靡一介之行李以逆璽書為使者憂王子曰
去之贏余身耳王子不好過千石又不蘄於吏赫赫聲
所好獨為詩若文不好人言之也厯下生多沈淫之思
王子故與下上内難之大要以自奉其志發於機不悖
古則而止耳俄而王子遘家難誂憤厲作上疏乞骸骨
得報可方匿跡傭保間而㑹晝日無事稍次其言成帙
[071-9a]
讀而歎曰於乎非予之志也夫非予之志也夫揚雄氏
日繩司馬於賦謂之從神化中来耶賦成而已更薄之
曰雕蟲之藝壯夫不為也雖然其矻矻而蔵於𤣥也毋
若矻矻而蔵於賦也何者即所為𤣥賦等也天子幸哀
憐紓其難賜以田里之隙日不死必有所得當者其不
為𤣥幾矣王子舊有集曰金虎秋官也又列署西今集
曰海岱治青州大禹所志也集凡四言古擬樂府一巻
五言古一巻七言古一巻五七言律排絶句四巻賦七
[071-9b]
記序表誌辭祭文尺牘五巻合之得十二巻
  幽憂集序
王子守尚書郎與争臣之中法者有素沒而頗為之經
紀其喪用是忤權相意以青多盜故困之於青州盜一
切平則又謀置之絶徼俾狼籍一亭障間王子業以不
免矣乃有續九辯及挽歌三章而久之家大人之難作
王子棄其官将上書北闕下以代請而大人謂且挑禍
固止之第自鉗衣短後僦一㕓西弄之委巷間詣故所
[071-10a]
識有勢力人造請往往驚匿去毋為理者槖饘之餘以
奉衰慈咨嗟嘘咦即吐一語懼生得失而二三故人乃
有僂行過從或丸臈而為韻語以相慰存者不免一和
之又竟夕展轉毋寐數往諐危來禍憂憤之極若寱囈
病譫不知其為何語起輙書之即所存沈慅少歌自責
終風及答和于鱗明卿子與諸篇是也合之凡二巻命
曰幽憂集甫成而大人竟不免以喪歸自是亦不能復
問矣服除後竄匿田野㑹聞天子赫然寘權相于理籍
[071-10b]
其家稍稍痛定暴書之日偶見之即取讀哽咽不能句
而姑為題于首夫王子之當死者再而卒不死最後可
死矣乃又不能死嚄唶先人之遺以苟存一綫今死而
卒無可處死者矣當是時王子之生趣盡而猶有生晷
所謂欲哭則不敢欲泣則近於婦人以故不得不托之
辭而其辭鄙甚不能工人或謂靈均旦夕就湛之息而
能為千古所不能道之語今若辭抑何鄙也夫親祻之
與身祻則徑庭哉徐庶有言方寸亂矣且也吾所以不
[071-11a]
欲去此名者欲令後世子孫知吾負大罪天地耳非以
為辭工拙計也
  弇山堂識小録
不佞則舞象時雅已好談説國家公卿大夫之業而坐
生僻雖家世受宦然亡所得之既長辱見收公車縻刀
筆一職又不得窺郡國所上太史之副間從侯家貴人
㳺其人咸華裾炙轂怒芻之馬究之則不能名其先世
與所繇得侯也亡論侯家人已即身一再至九卿二千
[071-11b]
石委蛇從容飽坐懵行甚乃白首石渠天禄間於職號
為稱者叩之當身而已度不能前耳目而舉於乎豈其
以温室慎黙故耶則可而上一日坐白虎延羣公討論
髙文之際何所報塞也故事山陵畢下翰林臣脩實録
已上取稿草焚之其草固稱焚往往流傳人間然不過
舉諸曹之故牘而翰林先生以意行是是非者踵相接
也諸琬琰所載䛕墓之辭亡非賢者大要以位或子孫
差髙下耳而稗官小乘類出遷人畸畯手脩怨之音與
[071-12a]
耳傳之僞半之舜簒伊誅何以異於齊東之野汲之冢
也然則天下遂無史哉余謬不自量冀欲有所論著成
一家言卒卒未果而㑹出於外臺顓兵事居貧亡大官
筆札佐史之供又懼罹不尊無徴之戒躑躅久之取書
草志傳十二咸削其牘以俟異時諸它所睹記亡係好
惡者凡二十四巻别為一袠以附東觀西京之後語云
不賢者識其小者吾姑為其小哉初起嘉靖丁未至戊
午凡十二年得者曰丁戊小識而最後有所增益書成
[071-12b]
而蔵之弇山堂重題曰弇山堂識小録
  明野史彚小序
世所傳孤樹褒談不知其人或曰故太宰建寧公也大
要録諸野史繫以廟代又有今獻彚言皇明典故與褒
談相出入諸不入録者甚夥余時時從人間抄得之因
集為書凡一百巻曰明野史彚何彚乎野史稗史也史
失求諸野其非君子之得已哉野史之弊三一曰挾郄
而多誣其著人非能稱公平賢者寄雌黄於睚眦若雙
[071-13a]
溪雜記瑣綴録之類是也二曰輕聴而多舛其人生長
閭閻間不復知縣官事謬聞而遂述之若枝山野記剪
勝野聞之類是也三曰好恠而多誕或創為幽異可愕
以媚其人之好不覈而遂書之若客座新聞庚巳編之
類是也其為弊均然而其所繇弊異也舛誕者無我誣
者有我無我者使人創聞而易辨有我者使人輕入而
難格於乎録之枝也而弗芟也是寧非余之罪乎
  皇明名臣琬琰録小序
[071-13b]
始江隂嘗刻皇明名臣琬琰録起洪武至成化諸名公
大夫誌銘傳状備焉其稱名縁宋舊也成化後不復傳
又于時亦多挂漏者予乃與楊祠部豫孫益蒐之其後
予宦㳺所得為最多以至武弁中璫之貴重者與布衣
之賢者亦與焉為人以千計巻亦過百予少則已慕稱
先名公大夫之業顧不得探石室窺國家之蔵其流之
人間者間一二寓目焉而未敢馮也夫琬琰家史也國
史人恣而善蔽真然其叙章典述文獻不可廢也野史
[071-14a]
人臆而善失真然其徴是非削諱忌不可廢也家史人
䛕而善溢真然其纉宗閥表官績不可廢也國以草創
之野以討論之家以潤色之庶幾乎史之倪哉如其筆
削以竢君子
  大獄招擬小序
此於當於辟傳爰書者也乃余有録焉語云不習為吏
視已成事豈其所讞决而遂著之竹書稱律令哉将一
二志考焉爾明興髙帝為法制至荘悉也京兆獄自笞
[071-14b]
以上亡不麗之司寇而亭之廷尉焉大小不得以意先
法而行即亡敢逆梗陽賂者然而寡君之介弟圍與方
城外之尹時低昻不敵也自余束髮而㳺燕中數更變
矣天子神聖通於三尺之外間有所欲重而屬監史輕
平者小寛之即坐讁摧謝不旋踵改乃已善乎杜周之
言也三尺安在哉前主所是著為律後主所是䟽為令
當時為是耳然一二經術之士不能為深文巧詆以故
辭與論不相當乏斐然矣亦令後世見其實焉丙辰秋
[071-15a]
日題
  世説新語補小序
余少時得世説新語善本吳中私心已好之每讀輙患
其易竟又怪是書僅自後漢終於晉以為六朝諸君子
即所持論風㫖寧無一二可稱者最後得何氏語林大
抵規摹世説而稍衍之至元末然其事詞錯出不雅馴
要以影響而已至於世説之所長或造㣲於單辭或徴
巧於隻行或因美以見風或因刺以通賛往往使人短
[071-15b]
詠而躍然長思而未罄何氏盖未之知也余治燕趙郡
國獄小間無事探槖中所蔵則二書在焉因稍為刪定
合而見其類盖世説之所去不過十之二而何氏之所
采則不過十之三耳余居恒謂宋時經儒先生往往譏
讁清言致亂而不知晉宋之於江左一也驅介胄而經
生之乎則毋乃驅介胄而清言也其又奚擇矣
  劎俠傳小序
凡劎俠經訓所不載其大要出荘周氏越絶吳越春秋
[071-16a]
或以為寓言之雄耳至於太史公之論慶卿也曰惜哉
其不講於刺劒之術也則意以為真有之不然以項王
之武喑嗚叱咤千人皆廢而乃曰無成哉夫習劎者先
王之僇民也然而城社遺伏之奸天下所不能請之於
司敗而一夫乃得志焉如専聶者流僅其粗耳斯亦烏
可盡廢其説然欲快天下之志司敗不能請而請之一
夫君子亦可以觀世矣余家所蓄雜説劒客事甚夥間
有概於衷薈撮成巻時一一展之以攄愉其欝若乃好事
[071-16b]
者流務神其説謂得此術不試可立致冲舉此非余所
敢信也
  少陽叢談序
余抱牘秋官郎則以其燕有丁戊小識焉識矣而弗志
也弗敢辨也既竊禄浮沈刀筆間稍久而耳目所睹記
者時時有概於中顧屬耳于垣棘吻捄嗉莫我下上亡
何出持青齊節齊雖號悍獷難治饒案削而以非孔道
故過從簡往往杜門輙以筆次第受書曰少陽叢談少
[071-17a]
陽齊望也叢之為言聚也又雜也何以稱談筆語也王
子曰余於少陽叢談有志焉有辯焉稍進於識矣然而
弗敢傳也積之凡二十巻因紀其次皇皇帝業樹髙廓
文潤色鴻休以賴哲孫豫孽豐萌有憂斯存談國故惟
詩率由戒愆忘布象書竹燿焜煌後王為令曷其常談
異典惟木有喬穹窿造天惟鴻而風羊角以摶于國于
家于人胡不然談盛際隆汚繇材材否繇世如鑑弗殽
乃曰國是在下則亂在上則治談國是皇尊如天霆電
[071-17b]
是馮赫赫司寇弼教以刑彼人是哉我懐老成談西省
業已稱士倍親從君居平食榮在難致身其不亡者炳
如星辰談死事嗣孫不弔孽藩以跳哿矣帷幄嗟彼庶
僚矢心既安幾也曷尤談壬午帝縱豪鷙乗時為翮騎
則調弓倚乃書檄銅標再峩燕碣未泐有懐拊鼙爰載
厥績談英畧彪彪班簡一代所馮乖盭浮脱鬼誅奚懲
國失求野愈甚曷徵談史砭真宰之精散為文章以黼皇
家亦有六書畫史佐之藝成則那我紀其凡奕奕國華
[071-18a]
談雅藝積勲為貴積貴為侈有烈碪盎厥産紈綺聖謨
所云齊之以禮談武戒振振麟趾厥麗不億有肅日訓
有濊天澤不見管蔡乃殘王國談宗變網宏而踈吏齗
其牙猾與窘投要剽藪逋是以太叔竟攻萑蒲談盜亂
天齕中原蘖牙其間不有聖武孰任驅殘如彼剥復循
環無端談外國虞初齊諧諾臯夷堅見黜聖宗是以䍐
言隂陽之變疇能格焉談𤣥怪
 此書已削稿或有散見他帙/者第存其名以見志云耳
[071-18b]
  古今諡法通紀序
夫諡者所以尊名也人主有號焉有諡焉春秋題辭曰號
者功之表也諡者行之跡也是故號有媺而行有慝夫諡
者春秋義也一字褒而華衮一字貶而鈇鉞孟氏有言雖
孝子慈孫百世不能改也且諡有媺慝同辭者靈武共
荘之類也故曰春秋義也皇之為太昊庖犧氏也炎帝
神農氏也號也黄帝之為黄也帝堯之為堯與帝舜之
為舜也諡也皆易世而後追隆之者也人主之有諡自
[071-19a]
黄帝昉也夏忠而弗舉矣獨有大禹商質而弗備矣獨
有成湯後世之有二諡也自成湯昉也商之諸帝以甲
乙氏抑何質也然武丁之有武也而又加之以宗曰髙
與太戊之為中宗也以表功徳也人主之有廟號自中
髙昉也西漢之為宗也僅文武宣元焉東漢而皆宗矣
人主之靡不廟號自東漢昉也癸之為桀也辛之為紂
也易世而後追貶之也周之有幽有厲也其臣子不得
已而施之所謂至南郊稱天以諡也秦皇帝制詔天下
[071-19b]
毋以臣議君子議父自始以至千世萬世焉然不三世
而宗社墟矣夫幽厲之不得易與秦之不得廢皆理也
湯滅憝國自謂曰惟予甚武盖天下稱武王焉楚有義
帝因之矣人主之有尊號也自湯為武王昉也周追王
王季而不為諡也漢因之身不享天下而冒君諡自魏
曹氏昉也周法卿大夫有爵故有諡士無爵故無諡吳
越之不君諡也夷道也秦楚之不臣諡也未純華也齊
晉衛之諡也自卿止矣大夫而下無諡何居班於天子
[071-20a]
之士也魯之諡及大夫矣何居為其為周公後也用王
禮也鄭之不臣諡也伯國也宋公國也其不臣諡何居
我未之前聞也戰國之君驟而廢人臣之諡而天下同
之矣然死無諡生有號如武信文信武安剛成之類是
也媚生而薄死也後世之封爵不以地而以徳自戰國
昉也西漢之有諡也縁爵者也東漢亦縁爵者也然而
加慎焉故西漢之嗣侯無弗諡也東漢即創侯有弗諡
也晉渡江而後詔公卿無爵而賢者亦予之諡無爵而
[071-20b]
諡自晉昉也白虎通曰夫人無諡者何無爵故無諡也
然而春秋傳蔡共姬其諡何賢也不知夫周穆王之盛
哀淑人先之矣婦人之有諡自周穆王昉也太子元士
也士無諡是以太子無諡晉恵公之改葬世子申生也
而諡之共後世因之太子之有諡自晉申生昉也人臣
而有三諡者衞之於公叔貞恵文子也明因之以再及
方士矣生而預賜之諡衞侯之於北宫貞子析朱成子
也二法皆衛敝也處士之有諡自苻秦之於張忠公公
[071-21a]
孫永昉也其有私諡也則自春秋黔婁昉也春秋出奔
而仕它國者有諡如臧武仲中行文子之類是也崔杼
之為武也欒盈之為懐也身僇矣而族又滅何居豈其
故臣而追諡之抑左氏撰也宦者之有諡自北魏昉也
方技之有諡亦自北魏昉也公卿大夫祖父之有諡自
元昉也王世貞曰余奚忍言哉余奚忍言哉諡至元而
濫極矣是謂以羊質蒙虎皮且其人也方質之是務而
焉用文為所尊何名跡何行哉明興始稍稍為畫一之
[071-21b]
制自皇帝后太子而下凡親王一諡郡王公侯伯文武
臣二諡親郡王而非譴終無弗諡也郡王之支子而将
軍而中尉即賢弗諡也創胙之公侯伯而非譴終無弗
諡也其嗣公侯伯而非賢與文武三品而上非賢弗謚
也三品而下非大賢弗諡也不亦彬彬稱質文哉然而
所以壹惠之㫖亦日渝矣余故備述其人與事辭凡若
干巻而為之敘庶後之司國是者有攷焉
  古今法書苑序
[071-22a]
羲畫八方人文所繇萌聖人取夬以代結繩頡窺鳥跡
而盡洩厥靈爰析六書指事象形及有㑹意形聲轉注
假借旁出異名以察百官以治兆氓赫赫六經是馮是
徴述書源第一頡為古文省而曰籀於義未悖籀省而
斯小篆及邈秦隸繇起爰有次仲割篆之八以存其二
三倉之後秦隸復省而為漢隸隸圎而今稍飾豐華斯
極鍾氏散為章草䜿㳺所創伯英乃最伯英蕩之窮變
極態今草以備損益其間以為藁行匪流匪滯其觀日
[071-22b]
媺其用日近而逺於致述書體第二用筆者天流美者
地隂陽既生乃立形勢有物有則與體俱詣舒而不慢
宻乃無際骨恒勝肉法必副意述書法第三固為漢史
九品人倫肩吾則之懐瓘因之以逮長文又備論之雖
未盡見知而貴在尊聞述書品第四籀斯邈乎而元常
伯英斯為首出至右軍而集大成獻則武美邕乃夷清
唐猶國風宋其黍離彼無君子斯焉取斯述書評第五
醜類之談起自蕭梁㕘以袁昻臮實加詳若總若芾紛
[071-23a]
莫可量以似求有中含抑揚譬若粉澤而覩雌黄述書
評之擬第六崔張為玉逸少比金以及鍾索焜煌藝林
中者㑹目上者㑹心當心生嗜其下傅耳連城之賞可
要天子中人十家不敵片紙述書估第七臨池之士代
為不亡其妙入室而次乃升堂其逺隔藩籬而邇窺宫
牆或咏追八法或賛歎遺踪播響聲詩攄藻文章若少
陵昌黎於業有光述文第八詩第九右軍清真以藝蔽
之胡載在國史而賛獨稱制心慕手追千古流覬僧䖍
[071-23b]
紀畧彦逺博綴宣和臚體至陶而備述書傳第十縑素
之力不能千秋其在人間流落不收右文見珍王府是
裒劫閏之厄兵燹為讐所與存者河圗天球述書蹟第
十一維昔神禹鑄鼎以及鈿鍾蛟脚鵠頭紫金浵瀜商
質周文刻畫雕蟲大小二篆于焉取宗述書蹟之金第
十二禹既勒於岣嶁而周宣有岐陽之狩嶧山瑯琊稍
變先躅受禪勸進啓隷于後然而念太丘者以廓清中
原而愛征西者卧三日而不忍釋手蘭亭聚訟淳化争
[071-24a]
購七尺之珉匪脛而走述書蹟之石第十三子墨客卿
氏曰世之能尊書者以為是六義之精煜乎與日月相
為昭乎則乎嶽峙而川流走飛而夭喬乎哉其急書者
以等於菽粟布帛則又曰同文之用周中國而施蠻貊
乎哉而卑之者以一藝之㣲而已耶終其身敝精神而
無益於時者耶則皆非也述古今法書苑
  古今名畫苑序
攷之畫曰形也一曰畛也象田畛畔也又曰掛也以綵
[071-24b]
色挂物象也然則伏羲之畫八卦也其畫之所由昉乎
畫之通於畵也卦之為掛也亦可思已自六書之學行
而其言曰畫不過其一耳然而不然盖顔光禄之訓曰
圗理而為卦也圗識而為書也畫所謂圗形鼎立而三
者也且夫有倉頡則有史皇神禹之告成功也而見於
書者若鍾若琱戈若岣嶁之石而至於畫則悉取九牧
之貢金而為鼎而象其州之山川百物神姦而置之魏
闕之上不亦畧於書而詳於畫哉然而不然其識者曰
[071-25a]
聖人之立言與書相表裏者也言無體以書為體今夫
百官以治萬民以察八荒以同六籍以紀皆書為之也
書之用圓圓則廣畫之用方方則隘雖然其致未有不
相通者也故書有古文有大篆有小篆有古今隸有行
有草而畫有人物有山川有宫室有鳥獸蟲魚草卉書
之聖者為籀為斯為鍾為張為崔為蔡為羲為獻其賢
者為杜為師為梁為衛為索為晉六朝諸賢以至歐虞
永褚旭素顔柳之類畫之聖者為顧為曹為衛為陸為
[071-25b]
張為道子為成其賢者為墨為朂為㣲為逵為為二
閻為展為董為尉遲為二李為維為昉為仝為董為六
朝諸賢以至荆范馬夏巨然孟頫王䝉子久之類其則
亦未有不相合者也今夫覩古聖喆之懿寧不翼然而
思齊者哉其於淫慝寧不慡然而思戒者哉翫仙釋之
逍遥而不寄悰於塵外者哉即小乘報應之㣲而不惕
然而内自訟者哉山鬱然而髙深水悠然而廣且清而
不悦吾之性靈哉夭喬飛走之若生而有不動吾之天
[071-26a]
機哉故自五代而上其畫有賦者有賦而比者五代而
下其畫有賦者有賦而興者擬於詩則皆風雅頌之遺
也是故畫之用陿於書而體不讓也吾於此二端雖不
能得之於手而尚能得之於目又雅好其説以故畧訪
法書例採古今之論有闗於畫若謝赫張彦逺之流者
録之得若干巻曰名畫苑而為之序
 
 
[071-26b]
 
 
 
 
 
 
 
 弇州四部稿巻七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