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空同集 > 空同集 卷五十九


[059-1a]
欽定四庫全書
 空同集巻五十九    明 李夢陽 撰
  雜文
   賈隱有序/
  松崕子遊江湖間老矣一日買舟將大歸人疑之
  曰渠賈人也松崕子乎松崕子聞之曰謂我賈者
  賈謂我松崕子者松崕子或以其言告李子李子
  曰是隱而賈者也於是作賈隱
[059-1b]
天下之隱二上隱隱心次隱隱跡心隱跡彰無損於眞
跡隱心彰人斯細矣然君子恥之衆人譽焉茲何也夫
石一也玉其表則觀者改目置金瓦礫視之弗諦鮮不
棄者大抵顯飾易欺而深情難察也夫䇿肥乘堅之士
難語茹芝飲泉之事紛華聲利之夫豈探幽𤣥岑寂之
娯故曰道不同不相為謀且夫松之為物也盤石則茂
飲雪則貞得泉則漱遇風則吟潄如玉金吟如瑟琴其
在崕也據礧砢跨岑嶃翳縣蔦挂驚猿限重壑韜層巓
[059-2a]
逃羣之所躭悦𡨕心之所扳援乃松崕子奚取於斯而
以自名且以徵也不㡬於特異而求同哉夫人者賈也
絲竹靡輟於耳綺麗恒接之目口厭厥腴躬華其服入
有彈碁灑翰之侣出有飛纓聳蓋之屬胡取之松奚有
於崕而以之名徵諸將來郁郅子聞之曰若是是室伯
夷之室而後成仲子之廉也竊聞之居動而執靜者之
謂定履嚻而用寂者之謂堅涉邇而採遐者之謂明混
雜而守一者之謂貞在羣而立獨者之謂髙處汚而弗
[059-2b]
玷者之謂潔故上士朝隱大仙市藏要之心獲匪跡是
關故金馬石渠之貴弗能損歲星竊桃之精紫塵黄埃
之穢無以戕藥肆縣壺之靈而人者必茹松之毛䕃其
芘覆飱其膏液又躡其危嶮披荆蓁薅蒙茸然後為松
崕子哉
   訓敦有序/
  訓敦者何患時之偷也宗不立則祠不嚴祠不嚴
  則族不合族不合則親離親離則禮亡禮亡則義
[059-3a]
  蔑禮義亡蔑則肉骨視為途人鳴呼時之偷極矣
  不可患哉夫反偷莫大於敦俗敦俗莫急於建標
  標不建則教不著教不著則訓不行訓不行則敦
  不反然髙氏其人也遷其鄉則姓之廟而宗之無
  離親焉祭而聚弔而聚慶而聚愈繁而愈一愈逺
  而愈密無散族焉年歴四百代更數姓猶一日也
  非敦之至邪以是為訓教不著乎即偷何患矣於
  是作訓敦
[059-3b]
昔者明王之治天下也未有不族始者患其渙也於是
類焉易曰類族辨物患其乖也於是睦焉書曰九族既
睦患其爭也於是有大小宗之禮患其忘也於是有大
宗之廟又患其弗率於是有九兩之法世系之官李子
曰予歴周秦燕趙晉衛諸墟詢故采實未嘗不流涕而
悲也曰嗟乎教之衰至此哉族之散禍之邪有庶見素
冠者矣有范冠而蟬緌者矣父子兄弟亦若是偷邪齊
民不足言乃衣冠之胄身之外亦途人邪問其世則無
[059-4a]
宗覈其文則無譜究其居則無廟叩其族則忻戚不相
聞嗚呼先王之所以教者何乃今若斯邪教之類乃今
渙焉教之睦乃今乖焉教之宗乃今不廟斯法與官之
者缺邪時與勢殊邪人狃於俗然邪及涉淮漢覽風大
江之南東見其故國遺俗有百年著土之民已而久聞
髙奥髙氏之宗之族也則又歎曰嗟乎予觀髙氏而知
三才之因也大尉瓊五傳而髙奥興髙奥再傳而宗立
廟嚴又數傳而聞人生至南屏公大顯於位庸李子曰
[059-4b]
得時者亨得勢者長得人者昌中原亂則海隅罔兵是
謂得時山水環則風氣結是謂得勢禮義行則乖離弗
生是謂得人得時者天得勢者地得人者徳髙氏具焉
三才備矣建標而訓以之教國可以敦國以教天下可
敦天下夫合抱之木䕃廣畝者其本深也得其地人以
永之天必篤之矣所謂栽者培之也若髙氏者雖百千
世可也人茍則之同百千世可也斯訓敦之義也
   原火
[059-5a]
江西火省焚或曰火弛歟或曰火僣或曰以侈或曰亢
也燥熯之沴㑹他郡若邑亦火以問李子李子曰火省
無省也夫署以官立官以體正體正則徳敷徳敷則才
闡才以令布五者所以植邦而定亂也定則民安民安
則兵革不興兵革不興則和氣應而災害弗作是故當
令不行是曰慢期用才遲乏是曰涼力執持靡堅屈衂
洊至雖徳曷行矣徳沮者侮至侮則弗威孫敵授柄關
鑰外扃豺虎入室體胡有焉體虧則官具官具則署不
[059-5b]
立數者政之大蠧而天斫棄也天之所棄災害必臻然
無專沴感斯應矣會亢斯焚故曰火省者無省也亦言
天棄之也夫刑賞異行勸戒同情思咎損盈天之道也
不棄曷存不無誰有熒惑退舎厥微著矣是故諗情捄
偏式法摧姦不貳不撓令之上也剛柔雜措疏通敏果
明毅濟之才之良也廉平豈弟罔縱惟允徳之程也不
疑不懼勢不敢凌邪不可棄體之經也以是而官中外
清肅吏役嚴命身之所居鬼神守之所謂天助之釐也
[059-6a]
即有災害不害之矣此生於憂患者也若槩謂𡨕數泄
泄以希幸亡且無日矣或曰若是則火郡若邑者亦謂
之無郡若邑邪李子曰然矣火弛火僣火侈火亢又何
也曰類從也予原火言其類省郡邑者也厥火詳見雜

   原夀
夫壽之品六何也生而壽者則其人觔骨堅礥束肉其
氣則蓬如然好動鮮疢疾夫人寡嗜欲能調飲食亦夀
[059-6b]
亦有服氣導引之法夫無思無營混混𡨕𡨕合於無形
神聚精凝此夀者則道家者流也道家者流夀則神秀
然不閑世務閑世務于理道罔攸悖斯徳夀者也故曰
仁者夀然予觀蔡澤從唐舉相及許負相周亞夫等則
夀又亦天數故曰修短之紀無弗命矣窮通夀夭鮮弗
定矣而世顧以為孔子稱仁者夀蓋言靜云遂以為夀
不可事事古人有言曰樞動不蛀今信無他嗜溺然日
用之履可廢歟夫憂樂喜怒者情也即信無他嗜溺乃
[059-7a]
四者之情何殄矣堅制其情以悖道廢履其亦不知定
命矣耳故人具者形也生者神也裁者徳也戕者嗜也
不可易者數也故制形者堅存神者永知徳者昌縱欲
者賊順數者安知斯五者斯知夀矣
   賈論
語人曰賈之術惡人必以為謬然不知賈深刻取贏羨
深刻則心易殘取贏羨則戕物故非大姦巧不能踰等
夷然賈亦不盡爾若爾常十七八亦其術使然也夫心
[059-7b]
神舎也深刻則耗神耗則昏眊而形不和形不和則不
能修於身行此非術之罪哉今天下機利莫大於鹽若
貨鹽若貨散而之四方劇故鹽若貨賈尤富實易盡力
而其人則率能目語額瞬談智于尺寸之間而窺窬於
分毫之際泰者則輒揳妓女彈鳴瑟即肥甘綺麗車馬
珍玩諸屬與諸大貴人等矣夫賈編户之民也而一旦
音樂妓女之奉肥甘綺麗車馬珍玩諸屬與諸大貴人
等則淫侈而易為邪夫入深谷翳林而能得材者擇木
[059-8a]
者也處奢靡踰躐而能制心者擇行者也是以陶朱公
居置千金而顯名天下傳於後世故不務仁義之行而
徒以機利相髙者非衛欲喜生之道也
   作志通論
夫述者存往者也作者訓來者也存以比事訓以闡義
事以史著義以經見二者殊塗歸則一焉然自皇帝王
伯之世更丘墳謨誥不陳雅頌之音弗聞於世於是聖
賢君子託述作以寓志故曰周東遷而春秋作宋南渡
[059-8b]
而綱目修所謂其文則史其義則丘竊取之者嗚呼微
哉然要有傷之焉夫志者史之流也分例祖諸禹貢屬
事本之周禮褒貶竊春秋之筆風俗寓同一之制宫室
取大壯之義謌詩繫觀風之意夫史者備辭蹟昭鑒戒
存往詔來者也是以分例屬事善惡備列褒貶見之矣
五方異性則風俗雜核宫室不自立例藝文但標其目
彰善諱惡忠厚之道也故稱志焉夫志者一郡一邑之
書也史者天下者也小故詳大則槩然其義悉於經祖
[059-9a]
焉所謂殊塗同歸者也
   蛤雀論
舟見舉蛤者形猶雀也茸茸餘毛焉李子曰蛤知其雀
乎雀知其為蛤乎蛤奚弗雀也且雀入水也雀知之乎
水入雀水知雀乎雀未入水知非水乎入水知水乎易
翔為潛倐沕𡨕焉絶林遊淵剛柔異質性情遷焉靈同
形殊穀食波食有喧無喧截喙殻涎寸肉内含臻臻延
延飛沈漠焉烏鵲其友今魚鼈隣雀不知其蛤蛤不知
[059-9b]
其雀孰究厥端隂陽變化𤣥之又𤣥隂陽不自知知之
誰乎闔闢修短委厥時爾故求固者雀乎雀者也
   敘松山小隱
銅陵徐君墅松山之旁自稱曰松山小隱五山汪子者
徐之婭也言於李子李子曰嗟徐君隱乎小乎然予聞
之矣人也固斯人之徒也立弗遺世行罔離羣居匪殊
域乃稱曰隱又自小之斯殆寂乎囂者也夫囂者棼綸
塵溷之名而隱之反也是故髙人之于天下也惡囂之
[059-10a]
賊已也於是思超然以自脱恬而不棼靜而不綸潔而
不溷清而不塵凡以保寂破囂焉爾而乃舉眼無可意
之事開口鮮契心之友和通有轇轕之擾孤亢多危疑
之憂於是乎即山居焉以泉石猿鳥足以寂吾而絶囂
也乂撫松盤桓焉以厥毛可衣實可茹厥風瑟琴可聽
厥色冬青厥根苓食之夀是之謂隱然君子弗之取何
也以行之非中也夫人有仁義中正之彛以成身也有
耳目口鼻四肢之嗜以全生也有父母妻子君臣朋友
[059-10b]
之倫以振經也若一切山居而松游惟隱乎躭是絶物
之行也夫寂囂不于其迹于其心者也故處棼而恬者
眞恬者也在綸而靜者實靜者也於溷而潔者能潔者
也居塵而清者大清者也夫徐君者固有人道之倫仁
義中正之彛者也耳目口鼻四肢之嗜度而不逾孤而
無危亢而無疑和而無擾通而靡隨是迹囂而心寂者
稱之曰隱又自小之殆是之謂矣汪子曰嗟達人知言
上士明心李之謂哉吾徐之為人也處轇轕塵棼之區
[059-11a]
而有泉石猿鳥松風飱苓之髙烟朋霞侣登吟坐嘯雖
日有餘情而仁施義懷厚化敦俗見斯為之矣故不山
而山不松而松不隱而隱是曰小隱李子曰嗟予讀貨
殖志矣以今徐君觀之而知遷之言過也其言曰巖穴
隱處之士設為名髙者亦以利耳信斯言也則伯夷為
矯巢由為偽開倉賑飢者為沽名解衣救寒者為飾譽
以今徐君觀之然歟否歟予故曰讀貨殖志而知遷之
言過也汪子曰惟誠動天徐君五十無子後閣十年不
[059-11b]
字今乃字足以占其非利而為之矣
   說農贈薇山子
李子明農於大梁之墟有洞微先生者過觀焉李子無
患而修具先期而戒種相壤以遵播驗粒以斥惡竭力
以勤本警惰以集事守一以俟時節財以浚源蓄衍以
防歉洞㣲子曰善哉子之農可以喻政今杞之政其人
乎李子曰予鄙人也癡癡混混馬牛耒耜間耳挹雲氛
卧桑隂聆禽音焉耳奚政之諳也子證之杞洞㣲子曰
[059-12a]
杞之尹薇山子者少而飭躬長而勵行敦禮嗜文保貞
馳問藉之白茅射隼髙墉非農之修具者乎其臨政也
滌穢剔垢範才效良操綱展目程猷經謨非先期戒者
乎大結則斫小結則斯尅之用剛懷之用柔蒲鞭示辱
桁楊威暴非相壤播者乎敗羣之羊必除梗類之草必
鋤非驗粒以斥惡乎夙興夜寐無小弗親無隱弗究無
瘼弗詢非竭力以勤本乎録善奬能恕難矜愚日計歲
期亡業者復游食者務非警惰以集事乎不違道而干
[059-12b]
譽不矯情以釣名不飾言以要進不捷徑以求速非守
一以俟時乎政之行也則均衆寡定伸縮息喘止呻抑
過埤損儲羨愼餘敝惟罔棄木屑是收非節財以浚源
蓄衍以防歉乎李子曰予之農于墟也第知癡癡混混
焉耳不知杞之政似也洞㣲子曰施於有政是亦為政
夫事萬而理一者也梓材曰若稽田既勤敷菑惟其陳
修為厥疆畎李子遇杞士於郊東傾蓋班荆而坐以洞
㣲子之言質焉士曰予挾簡䇿誦先王人也杞尹則知
[059-13a]
之矣不知其政也李子曰請言其尹士曰劉之尹杞也
吾見其官理民治教行政清焉耳而不知其具何也見
其豫而立備而無患焉耳而不知其種戒也見其淑慝
區彰癉明焉耳而不知其相而播之也見其善人多而
猾賊匿焉耳而不知其驗而斥之也見其繁剸而錯剖
壅決而棼解焉耳而不知其竭力勤之也見其荒蕪闢
疆場飭焉耳而不知其警惰集之也見其不矜已不凌
物焉耳而不知其守一俟之也見其乏不懼匱不憂焉
[059-13b]
耳而不知浚源防歉之有道也李子曰甚哉杞之政似
農也洞㣲子得其内士得其外外者其巨也内者其細
也細功也巨效也甚哉杞之政似農也薇山子之所行
也例邑有異政三年則旌拔焉薇山子未三年獨旌拔
焉他邑尹聞之賢也面以之赤下也吐舌警惕洞㣲子
曰居家理故治可移之官子不求之身而欲達之官而
欲異等拔乎李子曰粗者精之寓小者大之始近者逺
之自以杞之政政于國國不治乎以杞之政政天下天
[059-14a]
下不平乎薇山子行矣予癡癡混混農間日望子矣
   叙九日宴集
嘉靖四年九月九日趙帥觴客于青蓮之宫懽焉于是
空同子立韻賦詩焉衆和之裒然而珠聚爛然而錦彰
主人賡焉鏗然而卒章賔主既洽氛翳載廓霜清日晶
臺殿下隂鈴塔警風林影䬃瑟落葉乘之既昏復白皎
皎布地蓋不知月之在天也空同子覽于衆詩乃喟然
而歎曰嗟詩可以觀豈不信哉夫天下百慮而一致故
[059-14b]
人不必同同于心言不必同同于情故心者所為懽者
也情者所為言者也是故科有文武位有崇卑時有鈍
利運有通塞後先長少人之序也行藏顯晦天之畀也
是故其為言也直宛區憂樂殊同境而異途均感而各
應之矣至其情則無不同也何也出諸心者一也故曰
詩可以觀是集也趙帥張尹則彚征有期藍帥白帥王
帥則剥牀未釋王尹則不逺復者也黄子和子咸丘園
之賁左生和生則利賔于王者也故曰人不必同同于
[059-15a]
心斯之謂也
   贈蔡氏
蔡子輟河閫之寄而守備乎江介其行也其友祖焉北
海王子為之賦江漢曰江漢湯湯武夫洸洸封丘黄子
為之賦北山曰膂力方剛經營四方歙鄭生為之賦無
衣曰王于興師修我戈矛李子曰竊聞之守者對攻之
名備者先事而立之義也故兵非不攻也不上攻也非
不貴機也備者無患也書有之矣孔子亦曰凡事豫則
[059-15b]
立豫者固備之義而事之先者也蔡子者武䕃而文登
者也度機審勢銷患於未形不在茲行乎天塹不江蔡
子者塹乎於是為之賦六月曰文武吉甫萬邦為憲
   題史癡江山雪圖後
雪之天黯霮凡雲色異獨雪同詩曰上天同雲是已雪
之山巓不骨谿壑淺蹊徑迷雪甚則樵不入雪之水雲
同天一有舟篷白而人簑笠之則水見矣雪屋簷直或
明其囱柱然不見茅與瓦雪之驢下視凌競若臨窟蹈
[059-16a]
穴雪之人目曠而神歛眩眩然光奪之也雪之木枯則
白其上皮花葉雪則皜其心雪無風則匀匀斯畫矣即
妙筆弗畫弗匀之雪何也勢使然也畫之勢貴粗盪近
詳逺畧情貴雅而包意貴減而宛氣貴豪而洶色貴凜
而潤五者雪之良者也李子嘗論及畫事田生曰其惟
史癡乎江山一圖近之矣是圖今落於吾家李子取而
觀之曰㣲癡吾誰與言雪
   題三王詞翰後
[059-16b]
夫禱而永之存乎愛闡而徳之由乎敬傳而逺之繫乎
言亡而生之本乎思永莫如仙瑤池者媛之仙者也禱
人之王母而王母之者愛其愛也然必徳焉稱是謂祖
孫之懿闡懿彰徳敬以之矣孔子曰言之不文傳而不
逺故愛非言曷昭敬非言曷顯嗟玉溪子頌而宛歟端
溪子音而展歟龍湫子暢而簡歟夫三子者言足以闡
矣然義主乎永情觸於思故蒼谷子誦其言而淚詠其
音而悲蓋傷其王母之長歸故曰亡而生之本乎思
[059-17a]
   題明逺樓詩後
夫握樞居要則意飄江湖處幽履閒則心懸魏闕所謂
情以地殊音由感發者也矧登髙能賦古稱大夫之才
而采詩觀風今有監國之任者乎紀元之歲時菊載華
兹筵是開四子邂逅于一樓俯喬嶽覽長河眷焉有感
於斯游爰各賦詩一首嘉靖元年秋九月也
   題琴竹詩後
不音而音者用之心者也不物而物者資之深者也不
[059-17b]
聲而聲者託諸吟者也心之用莫如琴深於資莫如竹
吟而託之則詩生焉生則烏可已也烏可已則資愈深
資愈深則心之用廣矣是故君子貴琴焉非專於音也
貴竹焉非物之也又必詩焉雖聲而非聲也嗟陳子胡
為琴嗟郳子胡為竹胡為吟知斯義者遐哉夐乎
   毛監察登樓詩跋
夫陽春雄于寡和白紵侈于衆歌均之為調何難易頓
殊也元首之歌倡已賡繼然孔子與人歌也則又必使
[059-18a]
反之而後和之何也豈非同情者感同聲者應歟今觀
毛君登樓之什而詩之道見矣詩云伯氏吹塤仲氏吹
箎感應之謂也
   題東莊餞詩後
夫天下有必分之勢而無能已之情蓬飛梗流忽聚倐
散斯其勢能必其不分哉孔子所謂東西南北之人也
夫既東西南北人也於其分不有悵離思合者乎於是
筵於庭祖於道觴於郊嬉於園不有繾綣踟蹰者乎斯
[059-18b]
之謂情也情動則言形比之音而詩生矣夏公之撫治
鄖陽也諸公筵之祖之觴之者故無不用其情矣乃今
又嬉于吾園搴初英扳柔條驪駒既駕旌旗向東不有
悵而思者乎然莫之能留也故必分者勢也不已者情
也發之者言成言者詩也言靡忘規者義也反之後和
者禮也故禮義者所以制情而全交合分而一勢者也
   朝正倡和詩跋
詩倡和莫盛於𢎞治蓋其時古學漸興士彬彬乎盛矣
[059-19a]
此一運會也余時承乏郎署所與倡和則揚州儲靜夫
趙叔鳴無錫錢世恩陳嘉言秦國聲太原喬希大宜興
杭氏兄弟郴李貽教何子元慈谿楊名父餘姚王伯安
濟南邊庭實其後又有丹陽殷文濟蘓州都𤣥敬徐昌
穀信陽何仲黙其在南都則顧華玉朱升之其尤也諸
在翰林者以人衆不敘自正徳丁夘之變縉紳罹慘毒
之禍於是士始皆以言為諱重足絫息而前諸倡和者
亦各飄然萍梗散矣賴皇帝明聖斷殛元惡伸拔英類
[059-19b]
於是海内之士復矯矯吐氣此又一運會也而顧君適
以開封知府歲覲都下乃有朝正倡和之詩蓋余不聆
此音者數年矣今一旦見之誰謂異於空谷跫然者哉
然倡和者五人而已而其詩顧猶多憂讒念歸之辭則
余不知所謂矣
 
 
 空同集巻五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