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空同集 > 空同集 卷四十


[040-1a]
欽定四庫全書
 空同集卷四十     明 李夢陽 撰
  狀疏
   代劾宦官狀疏正德元/年九月
臣等伏念人主以辨奸為明人臣以犯顔為忠故羣小
之奸逼近君側勢足以危社稷亂天下伏未及發是謂
禍萌故曰萌不可長臣等幸待罪股肱之列值主少國
疑之秋仰觀乾象俯察物議瞻前顧後心焉如割至於
[040-1b]
中夜起歎臨食而泣者屢矣臣等伏思與其退而泣歎
不若昧死進言即使進言以死不猶愈於緘黙茍容乎
此臣之志亦臣之職也臣等伏覩近嵗以來朝政日非
號令欠當自如秋來視朝漸晩仰窺聖容日漸清癯皆
言太監馬永成谷大用張永羅詳魏彬劉瑾邱聚等置
造巧偽滛蕩上心或擊毬走馬或放鷹逐犬或俳優雜
劇錯陳於前或導萬乗之尊與外人交易狎暱媟䙝無
復禮體日遊不足夜以繼之勞耗精神虧損志徳遂使
[040-2a]
天道失序地氣靡寜雷異星變桃李秋華考厥占候咸
非吉徴切縁此等細人惟知蠱惑君上以便已行私而
不思赫赫天命皇皇帝業在陛下一身今大婚雖畢儲
嗣未建萬一遊宴損神起居失節雖將此軰虀粉葅醢
何補於事乎昔我髙皇帝艱難百戰取有四海列聖繼
承傳之先帝以至陛下先帝臨崩顧命之語陛下所聞
也柰何姑息羣小置之左右為長夜之遊恣無厭之欲
以累聖德乎竊觀前古閹宦誤國其禍尤烈漢十常侍
[040-2b]
唐甘露之變是其眀驗今照馬永成等罪惡既著若縱
而不治將來無所忌憚為患非細伏望陛下奮剛斷割
私愛上告兩宫下諭百僚將馬永成等拿送法司明正
典刑以囘天地之變以泄神人之憤濳消禍亂之階永
保靈長之業則皇上為守成之令主臣等亦得為太平
之具臣矣事關安危情出廹切不勝戰慄俟命之至
   秘録附
初今上即位青宫舊閹等日導上狗馬鷹兎舞唱角觝
[040-3a]
漸棄萬㡬罔親時號八虎而叚敏黄偉雖舊閹以端慤
斥不信用㑹叚坐病免死於是戶部尚書韓文每朝退
對屬吏言輒泣淚數行下以閹故而郎中李夢陽間説
之曰公大臣也義共國休戚徒泣何益韓公曰奈何曰
比諫臣有章入交論諸閹下之閣矣夫三老者顧命臣
也聞持諫官章甚力公誠及此時率諸大臣殊死爭閣
老以諸大臣爭也持必更易力易為辭事或可濟也韓
公於是捋鬚昻肩毅然改容曰善即事弗濟吾年足死
[040-3b]
矣不死不足以報國翌日早朝韓公密叩三老三老許
之而倡諸大臣諸大臣又無不踊躍喜者韓公乃大喜
退而召夢陽令具草草具韓公讀而芟之曰是不可文
文上弗省也不可多多覽弗竟也而王岳者亦青宫閹
也剛厲而無阿頗亦惡其閹儕初閣議持諫官章不肯
下諸閹者業窘相對涕泣㑹諸大臣䟽又入於是上遣
司禮者八人齊詣閣議一日而遣者三而閣議持卒不
肯下而岳者八人中人也顧獨曰閣議是明日忽有㫖
[040-4a]
召諸大臣諸大臣者葢人人惴也既入左掖行吏部尚
書許進首咎韓公曰公䟽言何韓公於是故曵履徐徐
行而使吏部侍郎王鏊趨詣閣探動靜閣老劉健語鏊
曰事已七八分濟矣諸公第持莫輕下至左順門閹首
李榮手諸大臣疏曰有㫖問諸先生諸先生言良是無
非愛君憂國者第奴儕事上乆不忍即置之法耳幸少
寛之上自䖏耳衆震懼莫敢出一語答李榮靣韓公曰
此舉本出自公公云何韓公曰今海内民窮盗起水旱
[040-4b]
頻仍天變日增文等備員卿佐靡所匡救而上始踐祚
輒棄萬幾遊宴無度狎匿羣小文等何得無言韓公言
雖端而氣不勁又鮮中肯綮於是李榮哂而曰疏備矣
上非不知今意第欲寛之耳諸公遂薨然而退葢是日
諸閹者窘業自求安置南京而閣議猶持不從諸公乃
竟爾爾退惟王鏊仍前謂榮曰設上不處如何李榮曰
榮頸有鐡裹之邪而敢壊國事榮入而事變矣是夜立
召劉瑾入司禮而收王岳范榮詔竄南京尋殺二人於
[040-5a]
途已又連斥劉謝二老顧獨懇留李而韓公輩詾詾咸
㧞茅散矣變之起大抵莫可詳而李榮則曰諸大臣退
而瑾儕繞上前跪伏哭痛首觸地曰㣲上恩奴儕磔餧
狗矣上為之動而瑾輩輒進曰害奴儕者岳也上曰何
也曰岳前掌東厰也謂諫官曰先生有言第言而閣議
時岳又獨是閣議此其情何也夫上狗馬鷹兎岳嘗買
獻之否上心所明也今獨咎奴儕既而益復伏地哭痛
上於是怒而收王岳瑾又曰夫狗馬鷹兎何損於萬幾
[040-5b]
今左班官敢譁而無忌者司禮監無人也有則惟上所
欲而人不敢言矣上於是詔瑾入司禮監此其說亦近
第難盡信耳又聞閣議時健嘗椎案哭謝亦亹亹訾訾
罔休獨李未開口得懇留云
   擬處置鹽法事宜狀為戸部郎/中時撰
古者聖王因山澤之産制天下之用廣効而博利莫先
於鹽是故鹽者利之宗而弊之藪也夫水遇下則奔獸
覿壙則走人見利則趨今鹽非商不售商非召不集以
[040-6a]
故市井錐刀之子舉得鼓舌與官府爭低昻設一無賴
子弟攘臂賈衆觀望揺撼需滿而應則輕重之柄豈復
在我哉處必趨之地持倒置之柄於是土著者豪羣聚
者盗勢亢者奸力寡者賊日增月盛而鹽之法壊矣夫
太阿天下之利器也倒其柄則易而不畏此無他勢逆
也今商賈之家策肥而乘堅衣文繡綺縠其屋廬噐用
金銀文畫其富與王侯埓也又畜聲樂伎妾珍物援結
諸豪貴藉其䕃庇今淮陽仕宦數大家非有尺寸之階
[040-6b]
甔石之儲一旦累貲鉅百萬數其力勢足以制大賈揣
摩機識足以蔑禍而固福四方之賈有不出其門者亦
寡矣夫天下之勢譬之持衡然此重則彼必輕如此而
欲官盡其利可得哉董子有言皇皇求仁義常恐不能
化民者卿大夫之事也皇皇求財利常恐困乏者庶人
之事也故曰伐氷之家不畜牛羊言與民爭利也今縉
紳縫掖率貴利賤義而務細小往往詭託賈竪販引占
窩逐汙辱之利而權家外屬輒相鼓扇挾制堅請固乞
[040-7a]
志在必獲駕帆張幟横行江河虎視狼貪亡敢誰何是
舉其輕者而并棄之此臣之所謂奸也人情莫不欲富
彼聞尊官厚祿以爭相赴利則率不顧死亡之禍敗亂
之行哨衆盗販依江阻海鳴金伐鼓小捕則拒大捕則
匿濵海居民襲弊踵壊人煑戶煎擔載營販者不可勝
數浙閩嶺廣尤甚官鹽之不行乆矣縱而弗治不但亡
利不無他變又土著之豪侵奪蘆蕩敺役丁竈盗食原
課逋負動大萬數轉相夤縁設責督稍嚴又牽花戸均
[040-7b]
陪矣此弊之尤者故塲無見積庾乏故畜四方來者持
金頓幣得與官府議輕重爭低昻豈不大可恨哉今欲
處置鹽莫如復祖宗之法欲復祖宗之法莫如伐奸剷
豪弭盗息賊欲去此四者莫如令之必行夫譚景清等
一商竪耳比以附搭貴戚假狐虎之威持風雨空目冒
買補名號阻遏國利讐怨小民動揺朝廷既不奉詔還
官又不退直自保是損先帝聖德阻格陛下新令也夫
法欺罔者死今譚景清等退直乃復堅請乞不從則羣
[040-8a]
噪溷擾至遮尚書輿不使行如此尚得謂之法邪昔商
君將為政於秦慮黔首弗從乃立木國門曰有能徙者
予千金一人徙之輒予千金是後無令弗行今輦轂之
下不能制一商竪何以信四方控海内邪故曰法行自
近始陛下甘府藏之虚内用之竭顧獨忍於一商竪是
忘公家之急而闢私幸之門棄已成之法而長奸盗之
資也夫吏奉法者也今運鹽使提舉等非坐闒茸不職
不得除拜是敺之汙穢之地以求自㓗之人亦難矣人
[040-8b]
情莫不有義亦莫不有欲顧所道何如耳道之以潔尚
慮汙道之以汙則亦奚所不至耶今河東淮浙嵗遣御
史廵行意在紏惡興滯而新造之士於法多不甚解聰
察多紛更恬靜多避嫌及少諳頭緒已復代更矣竊未
見其可也願選貞茂通明御史清鹽如清軍三易嵗乃
代仍簡風憲重臣一人付便宜之權畧放漢桑𢎞羊唐
劉晏本朝周忱故事令其綆墜剔蠧濬源决流一切不
得阻撓運鹽使提舉等悉選補亷吏如此而利不興國
[040-9a]
不足芻餉供億之費不給未之有也語曰智者不襲常
此之謂也
   請表節義本為提學副/使時撰
竊惟禮義人之大閑綱常國之命脉是以忠臣孝子義
夫節婦史册標記典章崇重所以厚人倫而敦化原者
也我朝祖制列激勸之條列聖下旌舉之詔皇上臨御
褒奬尤切數年兩詔凡孝子順孫義夫節婦皆許有司
開具實跡以聞聖徳美意雷動人心誰不感激勸勵正
[040-9b]
德六年六月臣奉敇諭廵視江西學校所過地方採訪
風俗布宣德意見得各府州縣多有篤行義士貞婦烈
女率冺没無聞追問其故皆言窮鄉小戸有善莫録即
䝉有司申逹而展轉覈實胥吏乘機勒取酒食財物往
往坐寢其事臣職掌風化凡有此等臣合與聞聞之不
舉厥惟臣罪當令各該有司查報據永豐縣各申潘應
髙等民婦共九名口到臣惟恐弗的駁取鄉耆里老師
生人等勘結各同委各係窮鄉小戸實善無聞及展轉
[040-10a]
覈實寢㓕未旌人數臣竊伏思旌德勸善罰罪懲惡二
者跡異用同故有白刃不懼而畏陳公所短亦有獷悍
掉臂之徒見五尺童子拱手徐行而為歛容者此蓋禮
義淑人之明驗先王所恃以化暴域民者也况江西素
稱文獻今成盗藪雖潢池弄兵命懸旦夕而澄源固本
要在忠信為此將各該孝節民婦潘應髙等開坐上請
伏乞俯納敇部查照旌表免再覈勘以勵風俗以淑人
心干冒天嚴不勝悚懼戰慄之至
[040-10b]
  潘應髙廣信府永豐縣南隅民事父母以孝聞景
  㤗三年父病刲股夜感異夢父病遂瘳天順八年
  本縣奏聞未旌其父再病應髙嘗糞父死廬墓三
  年成化四年本縣復具始終實跡奏准勘實旌表
  彼因各官遷代不一其事廢閣未行縁潘應髙委
  係生前奏准旌表人數比之死後奏聞不同例合
  旌表
  毛氏廣信府玉山縣九都二圖民詹清妻年二十
[040-11a]
  二嵗喪夫生遺腹子詹杓誓不再嫁垢容惡衣姑
  徐氏乆風癱牀毛氏共寢浣滌穢惡服勞竭力孝
  謹篤至今七十四嵗孀節五十二年勘結得實
  蔡氏饒州府安仁縣四都民易會妻正德四年十
  月十九日流賊劫縣被執蔡氏以計紿賊抱子投
  塘靣覆於水賊曰第起吾捨汝蔡氏終不起背中
  賊數鎗身死勘結得實
  周氏廣信府玉山縣四十都民鄭叔松妻年二十
[040-11b]
  三嵗喪夫生遺腹子鄭吉誓不再嫁今六十八嵗
  孀節四十五年志行無玷勘結得實
  徐氏廣信府永豐縣進士劉伯川妻天順元年劉
  伯川授汝州知州到任八箇月亡故彼徐氏年二
  十二嵗誓不再嫁今七十八嵗孀節五十六年志
  行無玷勘結得實
  李氏臨江府清江縣三十八都三圖民熊恒順妻
  年一十八嵗䘮夫無子誓不再嫁今七十七嵗孀
[040-12a]
  節五十九年志行無玷勘結得實
  彭氏臨江府清江縣儒學生熊斐妻正德六年六
  月十日華林賊攻府至東作門獲彭氏執之彭氏
  抗節不汚厲聲罵賊被亂刀砍死流血滿地勘結
  得實
  彭氏饒州府餘干縣八都民康萬欽妻正德三年
  三月七日夜賊劫富鄰叚氏㑹彭氏匿叚氏家賊
  炬搜得之繫之行過祝家橋彭氏投水死三日夫
[040-12b]
  跡獲其屍其靣如生勘結得實
  齊氏饒州府餘干縣宋儒山民曹旺七妻亦遇賊
  被執齊氏團樹行不就汚賊以刃廹之齊氏曰死
  即死此樹下耳不汝從也賊恚斷其指戡其胷而
  去齊氏遂死勘結得實
   乞休致本亦提學/時撰
臣生長塞鄙出身寒細荷䝉先皇帝奬㧞列之郎署比
臣愚少無知屢僭有論白觸忤勢貴伏䝉先帝優容不
[040-13a]
加臣罪後劉瑾用事矯託聖旨奪官逐臣尋又羅織械
縳要置臣死地幸而脱免臣伏自思秉性直戅罔諧時
俗擯斥邱壑臣實宜之日者皇上斷殛元惡起用無罪
臣亦得與甄錄授以佐憲之職專以風教之任使枯楊
再華曝鱗復活顧臣何人可以堪此每伏竊念先帝優
容之德皇上再造之恩感激涕泣粉身莫報但臣體質
綿弱飲食素少年逾四十白髮種種自到江西水土不
服吐痰頭暈腰膝酸輭日漸瘦痿去年秋冬之交便血
[040-13b]
疾作用心茍勞此疾輒發醫者診視謂血少勞火之病
臣雖扶疾廵視府州縣學第事煩體病作人寡效恐因
循嵗月使徳意不宣風俗不成是臣鰥厥職而妨賢路
也伏望皇上矜察愚懇閔臣多病放歸田里别選賢能
提學江西學校庶臣免鰥曠之誚
 
 
 空同集卷四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