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空同集 > 空同集 卷五十二


[052-1a]
欽定四庫全書
 空同集巻五十二    明 李夢陽 撰
  序
   熊士選詩序
熊士選者豐城人也名卓字士選𢎞治丙辰進士為平
湖知縣擢監察衘史以劉瑾黜之歸黜者四十有八人
而余亦與焉瑾以其名詔天下號曰黨人瑾誅起余官
江西過豐城訪其人於曲江之濵亡矣余既徃哭其墓
[052-1b]
復収輯其遺詩得六十篇然皆精細言華録之俾藏於
家李子曰夫予於士選之亡而疑於禍福之㡬也葢苦
失要實不甚觧又無所測夫徃來昭昭者云曩余在曹
署竊幸侍敬皇帝是時國家承平百三十年餘矣治體
寛裕生飬繁殖斧斤窮於深谷馬牛徧滿阡陌即閭閻
而賤視綺羅梁肉糜爛之可謂極治然是時海内無盜
賊干戈之警百官委蛇於公朝入則振珮出則鳴珂進
退理亂弗嬰于心葢暇則酒食㑹聚討訂文史朋講羣
[052-2a]
詠深鉤賾剖乃咸得大肆力於𢎞學於乎亦極矣於是
士選為御史日與四方士游聲光赫赫頗有千仭覽輝
之望夫治極亂繼名高毁入丁夘後事余難言之矣今
上既誅亂賊反之正民志烝烝不奸又號一治厥亦徃
來之道乃今盜賊顧日益弗靖學士大夫相與釋俎豆
而議干戈誠使天假士選年於是時膺寄受托必嶽立
虎躍表見流輩乃顧死也悲哉古人有言曰勝觀數定
觀理葢言禍福治亂之必反也士選前罹黨禍慘矣今
[052-2b]
顧又死獨不不値其定何邪夫測徃來者未有不據要
實者也要實明然後㡬驗㡬驗然後治亂理而禍福彰
今既不値其定則余又安所據而測夫徃來也故曰余
於士選之亡而疑於禍福之㡬也然盜賊平且有日乃
其人則竟已矣夫予安得而不悲故既収輯其遺詩而
又重之以辭
   徐廸功集序
徐廸功集六巻并談藝録子容寄我豫章予即豫章刋
[052-3a]
焉印傳同好意表迪功文云初迪功亡京師也予在梁
子容訃予曰昌榖遺言子序其遺文於是手其文歔欷
久之曰嗟乎予忍序吾友文邪麟鳳芝寳世所希遘見
遘見之而遽夭滅亡也天生之故奪之邪抑生不生生
而修或短非天所諳哉迪功以文賦起吳中十數年間
鷟翔而虎變彬彬乎出人士前矣然竟轗軻夭滅亡也
凡此天果弗諳之邪乃予觀李唐人李杜轗軻勃賀則
天未始不憐才流涕也然猶異代足寛觧孰謂親遘見
[052-3b]
之如迪功者云客曰氣積久斯漓三代以後聖人罕生
孔子以周末故不得位觀其大可占其細若是則魏徴
將為鬼魅之説非邪客曰羣體迪功奚以之也予曰談
藝録備矣夫追古者未有不先其體者也然守而未化
故蹊徑存焉雖然辭榮而躭寂浮雲富貴慷慨俯仰迪
功所造詣予莫之竟究矣今詳其文温雅以發情㣲婉
以諷事爽暢以逹其氣比興以則其義蒼古以蓄其詞
議擬以一其格悲鳴以泄不平參伍以錯其變該物理
[052-4a]
人道之懿闡幽剔奥紀記名實即有蹊徑厥儷鮮已脩
短細大又曷論焉不載迪功履歴以别有志述
   秦君餞送詩序
夫學者稱餞送率於詩尚矣然烝民首列乎崧高韓奕
亦曰奕奕梁山此何哉葢詩者感物造端者也是以古
者登髙能賦則命為大夫而列國大夫之相遇也以㣲言
相感則稱詩以諭志故曰言不直遂比興以彰假物諷
諭詩之上也昔者鄭六卿餞宣子於郊也宣子請各賦
[052-4b]
以覘鄭志故聞野有蔓草則曰吾有望矣聞賦羔裘則
曰起不堪聞褰裳則曰敢勤它人夫蔓草細物也羔裘
㣲也褰裳末事也曷與於鄭志奚感於宣子而有斯哉
亦假物諷諭之道耳故古之人之欲感人也舉之以似
不直説也托之以物無遂辭也然皆造始於詩故曰詩
者感物造端者也無錫秦君為河南提學副使而餞者
為之賦嵩山有賦大河蘇門梁園銅雀臺五老堂徳星
亭者夫嵩山者言其高也大河者淵而長也蘇門者源
[052-5a]
泉有本也梁園銅雀五老徳星老俛仰之曠也而大景
行故稱者物也指者事也高長源泉者徳業之經也景
行者徴也斯非所謂假物諷諭者哉且夫徳以立政業
以廣志徴以推信是學校之要也秦君一舉餞而獲斯
三要然而造始于詩詩非感物造端者邪
   缶音序
詩至唐古調亡矣然自有唐調可歌詠高者猶足被管
絃宋人主理不主調於是唐調亦亡黄陳師法杜甫號
[052-5b]
大家今其詞艱澁不香色流動如入神廟坐土木骸即
冠服與人等謂之人可乎夫詩比興錯雜假物以神變
者也難言不測之妙感觸突發流動情思故其氣柔厚
其聲悠揚其言切而不廹故歌之心暢而聞之者動也
宋人主理作理語於是薄風雲月露一切剷去不為又
作詩話教人人不復知詩矣詩何嘗無理若專作理語
何不作文而詩為邪今人有作性氣詩輒自賢于穿花
蛺蝶㸃水蜻蜓等句此何異癡人前説夢也即以理言
[052-6a]
則所謂深深欵欵者何物邪詩云鳶飛戾天魚躍于淵
又何説也孔子曰禮失而求之野予觀江海山澤之民
顧往往知詩不作秀才語如缶音是已缶音歙處士佘存
修作處士商宋梁間故其詩多為宋梁人作予逰大梁
不及見處士見其子育處士有文行育嗜學文雅亦善
詩傳曰是父是子此之謂邪育以疾不逰反其鄉今數
年矣以書抵予曰育恒懼先人之作泯沒不見於世也
幸子表之予於是作缶音序處士行詳見志表予故不
[052-6b]
述第述作詩本㫖焉
   送楊希顔詩序
希顔曰夫自吾離鄉土侍兩皇帝奉王藩也倐忽四十
年餘矣然無異朝夕焉夫吾顚毛今種種矣而夢魂常
遊於故鄉李子官免之明嵗君乃言於王曰臣鑄昧死
請臣有先人墓在太行之陽汾河之傍荆榛翳如狐兎
穴之敢請王曰吁汝歸其遄歸君於是秣駟於郊載脂
其舝斾旗設軷馬首載西將展墓而㳺於其鄉周諸王
[052-7a]
諸將軍暨羣大夫士與執事者壯君歸也於是佩玊者
冕者紳者紱者車者馬者俎而醑者咸祖君至至鮮不
歌也有鴻篇焉有寥言焉有鏗鏗而參差者焉有嚴而
鼎鼎者焉有斂而逸放而井井者焉左史景陽謂李子
曰夫祖必有詩何也李子曰祖必有詩者自崧高蒸民
始也夫歌以永言言以闡義因義抒情古之道也然而
靡專於祖故詩於人有頌箴諷於己則思是故古之人
之遇也必陳詩諭志焉昔者鄭人賦緇衣也晉侯曰敢
[052-7b]
不拜鄭君之不貳也此取諸頌者也國子賦轡之柔矣
者則諸箴者也叔孫相䑕穆子茅鴟本諸諷者也莊舄
越吟激諸思者也之數者皆古之道也而靡專於祖然
祖也必歌焉事者情於離難也故鄭六卿餞宣子於郊
也使各賦占志焉志以立行則事有名矣名以順義則
行有程矣執義建程則人不愛情矣景陽曰乃予今始
知祖之必歌也且希顔之能得情何也李子曰夫名莫
大於展墓義莫隆於追親程莫要於思本情莫先於頌
[052-8a]
義是有其一足以得情矣况兼之乎况兼之乎
   刻戴大理詩序
浮梁有戴大理者好吟而早逝徳崇而宦卑乃其吟簡
復火之亡矣戴有子摭遺簡獲其吟八十四篇手之泣
曰嗟吾父崇徳若是而官止是邪夫吟者萬物之共情
也奚損於天乃亦火之亡邪斯位與名共滅之邪且弗
刻兹遺後世孰謂父吟者李子曰孝哉戴子孝子之於
親是而無非愛而無憎修而無短斯非無非也見其是
[052-8b]
不見其非非無憎也愛之而不知所憎亦非無短欲其
修而無短故親之身非無期也孝子曰吾親如金石如
柏松如彭如聃非不知人之身非六者倫也乃其心恒
若斯矣故曰孝子愛日愛生於見其是見其是斯又何
憎矣故親之名亞乎彼孝子曰吾親徳才罔亞彼乃位
亞彼故親之善即小罔聞也則求使聞也人談親過則
仇之非彼仇也憎吾親者吾仇也故親之言即小罔聞
也則求使聞也詩也者固言之章也言之章無小大無
[052-9a]
多寡無巧拙必求使之聞也斯孝子之心也於戴子見
之故曰孝哉戴子且物不能無聲也於是乎吟出焉聲
生於竅竅激而吟視形為巨纎人之吟則視所集為多
寡巧拙然均之情也情感於遭故其言人人殊因言以
布章因章以察用故先王之政不詩廢也故小大者其
受也多寡者摛也巧拙者思也李子曰予於詩昧故罔
克明於戴詩然其子之心則固孝矣則固孝矣戴子今
為開封府同知刻父詩於大梁
[052-9b]
   完名榮夀編序
洪洞韓公以戶部尚書致仕之十六年是為正徳辛巳
㑹今皇帝即位搜俊乂掇遺佚繹勞伐起廢屈元卿碩
舊罔不祗禮於是使使齎璽書徃問前尚書文嵗增其
夫月加米焉是年公年八十一矣河内守曰嗟吾父斯
不謂完名乎璽書及之矣抑非榮乎非夀何謂於是以
公凡所受制書及凡所贈公言萃為編曰完名榮夀之
編君子覽之曰編有六懿四韙是成何謂六懿政信徳
[052-10a]
貞天利人同君禮臣忠政信則孚徳貞則久天利則夀
同善則賛君禮則榮臣忠則完名之所生必斯六者故
曰成韙李子曰完者㕘諸敗者也名者驗乎害者也榮
者彰乎厄者也夀者徴乎獨者也是故君子之敗也非
恬之也敗而人完之也道直而位黜者也害也非忺之
也害而人名之也讒行而身斥者也厄也非求之也厄
而人榮之也前黜之後陟之前斥之後直之者也獨也
非幸之也均夀不夭也人完之天久之名之厚之榮之
[052-10b]
枯之也何也徳貞則政孚政孚則人賛人賛則天利夫
然後名夀獲而寵錫緜矣斯韙之義也今夫玊無不知
其貴也然有擊而碎之者玊何罪也五穀無不知其美
也然有揠而槁之者五穀何罪也騏驥無不知其良也
然鹽車困矣騏驥何罪也何也以在人也乃人不知其
在人也於是懼敗以求完位完而名輕矣又於是違道
以干名名偽而厄及之矣又於是趨利以避厄厄去而
榮遺矣又於是巧冒以要榮榮獲而衆棄之矣又於是
[052-11a]
委曲以來賛賛行而天殃之矣所謂非其身必其子孫
者也即有非殃也變也非天之定也斯不知違者之弊
也於乎聞韓公者亦足以亷矣立矣或問韓公之徳之
政李子曰善而不之見謂之心盲嘉而不之聞謂之心
聾見之而不審聞之而不悟謂之心惑欲知韓公者觀
斯編也可矣
   何公四圗詩序并詩/
何公曰予為職方也使秦隴焉於是有出使圗於河南
[052-11b]
㕘政焉有旬宣圖太僕卿焉有考牧圖今都御史廵撫
雲南焉有出鎭圖李子曰予觀何公四圖而區域情理
之槩昭矣詩曰膂力方剛經營四方川嶽盤鬰河海爰
㑹江湖之巨滇蜀之嶮嵬目匯心發之以才是故事優
政敷蕃物阜財和氓綏夷邇悦遐來故旗牙輿馬鼓笳
鞣矛之擁衞圖之不謂之侈餞紳祖綬雲滃霧潗摛馨
布英驪駒是賡玉振金戞絲鳴竹咽圖之不謂之靡藻
峻繪深千隍百城林谷蔽虧徑路廻縈星軺霜幰出有
[052-12a]
䘏入有問圗之不謂之矜何也繪者象乎形者也詠者
踊乎情者也庸者章乎功者也實者流乎聲者也政者
實也庸者秩也故其圗尚象取諸易典叙則之書祖餞
體乎禮吟歌效諸詩褒譽法諸頌協音比乎樂稱詩諭
志則春秋之例囘路相贈則孔門之義於乎四圗韙哉
邃矣
環環大抵職方是司省疆植民匪爾疇咨闗逐轓
隴氛曵旗援還聚米虞笏畫之堂堂邊畧西土用資
[052-12b]
    右出使圗詩
湯湯河洛襟滎帶嵩隰淤原沙易霾恒風振槁布潤
汝勤汝公厥榖離離黍苗芃芃有棠是紹簡在帝衷
    右旬宣圗詩
駉牡魯吟騋牝衛歌思既無邪心乎豈它物以人茁
召祥者和攻駒載殷錦雲駊駊牧人乃夢維魚罔頗
    右考牧圗詩
秦收黔中漢通西南百蠻編户華夷是叅我公莅
[052-13a]
之王化愈覃獻琛錫貝馹寡停驂翡翠象齒猫睛金蠺
    右出鎮圖詩
   萍㑹圖序
萍㑹圖圖王官十有五人紀善一教授十二典膳二十
五人者所謂東西南北之人也生不同同王官官不同
同地也於是十五人者約曰始吾儕生東西南北也固
不謂同王官即知有王官知同地乎夫勢無常形止無
定踪吾儕知自是不復散而東西南北乎夫萍之未水
[052-13b]
也知水乎水知萍乎及飄風過焉縈花絮於漣漪之曲
於是萍者布清而根深泛精以化神綽約娉婷嬉波上
下始與水一矣故有寤寐其求而終身無邂逅之遇而
傾葢於塗路者非素相聞也斯所謂偶然之合也夫合
未有不散者故君子同也必聚而酒食相樂於是乎有
㑹㑹者所以繫情防散者也有類乎萍故稱萍㑹焉散
而思必及其貎又子孫所世講焉世講必曰吾祖吾父
昔與某同王官同地葢同㑹云於是㑹不可不圖圖者
[052-14a]
所以示永而存義之道也李子先人亦嘗為王官兹地
覽其圖而歎曰嘉哉㑹也然亦時使之焉夫叔世寡安
枕危邦鮮甘食設境内有緑林銅馬之警國無河間東
平之譽輔之以端而拒之不信導之以良而專恣者自
遂也諸君方背刺以憂責荷擔以謀遷非穆生逃則張
衡去即有繫情防散示永存義之心弗暇為心矣而奚
㑹之有圖故曰寧淵無焦鱗時使之耳此之謂也
   代同榜序齒録序
[052-14b]
嘉靖五年秋八月河南郷試成業以其名并文録之獻
矣于是榜中士谷宇齡等乃相謀為私録而齒序焉註
其字年籍經并榜之名第題曰同榜序齒録乃于是請
之監察陳公觀焉陳公曰嗟諸生公録之矣汝復私録
之乎宇齡等乃再拜而言曰夫私者有必不能無者也
以其類私而實公也是以君子安焉葢天下有必義焉
亦有必情焉義者公之天下者也如孔子正名是也情
者出于不可必無者雖私猶公也如周公之於伯禽之
[052-15a]
疾是也夫鄉黨莫如齒今一旦得意于鄉而直以文之
高下名之又恬然而安之愚懼人之挾賢也夫人之倫
五序居其一故長幼者必不能無者也今一旦以名之
高下而安之昔也兄之今也弟之昔也後之今也先之
以是而行于鄉愚懼人之無長也故榜之名公也天下
之義也齒之序私也人之必情也似私而實公者也陳
公曰嗟諸生韙哉可與仕矣夫國家之取士文也而用
之則行也名也而責之則實也誠使挾賢以驕之鄉則
[052-15b]
其居官必矜已而凌儕又使挾長以先人則有官必自
高而忿争是故先王之制禮也鄉黨必齒以教譲也長
幼必倫以敦遜也遜譲立而實必循實循則行成行成
則名茂名茂則同榜有光嗟諸生可與仕矣是年冬十
二月某濫以左史至河南之藩幸謁陳公又幸見兹録
已又獲聞公與諸生問答之言乃竊嘆曰嗟事有小而
闗之大者以其本正也有近而通之逺者以其始愼也
故正莫先於禮譲愼莫大於厚倫諸生發軔者也而不
[052-16a]
文驕也不名之競而于序焉齒焉圗之他日階品功業
尚可量哉夫監察公因其請而遂成之不獲本始乎詩
曰淑人君子正是國人陳公有焉又曰敬愼威儀維民
之則諸士子之謂也
 
 
 
 
[052-16b]
 
 
 
 
 
 
 
 空同集巻五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