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七十


[070-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七十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序十四首
  山西鄉試録後序
隆慶之四年庚午試録成而某以軄事序於後曰傳有
之庚位西方象秋時萬物庚庚有實也午於日為正中
[070-1b]
於數五隂陽在天地間交午也昔人謂堯舜禹之生實
在午當天下文明之㑹故一時賢聖出而交輔之天不
愛道圗書顯矣盖五臣之軄脩而萬世之彛政禮樂秩
如也今嵗在庚午晉以西庚分也物庚庚有實矣更西
而蒲坂平陽安邑堯舜禹所都也稍西南而水滙之滎
河温洛也圗書所由顯矣天子乗午運沛然欲章明其
治思與天下之賢士大夫共之詔郡邑各益其貢士之
一齒太學已采國子祭酒言益兩都解額各十五海内
[070-2a]
談經㳺藝之士孰不欲濯劌其肺腑自顯見其長以答
人主鼓舞至意又況山西為堯舜禹所故都獨當文明
之㑹者哉不佞謭且陋不足與於斯文竊念以一校官
應御史聘而来獲縱觀山河表裏之盛與嚮所稱帝王
之跡既不勝其嘉樂稍間入棘復獲觀百執事兢業飭
比所以仰塞上徳意者至隆且備則又然而興不成
寝懼無以稱也稍間乃獲觀諸儒生之業咸彩彬裁文
質不悖於道其陳古誼决筴利害懇晰中窽則又快然
[070-2b]
踴躍自勞慰不知其憊也夫訓經而發其㫖之謂義辨
志而當於理之謂論標情而達於上之謂表決法而傳
於經之謂判陳見而宜於用之謂䇿此五者不失一焉
比於物正所謂庚庚有實者令舍此而獵聲耦飾采澤
鬭工畢精於棘猴之未而謂之文即南戒之南有之吾
無所取爾也夫耳觀者不唯其實而泥於山川之險塞
則意其深思而儉陋讀栁先生之文所稱大鹵之金屈
産之乘北山之材猗氏之鹽則意其秀不鍾於人而鍾
[070-3a]
於物觀雁門而北士馬之雄盛則意其人多将此皆非
於晉掌故者霍宣成狄梁公之浴日司馬文正之補
天裴晉公文潞公之為國柱石不亦彪炳相業哉太史
公之於史也桞先生之於辭也河汾仲淹之於訓述也
固其造人人殊要之可以言文矣雖然不佞竊有進於
此諸士子其益深唯堯舜禹之傳而稷契諸大臣之所
見聞而知者乎其務精一乃心而求太上所立布而功
颺而言庶幾為天子賛文明之治則豈唯晉重不佞亦
[070-3b]
與有光焉
  湖廣鄉試録序
萬厯之紀元秋八月復當賓興天下士而廵按湖廣監
察御史舒某以故事檄教諭某某暨某某司試事左布
政使某右布政使某司提調按察使某僉事某司監試
既入棘百執事受約束御史唯毖唯眘乃合提學副使
某所選士二千八百有竒三試之録其雋九十及文以
獻某不佞以職事序首簡始某讀相如子虚而恠之以
[070-4a]
為夸張少實且楚雖大何至乃匹天子之上林而自稍
長益習見楚圗經地志則神州之内五嶽者楚得其一
其視嶽而加尊者楚又得其一所謂岑崟㕘差日月蔽
虧交錯紏紛上干青雲之状不易指數岷峨導波自萬
里来滙為洞庭黏天浩瀚扶輿之秀結而成丹青赭堊
雌雄黄白瑊功𤣥厲之屬瓌異竒状吾故恨賦之未盡
也夫地靈則人傑盖自古記之矣當周之東其南紀有
仲山甫尹吉甫出而𢎞将相之業以振其微功成而交
[070-4b]
相頌以篳路籃縷之楚有臣如鬬糓孫叔為之左提右
挈而後先伯夫豈亦棫樸思齊之遺士固有興於待者
耶孔子南㳺楚雖不遂獲東周而率其徒相與講明皇
王之術六籍大指七十子之倫其五楚焉而楚自是稱
有文矣乃僅能以其變風變雅之㫖創矩矱而為騷若
賦如屈平宋玉唐勒景差者至襄陽之杜而變始極其
於稱亦甚著苐令天下為文士足張楚而已不聞其以
孔子之道衍而為公卿将相之業何也今以某之無似
[070-5a]
幸而用兹役獲竊觀楚之山川土風又幸而獲從事卒
諸生業其崷拔汪瀚珍竒疊發怳若凌巨颷踐名嶽入
海而探寳蔵即無論其選者彬彬乎名實中窽其所不
能盡者亦尚芃芃然足以備異日之采庶幾哉楚秀有
徴矣自明興不為騷賦之一端以儗士而大指在尊經
術廣時務冀以是得人為縣官用諸生佩法孔子亦既
有年其於所謂經術時務者上固精求之而下亦佹得
之矣盍亦思所以善其後乎夫仲山尹吉二甫叔世之
[070-5b]
毗也鬬糓孫叔偏雄之輔也其下者至不知有經術然
各能以其材成其主之業而顯其名況於今聖天子握
乾符秉沖睿委柄股肱良臣以弼成治化而子之鄉在
江沱汝漢者去文王之季而四者乎其猶在成康之際
而被周南召南之化為獨深者乎諸生第朂之孔子之
業行而頌聲作天下奉以為穆如清風若二南者知其
不為牢愁離慅之説明也
  浙江鄉試録後序周侍御請/之後無梓
[070-6a]
隆慶庚午嵗試浙江録成某不佞以職事當序末簡乃
颺言曰語有之宿沙雖善漁使漁於山雖十宿沙不可
得也不佞今幸而漁澤國稱㳺于諸士子之鄉又辱為
二三子餌能遂介然秦人之視哉且而不聞而之先越
句踐之時乎其地東不得距海南不及嶺北不及檇李
而其民執戈殳而號君子者六千人其號君子而貴謀
國者為種蠡泄庸計苦成臯如輩僅七八人以其䇿
舉强吳於股掌之上而稱霸於江淮之表今浙地固三
[070-6b]
倍於昔越其生齒百倍於昔越之民其握鉛塹而俟用
於家者十倍於所謂君子其出而試於有司者又不下
六千人而至於試而用用而望其服休於天子之庭多
至於九十有五噫何其盛也比年縣官北急敵南急倭
撫髀而思古之将相大臣中外托薦書而為囮朝有上
夕有遷而浙為最首藩其冠帶衣履甲天下而未有卓
然章明如前數君子者何也業以聖賢大人之學責是
數君子則未合然至於䇿富而富䇿强而强有責輙讐
[070-7a]
若燭照指計然其中於今縣官之所急者當何如也諸
士子咀孔孟之英發之於楮墨間固已鑿鑿中窽而考
其居平其卑者要以獵科名沾禄食為務其髙者抗首
信眉談性命而窮要眇弁髦一世之事功而黜其勞土
苴一世之文章而黜其思其自負不後孔孟而程績量
能乃不得少比於種蠡泄庸計苦成臯如七八人者
竊甚為諸士子惜之當浙之先八十載而近而薦於鄉
者盖三人為孫忠烈燧胡端敏世寧王文成守仁以後
[070-7b]
先成江西之烈而顯名於天下又前八十載而近而薦
於鄉為于肅愍握寸管而建中興之績又前八十載而
近而薦於鄉者為劉文成基易祚而佐英主垂開天之
勛此其業亦豈能出於經學論䇿制表之外而其所見
長亦豈能盡廢訓故駢偶記誦之習然出而為瑞於宗
廟社稷使天下之薦紳先生豔言之而歸效於其主試
者夫一日而欲盡浙之才一試而欲盡諸士子之生平
非不佞所敢然自今而後願諸士子母務為虚譚務本
[070-8a]
乎孔孟之精㣲而究極其用時采乎種蠡數君子之所
以謀越者異日為縣官賛廊廟秘䇿斧斷電決賈其餘
勁以奠綏南北之疆埸不佞獲竊此於三主試者不甚
幸至榮哉
  湖廣鄉試録後序
丙子楚試録成不佞當以職事叙末簡作而歎曰嗚呼
盛哉昔在周文之世人主不已之純其化被於江漢江
漢楚上㳺也故其詩曰思皇多士生此王國王國克生
[070-8b]
惟周之楨然其時楚固未有所謂試也及其季也楚之
君臣篳路藍縷以啓山林稍間則日侵尋於干戈以馮
陵上國将乘廣組甲之不暇而胡禮樂藝文之習然其
人皆能自致於用使天下豔而目之曰楚材又能自致
於言其工於事者曰楚書其工於情者曰楚辭楚辭行
而後世操觚之士奉以為模楷而不敢廢漢興稍稍尊
吏道賢良孝弟之舉間者一㕘焉六代先膏腴抑寒素
顧其人才亦代不乏至唐而始為科舉之法以籠世豪
[070-9a]
傑而所謂科舉者詳於禮部而畧於鄉楚析而為六襄
曰山南荆曰荆南鄂岳曰武昌潭曰湖南郴隷桂蘄隷
洪其試事各屬其連率上者采名下者采䁥又下者采
勢而所試又不過詩賦之末端顧其人才亦代不乏盖
至明而始萃六道而一之包二嶽絡七澤三年而盡其
地之才而加詳於試以考驗經術辨論今古揚扢時務
精而綸綍粗而比詳為日一而不已而再再而不已而
三糊名易書之法立而勢與䁥盡黜自試楚于今二百
[070-9b]
餘嵗而其人顯者坐論作行腹心禦侮之蹟班班可考
盖至隆萬之際而楚士之用與楚得士之效極矣雖然
不佞於兹然有餘懼焉今夫楚大國也其南金大貝
隋珠翠翹寳之重者也竹箭蒻阿纂組縞錫鄭鍾之鐵
享魯之大屈用物之重者也然一寓目而輙辨辨而用
之而各得其軄何者其為重顯也若夫和氏之璧其外
渾然石而已毋論衆過而忽之即工師亦未有能辨之
者一剖而光始發而始有異之者矣然得之三户之墟
[070-10a]
亦未知所以為置也人主聞而辟之以授國工加之以
劘琢再吐而斌玞黯然而避色矣襲之以文錦貢之以
清廟崇之以瑚簋之美稱而諸寳與用物之重者泯然
退處其所而莫能班矣諸士子其猶有璧耶其僅為南
金大貝竹箭蒻阿之類恒寳用物而已耶不佞之所能
得於諸士子者璧耶亦僅所謂恒寳用物而已耶璧不
遇工師璞猶在也異日且有能辨者工師之不遇璧天
下後世其謂我何不佞所以為然懼也諸士子而璧
[070-10b]
不佞竊有以告願韜其彩毋使為世忌藴崇其價毋使
為世賤不厭劘琢之苦毋使為世輕用諸士子異日有
任工師責者亦願推不佞之所為然懼之心毋使有
璧而輕失即不失之而不小用之可也若夫南金大貝
竹箭蒻阿之類固饒於所謂諸士子者不佞無所用懼

  山西武舉鄉試録序
隆慶庚午秋八月不佞業以遴偕計士矣亡何而有司
[070-11a]
以武試請迺合諸道之士若干人盖又二月而㑹今總
督御史大夫王公巡撫御史中丞石公合筴北創敵敵
行遯去不佞迺得以其間而試士其始試之貝帶鵕翿
之騎介而射且馳者四百有竒十得八而進之曰美哉
執轡而組也再試之旅升而耦發十得六而進之曰美
哉技也矢之破的有餘勁矣三試而介者衿櫜弓而奉
其觚管之業以獻十得一而進之曰美哉陳説古今決
䇿成敗瞭然指掌也夫不愧乎腹心干城者矣則又自
[070-11b]
疑曰今中外之論方務責實而薄虛文以戈擊賊耳安
用是觚管為不佞乃以文求之而子大夫復以文應之
毋乃不可乎雖然是不聞而之先有晉文者哉當其時
甫得國於隣敵之手而驟欲强其兵以西匡王而南懲
楚肘腋赤白狄之間而其謀中軍帥也則姑後其五才
士而使之佐置曲躍超距之犨頡而不問也曰有悦禮
樂而敦詩書郤縠其人者已又舉賔敬之冀缺而大夫
其下軍即一時貪見小勝意孰不怪之以為落落難合
[070-12a]
哉然文公以其人霸天下若合契盖世世稱盟主而諸
大夫之後亦世世受将至於克燮之讓功匄起之讓帥
盖庶幾賔敬之缺而新築之師鄢陵之役韓厥郤至之
所以致辭於齊楚之君者抑何其㣲婉篤至也宛然禮
樂詩書之遺矣若晉之士褒然而見進于不佞者其所
稱材官良家子非縠缺五才士之流乎世胄鼎族生而
禄食于官者非克燮匄起之流乎不佞不以犨頡望若
而進若以文何也欲若得夫禮樂詩書之實明乎倫物
[070-12b]
而通乎政術以備異日内外出入之用耳今國家當右
文之季而不後武天子撫鼙而思将帥之臣諸奉行者
精計以求得人然其勢猶不能不岐文武而二之二端
之士不能兼通乎六藝故稱薦紳者略射御而稱介胄
者忘禮樂書數藝有六而武吏廢其四故一時雖卓然
稱名将帥然不過竭其材力於一軍之任而賞罰進止
財穀出入無所與不能為必可勝以待敵勢不得不歸
重於文吏文吏六而廢二故為大帥者能為可勝以待
[070-13a]
敵而不能親戎陣决勝負於呼吸之頃夫使文吏可将
而武吏可相其機要在乎始進也詩不云乎文武吉甫
萬邦為憲自今而後晉之材臣有出而彪炳朗奕憲萬
方者斯自不佞發之哉
  湖廣武舉鄉試録後序
萬厯元年冬十月御史舒公例試楚武舉如期武舉録
成而某職司陬以序序末簡前是八月而楚士之拖紳
衿握管而待薦者獲其儁九十矣今兹士乃曳組練手
[070-13b]
弓矢糺糺若有獻初試之騎而射合者若而人再試之
步而射鵠加逺而合者若而人三試之其射筴校論以
文辭合者僅若而人視向所獲文儁中半耳上之待而
曹亦嚴且慎哉夫所謂以文辭合者何也今夫虓勇之
夫不介馬而馳搏㧙若風雨持滿若月鳴鏑若霆電提
一劎而出五步不留行其於氣亦足自雄胡至乃取齷
齪文辭為也是不然吾請以楚事語若養叔之射也蹲
甲而踰七札焉楚子不悦曰詰朝而射死藝然竟以其
[070-14a]
藝出其主於險吕錡之項伏於弢以一矢復命而楚子
不為色解也戰而遇郤至必下免胄而趨風然後嘉其
有禮夫以公子圍之强至凌盟主乘廣林植鍪刃鋒戛
賦詩一不當而後至者數國屈将軍禦齊所謂方城漢
水之固一語出而齊盟遂成若是乎文之不可以已也
且所謂論者辨析往古成敗筴者决筴利害與國計邊
事所宜欲以觀而曹異日用耳非有取於俳偶聲律之
學以資若觴咏也楚人不云乎劎一人敵不足學學萬
[070-14b]
人敵則所以三試而加嚴且慎意也今天下稱治平無
事相業獨盛楚藉令前是九十儁者盡出而䟽附後先
相與折衝萬里於一尊爼之上亦安所事若曹然吾聞
之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安不忘危古訓不亦
章章稱哉令文士之用顯而不盡若技於折衝禦侮者
即漢班史所云左将軍辛慶忌為國虎臣遭敵不競以
威名再世亦胡不媮快也吾故述御史公之指而進而
曹以此
[070-15a]
  殷氏族譜序
殷之先出自成湯湯姓子氏其國商自其孫盤庚都殷
其國亦曰殷殷之亡而微子國於宋其公族曰華曰向
仕於魯而聖者曰孔盖自宋王偃亡而其子孫散處或
氏宋或氏殷或氏商盖六姓著而稱子者寡矣遷史乃
謂有来氏空同氏稚氏髦氏而不及華向何也至漢而
殷顯者僅諫大夫封晉則淵源而後彬彬盛哉以故所
著殷氏譜劉孝標注世説時時稱之後徙潤復自潤徙
[070-15b]
歙譜亦中廢殷之指日益繁而能舉其所繇来者鮮
矣即毋論其他逺者歙之殷日相比而能一辨所由来
者亦鮮矣盖隆萬間殷有御史大夫養實甫云養實甫
既用平百粤巨冦瀦其藪天子嘉之賜爵卿加上公服
予子孫環衞官官世世勿絶養實甫乃喟然嘆曰天子
所以寵靈我殷氏至哉而胡猶泯泯先徳為也是余之
罪也夫是余之罪也夫夫余安得孝標所稱譜而嗣之
則又曰潤以前吾能推其始也歙以後吾能致其詳也
[070-16a]
乃始為譜其大凡有姓氏本原世系三考而為殷之族
既矣則又推廣其致有世徳閨範訓典文獻宅第丘墓
遺事遺蹟里社九考而為殷之事既矣養實甫之譜成
而以序屬不佞不佞獲卒業而歎曰嗚呼是豈唯殷譜
哉抑亦殷史也夫殷以八百年之天下而為宋宋以六
百年之公國繼之而中間賢聖代作者十餘輩夫子以
大聖親為其裔而曰我欲觀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至足
徴也又曰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徴之矣然則殷之
[070-16b]
史故亡也夫子之弗為述也傷非時也夫殷之孫子其
麗不億而養實甫獨用勲烈顯於明為得其時而又能
以其間創為此譜俾成湯之裔不以子姓微而遂湮天
下灼然知殷之為聖人後者其於功豈淺尠哉若夫别
嫌明微探本敦睦之道則既詳之矣無所贅余賛矣
  陳氏族譜序
左氏有言先王因生賜姓胙之土而命之氏盖其時多
世臣云以故宗法得提衡其間與治法相左右而不廢
[070-17a]
太史公之為史也人為之傳而其有爵而不替者特名
曰世家夫亦命氏之遺指哉若江左之有貴姓也則自
王謝始也顧陸而朱張肩之也江左入而為隋而王謝
之貴小屈而崔盧李鄭之貴興魏孝文為之嘘而借之
及其末也雖唐文皇以天子之尊求勝之而不可得然
其人皆以姓貴者也非能貴姓者也五季之中原日尋
于干戈至靖康而悉以委敵衣冠之士脱鋒刃而竄匿
於吳越閩廣之間抱其遺編以誨其子弟出而當太平
[070-17b]
之用故天下之所稱貴姓者漸不在北而在南薦辟科
舉之政行天子所與共天下者皆彬彬諸書生誦法孔
子之輩士或旦白屋而夕朱户其子弟習其遺編以繼
顯故其姓之所以貴漸不在紈袴而在詩書此其人能
貴姓者也非以姓貴者也今東南名詩書族毋如閩而
閩之族毋如陳余皆與其儁善今年大中丞公某撫闗
中出其書一編示余曰是譜也伯兄太僕芹之屬草而
某為潤色者也是家大人中憲公之志也讀之則其先
[070-18a]
為光州之固始人從王潮入閩而家福清之南陽村三
傳而諱泰者徙長樂之江田十四傳而公文海復徙古
縣又八傳而為中順公某中憲公某又一傳而為今中
丞公及其伯兄中丞某再傳而為縣令儁長祚此其最
章章盛者也其留江田而顯者曰給事某曰提學洙自
江田而徙閩之青鋪顯者曰太僕聫芳自古縣而徙閩
之南臺顯者曰兵部時霖凡閩之為陳四而皆出固始
又皆其人能自貴姓者也君子以是知詩書之澤逺矣
[070-18b]
哉且陳之先出虞舜氏世世稱侯邦焉以賓於夏殷周
而其嗣世至纂梁之祚用衣冠傾中原而中丞公謂之
逺而不足徴獨斷自公泰始推是指也以别嫌而統同
敦始而脩睦志其所以為陳者耳凡不佞之所稱述者
皆非中丞指也雖然為陳後者能紹明其詩書務以人
貴其姓而毋藉姓貴雖繇此百世可也
  吕氏族譜序
吕之先世為吾吳郡人而其居郡之烏鵲橋者最盛而
[070-19a]
元季中冦燹徙常熟之沙溪沙溪之吕冒外姓曽則漸
以夥為曽二輩而始富去曾復為吕吕一輩而始貴貴
者今評事君道爔也乃始議譜前為曾而譜者曰故宋
丞相公亮後也已為吕而譜者曰非公亮也丞相䝉正
也評事君咸絀之曰吾知其遷自烏鵲橋而已夫吳故
有大帝時孱陵侯䝉即吳之吕莫非其後也而吾敢遽
傳也吾今而為譜知為沙溪里之吕而已盖評事君之
譜略曰自吾祖之所及知以逮若裔者譜之示合也作
[070-19b]
世系圗自吾身之所由始而忝為嫡者獨譜之示辨也
作正脈圗世系明矣而當其人之為儷若𦙍若生卒者
復譜之示詳也作世表此三者皆所以綱吾譜也吾吕
之先徳𤣥矣非其人疇樹惇而滋我後人也志大傳吾
先君之忝有章也與不佞諸季之忝服休采也識之庶
以風夫為後人哉志恩榮惟我先人合二姓之好以光
啓内外子孫盖世世受釐焉志婚姻被髮祭野識者夷
之今稍為士禮以别于寝而教後孝也志家祀吾幸有
[070-20a]
禄贏為圭田之餘甽以贍我譜之人也不能無繇親始
志義荘吕之食指夥矣夫豈敢言庶而富能忘教乎志
宗範古死徙無出鄉今吾欝然而喬木者人指以為吕
氏宫焉庶幾其能守乎志居室葬者蔵也使我吕之有
歸骨而樵牧之是逺乎哉則於此加藩焉志塋阡此八
者吾不敢以稱譜以附吾譜之餘也王子曰兹譜成而
吕豈獨有譜也吕且有政矣先王之世氏族别而宗法
出宗法出而崇本脩睦别嫌明微仁義之用俱出而肅
[070-20b]
然為天下先評事君雖蚤貴侍中供文史職不獲請郡
邑之長以少吐其用而今譜成而宗法彰彰如是則寧
唯空言之是托評事君又大宗也其諸季之為進士金
吾别駕郡幕者且若而人而又皆賢其帥而聴君無疑
吾故不以序吕氏譜而序吕氏政
  榮泉李公族譜序
語云人貴族豈不章章著確哉保姓受氏孰非神明然
而賢者以其微顯也不賢者以其顯微夫重黎也而以
[070-21a]
官氏豢龍也而以術氏潙汭也而以生氏本微以之顯
者也田之第五以徙也棘之棗以辟讐也本顯以之微
者也李氏之先為黄帝理官一曰李官其後非李而入
者有指樹有賜國籍繇李而他姓者有吹律之京房柯
布條别代於成紀遂為鼎甲遂南嫓王謝北冠盧范云
宋氏㕘知卜宅陽武明興居陽武者諱宣為鳯翔倅坐
事論戍遷於順天於大城至公仲良始盛仲良丈夫子
六人其叔公文振最賢有隠徳不仕文振丈夫子四人
[070-21b]
其叔公芳最賢少貴侍中尚王府山虞澤衡之材金貂
左璫恩寵鮮二其慎宻詳審恂恂若訥日磾子孟之度
沈照内炳亷直謹取勃鞮吕彊之操通明左史洽聞博
物司馬子長之似為詩和平而敦厚小雅巷伯之倫與
吳人王某善間出其宗譜示曰吾先君鳯翔之遷湛於
農代鮮有顯者自余出大城稍稍知有李氏矣夫譜家
史也余幸沐先人之遺得奉帷幄割大官食乃不能名
先所繇起余甚愧焉自余而前者譜則已略矣自余而
[070-22a]
後者可繼也某曰夫譜原始要後睦族别生備矣余讀
李氏譜而知賢者之真能貴族也公别號榮泉宗逺其
字伯兄標者嘗喪父廬於墓三嵗哭泣哀思有異鳥白
兔之瑞古所稱孝弟力田者也於法得附書
  天台四教儀序
四教儀者天台智者大師舉佛宗法普攝一切善知
識而作也曷為四曰頓曰漸曰秘宻曰不定曷為頓佛
説華嚴經為初成正覺暨四十一位法身大士宿根八
[070-22b]
部談圎滿脩多羅權實鬯焉曰頓頓悟也曷為漸佛為
三乗根性先説四諦十二因縁事六度等教次説方等
部净名等經又次説般若等曰漸漸而悟也曷為秘宻
佛於大衆中或為此人説頓或為彼人説漸彼此閟而
不相通故曰秘宻也曷為不定佛以一音演説法能令
衆生於漸説得頓益或於頓説得漸益故曰不定也自
頓漸秘宻不定外有四曰蔵通别圎曷為蔵經律論三
者川流而不相害曰三蔵教也曷為通利根菩提薩埵
[070-23a]
通三蔵教而别圓故曰通教也曷為别獨覺菩薩别前
蔵通次第脩證故曰别教也曷為圎是通蔵菩薩因果
頓足一切圎融故曰圎教也然則教有八曷為四前四
教者綱也後四教者由前教出者也曷為五時曷又為
五味頓有一曰如日出光照髙山華嚴時也於味牛出
乳漸有三曰如日照幽谷四諦十二因縁六度時也於
味從乳出酪曰如日照平地方等浄名時也於味從酪
出生酥曰如日禺中説般若時也於味從生酥出熟酥
[070-23b]
於頓一麄而二妙於漸初有麄而無妙次三麄而一妙
又次二麄而一妙至法華㑹頓漸融矣非秘宻非不定
盖有妙而無麄曰如日卓午時罄無側影於味從熟酥
出醍醐是謂五時五味也天弢居士曰余讀天台儀中
所謂五時五味八教者盖止四云要之不過頓漸二者
而已融是二者一而已夫漸則盡佛世四十一年悉數
百千萬言而不足頓則一言而有餘至於融也併是一
言而無所用之夫道至於融而極矣蔑以加矣雖然吾
[070-24a]
懼世之慧者托於頓而急於漸也吾始讀達摩慧大師
書其超詣簡造似有出於世尊之表而一時南陽永嘉
百丈南泉馬祖趙州之徒脗合黙契若逺勝於阿難之
世為總持而漏未盡者然自諸師出而頓義明頓義明
而天下之真能頓者鮮矣今夫一見而即契偶觸而即
通此其所取足者見智也其所取足於見智者非見力
也盖亦有夙徳焉奮然而力求之敦固而不已沛然而
時至霍然而悟則悟矣知悟之為悟則非悟矣故夫學
[070-24b]
人者以漸而脩得之於頓以頓而得頓不廢脩斯其可
以進於道而吾智者大師之意庶在是哉懐雲諸大徳
謂居士於兹教有微勝因也俾為之序而刻之
  校正詩韻小序
沈休文以四聲制韻自謂靈均以来此秘未覩陸韓卿
難之而不得斌道人演之而始明後有珙法師者復以
喉舌齒唇牙改𨽻五方而纖悉盡矣故詩之有四聲也
自休文始也字之有切也自神珙始也然傳休文者謂
[070-25a]
雖妙有銓辨而諸賦往往與之乖自唐人為五七言律
乃獨皆祖之而約韻自是重後世矣元周徳清者其裁
駁小有致耳乃遂欲以三聲而奪四聲君子譏之夫詩
不能不唐則韻不得不沈固也吾郡湯先生子重嘗病
廣㑹諸家之太繁且不適於用約為二巻仍為之訓故
而屬彭先生孔嘉書之孔嘉始學黄庭廟堂故結法圎
媺有態是書行學士大夫咏月露而旁通於臨池之業
抑何幸也夫句之有韻也與書之有結搆也平險雖異
[070-25b]
裁而諧詣無跡其為道同也詩以韻入書以結搆入而
思皆過半矣余故從二先生㳺而湯先生之孫左給事
中元衡復與予善故序而梓之
  鳴鋏集小序
兆孺今年出華容而憇黄過鄂益西㳺郢厯襄上𤣥嶽
投鄖而止焉凡半嵗而詩成名其集曰鳴鋏集所以名
鳴鋏者何也兆孺故自有家偶一出㳺以自媮適其所
抵無恒主主無恒日或一飯即去之豈其孜孜焉而魚
[070-26a]
與車之是戀若馮諼先生者毋亦自恨其材鬱積而不
得舒若干莫之猶在獄也耶兆孺嘗廪上庠可以得官
而自棄之又奚恨也兆孺居余傳舍最久稍與上下其
議論盤礴經史其不甘於雍門養椒之好而余所守官
嚴又當左俠之代念無義可市旦夕且謝去無二窟之
蔵以待兆孺鑿也如之何則為摉其篋而不得其所謂
蒯緱者得其集覽之淵然之光而讀之若叩金石又若
蒼虬舞而應龍嘯者此即其物也耶為叙之
[070-26b]
  朝鮮詞翰小序
天子以韓太史使朝鮮滕生為之紹介焉而其歸也顧
槖中無他装獨朝鮮之被冠紳者詩文手書一編耳夫
詩文吾不知其所繇法其已離兠離侏□乎哉合者駸
駸乎宣成間音矣書不知其所繇法其不為蟲魚鳥跡
乎哉乃大有吳興家風矣滕生者豈以其厭家膳而海
錯野鶩之是好夫亦見文物之美冠諸屬國之意云爾
也今四海之内皆奉正朔南粤授首天子大合樂為九
[070-27a]
賔之饗東藩之人儼然陳聲詩而進者渢渢乎箕子之
遺即韓太史且復采之寧獨滕生爾也余故不辭而弁
以語謂異日徴同文之化者此其一班哉
  四書文選序
今諸書生習經術者不復問詞賦以為何物而稍名能
詞賦者一切弁髦時義而麾棄之以為無當也是皆不
然自隋試進士以明經與詞賦並至宋熙寧世始絀詞
賦不用而所謂明經者第若射覆取答而已其不能彬
[070-27b]
彬兼質文固也明興而始三試士各以其日為經書義
以觀理為論以觀識為表以觀詞為䇿以觀蓄然其大
要重於初日以觀理者政本也至於標題命言則或全
舉而窺其斷或摘引而窮其藻上之所以待下者愈變
而其辭益工盖至於嘉隆之際燦如矣是故謂唐以詩
試士而詩工則省試詩自錢起李肱而外胡其拙也謂
明以時義試士而不能古則濟之應徳其於古文無幾
㣲間也凡論而表而䇿最近古而易撰其於經書義稍
[070-28a]
逺古而難工天下之為力於論表䇿者十之三而為力
於經書義者十恒七而猶不足吾填鄖所轄且六郡而
諸書生推其取科第不能當吾吳之半夫時義之為經
五而為書四五經人各治其一而四書則共治之吾故
擇其精者以梓而示諸書生夫非欲諸書生剽其語也
将欲因法而悟其指之所在也
 
 
[070-28b]
 
 
 
 
 
 
 
 弇州四部稿巻七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