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弇州四部稿 > 弇州四部稿 卷六十


[060-1a]
欽定四庫全書
 弇州四部稿巻六十
            明 王世貞 撰
文部
 序十一首
  夀馬先生序
比予始為刑部郎郎之長王杜數君子時時為予言身
幸沐天子大恩列曹署諸父幸無他得以其官迎養餘
[060-1b]
奉賜輙治具為諸老人㑹年各且七八十出則相後先
委蛇眉鬢皓白冠劒都雅青紫相暎照都人士望之如
神僊云而㑹最少者為馬先生然亦且六十矣状甚麗
其言論慷慨纚纚可聽諸老人固俱長然獨嚴馬先生
而内推遜以為不可及予既已竒其事私識之而亡何
文學盧生來謀所以為馬先生夀問所以夀先生状則
嘗友其子今太史思叅思叅又余友也葢盧生能言先
生少時事云先生湖人徙於杭遂為杭人而少孤家四
[060-2a]
壁立杭故大都㑹也其民亡不吹竽走狗鳴瑟跕屣而
先生獨甘苦不好與浮俠交徃即之忠信斤斤然而時有
所負挾不肯輕屈下人諸從昆季俱讀書服誼為一時東
南名雋其著者稱先生然先生數以儒干有司不利遂棄
去而恒惄焉撫太史曰嗟夫吾安能竟老校官也吾乃愧
諸㳺俠彼以我為非夫也爾勉之哉於是太史受先生經
日夜淬勵不輟竟以進士上第選讀中秘書日貴矣走使
迎先生欣然來就養曰快哉使我身自貴毋若使爾貴我
[060-2b]
也而王杜之老聞先生至招入會先生亦遂欣然往太史恐
無以當先生意者益日夜具買雞糈膾脯隂飭侍人唯先
生所嚮亡問而諸老人得先生益歡為具相過從不厭也吾少
則聞日者言夀星在斗女分以故呉越間多耆俊黄耉而主
上仁聖煦育長養之陶陶然無厲札其天年咸躋於上夀然
究其所著見與為之後者如先生葢寡哉今年夏六月某日
為先生誕諸老人當盛衣冠過先生如吾嚮所聞同舍郎
語而太史侍左右捧觴上為夀能無少余言也先生不聞
[060-3a]
香山洛中耆英社乎一時薦紳大夫争好談侈偉其事
至傳誦而史繪之而五代時王漙柴氏諸父席貴勢日
縱愽狎飲雖天子亦無敢問以為盛哉其甚者或摧謝
病棄之餘不能無千里之感姑托於此以逃而席貴勢
食膏腴又末也則何足為先生辱盧生曰信乎先生與
諸老人異是矣
  贈盧翁序
盧翁少讀書羅璧秦望諸山既業成廼自顧問曰士冠
[060-3b]
履踐先王之跡齷齪抱虛求進即為吏務選耎滑稽干
時好能之乎曰不能能謝棄有生累而衣食草木擾鹿
豕乎曰不能於是罷不復應有司辟耕輙饑竟廢著捐
業而㳺於杭覩杭之山川土風多賢薦紳大夫其賤者
能樹惇而又據津要通四方財器伎作嘅然曰士何常
之有哉使行販逐什一餘息聖王固抑之吾以避名而
蔵身愽出而㣲斂假饒以通匱亦士道旁施致之爾繇
是稍稍持篋資貿無有平直相時而間取贏焉居數嵗
[060-4a]
贏入羡益饒益為平不二直至閭黨困就貸不大責其復
而甚困者或竟徒手丐可得乆之翁忠信行誼卓犖信
於閭黨間行旅若歸闤闠若政府得一語若質宗戚視
若囷廪若哺母更乆之大信於賢薦紳大夫争納履委
贄希識面幸甚始盧姓於越著也翁遷杭遂為杭著姓
云而翁暇不懌屬其子濟之曰我蓄德未竟而小道為
術政不逮宗懌不逮閭孜孜皇皇徒自苦為小子盍以
儒進耶濟之退感奮湛匿於丹鉛之思葢不下帷者三
[060-4b]
年而盡熟其父書譽赫然起愽士弟子就受易常數十
百人濟之既以易顯領薦浙褒然士林望之而諸子復
次授食學官餼嵗時伏臘具衣冠上二親夀翁逡廵却
不懌曰吾幸以末富柰何令諸子復儒衣冠據庶人表
乎未幾濟之偕計吏上南省報罷還又坐他弟子事詿
誤幾弗免又火去積十之八諸薦紳大夫來唁相屬翁
笑曰吾嚮固憂之吾且復故奚唁也於是衆人人稱愧
服翁古所謂好行其德者非耶於乎始晦跡履素仁義
[060-5a]
附焉既愓然早見思抑不懌為盛終又夷然順拂不憂
為窮庶幾哉古逸民者流矣濟之誣旋白為文章益竒
而翁且倦聽子孫脩業而息之業當復如故翁殆未可
量也翁其率初志用克箴於耄老之戒亦願濟之砥節
巽道使天下稱賢者親為翁重焉不亦愉快哉
  夀長兄藩幕静庵先生偕龔夫人七十序代家/君
静庵先生自山東幕歸十有四載為嘉靖庚戌偕龔夫
人並七十云先生少壮時則嘗以先司馬㳺宦故留應
[060-5b]
家中外事不復從有司辟晩仕不大顯而其中實停蓄
愽浹凡天官地志醫卜樂章技藝備曉究大要既負竒
鮮所寄乃稍稍放山水絲竹間而某幼朴無他長則日
取愽士家言讀之多辭疾不能預家宴先生既已宴夜
分耳屬某書聲則大喜説曰爾未憊耶吾乃復見吾先
司馬矣夫有薄田足以具饘粥敝廬足以覆爾可絶内
顧而併日夜藝文之力焉予蓬累而尾曵逍遥乎游足
矣乆之某遂以易舉進士累官御史先生使使書來指
[060-6a]
若曰先司馬廢著捐舍而游學晨徒歩學宫足胼胝家
乏書書從貸里人手抄習之龜裂不便能屈信爾然乎
偕計吏報上從其兄朝列公更負為㒒或併日僅舉火
爾然乎三令邑邑各數年陸沉簿牘期㑹又間親兵事
山谷間衣面裂髪垂垂白始髙第入南牀爾然乎某受
敎自度無有愓然若負刺漸知警於官而先生益暇任
適所嗜不復問生產客常滿坐坐必竟夜漏去葢某與
先生岐跡而並趨仄好以相成如此也日某按山西謝
[060-6b]
病請急得鴈行過閭黨伏臘拊背問暄冷垂二載病良
已眷眷不忍出先生正色而督促某曰身爾有耶丈夫
幸未衰為官奉職勤力小稱亦何必重去其鄉若以為
予則徤善飯期後尚未爽也龔夫人從旁㬰甚力某黽
而别又三載而某按楚還復按司𨽻行部通敵大入犯
通幸藉天子威靈不下天子以為習之擢佐䑓事置鎮
先生已聞大喜又慼然曰得無浮哉又書來示某國恩
澤厚洗心冀有以報毋念家及而兄夫婦為於乎某自
[060-7a]
起家承乏備南北疆圉之役心乃無日不在先生先生
其忍棄逺某哉良所見者大也先生為人子易温厚寡
他腸雖接見後軰及氓𨽻亦諄諄語可聽聞人一善事
輙喜著眉宇道之朝夕燕見龔夫人衣冠偶坐亡䙝夫
人能以禮佐先生以嚴一媵豎以勤儉補施費者五十
年如一日德亦稱是哉先生多丈夫子及諸孫咸脩頎
嚮庸補胄監譯書學官弟子彬彬然相望人以為厚德
報其所手創搆第舍圃沼臚接鳴笳吹游行其間所手
[060-7b]
植木喬而卉繁諸奉觴上夀足樂也某獨不得與而姑
述其所以暌違遥祝之意且謂他日得告率子弟陪杖
屨嵗嵗無斁則此實張本云
  贈樂葵封君七十序
為計然白圭者無與於養生家言其術不過攻苦去甘
與物低昻而時藉其贏墨氏稍精㣲其說曰堯舜聖者
堂堦三尺茅茨不剪采椽不琢啜土硎礪藿之羮夏葛
而冬裘太史氏僅稱其強本節用家給人足之道盡矣
[060-8a]
老氏乃極其說曰不足以取餘也不大以成大也清浄
澹泊與世無渉因循為用其術若過約苦無所當而其
資竟以不接天下之用而無匱其㣲之至能使天地之
真氣不費而常盈雖後世所述養生家言要無出此者
粗跡足以葢計然白圭而下不論也夫鑄冶椎販逐什
五竒勝之䇲者得其謀於家之似也導引經伸剽精而
服氣者得其謀於身之似也均非所以致要也吾今乃
識之樂葵翁翁以其賢其夀望於吾之族第聞其少時
[060-8b]
則壁立矣嘗廢著而依其外家受諸生經經明無害已
不樂吏治去而業家人耕耕吳之墟瘠三分其入一以
歸公一者待嵗翁特為籌入而出之毋使浮羡及輿從
服食尠鳴瑟跕屣陸愽之嗜然非有鑄冶椎販逐什五
竒勝者用稍稍贏初年畆不及頃季年乃過十頃餘陸
産牸畜水居魚陂山居千章之材無弗具耳目口體咸
節其汰世不吾接嗜欲簡少精氣完固膚革充盈翁今
七十何異少壮比翁之居自稚頒白且三軰矣居不聆
[060-9a]
翁厲聲出肩比狎若倪孺然靡不謂翁恂恂篤行君子
也豈非所云契於老氏之精者耶翁諸子咸秀而文伯
為岳牧自罷旦夕承志仲繇澂江守遷轉運河東道出
里轉運秩中二千石被金紫望里門下而趨伯率以見
孫枝翼庭廡間守相前奉觴為夀甚都翁無樂乎或過
憂以盛哉夫造物厚奉翁而翁亷取之翁亷其取而造
物益厚之此固恒也夫翁則何盛之有老氏之語曰孰
能濁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動之徐生保此道者不
[060-9b]
欲盈夫惟不盈故能蔽不新成亦願翁長留意焉
  夀封君凌翁七十序
世貞奉使東過里無幾謁石林公於是石林公年七十
時時嚴衣冠從社中㑹社中客已稍狎公乃野服竟日
莫返于于然得也石林翁多髯髯盡白而顏頎而握丹
里士民目指曰石林公顯者耶何以儼然銀緋而臨之
則又疑曰公顯無改素覸於公之廬齊民等也少者曰
公殆老據上坐髯白矣至耆宿詫曰不然公殆少夫與
[060-10a]
予軰角坐坐予軰先怠也予飲公公醉獨後也石林公
迎世貞而笑且謝閭里愛僅稱其外矣世貞晩不及親
公之壮時事第聞於人人公起家儒繇孝弟力田業教
授諸生恒下帷數十人故陸太宰寔重之延敎賓塾使
弟子拜受公詩而弟子汰不能盡受公公抗顔坐上坐
無撓時時引古大臣家成敗相勉而無何太宰果坐法
適太宰之適中奸人起大獄相窘下郡國捕家人傳詣
京師諸夙稱厚善者悉自引晦匿鳥獸散公獨為殷勤
[060-10b]
傳視弟子無苦後事白太宰乃謝絶厚善人獨益親公
公三子俱以茂才異等補愽士諸生然無為治計然什
一之䇿以故恒旦夕謀饘粥公意殊懌第謂黄巻吾家
物無廢吾不竟窮謀饘粥也而公二子俱第進士赫然
貴矣後世貞乃稍稍習公其騶從率素簡易自如公善
言笑雖家屬旦夕處不聞厲色其好客毋論晩至豐饁
珍醖下氣而進之率極意去伯子雲鵠冝春令髙第入
諫垣嘗持法忤㫖逮尋釋公怡然謂逮釋皆上厚恩即
[060-11a]
法不墮甘矣冝春大夫士感令賢嵗時裁状問起居得
公安則動色喜相賀而季子汝成持浙臬島㓂入境汝
成冒矢石而行圍公書戒之曰若自奮報天子毋念我
老人老人恬仲養葢是時仲汝立任服勞之責云吾視
公夀考茀禄亞萬石君然萬石君嚴脩吏治治家嗃嗃
幾不内通入公室無論諸從長者雖稚子各相喣沫陶
然洽也類於記所稱羲皇上人時公恒詫予善彭老術
間一行則精氣上遡及腦若醉醇酎衆亦以公筋力徤
[060-11b]
敓少年為得之余不佞無窺於術亦信公之無疆哉
  贈東臯翁序
徐生間過世貞談其尊人東臯翁世貞未嘗不心語屈
也即古商山之稱綺季者流事行無所考見一出而用
其餘奪天子尊此其素必有大過人者予登呉䑓南望
天目諸峰鬰鬰葱葱多竒氣焉慨然念其時豈鮮特逹
磊異之士如古所稱述哉乃今意翁當之否歟然耶葢
徴翁於徐生則少時事類任俠云翁貧故力作頗具一
[060-12a]
二中人産而屬嵗侵諸昆季僂行也翁憐之悉推其貲
獨身與許夫人耕霅中不給則恒依外家游其外家者
素里稱善柔也大猾創起獄相中利以破其貲為己翁
行刺得大猾隂擬之厄乃持數十金因所厚謝過翁坐
上坐徧集里中子弟數大猾蒲伏摶䫙已徐揮其金使
盡為酒竟數十年亡敢跡翁外家者而翁又間過窘若
瞷氏豪還袖大鎚直徃欲遂碎豪首豪恐陽驚不識曰
吾嚮爾忽之為徐君耶願得自罰持牛酒請遂交懽徐
[060-12b]
君乃止然翁業已折節讀古人書揣摩成敗多中教授
諸生下帷恒數十百人邑令課孝弟力田首延禮翁翁
緩頰為令計邑田數千頃枕諸山即春水下苕不及受
無浸耶分苕二殺之就窪坎為池待澇涸可魚千石堤
可桑萬株佐嵗矣令善之未果則人人笑翁為縣官筴
不下計然柰何家四壁立也翁曰吾所謂與計然異者
竟不為家而徐生長從有司薦居前列稍無慮饘粥矣
翁之一再過鄉人飲酣甚已出叵羅酌遂以為夀翁恠
[060-13a]
之鄉人跽屬耳曰令方事困我度非翁無為觧者翁連
唾拂袖出不顧然翁亦數為令明其無辜不使知也春
時㳺花間肩榼從二鹿酒之咸馴伏若家畜然多手種
橘柚為圃而過者即亡論雅俗固田父酬酢竟莫去不
復記姓名矣始徐生之與世貞以聲通未有識也既衆
中目相異問知為生乃懽然自恨晩海内能文章家無
稱及世貞者徐生則已髙有名而一旦慨相謂曰足下
固冺冺不可以當吾世而失足下是時濟南李攀龍文
[060-13b]
竒甚吾三人鼎足立矣徐生竟以逺翁上書乞分司就
迎養不報夫徐生豈輕於棄吾二人哉此其意乃甚可
念而翁遺書輙誚責曰兒驕須乳耶若日食大官廪列
郎署不一志媚上而柰何戚戚計其私為也吾年八十
蠟屐登天目山飲不人後醉不人先擾鹿無恙木奴指
漸繁於計且足耳慎無求分司求分司吾且不食汝於
是徐生受書分不得違君親指矣過世貞内惄如也欲
得一言為翁慰心夫翁奚假世貞言哉第於所傳翁非
[060-14a]
僅為俠者用足以周一世而不試彼其丘壑之所歛行
日月㺯雲霞時有不能秘以此寄耳而其天竟以不試
而自全夫於其所傳者非其天也此視嚮所稱綺季者
流則何間焉葢徐生少為詩一二篇出翁持視輙私嘆風
雅當吾後父子間更自為知已若此世貞則又奚無言

  贈玉川周翁序
余嚮則聞學士大夫類多慕説憲孝時云吏不脩刻覈
[060-14b]
之政民不熟吏閭井阡陌間揖讓彬彬焉故中多躬行
長者朴茂純嗇亡所倣麗以自就其質而已余所慕説
以為長者即比户曷稱哉嵗可一甲子上神聖靡損於
舊乃今則何寥寥也余既無所及於其時而冀一二其
時之人庻有以風焉晩而得周翁固生長二帝者大要
稱是矣始周翁㣲業儒不遂去而就南畆謀什一之息
以佐耕鬻力而入程口而出猶以為非道而去之教授
里中諸生下惟恒數十百人室子䌟纑代相給周翁之
[060-15a]
名不出於闤闠之外而内行黙報不在翁而在翁之子
濟叔既益習翁教取進士翁亦當從貴諸呉中貴人父
驟起将聲勢召號刀氏之徒出則朱丹其轂冠危佩華
相争勝侈大以明得意獨周翁褐而歩也從一赤足豎
過社中父老飲皤皤然竟踉蹌歸而薦紳先生故雅善
濟叔或持通家刺謁周翁翁巽謝已匿不復見監司嵗
時行部過問不知濟叔之有周翁間者知周翁不知周
翁何名作何状其黨善周翁者更不知周翁之有濟叔
[060-15b]
濟叔起書生為進賢令進賢稱巖邑善渝而令以翁志
務脩㓗亷而治翁故所受屋一㕓土百畮家貴賤百指
褐而歩自如呉里貧不安驟起貴人父獨安周翁也今
年秋翁廼如京師來就濟叔養俄濟叔滿比部郎上計
太宰以最請具封翁如濟叔官翁叩頭詣𨶔下謝天子
大恩還稍出冠而見客云坐未幾翁起行酒敬勞客諸
君亡恠老人不任冠美取吾舊時幘來吾襲純繡不若
毳綌之適寒燠也鼎烹而養不若藜糗之便饑也騶呵
[060-16a]
而輪雕不若緩歩之愉逸也與諸君盤辟而折旋不若
野人之争席也何者此吾素也周翁則又言憲孝時亡
論卑小者即受股肱寄總方岳不則雖二千石以上或
其人貧不能具驪駟一棄職雜田野人而耕漁弋牧販
豎子游女狎而忘其敬日乳臭兒入貲與挾下藝待詔
以計請急輙車而馳里門袖金紫置介賓位有所謝絶
矣矧如諸君矧如長安大貴人王子曰嘻余知之余知
之先王之所以樹惇於士風者有繇哉漢文景之際朱
[060-16b]
郭以俠聞辭掞鼂賈程卓末冨條魏窮爵奔足耳目景
傅響接而萬石君特一椎無能人且與數君子争旦夕
之長則何可得乃至勞人主尊顯為也於乎此其意寧
可與剽輕好進者道哉然其子孫雖日貴漸以不如而
流至於輿馬之餙以王陽貢公之亷有所不免乃知俗
之流而漓也勢也老子云大道廢有仁義跡周翁所持
行少儷見者其時又奚擇矣雖然余幸而得接周翁如
親於憲孝時者諸君歌而觴周翁其更觴我
[060-17a]
  贈水亭王公六十序
余守刑部尚書郎而太原王君以進士來從事是時王
君業踰冠也而動止尺寸有度余固不敢少之亡何王
君出守鄧數薦以治行髙第為大名郡丞㑹守𨶔丞攝
郡而余稱使者東行按大名比至則獄無滯囚矣間一
二引對者人人稱王君明不寃也王君又不當三輔髙
第耶是少年胡老於丞乃爾處士盧柟則間為余言使
者見王君獨不見王君父水亭公其人所謂夷門關尹
[060-17b]
之流哉葢水亭公當起家為驛令又為安慶賊曹其職
世所卑薄𤨏𤨏不仕也獨水亭公亷而勤於職間有所
不懌起歌曰山居耕田苦難以得食起而為吏恐受賕
枉法貪吏安可為也念而亷吏而楚相之妻子窮困負
薪而食不足為也且欲以吾之所可得為者而後盡吾
難乎當矣吾乃教吾子爾於是益延諸明經師為王君
受經業成舉于鄉王君以晨舉報而公夕挂冠度其槖
財二金始公少時好讀書而伯氏善行賈賈十輙二三
[060-18a]
而讀書或無嵗憂饘粥鄉人竊非笑之人富而仁義附
焉子不習范蠡計然耶胡齪齪季次原憲為也然公益
讀不顧又令王君讀其父書既貴而伯氏以賈沒公日
夜撫其遺孤而食之鄉人人乃愧季所得多矣盧又言
鄧及大名之政之美也數從中跪請公教云余因以知
王君之所以老於丞故葢余嘗讀班氏書紀于公為小
吏多隂德髙其門曰吾門度可以駟馬者而其後人定
國治廷尉民自稱不寃竟拜丞相封侯一吏所脱人難
[060-18b]
暴雪枉滯有幾而報若是不知定國之所以無寃民固
于公遺教也所謂隂德葢不獨其身然然于公與定國
不相及而王君今日夜受公成誨袵席吏民而大惠之
天所以報公何如哉公長身豐下而髯飲酒至斗慷慨
論説可聽度如四十許人然已六十矣亦盧柟云
  夀金令君七十序代家君/
吾少為諸生時讀漢史陳太丘仇蒲亭之長尉邑也則
慨然撫掌曰士豈其公卿顯哉即一旦數百社之寄庶
[060-19a]
乎尸祝而人頌之足矣既宦逹數遷為天子制萬里命
而夢寐乃未嘗不在呉閶闔間也仲長公理之書所稱
良甽廣舍背山枕流溝池環匝竹木周布易圃築前果
園樹後舟車足以代歩使令足以息體弋髙鴻釣㳺鯉
風於舞雩咏歸髙堂安神閨闥呼吸精和此誠凌霄漢
出宇宙之至貴也而吾徒托之於夢寐之似而已且吾
之所願於進者既不果而吾之所恃於退者又未得則
遂意以為造物能偏予人以大而不欲兼予人以細此
[060-19b]
固然哉然不出闤闠閭黨之外而得之者葢東涯金君
之始釋褐也為烏程尉已稍遷餘姚丞則無以異乎陳
仇也明法為諸格東下吏而君獨奮然越格而自顯其
所規畫操切精神之藴雖不得盡聞然吾獨見其尉之
邑吏人不言丞而言尉其丞之邑不言令而言丞士有
頌民有謡訖於君之後數十年而不絶耳而君遷為長
汀令益尊乃遂棄官歸君業饒以官故稍旁落乃任子
孫而息之陂池圃澤竹木果莱之入埒素封優游自奉
[060-20a]
即無以異於公理所稱者然君伯子理問仲子蒲圻丞
叔季太學生諸孫中外且十餘人彬彬砥行自愛
之共口與左右之娛志足以使君欣然而忘老者公理
或未之道也嗟夫士君子之於世進而有以自見退而
有以自樂可矣今年秋君七十理問書來要吾文為夀
夫君吾所羡而不得為者乃亦羡吾言哉今為君約他
日兵事小定天子以骸骨賜老臣鑑湖之曲而君尚徤
杖履無恙嵗時伏臘撃鮮釀醇庶乎君之分公理一二
[060-20b]
而波我也吾為日以待矣
  奉贈益齋翁趙大夫序
王子嘗有云江左自晉而後秀始洩矣然其人氣徃徃
不配事不免強役其所不及而濟之以巧庶幾苟幸於
成以故其氣恒先事而竭唯於文章亦然間有二三渾
龎而博大者得之未漓之天而出於鮮琢之地其氣恒
若有餘而其巧恒若有所不足天下幸而得之則以其
氣充而遺險投重運旋轉磅礴之業天下不幸而不得
[060-21a]
之則尚能以其氣斂而之身華者言實者行享者為夀
考而衍者為賢子弟葢在齊魯三晉間且或難之是何
况江左哉余守尚書刑部郎時益齋趙大夫以南勲部
郎考績至余與大夫俱稱為江左人南北曹署相望然
大夫實倍余以長班行中見而知其為渾龎愽大者大
夫不折節而自恭不為訥而自謹不務訐而自直不厭
文而自朴即後進少年好以巧濟所不及者意有所軒
輊於大夫大夫怡然不屑也獨故尚書歐陽文荘公時
[060-21b]
時口大夫賢曰諸少年柰何以巧少大夫哉葢大夫嘗
為贑司理破猾吏巨豪有聲又佐其御史所平亭疑獄
以百數連攝郡郡事斧斷理解而其為南選部至司勲
一切治辦又能發羡槖為公邸四前太宰張文隠公寔
器之數稱於歐陽公公又贑旁郡人也以故悉大夫而
亟稱之若此余既持余説以稽歐陽公言而竊窺大夫
之後亡何大夫出為廣東叅議則自廣來者頗能言大
夫平徭役寛積逋掃宿盗諸状甚悉然竟以不善骫骳
[060-22a]
上官自劾去而同時少年沾沾負操切之術先後巧於
宦有聲雖余亦不能無疑而稍悔其説及余罷青州還
乆之謁大夫虞山里第大夫業已八十強項而渥顔白
鬚飄然與之語能聰明于視聽時進食飲不减壮夫顧
謂余向沾沾少年安在余因獲以燕見大夫子進士君
其清蔚韶令之度褎然無隤其家聲余然後重慨大夫
之有餘於氣而能不盡也彼其所以不盡其巧者乃所
以善用餘也大夫其專精神輔醫藥益壮其思慮以躋
[060-22b]
百年國家将有脩問政之禮以干大夫之餘者大夫毋
終閟之哉
  贈張聽泉七十序
世之人所同欲得者最莫如夀夀之所欲得於人者最
莫如四民之不失職而偕其願以老然士急其願於名
而農工賈急其願於利小者朝而為暮計大者春而為
卒嵗計拘拘乎役役乎濡首於課最程息之間了不知
其隙日之去我而非我有也一旦所之既惓稍思息焉
[060-23a]
而将來之日我不得而竟有之矣况夫失得之念廹則
疲思耗神於所非覬之地徃徃隂損其所受之資較失
得之機成則挨攩㧙抌引繩批根之用出而隂損其所
待之隲然則其所謂不失職者固自不能盡與夀合也
吾友于張君鼎之而因識其尊人聽泉先生先生少嘗
讀書脩士業未遂而厭之隠而耕於婁江之野又以不
善于耜棄去雖家闤闠間絶不從人匄子母逐什一其
於四民之職似若有所未能舉者然先生以為遺書苟
[060-23b]
足讀以自愉志而已而不必名遺業苟足饘粥以周身
而已而不必利其安静詳雅卒然而覩之而知其為君
子長者其含容退讓卒然而迫之而不能使之怒其蕭
散冲黙即突烟之欲寒而不能使之憂葢先生之所願
不在四民之不失職而所得之日已實為先生有矣先
生今年七十五官之用矍鑠如少壮有子既貴而賢其
於名利亦稍不期而集固不為疲思耗神以損其資而
又不為挨攩㧙抌引繩批根以損其隲天之所以報先
[060-24a]
生未可量哉余因鼎之之請而竊喜先生之能實有其
夀也不辭而為之序
 
 
 
 
 
 
[060-24b]
 
 
 
 
 
 
 
 弇州四部稿巻六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