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空同集 > 空同集 卷四十二


[042-1a]
欽定四庫全書
 空同集卷四十二    明 李夢陽 撰
  碑文
   東山書院重建碑
東山書院故在餘干縣冠山東峰舊志曰南宋時趙忠
定汝愚其弟汝靚汝愚子崇憲建而朱子至則主之而
講學云書院故有堂曰雲風堂朱子手筆今不存忠定
之以讒死也朱子實即其堂注離騷經云宋亡書院為
[042-1b]
人所據而番陽有李榮庭者取復焉疊山謝公有記迄
我明興而其地又入於寺𢎞治間知縣崑山沈時又取
復焉構堂於其上未幾姚源洞盗起兵屯餘干而其堂
為亂兵焚正德六年予按縣登山履書院址懐顧㑹江
西右布政使温江任公以兵留縣又力取其地復焉曰
夫盗賊不平者教化不行也兵陣無勇者親上之義不
明又視其長輕也又曰東峰孤峻而風書院合徙中峰
中峰妥而結有龍池焉炎暵不之竭也乃於是令知縣
[042-2a]
冠丈中峰地東西得二十八丈南北七丈中構堂五間
南向以祠而堂之東仍構雲風堂西構講堂又構東西
廊號房以處講朱子之學者是役也任公出金百右叅
政董公金五十吳公二十二公者亦以兵留縣者也書
院成而議祠焉任公曰夫士養於學足矣奚貴於書院
蓋書院者萃俊而專業者也夫士羣居則雜雜則志亂
志亂則行荒故學以養之者大也書院以萃之者其俊
也俊不萃則業不專業專則學精學精則道明道明則
[042-2b]
教化行而人知親長之義人知親長之義則盗賊可不
兵而平也故書院者輔學以成俊者也然必人焉以為
之歸祠之而重其地東山書院祠者朱子乎然有趙氏
父子兄弟也又其後有以道鳴其鄉者董公曰朴聞之
地以主道以宗先後者必據尊卑者必殺今之祠忠定
宜左朱子右位皆南向忠定弟汝靚西向曹無妄建東
向皆北上柴强恕元裕位次汝靚饒雙峰魯次建胡敬
齋居仁次元裕皆東西向而忠定子崇憲元裕姪中行
[042-3a]
宜不祠夫朱子者固道之宗也然其心必左忠定忠定
者其先逹也又與其弟主乎地者也夫無妄者於朱子
見而知之者也而强恕雙峰敬齋則相繼起于其後夫
四人者固以道鳴其鄉者也今誠欲萃俊專業以明其
道非據先後之緒不可而祠其父者置其子斯又尊卑
之殺也位次成知縣冠請文於予刻碑按忠定當光宗
時設計易位定大難以安社稷引用名碩弼成新政其
功可謂偉矣斯其人豈以死生富貴動心哉然卒以讒
[042-3b]
死悲夫曹無妄者晩遊朱子之門朱子授以無妄因稱
無妄先生柴强恕讀書以窮理盡性為本嘗作春秋尚
書論語解及繫辭中庸大學說史評宋名臣傳而雙峰
魯中行皆其門人也雙峰之學本於致知力行所著有
五經講義論孟紀聞春秋節傳庸學纂述太極三圖庸
學十二圖張氏西銘圖近思錄饒氏遺書等書吳氏稱
其學究天人動則以善是已敬齋之學動靜表裏一主
於敬所著有居業錄多發先人所未發然甘貧力耕孝
[042-4a]
母耻言仕進云夫士尚友千古負笈而遊四方者以道
從也今有朱子以為之歸而鄉之諸以道鳴者又烺然
其前也窮不如四人賢逹不如忠定不以死生富貴動
心其亦非士已夫絃歌之於强暴殊也然彼卒不足以
勝此何也其性同也士毋曰教化非所行於鄉親義不
入于盗賊患吾之道不明焉己不患不明而患學不精
不患不精而患業不專否則不足謂之士矧謂之俊諸
士勉哉斯三公者所望也任公名漢今為右副都御史
[042-4b]
廵撫江西董公名朴麻城人吳公名廷舉梧州人皆右
叅政
   鍾陵書院碑
鍾陵書院在進賢縣學背學書院各據崇東南向而中
限以衢始予毁南嶽廟也福勝寺僧謂學生陳雲章曰
請以寺易廟陳生曰何也僧曰廟僻而寺臨衢且近市
寺為書院則書院學各據崇相望也於學便陳生以告
予予曰可哉易之於是徙寺於廟而以寺為書院云教
[042-5a]
諭黄懿訓導談一鳯與陳生等來議書院事曰夫進賢
者故南昌鍾陵鎮也割為縣書院稱鍾陵書院宜夫周
子者故南昌尉也祠則周子予曰可哉於是書院立祠
祠周子前立講堂祠左右齋四明通公溥有東西廊屋
又立光霽亭云建昌府推官趙漢㑹權縣事頗葺其殘
漏及知縣王紀至則建二門立碑又以南嶽廟故租九
石零并田入之設門子守焉大槩亦若此焉矣王紀使
陳生求記予曰嗟書院厥予愆哉夫郡邑之設學也所
[042-5b]
以規賢也是故廬以居之使之安也廩以食之慮弗專
也師以臨之友以親之經術是游養之端也異其冠衣
示殊衆也建之以廟賢聖畢聚標之趨也朝鐘暮鼓課
藝程能嚴惰縱也夫如是士猶不知踐道而書院者予
奚以哉雖然士由是有興乎陳生曰自孔孟没歷千餘
嵗絶矣夫周子起而後道復明也先生謂有興者以兹
乎夫學以規之者常也聳耳目以新之則舉措焉存如
射者在庭揚觶以命耦周子者非文王猶興者也明通
[042-6a]
公溥其徑也光霽者彷彿乎形容之也夫書院可少哉
書院地丈尺屋數刻諸碑隂
   宗儒祠碑
宗儒祠舊名三賢祠三賢祠者祠唐李賔客宋周朱二
公者也故皆木主𢎞治間江西按察司僉事提學蘇公
止模周朱二公像于中而遷李賔客主于别室及副使
邵公為提學則又以嘗從朱子講學於洞者十四人從
祠之改曰宗儒祠十四人者林擇之蔡沈黄幹陳宓吕
[042-6b]
炎吕燾胡泳李燔黄灝彭方周耜彭蠡馮椅張洽也詳
具書院姓氏志夢陽謹按宗本也法也又尊而主之也
大凡為之本而可法使其尊而主之者皆曰宗故山曰
岱宗水曰宗海大君曰宗子家之嫡曰大宗皆言尊而
主之又為之本而法之也其學也則各以其趨而歸之
者為宗如史記道者宗清虚隂陽者宗羲和法者宗理
名者宗禮墨者宗墨而謂儒家者順隂陽明教化游文
六經留意仁義宗孔子以重其言於道最為髙者是以
[042-7a]
夫歸而趨之者亦以為之本而足法焉爾以為之本而
足法則必尊之以為之主尊之以為之主則各是其是
彼得與我鼎峙而角立於是吾之所謂宗者或幾乎熄
矣故曰孔子没而㣲言絶孔子没百餘年幸而孟軻氏
起焉孟軻氏没千餘年又幸而周朱二公起焉自周朱
二公起於是天下始了然知有孔孟之傳莫不趨而歸
之夫然後吾之宗若山之岱水之海國之大君家之嫡
雖有不尊而主之者不可矣故曰周朱者儒之宗也且
[042-7b]
人孰不欲為聖賢然異境則必遷遷斯變變斯雜雜則
流於清虛隂陽法名墨諸家故有雖始了然知孔孟之
傳而終或入於禪者如游酢是也今學于斯者謁而見
吾夫子及孟氏又見周朱二公誠惕惕若有闢也曰吾
何舍此而從彼于是流者歸雜者一變者定遷者還真
猶趨嫡趨君趨海趨岱者之為是誰之力使然哉故曰
周朱者儒之宗也或問張程諸公不祠曰二公者此其
過化之地而朱子實為章明洞學主又是宗也周倡之
[042-8a]
而朱成之也
   六合亭碑
傳曰上下四方是曰六合是山也登之而見上下四方
亭在白鹿洞廻流山上是山也四面嶃峭而其上平始
予登之而見上下四方也謂知府章曰斯作亭請名予
曰六合哉知府章退而謀諸工工曰山高四風毒日撼
蝕霜雪西北之飈亭非石為柱易摧也㑹報有石柱六
臥於匡麓扛之來柱稜面也靣如其柱數於是亭製準
[042-8b]
柱面數而咸六以合豈非天下一至竒至怪事哉是亭
也左闞彭蠡五老在右諸足以名矣而不之名者彰六
以合也亦大是亭焉耳何也孔子登㤗山而小天下志
非在山也是故六合者天下之義也人之言曰登不髙
見不逺古今登㤗山者多矣何獨孔子登而小天下哉
譬諸以量受物視其巨細為容誠非其人也登之而見
五老彭蠡之在前不駭焉而眩者亦鮮矣矧能有上下
四方不能有上下四方矧能曰小天下故曰彰六以合
[042-9a]
者亦以大是亭也孟子曰萬物皆備於我矣人之始非
與聖殊也然卒不之大者非係於見不見哉故見之逺
者登必髙徒高者非能大者也故予之大是亭也又以
俟夫能大者焉爾亭正徳六年冬落成厥知府章之功
再踰年予復來登之而知府霖從蓋知府章亡踰年矣
章劉氏惇信有惠政隆慶州人也予不欲泯其功故及
其為人
   南新二縣在城社學碑
[042-9b]
社學者社立一學以教民之子所以養䝉歛才視化觀
治者也自庠序教廢民之子蓋不復教之鄉而輒入其
縣州府學其童子事未之習未知室家長㓜之節而業
已學先聖禮樂講朝廷君臣之禮矣按古制里有序鄉
有庠民秀異者移鄉學于庠序庠序之異者移國學于
少學諸侯嵗貢少學之異者于天子學於太學少學者
今縣州府學是已今既不教之鄉以為養䝉歛才之地
而縣州府學勢又不得盡蓄其才如此而欲視化以觀
[042-10a]
治難矣是以治天下者憂焉縣必里立一學曰社學設
師歛才以養其䝉乃其師不曰予養䝉者也顧月徴其
課金雞米酒食民之子或苦而不來則輒稟諸官句攝
而鞭笞之民見其師非惟不養也而又苦其子曰是役
我也則潜賄其胥吏而脱其子賄者脱貧者萃其師必
饑餓謝之去官者則顧謂人曰甚哉社學之於治乖也
兹説行則民志愈惑相扇以成俗至莫可救解髙皇帝
嘗兹焉憂見其俗莫可救解又值天造初直發艱哉之
[042-10b]
嗟而止正統間既設提學之官又仰念髙帝之憂之嗟
也於是詔天下縣里設一學以教累朝因之於勑提學
官也必兹諭之云今八十餘年矣而天下之社學卒不
興成化初提學江西僉事潮州李公力為此刻石冀望
然未聞繼其後者也今其所為學毁失亦盡矣古之制
誠不宜於今邪抑天不欲復三代之治所謂有君而臣
非其臣哉夫先其近則逺可届舉乎大則細易力規畫
詳則循之可乆予今俾先立社學于省城以為十二府
[042-11a]
之望十二府各立其社學自為其州縣望州縣又各立
於其城市為諸鄉都望諸鄉都學則先大鄉都以及其
小此亦逺近細大之義也南新二縣者省城縣也今立
社學一十六曰民彛曰物理曰崇真曰洪恩曰髙士曰
奎章曰滄洲曰蓼洲曰通濟曰髙節曰通真南昌學曰
思賢曰文奎曰修仁曰崇文曰崇信新建學諸學附城
内外布散而相錯余謂其官曰學精選教讀一如例復
其身待之誠禮勿令徴課金雞米酒食而苦民之子勿
[042-11b]
使民以是為役而濳脱之也教讀不才者黜之才者吾
將舉而用於時又謂之曰自今非社學生其勿入其縣
州府學曰此古移少學意也於是學又設門子一給其
薪水或增屋以處其家室於乎其亦詳已亦足為他府
州縣望焉已如此而猶有所不行其非予辜哉南昌社
學始于知縣吳守正成之推官李先芳新建知縣游璉
之為經營二縣社學則南昌縣學訓導逹賔云今以其
備細鎸之石下方立諸分司㕔右
[042-12a]
   釣臺亭碑
李子遊於白鹿之洞顧山歴澗谷嶺合沓石灘茂林適
杪秋之交風行瑟瑟䬃䬃囘視五老峰垂在几榻於是
洒然而樂也曰佳哉山矣乃與諸生泝澗搴蘿履石而
上剔蘚考刻歩自院門西百歩有石突如危如仰而睇
之劖曰釣臺俯之渟泓魚躍諸生曰此往者釣魚處也
李子曰吁佳哉乃命即其上作亭焉亭成李子遊於其
上諸生從李子俯仰良乆喟然而歎曰夫予今乃知釣
[042-12b]
可以喻學也諸生曰夫釣與學同乎李子曰夫釣者飭
竿絲綴芳餌兀坐盤石之上凝精歛志沾沾而聽䁎䁎
而視期取必獲蓋饑需之餔而渇俟之酤也乃竟日而
不得一魚神荒氣沮投竿踽踽而歸路詠溪歌天日向
暮諸生以為苦邪樂邪衆皆蹙額弗懌曰苦矣李子曰
假令以四海為壑明月為鉤以虹霓為絲以崑崙為盤
石淩雲駕鴻超出天地倒視日月釣無不獲朝醢巨鼇
暮饌修鯨則汝願之乎衆皆掀眉而喜曰願哉然無能
[042-13a]
焉李子曰夫釣以魚學以道故踞盤石兀坐竟日期取
而必獲者計功者也假天地以為釣垂涎于不可必得
者騖逺者也計功者泥騖逺者虚夫泥與虚不可以得
魚而况於學乎是故君子以仁義為竿以彛倫為絲以
六藝為餌以廣居正位為盤石以道德為淵以堯舜禹
湯周孔相傳之心法為魚日涵而月泳之至而後取不
躐其等不計不必積乆而通小大必獲夫然後道可致
也是以君子身處一室而神遊天地矣夫然後以盤石
[042-13b]
為崑崙丈絲為霓寸鉤為月溪壑為四海鯫鮕為鼇鯨
此所謂一貫之道也故曰釣可以喻學諸生乃歛色平
心再拜而謝曰聞教矣書于石為記
   提學江西分司題名碑
正德六年夏六月予奉勑提學江西至則詢人摭蹟考
昔效故縮其太過懲非鍳良乆之勃焉若有興也乃猶
懼遺棄之於是以嘗提學江西者姓名籍銜刻之碑立
諸分司㕔左遡予而上得十有四人惟我明受命諸府
[042-14a]
州縣各建學立師養育人材其始惟責之提調之官諸
監察廵守者至稽勤惰而已後以績鮮而姦滋乃始設
提學官廵督嵗視之然謂非憲不貞也則官之按察之
佐謂弗重也則給之勑謂弗専也則勑監察廵守者勿
侵越謂弗行也則使扑提調者以刑謂刑或弗從也則
使其糾否而理爭何也政不行則教不成政足以行矣
乃其身不足以端本約不足以範俗嚴不足畏仁不足
愛有不足倚黜不足懲進不足勸公不足服明不足别
[042-14b]
迂腐失名實言貎亂厥真則是官也特贅焉爾矣傳曰
待其人而後行今議者不謂其人非也顧曰是官贅景
㤗改元是官遂裁而不設是何異于因噎而廢食哉天
順七年則又設之至於今不裁前賊瑾之亂嘗議裁是
官矣不可而裁其勑内紏否而理爭者數條瑾誅諸制
復故會某以擯斥搜㧞受是官自揣九者無一於己又
懼或失名實亂真也矧又大邦人才拜命恒怔怔惕若
夫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今者鍳古者也於是詢摭其人
[042-15a]
考效故昔冀寡過焉爾卒勃焉若有興者今既以十四
人刻之碑予亦名續之來者不曰此贅官也可矣
   旴江書院碑
旴江蓋故有書院今莫考其址今之書院則廢東嶽廟
而為之者曰旴江者存故也予按江西郡縣江西故楚
地其俗好鬼而尚巫於是至所按郡縣則令毁其鬼祠
顧郡縣吏不皆才毁之率亦不大力也今年冬十有一
月予至建昌府安知府奎公亷而端厚趙推官漢志超
[042-15b]
厲而力向往南城知縣楊清亦慎密人也聞予言一日
而毁其城内外鬼祠盡蓋十有五處十四處小為社學
乃其一為今書院云書院屋議更置為廟為堂為齋為
閣為號房為垣為門為坊擇士集而講習是廟故入租
一百三十八石七斗又鳴山廢廟租八百五十四斗今
其田悉歸之書院即以贍集習者書院址東西一十五
丈五尺南北二十七丈五尺民居犬牙入者如其直取
焉諸所總之知府奎責成推官漢而同知何恩通判蘭
[042-16a]
斌又咸克慎襄厥嘉事予始至建昌也訪度其土俗乃
喟然而歎曰嗟乎予今乃知利之為禍之大也蓋其土
俗重賈而輕業儒其言曰夫賈出本而入息嵗有程筭
相當即不偶不甚逺夫儒者勞費而効逖者也即中科
第有官職富田宅衣馬庇耀其族黨然遡其供膳積費
不償所亡矣况未必皆有官職也信如斯言則業儒者
亦利爾可畏哉夫儒者讀書明理道辨義利者也是故
居則事其父兄入學則隆師而親友有官職則行所學
[042-16b]
以事其君今謂儒一切圖他日田宅衣馬而為是業誠
賈之不若矣何則賈以利名者也儒者名固義也實則
利其終也至於無君父師友兹其禍不可畏哉不可畏
哉予既令創是書院擇士集習于中復書其土俗於碑
俾遊於斯者覧焉知吾之業非為有官職圖田宅衣馬
茍志田宅衣馬莫若從其俗為賈母混處以禍吾儒
   曲江祠亭碑
贛江北奔入彭蠡湖千里猶建瓴也至豐城也觸磯頭
[042-17a]
岡則俛而東南折數里始北達奔也登其岡望盡見其
奔北俛折之勢於是智者悟其理勇者宛其氣仁者堅
其塞速者紆其謀亢者抑其志是故古之賢人才士生
其鄉也游息增益其所不能過之登也依徐繾綣而弗
之忍去也故此夜扁舟之詠則有新安之朱磯山杖屨
之章則有義山之李讀書往來其地則有雪坡之姚夫
三人者非世之所謂賢人才士邪是江也既與其詠章
而往來也則三人者不可不於其地祠之明矣正德七
[042-17b]
年夏五月予廵視豐城登岡望江曲之勢見其上有祠
也而非其鬼乃立使去其鬼而作三先生主妥於其内
及予還也則知縣吳嘉聰業又作二亭祠後其最後亭
有閣又最髙登之益足以盡此江奔北俛折之勢夫理
以曲賤勢以曲貴孟子曰人無有不善水無有不下謂
理也何也智有所不投勇有所不用謀有不徑情志有
不直遂仁有乘其定以驗其塞故曲者勢也終而必北
者非勢也故曰知水者可與言道登斯亭也謁三先生
[042-18a]
之祠而覧其勢之所以殆有取於予言哉殆有取於予
言哉
 
 
 
 
 
 
[042-18b]
 
 
 
 
 
 
 
 空同集卷四十二


濟南集 參寥子詩集 寶晉英光集 石門文字禪 青山續集 畫墁集 陶山集 倚松詩集 長興集 西塘集 雲巢編 景迂生集 雞肋集 樂圃餘藁 雲溪居士集 演山集 姑溪居士前集 潏水集 道鄉集 學易集 游廌山集 西臺集 樂靜集 北湖集 日涉園集 灌園集 慶湖遺老詩集 摛文堂集 襄陵文集 浮沚集 東堂集 給事集 劉左史集 竹隱畸士集 洪龜父集 跨鼇集 宗忠簡集 龜山集 梁谿集 初寮集 橫塘集 西渡集 老圃集 丹陽集 浮溪集 浮溪文粹 莊簡集 忠正德文集 東窻集 忠惠集 松隱集 建康集 簡齋集 檆溪居士集 筠谿集 忠穆集 紫微集 苕溪集 東牟集 相山集 三餘集 大隱集 龜谿集 栟櫚集 默成文集 澹齋集 陵陽集 灊山集 雲溪集 廬溪文集 屏山集 北海集 鴻慶居士集 內簡尺牘 崧菴集 豫章文集 藏海居士集 和靖集 王著作集 郴江百詠 少陽集 歐陽修撰集 東溪集 岳武穆遺文 茶山集 雪溪集 蘆川歸來集 東萊詩集 澹菴文集 斐然集 大隱居士詩集 浮山集 橫浦集 湖山集 文定集 縉雲文集 嵩山集 默堂集 知稼翁集 唯室集 漢濱集 香溪集 鄭忠肅奏議遺集 竹軒雜著 拙齋文集 于湖集 太倉稊米集 夾漈遺稿 鄮峰眞隱漫錄 海陵集 燕堂詩稿 竹洲集 高峯文集 羅鄂州小集 艾軒集 晦菴集 雲山集 梁谿遺稿 方舟集 網山集 經義考 第三冊 經義考 第四冊 集古錄 金石錄 法帖刊誤 法帖釋文 籀史 隸釋 隸續 絳帖平 石刻鋪敘 法帖譜系 蘭亭考 蘭亭續考 寶刻叢編 輿地碑記目 寶刻類編 古刻叢鈔 名蹟錄 吳中金石新編 金薤琳琅 法帖釋文考異 金石林時地考 石墨鐫華 金石史 求古錄 欽定重刻淳化閣帖釋文 金石文字記 石經考 萬氏石經 來齋金石刻考略 嵩陽石刻集記 金石文考略 分隸偶存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竹雲題跋 金石經眼錄 石經考異 史通 史通通釋 唐鑑 唐史論斷 唐書直筆 通鑑問疑 三國雜事 經幄管見 涉史隨筆 六朝通鑑博議 宋大事記講義 兩漢筆記 舊聞證誤 通鑑答問 歷代名賢確論 歷代通略 史纂通要 學史 史糾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第一冊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第二冊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第三冊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前編 續資治通鑑綱目第一冊 續資治通鑑綱目第二冊 御制評鑒闡要 欽定古今儲貳金鑑 孔子家語 荀子 孔叢子 新語 新書 鹽鐵論 說苑 新序 揚子法言 潛夫論 申鑒 中論 傅子 中說 帝範 續孟子 伸蒙子 素履子 家範 帝學 儒志編 通書述解 張子全書 註解正蒙 太極圖說述解_西銘述解 正蒙初義 二程遺書 二程外書 二程粹言 公是弟子記 節孝語錄 儒言 童蒙訓 省心雜言 上蔡語錄 袁氏世範 延平答問 近思錄 近思錄集註 近思錄集註 雜學辨_附錄 御定小學集註 朱子語類 第一冊 朱子語類 第二冊 朱子語類 第三冊 戒子通錄 知言 明本釋 少儀外傳 麗澤論說集 曾子全書 子思子全書 邇言 木鍾集 經濟文衡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